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赵玫自选集 [书号271075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漫随流水(选章)哪怕破碎中带着血腥

《赵玫自选集》 赵玫/著, 本章共10435字, 更新于: 2017-10-30 17:30

那声音铺天盖地,撞击着沈萧的迷茫。被惊醒的睡梦,或者并不是梦。她猛地爬起来,咚咚的心跳,不知道是个怎样的梦。忘记了,在醒过来的那一刻,那个被追逐的故事。疯狂奔跑的那个人是不是她自己?

把她惊醒的那声音依旧在响。那不是梦?耳朵里灌满了疯狂的响声,却又一时分辨不出那声响来自何方。更不会在黑暗中看到,那声音所传达的是一种怎样的景象。

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声音,那么撕心裂肺的,甚至是绝望。玻璃器皿被摔碎在地上,看不见的那如水晶一般的碎片飞溅。愤怒的吼声,义愤填膺的。或许还带着一种狂热,一种激情四射的浪漫。正义之师。那是正义之师的战斗。是需要欢呼需要放歌的,哪怕那破碎中带着血腥。又是什么被打碎了?玻璃的碎渣迸溅起来,又缓缓散落。然后是皮鞭抽打在人的脊背上的声音。哀号。这一次沈萧听清了,那是隔壁家的萧伯。伴随着萧伯的悲鸣,还有猫的叫声。萧伯家的那只猫。然后突然地,猫不再叫了,但哀号却不曾停止,又换成了萧伯……

沈萧将自己紧紧抱住。那是她不熟悉的一种声音。从没有听到过的歇斯底里,仿佛要置人于死地的。沈萧不懂,却毛骨悚然。她本能地拉开地下室的窗帘,却被黑暗中伸过来的那只手阻止了。但是她还是看到了,窗外那个依旧漆黑的夜晚。却从萧伯家的那端,晃出来喧闹的光亮。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种莫名的激动,完全陌生的感觉。好像风满西楼,又好像在孕育着,那惊天动地,定然是红色的。

狂飙一般的声音不停止,就在隔壁。隔着一面砖墙,震撼着沈萧的心灵。她那时候不懂苦难。她生在和平的环境中,尽管她只是住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但走上楼梯就能沐浴阳光。在开满了紫丁香的院落中,那是她全部的欢乐,还有明媚的梦想和希望。是的,那是什么声音,环绕着不去,像在毁灭着什么,萧伯的珍宝,和萧伯的猫?

沈萧不喜欢萧伯。他总是孤傲的样子,脸色冷冷的,每天除了读书,就是站在墙根下晒地下室没有的太阳。在这座房子的后院,阴山背后,有一扇通往小街的铁门,供住在地下室的人出入。解放前这里住着仆人。他们从没有靠近过房子正面的那扇漂亮而雕镂着铁艺花卉的大门。那里不属于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沈萧就是不喜欢萧伯,但却喜欢萧伯的猫。它会经常趴在沈萧的床上,在那里等她放学归来。

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从一直延伸到萧伯家的地板上响过来。冰凉的水门汀地板,仿佛是在扭打,或者是萧伯傲慢的抗争。又传过来尖厉的女声,划破黑暗的长夜。那么年轻的声音,夹带着正义和血腥。为了正义,必然会伴随血腥,这是沈萧后来才明白的,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慢慢地沈萧熟悉了隔壁的声响,一阵破碎之后的一阵必然的喊叫。沈萧觉得她不再怕,她甚至开始好奇,想知道在萧伯的房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是无法想象的,只是些微地有着某种预感的景象。年轻人正在变得无所畏惧,学校的课程也停止了。人们在不顾一切地让天下大乱,那是因为天下正在变得堕落。

沈萧抬起手臂按亮床边的台灯,却又被黑影中伸过来的手立刻关掉。但是在倏忽的光中,沈萧还是看清了那只枯瘦的手。细长的手指,大概也是冰凉的。

是萧伯家?

