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沧澜尽 [书号273983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楔子

《沧澜尽》 Science喵酱/著, 本章共4679字, 更新于: 2021-09-16 13:14

从赤月降临的那一刻,她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

一双眼眸如夜色中的赤月刚退之般,微微的金橘色、于无声外、引人遐思。

而另一双眼眸却如无边暗月地狱般火红、深深的红色、于无意间、诱人沉沦。

那纯净又不惹尘埃的明俊脸庞,仿佛夜露般晶莹剔透,如月光般柔和清淡,又好似星辰那般神秘璀璨,在死境中重生,又在浴火中涅槃,他便是希望。

而另一个不受黑夜束缚的灵魂,仿佛深渊般万劫不复,不屈命运力挽狂澜,又好似断线木偶不受控制,在浴血中享悦,又在希望中殆尽,她便是毁灭。

——————无与伦比的美丽,只是这美丽,属于黑暗……

西美伦山脉一带。

龙族时历每隔七年的第七日都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因为这天是七年中唯一一天可以允许兽龙族到维京部落随意掠夺而不受惩罚的日子。

然而今年的西美伦山脉却与往年有所不同。

海棠树扎遍整座山,红白色的海棠花也已经铺满了整条地脉,地上刚出芽的绿色野草与落下的花瓣相竞相拥着,整条山脉上仿佛都见不到一点土色。

山脉顶端的岩缝谷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花岗岩石宫堡毅然地建立在上面。

与其他不同的是,在中心地域上,有一座灿然生辉的石柱大殿悬浮在一座火山岩浆口的正上方,它接受着阳光的洗礼,汇聚着龙族的希望,也是所有人向往的地方——重生殿。

重生殿门口的下方挤满了维京人与兽龙族,他们和平友好的站到一起,大家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太阳初升的远方。

突然,站在海棠树枝干上的一个年轻维京小男孩眼睛里放着光,伸手指着东边的天空大喊着:“塞纳回来了!”

随后,原本安静的人群便沸腾了起来,甚至有几个维京人围成了一圈,放下手中的斧头,手舞足蹈了起来。

不一会儿,刮起了一阵卷风,从远处的空中伴着阵阵卷风袭过一条拥有着两支棱角、巨大双翼后拖着一条长长棱尾的银色兽龙。

他伴随着银色漩涡“呼哧”一声落下,停在了重生殿的门台前,漩涡散去,他的四肢双翼与棱尾也渐褪去,最后便幻化成了一位英俊的少年。

一头直顺的银发在棱角间倾下,修长的双目仿佛看透着这时间的一切,高挺的鼻翼与红润的唇角无一不外散着一个元气少年应有的光辉。

他是万千龙族子民与维京人一直拥爱的龙子。

按照龙族的传统,任何一个龙子成年后都应化作人形到人世间去品尝各种疾苦历练,等自己龙鳞上的伤痕多了后,回到龙族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与本拥有的爵位。

可今日,塞纳却早早地被看沧龙王给召回,小道消息是沧龙王要提前将这龙王之位传让于他。

塞纳虽年轻,可他常常游历人间,看遍世间冷暖,又经常替父处理各界与各个氏族的琐事,从不出现差错或是不公,再加上自己平日里就是一个温和平易近人又阳光的人,深受各族人民爱戴。就算是要将王位提前传于他,那自然也是不会有什么人站出来抱怨的。

当他迎着所有人期待的目光向重生殿内走去时,有一个比他高上半个头的男人突然从侧门走出来拦住了他。

“贤弟,好久不见。”

“原来是兄长,父王他怎么样了?”塞纳点了点头,礼貌地微笑着对眼前的人说。

“老样子,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马克西姆走过,又背对着他接着说:“待会你见过父王后,自己到尘世陵台找我,有事要说。”

