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书号273888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七章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姜十七/著, 本章共4861字, 更新于: 2017-12-24 09:50

舒娅将衣服收进来,一件件地叠好、抚平,一丝不苟的,生怕做的有一点瑕疵,就像是对待珍贵的宝贝;码在一起,她环顾了一下房间,除了床头的角落,还真没有合适放它们的地方。

随着屋外汽车发动机声的戛然而止,紧接着是车门打开的声音。

“报告团长。”站在门口的警卫员大声地说。

景腾望着警卫,等他把话说完。

“舒干事……在屋里。”警卫员吞吞吐吐地小声说。

景腾迟疑了一下,推开门,走了进去。

康文玉笑了笑,对警卫做了个离开的手势,把车驶离了就寝区。

“早就来了?”景腾问。

“来了一小会儿。”舒娅从床上站起来答,“衣服洗了,放这儿了。”

身着军装的她,此时多了几丝小女人的妩媚。

“这些事,以后还是让勤务兵做吧;别人看见你在这儿,会说闲话的。”景腾说。

“我不怕。他们愿意说,是他们的事;我愿意呆在这儿,是我的事。除非你撵我走。”舒娅说,“再说了,男人给男人洗衣服,想想怪别扭的。”

你给我洗,我更别扭。景腾想。他把帽子摘下来放在桌子上,偷偷看了眼舒娅,说:“我只是怕你忙,老孙那边事情挺多的,不要因为你来找我耽误了工作让他有意见。”舒娅说:“孙团长介绍我们认识,就是想让我们……在一起;我来你这里,他不会不高兴的。”“我们都年轻,有很多事要去做,现在谈婚论嫁太牵强,儿女情长也太附会,还是做好本职工作要紧。”景腾说完,见她低头不说话,叉开话题说:“你的工作挺复杂的,也很单调,整天面对着数字和字母,全靠死记硬背吧。”“有密码本的。把收到的情报跟密码本对照就翻译过来了。”舒娅说,“我对数字天生敏感,几乎可以做到过目不忘。”景腾笑了笑,说:“你们搞情报的人,都很聪明。情报在战争中非常重要,如果我军在作战之前能得到敌军准确的兵员部署、武器装备、火力分配,而有针对性地计划应对,一定可以把握战争的主动权。反之,若敌军获悉了我军的作战意图,则我军必然处于被动。”“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密码战属于情报战的一部分,情报战又属于战争的一部分,它们环环相扣,都很复杂。”舒娅说完,盯着景腾问,“跟我在一起,是不是让你感觉很复杂,比战争还复杂?”“没有啊!”景腾笑着说,“不管你从事的工作多么复杂,在我面前你是简单的,像白纸一样。”“原来你对我这么了解啊,认真地分析过?”舒娅问,“那你对我呢,能像我对你一样简单吗?”“你的家庭条件那么好,为什么不找个生活上安逸的人过一辈子呢?”景腾说,“选择了我,也许你会一世漂泊;我怕你受不了流离之苦,到时就后悔了。”“我不后悔,到哪天都不后悔。我喜欢你,这就够了;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什么苦都能吃。”舒娅目不转睛地看着景腾说,“你喜欢我吗?”景腾看了她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我要你说出来。”舒娅说。景腾看着她,停顿了片刻,说:“喜欢,我喜欢你。”舒娅笑了笑,低下了头。

第312团和第314团的驻地只一路相隔。对于恋人们来说,能手牵手一起走,是很甜蜜的;何况现在已经很晚了,好男人是一定要做护花使者的。

道路一侧的杨柳,也被眼前温柔的景象所打动,尽情地让枝条流淌下来,在风地抚动下,拥挤在一起。像嬉笑轻闹的孩童,又像打情骂俏的恋人。

从景腾对面走来的流动岗哨,见团长和舒干事一起,立正站好行了个军礼。

景腾没有看他,只点了点头,牵着舒娅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

“大团长,注意影响呀!”舒娅笑着说。“明日早操,我要在全团士兵面前把你抱起来,走一圈。”“你敢吗?”舒娅笑着问。“不敢。”景腾答。舒娅笑了笑。景腾想了想,说:“但我敢带你回家吃饭。你敢去吗?”“我敢!”舒娅笑着答,“还敢吃饱。”景腾和舒娅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起来。

景传志越来越忙了!凭借精湛的医术、低廉的收费和周全的服务,他在招揽住大批老主顾的同时,又一传十、十传百的让许多深受病痛折磨的人慕名而来。

景颜近来却并不开心,做起事常常神不守舍;这让向来严谨的景传志有些苦恼,虽能看出些端倪,却不便捅破。

景颜呆呆地站在门口,康文玉把车开到近前,都浑然不觉!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景腾这次是自己下车,走到另一侧打开了车门。

