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书号273888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一章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姜十七/著, 本章共4981字, 更新于: 2017-12-24 09:44

大富豪夜总会正前方的十字街口,夜幕降临后依然车水马龙;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商贾名流在身着旗袍或精致晚礼服的女士陪同下,出双入对的在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里来来去去。身穿马甲、戴着领结的侍应生虽单手托着放满酒杯的盘子,却还能姿态轻盈地穿梭在各种谈笑风生的面孔旁;或许是早已习惯了灯红酒绿的环境,他们丝毫不受吵闹的场景影响。音乐声此起彼伏的舞台上,一位浓妆艳抹的歌者刚刚唱罢,十几个衣衫暴露、环肥燕瘦的金发女郎又踏着氍毹齐刷刷地跳起了踢腿舞。

拉黄包车的小哥,迈开肌肉发达的双腿,如鱼行水般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此时略显沉闷的街景,也因他的奔跑变得生动起来。景腾惬意地坐在黄包车里,欣赏着沿途迷人的风景;来到热闹异常的大富豪门前,他掏出几枚铜钱递给了小哥;小哥双手接过,连声答谢,习惯性地伸出双手扶了一下起身的客人。

虽然是生面孔,但景腾出众的气质和得体的穿着还是让门童不敢小觑;他拉开门,恭敬地说:“欢迎光临!”

景腾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站在二楼正对大门位置的张啸天见景腾来到,快步迎下楼来:“兄弟,这边。”景腾笑着说:“大老板就是大老板,生意做得是日进万金啊!”“兄弟谬赞了!走吧,随大哥去楼上。”张啸天说完,拉着景腾向楼上走去,看了看景腾的西服,说:“衣服是夫人找裁缝做的。倒不是想替你省几个钱,也不是怕你穿得寒酸来,是想你没时间买,就自作主张帮你做了。事先没打招呼,兄弟莫怪啊。”“怪?这话从何说起?让大老板及夫人挂念是在下的荣幸,岂敢有怪罪之理?”景腾说,“不怕大老板笑话,我还真没什么像样的衣服;为了今天的约会,昨晚我还向几位营长借衣服了!”“女人啊,心思都是细腻的,看来夫人做得对。”张啸天笑着说,“请吧!”

一套古朴典雅的红木家具静静地躺在张啸天的会客厅里;它们,诠释了主人的品味。摆放在桌子上娇小、精美的紫砂茶具让人在放松心情品茗的同时还忍不住想把玩一番。

景腾坐下后,张啸天让侍者用玻璃杯给他上了茶——用玻璃杯喝茶是景腾的习惯,因为可以边喝边观看茶叶在水中的变化。

景腾一个人来,张啸天有些意外;碍于军队的事不好打听,比如昨天见过的康文玉为什么没来?也就难得糊涂的不问了。他点燃了雪茄,吸了两口,说:“兄弟单刀赴会,就不怕哥哥给你准备的是鸿门宴吗?”景腾笑了笑,答:“大老板是侠义之人,做事光明磊落,背后捅刀子的事绝不会做的;再说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哪需要大老板费周折摆鸿门宴呢?”张啸天微微一笑道:“兄弟过谦了。张某不才,但在处理纠葛时向来敢于横刀立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男人嘛,就该有沧海横流的魄力!”“说得好!”景腾鼓掌道,“我有个提议,不知大老板意下如何?”“兄弟请讲。”张啸天说。景腾说:“等会儿田中来了,我还是站在大老板的身后比较合适。”“为什么?”张啸天问。景腾答:“如果我和你平起平坐,田中隆吉一定会注意我的。我可不想被他们关注。”“有道理。”张啸天如梦方醒地说,“那得罪了。”“好说。”景腾抱拳道。

话音刚落,一个保镖走进来对张啸天耳语了几句;张啸天点了点头,说:“让他们进来吧。”

景腾想:田中隆吉来了。果然,张啸天对他说:“兄弟,委屈你了!”

景腾会意,笑了笑,站到了张啸天的身后。

留着板刷胡、身穿西服、头戴礼帽的田中隆吉看上去有几分生意人的精明能干;只是和他一起来的人,虽然和他一样的装扮,五官却很是眉清目秀了。

“啸天君,别来无恙!”田中隆吉狡黠的目光盯着张啸天说。老谋深算的张啸天用眼睛的余光和田中的目光交接了一下又迅速地分开,说:“田中先生大驾光临,实令茅茨蓬荜生辉!只是未及远迎,还望多多包涵。”“啸天君客气了!在下五次三番地打扰,是诚心想结交您这样的英雄做朋友。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啸天君心气太高,看不上我这样的人啊!”田中带着失望的口吻说。张啸天笑了笑,说:“田中先生是东瀛国之利器,而鄙人只是华夏一介草莽;能得到您的垂青,实乃鄙人三生之幸。但你我两辆车里装的货不一样,自然也不是去同一个地方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勉强凑合到一起,只怕会适得其反啊!”“啸天君此言差矣!生意嘛,最终的目的是赚钱;只要能赚钱,管它车里装的是什么呢?”田中隆吉说完,扫了一眼景腾问:“这位是……”“刚收的弟兄。”张啸天说,“我看他身手不凡,就留在身边做名侍者了。”“哦!”田中隆吉点了点头,指着同来的人说:“这位是跆拳道黑带4段。既然都是高手,我看可以让他们切磋一下。”

