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书号273888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八章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姜十七/著, 本章共5941字, 更新于: 2017-12-24 09:52

还有两扇门板没合上的药铺外,门灯还在亮着;那是为等待彩蝶回来的。在黑鬽鬽的夜里,那点光线显得很是渺小,却是让人心安的踏实和温暖。

好不容易摆脱了喋喋不休的吕祚行,彩蝶像小兔子一样飞快地小跑着、从两扇门板的空当处钻进来,见手握烟斗的景传志和景腾说话,缓了口气,说:“景腾哥来了。”景腾对她笑了笑,点了点头:“怎么样,做的还习惯吗?”“挺好的。”彩蝶答。“累了吧?早点休息。”景腾笑着说。彩蝶迟疑了一下,小声说:“我想跟你说点事。单独说点事。”

景腾笑着望了望父亲,在他想来,和准弟媳单独谈话,是有些尴尬的!

“你们聊吧,我先回房了。”景传志站起来说。

景腾笑了笑,待父亲离开,又对彩蝶笑了笑。

“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彩蝶轻咬了下嘴唇说。

景腾看了下难言之隐状的彩蝶,笑着说:“都是自家人,有事尽管说。”

彩蝶将余下的两扇门板放入门槽,插上门栓,使劲提了下门板,确定它们很牢靠后,走近景腾说:“我们刚到淞沪时,青姐请吃饭你知道吧?那晚有个姓吕的,最近老是找我,我很烦他的,他就像苍蝇一样让人讨厌!”

景腾眼角微微一动,想:吕祚行?他在打彩蝶的主意?尽管内心充满波澜,他还是面带着微笑说:“小事情,明天我去找他,叫他不要再骚扰你。”

“景腾哥,你不可能天天保护我们,他手下好多坏人,我怕他会把景颜抢去。”彩蝶哆嗦着说。

怎么又扯到小妹了?难道吕祚行连小妹的主意都打了?他这是在找死!景腾想。“为什么又把小妹抢去?他不是纠缠你吗?”他问。“哎呀!”彩蝶惊叹道,“他纠缠我是在打景颜的主意。他让我把景颜带出去,好让他有亲近的机会。有次景颜出去买东西,姓吕的纠缠了她好一会儿;景颜没跟你说吗?”

景腾脸色骤变,连门外康文玉用喇叭传递来的信号都充耳不闻;他面色凝重地走向景颜的卧室,猛地推开门,吓得正窃窃私语的舒娅和景颜一跳!不待她们开口,景腾厉声问道:“吕祚行找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景颜低头不说话。

“怎么了?”舒娅问。

“问她。”景腾用眼神剜着妹妹大声吼道。

景颜一副楚楚动人、委屈满腹的模样,舒娅不禁怜爱;她轻轻地将景颜搂在了怀里。

隔壁的景传志听到动静,向他们的房间走来,没等他进屋,板着脸的景腾已经摔门而去。

舒娅摇了摇头,她知道,能让一向沉稳的景腾如此失态,一定是令他不能接受的事。她拍了拍景颜的后背,轻声问起事情的原委。

景腾快步走出,康文玉连忙下车打开了车门,问:“舒干事呢,怎么没出来?”景腾没有回答,下命令道:“去张啸天家,快!”

康文玉将车开得飞快,扫了一眼后视镜里面色苍白的景腾。

“团长,这么晚去,有事?”康文玉问。景腾将目光从窗外移进车内,把彩蝶的话对康文玉说了一遍。

“我去找张啸天吧,您在车里等我。”康文玉说,“我能处理好。”

景腾想了想,自己带着情绪去是不合适的。跟张啸天拉近距离搞好关系是为了完成上峰交待的任务,是在为今后的战争做准备;现在和他发生不愉快的事,无疑让之前所做的努力前功尽弃。“你去吧。”他说。“那委屈您在外面等我了。”康文玉笑着说。“我去接舒娅。”景腾说,“把她送回去,我让司机来接你。”“好的。”康文玉说,“不经常开,您慢些。”“没事。”景腾说。

目送景腾离开,康文玉走进了张府。

已经躺下的张啸天听下人禀告说有位姓康的军官求见,猜测是康文玉,就让下人请进来。他起身披了件风衣向客厅走时,猜想康文玉深夜到访的目的。

“张老板,别来无恙!”康文玉抱拳道。张啸天抱拳道:“康长官,久违了!请坐。想喝什么茶?”“张老板不必客气了,夜已深,在下说两句就走。”康文玉说完,不待张啸天再客套,接着说道:“鄙人受团长之命特来拜谢张老板及吕老板的厚爱,只是叨扰了张老板的美梦,还望见谅。”