躺回你的床上。

可是外婆……

听到了吗?回到你的床上,不要说话。

沈萧反而固执地跑到门口,在黑暗中和冰冷的外婆撕扯着。她甚至打开了通向走廊的门,但外婆还是先于她锁上了那扇低矮的门。

外婆你难道没听到吗?咪咪怎么突然不叫了?沈萧挣扎。

那不关你的事,回去。外婆冷酷的命令。

可是我要去小便,我憋不住了。

就在屋里。外婆递过来痰盂。

你不能阻挡我关心国家大事!沈萧已经把外婆挤到了一边。

这只是萧伯家的事,萧萧,你要听话……外婆几乎是在恳求了。

但沈萧还是打开了门锁。我就是要看一看。然后她又撞开了那扇黑暗中的门。

骤然之间,那响亮的声音如浪潮般涌了进来,沈萧的小屋顿时被灌得满满的,仿佛萧伯家的声音,蓦然响在了沈萧自己的家中。更加清晰的打骂和哀号。甚至听清了那个女生义正词严的呵斥。萧伯的反驳短而有力,接下来是又一轮的捣毁和砸烂。

沈萧被骤然而至的声浪涌着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但是她没有退缩,反而在摧枯拉朽的声浪中向前走。她终于走进了走廊的灯光下。她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竟是萧伯的咪咪,那个被吊在走廊电线上的已经断了气的猫。

直到这一刻。

直到这一刻沈萧才真正意识到,萧伯家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连咪咪都没有了,萧伯还有什么呢?抄家的事沈萧早已有所耳闻,却从来不曾真的看到过,更不要说就发生在隔壁的房间里。悬在电线上的死猫让沈萧一下子泪如雨下。她看着它。在昏暗的半空中,摇曳着。那慢慢变得僵硬的身体。谁能这样的残忍无情。沈萧跑过去想把咪咪抱下来。她或者以为还能救活那只猫。她不明白在这场红色的风暴中为什么首先死去的会是一只猫。她哭着,去拯救,她受不了生命已经完结却还要被吊着。但却再一次被身后的外婆紧紧拽住。她挣扎。就像刚才也曾挣扎过的那只可怜的猫。这一次她不再迟疑更不会胆怯,就为了那只无辜的猫,它有什么罪恶?

沈萧不顾外婆的阻拦拼命向外冲。如果不是眼前突然出现的那个青年,她或者已经把咪咪带回家了。但是那个年轻人仿佛从地下冒出来一样突然就站在了沈萧面前。他们不期而遇地对视。短暂的瞬间。沈萧却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拉扯着她的外婆的手在抖。他们所有的三个人在那一刻就仿佛凝固了一般。惊惧着。不动。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那一秒钟会发生什么。

是的,她们是萧伯的邻居。仅只是邻居。他们在这座花园洋房的地下一层相邻而居已经十多年了。这道昏暗的走廊里只住着他们两家。在阴暗潮湿中。这样,惨惨淡淡地,活着。活着而已。

在那一刻,那个高大或者也很英俊的青年,事实上对沈萧的突然出现也猝不及防。这是沈萧后来才知道的,他只是到后院的草丛中方便了回来。他有点惊异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女孩子。有点撞见幽灵般的迷茫。他看着沈萧披散的黑发和苍白的神情,还有她看到死猫时那哀伤的目光。那目光让他蓦然有了一种神圣的感觉,甚至一种罪恶感。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脑后是应该泛出一轮光环的。他于是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觉得是自己的突兀搅扰了那个女孩子的梦。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歪着头向沈萧身后那间黑漆漆的小屋看了一眼。他或者还想做点什么,但是紧接着从萧伯的房子里就传来了那个女声高亢的喊叫,北上,北上……

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返身将沈萧推进了屋门,推进了她身后那一片浓重的黑暗中。之后他若无其事地走向那呼唤。接下来沈萧就听到了那个女声恶狠狠地说,这个资本家太顽固了,他就是不肯交出那本变天账。

你肯定他有变天账吗?那个叫北上的声音。

你怀疑我?就是怀疑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就是……

男人的声音立刻斩钉截铁,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我坚信我们一定会让他认罪的。女声更加坚定的誓言。