“谢谢!”舒娅从车里微笑着走出来说。景腾对她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走到景颜的跟前,问:“傻站着想什么呢?”“大哥,”景颜抬起头说,“你怎么来了?”“这话问的!”景腾说,“这是我家,怎么,我不能来吗?”“不是。”景颜小声地说。她注意到了哥哥身边的舒娅,看了看,问:“这位姐姐是谁?”景腾和舒娅笑了笑。“哦!”恍然大悟的景颜点了点头。“爹呢?”景腾问。“在里屋。”景颜答完,拉起舒娅说:“姐姐长得真好看!我们进屋吧。”舒娅笑着看了下景腾,和景颜进入屋内。

康文玉对景腾小声地说了几句,驾车离开了。

“爹,咱家来亲戚了。”景颜笑着说。全神贯注整理药材的景传志微微抬了下头,看了眼女儿身边的陌生女子,又继续整理着药材,说:“咱家还有我不认识、你认识的亲戚?”景颜笑着说:“我说错了,不是亲戚,是咱家人。”景传志瞪了她一眼,继续整理药材。“爹。”景腾走进来说,“别忙了,该吃饭了。找地方吃饭吧。”“你怎么有空回来?”景传志露出笑容问。“回家看看。”景腾答,“这是我朋友。她叫舒娅。”“伯父好!”舒娅笑着说。景传志瞪大了眼睛,整齐的山羊胡此刻仿佛更齐整了。他丢下手中的白术,走近舒娅说:“你好,你好,孩子,你叫什么?”景颜笑着说:“大哥不是说了吗?姐姐叫舒娅。”“好好好!”景传志连连点头说,“你家是哪的呀?哪天让另尊和另堂出来坐坐,咱景家虽是小户,做事却处处礼数在先,绝不失礼于人。”“爹。”景腾笑着喊了声,提醒操之过急的父亲不可失态。他知道,一向沉稳的父亲此刻已高兴得乱了些心智。舒娅笑了笑,大大方方地答:“我是金陵人。父亲和母亲都在金陵。”“腾儿,淞沪离金陵不远,哪天咱们开车去登门拜访一下,顺便把你们的亲事定下来。”景腾笑了笑。舒娅也笑着低下了头。景颜拉着父亲的胳膊,说:“爹,姐姐第一次来,你别把人家吓着了。”

女儿的提醒,让景传志冷静下来,满含歉意地对舒娅微微一笑。

舒娅看出了景传志的不自然,笑了笑,说:“没关系的;伯父,我想爹和娘也欢迎您去。”景传志点了点头。景腾问:“小妹,中午请我们吃什么?”景颜又陷入了恍惚,呆呆地问:“大哥,你怎么不带二哥和高进哥回来?”景传志低下了头,他明白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是父亲,也是男人,有些话,他说不出口。

景腾看了眼父亲,懂得了妹妹话里的另一个意思,这哪里是想她二哥回来呀,明明是在想高进嘛!

“他们在训练,没时间回来。”景腾笑着说。“回家吃饭的时间总该有吧?你跟康副官说一声,让他们先回家吃饭,吃完饭再回去。”景颜说。“不行。都像你说的这样,部队还不乱套了?”景腾说,“你二哥表现不错,高进也不错,不要去打扰他们。我听老孙说,高进在他们团的一百多个新兵里,射击、格斗、体能训练样样第一,老孙很看好他,你不用担心。”舒娅拉过景颜,说:“我们先去饭店点菜吧。姐姐饿了,你准备怎么招待姐姐?”

景颜挤出一丝笑容,拉着舒娅向外走去。

舒娅看了眼景腾,景腾向她递了个眼色;舒娅会意,是让她单独劝诫开导妹妹。

“现在关门不要紧吧?”景腾问。“没事。我这儿一般早上人多,中午大家都在忙着做饭,很少来人的。”景传志答。“那走吧。”景腾说完,拿起门板关门:“彩蝶最近怎么样?”“看她的样子,倒是很开心。只是每天回来的很晚。”景传志说。“舞厅就是这样的,晚上客人多;在那边张老板会照应她的,回来的路上要提醒她注意安全。毕竟夜深了。”景腾关好门说。

景传志和景腾并肩走着。

“您的身体还好吧?”景腾望着父亲问。“不要挂念我,我能吃能睡能干。有几天不见景飞和高进了,他们怎么样了?你多关心一下,都在你眼皮子底下。”景传志说。景腾笑了笑,答:“两个都不错,比我预想的好。老孙在我面前对高进是赞不绝口,非常器重他;等新兵训练结束,就会把他调回身边。景飞所在班的训练强度是我的团里最大的,扛不住的人会被淘汰,他能不能坚持下来,就看他自己了。”“部队的事我不懂,怎么做更不便多嘴,你掌握好分寸。”景传志说,“舒娅这孩子有大家闺秀的气场,跟你很般配,好好对她。”“知道了,爹。”景腾笑着说,“小妹该点好菜了,咱们快走吧。”“嗯。”景传志加快了步伐。

