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书号273888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章

《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 姜十七/著, 本章共4899字, 更新于: 2017-12-12 10:38

牵羊抱鸡、搀老携幼的逃难者拥挤在通往关内的道路上;人数虽多,除了几声婴儿的啼哭,偌大的场景也只是一片死气沉沉的颓废模样。对于普通老百姓,远离充斥战火的家园,是护佑一家老小平安的唯一办法!

尽管有租来的马车代步,景传志一行的行进速度却不是很快;因为在见到一些行动迟缓的老人和怀抱孩童的妇女后,他忍不住会要求车夫捎带一段。车上太挤时,景飞和高进就要下去小跑一段,等捎带的人下车,他们再上车。一路上的走走停停,车夫渐渐变得不耐烦了。虽没有直接表露,但深谙世事的景传志还是看出了他的意图。他微笑着说:“大兄弟,这个天气到了中午还是有点热,赶车怪辛苦的,给你加点钱吧。”

车夫将紧锁的眉头展开,满脸堆笑着连声感谢,哼起了小曲。

“爹,早知道只租车不租马了。”景颜说。景传志问:“咋了?”景颜答:“二哥有力气,让他拖车呗;这样车上能省点地方,也省下给大叔的钱了。”彩蝶笑了笑,说:“我赞成。让高进和景飞哥轮流拖。”景传志笑着说:“好主意!我来赶车,他们不好好拖,我就用鞭子抽。”高进和景飞相视一笑,道:“好残忍啊!”

“嗷!”突然受到惊吓的马长啸一声,停止了前进。坐在车里的景传志等人因惯性随之向前一倾。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时,车外传来了车夫愤怒的声音:“你不要命了?”

高进掀开车棚的帘子,见一个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子、身材高大、穿着紧身黒衣的三十多岁男人正拽着辔头威严地站在马前。

“啥事?”高进问。

车夫答:“这人突然从路边冲过来,把马拉住了。”

高进想:马车的速度够快的,这人能一把拉住,看来是有些本事的。

“给你五块大洋,马车卖给我。”黒衣人说完,不等车夫答应就将大洋抛了过来。车夫接住看了看,又看了看黒衣人,再转头瞄了瞄身后租车的几位客人。五块大洋买辆马车,是很有诱惑的。他想了片刻,像是做了很大决心似的摇了摇头:“不行,我车里有客人。”“让他们下车。”黑衣人以命令的口吻说。高进跳下车来到黑衣人的面前,说:“你这人真是无礼!你让我们下车,我们就要下车吗?”“你不是下来了吗?”黑衣人冷冷地说。高进笑着说:“我下来是请你让路的。”

黑衣人闻言,脸色骤变,突然挥拳向高进打了过来;措不及防的高进赶紧将头闪到了一边。黒衣人一击不中,紧接着一个左勾拳又朝高进的胸部袭来;已有准备的高进将手掌迎了上去,牢牢地挡住了来势汹汹的拳头。

从对方的拳速和击打的力量上,高进判断黑衣人是有些功夫的;绝不能大意对待。这些念头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黑衣人的飞膝又向他的腹部袭来。高进轻轻地跃起,一只脚用力踩在黑衣人的膝盖上,将他的腿压了下去,自己还没落地的双脚,开始连续踢打黑衣人的胸部。黑衣人一面后退,一面双手抵挡。高进身体落地的同时,寸拳又如雨点般砸向黑衣人;黑衣人也不示弱,一一化解的同时,拳脚并用地向高进展开回击。

早已在一旁跃跃欲试的景飞见两人难分高下,突然起脚向黑衣人的腰部踢去。黑衣人见景飞来虽有所防备,但在其快如闪电的重击下还是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

正要重新发起攻击的高进迟疑了一下,感觉胜之不武的他最终拉住了还想再打的景飞。

“飞儿,不得无礼!”景传志下车说。

“兄弟,好身手!”黑衣人抱拳,带着钦佩的口吻说。高进笑着说:“你也不错!”“这位兄弟,犬子冒犯了,多有得罪!”景传志鞠躬抱拳说。黑衣人也抱拳鞠躬道:“老爷子客气了,是在下鲁莽了;事出有因,还请诸位见谅。”

原来,黑衣人姓陆,名逸尘,杭城人,现住在淞沪。一个月前来到东北,同行的还有两个女人。他们昨天开始了返程,其中的一个同伴夜里发起了高烧,于是陆逸尘加快了速度;可欲速不达,雇来的马车车轴断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直等到现在才见到景传志一行的马车。救人心切,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你那位生病的同伴呢?让我瞧瞧。”景传志说。“您瞧?”陆逸尘蹙着眉。景飞嘟囔了一句:“我爹是郎中。”“是嘛,那太好了!”陆逸尘兴奋地说,“她在前面,拐个弯就到。”“快带我去。”景传志说。