然后沈萧就看到了,那条带着闪亮钢扣的皮带在黑暗中划出的那道银色的弧。一如风驰电掣般在午夜中挥舞着。那噬血的。

接下来的夜晚沈萧始终蜷缩在角落中。直到天明,萧伯家的声响都没有停止过。只是一会儿激烈,一会儿又会平息下来,似乎在等待另一波更加凶猛的浪潮。沈萧觉得那声音仿佛是一种交响乐,或者至少可以用音乐中的和弦来形容。几种乐器同时发出音色迥然不同的旋律,交织起来,就成为了那种完美的和弦。这是外婆在弹奏钢琴时反复强调的。仅仅用她的两只手、十个指尖,外婆不知道弹出过多少个这样的和弦。然后是又一轮新的和弦响起。男人义正词严的吼叫,沈萧想或许就是那个叫北上的学生。还有女声的歇斯底里。为什么她总是歇斯底里?这腔调整晚不绝于耳,以至于沈萧觉得就像是一支被拉破了的小提琴,而且琴弦始终回环于那个仿佛钢丝在摩擦的刺耳位置上。然后才是萧伯的,那嘶哑的已经力不从心的反抗。后来这声音越来越低沉,慢慢地竟成了一种无奈的悲鸣。但萧伯偶尔也会高亢起来,不过听上去,那已经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隔着厚厚墙壁,沈萧看不到萧伯家的景象,但慢慢地她却已经能够分辨,什么样的声音所代表的,是什么样的表情和动作。于是在一阵破碎声中,她仿佛看到了萧伯家墙上那个镶嵌着字画的镜框被摔在地上,也看到了人们是怎样狠狠地推倒了那个厚重的书架。她还看到了萧伯家的地上是怎样铺满了玻璃的碎片,那都是萧伯最喜欢的东西,是她从来都不敢碰的。她知道眼看着自己那些珍宝的被损毁,萧伯一定会发怒的。但紧接着,就是那抽打在萧伯身上的皮带声。嗖嗖地,带着仇恨和风声。萧伯会疼,却疼得不出声。甚至连**也没有。萧伯怎么会如此坚强?

沈萧就这样蜷缩在墙角。仿佛被什么撞击着,但却无处可逃。沈萧就这样听着听着,直到她盼望的那一刻短暂的寂静终于到来。然后便在这寂静中睡着了。又一次吵醒她的依旧是那个女声。她的尖厉的叫声仿佛能穿透墙壁。这一次沈萧终于听清了那个女声在说着什么。她就是要萧伯交出那本变天账。她说萧伯如果不交出来,就是被打死也是罪有应得。她还威胁萧伯明天要把他揪出去游街,还要把吊死的猫挂在萧伯的脖子上。她不仅已经剪了萧伯的头发,还把他推倒在地并踏上她的脚。她让萧伯认罪萧伯却始终梗着脖子。她被气坏了,然后便是雨点般的,那皮带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沈萧不想再听到鞭打的声音。她觉得那是皮带抽打在自己的身上,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那切肤的疼痛。她被吓坏了。她堵住耳朵,但还是能听到那个女声刺耳的喊叫。她的嗓音被她自己奋力地撕裂着。她发誓萧伯不认罪就绝不会饶过他。她说她不仅视萧伯为粪土,而且把他当作了可以任由他们宰割的猪狗一样的东西,就如同,被吊死在走廊上的那只资产阶级的猫……

不知道是什么让萧伯勃然大怒。或者是因为他听到了猫的死。然后是那些莫名的响动。激烈的却没有喊叫的那种搏斗。那是那个晚上沈萧从未听到过的一种声音,那种谜一样的但却异常沉重的响声。萧伯突然沉默下来。反而是那个女声绝望的挣扎。好像背负着什么。脚步声。踩在破碎的玻璃片上。哗哗地,响着。然后跌倒。又爬起来。那么费力的。仿佛在逃命。绝望的反抗。而后是,深切的痛。被羞辱了的尊严。不再有萧伯的声音。