舒娅和景颜到饭店坐定;舒娅点完菜,看着心事重重的景颜,笑了笑,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景颜红着脸,笑着低下了头。“你在想高进,高进也在想你。”舒娅说,“你和爹在一起,大哥也能抽空来和你们团聚,还有什么不高兴的?而高进呢?家人都不在身边,他想你时,也在想家,想他的爹娘。训练已经很辛苦了,如果他知道你不开心,不是感觉更累吗?”“所以我想他常回来呀,他一个人在部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该有多苦!”景颜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有很多战友在一块儿的。既然走上了从军之路,那你和他都要做好短暂分离……或生离死别的准备。”舒娅说,“上了战场就意味着或生或死,如果他是个各方面都优秀的军人,生存下来的几率就多些;如果他不合格,那等待他的也许就是一条不归路。你能明白吗?你大哥比谁都懂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又能怎么做?是让他的士兵们现在舒舒服服、到了战场上送死,还是让他们现在忍受折磨、屈辱,在战争中顽强地生存下来?不是你大哥狠心,你要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还有你二哥和高进哥,你要为他们的将来考虑。我知道,你是爱他们的,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景颜轻声地抽泣起来。舒娅笑着掏出手绢,擦拭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庞,说:“别哭了,伯父和你大哥该来了,他们看见就不好了。”景颜点了点头:“姐姐,我懂了。我不哭。”“乖!”舒娅像哄孩子般地柔声说。

思念,是一个人对所爱之人触不可及的爱!无数的痴男怨女,因为它闹生闹死,或颠或狂;一波接一波。

和景颜为情所困而日渐消沉不同,部队里的高进仿佛有使不完的劲,训练起来就像疯子一样!只是,他是想历练自己,还是想每天疲惫到倒头大睡、忘记远方的亲人和分别的恋人带来的相思之苦,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吃完午饭,太阳和饭后的人脸一样光彩夺目,夺目的使人眩晕,让人懒洋洋的。

景腾和舒娅并不为其所扰,他们像是商量好的,各自忙碌起各自的事——景腾找来一根长竹竿,将笤帚系在上面清理卧室屋顶和墙壁上的蜘蛛窝,舒娅则替景传志洗起了被褥。

景传志一再的不让他们做,却拗不过态度坚决的儿子和准儿媳。

送走最后一位患者,将近晚上十点。闲下来的景传志点起烟斗,舒缓地吸了两口,脑海里盘算着今天用掉了哪些药材,还剩下哪些、剩了多少,哪些抽屉里需要补充,今天来的患者明天要不要换一剂方子治疗之类的问题。繁琐自不必说,但劳有所得及见病患日渐减轻痛苦,倒也乐此不疲了。

景颜每天做些抓药、熬制的活儿,空闲时间则站在父亲的身边听他给病人问诊,默默地记着,偶然动手实践一下,让父亲从旁点拨;慢慢的,她的技艺已大有长进。

彩蝶对工作熟悉以后,每天叽叽喳喳快活得像只百灵鸟;在大富豪这样,回到家里也是。其实她的工作并不复杂,无非是按照紫嫣交待的,将客人点的水果洗净、削皮、切块、装盘……对于她,这一切太过于轻松和惬意,惬意的让她丝毫不觉慢慢靠近的吕祚行带来的危险。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吕祚行和川岛美惠子都得到了各自想要得到的。吕祚行卖着日进斗金的鸦片,睡着令他欲罢不能的东瀛女人,这个东瀛女人还时不时带他去结识其他一些在华有分量的东瀛高级人士;他感觉有了坚固且庞大的靠山。尽管这一切还在秘密地进行,但很明显,他已经有些膨胀了!虽然被景颜拒绝,吃了一回闭门羹,他还是不死心,还是会幻想将景颜压在身下的情形……到那时,是该怜香惜玉地爱抚她,还是要肆无忌惮地蹂躏她?

在美惠子的一再警告下,碰了壁的吕祚行最终选择了谨慎行事,决定先拉近和彩蝶的关系,让彩蝶帮助把景颜约出来,再将朝思暮想的醉美人慢慢拿下。但彩蝶也让他失望了,或许是紫嫣从中提醒,彩蝶对他总是爱理不理;这让自我感觉良好的吕二爷脸上好没光彩。顾及到陆逸尘,紫嫣是动不得的;对景颜霸王硬上弓,又要考虑景腾这尊菩萨。这让他常常心乱如麻,举棋不定。思考良久,他决定还是要从彩蝶身上打开僵局,不惜一切代价地取得突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十七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