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轻小说 >> 被拯救者的物语 [书号228246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被拯救者的物语

《被拯救者的物语》 幻雨镜绫/著, 本章共12177字, 更新于: 2016-12-11 11:52

被拯救者的物语

正因为是悲剧的主角,才更适合美好的结局

——题记

冬日,平凡而寒冷的雪夜里,绚丽的霓虹灯在雪后街道的映衬下难得的让人感觉到一丝温暖与安慰……

但这份光景并没有持续多久…刺耳的刹车声宛如一把利刃般无情地划开这份宁静,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碰撞之声和猛然升起的熊熊烈火……

15岁的乐慕歆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她醒来时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身体多处的伤口不断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额头上的纱布还再渗着殷红的鲜血。

“哐当!…”金属物品掉落的声音使意识还有些模糊的乐慕歆清醒了许多,氧气罩和长长的导管、电线使她的转头有些艰难,等她转过头时,只看见满地散落的医护器具,护士那激动无比声音伴着浓重的嗡嗡声在她的耳朵中回响,“医生!病人醒了!孩子她真的醒了!……”但没等乐慕歆仔细回想,头部剧烈地疼痛又使她的视线一阵恍惚,又昏了过去…

转眼间,那场车祸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但乐慕歆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接受事实,寒假才刚刚开始,一个小时前那还看着自己中考成绩直笑的一家,一小时后却阴阳两隔,甚至她自己都差点醒不过来…

乐慕歆常常听父母说起他们在孤儿院的相识,成长,以往每当父母说起他们的往事,乐慕歆都会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牵起父母的手,“爸爸妈妈,现在你们还有我啊,你们不会是孤儿了~”可乐慕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步了他们的后尘,成了孤儿…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才是真正使她不愿接受的——雪后路面结冰,导致车辆打滑失控…

而车祸之后的事情更加变得不可理喻,大笔保险赔偿金转入了乐慕歆名下,但随着这笔钱而来的还有一对自称是乐慕歆父亲亲戚的夫妇,他们要求收养乐慕歆。乐慕歆从未听父亲说过自己还有别的亲戚,眼前这两人更是从未谋面,除了相貌上与乐慕歆父亲有三分相似,但他们的目光中时不时透露出贪婪的眼神,很明显他们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不其然,在获得乐慕歆抚养权之后,他们便堂而皇之搬进了乐慕歆父母辛勤工作买来的房子中,变更了房屋的产权……乐慕歆也渐渐意识到了这对夫妻的真实目的——将乐慕歆的财产据为己有!

但乐慕歆并没有反抗,只是默默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垂头抱膝,任由眼泪一滴一滴落在自己光着的脚背上,“不要反抗…反正我都已经是孤身一人了…那些东西只是维系关系的筹码罢了…他们肯收留我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我还能强求什么呢?”

逐步侵蚀乐慕歆的财产还只是开始,对于这个没有任何感情交集甚至感觉有些累赘的孩子他们能给她什么好脸色呢?没过多久便凶相毕露,将乐慕歆当做佣人来使唤,将“家”中的家务全数交给了乐慕歆。

乐慕歆对此并没有任何不满,只是一昧的忍让,退步,尽心尽力去做,但一个身单力薄的女孩怎么能突然间承担这么多家务呢?繁重的家务活和继父母的冷眼冷语渐渐压垮了她的身体,状态一日不如一日。

可继父母并没有让他休息,反而认为乐慕歆偷懒,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甚至扬起了手中的皮带……

时间的沙漏并没有因为这场变故而停止运转,漫天白雪很快再次如期而至,洒满大地……

“乐慕歆!这都快9点了!你准备给我睡到什么时候?!马上给我起来,把餐厅和客厅的垃圾拿去倒了!听到没有?!”门外刺耳的声音不断刺激着乐慕歆的耳膜,周围寒冷的空气透过薄薄的被子传达给她一个信息——冬天又到了……

乐慕歆仿佛没听到门外的喊声,脑部不断传来阵阵眩晕与疼痛使她的精神有些恍惚,下意识将身上的被子裹得更紧些,希望可以抵御住那阵阵寒气,可终究只是徒劳…此时,门外的人见房间里没什么动静,更加不耐烦了,一脚踹开房门,把还赖在被窝里的乐慕歆揪了起来,“我说话你听不见是不是?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身体猛然间的剧烈活动使乐慕歆的眩晕感更加重了几分,看着眼前不断摇晃的人影,她带着浓重的鼻音解释道,“不是的…我…”

