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都市言情 >> 狱女铁郎心 [书号219566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十四章忆当年罪名坐实**

《狱女铁郎心》 曦柳/著, 本章共6255字, 更新于: 2016-12-03 11:19

齐锋独自开车跑到君煌喝闷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猛灌,邵君煌和曹龙斌在一旁看得匪夷所思,向来沉稳的人今天是咋回事?

邵君煌心里藏不住事就直接问了,“锋子你这是咋啦?老太爷都走了有段时间了,还想不开啊?”

齐锋冷冷的吐出,“孟志宏的女儿我娶了。”

曹龙斌和邵君煌均是震惊,他们都知道其中内情,不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以为他只是说说,没想还真付出行动了。

既然要报复,干嘛跑到这来苦闷,曹龙斌很是不懂,“锋哥,娶了媳妇干嘛还跑来喝闷酒?”

他红着眼抓住曹龙斌怒吼道:“为什么是她,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邵君煌赶紧过去拉开他,“锋子,听你这口气,好像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啊?”

齐锋瘫坐在沙发上,自嘲的笑:“还记得几年前我告诉过你们我恋爱了吗?”

邵君煌一下来劲了,兴奋的说:“当然记得,当时我们都挺佩服那姑娘,居然把你都给拿下了,当时你还没给我们说细节就偷偷出国了,咋突然提起这事?”

“呵呵,她就是孟志宏的女儿?”虽然几年前就知道了,可是直到现在他都不大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曹龙斌相当的吃惊:“什么?这也太狗血了吧!”

邵君煌顿觉此事棘手,“锋子,那你准备怎么处理?”

齐锋闭着眼脸露痛苦之色,“我八岁就没有了爸爸,我不可能毫无芥蒂的和仇人的女儿谈情说爱,我觉得好累,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玩我。看着她卑躬屈膝的蹲在地上,就像是有人在我身上插刀。”

曹龙斌拿来酒杯满上,“锋哥,这事一时也想不通,一醉解千愁,兄弟今晚舍命陪君子。”

邵君煌也端起杯子,“对,不醉不归。”

……

“砰砰砰……嗵嗵嗵……”孟诚在睡梦中被惊吓醒,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门快被人给拆了。

“给我开门……再不开老子就把门劈了……”齐锋踹着门发着酒疯。

她吓得不轻,此时放他进来她有的活吗?护送他的人就那么由着他在这儿疯?她拽着木棍做好防备。

“孟诚,你听见没有?”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声的咆哮,“shit!”

外面的动静渐渐弱去,“老婆,我回来了,让我进门……老婆……”他的音调亦是降下去。

最后那些微的声音消尽,她蹙眉提着棍子试探的过去开门,门锁刚一拧开齐锋上半身直接栽倒在她脚下,她当即扫望四周近处再没旁人。

地上的人睡的跟死猪似的,她由心怨恨他,可是这关头她还是郁闷的将他往屋内拖,雇那么多佣人有什么用,死在这都没人知道!

躺地上的人远比她想象中的沉,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弄进门。

“啊~呼……”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兀然她眼睛一亮,双手在齐锋身上搜摸,惊喜的掏出他的手机,她都被抓到这儿来好些天了,爸妈一定担心的要命,赶忙按亮准备给家里报信――【请输入密码!】,看到哪几个字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她第一反应输入齐锋的生日,【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不是生日,那是什么?难道是结婚纪念日?

――【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她自嘲一笑,她何来份量,还妄图他把她当回事。

她努力的回想,是熙缘的生日吗?

――【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她要崩溃了,摇晃着齐锋激动道:“你密码到底是多少?”

