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法老王之咒 [书号2758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7一卷神秘的录影带

《法老王之咒》 飞天/著, 本章共6705字, 更新于: 2008-05-30 02:44

“不要动,陈先生。”枪口上的寒意隔着衣服渗透进来,令我微微皱眉。

十哥的脸孔是个标准的华人,只是眉眼狭长、嘴唇极薄,一副“孤寒无福”的面相。

“我只是要取电话出来。”我缓缓地举高双手。

“有什么事,我可以效劳的。”他松开一只手,**我的裤袋里。

那一刻,我随时都能爆发出护身罡气,震断他的指骨,但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冷静地举着手,等他把我的电话拿出来。

“一部很漂亮的电话——”他把电话递到我手里,低声笑着滑步后退。

古罕也收起了枪,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只是影子一样沉默地站在我身后。他们充其量只不过是亡灵守护者的中层人物,并不值得我为此而生气。

电话里传来的是希薇歉意的声音:“陈先生,刚刚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医生说我中的是一种剧毒,幸好有人先行施救,否则会危及生命,谢谢您。”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显得非常虚弱,可见还是受到了剧毒的影响。

我微笑着回答:“不必客气,希望不是我连累了你。”

看不到她的眼神时,过去的往事不会重新浮现,所以我能够冷静地回应她。发生在研究协会里的那场突变,也渐渐从我思想中淡去。

“陈先生,洛琳馆长给我来过电话,她很期待与您会晤,并且还有一些资料要拿给您,请问方便不方便?”她轻声咳嗽着。

我略一沉思,立刻巧妙地回绝了这一邀请:“我知道洛琳的电话,自己会打给她,你还是安心在医院里休养,不必操心其它事了。”

考察小组遇难的事足以证明,有多方势力在关注沙漠里的故事,一旦被牵扯进来,只会遭遇不测。我不想希薇被牵连,所以才这样回绝她。

希薇长叹一声:“谢谢陈先生关心,其实我与冷馨是好朋友,教授更是我所敬重的长辈,所以,能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最大的心愿。陈先生,请记下我的电话号码,有事随时可以打给我。”

她道了“再见”后一直不肯收线,礼貌地等我先挂掉了电话。

“洛琳馆长那边会有什么消息吗?”我默默地自问。

哲学家说过,老男人的爱情犹如失火的古屋,一旦燃烧起来,必定会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地直到燃尽为止。我希望他能把最重要的秘密留给洛琳,然后由她转交给我,不过,随之而来的,大概是会把洛琳也牵涉在内,成为这些密如蛛网的疑团中的一部分。

在我打电话的时间,十哥一直在与古罕交换眼色,这一点都反映在我的眼角余光里。他们两个虽然用英语交谈,但绝对是华人身份无疑。而且,他们曾用“反清、复明”做口令,这一组织必然与中国那段奇特的历史有关联。

我收好电话,淡淡地向着十哥:“朋友,明月小姐在哪里?难道亡灵守护者的待客之道就是擒拿手加上****吗?”

十哥的细眉挑了挑:“陈先生深藏不露,我们这种小角色肯定入不了法眼,不过,你最好明白,开罗东区是我们的地盘,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算是钢筋铁骨的机器人,也能被瞬间洞穿几百个窟窿。”

我缓缓地点头:“我知道。”

“所以,陈先生,如果你身上有什么致命武器的话,最好能交出来,让我替你保管。”十哥眨眨眼睛,似笑非笑,但目光已然指向我的右边裤袋。

没有证据表明研究协会里的刺杀案与他们有关,但他只跟我打了几个照面,就能判断出我的小刀隐藏的位置,这份眼力也算是了不起了。

我取出小刀,向他亮了一下:“朋友,这柄刀是我的好朋友、好伙伴,所以不能交给任何人。”

他相当警惕,在我亮刀的刹那,脚尖轻踩,向后又退了两步。可惜,在这种毫无障碍物的房间里,就算他退至墙角最深处,也仍在我的飞刀控制范围之内。

“陈先生,在我们地盘上,必须要照我们的规矩行事。”古罕冷笑。

“你们的规矩?”我笑着反问,“你们名为‘亡灵守护者’,但却固守着另一种黑道行规?桥上桥、马上马、水中水、山中山?”

最后四句,是华人黑道上的行话。华人世界里的黑道势力追本溯源分为“桥、马、水、山”四大势力,从明末清初一直流传下来,随着遍布全球的劳工和出洋淘金者进入各个国家。时间虽然久远,但只要是成就规模的黑道社团,一定会与四大势力拉上关系,以证明自己的出身大有来头。

十哥嘿嘿冷笑:“不是桥、不是马、不是山、不是水。我们是天子脚下——”

他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讲完,门帘后面有个苍老的女人出声叱喝着:“十弟,贵客面前,胡说什么?”