陆逸尘和景传志快步走去。

高进和景飞让车夫继续向前。

景颜在车上心惊胆战地目睹了高进和陆逸尘的打斗,此刻见他毫发无损地回到身边,忐忑不安的心才安定下来。

“你没事吧?”高进问景颜。

景颜想,明明是你和别人打架,倒问我有没有事!她笑了笑,反问道:“你没事吧?”景飞干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我没事。”景颜轻轻打了他一下,说:“我没问你。你打人了,还好意思说?”景飞假装生气地说:“我不是帮高进吗,你怎么怪我?”“不怪你怪谁?人家正欣赏心上人的飒爽英姿呢,被你不解风情的破坏了。”彩蝶笑着说。

景颜看了看高进,羞涩地低下了头。

景飞明知这是彩蝶的玩笑话,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等他们追上景传志,他已经在给一个面容娇媚、身姿丰腴,却显得困乏无力的贵妇诊脉了。

掉了只轱辘的马车半倾斜在路上,无精打采的贵妇坐在上面;拴在树上的健硕白马和衣着光鲜的高贵妇人在这满目疮痍的逃亡路上很是另类!

景传志诊完脉,捋了捋整齐的山羊胡,沉思了一会儿,让贵妇伸出舌头看了看,说:“疟疾病,没什么大碍;我先在疟门穴下针,再敷上药,有个几日就好了。”“那太好了。”陆逸尘激动地说,“只是这荒郊野外的,您有药吗?”“有啊。”景传志说完,把烟袋递给景颜:“照爹教你的,做好给夫人敷上。”景颜接过,从烟袋中取出一些烟丝,又从随车的行李中取出一块生姜放在药碾中一道碾压起来。景传志让贵妇轻握着拳头,将银针在她的中指与无名指的耻骨凹陷部刺入了约一寸深。

“还带了生姜?”彩蝶问。“爹每早都要吃一块姜。祛体内湿寒的。”景颜答。彩蝶点了点头。

过了大约十分钟,景传志问:“颜儿,好了吗?”“好了。”景颜说完,将烟丝与生姜碾碎的混合物从药碾中取了出来;待父亲将贵妇手上的银针取出,便将生姜和烟丝的混合物拍成了银元状敷在了贵妇的疟门穴上。

“小姑娘,谢谢你!”贵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景颜看着贵妇笑了笑:“夫人客气了!”“老先生,谢谢您!”贵妇对景传志说。“不客气。举手之劳,份内之事;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路是走不了的。你们的车既然坏了,就坐我们的走吧。”景传志说。“那打扰了。”贵妇说。景颜将她扶起来,走向了马车。彩蝶过来合力把她拽上了车。

“陆大哥,双儿几时回来?”贵妇问。“谁是双儿?”彩蝶问。“我的丫鬟。”贵妇答。陆逸尘走近几步,恭恭敬敬地答:“双儿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这里到前方的集镇就这一条大路,我们先赶路,她回来时正好可以遇上。”贵妇点了点头。高进问:“双儿是你们的同伴?”“是的,侍候夫人的。我让她去前面的集镇找郎中了。”陆逸尘说。景飞说:“你自己不去,让一个小姑娘去?”“我要保护夫人。”陆逸尘答。

景传志从贵妇的穿着、举止,以及陆逸尘对待她的态度上猜测,这个女人一定有些来头。他看了看马车,算了下这一大帮人,想了想,对车夫说:“大哥,把你的马车卖给我吧,多给你钱。只是要劳驾你走回去了。”车夫轻拍着马背,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好吧,兄弟,这样也能给你们腾出个位置。但你们会赶车吗?”景飞笑着说:“大叔,您就放心的拿钱走吧,咱庄稼人哪有不会赶车的道理?您开个价,要多少钱?”“这位兄弟刚才给了我五块大洋,太多了,还您三块吧。”车夫说完,取出大洋递给了陆逸尘。陆逸尘将他的手推了回去:“拿着吧,兵荒马乱的,您出门也不容易。”车夫迟疑了一下,对着众人作揖道:“那谢谢了,谢谢!”

望着车夫渐行渐远的背影,景颜说:“大叔是嫌我们给的钱少了吧?”“不是嫌钱少,是怕回家被大婶埋怨吧;一辆马车对富裕家庭是无所谓的,对于穷人,或许是他的全部家当。五块大洋虽然可以绰绰有余的再置办一辆马车,却感觉少了东西,比如感情。”高进说。陆逸尘点了点头,笑着说:“看来兄弟也是性情中人啊!”高进笑了笑,说:“我也是穷人,所以我知道穷人的心思。”“陆大哥,赶路吧。”贵妇说。“是,夫人;你乘车,我骑马,顺便找双儿。”陆逸尘说完,走到路边解开拴在树上的马的缰绳,一跃上了马背,策马扬鞭而去。

景飞坐在了赶车人的位置,等父亲和高进上车,他扬起皮鞭在空中用力地抽打了一下;随着从天空中传来“啪”的一声响,呆立的马左右晃了晃身子;景飞又“驾”的一声,反应过来的四只马蹄随即展开,向前奔跑。