什么是复仇?谁都不会低下,那颗高贵的头。爬行着。甚至血流遍地。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么凌乱的脚步声,好像在相互追逐着。**。但没有求饶。萧伯的以及那个女生的骨气。宁折不弯的。那是理想的光辉。人生自古谁无死。就拼了。在那个小小的地下室中。一切都在毁灭中。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北上的声音?他在哪儿?那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绿色的军装。泛了黄的。但是此刻他在哪儿?也在无声地扼住萧伯的喉咙?在隔壁?是的,就在隔壁。遍布着被损毁被破碎的一切。一切的狼藉,甚至人的生命。生命诚可贵,但还有尊严。所以抵抗。就为了偿还。那个你必须付出的代价。

最后连女声的哀鸣也不再有。寂静。那么无边的,寂静。人们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再交响。也没了不对称的和弦。人们惊慌失措,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结局。不是咎由自取。那是最壮丽的牺牲。被震惊了片刻。或者被吓住了。人不能任人宰割,更不能随意侮辱。那个最被刺痛的地方。猫也是有气息的生命。生命不能任由践踏。那便是人类不断奋斗的目标……

沈萧蜷缩在黑暗的角落,她听到的最后一声呐喊竟是来自萧伯。

萧伯高喊着,别过来,你们谁都别过来……

萧伯手臂里高举的不是拳头,而是那把滴血的刀。

然后又突然地凝滞了。喷溅着的,那一腔的绝望与悲愤。唯有这最后的出路了。那高傲的绝杀。但沈萧知道,那已经是萧伯最后的吼声了。

然后是慌乱的脚步声。来来去去不停的脚步声。从萧伯家到楼梯又到屋外的院子。夜,渐渐地,过去。或者,还伴随着,惊恐中的抽噎。

天亮起来。一种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味道从门缝里钻进来。漂浮着。一层一层地占满整个地下室的房间。那是沈萧不曾闻到过的。咸腥的,而又一丝丝冰冷的甜。在这样的一个夜晚的洗礼中,沈萧不知道自己是胆怯了,还是变得更勇敢。沈萧拉开窗帘。从地下室的窗中向外望去,刚好看到了那来来去去的匆忙的脚。或者球鞋或者布鞋。那么惶恐不安的,鞋底上遗存的那淡淡浅浅的痕迹。红褐色的,那是什么?沈萧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却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够预料结局。事态朝着它相反的方向发展了下去。那是谁都没有想到的。那血腥中的一片恐怖。活着或者死去的。没有人想到会流血,或者,没有人会想到会流出革命者的血。但革命就是要流血,这本来已经是年轻人抱定的信念。为了什么?让生命改变颜色?又是怎样发生的?那个势不可挡的一刻。杀戮。在人与人之间。生命变得不再重要。是因为生命的尊严面临了挑战,而维护尊严的唯一方式,也许就是毁掉生命。

地下室窗外的那些脚步。愤怒的悲伤的沮丧的难过的惊悸的而至最终的,一片沉寂。沈萧无法判断那些脚步代表了什么,更无从知道在萧伯的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的,没有枪林弹雨炮火硝烟。那只是一种预感。慢慢地汇聚于此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那么铿锵的呐喊,复仇,而又无以复仇的狂躁。

沈萧站在窗前问外婆,出了什么事?

外婆不语,只是深埋着暗影中的头。外婆已然变得很轻的白发,在那种莫名的味道中轻轻地飘舞着。

然后天就大亮了。很早就开始照耀的明媚阳光。湿热的空气中夹杂着那环绕着不散的血腥气息。院子里的人越聚越多,一片嘈杂。没有清晰的话语。没有那个女声,也没有萧伯。一切都寂灭了,那个喧喧嚷嚷的长夜。丢失了什么?那个终于让一切中止的时刻。

沈萧拉开地下室的门。我不能总是待在屋子里。

于是沈萧混在拥挤的人群中。房子的外墙上贴满了大字报。黑色的墨汁流淌着,糨糊还残留着熬制时的温热。最醒目处是血样的红色大字,“血债要用血来还”。沈萧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却不知谁的血要用谁的血来还。于是沈萧终于恍然,原来在你死我活的激战中,有人流血了。那个流血的人一定不是萧伯。萧伯是敌人。敌人的血怎么可能偿还呢?那么又是谁的血呢?北上?一想到北上这两个字,沈萧便不禁一阵惊悸。那个突然出现在午夜的年轻人?是啊,为什么后来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所以那女生才会变得那么歇斯底里,那么绝望凄惨的哀号,就仿佛,有人把刀砍在她身上……