十哥神色一凛,立刻闭嘴,双手规规矩矩地垂下来。

门帘一卷,一个身子干瘦的中年女人缓步走出来,她披着的灰袍左肩瘪了一块,竟然缺少一根胳膊。

“陈先生?”她向我点头,枯瘦的脸上满是细碎的皱纹,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精光闪烁。我注意到,她腰间束着一条样式古怪的腰带,黑底上缀着无数鲜艳的黄花,犹如一条被驯服的怪蛇。

“小姐在等你,请。”她替我打起门帘,微微一笑。

“三姐,这位陈先生的飞刀相当犀利,为了小姐的安全,咱们最好请陈先生解刀再进。”十哥低声请示着。

三姐冷笑:“陈先生是小姐的朋友,难道这一点还要你啰啰嗦嗦地再三提醒?你只管与十三弟出去看好外面,其它事用不着你们多嘴。”

十哥与古罕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回手把门关上。

我掂了掂手心里的小刀,递到她的眼前:“前辈,刀在这里,请帮我收好。”

三姐一怔:“陈先生,我已经说过,您是小姐的朋友,不必解刀。”

我摇摇头:“既然是拜访朋友,理应遵守朋友定下的规矩。况且,我对各位并没有恶意,也自然不会怀疑别人对我有所图谋。”

三姐接刀,笑着点头:“请。”

穿过门帘,地上铺满了银白色的方砖,上面镶嵌着立体感极强的金色莲花。这个房间是空着的,三姐在前面引路,穿堂而过,进入了一条倾斜向下的阶梯。以我的判断,我们似乎是进入了坟场的地下部分,只是做了巧妙而精致的改造之后,这里已经由坟地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

阶梯尽头,香气更重,我能分辨出来的香味多达六种,都是全球各地的佛门著名薰香。

三姐加快了脚步,连续穿过了三层门户之后,忽然停步,清了清嗓子,向着两扇中式雕花门禀报:“小姐,陈先生到了。”

那种门扉,只会出现在中国的古代宫廷里,是用非常珍贵的越南紫檀打造而成的,再用细致的雕工,刻以花鸟兰草,费时费力之至。上一次去大陆旅行时,在北京故宫里看到过多次。无论如何,它是不该出现在埃及坟场下面的。

“嗯,请进。”有个女孩子柔声回答。

那是明月的声音不假,只是降低了一个八度音高后,变得温柔深沉,令人听了仿佛心湖被跌落的鸟羽轻拂,荡起无数细微的涟漪。

三姐谦恭地回应:“是。”当她转身向我做出“里面请”的姿势时,神情祥和慈爱,唇角上翘,笑容满脸。

我伸手推门,两扇门无声地开了,一个白衣长发的女孩子正站在一张宽大的书桌前,手里握着一管毛笔,向我微笑着。

“陈先生,又见面了?”除去了灰袍、头巾、面纱的明月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从沙漠里骑着骆驼披风沐雨的强悍女子转换成了习文练字、深藏闺中的华人小姐。这种角色变换上的巨大落差,让我不禁一怔。

“三姐,请煮我们最好的茶来,款待贵客。”她笑着吩咐下去,三姐立刻恭谨地答应着退开。

房间里的陈设仿佛让人进入了古装剧里的布景房,满眼都是精致的绣花帐幔、古色古香的雕花傢具,侧边的墙上悬挂着泼墨山水画卷,画卷下面,甚至摆放着一架紫红色的桐木古琴。

“明月小姐,如果不是一路有人引领着,我真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这是我的真心话,从给米兹打电话开始,我一直以为见到明月的地点会是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当地民居里,到处都是牛羊骆驼的腥羶味,还有阿拉伯人哇啦哇啦的嚷嚷声。

“请坐,陈先生。”她指向书桌对面的古式太师椅。

我摇摇头:“坐就不必了,我是来谈交易的,不是慕名而来的观光客。”

连续的惊诧之后,我在第一时间冷静下来,牢牢地把握事件的中心点。既然是交易,对方肯定有希望索取的东西,不会轻易地交出筹码。

明月笑了,轻轻地放下毛笔:“陈先生,如你所说,咱们是要谈生意,当然要坐下来,哪有让客人站着讨价还价的道理?”

