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浮花烟雨 [书号193455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再见(2)

《浮花烟雨》 陌香烟台/著, 本章共9899字, 更新于: 2020-04-11 12:52

尹雁走出正厅,因走得太急,与对面走来的晌月撞了一下。晌月被撞得摔倒在地,她走过去扶起了她:“小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没事,姐姐!”

晌月抬头看向她,尹雁一下笑了笑,只是眼角还藏着泪水。“哎!小姑娘,你在这儿呀!这是你家吗?”

“哦!漂亮姐姐,我们认识吗?”

“哦,就是昨天在戏院门口…,看你穿成这样,你一定是他的女儿吧!”

她说完,缓缓放开她的手,走出了赵府。她心思沉重地迈着步子,走着走着,人越来越多,这条路好像绵延不断,怎么走也走不完。一晃眼,三个多小时过去,当她回到泉香楼时,早已经筋疲力尽。尹妈和手下早已按照她的意思离开了这里,坐在床上,一种无依无靠的失落,占满整个心房。

梦醒了,绕在心头的迷也解开了,可是心里却感不到任何的轻松,好想一醉解千愁,,一觉不再醒!

随后她脱下鞋子,上了床开始睡觉。这一觉睡得一点也不踏实,几次从梦中醒来,又硬逼着自己入睡,越逼自己,越清醒。在床上来回磨蹭了许久,才睡着,再次醒来时,天已黑尽。

她躺在床上,无意地走了走神。一下子想起什么,赶紧下了床,简单收拾了一下,用袋子装好自己救人的药箱后,匆忙向外面走去。

人拉车停在了花氏酒楼,刚一下车就被花白蝶叫住。

“姑娘 ,吃饭还是住店?”

“花老板,是我,昨天背老妇人来店里的那个女人”

“你?你的身高和她差不多,声音也像她,可你们两的外貌和发型完全不一样,哦!我知道了,昨天来的是姐姐!”

“哦!对,今天我姐姐有事来不了,麻烦花老板带路”

“带什么路?老刘今天一大早就把老妇人安排入住了南平医院,那个老妇人好像被安排在402房间。”

“哦!谢谢”

尹雁说完又答着人拉车前往南平医院…

她到达南平医院后,快速向四楼走去,当她走在了四楼的转角处,遇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两父子。尹雁向马大田行了礼后,直奔不远的402病房。

马大田看了眼赵明熏说道:“他对你视而不见,就是恨你,怨你,说明还是很在乎你,你要好好把握!两个女人都背叛过你,可两人的家势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你要考虑清楚!”

赵明熏却不依不饶说道:“父亲,我和云娟离了婚,现在苟师长也醒了,我从此就跟着你实现我们的大业,娶妻生子这个问题不想再考虑!”

“好,你愿意带着遗憾过,我也没有办法!”

尹雁到了402房间,没有看见刘一刀,此时老妇人已经醒了,尹雁走过去,冲她笑了笑:“阿姨,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

“你是,昨天救我的好心人?”

“不是,是我姐姐救的,她今天有事,来不了,让我来看看您!”

“哦!谢谢你们了”

“阿姨,你是本地人吧!你的亲人在哪里?呆会儿我去请他们来看看您,这病人没个亲人照顾对病情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尹雁话一说完,她的老泪就止不住往外涌,叹气道:“哎!我是沂水镇的人,我的老伴只给我留了个女儿就走了,我女儿她在上海上大学,她三年也没回来过,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

听到这里,尹雁也想起了自己母亲,她和自己母亲也三年多没见了。上一次父亲带着母亲来重庆,特意来看她,她因为要执行组织给她的任务,愣是看见,也没敢上去打招呼。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哦!没事”

尹雁缓了缓神又说道:“阿姨,你别担心你女儿了,现在重要的事是把病养好!若你女儿知道你现在躺在医院,不知道得急成什么样!”

当她说完后,再看向老妇人时,老妇人已经睡着了。肚子开始呱呱叫,她无奈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向门外走去。她对外面的护士嘱咐了几句后,下楼,找家饭馆填肚子。运气不太好,这医院附近除了一家饭馆,其余是银行,赌场,花店 …

她只好向唯一一家饭馆走去,进了饭馆后,一个女人的眼睛亮了亮,急忙上来招呼她:“小姐,吃饭还是住店”

“我吃饭,来一碗阳春面吧!上快一点,我有急事!”

