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比较老人与海 [书号197132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章 智取大鱼和鲨鱼(下)

《比较老人与海》 国珍玉华/著, 本章共7056字, 更新于: 2016-07-20 18:39

老人圣地亚哥如何能够对大鱼实施“金瓜击顶”?这当然是孔先生的杰作了。

原来,当孔先生听说老人一定要通过捕捉大鱼来报仇雪恨,立即意识到对付大鱼,除了老人现有的鱼叉和棍棒以外,还应该增加至少一种新奇的武器,以便应付意想不到的险情。经过反复比较,孔先生认为,类似于中国古代皇帝赐死大臣的“金瓜击顶”,用金黄色面瓜一样的铜锤向大鱼的头部猛击,可以立即使得大鱼昏死过去。而使用鱼叉和棍棒,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使得大鱼昏死过去。当孩子把孔先生的设想转述给老人的时候,具有丰富经验的老人立即觉得这一方案可行。说干就干,老人马上打造了一个长把“金瓜”。随后又以大树为目标,练习锤击。在短短的一星期之内,竟然击倒了两棵大树。不过,由于老人的练习是在一处无人的小树林中进行的,因此没有人发现。

现在,老人和孩子终于通过“金瓜击顶”制服了大鱼。不用说,胜利的喜悦在他们的心中悠然而生。此外,孩子因为帮了老人的大忙而感到非常自豪。而老人的心情则比较复杂。一方面庆幸能够在紧要关头出奇制胜,从而避免了灭顶之灾;另一方面,觉得这次总算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更大的成绩,因此挽回了面子;第三方面,从心底里确实感激孩子和孔先生;第四方面,也是最沉重的一方面,老人又着实为大鱼感到悲伤。

同样是为大鱼感到悲伤,但是这一次与上一次有很大的不同。上一次那条大鱼只是相当聪明和相当强悍,而这一次这条大鱼也许是世界上最聪明和最强悍的大鱼,把这样的大鱼杀死,实在是罪孽深重。不过,老人又寻思:大鱼呀!我也算对得起你了。你想呀,一般情况下,“金瓜击顶”是部长级以上的达官贵人才能享受的待遇,你在临死前还能享受部长级以上的待遇,也应该瞑目了。你再看看我,我死的时候能够享受到科长级的待遇就算不错了。由于这样一想,老人心中的罪孽感顿时烟消云散了。

上次,老人杀死大鱼之后,由于极度疲劳,他感到头晕,恶心,看不大清楚东西。

这次,老人记住了孔先生的话:势不能用尽,力不可用完;更重要的是,老人费了大约五分之一的体力,就杀死了大鱼。因此,老人有充沛的精力去干余下的工作。

和上次一样,需要把大鱼拖过来,用一根绳子穿进它的鳃,从嘴里拉出来,把它的脑袋紧绑在船头边。然后用一根套索拴住它的尾巴,另一根拴住它的腰部,把它绑牢在这小船上。这样就可以竖起桅杆,张起帆驶回去。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这些工作有孩子的帮助,因而更加省力,更加迅速地完成了。

渔船开始返航以后,老人招呼孩子休息一下。

像上次一样,老人用鱼钩钩上了一簇马尾藻,把它抖抖,使里面的小虾掉在船板上。如此反复几次,小虾总共有几十只了。老人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它们的头,连壳带尾巴嚼着吃下去。孩子学着老人的样子,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小虾的头,不过他接着又把壳和尾巴去掉了,再把泥线也抽出来,然后才放入口中。老人见状在心里想:“年轻人口味就是高呀。”孩子从老人的眼神中读懂了老人的心思,于是连忙说:“我在孔先生家里的时候,曾经到后厨帮忙干活,看见中国的厨师在做‘虾仁豆腐’这道菜之前,就是这样处理小虾的。我觉得用这样的方法使得小虾成为虾仁以后,更好吃,也更干净了。”“好的。以后我也要向中国的厨师学习,用这样的方法吃小虾。”“我还听说,中国人的饮食习惯特别有利于健康。不过,说实在的,我对这些说法目前还不感兴趣,至于以后会不会感兴趣,现在还不好说。”“孔先生胖吗?”“一点也不胖,和其他人相比,甚至有点瘦。”“在我的记忆中,中国人都比较瘦,这和他们的饮食习惯肯定有很大关系。以后不出海捕鱼了,我也要多吃一点中国饭菜,以避免身体过度臃肿。可是现在不行,现在只能做到有什么吃什么。”“对,有什么吃什么。不过这小虾富有营养,而且味道也很好。”