她的黑发长及腰间,用一个灿烂的金环束着,举手投足之间轻轻晃动着。当她专注地凝视着我的时候,乌黑的眼珠似乎也在闪光,满脸都是诚恳的笑容。

我皱了皱眉:“明月小姐,我冒昧上门打扰,只是为了考察小组遇劫的线索。茶和坐都免了吧,有什么条件请尽管开出来。”

空气里弥散着的香气越来越重,缥缈缭绕,如果对方会用迷香之类的东西施加暗算,掺杂在这么多种香气里是根本无从察觉的。

她眯起眼睛盯着我:“那好,陈先生,我手里有一卷录影带,详细记录了匪徒劫财杀人的过程,那肯定是你需要的,对不对?”

我敏锐地意识到她说的只是“劫财杀人”四个字,而并非是事件的全部过程,马上纠正她:“我要的,是全部资料,自然也包括冷馨的失踪,希望你的录影带里会有记录。”

她眯着眼睛微笑着:“当然,当然,是全部过程,没错。”

我伸出手去:“录影带在哪里?”

这种单刀直入的谈判方式是最节省时间的,对我而言,目前最关键的就是时间,没增加一分钟,搜索冷馨的变数就会成倍增加。录影带是最好的证据,无论自己追查还是拿给警方,都会事半功倍。

“那么,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要什么?”她伸出手指,推开了我的手。

我长吸了一口气:“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毫无疑问,为了找回冷馨,我愿意付出一切。

门再次被推开,三姐单手托着一只盘子走进来,上面是一壶茶、两个雪白的骨瓷杯子。一股隐隐约约的茶香传来,我感觉自己的脑子立刻变得清醒无比了。

“呵呵,陈先生,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果答应下来又做不到的话,岂不是永远被江湖朋友耻笑?你说呢,三姐?”

三姐陪着笑脸:“是是,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当下人的,只是用心听着、用心记着。”

以她的年纪,在明月面前如此恭谨小心,已经超出了一个下人应该遵循的规矩。忽然之间,我觉得她的表现,不像是奴仆对主人的温驯态度,倒更像是臣子对皇帝的诚惶诚恐。这种念头一闪而过,并没有在我心里得到重视。

“明月小姐,你提条件吧。”我淡淡地回答。

明月一阵轻笑,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向角落里一指,一台液晶电视上立刻出现了图像。大漠、落日、火烧云、金字塔,随着镜头的缓缓摇动,吉萨高地的深秋美景尽情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拍摄者应该是站在一个极高的位置,所以得到的画面与普通观光客不同,但这段录影里缺少吉萨高地的另一个代表性雕塑——狮身人面像,所以我判断,他很可能是站在雕像顶上进行拍摄的。果然,一分钟后,镜头俯拍向下,我看到了狮身人面像的头顶。千百年来风雨的侵蚀,让雕像顶上的风化剥蚀非常严重,到处都是坑凹和石屑。

埃及旅游局明确规定,不允许游客攀爬雕像,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爬上去的,而且居然没有人阻止他。

镜头指向沙漠深处,一阵尘土飞扬之后,两辆吉普车一先一后出现在简易公路上。那是考察小组的车子,我对此再熟悉不过了。看着车子渐渐驶近,我甚至能想像出坐在前排的冷馨皱着眉沉思的样子。

画面陡然一跳,接下来我看到的,已经是燃烧将尽的吉普车,轮胎正在接二连三地爆裂,发出“砰砰”的巨响。画面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人物,无论是劫匪还是考察小组的人。

“这是录影带的开头和结尾,陈先生,我放这些给你看,只是要你明白,没有人在说谎,也没有人在买空卖空,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她关了电视机,把遥控器放回桌子上。

我无声地笑了,即使心里的愤怒正在翻江倒海般升腾起来,但我仍旧按捺得住。

明月凝视着我的脸,忽然轻拂飘落在额前的发丝,嫣然一笑:“陈先生好定力,不愧被大哥、三姐他们极力称赞。”

狮身人面像前的黄昏偶遇,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美好,骑着铃声叮当的骆驼突然而来、疏忽而去,并且全身被包裹在灰色的长袍里,如同沙漠的黑夜幽灵一样。现在,当她金环束发、白衣翩跹地出现时,高贵典雅如藏在深宫里的公主,一颦一笑都让人赏心悦目。

三姐陪笑:“陈先生虽然年轻,但阅历复杂、家学渊源,不是江湖上的泛泛之辈可比的。大哥轻易不评点天下英雄,每次指中的,都是未来无可限量的绝顶高手。”

我摇头一笑:“前辈过奖了。”

人的一生中总有不愿提起的往事,即使那些零星片断中有过灿烂和辉煌。在我决心尘封的记忆里,事如流水,逝去无痕,所以也不想再与任何人讨论。

我能看得出,三姐、十哥都是武功相当高明的人物,他们提起的“大哥”想必更是出类拔萃的高手,这群深藏不露的华人匿伏在开罗城内,不知是在图谋什么。我在明月出手夺取米兹佩枪的同时,觉察到她的武功来自莆田顾家,现在有理由怀疑那个“大哥”即是顾家传人。