那打着呼的烂泥毫无回应。

……

【输入有误次数太多,请一个小时后再试!】

她能想到数字都试光了,最后索性乱按一通,可奇迹终是没有降临在她身上。

她愤懑的将他手机插回原位。

……

“嘀嘀嘀……”闹铃乍响。

她速急翻身关掉生怕吵醒那魔兽,给自己招来祸事。

为使她能及时起床,龚叔特地给她配了这家饰,也省得别人天天早上还来叫她起床。

……

醉醒后的齐锋意识渐晰,恍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借着透进来的天光再一看竟在小黑屋,腰酸背痛的触觉传入他的神经中枢。

他凝眉望着竖立墙边的凉席,合格证标签原封不动的挂在上面,这段时间他都刻意不往这里来,要是今天没在此他愣是没想到她还睡在地上。

他骤然起身,提起凉席使蛮力哐咔扯断捆绑的绳子,呼~的将席面平铺在地上。

……

他如常吃过早餐离开别院,没有跟她提一句关于昨晚的话。

随后的几天孟诚都没有再见到他,至于他去哪儿了她无从知晓,亦不打算追问他人。

……

“哇,天启的新任总裁齐锋长得也太帅了吧!”远恒市场部职员柳何静拿着杂志尖叫道。

林美娟听闻也跑过去看。

“真是比男模还有型,这女的谁啊?”

“杂志上说是秦氏的****,莫非是他女朋友!”

刘泉吼道:“公司最近摊上不少事,你们还有心思在这儿八卦。”

……

阳城别院

李瑞坐在沙发上笑问:“锋,听说你最近有意在打击远恒?”得知孟志宏最近为公司的事搞得焦头烂额,他就兴冲冲地跑来找齐锋了,他就属于那种闲看热闹的。

齐锋冷笑:“起止打击那么简单。”

李瑞不解:“那还要怎样?”。

他寒眸冷冷的说:“哼,父债女还,他不是最宝贝他女儿吗?我只要在他女儿身上花功夫,对他来说就是生不如死。”但他的心却冷不丁一颤。

李瑞知道兄弟的苦,表示理解,之前他说要娶那孟小姐不会来真的吧?他看着他笑起来,“你不会是真打算娶孟志宏的女儿吧?”

“已经娶了。”

李瑞叹口气,深深的同情那位孟小姐,只怪她命苦做了孟志宏的女儿,他出于好奇,想要见见那苦命的人,“这孟大小姐也够惨的,既然已经娶了,那也算是嫂子了,是不是的让兄弟我见识见识?”

齐锋笑笑:“那又何妨——恭叔把人叫出来。”

孟诚正在打扫花园,张明伟慢步走过去,“少夫人。”知道她的身份后,他将他那刚刚萌芽的心思深藏了。

见对方和她打招呼,她也不好不理,况且对此人印象还不错,“张特助。”

“少夫人,总裁这么对你,请你谅解他。”

她诧异他居然和她说这些!

张明伟有些伤感的说:“总裁八岁便没有了爸爸,**也不在他身边,他一直都是和老太爷相依为命,前不久老太爷刚刚辞世,所以他心情不太好,请你相信,总裁虽然表面冷厉,但是他的本性不坏,可能有些事他一时还未想通才会将一些无名火发泄在你身上。”

她不曾想过齐锋有那样的身世,怪不得他性格那么孤僻,原来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也挺可怜的!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张明伟有些激动的说:“少夫人,你能体谅真是太好了。”

自从上次大厅事件后,小兰就更加厌恶孟诚,开始不敢太过针对,后来发现也没人管,就明目张胆的处处挑事。

见张明伟一走就跑过来,拿着一本杂志,尖酸刻薄的说:“我就说这少爷前几天怎么没回来,原来是和秦家千金去韩国旅游了,我还从未见少爷对谁这么体贴过,哎呀,千金大小姐就是不一样,不像有些人整天灰头土脸,说不好听点就是下堂妻。”

孟诚觉得这人莫名其妙,不想理她,和这种人争论就是掉格,浪费无谓的精力。

小兰见她没反应就直接将杂志丢到她眼前,看到那封面的时候,她心中还是一紧,毕竟是自己丈夫出轨,还是自己深爱的人,不心痛就不正常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小兰见她发呆更加不屑道:“我看啊,这‘少夫人’三个字也叫不久了,说不定明天就是弃妇了。”

小翠本是过来通知孟诚齐锋叫她过去,就看到这一幕,赶紧过去,“少夫人,恭叔说少爷回来了,让你去一下大厅。”

“哦,我知道了。”她淡淡的说。

她走后小翠好心的对小兰说:“小兰,你别整天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少夫人她再不济她还是少爷的老婆,你这样老是和她对着干,哪天他们和好了,你还活不活啊?”