沈萧不由自主地难过起来。那个午夜中赫然出现的北上仿佛就在眼前。哪怕只是一个瞬间,沈萧便从此不再会忘记他的目光。他看着她,仿佛凝固了一般。惊诧而又转瞬之间的温暖。沈萧也还记得,当那个女生大叫着北上的名字时,他又是怎样不经意地,把她推回到了地下室的黑暗中。然后是外婆在她的耳边说,别闹了,他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你。

如果是北上呢?

沈萧挤在慢慢沸腾起来的人群中。人们义愤填膺,进而摩拳擦掌,好像不把那个血偿者揪出来就誓不罢休。汗水不停地淌下来。汗湿的衣服就贴在沈萧的肌肤上。显然她也已经被鼓动了起来。如果是北上,血债当然要血来还。这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外婆经常诵读的《圣经》中也在说,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人们议论纷纷,猜测着并且评说着,那个正在慢慢接近的真相。地下室的那个资本家杀人了。他杀了前来造反抄家的红卫兵小将。连伟大领袖都支持的红卫兵他怎么敢杀了他们?他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他如果不死也会被枪毙。牛鬼蛇神如此无法无天,不运动怎么能压住他们嚣张的气焰?听说那个红卫兵被砍了十几刀。多残忍啊。一个孩子。青春年华就这样被断送了。他们是为了响应最高指示而流血牺牲的……

北上?他真的被萧伯砍了十几刀?

沈萧站在期待的人群中。他们所要看到的是一个怎样的结局。公安部门终于完成了对萧伯家的清查,然后,那个盖着白布单的担架就被抬了出来。

人群立刻涌动起来,每个人都想看到死人被抬出案发现场的场景。一种噬血一般的渴望和贪婪。攒动的人头挡住了沈萧的视线。她看不到。她焦虑。唯有她应该看到的,因为,唯有她用耳朵谙知了萧伯家那个夜晚发生的一切。不再有声响。一切都寂灭了。午夜的战争终于停止,以一个生命终结了另一个生命,再共生共死。沈萧拼命抬起脚跟。在热浪和热汗中,还有人们热烈的期待。她终于在缝隙中看到了那个正在荡开人群的担架,看到了被甩出担架外的那只苍白的手臂。那手臂随着担架的起伏而摇来摇去,仿佛有着生命,又仿佛任凭摆布。在生命终止之后,人,就是这样的么?

不,沈萧不知道被抬出来的那个人是谁,但却是她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死人。她觉得她应该害怕但她却没有害怕。她只是觉得那摆来摆去的没有了生命的手臂看上去很可怜。那一刻她本能地问着自己,人为什么要这样地死呢?为什么,宁愿被杀,抑或,宁愿自杀?生命就那么脆弱那么没有意义?那时候沈萧还想不出别的,她只是觉得不应该如此简单地选择生存和死亡。单单是猫的死就已经让她难以理喻了,更不要说活生生的人。

尸体被抬走后人们依然不肯散去。正午的阳光发出正午的汗臭。黏糊糊的,相互碰触间的相互的毫不在意。人们坚持着不散,甚至更起劲儿地向前涌。他们或者想进入萧伯的小屋,想看看那个犯罪的现场究竟什么样。门外的小街上已经水泄不通。人们不懈地等待着。因为有人说在那个黑漆漆的楼梯下面,还有着另一具等待抬出的尸体。于是人们更加兴奋,他们只是想知道,刚刚被抬出的那个尸体是红卫兵的,还是那个畏罪自杀的资本家。他们因此而固执地等待着。在流火的骄阳下被灼烤燃烧。人群中发出的气味越来越恶浊。那是从每一个毛孔中散发出来的,然后聚合起来,充塞在人群的缝隙中。

终于一个警察从地下室走出来。说大家可以散了。现场已经被封闭了。

可是第二具尸体呢?