“哦!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店不会做阳春面,尖椒碎肉面是我们这儿的招牌…”

话还未说完,就被尹雁打岔道:“好,就上这个面吧!再来两瓶女儿红”

“得累!招牌面一碗,女儿红两瓶!”

女人走后,尹雁开始闭目养神,直到香喷喷的面放在眼前,酒摆在眼前时,她才睁开眼。

“小姐,您慢用!”

“谢了”

她先打开酒,直接往嘴里灌了一瓶,才开始吃面。其余来吃饭的客人,看到她这般豪迈,都忍不住惊呼。

“快看呐!那个女人一口气解决一瓶“女儿红”真是女中豪杰”

尹雁眉头皱了皱,吃了几口面,又打开另一瓶,一口气喝完半瓶,嘴里大声吟唱:“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好酒,好酒!”

忽然周围鼓起了掌,“好,姑娘唱得真好,再来一个!”

她站起了身,说道:“失敬失敬!”

说完后,又重新坐回位子吃面,吃到一半时,桌子旁站着两个人。尹雁淡定地放下筷子,摸出帕子擦了擦嘴,再站起身,看向他们。

“尹雁小姐,吃面呀!”

“对,伯父,你吃了吗?要不我给你喊一碗。”

“不用,只是想找你谈谈!”

她比了一个请的手式,待马大田坐下后,她才入座,赵明熏也跟着入座。

“尹雁小姐,你的酒量不错嘛!”

“哦,还行!伯父,您找我有什么事,请说!”

“其实,是他想给你谈!”

尹雁不想看他,摸出了十块大洋放在桌子上,喊道:“老板,收钱!”

她起身向马大田笑了笑,走出了饭馆。刚才那个女人走来问道:“司令,赵参谋和她谈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哼!”

话一说完,就带着怒气离开了饭馆。尹雁回了医院,照顾老妇人到凌晨一点,才走路回泉香酒楼,回到泉香酒楼的房间后,把门锁好,打开灯。一打开灯,就看见赵明熏站在她的面前。

尹雁嘲讽道:“赵少爷,你看起来相貌堂堂,却长了三只手,背地里专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真是可惜了这副臭皮囊!”

赵明熏嬉皮笑脸:“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昨晚哭着问我“我们认识吗?”还说什么找了我五年,我特意来找她,她就在那里玩欲情故纵!”

尹雁不想和她吵,欲打开门出去时,赵明熏从后面把她抱向床。

啪…

尹雁直接给了他一耳光,并质问道:“赵少爷,你想做什么?!”

赵明熏大声喊道“你不是要查明真相吗?我们今天就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嘚嘚嘚…

“尹小姐,你们小声点,其他客人还在睡!”

尹雁深吸一口气:“哦,不好意思啊,何老板!”

待脚步声越来越远了,赵明熏低声问道:“你什么时候走?我来就是想知道,我们准备离开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因为恨你!”

“你这样回答有意思吗?你恨我,为什么恨我?是怪我给不了你富足的生活?”

“对,这样的答案你可还满意?现在我和你各自安好,何必再打扰对方?”

赵明熏苦涩笑了笑:“尹雁,曾经的我们怎样幸福,都已经过去,我们虽然回不去了,但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将我对你的信任狠狠踩在脚下,还和你的亲表哥做出那种苟且之事?!为什么要那样做?”

“不,不可能,我表哥不是在日本吗?怎么会?现在你这么说,我发现一切都是疑点,你和我父母到底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啊, 我,我头好痛,哥哥,哥哥……”

“雁儿,雁儿…”

尹雁拼命敲打自己的头,赵明熏把她拥入怀里,温柔道:“傻瓜 ,你要痛就咬我,以前我们都是这样的!”

啊!

尹雁好似发疯一样直接咬住他的脖子,直到嘴里出现了咸咸的味道。她松开了他的脖子,推开他,命令道:“赵少爷,你离我远点,闻着你的味道,我 ,我就头疼。你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这样做,怎么向你孩子交待?”

他耐心解释:“我哪里有两个小孩?吴云娟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一个奸人的。还有一个,是谁?何况我和她今天已经离婚了。”

“你说的是真的?我到底能不能信你?”

“你的军刀呢,拿来,我划开胸膛,掏出心脏让你瞧瞧就知道,你当初不是为了我们的事,向你父亲示威,那样做过吗?你常问我为什么要舔那个口子,我只会说,我希望能替你痛!”