但对方并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将身边薄薄的衣物往她怀里一塞,“别解释了!马上给我起来!去倒垃圾!你去看看那垃圾堆成什么样了!……”

“嗯,马上去……”

……

望着眼前闪着刺眼光芒的白雪,乐慕歆不禁有些触景生情,车祸前一家子一起在雪地里嬉戏的欢乐场景渐渐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爸爸…妈妈…”随着乐慕歆的轻喃,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雪地中,慢慢与白雪融为一体…

很快,乐慕歆便晃过神来,她也明白这一切终究只是泡影,她的父母已经…乐慕歆一把擦干泪水,重新提起脚边的垃圾袋,有些艰难地向垃圾回收站挪去。

雪还在不停地下着,乐慕歆身上薄薄的衣物对这刺骨寒气起不到半分御寒作用,白皙的脸庞变得越来越赤红,视线的摇晃也越加激烈,步伐开始有些凌乱起来,一阵寒风夹杂着些许雪片无情地吹打在她的脸上,脑部瞬间的撕裂感使她的意识剧烈地晃动着,就这么倒在了雪地之中……

“嗯…这是哪里…”乐慕歆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尽管头部还有些眩晕,但已经不是原来那样剧烈了,身上似乎盖着什么东西,难得温暖让乐慕歆有些依赖。

“你醒啦!怎么样觉得好些了没有?医生说你身体状况很不好,过度劳累,外加重感冒,可能要挂几天瓶。”悦耳阳光的声音让乐慕歆感到有些熟悉,模模糊糊中看到眼前晃动的短发人影,父亲生前细心照顾自己的影像渐渐浮现在心头,猛地起身抱住那人,将头深深埋进对方的怀中,眼泪仿佛决堤之水湿润了对方的肩头,“别走…爸爸你别走……”

对方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脸上迅速升起一片潮红,刚想反抗,但乐慕歆那句话让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放弃了挣脱的想法,反而轻轻抚摸着乐慕歆的长发拍着乐慕歆的背,在她耳边喃喃着,“好好好…我不走,不走……”

这一幕恰好被进来检查病情的护士看到了,那人似乎也注意到护士,回头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护士会心一笑,轻轻走进病房,将手中的温度计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挑了一把椅子坐下,看着正微笑着逐渐进入梦乡的乐慕歆,对那人耳语道,“凌啊,这孩子不会把你当成她爸爸了吧?这孩子的父母全部死于一场车祸,从那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她笑着睡着的……”

那被护士称为凌的少年有些尴尬的点点头,缓缓起身,小心翼翼地让已经睡熟的乐慕歆躺回病床上,这才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看到这一幕,护士不禁扑哧一笑,“凌,一看你就不擅长对付女孩子吧,只是抱一下你就脸红成这样,以后怎么和女孩相处啊?”

少年也知道护士只是跟他开个玩笑,也就不放在心上,何况他本来就不善对付女孩,“明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能跟我讲讲她的事吗?我有些好奇…”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的乐慕歆。

明姐窃笑着盯着少年看了好一会,“嘻嘻,怎么不善对付女孩的凌也开始想了解别人拉?~”

“不是啦!…”少年被明姐说的有些羞涩,“我…我只是想弄明白她怎么会无缘无故昏倒在雪地中,身上的衣物还那么单薄。”

一聊起乐慕歆昏倒在雪地里的事情,明姐长叹了一口气,“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与她同一小区的人说过,她的继父继母待她不是很好或者说…”说到这明姐突然停顿了一下,确认乐慕歆依然在沉睡之后才继续道“她的继父继母完全是为了那笔意外赔偿金才会来抚养她……”

“钱钱钱,又是因为钱!”少年仿佛是明白乐慕歆感受似得,有些恼怒地一拳砸在自己的大腿上,“钱就这么重要吗?!我还真就搞不动了!”

明姐抬头看了一眼白墙上的时钟,又弯腰摸了摸乐慕歆的额头,确认烧退了之后,对少年说道,“好了,我还有工作,医生已经叫人去联系她继父母了,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就看你的意愿了。”

“嗯,知道了。”

……

直到黄昏时刻,乐慕歆才醒过来,她缓缓坐起身,空气中的药味和洁白的病床让她立即明白了自己在哪,“嗯?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你醒啦,要喝水吗?”陌生的声音吸引了乐慕歆的注意力,看着床边正忙着倒水的陌生少年,乐慕歆有些疑惑,“你,是谁?”