不是说死了两个人吗?

警察沉默。然后抬起湿润的眼睛。是的,是有一位红卫兵小将牺牲了。不过是在医院里死去的。阶级敌人太残忍了……

于是人群中一阵唏嘘。人们只好在义愤和悲愤中悻悻离去。转瞬间小街上就只剩下了沈萧。因为只有沈萧一个人住在事发的这座充满了恐怖和血腥的房子里。

警察严厉地驱赶沈萧,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沈萧不想马上回家。她觉得那股可怕的气味,依旧在源源不断地从地下室的走道中冒出来。于是她将自己掩藏在院子里的丁香花丛。那是她从小就喜欢的地方。外婆说,花是原来房子的主人种下的,让住在这座房子里的人每个夏季都能闻到那幽幽的香。所以这座房子1949年前的名字叫“紫丁香园”,解放后改成解放街5号。有时候外婆还会说是因为她喜欢,外公才叫花匠在院子里种满了紫丁香。但外婆又会马上改口,说她也不知道这座房子原来的主人到底是谁。

但不管是谁种下的紫丁香,这里都是沈萧最喜欢的地方。她常常会一整天都躲在丁香丛中,有时也会因为受了委屈在这里独自啜泣。这一刻沈萧同样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因为她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没有看到但却听到了那晚可怕的景象。杀戮?尽管她早已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义,但现实对这两个字的注释还是让她心有余悸。首先是猫的死让她惊恐万状,接下来萧伯的死让她不敢置信,而那个北上的死就更是让她无限惋惜,尽管她和他只是在午夜的黑暗中匆匆一面。她和他并不认识甚至毫不相干,但是为什么他的死会让她如此难过?

沈萧在丁香丛中一直待到黄昏。她也曾几次看到外婆惊恐不安地在院子里和小街上到处找她。但是她就是不想回那个阴森森的地下室。她觉得昨晚的那些响声还回响在地下室中,就像是一场永远也做不完的噩梦。

透过树丛的枝杈和那些淡淡浅浅的紫花,沈萧看到了天尽头的那轮火红的落日。那么热烈地燃烧着的一个美丽的黄昏,却有几条生命都被夺走了。在一片黯然中,沈萧知道她已经迷失了自己,以至于弄不清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残杀是不是正常的。萧伯的死让她心存惊悸。那是一种不清晰的但却有所预感的对自身处境的恐惧。和外婆住在一起的事实本身,就让她对自己的身世充满迷惑。她不知道外婆的昨天,更无法预测外婆的昨天会对她们的今天带来怎样的灾祸和不幸。她还对那个死去的红卫兵深怀歉疚,她觉得他死在他们的地下室里,她就有了一份无法逃脱的罪恶。不是因为他是红卫兵而是因为他是北上。她是因为喜欢北上进而喜欢红卫兵的,所以她才会因北上的死而不能原谅萧伯,尽管,萧伯已经用他的生命偿还了血债。

日薄西山但远方的落日依旧血红。沈萧突然觉得大自然或许早就预知了他们的死,否则太阳沉落时为什么红得就像是人的血。

沈萧终于走出丁香花丛。不是因为饿,也不是担心外婆,而是她突然想到了那只吊在电线上的猫。她不知道咪咪是否还被绑在电线上,但她却记得午夜中的那个女声是怎样威胁萧伯说,要把死去的咪咪吊在萧伯的脖子上去游街。于是沈萧暗自为萧伯庆幸,她想或者萧伯选择了自杀是对的,否则他怎么能忍心挂着咪咪去游街呢?

