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乱世哩 [书号222013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二章 蒹葭一曲定衷肠

《乱世哩》 十三月底/著, 本章共6071字, 更新于: 2020-06-25 15:33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元彧独自一人坐在廊坊用箜篌弹奏着《蒹葭》一曲。溯游缓缓的走向元子攸,拿着鸡毛做的掸子,清理着房间内的灰尘。元彧弹奏着正尽兴,听见有微弱的脚步声,他知道此地就只有他同溯游两人,所以,便继续将整个心静继续弹奏。

“公子弹奏的乐曲,真好听,可有名字”溯游在元彧弹奏乐曲的对立面缓缓坐下,等到元彧睁开眼睛之时,溯游以入他的眼眶。

元彧以极其温柔的目光望着她,然后又以其平和的语气向溯游解释到“此曲名为《蒹葭》是先秦时一位公子偶遇心爱女子时所做,说起来,阿游的名字,倒是有蒹葭的缘故”

溯游想了想,确实,元彧曾向她讲过《蒹葭》一诗的缘故,是什么来着,溯游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这才想到“噢,我记得公子说过,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那公子可知道,诗中的那名公子,有没有追上他所心仪的那位姑娘”

元彧摇了摇头,感叹的对着溯游说道:“那姑娘本就是那名公子在穷困潦倒之时臆想出来的幻想,无论怎么追逐,但始终是鞭长莫及,就算那名女子真实存在过,他如此这般的来回寻找,也终究是望尘莫及,如果那名女子也如同男子爱慕她的那般,那又为何迟迟不肯和男子见面。所以啊,所有美好的一面,也只是镜花水月,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场”

元彧说完,又继续的低头弹琴,对于这一点,溯游反倒不太认同他的观点,她觉得那名女子定是有难处,不然也不会躲着不肯见那名男子。“我觉得公子说的不对”说完,溯游将元彧原本停在箜篌上的手缓缓拉起,元彧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公子且随我来”说吧,溯游缓缓的起身,只见她从廊坊内抱出一个积了灰尘很厚的一个木匣子,然后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她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用红色油漆染色勾边精美的一个仪器。

溯游轻轻的将里面的仪器拿了出来,仔细观察一番,然后对着元彧说道:“箜篌曲调悲凉,不如公子用此物弹奏,定然物尽不同”说着,溯游将空灵鼓递给元彧。元彧缓缓的接过空灵鼓,就地而坐,溯游递出两支敲打空灵鼓的仪器。元彧缓缓的再次按照旋律演奏《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果真如同溯游所说,空灵鼓所演奏出来的效果确实要比箜篌的音质更为清脆。溯游见元彧将整个心思都投入到演奏上,于是她伴随着元彧所敲打出来的节奏,翩翩起舞。

就这样,两人一动一静和谐绝美的画面渐渐越来越远去。远远的便能听见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快速席卷而来。此人是跟随元彧从北魏来到南梁的侍从元鹏,对待元彧一直都是衷心耿耿,几乎达到了形影不离的境界,后来,元彧向内侍太监要了溯游后,加上有元彧的命令,只要溯游在的地方,元鹏都会距离元彧有一些距离,以便于保护元彧安全。

只见的元鹏突然急里忙慌的跑了进来,想必定是有要是要同元彧相商,他看见溯游在为元彧伴舞,便绕过溯游,直接了当走到元彧跟前,悄悄的在元彧的耳边说道:“公子,不好了,梁军已直逼洛阳,孝庄帝携带着后宫嫔妃跑了”

“什么”元彧忽然大惊一场,惊吓的他连空灵鼓都推到了一旁。

溯游见状,立马停下舞蹈,看着一脸急躁的元彧,顿时担心不已“公子,怎么了”

“你退下吧”元彧挥了挥手,示意元鹏退下。他有些刻意要压制脾气的紧闭双眸,试着将这个消息压下,以免脾气暴躁起来。

溯游缓缓的走到元彧身边,脸上满是慌张的望向元彧“公子”

“刚才宫里传来消息,说大梁军队已经占领了洛阳城,我大魏皇帝弃城而逃了”从声音中,溯游已经能感受到元彧此时的压抑和无奈。

这一切,元彧早该意料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孝庄帝就不敌元颢弃城而逃,想来着实可笑。大魏建国数百余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在后世之孙身上,看到如此凋亡衰败的一幕。

“遥想当年,先祖拓跋珪建立北魏北魏政权,太武帝拓跋寿一统北方,那是相当的强大啊,而现在,区区蝼蚁之兵,就可让一国皇帝弃城而逃,着实可笑,我大魏王室凋零,有愧先祖,有愧先祖啊”说道着,元彧满是痛心疾首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脯,只恨自己乃文弱书生一个,文不能定国安邦,武不能上战杀敌,果然,最无一用是书生啊。