休息过后,两人开始从大鱼身上割肉。

老人熟练地挥舞‘刀连钩’,从大鱼身上割下长条形的肉块,等到鱼块只有一小部分和大鱼的身子连在一起的时候,就将鱼块钩住并且拉起来,由孩子将鱼块完全割下来,最后由老人将鱼块钩到船上。

在鲨鱼到来之前,已经大约有200磅鱼肉从大鱼的身上转移到船上。

由于大鱼的心脏被刺破,鲜血不可避免地像云彩般在海水中扩散开来。

鲨鱼能在400米之外闻到一滴血。而大鱼的心脏被刺破之后,不知有多少滴血流出来。

上次,嗅到了血腥气味跟踪而来的第一条鲨鱼是一条很大的灰鲭鲨。

这次,当第一条鲨鱼出现的时候,孩子大声喊叫:“又是一条很大的灰鲭鲨。”然而老人却说:“这不是灰鲭鲨,是长臂灰鲭鲨。”“这两种鲨鱼有什么区别?”“灰鲭鲨与长臂灰鲭鲨的确很难区分。灰鲭鲨不只在于胸鳍更短,而且还有鼻下侧和嘴周边的部分呈白色,而长臂灰鲭鲨的这部分则不是白色,而是发暗的颜色。”“原来如此,我又长了一点知识。”

上次,老人看见那条灰鲭鲨蓝色的脊鳍划破了水面,正朝着大鱼游来,他准备好了鱼叉,系紧了绳子,眼睛始终注视着鲨鱼的动向。老人那时头脑清醒,充满了决心,但并不抱着多少希望。鲨鱼飞速地逼近船梢,它袭击那鱼的时候,老人看见它张开了嘴,看见它那双奇异的眼睛,它咬住鱼尾巴上面一点儿的地方,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地响。鲨鱼的头露出在水面上,背部正在出水,老人听见那条大鱼的皮肉被撕裂的声音,这时候,他用鱼叉朝下猛地扎进鲨鱼的脑袋,正扎在它两眼之间的那条线和从鼻子笔直通到脑后的那条线的交叉点上。那儿正是脑子的所在,老人直朝它扎去。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用糊着鲜血的双手,把一支好鱼叉向它扎去。当老人感到心里阵阵发慌的时候,只见鲨鱼翻了个身,它的眼睛里已经没有生气了,跟着它又翻了个身,自行缠上了两道绳子。老人知道这鲨鱼快死了,但它还是不肯认输。它这时肚皮朝上,尾巴扑打着,两颚嘎吱作响,它的尾巴把水拍打得泛出白色,四分之三的身体露出在水面上,这时绳子给绷紧了,抖了一下,啪地断了。鲨鱼在水面上静静地躺了片刻,老人紧盯着它。然后它慢慢地沉下去了。那时,那条鲨鱼吃掉了约莫四十磅肉,而且把老人的鱼叉也带走了,还有那么多绳子。总之,鲨鱼虽然死了,但是老人一方也是损失惨重,甚至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这次不同了。当这条长臂灰鲭鲨逼近大鱼的时候,老人临时决定将鱼叉换成“金瓜”。当孩子发现老人手中紧握的是“金瓜”而不是鱼叉了,先是感到十分惊讶,继而想到老人这么做总是有道理的吧,于是就问:“还是用‘金瓜击顶’吗?”“不是‘金瓜击顶’,而是‘金瓜击牙’。”“为什么?”“为了省力呀。把鲨鱼击昏要用多大力气?而只把鲨鱼的牙齿敲下来几颗是不是用不了多大力气?”“明白了。”

当鲨鱼张开嘴准备撕咬鱼肉的时候,老人甚至没有像击昏大鱼那样抡起“金瓜”,只是把“金瓜”用力向鲨鱼的牙齿戳去,只听见喀嚓一声,鲨鱼的几颗牙齿就断了下来。鲨鱼用惊恐的的眼光看着老人,老人晃了晃手中的“金瓜”,意思是:“还不快滚蛋。”鲨鱼不敢再停留,只能落荒而逃。

“圣地亚哥,你真棒,鲨鱼一口鱼肉都没有吃到就逃走了。”