“赵少爷,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让一个男人舔那个伤口!现在很晚了…啊!”

赵明熏还没等尹雁说完,就把她抱上了床,把她的手和脚禁锢住了以后,快速拉开被子盖住两人。

“赵少爷, 你放开我!否则我让你好看!”

他认真道“我放开你可以,你不能跑下床,也不能把我推下床。若你反悔,我就会…”

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你会怎么样?你敢乱来,别怪本小姐翻脸无情!”

赵明熏缓慢解除对她的禁锢,说道:“好,尹雁,我们可以心平气和谈一次吗?!一些事情真的应该说明白,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好,你说!”

“那天晚上我满怀高兴地拿着毕业证书和荣誉书,回来接你,你为什么要与你的表哥在我们的床上翻云覆雨?难道,难道我们曾经发的誓,在荣华富贵面前,都是那么的脆弱渺小?你知道我在考核中无论多么艰难,只要一想到你,就有多拼命吗?说实话,我的心里很不甘,真的很不甘心!”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弄不弄清楚,甘不甘心有那么重要吗?若你让我补偿你什么,我想五年的噩梦折磨,应该能平复你的不甘心,对吗?……”

赵明熏没等她说完就吻住了她的唇,她的手不停敲打他的背,最后还是被动接受…

天微亮,尹雁悄悄地下了床,简单梳洗后,检查了药箱并提着药箱出了门……

赵明熏醒来后,发现旁边的尹雁早就走了,他赶紧起床找她的行李,什么也没发现后,歇斯底里大喊:“雁儿,雁儿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随后,快速穿了外套,冲出门。拦了一辆人拉车,赶去火车站、各个码头,疯狂地问人,找她…因为一心只想找到她,尽失去了睿智,忘记了可以派人去找…黑风三兄弟听到路人的聊天,才知道自家参谋在找前几天来的“大老板”的女儿,于是派出所有人,翻遍整个孝泉城。

尹雁替老妇人做完手术后,天已经黑尽,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泉香楼,还没进去,忽然被一个拥抱抱住。她用力地想推开这个禁锢,但她越推,禁锢的拥抱越有力,仿佛是怕她消失,又或者是……

见她不再挣扎,大声问道“尹雁,你他妈的去哪儿了?我以为你走了,让我好找!”

尹雁掰开紧锢着细腰的手指,转过身来,对他说道:“我去帮人做手术了,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今天站了一整天。赵少爷,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正当转身要走时,被他紧紧地抱住,这时,黑风赶来:“参谋,司令让你到医院去,苟师长对你有话说。”

赵明熏放开尹雁,说道“不去!你没看见尹小姐她累得很吗?我要带她回赵府休息”

尹雁有着歇许感动,无耐道:“去吧!我自己可以上楼休息,你一路上当心点!”

再见她的似水柔情,心里欣喜若狂,伸出手指温柔地替她理了理发,说道:“黑风,你护送你们新夫人回府上,房间安排在东厢房,不许让任何人打扰。”

“是!参谋”

尹雁本想拒绝,却被赵明熏娴熟地抱上了马,尹雁困得要死,赵明熏叹了叹气,驾着马直奔赵府而去…

待他赶到医院,进了苟生的病房已经晚上九点,马大田和苟生当然不高兴他迟到那么久。

苟生还是笑道:“哎呀!赵参谋可真是忙呀!这签约的事已经失败了,赵参谋又在忙什么?”

赵明熏不答,马大田呵斥:“赵参谋,苟师长问你话,怎么不答?耳聋了吗?”

赵明熏笑道:“苟师长,我在忙什么有必要向你一一汇报吗?”

苟生气愤地指了指赵明熏:“你!”

转而看向马大田“马司令,我说的没错吧!他一定是因为,上次我和云娟被你派去重庆的事嫉恨我,才对我下毒手!”

马大田示意他冷静,冲赵明熏说道:“赵明熏,明天我会在会议室宣布解除你担任参谋之职,你今晚回去可以提前告诉你的手下。”

“父亲,凭什么,要让我卸任参谋之职?我,我做错了什么?”

“你对苟师长下毒手,按照军法是枪毙,看着你是我儿子面上,这已经是从轻处理。”

“好的,父亲,感谢你从轻处理,请您让我乞骸骨!”