张啸天想: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一时又不知如何拒绝。他望向景腾笑了笑,想从他的脸上读懂答案;但面无表情的景腾让他失望了。正在他考虑如何回答时,景腾说道:“蒙张老板错爱,让我伴其左右;可惜在下只懂得些花拳绣腿的三脚猫功夫,跟一般的市井之徒过过招还勉强凑合,如果跟跆拳道高手比试,就是自取其辱了。”“据说高手都是深藏不露的,但只要出手,往往可以一招制敌;就像潜伏在水中的鳄鱼,等猎物去河边饮水时一口咬住脖子,将其拖入水中绞死,慢慢吃掉。鳄鱼知道此时的猎物不会想到水中暗藏的危机,没有防备心理最容易得手。当然,这也要求鳄鱼的自身能力足够强大。”田中说。张啸天笑着鼓掌道:“说得透彻!原来田中先生对动物也有研究。”“研究谈不上,只是了解一点。”田中说,“人和动物一样,都是在弱肉强食。但据我所知,人比动物残忍。”“是啊,动物大多为了食物才自相残杀;不像人,欲望太多,为了达到乱七八糟的目的,不择手段。”张啸天笑着说,“就算伤害不相关的人也在所不惜。”

田中隆吉皱了皱眉,听出了张啸天话里隐藏的另一层意思;他想了想,说:“昨天夜里,本国几个醉酒的侨民误伤了两位拉车的师傅;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聚丰车行的人。鄙人得知后深感不安,已经重重责罚了打架的侨民。”张啸天冷笑着说:“那两个兄弟都还在医院躺着,你责罚你的侨民能说明什么?”“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啸天君笑纳。一场误会,希望此事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田中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张啸天说。张啸天看着田中淡然沉稳的脸,缓缓地点燃了一支雪茄。

见张啸天不接,田中将银票放在了桌子上,说:“关于合伙人的事,啸天君考虑的怎么样了?”张啸天笑了笑,说:“这事嘛,我又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那句话,做不了。”田中失望地说:“我出钱买货,贵方负责卖货,利润五五分,算起来啸天君赚得可比我多。我之所以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和啸天君做朋友,关系密切的朋友。这只是开始,我相信啸天君以后的生意离不开我们大东瀛帝国,而帝国也需要啸天君这样的优秀人士。”“人各有志。我虽然没碰过鸦片,但知道上瘾是什么样子;张某爱财,在关乎民族前途的所作所为上实不敢有半点越过雷池的举动。”张啸天冷冷地说。“您为什么这么想呢?帝国许多像我一样的军人迫切希望华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到那时,啸天君可以帮助帝国管理淞沪市,或者您想管理的华夏任何一个地方。我相信以帝国的实力加上啸天君的能力,一定可以让淞沪及其它城市越来越好!”田中隆吉洋洋自得地说。张啸天轻蔑地说:“听你的意思,以后我们省长、县长等官员的任职都得你们说了算?这是什么道理,偌大一个华夏,能人都死光了?”田中隆吉笑着说:“如果华夏成为了帝国的附属国,那这一切都将成为现实;就目前贵国的国情来说,我们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田中先生未免太自信了吧?要知道过分的自信就是自负,有些东西不是嘴上说怎样就怎样的;我相信我的同胞有很多是像我一样有血性的男儿,只要我们坚持不懈的抗争,我们未必会输。”张啸天义正辞严地说。

精于世故的田中隆吉见房间里充斥的**味做来越浓,知道再谈下去只会令分析越来越大,还是赶紧结束这场对话为妙;他站起来,笑着说:“不论啸天君现在的态度是什么,我都有足够的耐心等您改变;因为啸天君是帝国崇尚的强者,是可以和我们愉快合作的朋友。”

虽然对这个道貌岸然的强盗越来越深恶痛疾,张啸天碍于对方的身份也不便立即撕破脸皮让彼此的关系势如水火。他笑着站起来,说:“在下是生意人,生意人讲的就是赚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为了赚钱而去伤害同胞、有损民族的话,我是绝不会做的。希望还有和田中先生合作的机会,赚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可以结交您这样的朋友。”“好,啸天君痛快!”田中隆吉说,“在下告辞了,我们改日再约。”“请!”张啸天做了个手势说。

和楼上各包厢内一只只察言观色的眼睛和一张张故弄玄虚的老成生意面孔不同,楼下大多是像打了鸡血般少不更事、寻求刺激的年轻人,虽游手好闲,但优越的家庭背景却令他们每天锦衣玉食、醉生梦死!