老人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招呼孩子继续从大鱼身上割肉。

上次,当那条鲨鱼吃掉了约莫四十磅肉,而且把鱼叉也带走了之后,老人不得不把刀子绑在一支桨的把子上,以便继续战斗。尽管刀子绑在桨把上并不太好使,而且老人的手还受伤了,但是老人还是用刀子战胜了三条鲨鱼。第一条加拉诺鲨用它一条缝似的黄眼睛注视着老人,然后飞快地游来,半圆形的上下颚大大地张开着,朝鱼身上被咬过的地方咬去。它褐色的头顶以及脑子跟脊髓相连处的背脊上有道清清楚楚的纹路,老人把绑在桨上的刀子朝它的头部连续扎了几下。鲨鱼放开了咬住的鱼,身子朝下溜,临死时还不忘记把咬下的肉吞了下去。接着老人发现另一条鲨鱼正在撕咬那条鱼,弄得小船还在摇晃,老人就放松了帆脚索,让小船横过来,使鲨鱼从船底下暴露出来。他一看见鲨鱼,就从船舷上探出身子,一桨朝它戳去。他只戳在肉上,但鲨鱼的皮紧绷着,刀子几乎戳不进去。这一戳不仅震痛了他那双手,也震痛了他的肩膀。但是鲨鱼迅速地浮上来,露出了脑袋,老人趁它的鼻子伸出水面挨上那条鱼的时候,对准它扁平的脑袋正中扎去。老人拔出刀刃,朝同一地方又扎了那鲨鱼一下。由于体力消耗过大,老人不得不又在扎起来容易的地方下功夫,他感到它的软骨折断了。老人把桨倒过来,把刀刃插进鲨鱼的两颚之间,想把它的嘴撬开。他把刀刃一转,鲨鱼松了嘴溜开了。第三条鲨鱼是条单独的铲鼻鲨。看它的来势,就象一头猪奔向饲料槽。老人更觉得乏力了,只好让它先咬住了鱼,然后把桨上绑着的刀子扎进它的脑子。但是鲨鱼朝后猛地一扭,打了个滚,刀刃啪地一声断了。

这次,老人带了好几个鱼叉以及“刀连钩”,所以根本用不着把刀子绑在一支桨的把子上。实际上,老人自始至终都是将“金瓜”和鱼叉以及“刀连钩”交替使用。为什么不一直使用“金瓜击顶”或者“金瓜击牙”的办法?因为这样的方法只能用于鲨鱼露出水面的情况,当鲨鱼在水面以下吞吃鱼肉的时候,只能用鱼叉以及“刀连钩”来对付。孩子对此发出赞赏:“圣地亚哥,你现在对于比较的方法已经相当熟练了。”“真的吗?”“是呀。你看,对于不同的情况,你是不是通过比较,选择应用什么武器,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每次的选择都是最合适的武器?”“是这样的。我每次选择的都是最合适的武器,在这方面,我想,没有人能够和我相比。”“但是你不要骄傲。孔先生说过,熟练而全面地掌握和应用比较的方法,也许要通过毕生的努力才能实现。”“请原谅,我刚才确实有些太得意了。”“没关系,你的得意还是可以理解的,这次你绝对不会空手而归了,是吧?”“就算是吧。不过,下面也许还有更危险的情况。”

老人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因为他想到了上次群鲨袭击的情景。那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身子探出船舷,从大鱼身上被鲨鱼咬过的地方撕下一块肉。他咀嚼着,觉得肉质很好,味道鲜美。又坚实又多汁,好像牲口的肉,不过不是红色的。一点筋也没有,他知道在市场上能卖最高的价钱。可是没有办法让它的气味不散布到水里去,而鲨鱼的嗅觉又是那么灵敏,老人知道糟糕透顶的时刻就快来到了。在群鲨到来之前,零散的鲨鱼已经把大鱼吃掉了四分之一。到了午夜,他又搏斗了,而这一回他明白搏斗也是徒劳。因为它们是成群袭来的,朝那鱼直扑,他只看见它们的鳍在水面上划出的一道道线,还有它们的磷光。他朝它们的头打去,听到上下颚啪地咬住的声音,还有它们在船底下咬住了鱼使船摇晃的声音。他看不清目标,只能感觉到,听到,就不顾死活地挥棍打去,他感到什么东西夹住了棍子,而且使劲往下拉,他不得不把棍子丢弃了。他又把舵把取下来,用它又打又砍,双手攥住了一次次朝下戳去。可是鲨鱼此刻都在前面船头边,一条接一条地窜上来,成群地一起来,咬下一块块鱼肉,当它们转身再来时,这些鱼肉在水面下发亮。最后,有条鲨鱼朝鱼头起来,他知道这下子可完了。他把舵把朝鲨鱼的脑袋抡去,打在它咬住厚实的鱼头的两颚上,那儿的肉咬不下来。他抡了一次,两次,又一次。他听见舵把啪的断了,就把断下的把手向鲨鱼扎去。他感到它扎了进去,知道它很尖利,就再把它扎进去。鲨鱼松了嘴,一翻身就走了。这是前来的这群鲨鱼中最末的一条。它们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他这时简直喘不过气来,觉得嘴里有股怪味儿。这味儿带着铜腥气,甜滋滋的,他一时害怕起来。但是这味儿并不太浓。他明白他如今终于给打败了,而且是精疲力尽了。但是他还活着,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而这次和群鲨的搏斗,与上次相比,有类似的情况,也有不相同的情况。