“赵明熏,你敢威胁我!?好,我就如你所愿,只是那黑风三l兄弟,还有什么姬金凤,她的儿子,女儿,刘一刀…都活不过今晚!”

赵明熏听完马大田的一席话,心痛的问:“父亲,到底我是你儿子还是躺在床上的这个人是?他和云娟做出那种事,还把云娟的肚兜当作礼物送给我,是个人都不能忍,更何况是我!?”

他说完欲要去揍苟生,一下被马大田的人夹住。他欲反抗时,苟生哀求道:“马司令,你,你快把他关起来,他还想杀我!我可是为你立过大功的!”

“好了!赵明熏,你不想丢参谋一职可以,想办法把她娶了!”

“父亲,我正有此意,昨晚她就答应嫁给我!”

“真的!?好,好极了,我看你这次功过相抵,就不削你的职了,苟师长,你好好的养病,我明天再来看你。走,儿子,回家看新儿媳妇!”

“父亲,请!”

两父子高高兴兴离开医院,只剩下气得不行的苟生。两父子抵达赵府,被人请了进去,待马大田坐在首位后,赵明熏才直奔东厢房:“雁儿,雁儿,快醒醒,父亲来了!”

尹雁不耐烦道:“哎呀!赵少爷,你怎么又来了?”

赵明熏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的鼻尖:“快醒醒,再不醒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欲吻下去时,她赶紧伸出手挡住了他的嘴,赶紧起床,打扮自己。赵明熏痴痴地看着她忙前忙后,心里感到特别温暖,当她的手被赵明熏强拉着,出现在马大田眼前时,一个稚嫩声音喊道:“哥哥,你是怎么找到漂亮姐姐的!?”

尹雁高兴地走向晌月,抱起她~“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你前天拾到我的手帕没有?”

马大田笑道:“哈哈哈…快坐下吃饭吧!”

尹雁抱着晌月坐下后,赵明熏也坐下,随后,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开始吃饭。赵明熏吃完饭,忽然站起了身对马大田认真道:“父亲,这位漂亮的姑娘就是我在国外给你找的儿媳妇,也是我在信中常给你提起的女人,您可还满意,您若满意,能否答应我娶她!?”

马大田鼓掌道:“好!我同意你娶她,尹雁你准备什么时候做我的儿媳妇?”

“啊!?伯父,我没有这个想法,赵少爷他这么优秀,一定能找个更好的!”

赵明熏看了看,傻愣愣盯着尹雁看的晌月,说道“晌月,天不早了,快回房间去”

“哦!”

晌月回房间后,赵明熏说道:“尹雁,昨晚是你自己答应的,我可没有逼你!”

尹雁快速反驳:“那明明是你把我吻糊涂后,给我挖的陷阱!”

马大田质疑道:“什么?你们已经做了那种事了!?哎哟!我说你小子,怎么那样糊涂,尹雁小姐是名门望族,她清清白白的就让你给遭踏了,你让我如何向王兄交待!?”

花容失色的她赶紧强调“不,伯父,你别误会,我和赵少爷还没…”

赵明熏连忙抓住机会说道“还没,还没什么?我们昨晚都睡一起了 ,你就肯定我对你没做什么?尹雁你放心,我赵明熏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要娶你!”

“赵明熏,你说……,啊,你放开我!”

“父亲,尹雁她有些不舒服,我先抱她去休息了!”

马大田笑呵呵嘱托“好,去吧!待尹雁小姐好点”

尹雁被赵明熏公主抱,抱回房间,她拼命挣扎,却没有让他放弃,反而越抱越紧。下人躲在暗处笑话他们,尹雁只好羞愧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抱回屋。赵明熏把她抱回屋,并锁好门,就直接把她放在床上,并覆压了下去。

“赵明熏,你要做什么?快起来!”

“尹雁,你答应嫁给我,我才起!”

“我,我不能”

“为什么?你以前就答应过我的!”

“现实不同往日了,我们是敌人!”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敌人?”

“我有难言之隐,对,对不起……”

她说的,眼泪哗哗流了出来,伤心哀求:“我,我求你了,别逼我好不好!”他替她吻干泪水,笑道:“傻瓜,我也不想逼你,可是……,”

“你起身呀,快,快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好!”

赵明熏起身,站直身体,等着她的答案……

尹雁整理着装后,顿了顿道:“赵少爷,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我有未婚夫,再者我是长女,家里的生意都是我在打理,我父母随着年龄增加,身体越来越不好。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嫁给你,对不起!你的美意,我心领了,真的很对不起!”