张啸天想:深情厚爱?最近没跟景腾在一起啊,自然也没为他做什么了,哪来的深情厚爱?夫人倒是怕他吃的不好,经常让双儿送些山珍海味去,这难道就是深情厚爱了?也不至于让康文玉大半夜的亲自跑一趟来感谢啊。“不必客气。”他说,“都是兄弟,景长官和康长官见外了!”康文玉笑了笑,盯着张啸天说:“只因团长的妹妹,也就是景颜姑娘已经订了婚,而且她和未婚夫的关系很好,所以只能辜负吕老板及张老板的美意了。”

张啸天蹙着眉头,想了片刻,总算明白了,一定是吕祚行背着自己做了什么,惊动了景腾;康文玉这话,应该跟景颜那丫头有关。自己害怕发生的事,看样子已经真实的发生了。这哪里是来感谢什么深情厚爱的,明明是兴师问罪来了!如果这一切自己知道也就罢了,但实际情况是他不知道、还落了个不义的骂名。

“团长及其全家都很感谢您一直以来对他们的照顾,改日团长定会亲自登门拜访道谢。时间不早了,惊扰了张老板的好梦,实属无礼!康某告退。”康文玉微笑着说完,丢下呆似木鸡般的张啸天,走出了张府。

小洋楼里随即传出了张啸天的咆哮:“吕祚行,你就是个浑蛋……”

康文玉深吸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

康文玉和张啸天会面时,景腾回到了父亲的住处;他推开景颜的房门走进,舒娅和彩蝶正安慰着哭成了泪人的景颜。长这么大,她还从未被谁如此地严厉呵斥;她知道,大哥是紧张她的安全,才疾言厉色地对她。

景腾走到妹妹的身边,抚摸着她的头,轻声说:“你还小,有些坏人的坏,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越是忍气吞声,他们越得意忘形、得寸进尺。我是你大哥,有保护你的义务和责任,别说姓吕的不是我的对手,就是比我强悍,我们也不用怕他。我会处理好。别怪大哥对你发脾气,我是心疼你、担心你,以后有事一定要说出来,让大哥替你解决。”“嗯。”景颜点了点头。“我们回去吧。”景腾对舒娅说。舒娅对景颜笑了笑,又安慰了几句,和景腾向外走去。

景传志屋里的光亮无力地从门缝里钻出来告诉景腾和舒娅,愁眉苦眼的主人失落着呢!

舒娅敲了敲门,说:“叔叔,您早些歇息;我们回去了。”

埋头吸烟的景传志放下烟斗,打开房门,说:“以后常来。路上注意安全。”

舒娅笑着点了点头。

“爹,来关门吧。”景腾说。

景传志走在景腾和舒娅的身后,等他们走出药铺,拿起门板关门。景腾转过身,说:“爹,我会处理好。您放心。”景传志点了点头,将两块门板合上,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景腾和舒娅驾车离开,还站在那儿。像吕祚行这样的大佬,他是没力气对抗的,他在祈祷儿子代他对抗、完成保护家人的责任。

张啸天怒不可遏地吼叫惊住了一干下人;他们像是做了错事般地垂手而立,站成一排。直到艾青过来对他们挥手,才如同被大赦了般低着头快步离开。

“准备怎么办?”艾青问。“怎么办?”张啸天反问,“吕祚行再不是东西,毕竟跟我刀光剑影里闯过,一起砍人,一起被人砍。喜欢女人喜欢钱,没什么大不了;不贪财、不好色的男人能有多少?但景颜绝不能让他碰。”“你还在护着他!”艾青叹气道。“我和景腾说白了是在互相利用,他想依靠我的人脉在淞沪自如行动,我想借他的力量让自己如虎添翼。他让康文玉处理这件事,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我该怎样做,才能两头不得罪?”张啸天说。“你顾及兄弟情,不想得罪二弟;二弟要是也能这么想,就应该少惹麻烦。”艾青说,“景腾你能得罪吗?淞沪少了个张啸天,他可以再去结识李啸天、王啸天。”张啸天苦笑着说:“我有跟姓景的真刀真枪干的魄力,但我一定是输的一方;拿弟兄们的身家性命给老蒋的嫡系部队做活靶子,不是我张啸天做的蠢事。”“跟二弟好好谈谈。景腾让康副官来说,也是不想和你撕破脸皮;他都能放下身板,咱为什么不能?”艾青说。“谈谈,现在就谈。”张啸天喃喃自语地说完,又大声说道:“来呀,备车!”“太晚了,明天再去吧。”艾青说。“不。”张啸天说,“老二是个夜猫子,这个点应该还在赌场;我也好长时间没去了,正好去看看。”艾青点了点头,帮张啸天拿来了风衣。