小兰毫不将孟诚放在眼里,嘲讽的说:“就凭她,除了一张还将就的脸,她还有什么?”

……

“少爷,你找我?”孟诚的声音软软响起。

李瑞见一身佣人服的她,大惊叫道:“孟诚。”

“李瑞!”孟诚也是震惊李瑞怎么到这来了,想到他们是兄弟来这里也很正常。

“李瑞也是你叫的,叫李少爷。”

她知道他这是要故意羞辱她,于是改口叫道:“李少爷。”

李瑞暴跳如雷:“齐锋这就是你说的父债女尝,你还有良心吗?孟诚是怎么待你的,你也狠的下心?”她居然就是孟志宏的女儿,太不可思议了,之前对于齐锋要报复谁,怎么报复他都无所谓,因为事不关己,可是他不能容忍这个报复的对象是她。

看着向来玩世不恭的人,今天居然为了他老婆跟他急了,大有领地被侵占的感觉,他怒道:“李瑞,之前你不知道是她的时候,可不是这反应,莫不是你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她突然觉得体内一股暖流流出,便要转身离开。

齐锋见状呵斥道:“孟诚,你给我站住,再走一步远恒就保不住了。”

她只得呆立在原地,她感觉的到,液体通过她的大腿正在往下流。

李瑞看到血水顺着她的大腿缓缓流下来,顿时火冒三丈大喝:“齐锋你真可耻。”

李瑞越是这样越是刺激到齐锋。

“李瑞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参与。”

李瑞实在不忍直视起身离开,他不想见到她如此难堪,他知道她也不想让他看到如此狼狈的她。

李瑞走后,齐锋见双腿是血的她,掏出手机打给张明伟,“买十包卫生棉送过来。”然后又对她说:“还不去清洗。”

看着她腿上的污血,他心中也不是滋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

孟诚在专供佣人们洗漱的淋浴间洗完澡换好干净衣服,而后抱着脏衣服出来就在门口看到说不出什么表情的齐锋,她淡漠道:“少爷,没什么吩咐我就去忙了。”

他速急拽住她,“老婆!我们不玩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她大觉莫名其妙,“少爷,你喝多了吧!”

“你是你,你爸是你爸,我不该把你们混在一起,你是跟我一条心的是吗?”

“少爷,我该去做饭了。”

“我是你老公,我没喝酒!”他音调陡增吼道。

“哦。”

“我们平心静气的聊聊!”

她抬眸淡默声望向他。

“你打心里还喜欢我吗?”

她抱着衣服的双臂圈力收了收。

他眸光深邃,激喜道:“不说话就**你还喜欢我。”

“呵呵,那又怎样?我姓孟……我们之间不谈感情……少爷,我去做事了。”

她淡漠的话如一盆噬骨冰水在他头顶泼头灌下,他压抑的拳头的拽的紧紧。

……

“总裁,渔网都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撒好了。”张明伟沉稳回报。

“眀信集团的事可以开始着手处理了。”齐锋坐在老板椅上发号施令。

“是,总裁。”

……

他神光别样的看着‘远恒集团’四个字,本该赶尽杀绝的却因为她的出现,让他变得有些优柔寡断,他决定先放一放,把眀信集团搞垮再说。

……

因为来例假的原因,他没再为难她,这几天他也不在家里吃饭,偶然碰上她叫他声‘少爷’,他装作没听见走过。

这使得她在别院的存在感再次降低,被人戳着脊梁骨挑衅的事更加频繁。

其实也就只是小兰在那蹦来蹦去,其余人冷眼旁观。

孟诚的态度依旧是懒得理会。

……

晚间结束事务,她乏困走回小黑屋,诧异发现屋内灯竟是亮起的,早上走的急忘关了吗?常步走到门边推门而入。

“老婆!”

她惊目看到齐锋竟站在屋内,平淡道:“少爷,有事交待?”

他剑眉紧拧,他不喜欢她这样叫他,“老婆,我给你买的凉席你怎么不睡?”

“那是你买的不是我的。”

他脱口而出:“我的不就是你的!”