景颜看着有模有样的景飞,说:“二哥,看你这煞有介事的样子,到淞沪你就干这个吧。”贵妇抬起恢复了一丝娇媚的脸庞问:“你们去淞沪吗?正好咱们一道。”“是到淞沪。但我们要在燕京先停留几日。”景颜答。“这样啊,那你们到了淞沪记得来找我。”贵妇说,“我叫艾青。”“好啊,到时还劳驾夫人多关照呢!”彩蝶说。“好说。”艾青笑着说,“我比你们虚长几岁,要是不嫌弃,就叫我姐吧。”

出于乐善好施,景传志帮助了同车的这位被病痛折磨的女人,但对她的秉性却是知之甚少;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但看景颜和彩蝶的样子,两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对已姊妹相称的陌生人是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他摇了摇头,干咳了两声,说:“夫人,感觉好些了吗?”“好多了。”艾青微笑着说,“谢谢了!”“夫人客气了!等会让小女给你下针,几日就会好的。”景传志说,“颜儿,下完针,隔一会儿左右旋转几下以增加感觉。”“爹,我记住了。”景颜答。彩蝶说:“你还会针灸啊!啥时你也教教我?”景颜指着自己合谷穴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说:“好啊。但给别人下针前要先在自己的身上找准穴位;这样学得快,也清楚病人的感觉。”彩蝶指着小红点瞪目结舌地说:“这些都是你自己扎的呀?多痛啊,我不学了。”

父亲的言传身教和自己的耳濡目染,让景颜多少了解了一些中医的基本常识;只是个中滋味,只有认真领会过才能深切地感受到。

单骑先行的陆逸尘顷刻就将景传志一行抛在了身后。他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搜寻着双儿;很快,一个低头快步走来的熟悉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驭!”陆逸尘轻喝一声,让坐骑停下,跳下说:“双儿,抱的什么?”“陆大哥,是你啊!”双儿兴奋地说,“这是给夫人熬的药。夫人呢?”“夫人在后面,马上就到。”陆逸尘笑着答。“老爷不是让你寸步不离的保护夫人吗?你怎么丢下她了?”双儿紧张起来。陆逸尘笑了笑,把刚才发生的事大概说了说。

知道夫人正和郎中在一起,还有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双儿焦虑的心才慢慢放松下来。

陆逸尘心里明镜似的,这个扎着小辫、长相稚嫩的小丫头,年龄不大,却因机灵乖巧深得大哥和大嫂的赏识;这次他们一行三人来东北,大嫂只让双儿陪着,也可以看出是对她的宠爱。

“陆大哥,夫人来了。”双儿望着奔跑过来的马车说。陆逸尘笑着问:“奇怪了,你怎么知道夫人在这辆车里?”“我猜的。”双儿答。陆逸尘笑道:“呵,神了,猜得真准!”“停车。”双儿对着马车喊。

景飞吆喝着让马停了下来。

“我家夫人呢?”双儿问。

景飞见陆逸尘站在旁边,心想这一定是他去找的那个小姑娘了。他笑了笑,一本正经地答:“被我卖了。”“你胡说八道,你……”双儿语无伦次地说。“双儿,我在这儿。”艾青掀开帘子说。双儿见到艾青,立刻转怒为喜:“夫人,镇上的郎中不来。他给您熬了药。”

双儿把药罐递了过去。

“让我瞧瞧。”景传志伸手欲接。

双儿一看陌生人要自己千辛万苦寻来的“宝贝”,肯定是不给了。艾青笑着说:“这位先生是替我治病的郎中,你给他看看。”“哦。”打消顾虑的双儿点了点头,将药罐递给了景传志。景传志打开盖看了看,闻了闻:“这是用大枣、甘草、黄荃、生姜、卪夏、柴胡和人参熬制的。小姑娘想得周全,药罐都买来了;拿着重了点,却省了找别的东西来装药的麻烦。一剂药熬三次,下次再熬,倒也方便了。”艾青笑着说:“让先生见笑了!”景传志笑了笑。“我做错了吗?”双儿一脸懵懂地问。景颜笑着说:“我们没笑你,是在夸你呢。”双儿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艾青说:“到车上来,我们要赶路了。”

陆逸尘走上几步,将双儿托上了马车。

“午饭在路上凑合吃点吧,到了镇上再弄些可口的。”景传志说完,让景颜取出了煎饼、大葱。艾青笑了笑,说:“老爷子深谋远虑啊,连干粮都备下了。”“为了能快些赶路。出门在外不比在家,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多一些准备,就能少一些麻烦。”景传志说。

景颜将煎饼卷上大葱,每人分了一份。惧于大葱的辛辣滋味,几个女的只吃了些煎饼;陆逸尘极少这样吃,却因贪恋大葱,不免多吃了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那年的夏天我们都是十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五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