少年握着杯壁试了试水的温度,确认温度适中后才将水递到乐慕歆面前,“诶?我吗?我复姓端木,名凌,端木凌。”

“端木凌…”乐慕歆接过水杯,却没有立即喝,只是紧紧握在手中,“乐慕歆,我的名字……”

“乐慕歆啊…”端木凌喃喃着,抬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微微一笑“嗯,那我以后叫你慕歆好了,行不行?”

端木凌的笑容在黄昏阳光映衬之下仿佛发着金色的光芒,看得乐慕歆有些呆滞,似乎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影子,对于他的提议,乐慕歆有些不知所措,以前只有父母会叫她慕歆,“哦,嗯…好吧…”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乐慕歆的继父,怒火使他的面容有些扭曲,“乐慕歆!你怎么搞得!让你倒个垃圾你就给我住进医院,真当我们白养你啊!赶快给我回家”

“哦…对不起,我马上回去…”乐慕歆说着就要下床,但一旁的端木凌却拦住了她,“不行,医生说你的身体状况很差,需要挂几天的瓶。”

这话立即引起了乐慕歆继父的不满,“诶!你是谁啊!我叫她回家就回家,她的身体好没好我说的算!走!乐慕歆赶快跟我回家!”他说着就要拉乐慕歆走,但却意外的遭到了乐慕歆的拒绝。

乐慕歆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敢反抗继父,或许是自车祸后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吧,她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端木凌,乐慕歆心中久违的冒出一丝温暖,“我还是有些难受,能不能…?”

乐慕歆的继父见自己收养的孩子居然敢反抗自己,简直怒不可遏,扬起手掌就要打。

乐慕歆看着继父那扬起的手掌,紧闭双眼等待疼痛的来临,“啪!”清脆的撞击之声回响在病房中,但那巴掌并没有落在乐慕歆的脸上,反而被端木凌用力抓在手中。

乐慕歆的继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6岁的端木凌竟然会有如此臂力,竟然硬生生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端木凌丝毫没感觉到任何吃力,眼神中带着些许怒火,“你是医生还是什么?!身体状况这事是你认为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吗?!哈!你也不好好想想,她的身体这么差是谁害得!慕歆她也是一个人,她不是你们的所有物!她也有人权!也有思想!”

乐慕歆被端木凌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到了,她不敢相信,与自己仅仅认识不过十几分钟的人,居然敢为自己挺身而出!但对方毕竟是收养了自己的人,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拉了拉端木凌的衣角想要制止端木凌,“端木凌,你……”但话未说完就被端木凌怒气冲冲地打断了。

“慕歆你也是!为什么要为这种人说对不起?就因为他收留了你?!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心也许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善良,他们只会为了自己所想要得到的露出虚伪的笑脸!!有的时候你就不需要忍让!”

乐慕歆被端木凌一番话训德无话可说,确实,她面对继父继母的冷眼和呵斥侵犯一直在忍让,但她的忍让却丝毫没换来继父继母的善待,反而是更的加变本加厉……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十天后,乐慕歆出院了,不出她所料,自从十天前那件事后,她与继父母之间已经彻底闹翻了,乐慕歆想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她叫上身旁的端木凌,让她帮自己一个小忙。

乐慕歆小心翼翼地伏在自家的防盗门上,耳朵紧贴着门面,确认里面没有动静之后,才掏出钥匙打开家门,踮着脚走进客厅四处巡视了一下,终于放心了,对着呆愣在门口的端木凌招了招手,“进来吧,快点!等那两人回来就完蛋了。”说着丢给他一个纸箱,“你去把我房间书柜里的书收拾一下,快!”

“呃…这个,我一个男孩子进你们女生的房间不太好吧?……”端木凌抱着纸箱,有些不太愿意,“毕竟……”

乐慕歆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洗漱用品装进箱子里,回头盯着还扭捏不安的端木凌,不禁有些恼怒,“反正也没什么东西,你快点!”

事到如今,端木凌也只好带着满脸的不情愿进了乐慕歆的房间,将书架上寥寥无几的书籍搬进箱中,接着起身环视四周,一张朴实的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连装饰什么的都很少,“原来这就是女生的房间啊,和我的也没什么差别啊。”

看着床边那木制的衣柜,端木凌有些好奇,“这里面会不会也有东西要收拾呢?”说着就拉开了衣柜,上下搜寻了一会,“嗯,也就是一些衣服而已啊,咦?这个是什么……”端木凌无意中瞥见了衣柜角落里的一叠衣物。

“轰隆!”看着拿些东西的样子,端木凌很快意识到了那是什么,心中响起一声炸雷,一抹红晕缓缓升起,他本能的转身抱头蹲下,“慕歆…衣服什么的你自己收拾好了……”