她一副无比震惊的表情。

“明天开始你不用住在这儿了!”

她当即一喜,“你终于肯放我回去了。”

他牙关一紧,“搬去主卧,做这别院真正的女主人。”

希望越大失望的打击越沉重,她的心瞬间滑落峰谷,洗漱的心情也没了。

“你要是在明年能替我生下个大胖小子,我可以考虑放下一些事,当是你们孟家用新生命来填补曾经欠下的债了,关键还得看你肚子争不争气!”他折腾来折腾去最终想以此来淡化不可逆转的事,他这么说,并不**他真的放下了。

“你说的是真的?”她不可思议道。

“等你身子干净了我们就开始造人!”

她默认下这个提议。

“去洗洗睡了。”

她望着他转身坐在铺好的凉席上,问:“你不走?”

“我们是夫妻,理应睡在一起,放心吧不会强要你的。”最近他是精疲力尽心累的很,暂时搁置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也就跟她一起他才觉得有那么点踏实感。

……

清晨六点钟的闹铃声有约的响起,齐锋挥手拽起一把将它关掉。

“少夫人,都几点了你还不起来!”小兰突突的嗓音以及不友好的敲门声声声入耳。

“滚!”

小兰在无心里准备的情况下被齐锋空落的咆哮声吓得不轻,窜窜跌跌的远离。

……

“老婆,我不吃早餐了,公司有点急事我需要去黄城一趟,后天就回来。你想吃什么就跟张阿姨她们讲……等下陆涵会给你送些衣服过来……只是…”他欲言又止,他担虑的是黄鹤一去不复返,出了这里他怕再也找不回她。

她目移它处,“你安心走吧,我不会离开这里的。”她显然也是有顾虑的。

齐锋像是吃了颗定心丸,“我一定尽快赶回来。”

“嗯。”

……

“少夫人搬去主卧了,想来夫妻俩应该是和好了!”晚间做事之余张阿姨同一起干活的小兰、小翠闲聊起来。

小翠压低声音道:“可是我听阿刚说,少夫人上午在大门口站了很久都不敢走出门去。”

小兰哼笑:“所以说根本就不叫和好,说白了就是禁足,真要是和好了,新婚期还不腻在一起,可事实上少爷又走了两天……而且大厅的电话线还是没接通,龚叔还特别交待任何人的手机都不能给……”

“少夫人!”张阿姨回头咋惊喊道,她来了多久啊?有没听到她们的谈话?

她淡淡道:“张阿姨,你给我安排点事做吧,我挺无聊的。”

“少夫人,这怎么使得,少爷知道了我还有的活吗?”张阿姨故作夸大其词。

“少夫人,可算找到你了,少爷回来了正在到处找你呐!”龚叔沧磁的嗓音兀然传来。

“哦!”

龚叔随即电联齐锋,“少爷……找到少夫人了……好,我马上带她去大厅……”

……

齐锋给出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后,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干净没?”

知道躲不过,她木木的点点头!

他眸光变动牵着她去楼上,进了房门他有些急的说:“先去洗洗。”

旋即孟诚进浴室洗澡,齐锋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她洗好出来,他伸个懒腰进了洗漱间。

坐在床上无聊的等着,她无意中看了眼电脑屏幕,脑精一转本能的扫眼浴室门,而后速急走过去拿起鼠标,看到有几个被他消下去的文件,点开发现是天启正在投标的内部文件,无意窥看就将它消下去,旋即她点出另一个文件,是关于明信集团的数据资料,她惊讶那根本就是人家公司的内部文件,下一秒她猛然联想到自家近来遭遇,食指不停的滚动鼠标。

――远恒核心资料

她惊目翻看着那些机密文档,以及远恒正在竞标的重大项目相关方案、报价等,还有天启安插在远恒的眼线名单,震惊之余她快瞟一眼洗漱间,拔下U盘悄悄离开。

齐锋洗好出来见房间里没人,正在犯疑她去哪儿了,乍然看到电脑上的U盘不见了,他的眸子瞬间寒意满眶,他一步步的退让,一步步找借口放过孟家,这对他而言是多么的不容易,明知不可为还偏偏为之,他身心倍受折磨与不安,可她对他所做的这一切不闻不问,终究还是背弃了他,离他而去,这世上唯一走进他心深的人竟是这般无情无义,他嗜血狂鸷,孟诚是你逼我的,你不仁别怪我无义。