这次是在午夜过后不久,群鲨像潮水般袭来。如何对付?老人征求孩子的意见:“现在我们有两种办法可以选择:第一个办法是听任鲨鱼群撕咬大鱼的肉,我们同时从大鱼身上割肉;第二个办法是马上和鲨鱼群搏斗。你说我们选择哪一个办法?”孩子考虑一会儿说:“还是选择第二个办法马上和鲨鱼群搏斗。”

“好的。我选用‘刀连钩’。”

“我也选用‘刀连钩’。”

老人和孩子分别站好位置,然后凭借月光,根据水面波动的情况,朝着水面下可能有鲨鱼的地方刺去,但是刺的力气不大不小。这是因为,孩子本来就没有多大力气,老人虽然有力气,但是受过内伤,也不能连续使用猛力,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使用不大不小的力气可以轻松地再把‘刀连钩’拔出来。对于偶尔露出水面的鲨鱼,则用‘刀连钩’向鲨鱼的牙齿戳去,其结果是将牙齿戳掉,或者是将口腔戳伤,这两种结果都是最理想的,不过这样的机会并不太多,平均几十分钟才能遇到一次。

战斗持续了几个钟头,老人和孩子都已经汗流浃背。此时天也已经放亮了。

忽然间,老人觉得情况不对劲,因为根据水面波动的情况,水面下似乎已经没有鲨鱼了。孩子也喊道:“我已经刺了好几次,都刺空了。”老人叫孩子停下来不要动。孩子不明白老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多一会儿,老人因为感觉不到鲨鱼在水下撕咬鱼肉的动静,明确地告诉孩子:“水面下确实已经没有鲨鱼了。”“这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老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他揉了揉眼睛,仔细观察一下,才发现鲨鱼群并没有远离,而是停留在大鱼的周围。这使老人感到双重的惊奇。

还是孩子的眼睛尖:“哎呀,我的天,一条大白鲨来了!”

看到大白鲨来了,老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一条堪称海上霸王的巨型大白鲨。不怒自威,难怪鲨鱼群见到它来了都远远地散开。而它也毫不客气地大摇大摆,准备冲向大鱼饱餐一顿。

可是有三只体重和它差不多,而且年轻气盛的鲨鱼偏偏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它们在大白鲨接近大鱼之前,沿着三个方向包抄过来。

一场海上的“三英战吕布”就要上演了。

大白鲨停下来,晃动着身躯,考虑如何应战。只见大白鲨迅速变换成直立位置。显然,这样的状态是无法进攻的。三只鲨鱼以为大白鲨胆怯了,于是更加猖狂地全速猛冲过来。就在三只鲨鱼露出凶牙准备同时撕咬的一刹那间,大白鲨奋力一跃,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出水面。而三只鲨鱼因为煞不住车,砰的一声头对头地撞在一起。趁着三只鲨鱼都被撞得头昏脑胀之际,大白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血盆大口,依次从三只鲨鱼身上狠狠地各咬下一大块肉。受到重创的三只鲨鱼只能夹着尾巴望命而逃。其他鲨鱼见状,惊恐万分,纷纷如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样,转眼间就流窜的无影无踪。

大白鲨以胜利者的姿态再一次冲向大鱼。

“现在该我们把大白鲨赶走了。”孩子提醒老人。但是老人却摇了摇头:“让它吃吧。”孩子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怎么了?你的斗志都到哪里去了?上次你不是拼死拼活地要和鲨鱼战斗到底吗?”“不。上次我并没有和鲨鱼战斗到底。当大鱼的肉都被鲨鱼吃光了以后,我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失败了。随后,又有一些鲨鱼来咬这死鱼的残骸,就象人从饭桌上捡面包屑吃一样。那时我就不去理睬它们,除了掌舵以外我什么都不理睬。我只留意到船舷边有没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小船这时驶来多么轻松,多么出色。”“圣地亚哥呀圣地亚哥,你为什么不把大白鲨赶走?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你想想,如果大白鲨不来,大鱼的肉是不是终归要被那一群鲨鱼吃光了?”“是的。我不得不承认是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应该让大白鲨吃一些。”“吃一些?就吃一些吧?”“是的。”“你的意思是说,只让大白鲨吃一些,而不是全部,是这样的吗?”“是的。如果大白鲨不是穷凶极恶地吃,大鱼的肉它是吃不完的。”“如果它要穷凶极恶地吃,又怎么办?”“它吃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再动手。”“这还差不多。”