马克西姆空洞深邃的眼眸发出幽幽的暗光,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不舒服感觉。

塞纳本性善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因为他太相信自己的亲人了。

马克西姆是前任龙王,渊王的遗子。

当时渊王在位时,他为了自己能够独取摄魂珠,不惜一切代价地颠覆了整个霜龙氏族,让他们统统都葬身送命在摄魂珠下,后来自己也已走火入魔,让整个龙族都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兽龙族的子民只要稍有什么不慎,都将会遭受魂飞魄散的痛苦,但如果逃下西美伦山脉,又将会遭到各种野蛮部落以及维京人的捕杀。

后来,现任的老龙王也就是当时的沧王,他为了解救龙族的子民,亲自带着各个氏族之首一同潜入重生殿,趁渊龙王还来不及反应之时,手不留一丝情份地将他扼杀在尘世陵台上,又将他扔了下去,霎那间灰飞烟灭,一丝尸骨也无存。

按照当时龙族的律法,渊王所犯下的罪已够株连一切与他有关系的氏族,施刑的那天,沧王看到了渊王的遗子马克西姆,他还尚未成年,满脸稚气,沧王实在是于心不忍,还是不顾众人的劝阻与反对,将他留了下来。

沧王当时的一点怜悯之心,却不想到头来酿成了一场大祸。

重生殿内。

塞纳轻轻走向卧在棱床上的沧龙王。“父王。”

沧龙王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又高兴地说:“塞纳回来了啊。”

“父王可还好?”塞纳问。

“无恙,这段时间父王总是能预感到会有一场大祸即将到来,也不知是我大限将至还是龙族的灾祸…也不知父王还能不能熬过此劫,所以这才着急地把你召回来。为避免到时候龙族发生内乱,父王想要提前将这王位传授于你。”沧龙王有气无力地说。

“父王放心吧,无论发生什么困难都会很快过去的,有我在。”塞纳扶起沧龙王说。

“你母后也即将临盆,父王想,到时候父王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保护好你母后,还有照顾好你的兄弟,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沧龙王说道。

尘世陵台。

渊王遗子马克西姆正站在尘世陵台的中心,好像在布置着什么,手里还握着一颗龙族的禁物——摄魂珠。

“快住手!”塞纳赶来时,看见此状想都没想多想什么便连忙上前阻止。“兄长可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马克西姆没有说话,只是阴阴一笑,用余光斜瞟着他。

塞纳刚准备走上前,却不料马克西姆手中的摄魂珠以不及之迅势向他飞来,待他刚反应过来时,却为时已晚。

摄魂珠已穿过了他的身体,然后又回到了马克西姆的手中。

“你这是做什么?”塞纳跪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痛苦地捂住胸口,此时他才明白一切,才理解沧龙王之前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是暗示了什么。

马克西姆一脸不屑,上前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又重重地踩住他的胸口,用手气死锁住他的脖颈,任凭他再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唷,这不是尊贵的龙位继承人塞纳殿下吗?你怎么会弄成这副狼狈样啊?”从尘世陵台白色的大石柱后走出了一名身姿曼妙的女子。

塞纳躺在地上看了她一会,突然想起什么,才转过头狠狠地对马克西姆说道:“父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和这个妖女处在一起!你这样迟早会害死你自己的!”

“害死自己?哈哈哈…”马克西姆大笑。又继续骂道:“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塞纳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捂住伤口,不停地喘着粗气。

“你可知道你现在躺着的,可正是当年沧王谋位害死我父王的地方!现在正好父债子还了。不过别担心,你父王他们没多久也会下来陪你的!”马克西姆说。

“渊龙王当年走火入魔,若不是我父王及时阻止的话,哪还有现在的龙族!”塞纳刚说完,马克西姆又更用力地踩到了他的身上,突入袭来的阵阵眩晕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一点一滴的殆尽。