“尹雁,难道你就,就忍心我们的爱情从此化成灰烬?甘心我的身边躺着别的女人,而不是你!你就甘心曾经的患难与共变成泡影?我赵明熏从未向谁低过头,更不愿为难别人,但这次你能不能好好想想?真的好好想想”

尹雁听着他的恳求,很想去抱抱这个男人,她还是忍住冲动,狠心道:“爱情对我来说太过虚幻,结婚不止两情相悦,还有家族的荣誉,未来的打算。对不起,世间大家闺秀多的是,我就不耽搁赵少爷的宝贵时间”

说完,她强装镇定地打开门,向外走去……

赵明熏听到她的回答,心里除了凉透再无其他感觉。尹雁出了东厢房,欲走出赵府的大门时,望了眼身后的赵府,呢喃道:“怎一个古香古色古典雅,无可恋尹否……”

回到泉香楼的尹雁,顾不上内心的疲惫,收拾完行李,欲退房时,酒楼老板与她搭起了讪:“大老板”,天色这么晚了,还要提着行李离开呀?天色这么晚,还要离开,是遇着什么急事了?可否告诉老何我,我若帮得上忙的,定能帮!”

她笑了笑“多谢何老板的美意,我们家在重庆开的药厂出了点问题,所以我不得不连夜坐火车,赶着回去”

“哦,只是,我们泉香酒楼是不会随意给重要的客人,特别是马司令的客人退房的,得经过赵府和向府的同意。你的行李自然得交由我们暂且保管!真是抱歉呀!”

尹雁眼睛瞪大“什么?_?这个规矩是不是太过份了?若你们怕我拿你们的东西,检查便是,硬留我的行李,说什么都难以接受!”

正当她十分生气,店里的规矩太荒谬时,几个护卫兵冲了进来,随后,马大田出现在了这里。

“老何,你说错什么话了,让尹雁小姐这么生气?!”

尹雁看见马大田的出现,才想起自己因离开心切跳进了一个圈套里。

“尹雁,这么晚了还要去哪吗?伯父有件事想求你,不知道你能否帮我这个忙?”

“伯父,我……”

“老何,你愣着做什么?_?还不让人将尹小姐的行李提回房间?”

“好的,快!你们快点”

尹雁见马大田一直盯着自己给答案,只好松了手,任店员提去……

“尹雁,你和明熏他……哎!明熏虽然不能光耀明媚,可伯父还是想与你甚至王兄有所往来!这次签约虽然失败,不知道我们能否再找个时间或者机会签一份药资条约,哪怕看在我和你父亲多年前的兄弟情份上?!”

“伯父,这次我本是决定签药资条约,可曾想尹总管她,好了,伯父,我帮你便是!不知道,伯父的电报放在何处?”

“赵府有,快,请尹小姐回赵府”

“是!”

众人赶到赵府时,赵明熏正在独自饮酒……

“老爷”

“嗯,管家,你们少爷呢?他在书房没有?若没有,让他赶紧给老子来书房,就说尹小姐和我在书房等他”

“是!”

管家到了饭厅,尚未走近赵明熏,被一只杯子的砸碎声止住了脚。

嘭……

接着是被打扰清静的谩骂“我不是说过吗?谁他妈的都不许打扰我,你再走近一步试试”

“少爷,是老爷命我来请你到书房见他和尹小姐……”

“什,什么?那还呆着做什么,快,快来扶我呀?!”

“少爷,你这么去,可能会有不妥吧!”

“有何不妥,快点扶我去,我要见尹雁!见……尹雁!”

书房,马大田和尹雁相对而坐,他讲述了曾经和王军行怎样的患难同行和最后怎样失去联系……尹雁耐心听着,尽管有些厌烦马大田的“晓之以情”,还是强忍着,外面的嘈杂声由远及近……

“雁儿,雁儿……”

“少爷,别喊了,再这般大叫,会让尹小姐笑话的,也会……”

“哈哈!我高兴,我赵明熏高兴……”

马大田气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这个混球!”

马大田骂完,赵明熏由管家扶着进来,踉踉跄跄站着,可双腿直发麻,身体一直往下沉,幸亏管家强有力地掳着他。

尹雁赶紧起身,将旁边的凳子,搬过去放在他的旁边……

“哈哈!还是我的雁儿对我好!管家,快扶我坐下!”