……

紧拽着U盘她夺命的沿路跑着,时不时的回头瞅望好在一直没人追来,她上接不接下气的跑出苗圃基地,夜间车灯通亮驶过,她大伸双手向过往车辆挥舞,迎面的车子还是一闪而过,时间不待她心一狠索性冲到路中间。

“吱――吱――”一辆奥拓车紧急踩刹车发出刺耳的惊悚声,终于在距离她不足半米的地方刹死。

她亦是被吓得半死,僵立在车前。

“丫头,你不想活啦!”中年司机探出脑袋恼火的吼道。

她回神立马冲过去拉住司机,“大叔,有坏人在追我,求求你送我一程好不好?求求你……”

“哎,上车吧!”世上还是好人占多数,不应为几粒老鼠屎坏一锅汤。

……

“大叔,麻烦你开快点!”孟诚急切道。

中年司机慢悠悠的说:“小姐安全最重要。”

她现在哪有心情管安不安全,催促司机快,可司机就像听不见似的,仍是不紧不慢的开。

看到家门口的大门,她急切下车,得赶紧把资料给父亲好及时补救。

“站住。”一个威严的声音。

她转身见是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疑惑道:“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中年男人冷笑一下说:“你是不是叫孟诚?”。

她不明所以的点头。

男人亮出工作证,“有人举报你盗取公司机密,跟我走一趟。”冰冷的手铐毫无预兆的就拷在了她手腕上,顿时她惊呆了,她被强行押上车带去警局。

**在她身上搜到U盘,罪名便坐实了,随即她被带到了锦都看守所,不许任何人探视。

……

孟家别院

崔湘云急切道:“志宏,为今之计只有找大哥了。”

“不行,不能把大哥拖下水,齐家在中南海是有背景的,要是抓到大哥的小辫子不放,影响大哥的仕途怎么过意的去,我们再想想别的法子。”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狱女铁郎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超能仙医
2医圣妙手
3剑仙在上
4妖怪调查局
5制霸全球
6都市之最强狂兵
7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8天价契约:慕先生,轻点宠
9庶女撩夫日常
10恶毒女配日常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继承千万亿 作者:串串都很香
都市生活521876字
平时读书不努力,回家继承千万亿。 张丰作为亿万豪门候选继承人。 他权倾天下!

2我!最壕狂婿 作者:夺命狂徒
都市生活326888字
五年后,禁令解除,我终于不用再韬光养晦,那些我曾失去过的,我终将亲手夺回来!

3雪狼出击 作者:钟表
军旅生涯1478395字
少年林松遭巨变,血海深仇,神秘身世,人狼情深,热血军营,一人一狼铸就最强兵王。

4史上最强炼气士 作者:文人默客
异界大陆151217字
五千年前,突破炼气踏入修炼之途,五千年后,以炼气称霸宇内四方,笑傲三界内外。

5我的阎王生涯 作者:观表
幻想爆笑73930字
阳光地府,颠覆传说!穿梭阴阳两界,演绎爆笑兼职!想象不到的阴间!另类鬼故事!

6重生之帝君归来 作者:白少伟
异术超能134546字
豪门弃少穿越天界,得帝君传承,强势归来,灭豪门斩强敌,震慑九州,无敌天下!

7最强神壕 作者:九夫人
都市生活287431字
小姨突然打过三千万做零花,说:他陈达,是全球顶尖的富二代!从此开启恣意人生!

8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作者:易绝生
东方玄幻262815字
比传承,我有诸天秘术。比背景,万界帝仙皆我之好友。比实力,我灵宠都百级了。

9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1709796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铁骨柔情,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10我的身上有条龙 作者:任我高飞
都市异能104943字
权衡带着身上的龙,开始了他的梦想,为了文明与快乐,建立自己的文娱帝国!

更新于2019-05-04 12:16:19 查看最新>>

《第七十四章忆当年罪名坐实**》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