“公子,公子”溯游见到元彧这种行为,心中也着实难受些许。

“我知道公子心中郁闷,可是,公子也不应该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说着,溯游紧紧的抱住元彧,试图想要阻止元彧这种悲伤过度伤害自己的行径。

“我悔恨啊!恨我王室衰微,竟无扭转之余地”一时间,元彧声泪俱下,满是懊恼之词。溯游也不知如何去宽慰他,只好将他揽入怀中,听他讲述对于当今时事的懊悔之语。

说起什么大丈夫行径,说什么惊世大格言,这些溯游不懂,但是,那种有家却不能回,寄人篱下的种种苦楚,这一点,溯游但是能够感受到元彧的那种求而不得的想法。

溯游望着他,不知道怎么,她觉得现在的元彧,才像是真正活在世间的一个人一样,往日的他,太高贵,太有距离感,仿佛是陨落在世间的一块璞玉一般,清美,但却让人有距离感。而今天的他,才真真正正的让人能够感触到,他其实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人世凡人。不知道为什么,溯游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此刻的元彧像是一个孩子一般,让人怜爱和惋惜。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溯游缓缓的拍打着元彧的肩膀,只见他嘴角抽惆的念叨着类似于这样的诗句。只是溯游一个从未试过字的姑娘,对于元彧这般自幼熟读诗书的才子所吟诵的诗句,自然是不懂的。她听着元彧说的这些诗词,仿佛听天书一般,起先还以为元彧再说什么难受的话语,她还特意问了他很久。

“公子,可是哪里不舒服,公子”溯游一遍又一遍的喊到着,元彧仿佛是真的睡着了,又仿佛并未睡着过一般。溯游不解的念叨着“长什么,太息怎么了,还有这关民生什么事”

溯游小心翼翼的帮着睡着的元彧擦拭着身子,能够轻轻的听见元彧最近继续念叨着什么她听得不大能懂的话语。什么“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之类的话,这些,溯游是完全听不懂。

“公子怎么样了”守在一旁的元鹏问道,在门外,他刚才听见元彧那阵痛心疾首的呐喊。但他知道,就算他冲进去,也无济于事,所以也只能在门外小心翼翼的守着,况且他知道,公子身边的溯游姑娘,一定有办法让公子好过一点的。

说起来,元鹏能够如此的得元彧重用,除了自小就跟着他的情谊外,最主要的就是他无论从什么时候,都明白元彧心中是如何想的。这种看破不说破的精神,一直以来是他能够长久的待在元彧身边的习惯。

溯游摇了摇头,脸色越发的沉重起来“情况不是很好”说着,溯游抱着木盆打算离开。元鹏见状,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不定,溯游有办法让元彧高兴也说不准。自从来梁这半年以来,他还从未见过他们家公子对那个除了他之外的男子,或者女子亲近过。但是,对这位名叫溯游的女子则不同,公子仿佛对她青睐有加。负责,公子那般高傲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帮她而去求人,还是那种人。

“溯游姑娘,你且等等”说吧,元鹏快速的追上溯游,一副谈好的模样,比起之前见了她恨不得掐死她的那副模样,不知道好了多少。

“怎么了”溯游问他

“我,在下有一事,还请姑娘帮忙”元鹏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显然求人这方面,元彧不行,他也不行。倒不是继承了他们公子家的同款骄傲,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启齿才对。元鹏追着溯游,整整追了好几个长廊,这才把事情说清楚。

溯游见状,也觉得别别扭扭的,索性,她便不让元鹏说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

“姑娘知道”元鹏一听,顿时惊住了

“你是想让我帮忙照顾你家公子是吗,这一点你不说,我也会的”说完,溯游走到一口井旁,将木桶放下,然后动作熟练的开始打水。

“姑娘怎会知道”元鹏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见溯游准备打水,立马有眼色的拉开溯游,自己则忙着帮忙。

“你在这里,除了你家公子外,最在意的还能有谁,现在你家公子知道母国传来的恶讯,原本单薄的身子,自然是扛不住的,别看了,你家公子只是轻微的发烧,待会,我开个药方,你带去给我妹妹,我妹妹熟知草药,到时候,定能帮助你家公子脱险”说完,溯游看了看,元鹏立马明白的将木盆递给溯游。