大白鲨不紧不慢地吃得津津有味,而且是专拣肉厚的地方下嘴。也许是吃得太得意了,也许是需要帮助消化一下,也许是出于其他目的,大白鲨得意洋洋地沿着垂直方向窜出水面。老人见状皱了皱眉头。当大白鲨第二次故伎重施的时候,老人不高兴了。当大白鲨第三次肆无忌惮地显摆时,孩子提醒老人:“大白鲨这样做,也许是在招呼它相好的来一起吃。如果它相好的不止一个,那就惨了。”老人感到怒不可遏了:“太过分了。”可是老人又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就问孩子:“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当然有好办法呀。”

孩子说罢,就取出一块铁板挂在船舷外边。老人注意到铁板上面焊接了一段铁管,但是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孩子解释说:“这是炮架。”“炮架?用来放什么炮?”“用来放‘二踢脚’。”“这‘二踢脚’又是什么东西?”

孩子一边把一个‘二踢脚’插到铁管里面,一边解释说:“我在参加小姨和孔先生的婚礼时,看到人们燃放中国制造的双响爆竹‘二踢脚’,来增加欢乐的气氛。孔先生告诉我,原来其他人是用两根指头捏着‘二踢脚’的一端来燃放的,胆小的人则把‘二踢脚’直立在平地上面燃放,孔先生觉得这两种方式都太危险,于是设计了这样的炮架来燃放。婚礼结束以后,我把剩下的十个‘二踢脚’和炮架都要了回来。本来打算我们凯旋到岸边的时候燃放的。现在,我们可以提前燃放,但愿能够把大白鲨吓跑了。”“那你就试试吧。”

当大白鲨再一次窜出水面时,孩子用火柴点燃了“二踢脚”的药捻子,只听见“砰”地一声,“二踢脚”沿着抛物线射出去。随着第二声巨响,“二踢脚”在大鲨鱼的身边凌空爆响。由于确实被吓了一跳,大鲨鱼迅速潜入水下。不过呆了一会儿,大鲨鱼感到没有什么威胁,就又继续享用美味。“二踢脚”一个接一个地燃放,但是效果却越来越差。极为失望的老人已经准备和大白鲨搏斗了。

幸好,第十个“二踢脚”飞出去之后在大白鲨的嘴里爆炸了!

这个滋味可不好受!大白鲨吐出被炸掉的牙齿,用万分恐惧的眼光看了看老人和孩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渔船连载带拖,一共折腾回来了1000磅大鱼的肉和中鱼的肉。

也许更重要的是,这次老人只用了八分的气力就完成了捕鱼的任务。孔先生得知这一信息以后,又做了一副对句送给老人:吃饭只吃八分饱,用力也仅用八分。横批:长寿秘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比较老人与海》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星辰与灰烬
2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
3 我是超级大神豪
4 一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5 直播之我重生成了…
6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7 穿进虐文后我把男…
8 大佬她又又又上热…
9 掌中爱人
10 祥雨敲窗疑是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21563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210915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3 海贼王之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作者: 永夜将晓
男生同人 518259 字
无意中穿越海贼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囚犯,觉醒系统,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4 娱乐:我只想安静的拍烂片 作者: 北江渔
娱乐明星 97357 字
平行世界绑定大烂片系统,拍烂片就能得到一个亿!可我怎么就火了呢?

5 弈非良人 作者: 槿华
古装言情 62215 字
一朝穿成反派之妻,本想逃出牢笼,却步步深陷于他邪魅的温柔……

6 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 作者: 骑个小矮人
仙侠武侠 224266 字
穿越洪荒世界,无限突破立地成仙,震慑诸天神佛,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7 都市超级神兵 作者: 一味然
都市激战 82833 字
戎马归来,本为报兄弟之情,可不想却卷入毒枭阴谋,甚至陷入家族冤屈。

8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作者: 鬼墨龙云
玄幻奇幻 704099 字
穿越异界,从一朵无名小花开始,吸收传说之物,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之花

9 凝冢救赎 作者: 许世静
都市言情 113462 字
这是一场狩猎。至于猎物是会听天由命,还是以命相搏,他不得而知。

10 映月记 作者: 我就写个字
异界大陆 96826 字
我怀念从前还是条狗的日子,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快不记得了。

《第三章 智取大鱼和鲨鱼(下)》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