“本来也没打算让你来啊,嘿咻……”乐慕歆似乎是在搬什么重物,声音显得有些吃力。

“呜……”端木凌还没从羞愧中缓过神来,时不时呜咽着,眼神飘忽“嗯?这是什么?”端木凌的眼神落在了床与书桌的一个夹缝处,夹缝口落满灰尘,里面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

端木凌好奇地用手指轻轻将其抠出,却发现只是一本记事本。

记事本只有端木凌手掌大小,淡紫色的封面似乎因为年代久远有些发白,他捏着封面慢慢翻开,里面的纸页泛着轻微的黄色,带着淡淡清香。

但这看似寻常的记事本上写着的东西却让端木凌原本就脸红的脸更红了,他拿着本子双手有些颤抖,看得出他很纠结。许久,他脸上的潮红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忧伤。“喂!端木凌,叫你收拾书籍怎么那么慢啊,快点。”乐慕歆焦急的声音打断了端木凌的思绪,他轻轻合上了本子,郑重地放进口袋里,“好了,马上来。”

十几分后,端木凌抱着两大箱子默默跟在乐慕歆身后,看着她那落寞的背影,端木凌有些不忍,“呐,慕歆,你出走后要住哪里啊?”

“上小学之前我曾和爸妈住在另一套房子里,后来才搬进那个小区的,我就住那里,反正目前唯一的一把钥匙在我这里。”乐慕歆的声音有些颤动,毕竟她此时的做法使她再一次成为了孤身一人。

“你就这么离家出走真的没关系吗?他们虽然待你不怎么好,可毕竟收养了你啊。”

“没关系的,我有给他们留一封信,以他们对我的态度,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行动,他们在意的只是钱而已。”一谈起那对夫妻,乐慕歆的声音就变得有些冰冷,让端木凌有些难以靠近。

“你以后的生活费怎么办,总不可能让他们给你吧?”说来说去,端木凌终于想起最重要的问题,没地方住没关系,但在当今社会没有钱肯定是绝对不行的。

“呃…忘了考虑这个……”乐慕歆似乎也是刚刚想到这个问题,慢慢停下了脚步,“怎么办呢……我居然忘了这么重要东西……”

端木凌好像想到什么,提议道“不然去我叔叔那里打工吧,他是开奶茶店的,活不多。”

“可我还没有到足够打工的年龄……你叔叔会收我吗?”

“这点事我跟叔叔说一下就行了,就当是体验生活吧。”

“谢…谢…”

“不用说谢谢啦,对了,等下安定好之后要不要一起去海洋馆啊?”

“呃…那个似乎要买门票诶…我…”

“我替你一起交了总行了吧。”

“太谢谢你了~端木凌。”

雪,还在一直下着,这一对少男少女却仿佛感觉不到寒冷似得畅谈着,不知不觉间,原本互不相识的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进了许多。

……

一个人的生活确实比乐慕歆想象中要难得多,要不是向端木凌的叔叔预支了工资不然她可能连这个月都过不去。

“唉……好无聊啊…”乐慕歆无所事事地趴在阳台上,眼神淡漠地眺望着远方,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因为那次世故,录取乐慕歆的高中为了她能从阴影中走出来,特意放了她一个学期的假,所以直到现在乐慕歆还只能待在家里。

乐慕歆可以放假,但不代表端木凌也可以,今天就是高中的开学日,不然平常这个时候端木凌都回来看望她的。

“咦?那是?”楼下一个狂奔的绿色身影引起了乐慕歆的注意,“好像是端木凌诶?他手上那是什么?”

“叮咚,叮咚,叮咚”几分钟后,急促的门铃声仿佛是是在印证乐慕歆的想法似得,不断催促着她来开门,“不会真的是端木凌吧?他不是今天开学吗,怎么还会有时间来这?”

果然不出乐慕歆所料,门外站着的是端木凌,一身军绿色军装的他比平常更显得威武,他摘下军帽,大口喘着粗气,“慕歆…我给你带了个好东西…”他说着就把手中的黑色塑料袋递给乐慕歆。

乐慕歆接过袋子,心里还有些纳闷,“什么好东西?”但当她打开袋子那一刹那,乐慕歆便仿佛变了个人,欣喜若狂地提着袋子就往餐厅里跑,“哇!蛋糕诶!蛋糕!”