“好好好,谢谢姑娘”说完,元鹏便打算这就离开去找溯洄。

“哎”溯游无奈的叹了叹气,便抱着木盆继续回到元彧的房间里,反复的替他擦拭着身体,希望能够祝他降温。

“公子,公子,药来了”远远的便能听见元鹏在发生呼喊元彧,溯游从早到晚一直反复的接水,倒水将整个动作反复起来试图帮元彧降温。

一看到元鹏这般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溯游有些不愉快的看了眼元鹏,做出一个让他稍微安静一点的手势。“小声点,他还在昏迷当中”

“你这个人怎么冒冒失失的,吵死了,没看见床上躺着一个病人吗?吼什么吼”溯洄一看到这种情况,便全部都明了于心。刚开始,一看到元鹏拿着溯游的东西让她去取感冒发烧的药,她还以为姐姐生病了,吓得她说什么也要跟着来,可这个该死的元鹏,说什么也不肯带着她,于是,她只能连威胁带恐吓的让元鹏带她过来,一进来,看见生病的不是溯游而且元彧时,溯洄这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又放不回去了。她看着溯游这般担心元彧的情形,便知道,溯游对元彧动心了。可是,元彧对溯游,是不是也有如同的心思,她不知道,但此时,溯洄比任何人都清楚,元彧和溯游,这两人终究是无法长相厮守的。

原本溯游还慌乱无错,一看到溯洄来了,这下,原本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她一副紧张的拉着溯洄的手说道:“洄儿,你来了就太好了,你帮我看看,公子的情况如何了”

“好,姐姐”溯洄缓缓的坐在元彧身旁,将他的手缓缓拿了出来,搭完脉后,溯洄已经明确的感觉到,脉象平稳了许多,但高烧始终退不下去,可能和他忧郁郁结的情绪有关。至于这些,溯游也知道,只不过是关心则乱了。

溯游紧张的抓住溯洄的手问道“脉象如何了”,元鹏见状也是紧张的一直来回乱转。看到溯洄把听诊的手放下后,他整个人又紧张起来。

“你别不说话啊,我还是把这件事告诉皇上,让陛下请一个太医过来吧”说完,元鹏就打算走,还没有迈出几步,就被溯洄嫌弃的吼道。

“你烦不烦啊,一直絮絮叨个不停,你家公子无碍,你把药给他喝下,不出两个时辰就退烧了,这两个时辰内,一定要有人在身边侍奉,出汗时,及时帮他擦拭身子,以免二次发烧”说完,溯洄缓缓的起身。

“既然如此,谢大夫,无碍就好,无碍就好”说着,元鹏便打算留下帮助元彧擦拭身体。只见他刚碰到那盆水,就被溯洄给提溜走了。

“你干什么,你这个粗鲁,野蛮的女人,放开我,我要去侍奉我家公子”元鹏边走边胡乱的谩骂着溯洄。

溯洄见状,狠狠地在元鹏脑袋上敲了一下子,然后十分愤怒的说道:“你进去干什么,这里面有你什么事,你没看出来你们家公子更希望我姐姐在里面吗?”溯洄说完,便松手放开了元鹏。原本还张牙舞爪的元鹏这下,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溯洄见状,没好气的推他“你去啊,你怎么不进去了”。元鹏知道自己这次没眼色劲大了,只好站在原地不动。任由溯洄怎么推他,他都不敢进去。“这下学聪明了吗”溯洄问他

元鹏先是点了点头“嗯嗯”然后又觉得不对的摇了摇头“嗯嗯~”

这下子,倒吧溯洄搞得有些不懂了,溯洄直截了当的一掌冲着元鹏的后脑勺拍去“你这嗯嗯,嗯嗯~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什么意思”

元鹏见状,委委屈屈的说“我是说我懂了,但是我又不懂”

溯洄见状,略带无奈的叹了口气。难怪姐姐喜欢书呆子,合着都念书念傻了,这书呆子的徒弟,也是块木头,什么也都不懂。然后,溯洄伸了伸手,元鹏小心翼翼的朝着溯洄靠近,“你家公子,喜欢我姐姐,而我家姐姐,也喜欢你们公子”溯洄说完,元鹏似乎明白什么的那不经世事的小脸瞬间红了。溯洄说完,便对着元鹏再次悄悄细语了几句“今晚,你就回房间睡觉吧,无论你听见什么动静,都别出来”话毕,溯洄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拿着她的竹笛抻着船然后离开了。边走边说道让元鹏不要再胡乱添乱了。“记住了,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去”

这一夜,元鹏但也真的很听溯洄的话,乖乖的躲在自己的房间一夜都未出去。倒是可怜了溯游,一个人忙前忙后了一整晚。

“公子,公子”溯游摸了摸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元彧,见他还是高烧不退。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摸了摸元彧的“怎么办啊,还是没有退烧”元彧还一直出着虚汗,傍晚时分,元鹏送过药来了,喂元彧喝过药后,便整个晚上都没有看见元鹏的人影。一想到这里,溯游只好半夜起来在帮着元彧多打几盆水帮他擦拭身子退烧。

