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孤独冷后 [书号261366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沈思柔篇五

《孤独冷后》 柳桐语/著, 本章共6164字, 更新于: 2017-12-25 10:22

带着失落的神情来到了沈思柔行宫,把东西一同乱砸,宫女太监完全就成了沈婧的出气筒,“滚,你们都给我滚!”

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十足的一个怨妇,宫人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便从她的面前跑开了。

越想越气,她把这一切的怪罪于沈思柔,定是因为她的缘故,所以皇上才没有看她一眼,是沈思柔拖累了她。

怒气冲冲的跑到了沈思柔的面前,只见沈思柔悠闲的看着书,她来了,她也不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移过的眸子,嘴角一抹一如既往地温和浅笑,实在是让人发不起脾气来。

“什么事?”沈思柔先问道。

沈婧刚才所做的一切,沈思柔刚刚知晓,她没想到沈婧居然会这么大胆,直接去御花园制造偶遇。

不过,她倒是无所谓沈婧做什么,反正这三宫六院哪一个不是在看她的笑话,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无非就是在多添一个闲谈话题罢了。

“听说后天就是舒太妃的寿辰了,皇上回去参加,我希望姐姐能够带我一起去!”沈婧语气冷漠,不像是请求,更像是命令。

沈思柔合上书好笑的看着她,不禁有些嘲讽,身为皇后还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什么样的小人物都敢给她脸色看了。

她可以无视她制造的笑话,可是,不代表她可以无底线的容忍她。

“你这是请求还是命令?”沈思柔淡淡问道。

“当然是请求姐姐帮忙,咱们都是沈家的人,希望姐姐能够竭尽全力的帮助妹妹才好,只有这样,凤华宫才能有出头之日,不是吗?”

沈思柔不禁有些佩服她的不自量力,她当真以为自己会宠冠六宫吗?突然间她有些怀疑,父亲让她进宫,不是为了帮她,而是为了给她添麻烦吧。

“那这可不巧,本宫去不了,皇上约了倚梅宫的贤贵人去拜见舒太妃,舒太妃喜欢清净,不愿意有太多的人去叨扰她。”

沈思柔话里说明了,她不去,她自然也不可能去,沈婧有些慌,因为她去不了,就没有办法碰见皇上了。

“你是皇后,不会连这点办法都没有吧?”

沈思柔眉眼一挑,语气有些冷冽,“皇后也不是万能的。”

这次,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沈婧认为沈思柔根本就没有用处,白白占了一个皇后的位置,在她看来,谁做这个皇后都比她强。

而她跟着沈思柔也会在无出头之日。

在这后宫的大染缸里,除了沈思柔一位皇后,还有五名妃子,对于一个帝王来说,这实在是太少了。

而其中没有谁更受宠,郑澜沧一向对后宫的女人都是雨露均沾,没有独宠谁,也没有冷落谁,不过,沈思柔却是个例外。

沈婧离开了凤华宫,投靠了贤贵人,因为她需要抓住机会,而贤贵人就是她唯一的机会,而不知怎的,贤贵人倒也是愿意接纳她。

沈思柔虽然没有与贤贵人有太多的交集,不过是在她立为皇后的时候,拜见过她,性子温婉,可是她却没有表面看起来简单。

她自以为傍上了一颗大树,可是,谁吃谁这可难说了。

这对沈思柔来说,并不能让她的内心有一丝波动,一直以来,她都把皇后的角色扮演的几乎完美,不争宠,不吃醋,换来了一片人的赞誉。

她不在乎能不能换的帝王的心,因为她的心是冷的,没有欲就没有求,一个早就没有心的女人,早就已经忘了争取是什么。

而沈婧如愿以偿得了一个美人的名分,并不是郑澜沧突然对她刮目相看,而是迫于臣子的压力,皇上登基三年,不勤于后宫,也没有一儿半女,他的后宫已经有不少大臣在盯着了。

只希望能在后宫中,为自己的女儿争得一个位置,一群臣子们纷纷请奏,让皇上选秀充实后宫,对于这件事他们意见居然一致的相同。

沈思柔虽然人在后宫,可却时时关注前朝的动态,抬头望了望天,这后宫啊,终于要热闹起来了。

为了不铺张浪费,郑澜沧并没有开展三年一次的选秀,而是从一些大臣的家里, 挑选了一些合适的女子送进宫里,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在舒太妃的面子上,也为沈婧换得了一个名分。