看到乐慕歆这么高兴,端木凌才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你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啊。”只专注于蛋糕的乐慕歆还不忘了门口的端木凌,难得有些热情的邀请他进来。

端木凌脱下军鞋,挑了把椅子坐在乐慕歆斜对面,看着她拆开一盒盒蛋糕品尝的笑容,端木凌有些欣慰的一笑。

如今乐慕歆的笑容因为那场事故已经很少见了,能看见乐慕歆的笑容,端木凌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你是怎么买到这种蛋糕的,听说这种好像是很难买到的。”乐慕歆的声音因为嘴里的蛋糕有些含糊不清,但还是能勉强听懂。

“其实也不难啊,我只是努力将军训时教官教的努力做到最好,然后提出能不能提前先走,可以的话就能买到啊。”端木凌说的轻描淡写,但他满头的汗珠却已经出卖了他,就算他说的做到了的话,如果不狂奔一公里,这蛋糕也买不到的。

看到乐慕歆并没有去怀疑自己的话,他松了口气,专注地看着乐慕歆品尝蛋糕,手摸了摸自己一直贴身携带的那本记事本,微微一笑。

十几分钟后,端木凌买来的蛋糕只剩下了最后一盒,乐慕歆左右再三,将它推到了端木凌面前,接着收回双手撑在大腿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军训辛苦了吧…谢谢你的蛋糕…剩下的给你……”

端木凌光看乐慕歆吃了,居然没想到乐慕歆会把最后一盒给她,见自己推辞也不好,只能象征性的轻轻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乐慕歆会这么喜欢这种蛋糕,软糯的口感绝对不是一般蛋糕可以比拟的,但他还是将蛋糕推回乐慕歆面前,“我不是很喜欢吃甜的,还是你吃吧。”

“真的?那我不客气了!”

“诶,等等。”端木凌叫住了心急的乐慕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趁乐慕歆不注意给两人一起来了个自拍。

“喂喂!你拍我干嘛!”

“谁让你吃东西的样子太可爱了嘛~”

“赶快给我删了!听到没有?”

“不删,就不删,你奈我何?”

“……”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命运渐渐交织到了一起,他们的路,还在继续。

……

“呐,慕歆,下星期高中就要开学了,你不准备再去复习复习初中的知识吗?”端木凌无所事事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乐慕歆熟练地做着奶茶,一年的休学很快就要过去了,离新生入学只差最后一星期了。

乐慕歆将奶茶放进封口机,娴熟地拉下拉杆,将奶茶和吸管一齐放在端木凌面前,“要啊,谁说我不准备复习了,倒是你,都快升高二了,怎么还有闲心天天来这里耗着?”自从一年前端木凌的那番话后,乐慕歆比从前开朗多了,逐渐从双亲去世的阴影中恢复了过来。

一聊到升学,端木凌眼神中闪过一丝蓦然,眼神也暗淡了些许,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先不说升学啦,今天不然就休息一下吧,我看你除了假期一有时间就呆在这里,适当也要放松一下吧~”端木凌说着,端起桌上的奶茶猛吸了一口。

“放松…我哪有时间啊,既然答应了来你叔叔这里打零工就要尽职呀。”暂时没活可干的乐慕歆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拉了把椅子坐在端木凌对面。

“尽职,你这也尽职过头了吧?不放松一下怎么行?”见乐慕歆这么在意这份零工,端木凌颇有些无奈。

“可是……”

端木凌似乎并不在意乐慕歆推辞,没等乐慕歆说完便拉着她的手往门外跑,“哎呀,叔叔那里我会告诉他的,你放心好了。”说罢象征性的往奶茶店内室喊道,“叔叔,我带乐慕歆去玩一会儿,店铺你自己看吧。”

“知道了,早去早回~”内室里传出了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

……

“呼…呼…呼,端木你跑那么快干嘛…累死我了…”乐慕歆双手支撑在膝盖上,不断喘着粗气,但一看目的地,乐慕歆精神气顿时冒了出来,“咦?游乐园!”