景腾将车停稳,下来帮舒娅打开了车门。走过来的警卫员带着诧异的表情看着。团长亲自开车出乎他的意料,去接团长的康副官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待警卫问起,景腾即告诉他康副官的地址,让他去接回。早已将淞沪地形牢记于心的警卫员立刻和司机一道赶往了康文玉等待的地点。

景腾和舒娅慢慢地向寝室走着;他们总算明白了景颜为什么迫切地想见高进——女孩子长大了,在她想来对家人难以启齿的话,只想对心爱的人袒露。

“父亲想见你。”舒娅说。“过几天我去金陵拜见陈长官,到时顺道去拜访两位老人。”景腾说,“伯父是国立中央大学的讲习,不知能否看上我这个粗犷之人?”舒娅笑了笑,说:“父亲有很多军界的朋友,他们很合得来;他要是嫌军人粗犷,他们岂能成为朋友?在我想来,军人的粗犷可以理解为雷厉风行、当断则断的作风。这一点,优秀的军人是必不可少的,军人该有观察入微的细致,也该有沧海横流的魄力。这两点你都有,所以你是个好军人。”“真会说话!”景腾微微一笑说。“我进屋了。”舒娅说。“早点休息。”景腾轻声说,“晚安。”“晚安。”舒娅说完,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转身往相反方向走去。

他们走得很慢,比夜空中对同伴轻声细语的星星的语速还慢。

温柔的星光,悄悄地撒在树的枝头、草的叶片和两个人的心头,直到回到各自的房间,他们还在回味着已经发生的,幻想着希望发生的。

午夜的赌场,人声鼎沸!一张张桌子的中央,有的放着牌九,有的放着骰子,围在桌子周围的一双双充血的眼睛随着牌九地翻开和骰子地滚动忽大忽小,或颠或怒;一只只或结满厚趼、或烟渍笼罩的血脉偾张的手,一会儿将攥着的钞票、铜板和大洋摆放在桌子上,一会儿又拿起来,或只放无回。无回地骂骂咧咧,拿回地喜笑颜开。他们像猎人般专注地盯着赌具,在他们心中犹如圣器般的赌具;而衣冠楚楚的荷官则将他们视为了猎物,一群被他玩弄于股掌的猎物。

和楼下比,楼上要安静许多。从紧闭的房门和窗户中冒出的烟雾传递出一个信号——里面是有人的。这是吕祚行提供给赌客吸食鸦片的地方,那些赌赢和赌输的人,大多会来此抽上几口——赢的来庆贺,输的来发泄。

一楼的盛况让张啸天频频点头微笑,点燃了一支雪茄,陶醉地抽了几口,向楼上的吕祚行的会客厅走去。

大老板的不请自来,让徜徉在一张张赌桌间的打手们目瞪口呆,吞吞吐吐地打着招呼,一脸的不自在,偷偷地望向楼上。

耳朵紧贴门缝的许诺显然太过于专心,丝毫没有察觉张啸天已来到了身后。张啸天干咳一声,大惊失色的许诺像是遭到电击般张开了嘴巴,挺直了身体。

张啸天瞪了他一眼:“你在干嘛?”

许诺低下头,默不作声。

张啸天又瞪了他一眼,猛地推开门。

怀抱美惠子的吕祚行刚要发作,见是张啸天,惊诧之余慢慢松开了怀里的玉体。

张啸天终于明白,许诺为什么要趴在门上了!他看了看穿着艳丽、仪态妩媚的美惠子,感觉有些眼熟,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啸天君,别来无恙!”美惠子整理着衣服,轻启朱唇道。

东瀛人!张啸天心头一颤;又审视了美惠子一番,还是想不起来:“恕在下眼拙,你是……”“啸天君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美惠子笑着说,“我和田中君曾一起去拜访过您,还和您的保镖切磋过;这么快就忘了?”“哦!”张啸天如梦初醒地点了点头:“失敬了!”他看了看此刻已面带微笑的吕祚行,结识东瀛人、让东瀛人成为靠山,似乎是他一直想要的;看他和这个东瀛女人的暧昧之态,已经无所谓自己知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老二,我想跟你说点事。”张啸天说。

吕祚行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

美惠子“格格”地笑着说:“既然二位老板有事,那我先告辞了。再会!”