塞纳屏息了一会儿,接着又用尽浑身力气转身,变回了兽龙形态向马克西姆扑去,用利爪将他按在尘世陵台的边缘,想要与他同归于尽。

却不料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开始站在一旁的曼妙女子已化身成一只鹰身蛇尾的女妖向塞纳扑去。

尘世陵台的面积很小,但只要是从此台上摔下去的任何生物,不管会不会飞,就算是有几万年修为的也都将会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女妖扑上来便牢牢地缠住了塞纳的身体,三人在快要掉下去的那瞬间女妖又狠狠地朝马克西姆的胸口上打了一掌,将他击开了几米的距离,摔在了陵台边上,而自己却缠着塞纳一同掉下了尘世陵台。

“埃莎!”马克西姆立即从地上翻起,他爬到陵台边上,望着下面辽阔而又深远的寒云大喊,整座陵台寂静地只能听到他呼喊的回声。

因为自己是罪人渊王的遗子,所以马克西姆在这西美伦山脉并不被大家看好,无权无势的他在这座山只有唯一一个肯对他好的朋友,那就是埃莎。

埃莎是西美伦山脉脚下野生的一条赤练小蛇,神界将她抓了要作炼丹用,可她为了能练成人身,在一次机缘下偷偷吞了神界的一只仙鹰,然后悄悄逃了出来,碍于自己修为的原因,她还不能完全地将这只仙鹰消化,因此露出了踪迹不断地被神界的人追捕。

后来她遇到了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渊王遗子马克西姆,两人互相帮衬,各吐不快,又一起在背地里修炼了许多禁术,没多久两人的感情便日益见深。

几百年后,埃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她在马克西姆的帮助下,顺利坐上了万妖之王的宝座,而马克西姆也因此功力大增,还在暗地里拥有了妖界的支持拥护。

可在西美伦山脉上,众人皆认为他只是一个渊王留下的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儿子而已。

马克西姆爬在陵台边上不知所措,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他终于杀掉了塞纳,这是他苟活时一直所求的事。

可是,陪伴了自己几百年的埃莎也跟着塞纳掉下了尘世台。

他曾经对她立下过誓言,此生不但要她坐上万妖之王的宝座,还要娶她做龙族的王妃。

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孽障啊!”待马克西姆回过神来时,沧龙王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的陵台下方,正用一种凶狠的目光盯着他。

马克西姆突然意识到危险,他刚下翻下陵台,却没料到沧龙王已经抢先一步按下了台柱后的机关。

尘世台的七芒星边发出了一道微波屏障,马克西姆刚翻到陵台边撞到光屏上又被打了回来。尘世陵台的星芒屏障一旦开启,是没有任何生物能够穿过的。

大概几秒的间隔后,陵台的地面开始摇晃起来,地面与石柱被巨大的冲击给粉碎成了小块。

待沧龙王按下了另一块机关后,屏障内顿时山崩地裂,还不到三秒的时间,原本缭绕满仙气的陵台转眼间便塌成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废墟。

马克西姆也随之掉了下去,困在了深渊的结界里。

一条条生锈的大枷锁链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将他牢牢地定锁在暗无天日的深渊结界里,每日都要遭受到烈火的灼烧与寒冰的侵蚀。

“大仇还未报,我怎么能死…”强烈的复仇欲望支撑着他的灵魂,他的肉体早已被冰火想交腐蚀成灰,只剩下了一副空空的兽龙骨架与悬浮在骨架内与他的灵魂相融在一起的摄魂珠。

“我一定会杀光所有的人…”

重生殿内。

沧龙王满身灰尘地赶了回来,每走一步都要抖下许多灰砾,就好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浩劫,才从废墟堆里爬出随时都要倒地似的。

荫龙族的大长老手持握丈,急急匆匆地跑向沧龙王。“王兄 怎么才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

沧龙王瘫在地上,声音颤抖道:“塞纳死了…”

荫龙长老大吃一惊,然后也连忙跪下,扶着沧龙王。“我们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是塞纳帮龙族挡了此劫啊。”