“嗯,既然要放松,来游乐园无疑是……”端木凌若有见识地向乐慕歆介绍着,但乐慕歆哪里会听,先一步跑进了游乐园,“端木端木,陪我去做过山车!当然钱由你出~嘻嘻~”

看着完全变了一个人的乐慕歆,端木凌颇有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好好,我出就我出……你开心就好”

几分种后……

“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陪你坐这个啊!慕歆!等下能不能换个平缓的!”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Yahoo~~”

……

几近黄昏,他们不知是把所有设施玩了个遍,居然还把游乐场里的所有小吃都吃了个遍…乐慕歆倒是饱了,但端木凌的钱包却空了……

“哈!好久没玩得这么畅快了!”乐慕歆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吃着端木凌给她买的棉花糖,开心的笑着。

端木凌看着乐慕歆的笑容竟有些呆滞,直到乐慕歆歪着头问他怎么了时才缓过神来,他抬头看看天色,“好了,天色也不早了,该去下一个地方了,走吧~慕歆。”

“嗯?都黄昏了,还要去哪?”乐慕歆意犹未尽的将最后一口棉花糖塞进嘴里。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嘛…”端木凌不知从哪牵出来一辆自行车,拍了拍后座,“上来,可能会有点远。”

…(路上)…

“呼…呼…姑奶奶,你到底多重啊…累死我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胖喽~这么远的路咱干嘛不坐车啊?”

“是谁把我钱包玩空的啊?”

“嘻嘻,当我没说,加油吧?端木~”

“诶诶诶…你别摇啊…”

十几分钟后,两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乐慕歆看着端木凌带她来的地方,总觉得有些似曾相似。

眼前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草色之绿在如今发展迅速的城市实属罕见,葱郁的绿草之间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白花,一泉清泉宛如一颗琥珀躺在草地中间的凹陷处,在夕阳的映衬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是不是觉得很眼熟?”端木凌在一旁的树下停好车,来到乐慕歆身边,注视着金色的清泉,“这里,其实你来过的…”

“嗯?来过?”乐慕歆疑惑的看着身旁的端木凌,记忆中似乎有什么在浮现,“我只是觉得眼熟,又没来过我……”

“嗯!来过!”端木凌非常肯定了乐慕歆的猜测,“在你7岁过生日时,你父母带你来过这里野餐,你不记得了吗?”

经端木凌这么一说,乐慕歆脑中一直模糊不清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以往一家人幸福生活的一幕幕又涌上心头,尽管乐慕歆已经竭尽忍住了泪水,但还是有泪珠一直在她的眼眶中徘徊。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个。”端木凌将乐慕歆拉到了他停车的那棵树下,轻柔地抚摸着树干。

树干上刻着乐慕歆和她父母的名字,尽管经过多年风雨的侵蚀,字迹有些模糊,但依稀能看出三个人的名字被一个心型包围着。

乐慕歆再也忍不住了,泪珠不断从她的脸颊上滚落,要不是有端木凌在她身边,恐怕她早已瘫倒在地。乐慕歆的拳头不断落在端木凌的身上,“为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明明都快忘记了!为什么!”

面对乐慕歆的捶打,端木凌不为所动,为乐慕歆擦去脸上的泪水,从怀里掏出那本淡紫色的记事本,“还记得吗,这是你小时期的日记本,帮你搬家的时候发现的,以前做的事都是在模仿里面的内容所做的…对不起,偷拿了你的日记本…”

乐慕歆一把夺过日记本,颤抖着翻开,里面童真的语句和稚嫩的笔记让乐慕歆再熟悉不过了,去海洋馆、吃蛋糕、来游乐园、乃至是过生日,里面都记录的清清楚楚,过往和父母一起写日记的画面也越来越清晰,但随之而来的是无边无尽的痛苦……乐慕歆将日记本抱在怀中,举起拳头就要朝端木凌挥去,但端木凌的下一句话使她完全呆滞了。

“过去将永远成为过去,不能重来,人死也同样不能复生,如果他们的死带走了你最美好的回忆,那么……那么就由我来给你创造新的美好吧!”

这一刻,空间与时间仿佛都静止了,时不时掠过的轻风不断撩动着乐慕歆的长发,“你…你说什么!”

端木凌脸有些红了,愣了好半天才开口,“我说……就由我来给你创造最美好的回忆吧!”

“这么说,请我吃蛋糕那是?”

“嗯,所以我才会费工夫去买与你当年吃的一样的蛋糕…”

“那么,你带我去游乐场也是?……”

“嗯…在你的日记里和父母一起去游乐场是你最开心的时候,所以……”

“那带我来这里……”

“嗯,”端木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礼物盒,红着脸递给乐慕歆,“慕歆…生日快乐…”

“咦?今天是?今天是我的生日?”乐慕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过礼物盒,“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去拜托明姐查你的出生日期…对不起瞒着你……”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端木凌后退了一步朝着乐慕歆鞠了个躬。

端木凌突然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自己头上,抬起头,乐慕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面前,泪水如决堤一般流出,滴落在草地上。

“谢…谢…端木…”

回家的路上,两人相互无言,许久…许久…

乐慕歆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看着怀里的礼物盒,温暖略带着一丝甜蜜,身体微微放松,将头靠在端木凌的背上,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心中泛出一丝丝依赖感,“端木,你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吗?”