沈思柔走出凤华宫,刚刚受过了新晋宫妃的一一接见,只觉得有些疲倦,从早上开始便开始了,天色渐渐暗去,热闹的凤华宫忽然之间又变得格外的清冷。

走在幽寂的凄冷的林荫小道上,四处无人,只听得到风和簌簌的落叶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觉得轻松。

一片叶子卷着风四处纷飞,没有归处,只能随着风着风方向而飞扬,缓缓的落在了沈思柔的面前,她突然觉得,这片叶子的命运和她很像。

没有归处,只能任由命运的摆布。

一个冰冷的怀抱把她揽入怀里,她没有回过头去看,就知道这人是谁。

“柔儿,我好想你!”

沈思柔贪恋着这股温暖,就算是假的,她也不愿意想了。

“你看看天!”沈思柔突然道。

郑冥洲抬头,“怎么了?”

“夕阳很美,是不是?”

广阔的天的确很美,云层边被云霞染成了淡淡的红色,就像挥舞的彩织绫带,舞着一支绝美的舞姿,一层叠着一层,绚烂夺目。

“我们多久没有一起看夕阳了?”沈思柔轻声问道。

郑冥洲只觉得沈思柔今日很不同,她的眼神太过平静,不似以往的欢欣雀跃,沉静之中透着无边无际的死寂,没有一丝色彩。

“很久了。”郑冥洲也淡淡道,“如果你想看,我会经常来陪你的。”

“不用了,你若是经常来,会让郑澜沧怀疑的。”

其实,他早就怀疑了,郑冥洲知道,沈思柔也知道,这句说辞不过她的拒绝而已。

“你是在怨我吗?”

沈思柔笑了笑,“我不会怨你,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今天刚入宫的妃子里其中户部侍郎的女儿,郑燕儿是我的安插的人,她会帮你的。”

“嗯,我知道了。”

“柔儿,你我之间好像变生疏了。”郑冥洲叹声道。

沈思柔望着远处,语气遥远而悠长,“冥洲,你还记得我们遇见的那个夜晚吗。”

郑冥洲微微皱眉,似在冥思,随后便又笑了笑,“你还记得呢?”

“你呢,你记得吗?”沈思柔问道。

“太久远了,我已忘了许多。”

是啊,太远了,都忘了,你忘了,我也应该忘了,可是为什么,我却记忆犹新,我忘不了,忘不了啊。

时间对淡去,人也会变,可怕的是你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我却还死守着当年的那个你,现在,我想回头了,我累了,可是一切的一切我再也脱不了身。

沈思柔过得就像一个没有魂的躯壳,活的像一具早已腐朽不堪的尸体,她的自己的人生活的就像每天要完成的任务。

没有自由,只有无尽的束缚。

而她也变得琢磨不透,她不在信任任何人。

有的人像得到财富,有的人想得到自由,有的人想得到一颗心。而这些,她都没有。

她不想要财富,她也没有自由,也没有任何人愿意为她付出一颗真心,她想求的永远也求不到,直到她累了,她在也不敢有所奢求了

在她进宫的日子里,陪伴着她的只有宫人的算计还有冷漠,她不受宠,背地里有多少人在笑她是一个弃妇,如果我是她的话,我得羞得要去上吊。

这些话,沈思柔听过,她并不在意,就算她再备受冷漠,她也是执掌凤印的皇后。

什么陷害,挖苦,她受得还少吗?她不在乎,已经没有事能让她在意了。

郑澜沧在讨厌她,在厌恶她,就算恨不得杀了她,她也不曾害怕,因为,他不敢,前朝的压迫,让他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男人最讨厌的事她都做尽了,威胁,谁敢威胁一国之君,可她敢,联合外臣把他的江山一步一步的算计,一口一口的吞食。