尹雁本想说什么,马大田骂道:“混小子,你给老子争点气行吗?”

赵明熏回骂:“老子,怎么不争气了,我看见我的女人腿软,不是人之常情嘛!”

“你!”

尹雁见赵明熏喝得着实糊里糊涂,劝道:“伯父,你别生气,为一个醉酒的人气坏自己的身体,着实不划算!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明天再与我父亲联系,商讨这件事吧!”

“只好如此!”

尹雁的手忽然被旁边的赵明熏粗糙的大手握住“雁儿,我心里难受,烧得慌!”

尹雁脸红了又红,想拼命挣脱,却不料他越握越紧……

马大田笑骂:“你个不要脸的混球,怎么能对尹雁小姐这般无理?!别以为喝醉了,就能随意“烧”女人!”

“尹雁,你是医生,明熏他就拜托你照顾了……”

“哎!伯父……”

她的话还没说完,马大田和众下人纷纷离开,赵明熏紧握着她,十分爱惜地把完手里的“软玉”,尹雁无耐看着这个醉鬼,本想抓起茶水杯泼醒他,谁知道,茶水杯里的茶水空空了了……

她只好蹲下身子,哄道“赵少爷,你心里还难受吗?你放开我,我去给你做醒酒汤呀!”

“不难受,只要你陪着我,就不难受!”

尹雁想死的心都有了,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开粗糙大手的禁锢。正当她感到手的轻松时,谁知他的吻,接踵而至,嗯……

啪……

“厚颜无耻!”

“雁儿,你为什么打我……”

这一耳光,把醉熏熏的他扇醒了一半,他艰难地站起身,迈步向不远处的床走去。

“赵明熏,你和你父亲的手段未免也太小儿科了……”

“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做什么?_?见到我的狼狈可还满意!”

尹雁紧握拳头,站起身,深吸口气,平复想揍他的冲动“对不起,恕我打扰!”

随后像门外走去,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背影……

又累又困的尹雁回到泉香酒楼,伤口又开始发炎,她无耐骂了句:“妈的,我是犯着哪路神仙了?”

睡醒的尹雁打开门,迎接她的是蓝天,白云,还有不速之客……

“尹小姐,昨晚辛苦你费心照顾本参谋,我父亲请你到府上用餐!”

“赵参谋,劳你大架!我尹雁岂敢不去?”

赵明熏还想说话,她早已高傲地走下楼去,任他一个人傻不拉几站着……

“哎呀!尹小姐快请坐,管家上菜吧!”

“是!老爷!”

几人用完餐后,马大田问道:“尹小姐,昨天晚上,我和你说的事?”

“哦,伯父,今天我父亲正好有空,不知道赵参谋可否借电报一用?”

“尹小姐,父亲,请随我来!”

赵明熏带着他们来到书房,命人取出电报,他输了密码后,尹雁娴熟地用电报联系到了王军行的电报。

尹雁摘下耳脉:“伯父,你可以和我父亲联系了!”

“好”

尹雁让开位置,向门外走去,赵明熏欲去追……

“儿子,过来,帮我联系你伯父!”

“是!父亲”

赵明熏坐下,开始与王军行的电报台联系,马大田:“我念,你发!”

“是,父亲”

“王兄,我是马大田!我们哥俩多年不见,不知道老哥你还记得我不?!上次,尹小姐来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实有招待不周,还望老哥你多担待。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否与老弟你一醉方休?”

“马兄,我与你嫂子已经到达重庆几天,六十寿诞准备带着她,来贵地赏游一翻。不知道老弟你是否欢迎呀?哈哈……”

“欢迎,欢迎……”

尹雁将街上晕倒的老妇人治好以后,已经是三个月的时候了,这段时间她忙得昏天黑地,自然没有时间赏玩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方,索性开始放松一下,在熙熙攘攘处游玩……

满目琳琅的东西,没有吸引她的眼球,刺耳的对话,倒是让她这个看似局外,实是脱不得半点关系的外地人,缓缓减慢速度。

只见一个热热闹闹的茶馆,坐满了人,品茶的,端茶倒水的,说书的,招呼客人的……倒是吸引了不知该去何处的她。她看着这些津津有味谈论“孝泉太子爷”老少爷们,不自觉的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只听一人道:“哎,你们听说了吗?赵参谋又要娶新夫人了,他原来那位和他离了婚,下个月就嫁给苟师长做五姨太”

“啧啧,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终于窝里乱了吧!马大田那个龟孙,自己的儿媳妇是戏子不说,儿媳还变成下属的五姨太,这下老子看他怎么见他十八代祖宗!”