“……”沉默,端木凌并没有回答她,表情似乎有些凝重,好像心事重重,他的眼角,流露出些许泪光……

夜幕已渐渐降临,晚饭时间已过,端木凌才将乐慕歆送到她家楼下,短暂的告别之后,看着正缓缓走向大门的乐慕歆,端木凌欲言又止,大脑内不断做着艰难地抉择,直到乐慕歆踏上楼梯消失于楼道中的那一刻,端木凌才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了。

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寂静的街道之上,昏黄的路灯照亮了道路,却无法照亮端木凌内心中那片片灰暗与后悔。

黑夜中,一滴晶莹的泪水缓缓流过他的脸庞,宛若星空中的一颗流星,迅速消逝。

……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端木凌抬起头,街道尽头站着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收拾一下东西吧,明天要很早出发的。”

端木凌拭去眼角的泪水,微微点点头。

“嗯,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叔,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办,只是最后一件……而已。”

……

天已缓缓放亮,刚升起不久的照样也如刚睡醒一般,光芒温暖却不刺眼。

或许因为今天是周末吧,清晨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行人,谁也不想放过这难得的休息时光,但也不乏有例外。

乐慕歆独自一人走在寂静的街道上,白色的裙摆在微风中徐徐飘动,听着耳机中的歌曲,她情不自禁地哼起了节奏。

她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又或者说,她已经放下了心中的芥蒂,若不是起床时看见床头上端木凌送的礼物,她甚至会怀疑昨晚的一切只是个梦境,一个暖心的梦境。

乐慕歆的目的地——奶茶店,离她所在的小区没有多远,走路的话几分钟就会到,以往当乐慕歆到达时,端木叔叔也才刚刚开门营业,可今天却很反常,大门紧锁。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基本上都是端木叔叔不小心睡过了头而晚开了门。

“算了,先等一会吧。”

乐慕歆无奈地长舒一声,也没多想,掏出口袋中的纸巾垫在店门前的台阶上,默默坐下。

奶茶店旁边是一家书店,开门时间比她这早多了,店主是一位很和善的老爷爷,偶尔回来奶茶店串门,和乐慕歆也算是熟悉。

老爷爷拿着自己的宝贝八哥走出店门透气时,自然也就看到了正坐在台阶上对他微笑的乐慕歆,老爷爷忽然间一拍脑门似乎想起了什么,安置好手中的鸟笼,来到她身旁。

“咦?老先生有什么事吗?”

老爷爷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的笑容瞬间凝固。

“孩子,别等了,端木他们一早就走了。”

“咦……走了?!为什么……他们去哪?”

老爷爷长叹一声,无力地摇摇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把手伸进怀中,将一个白色的信封交给乐慕歆。

“这是小凌让我给你的。”

乐慕歆几乎是已经癫狂了一般接过信封,胡乱地撕开,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看了下来,状态却平静了许多,她颤抖着拭去眼角的泪水,哽咽着问道:

“他们……什么时间走得……”

老爷爷从她的泪水中大概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默默抬起手腕。

“大概七点左右,我记得端木无意中有说过他们今天七点半的飞机,现在七点十几,到机场快的话只要十分钟,我帮你叫一辆的士。”

“谢……谢谢……”

……

慕歆,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对不起,明明前一天向你说出那些大话,可第二天却一声招呼就不打就离开……

其实那晚看着你上楼的背影,我就已经有要坦白的念头,知道你背影消失的那一刻……我还是没那个勇气……

看着笑容重新回到你的脸上,我的初衷也完成了。

说实话,我也不想离开你,但在这样和我相处下去,你和我迟早要有危险的……我终究还是向你隐瞒了一些东西。之前也说过,我爷爷留给我一笔遗产,但我没告诉你他生前是省首富之一,留给我的遗产自然也不计其数。