沈思柔是有手段的,前朝还是后宫,她都拉拢了属于自己的人,一代妖后,说得就是她这样的人。

而她已经不在乎世人对她的看法如何了。

野心,无所顾忌的生长,三年来,沈思柔所经营的一切无可撼动,而郑冥洲也生长成为了一只吃人的野兽,强大的他已经不需要再韬光养晦。

宫里又进新人了,新人还是新人,旧人却不是当年的旧人了,死的死,走的走,还剩那么几个像她一样的苟延残喘。

而宫里终于出了一代真正的宠妃,见惯了美人的沈思柔不得不赞叹,上天对她真是眷顾,显赫的身世,绝美的容貌,还有她求之不得的亲情,一切的一切,她都有了。

有的时候,沈思柔真是嫉妒她。

这天,周敏岚来拜见她,嘴角依然是没有变的和善浅笑,对于这个南魏第一美人,沈思柔还是很好奇的。

究竟是美到什么程度,居然让郑澜沧这种不近女色的否对她沉迷不已。

只见她一抬眸,万里的春华都不及她的轻抿含笑,沈思柔见过不少美人,她们是很美,可是她们的眉却透着一股世俗的味道,而周敏岚却是美得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的烟火味,带着一分出尘的气韵。

像画面在重现一样,她跪在地上,行了繁琐的大礼,从今以后,她便是后宫中的女子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独占了皇上的恩宠。

而她却时常来找她的麻烦。

不满足?有的后宫女子求之不得的东西,她还有什么不满足了,难道她想要的不仅宠爱,还有皇后的这个位置。

她还真是贪心啊。

不过,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敏贵妃实在是笨的可以,她还以为她是个如何聪明难缠的人物,虽然刁蛮了一点,她也是宠妃,像她这样的弃妇可是惹不得。

她和沈婧不一样的是沈婧的刁蛮无力只会让人心生厌恶,而敏贵妃的刁蛮是赏心悦目,真性情,让人讨厌不起来。

可是时间长了,总让人觉得累得慌,至少沈思柔这一刻就很累。

在这深宫里,她的年华都荒废了,身体的变化让她越来越无力,郑澜沧去了北江,沈思柔同样也去了。

她知道的蛊毒是出自北疆,在这个时候也不知能不能解了毒,她很清楚,她的这个病是有多么的棘手,只靠药物维持的话,她最多活不过三十。

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若是能解开也算意外的惊喜了。

抱着失落的心情,沈思柔独自走在北疆的街上,看着北疆淳朴的风土人情,一扫以往的沉闷。心情也好了不少。

悠闲的坐在酒楼里,放眼望去,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览眼底,一身轻便的男装,手里一杯茶,浅笑轻酌,一眼看去倒是一个风采翩翩的儒雅公子。

突然之间从街上穿出了一个一身红衣的美貌女子,在沈思柔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一把扑到了她的怀里。

“靳迩,我告诉你,我已经不爱你了,他才是我最爱的人,你可看清了?”红衣女子愤愤道。

她口中的男子,眸色闪过一抹的苦楚,“阿琉,你别这样,你听我说!”

“有什么好说的,我都看到,你和那个女人躺在了一个床上,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沈思柔听到两人的谈话,笑了笑,原来不过是男欢女爱的那些事,不过,看着怀里动作大胆的女子,沈思柔不禁生出了些许佩服。

在这种时代,女子随意抱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算是惊世骇俗了吧。不过,美人需要演习,她也不介意配合她一下。

沈思柔伸出手拦住了女子的肩膀,柔声道,“阿琉,他还在缠着你吗?”

女子微微愣神,不过跟快便反应过来了,配合道,“你放心,我和他绝对不可能在一起了,我现在爱的人只有你!”