“这可不!儿子与下属同穿一双鞋,哈哈哈!”

看好戏的几人,各自喝了自个儿的茶水后,一人又道:“不过,这龟孙子倒是会算计,几年前想与韩老板结亲,可惜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这次,硬逼着自己儿子离婚,与重庆来的“大老板”结婚!瞧瞧,虽说他是拿枪杆子的,这做生意的手段,倒是不比你我差呀!”

尹雁听到这里,握茶杯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度,茶水不由得洒落在桌子上。她的口角微微向上扬“似乎很精彩嘛!”

“哎!我听说,那个重庆来的大老板与“太子爷”是旧相识,犹记得有人说过端午节那天晚上,打扮得像仙女一样的大老板,看见“太子爷”就含情脉脉的问了一句什么来着,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她两有一腿,估计那个龟孙就是那样顺理成章打起了歪注意。

尹雁觉得一起的发生,吴云娟和赵明熏的离婚,再改嫁苟师长,都是因为自己情不自禁的“我们认识吗?”着实觉得好笑,吟了最后几口茶水,留下几个大洋,悄然离去。

醉得一塌糊涂的尹雁,刚一上楼就看见不远处站在她门口来回踱步的某个人。她揉了揉眉头,好似能减轻些许痛苦,她不知道是想让棘手的问题消失,还是人消失。

哼着曲调,慢悠悠地晃荡在他的面前:雁……尹小姐,你今天喝酒了?

“嗯,怎么了?我高兴,喝酒没碍着你们父子什么事吧!”

“尹雁,不知道我和我父亲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若有还请多担待!”

尹雁听出了他明里暗里的怒气:“照顾很周到,只是太周到了,让我这个外地人消受不起,若赵少爷没事,还请打道回府”

赵明熏强压怒气说道:“尹小姐,我,我们……”

滚……

尹雁由内而外发出的音,在阁楼上格外响亮,她也在锁开的一刹那,挤了进去,嘭!惊醒愣神的赵明熏。“尹雁,我们结婚吧,无论什么困难让我和你一起面对,就像以前一样,行吗?”

尹雁悠悠道:“国不成国,何处安家?你走吧,我和你永不可能!”

“尹雁,我知道你失忆了,相信我,我们可以一起找回那段记忆,至于国,我……”

“哼,你滚吧,什么时候考虑清楚那个问题,再来我的面前发你的可笑可耻的山盟海誓吧!”

他听着她的决绝,心里有些难受,他的山盟海誓在她看来是一种可笑,“国不成国,何处安家”这也是他的心病,更是他的无能为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浮花烟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星辰与灰烬
2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
3 我是超级大神豪
4 一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5 直播之我重生成了…
6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7 穿进虐文后我把男…
8 大佬她又又又上热…
9 掌中爱人
10 祥雨敲窗疑是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21563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210915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3 海贼王之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作者: 永夜将晓
男生同人 518259 字
无意中穿越海贼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囚犯,觉醒系统,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4 娱乐:我只想安静的拍烂片 作者: 北江渔
娱乐明星 97357 字
平行世界绑定大烂片系统,拍烂片就能得到一个亿!可我怎么就火了呢?

5 弈非良人 作者: 槿华
古装言情 62215 字
一朝穿成反派之妻,本想逃出牢笼,却步步深陷于他邪魅的温柔……

6 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 作者: 骑个小矮人
仙侠武侠 224266 字
穿越洪荒世界,无限突破立地成仙,震慑诸天神佛,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7 都市超级神兵 作者: 一味然
都市激战 82833 字
戎马归来,本为报兄弟之情,可不想却卷入毒枭阴谋,甚至陷入家族冤屈。

8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作者: 鬼墨龙云
玄幻奇幻 704099 字
穿越异界,从一朵无名小花开始,吸收传说之物,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之花

9 凝冢救赎 作者: 许世静
都市言情 113462 字
这是一场狩猎。至于猎物是会听天由命,还是以命相搏,他不得而知。

10 映月记 作者: 我就写个字
异界大陆 96826 字
我怀念从前还是条狗的日子,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快不记得了。

《再见(2)》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