钱是万恶之源,我终于领教到了这句话的意义,我的亲戚们为了从我这得到这笔财产,甚至牵扯上了黑社会,大打出手,就在遇到慕歆你之前,我们的奶茶店还被他们给砸了。

报警也不是没报过,但在这个官官相护,持强凌弱的时代,连被成为百姓守护者的警察也……

为了不牵扯上你,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只能选择离开,抱歉。

我已经跟张爷爷讲过了,你以后就在他的书店里打工吧,工资什么不必担心。

我走了,此时的你应该也在落泪吧,拭去你的眼泪,笑一笑,你的笑容很好看,很可爱……

别再寄人篱下了,所谓的强者,不过是给别人贴上了弱小的标签而已。

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美好的经历,就由你来维护吧。

你的笑容,就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

乐慕歆站在机场外的,隔着铁丝网,看着一架架飞机徐徐升空,不知道哪架将载着那个不知不觉间已经入住她心房的少年,飞向地球的另一端。

就如端木凌在信中所说的一样。

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美好的经历,就由她来维护,其中也包括她和端木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紧握的手指缓缓松开,信纸在风中飘飞,宛若一只洁白的信鸽,任由眼中的泪水流下,凄然一笑,对着已经飞上天空,渐渐远去的飞机,贝唇轻起:

“我等你……”

十年了,时间如流水一般匆匆而逝,乐慕歆大学毕业都已经三年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回来,留给乐慕歆的只有无尽的思念……这十年里,乐慕歆总是将一个玻璃吊坠挂在胸前,这个就是十年前端木凌送的生日礼物,尽管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吊坠,但真正使她珍惜的,是吊坠里的那张照片,虽然那只是端木凌擅自拍的,可却是她与端木凌唯一的合照。

……

夏日,清朗而凉爽的午后,26岁的乐慕歆矗立在墓园里,胸前黄色的野菊花在她那淡蓝色的夏装映衬下显得更加清脆欲滴,头顶的软草帽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着。

她缓缓蹲下,将胸前的一束野菊花放在墓前,右手抚摸着墓碑上她父母的照片,微微一笑,“爸、妈,女儿来看你了,你们放心,我过得很好,我已经和那对亲戚断绝了关系,拿回了属于我的东西,你们就安心吧~”

乐慕歆细心地扫除墓盖板上的灰尘,捡起枯黄的落叶,仿佛父母就在她身前似地继续说着,“十年前呐,就在你们刚走的那段时期,我心情最压抑的日子里,曾有个少年帮助我改变了心境,帮我重新创造那些最美好的回忆,可惜最终我和他最终分开了,你们说命运是不是总爱和我开这种玩笑,先是让我失去了你们,接着又送走了他。但尽管如此,他的温柔和善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你们说呢?爸,妈。”

这时乐慕歆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另一双手,将一束洁白的百合放在乐慕歆的花上,阳光而轻柔的声音回荡在乐慕歆的脑中,“说谁呢?笑得这么开心?”

乐慕歆猛地转过头尽管时光已经过去了十年,可他的笑容还是一点都没变,依然还是那么温暖,柔和。

乐慕歆看着眼前的来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相视了几秒,乐慕歆带着眼角星点泪光笑着扑进他的怀里,千言万语到现在全部化为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凌!”

猛烈地冲击使他的重心有些不稳,就这样被扑倒在柔软的草地上,乐慕歆的软草帽也轻轻飘落在一旁。

他温柔地抚摸着乐慕歆的长发,微微点点头……

嗯……

我回来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被拯救者的物语》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星辰与灰烬
2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
3 我是超级大神豪
4 一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5 直播之我重生成了…
6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7 穿进虐文后我把男…
8 大佬她又又又上热…
9 掌中爱人
10 祥雨敲窗疑是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21563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210915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3 海贼王之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作者: 永夜将晓
男生同人 518259 字
无意中穿越海贼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囚犯,觉醒系统,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4 娱乐:我只想安静的拍烂片 作者: 北江渔
娱乐明星 97357 字
平行世界绑定大烂片系统,拍烂片就能得到一个亿!可我怎么就火了呢?

5 弈非良人 作者: 槿华
古装言情 62215 字
一朝穿成反派之妻,本想逃出牢笼,却步步深陷于他邪魅的温柔……

6 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 作者: 骑个小矮人
仙侠武侠 224266 字
穿越洪荒世界,无限突破立地成仙,震慑诸天神佛,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7 都市超级神兵 作者: 一味然
都市激战 82833 字
戎马归来,本为报兄弟之情,可不想却卷入毒枭阴谋,甚至陷入家族冤屈。

8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作者: 鬼墨龙云
玄幻奇幻 704099 字
穿越异界,从一朵无名小花开始,吸收传说之物,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之花

9 凝冢救赎 作者: 许世静
都市言情 113462 字
这是一场狩猎。至于猎物是会听天由命,还是以命相搏,他不得而知。

10 映月记 作者: 我就写个字
异界大陆 96826 字
我怀念从前还是条狗的日子,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快不记得了。

《被拯救者的物语》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