田中对走在身边的随从递了个眼神;随从领会,眨了下眼睛,来到楼下人流稀疏的空阔处,突然转身起脚向走在身后的景腾袭来。早有准备的景腾从容不迫地伸出一只手将它挡了回去。没占到便宜的随从不肯罢休,接着挥腿向景腾的头部踢去;景腾速度奇快地起脚将随从的腿踢开,将犹在空中的脚踹在了随从的胸部。

遭到重击的随从没想到对方的力量如此之大,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住了身体。

景腾分析,对手出击的速度很快,但力量不足,不属于肌肉发达的力量型高手;而自己的一击就好像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

短短数个回合,景腾已深知对方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不及自己;再打下去,赢得优势太明显,不仅对手脸上挂不住,田中隆吉也会很难堪的。正当他思忖该怎样停止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大男人打女人,害不害臊?”

说话的女子快步走到景腾身边,竖起白嫩的小手接连锤打了他两下,嘴里还不依不饶地咕喃:“叫你打女人,叫你打女人。”

景腾是见识过千军万马混战厮杀大阵势的,可面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的发难,实在是令他不知所措!站在一旁的张啸天干咳了两声:“原来是若兰小姐,什么时候来的呀?怎么不去我的客厅玩?”“你那儿有什么好玩的,除了红酒就是雪茄,哪有楼下打女人的风景好看?”若兰阴阳怪气地答。张啸天笑着说:“一场误会,若兰小姐有所不知,他们切磋武功呢。”“那这样说,倒是我不识好歹了?”若兰不以为然地说。“我的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啊?”张啸天苦着脸说,“您也是一片好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您是侠女啊!”若兰“噗嗤”笑了笑,说:“这还差不多。我爹呢?”张啸天指着楼上:“老地方。”“我去看看。”若兰说着要走。张啸天笑着说:“申老板正在和客人谈生意,你冒冒失失地闯进去不是太没礼貌了吗?”“说得对。”若兰想了想说。“去我的客厅等吧。”张啸天说,“酒柜里有我刚买的两瓶上乘法兰西红酒。”“好,我去尝尝。”若兰兴奋地说。张啸天笑着说:“别喝光了,给我留点儿;我还没喝呢。”“你傻呀,我能喝那么多?”若兰说,“我喝一半,留半瓶给你。”张啸天笑着说:“要是喝醉了被你爹骂,可别怪我。”“他敢。”若兰说完,朝张啸天做了个鬼脸,一路小跑上了楼。

田中隆吉及其随从自打斗后已对景腾有了另眼相待的意思;这个小试锋芒的年轻人让他们意外了!随从取下帽子,向景腾微微地鞠了一躬。这时,景腾和张啸天才看见她盘绕起的长发。如果不是若兰道破,他们不会怀疑随从的性别;此时的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个全程没说一句话的女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东瀛女间谍川岛美惠子。

张啸天等田中隆吉的车消失在视线里,转身尴尬地对景腾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他’是个娘们呢?兄弟的一世英名……不会因为和这个女人的缠斗而打折扣吧!”景腾看着人流已变得稀少的马路,说:“大老板过虑了!在景某的眼里,只有两种人——敌人,自己人。我不会因为对手是个女的就心慈手软。道理很简单,我有放过她的心思,她却有对我痛下杀手的可能。如果我死了,接下来她就会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有保护自己人的义务,所以我不能有错。”

从川岛美惠子的突然发难开始,张啸天就明白了,身旁这位被自己兄弟相称的人,防备心理极强;外表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内心机关算尽。这样的人是最可怕的,跟这种人打交道,绝对不能有破绽,否则很容易被其一击致命。

“这姑娘是谁?这么嚣张!”景腾问。张啸天答:“申氏纱厂老板申公鹤的掌上明珠,叫申若兰。仗着家里有钱,飞扬跋扈惯了。”“看出来了。”景腾说。张啸天笑了笑,说:“她就那样,别跟她计较。走吧,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早已等待的司机见张啸天招手,将车开到景腾身边,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景腾上车,他又关好了车门。

“把景长官送回去后,你直接去码头,在那儿住一宿,明天送三爷和紫嫣姑娘去杭城。路上注意安全。”张啸天交待司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十一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