可是,谁曾想,等她打完水回来,元彧便从床上跑到了地板上躺着,大概是因为太热的原因,或许地板上能凉快一点。“公子,你怎么下来了”溯游想去扶他,谁知道就在这是元彧一把将她也拉到地板上。元彧的整个身子,仿佛火炉般制热,还未靠近溯游,溯游便已经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炙热。

溯游见状,只觉得自己心中的小鹿不停地乱撞,耳边不时传来元彧略带低沉的声音。他口中散发着淡淡的中草药的味道,一时之间,溯游居然觉得这股味道竟然出奇的好闻,若在平日里,她定然是厌恶这股味道到了极致。她自幼身体便不好,溯洄学习药理,也是为了帮助她调养身子,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原来药草的味道,居然也可以是清香甜美的。

“不要走,别走”元彧说罢,整个人便朝着她扑了过来。

“我不会走的,阿彧,我不会离开你的”说着,溯游轻轻的拍打着元彧的肩膀。只觉得此刻的元彧,像极了那种会像大人要糖果的小孩子别无二致。

“阿娘,彧儿以后会乖乖的,阿娘不要走好不好”元彧迷迷糊糊的说道着。

溯游望着他,瞬间觉得这个表面风光无限的风流公子,居然在这一刻,如此的可怜。溯游只好连哄带骗的摸着他的头发说道“阿彧乖,阿娘不会离开我们阿彧的”

元彧缓缓的抬起头看向溯游,立马清醒到,“你不是我阿娘,你是溯游”

溯游见状,整个人蜷缩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公子,奴婢不是有意冒充的,我”

溯游本来还想解释什么,谁知此时,元彧突然问道“那你会离开我吗?”说完,挂在眼睑的泪水不知道在眼眶中打转了多回。

“不会,溯游不会离开公子的”还不等溯游说完,只见的一股淡淡的中草药气息缓缓的刺激她的味蕾。元彧的手缓缓的朝着她的发丝摸去,这个异国男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草药气息,逐渐压破她的嗅觉,味觉,以至于她觉得自己此时就如同浸泡在药罐之中一样。

是夜,月下,溯洄独自一人坐在长廊下用竹笛吹奏着诗经中,国风,卫风,硕人一曲的曲调: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哩》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一剑独尊
2 此刻,举国随我穿…
3 仙帝奶爸在都市
4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5 神级鉴宝师
6 大跨界
7 捡个世子来种田
8 穿书女配马甲又掉了
9 狂妻入怀:大牌弃…
10 嫁给东厂大佬冲喜…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作者: 彩色的风
都市异能 326676 字
成为天庭在凡间的代言人,将各种神迹洒落凡间,各种宝贝冲击世界观!

2 阴行风水师 作者: 道爷慈悲
民间奇谈 444650 字
阴行传人,法教弟子,抓鬼治邪,斗法修行,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我

3 都市之再世战神 作者: 书香二少
都市重生 407254 字
打破轮回,再次重生,救亲人,除异己,一代战神,再世惊人!!!

4 赘婿神王 作者: 君来执笔
都市异能 110693 字
赘婿神王:众人视他为赘婿,为蝼蚁,为害虫,殊不知他以神王证永恒!

5 从海贼开始朝九晚五 作者: 猪头少年狼
男生同人 22667 字
海贼王:获得上班打卡系统,朝九晚五,我就是世界最强赏金猎人!

6 全球轮回:这个剧本我看过 作者: 斩尽
都市异能 190782 字
这是现实还是虚幻?我们是接受人为的安排,还是自由而抗争?手擒苍龙?

7 天命神主 作者: 小林人生
异世争霸 216492 字
一路经历生死,几乎饿死街头,在雪妮语帮助下,重回异界大陆。

8 潜龙狂婿 作者: 摇滚的龙虾
都市异能 544671 字
家有美妻却不能碰,外面的野花处处香。 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9 妖戒的雾 作者: 抬头的猫
东方玄幻 96572 字
戒指、机缘,他的一生似乎早有定数,反抗或是顺从?

10 玄幻之开局无限系统 作者: 此心到处
东方玄幻 177235 字
开局无限系统,江城逆风崛起。此间世界已经装不下我了,我要制霸诸天!

《第三十二章 蒹葭一曲定衷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17k书友5022l77Dg

2020-06-26 01:09 发表于 h5.17k.com 17k书友5022l77Dg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道路杳杳,在水一方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