沈萧走出灌木丛。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所看到的,竟是和警察一道从地下室走出来的那个人,那个她以为已经死去的北上。就是说北上没有死,就是说壮烈牺牲的那个红卫兵不是他,那么死的又是谁呢?莫非是对着萧伯大喊大叫的那个女生?是的,沈萧没有见到过那个女的,但是她的声音却已经烂熟于心。那么真的是她吗?那个女生?是她被萧伯砍了十几刀?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沈萧的心怦怦地跳。那种由震惊而至的喜出望外,让她不顾一切地冲到北上面前,眼睛里溢满不可遏制的欢乐。

不是你?真的不是你,这太好了……

警察不耐烦地看着莫名其妙的沈萧。怎么又是你?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回家。

而沈萧只是怔怔地看着北上。她的无限欣喜的表情甚至扭曲了她的脸。而北上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沈萧,他甚至已经不认识她了,也不曾把她和昨晚黑暗中见到过的那个姑娘联系起来。他只是脸上的一片哀戚与黯然,仿佛在追思什么,然后就和警察走出了院子。

那一刻沈萧所铭记的,是北上的背影,还有与他红色袖标并列的一副凝重的黑纱。

萧伯房间里血腥的气味持续了很久。因为天气潮湿,又是地下室,因此那气味久久不肯散去,直到一场秋风过后。于是整个夏季只要一走进地下室的楼梯,那味道就会夹带着地下的阴气扑面而来,让沈萧恶心并且难受。但是她又别无去处,只能是白天尽量待在同学家或院子里,直到不得不回屋睡觉的那一刻。

萧伯的房子被封了起来,从此地下室变得更加冷清。但偶尔也会有红卫兵前来参观,在这个阶级斗争最激烈的地方接受洗礼。

那个晚上萧伯家究竟发生了什么,沈萧从院墙外的大字报中获知了真相。那篇署名为“战友”的大字报写得慷慨而悲愤,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死去战友的缅怀和悼念,以及,对萧伯的痛斥与仇恨。除去那个口号般的开始,大段语录的引用,沈萧终于从那满怀激奋的字里行间,了然了那个晚上的前前后后。

被萧伯杀死的那个红卫兵叫林青春,一名初三的女学生。她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与生俱来的红色背景,让她从小对地富反坏右怀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当她得知萧伯喜欢养花玩草,收藏古董,甚至还养了一只猫,她就认定萧伯是旧社会的遗老遗少,是暗藏在这个社会中的阶级敌人。她坚信萧伯这样的残渣余孽一定会对社会不满,并且随时随地都在梦想着变天。于是她确信萧伯一定会有一本变天账,而且肯定每天都在写反动日记。所以她呼吁他们这个革命干部子弟组成的造反军团首先抄萧伯的家,她没有想到自己竟出师未捷身先死。

林青春发誓对萧伯这样的阶级敌人决不手软。于是就有了突袭萧伯家的那个暴戾恣睢的夜晚。为了让萧伯交出那本变天账,林青春可谓不遗余力。她知道不将萧伯打翻在地,萧伯就决不会低头认罪,更不可能交出那本变天账。整整的一个夜晚林青春为理想而战。就在别的红卫兵小将感到疲劳的时候,唯有林青春还在孤军奋战。她一遍一遍地高声朗读最高指示,一次又一次地将萧伯推倒在地,然后把她的脚踩在萧伯的脸上身上。她坚定地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她相信这就是真理。于是当萧伯沉默不语的时候,她就用皮带抽他。当萧伯伺机反扑的时候,她就将萧伯珍爱的那些古物毁坏。当萧伯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她又极其残忍地吊死了萧伯的猫……

于是萧伯终于凶相毕露。他拿不出他的变天账,却顺手抄起了一把刀。那不是萧伯故意隐藏的武器,而仅仅是厨房案台上的一把普通的切菜的刀。萧伯在决定拿起那把菜刀的时候也不是早有预谋。他只是再也不能忍受了,他看到了被吊死在走廊电线上的他的猫。他和他的猫相依为命已经很多年。在地下室里能倾听萧伯说话的也只有那只猫了。于是,为了猫,突如其来地,萧伯猛地向林青春扑过去。萧伯或者想总之是一个死,与其被折磨而死不如奋起反抗。于是那把菜刀在林青春的身上猛烈地砍着。而那些战友却被当时血淋淋的景象吓坏了。唯有林青春毫不畏惧。她带着身上的一处处刀伤继续和萧伯搏斗。直到她再也没有气力地倒下。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在淌着血。当大家一拥而上去捕捉萧伯时,想不到这个浑身是血的阶级敌人竟然跳到了桌子上。他高举着那把滴着林青春的血的菜刀,他说你们不要过来,谁过来我就杀了谁。他还说这里没有什么变天账,有的只是老子的一条命,你们拿去吧!说着他用那把砍杀了林青春的刀,狠狠地从自己的脖子上抹过。然后他就重重地摔到地上,在喷涌的血中畏罪身亡。把我们想要审判他的机会都拿走了。在缅怀我们勇敢的红卫兵战友时,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英雄的热血竟然和敌人肮脏的血,流在了同一把菜刀上。