不待张、吕两人回答,川岛美惠子转身走了出去。

许诺关好门,站在了门口。

“跟这个女人有了关系,也就是说你和东瀛人有了关系;鸦片,你也卖了吧?”张啸天说,“老二,回头是岸!”吕祚行轻蔑地笑着说:“回头?我做错什么了?不让我***,你去问问包厢里的那些人,他们答应吗?他们会恸哭着求我、将大把的钞票双手承给我,让我卖给他们。是我让他们舒服,快乐,欲死欲仙!”“是幻觉,你知道的。”张啸天说,“想想他们的妻儿老小,一旦上了瘾,毁掉的不是哪一个人,是一个家庭,也可能是一个家族;鸦片毒害的是人的身体,侵蚀的是这个国家。我不用去看也知道那些吸食鸦片的人是什么模样;等国家危难时,还能指望这些人干什么?别说拿刀拿枪了,他们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了!当然,侵略者也可能不会杀他们,因为杀这样的废物,纯粹是在浪费子弹。”“大哥,你变了,变得婆婆妈妈了。这些年,死在你手里的人还少吗?那些年心狠手辣的张啸天去哪儿了?”吕祚行激动地说,“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不要整天把民族大义、国家兴旺挂在嘴边;学生读书、军人打仗、农民种地、商人经商,各负其责,各安天命,顺理成章。不要去苛求与己不相干的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张啸天说,“你的意思是我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还是强迫你做我喜欢做的事了?我是为了我们兄弟好,你难道不明白?”吕祚行笑了笑,说:“我***怎么了?赚钱有错吗?你知道我现在一天能赚多少钱……”张啸天摆了摆手,打断了吕祚行:“你赚的是什么钱?伤天害理的钱而已。和你合作的东瀛人,有什么目的你知道吗?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会让很多**离子散、生不如死!”“一将功成万骨枯!谁的成功不是建立在牺牲别人的基础上?”吕祚行说,“想成大事就不要顾及太多。如果我不***,还会有别人卖。道理很简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和姓景的套近乎是因为他手里有无所不能的枪炮,有了这个朋友能让你如鱼得水;我和东瀛人走得近也是这个原因。景腾能帮你做到的,东瀛人也可以帮我实现。”“不一样!”张啸天说,“帮景腾是帮国家,帮东瀛人是在卖国;孰轻孰重,你分不清?”“谁能让我赚到大把的钱,我就跟谁;在我心里,没有什么比钱重要。”吕祚行得意地说,“有了钱,我就有了地位、声望、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想要的各种女人。”“女人,你得到的还少?”张啸天冷笑着说,“看大哥的面子,别在打景颜姑娘的主意了;搞得太僵,我和景腾都不好做。”“不会太僵。等我和景颜成了亲,景腾就成了我的大舅子;我们是兄弟,你傍着我,自然也就拉近了和景腾距离。”吕祚行笑着说。

张啸天站立不住了,感觉头有点晕,想倒下,看了眼吕祚行,发觉他的脸上满是令人作呕的猖狂笑容;他忍不住,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倏地掷向了吕祚行。不偏不倚,正中眉心。一股鲜血顺着吕祚行的眼角留下来,像寻找低洼的潺潺流水。

吕祚行不是躲不开,只是没打算躲,他在等张啸天率先发难——张啸天的这一掷,明朗了他们已不明朗的关系。这一点,从摔门而去的张啸天的脸上和吕祚行带着仇恨的目光中看得出来。

血债自然是要用血来偿!吕祚行看着抹在手掌中的血渍想。和势均力敌的张啸天交锋,没有必胜的把握,那就先对景氏一门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动手;这样做了自己想做的,也离间了张啸天和景腾的关系,让他们的分歧越来越大,甚至大打出手,自己坐收渔人之利。思忖再三,他还是决定先拿经常独自行走、接触过几次、性格开朗却对自己有些觳觫的彩蝶开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十八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