“都怪我把塞纳提前召了回来,糊涂啊!”沧龙王彻底泪崩,塞纳可曾是整个龙族的希望。

“几个时辰前重生殿发生了地震,月姬她早产了…”荫龙长老扶起沧龙王,又继续道:“现在殿外,到处都是骨龄鸟绕着这腥红之月飞,腥红之月的出现本是个不祥之兆,龙王还是快到内殿里看看小龙子和月姬吧。”

荫龙长老拍了拍沧龙王肩后便走出了重生殿,然后带上了门。

沧龙王听到小龙子,就急匆匆地走向内殿里,却看到月姬抱着刚出生的小龙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看到龙王进来又努力地爬向他。

“王!塞纳真的死了吗?”月姬爬在龙王的脚下,满泪洗面。“马克西姆不会放过我们的,摄魂珠在他手里根本没人能制得了他对不对?”

“我们还有小龙子啊,那个孽障现在被锁在深渊里,暂时不会出来的。”沧龙王抱起孩子,强忍泪水,故作坚强地说。

“他有摄魂珠啊,怨气又那么重,一个深渊能困他多久?”月姬又继续说道:“他与妖族勾结,待他出来不会放过我们的!”

老龙王深情地抱着孩子看了一会,才下定了决心。“你早产这件事应该还没几个人知道,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先把孩子送走,等他长大了再让他回来,重振我龙族。”

“他才这么小,能去哪?能保证马克西姆出来后不会找到他吗?”月姬舍不得她这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哭得更厉害了。

“送到花之国吧。”老龙王语重心长地说道。

因为他知道花之国是个有灵气的地方,再加上他对瑞拉国王有恩,他相信这个孩子一定可以在那平安快乐地成长。

月姬虽然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但又没有办法不送走他,只好哽咽着说了一句:“王为他取个名字吧。”

龙王望着这百年不遇的腥红之月,这是个杀戮的征兆,但也许会是个希望。

“那就给他取名为赤月。”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沧澜尽》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万族入侵:我的武…
2 签到三年,成为全…
3 足坛:从氪金开始…
4 海贼王之人在海军…
5 签到:一台手术火…
6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
7 假千金她是玄学真…
8 师尊的道侣竟是我…
9 替嫁后我成了大佬…
10 都市后进生崛起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穿越大唐当捕快 作者: 有马君
历史穿越 138407 字
开局穿成全京都最废捕快怎么办?十大名捕:你管这叫最废捕快?

2 全球映射:我成了修仙大佬 作者: 原未
都市异能 16310 字
全服各榜第一社恐的逼王人生,生动诠释什么叫我的老师竟是我游戏cp?

3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700550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28707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离婚后我成了顶流巨星 作者: 大海很谦虚
娱乐明星 71118 字
妻子背叛,家人冷漠,离婚后,一首《演员》出世,我重回顶流巨星!

6 我真不知道我已经成仙了 作者: 半五十
东方玄幻 106928 字
炼制的丹药全是仙品,温养的飞剑全是仙兵,然而我自己竟浑然不知……

7 洪荒之开局暴打东皇太一 作者: 十七兄
洪荒封神 1210322 字
穿越洪荒,木青发现自己成了人皇。既然这样,人族就由我来守护!

8 行走人间那些年 作者: 瑶光纳兰枫烬
悬疑推理 199940 字
十年前,天剑特别刑侦调查组解散,十年后,离奇的案件将瑶光送回众人的视野。

9 悲情婆姨 作者: 马大老爷
年代种田 109226 字
抗战时期,一个农村女子与命运的抗争。是一幅雄浑的黄土高原抗战图画。

10 冰帝:武极乾坤 作者: 小小粉刷匠
东方玄幻 120513 字
我的道路没有插口,因为未来早已笃定,向死方生,神梦一剑,冰封万里。

《楔子》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