林青春的英雄事迹可歌可泣。她用她坚定的立场和年轻的生命,为人们上了一堂最生动的阶级教育课。我们在向林青春学习的同时,强烈要求将这位献出年轻宝贵生命的红卫兵战士林青春,追认为无产阶级的革命烈士。

沈萧一遍一遍地读着这张大字报,直到将大字报上的那些文字读得褪了色。她恍惚觉得这个署名“战友”的作者很可能就是那个北上,而那个北上对林青春也一定怀了很深的无产阶级感情。这从她看到北上和警察一道走出地下室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了。他不看沈萧,完全沉浸在痛失战友的悲伤中。他或者意想不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会导致一个战友的死亡。他对林青春的牺牲一定追悔莫及,恨不能死在萧伯刀下的那个人,不是林青春而是他。

如果换上沈萧呢?或者她也会这样谴责自己。在战友惨遭杀戮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为什么听不到他的声音,更看不见他用高大的身躯去保护那个柔弱的女生,而致林青春身上的刀伤竟然有十几处之多?在那一刻,无疑是北上们的软弱纵容了萧伯的嚣张。萧伯才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地肆意发泄着他的怨愤和仇恨。

总之沈萧无法解释北上在那一刻的退缩。不知道他是真的怯懦,还是,对那残暴的场面已难以承受。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写出这篇既满怀深情又满怀仇恨的大字报呢?是为了铭记,还是为了让自己负罪的灵魂获得解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赵玫自选集》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一剑独尊
2 此刻,举国随我穿…
3 仙帝奶爸在都市
4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5 神级鉴宝师
6 大跨界
7 捡个世子来种田
8 穿书女配马甲又掉了
9 狂妻入怀:大牌弃…
10 嫁给东厂大佬冲喜…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作者: 彩色的风
都市异能 326676 字
成为天庭在凡间的代言人,将各种神迹洒落凡间,各种宝贝冲击世界观!

2 阴行风水师 作者: 道爷慈悲
民间奇谈 444650 字
阴行传人,法教弟子,抓鬼治邪,斗法修行,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我

3 都市之再世战神 作者: 书香二少
都市重生 407254 字
打破轮回,再次重生,救亲人,除异己,一代战神,再世惊人!!!

4 赘婿神王 作者: 君来执笔
都市异能 110693 字
赘婿神王:众人视他为赘婿,为蝼蚁,为害虫,殊不知他以神王证永恒!

5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作者: 猪头少年狼
男生同人 22667 字
海贼王:获得上班打卡系统,朝九晚五,我就是世界最强赏金猎人!

6 全球轮回:这个剧本我看过 作者: 斩尽
都市异能 190782 字
这是现实还是虚幻?我们是接受人为的安排,还是自由而抗争?手擒苍龙?

7 天命神主 作者: 小林人生
异世争霸 216492 字
一路经历生死,几乎饿死街头,在雪妮语帮助下,重回异界大陆。

8 潜龙狂婿 作者: 摇滚的龙虾
都市异能 544671 字
家有美妻却不能碰,外面的野花处处香。 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9 妖戒的雾 作者: 抬头的猫
东方玄幻 96572 字
戒指、机缘,他的一生似乎早有定数,反抗或是顺从?

10 玄幻之开局无限系统 作者: 此心到处
东方玄幻 177235 字
开局无限系统,江城逆风崛起。此间世界已经装不下我了,我要制霸诸天!

《漫随流水(选章)哪怕破碎中带着血腥》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