两人的演的戏让男子后退了一步,失望,落寞,还有眸色里极度的绝望,他看着沈思柔,眸光愈发的冷,如果他的目光是针,沈思柔只怕已经千疮百孔了。

沈思柔坦然轻笑的看着男子,两人目光相对的那一刻,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过手,在沈思柔眼里他不简单,同样在靳迩看来她同样不是泛泛之辈。

男子出手向沈思柔袭来,目光狠戾似乎要把她这个“奸夫”碎尸万段,沈思柔来不及躲避,她只身一人,没有武功,怎么可能躲得了。

恐怕他一掌劈过来,她连半条命都没有了,心中有些后悔,或许她就不该多管闲事,沈思柔闭上了眼睛,久久,拳头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试探的睁开眼,之见那抹红色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对于她舍身相救的行为,让男子更加的失望,或许是伤心过度,他落寞的走了,背影很是凄凉。

“你没事吧?”女子问道。

“无碍!”

两人算是因此这场偶然而相知,走的时候,莫尔琉都并不知道沈思柔的女子身份,沈思柔没有解释,是因为她觉得不必要,萍水相逢,或许她们以后也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不过,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在皇宫里又再次遇见,她是南魏的皇后,她是北疆的公主。

两人因此而结下了一段友情。

在北疆的这段时间里,是沈思柔过得最轻松最快活的日子,没有后宫里的尔虞我诈,而她和郑澜沧也没有过多的难为她,两人还表演了一副恩爱夫妻戏码。

其实,一直以来,郑澜沧虽然厌恶她,可却从来没有为难她,其实,在后宫,他对所以女子都这样,没有可惜的冷落与疏离。

也就是除了她吧,不过沈思柔也很清楚,他为何对她厌恶至极,其实,她暗中做的事,他都一清二楚。

而他并没有找机会把她打入冷宫,或者是施以极刑,也没有缩减她宫里的吃穿用度,依旧是不变的皇后规格。

其实,他比郑冥洲磊落,至少他不会利用女人。

一人骑着一匹马,悠闲的行走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脚下是柔软的泥土,一股青草的闻到晕绕在沈思柔的鼻尖,这才是自由啊。

飞驰,奔跑,夕阳之下的震撼的红,没有明争暗斗,也没有虚情假意阴谋诡计,只有她一人而已,四海为家逍遥自得,这正是她梦寐以求。

天地辽阔,万物之大,为什么她不能掌控她自己的命运。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她不要出生在沈家,她也不要遇见郑冥洲,她情愿做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一扬马边,骏马嘶鸣一声飞驰在草原上,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风,刮在脸上,丝丝凉凉沁入心扉,追逐着要隐去的霞光,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浑浑噩噩的日子,她厌倦了。

悠闲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她该走了,的确该走了,否则时间再长一点,她怕她会舍不得。

日子还会继续过下去,未来还有越来越多的惊心动魄在等着她,回到了南魏,形势也越来越严峻。

沈思柔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郑澜沧几乎忙得夜不能寐,每夜都可以看到他的乾坤宫灯光亮到很晚才息。

她的身边总有一些人在跟着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沈思柔知道这是郑澜沧的人,而为了不让她抓住把柄,她减少了与郑冥洲见面的次数。

跟随郑冥洲的人遍布在南魏各地,朝堂的文臣,还是关外的武将,他已经生长到足以和郑澜沧抗衡。

他不怕背着一个反叛的罪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他很可怕,被野心蒙蔽了双眼的他,已经近乎癫狂。

沈思柔越来越不安,或许是临近死亡,总会有一些预感,郑冥洲不会杀了她的,毕竟她还有用处不是吗,沈思柔嘲弄的想到。

一封密信送到了她的手上,沈思柔很平静的看完了,“若兰,若是我不在了,你去北疆去找莫尔琉。”

沈思柔静静的语气让若兰很害怕,这样的小姐就像是交代后事一样。

“小姐说什么傻瓜,小姐福大命大,怎么会不在?”