“那么,陈先生对我出示的货物还满意吗?”明月微笑着离开了桌子,走向墙角,从机器里取出那卷录影带。

“满意。”我冷静地点头。

“这只是个样本,真正的原版不在这里。”她把录影带递给我,“答应我提出的条件,十分钟后,十哥会把那份唯一的原版送进来。”

我把录影带放进口袋里,立刻点头:“请说。”

这种城下之盟,订与不订,主动权绝不在我,而是在对方手里。

“我的条件,是要陈先生未来答应替我做三件事,但绝不会是违背人性的坏事,也不是登天捉月之类的难事。我保证,自己提出的每一件事,都在你的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她站在我面前,下巴微微扬起,目光定定地落在我脸上。

我举起双掌揉搓着有些干巴的面颊,思索了几秒钟,等到双掌放下时,果断地回答:“好,成交。”

明月怔了一下:“决定了?”

我点点头,她的脸颊上蓦的飞起两片红霞:“三姐,把合约拿过来。”

三姐从书桌的一个暗格里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恭敬地捧到明月面前。

“陈先生,合约在这里,你只要签字就可以了。”她捏起卡片,亲手递给我。

卡片上涂满了亮闪闪的金粉,大小如同一张标准的扑克牌,只在左上角印着一柄斜放的黑色小刀,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异样了。

三姐递过来一只签字笔,我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切如同自动化程式一般,一旦开始,就会无法停止,因为所有的主动权,都在明月手上。目前为止,我还无法确定她所领导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无论是亡灵守护者还是来自中国的神秘江湖门派,都不像是正大光明的社团。

“三个条件?会是什么条件?”我脸上始终不动声色。

“呵呵,陈先生,让咱们以茶代酒庆祝签约成为一家人,好不好?”她捧起茶壶,斟了浅浅的两碗茶。

我摇摇头:“明月小姐,先把录影带交给我。”

她向三姐点点头,三姐立刻对着衣领上别着的通话器低声说:“十弟,拿录影带来,小心观察。”

我暂时放下心来,有录影带在手,至少能先警察一步得到线索,趁匪徒们没有觉察到危险之前找到对方老巢。这种分秒必争的对决中,先机最重要,力量的对比反而成了无足轻重的事。

很快,田七就能发挥他的杀人优势了,对于那批袭击考察小组的匪徒而言,一击必杀才是对他们最恰当的审判。

明月双手捧起一杯茶,眼眸中满是意味深长的笑容:“陈先生不必心焦,等一会儿录像带拿进来,我可以义务提供放像机给你。签过合约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成败荣辱与共,相信以你的实力,完成我交付的三件事必定易如反掌——”

茶色澄碧,更显得她捧杯的手莹白如玉。

我看不穿她的心思,只有接过杯子,歉意地一笑:“明月小姐,我有些头晕,想闭目养神几分钟,可以吗?”

离开米兹的警车后,我经历了太多的路径变化,自己需要凝神记忆下这一切。等待录影带出现前的几分钟,或许是一段不错的休息期,所以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与明月的琐碎交流上。

“好,陈先生请便。”明月有些不好意思,缓缓退开。

我闭上眼睛,先把进入这个房间的路径理顺清楚,而后是逐个分析十哥、三姐和明月的武功来历。在开罗警方的资料里,这些人是“亡灵守护者”,属于埃及法老的麾下遗臣,但实质上,任何一支埃及黑道势力都无法同时拢络到这么多华人高手。毕竟这里是距离中国大陆极其遥远的非洲,不是台港澳,更不是美国的唐人街。

“明月的真实身份会是什么?华人社团龙头老大的女儿吗?女承父业担任社团的领导人——”我以前曾有机会翻阅全球范围内的黑道华人社团档案,却从来没注意到埃及会存在一个势力强悍的低调华人组织。

虽然闭目凝思,但我的听觉却一直灵敏地探测着四周的动静。三姐下达命令之后的五分钟里,门外始终悄然无声。

“怎么还没过来?”明月低声问。

“再等一分钟吧小姐,或许是打开保险柜的时候耽误了时间,十弟的轻功虽然高明,手上的功夫却是一般。”三姐的声音也透着焦虑。

这里是开罗老城区的墓地,我相信亡灵守护者的力量已经牢牢覆盖了这片地区,不该有什么意外事件发生的。那卷记录真实情况的录影带,只会跟劫匪、警察有关,这两方势力都不会侵入到明月的地盘里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法老王之咒》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7一卷神秘的录影带》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