“人迟早就会不在是吗,你会死,我也会死,只是早晚而已。”

“若兰,你跟不了我一辈子,以后你会成亲嫁人,而我不一样,你和我不一样,你可以过得比我自在,比我幸福。”

若兰听了立即跪在地上,“小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的这条命是小姐给的,若兰要一生一世跟着小姐。”

“若兰,你知道吗,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啊!”沈思柔无奈道。

这个孩子太犟了,无奈之中确是满满的感动,若兰跟了她有七年,她是她从奴隶市场救下来,而沈思柔知道若兰是绝不可能背叛她的。

她衷心,她执着,就算所有人都会背叛她,只有若兰不会,可也因为她的固执,才会让她放不下心。

如果她死了,恐怕她也会毫不犹豫跟着她一起去死吧,这正是她所担心的。

“若兰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活下去!还有……不要相信郑冥洲!”沈思柔说完便走了。

回顾了她这一生是否还有什么事没有交代完,细细想了想,竟然寻不出一两件,单调的没有任何色彩,可怜又可悲。

谙音阁已经交付给璃月白了,相信她可以把她这辈子的心血管理的很好,若兰的后路也给她准备好了,再也没有任何遗憾和牵挂了。

夜晚的风很凉,很冷,跟凄清,直到现在沈思柔都深深的记得那夜他的冷酷无情,还有她倍感无力的绝望。

他的刀很快,几乎让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雪白的衣衫开出荆棘般的妖冶花朵,带着一丝鬼魅的气氛。

空气中凝结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那是她的血,洒落在草地上,渗进了泥土里。

沈思柔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为什么?”

郑冥洲的眼,他的眉越发的邪魅冷峻,一袭黑衣把他雪白的脸衬得更加惨白,不见一点血色,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沈思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只留一抹惨淡的笑。

她大有机会可以逃跑,只要她愿意,可是她抱有一丝的侥幸,可悲的她心存幻想,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至少对她也有一丝丝的情意。

她不明白,他怎么下得去手。

郑冥洲,我不欠你了,若是有来生,不要让我在遇见你!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孤独冷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的26岁女上司
2雪狼出击
3血罪谶书
4明朝狠人
5空姐的神医保镖
6偷爱
7婚宠100天
8总裁爹地宠上天
9独家宠婚
10庶女撩夫日常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江湖枭雄 作者:岐峰
另类视角 331145字
人言命运如江湖归海,天意难逃。 殊不知枭雄迎众逆流,自有其道。

2混子的江湖 作者:无良80
都市生活 1264483字
血色岁月,青春年代,看他们用兄弟情义,谱写一曲属于混子的传奇。

3极品朋友圈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异能 2380201字
他的人生就开了挂,从此,拳打恶霸,脚踢奸商,富甲天下,美女如云!

4昆仑禁术 作者:乙长白
恐怖悬疑 111783字
初入道,他为了正义不顾一切劈杀鬼魅,怒斩邪修,追寻昆仑的真谛!

5剑魄 作者:恍若昨日
东方玄幻 249293字
是使命还是阴谋,是棋子还是持棋者?万年前的罪恶,最后让谁来承担。

6修罗竞技场 作者:空月痕
东方玄幻 617765字
身为战奴,他身份卑微,修禁忌功法,铸不灭金身,化不朽战魂,于修罗场中称至尊。

7镇天棺 作者:小三胖子
都市生活 1670901字
传说横死的人需要出殡的时候活人坐在棺材上,跟着棺材上山,称之为坐棺童子……

8万古圣尊 作者:梵道
东方玄幻 691427字
云巅之上一座矮阁。一万年后,三帝之一的玄祖大帝复活,再次踏上修炼之途。

9重生之修真神医 作者:老马大宗师
都市生活 859866字
重生回500年前,他将不留遗憾。天材地宝?傲娇萝莉?统统都是我的!

10海贼之幻影 作者:落叶纷飞花满天
动漫同人 398278字
意外穿越,他决定要做世界上最自由的人,改变这已经腐朽的世界。

更新于2019-05-21 05:15:57 查看最新>>

《沈思柔篇五》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