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浮花烟雨 [书号193455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节 苦诉

《浮花烟雨》 陌香烟台/著, 本章共7729字, 更新于: 2020-04-11 12:49

赵明熏出了书房,来到热闹非凡的院子,四十二团的弟兄依然在举杯欢庆。赵明熏气冲冲坐回位子,端起酒坛直接往嘴里灌酒。

“参谋,喝慢点”

“明熏兄,你和弟妹又吵架了?”

他喝完直接就把酒坛向地上掷去,大咧咧地骂道:“你们的夫人去了趟重庆,真是长了不少脸!这么几个月没回来,不知道给老子做了多大顶绿帽子!回来就骂我在她眼里,是一文不值!啊,哈哈…一文不值!她是一山望着一山高,有了苟师长做靠山,就瞧不起我!可她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女人呐,没她妈的一个好东西!”

姬金凤笑了笑:“参谋,我觉得夫人一定有什么苦衷吧!哎!黑风,你们快把参谋扶进屋,别让兄弟们看了笑话!”

黑风三兄弟欲去扶他,他拼命推开他们的手,醉熏熏说道:“我已经忍了那个女人很久了,我今晚就要和她做个了断”说完踉跄着向前走,众人视线都落在赵明熏那里,没人发现吴云娟满脸泪水站在众人的背后,赵明熏从喝完酒发酒疯时,就出现在了这里。

吴云娟怒喊道:“赵明熏,不必去书房找了,我就在这儿!

吸了吸鼻子伤心道:“没错,当初是我犯贱地求你要了我,我知道我一直都不入你的眼,可我还是死心塌地跟着你!这次去重庆,遇见喜欢我而且官位比你大的人,多得你的双手双脚都数不完,我都一一拒绝,只一心想着你,没想到我的痴心换来的却是你的无情践踏!

她激动地向他奔去,双手在他胸口处拼命敲打:“赵明熏,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能这样对我?!

姬金凤拉开情绪激动的吴云娟,黑云扶住踉踉跄的赵明熏,金凤劝道:“夫人,你冷静点!参谋说的都是酒话,不可当真呀!参谋说这样的气话,就是太在乎你……!”

吴云娟挣脱姬金凤的束缚,吼道:“气话,我犯了什么错吗?他竟然这般伤我心!他分明就是酒后吐真言!”

“赵明熏再过几天,重庆的大老板就会来签约,等这件事办妥后,我就如你所愿“桥归桥,路归路!”

她说完哭着跑出赵府,拦了辆人拉车,向苟府急行而去。她一心只想见到苟生,只想逃离这块伤心地。苟生现在在她眼里是心灵的依靠,她见到苟生,如见到救命稻草般,快速扑在他的怀里,苦诉忠肠。苟生嘴里不停地安慰她,还对赵明熏的事情添油加醋,心里却乐开了花。

赵明熏此时也清醒了不少,黑风欲去追,他制止“黑风,别去了,我和她早该做个了断了!”

苟生待吴云娟哭够了,只剩啜泣“妹妹,你回去受了一肚子气,也没有吃晚饭吧!”

“没有!”

“那好,今晚我们庆祝你在重庆大红大紫,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好!”

苟生带着吴云娟回了自己客房,并命人把酒菜端来。两人落座后,就开始你一杯,我一杯喝着,几杯下肚以后两人就开始卿卿我我唱戏,唱够了后,开始伴着音乐跳舞。吴云娟此时此刻已喝得毫无意识,只跟着感觉走。

“妹妹,你好生漂亮,既然他不要你,你以后就跟着我怎么样?”

“哥哥,他从没把我放在心上,我又何必苦等他,好!以后我就跟着你。”

苟生坏笑一把,把吴云娟抱向床后…。凌晨一点,苟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屋,叫来了一个手下:“去,你立刻到赵府把赵参谋请来,就说赵夫人病得不轻,一直吵着闹着要他来接她回家”

“是,师长!

赵府……

赵明熏喝了老妈子按照刘一刀开的醒酒药方做的汤后,稍休息了一会儿后渐渐清醒。黑云,黑炮不放心他,一直守在门外,屋里赵明熏将晌月哄来睡着后,坐在书桌旁不停地吸烟,两个小时在烟芯的忽明忽暗中悄悄溜走

嘭嘭嘭……

“什么事?”

“参谋,苟生派人来说,夫人在他那里病了,一直吵着嚷着要你去接她回来。”

“是吗?那你转告那人说我去百艳楼了,很忙,忙得抽不开身!”

“参谋,你们这样置气,要什么时候是个头,?你看晌月这段时间因为你和夫人争吵,害得她瘦了多少?你是男人,应该让让夫人,快去接夫人回来吧!”

“我是真的有事,司令刚才命我后天必须赶到三台镇开会,你去把夫人接回来吧!我马上得走。”

黑云神情一下明朗了许多:“是,参谋,卑职马上去办”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屋,这时管家快速走来,赵明熏问道:“刘叔,发生什么事了?如此慌张”

“少爷,老夫人来了”

“哦?那快快有请”

赵明熏把军帽摘下来,大步向正厅走去。他见到林梅和吴宝,兴致喊道:“妈,您来了!宝儿在家有没有听妈的话?”

“哎!二姐夫,我一直都听妈的话,我二姐呢?她还在睡吗?”

“当然”

“明熏,妈想求你件事。这快到你爸的忌日了,你大哥还没回来,过春节也没回来,我就琢磨着到他学校问问。今天经过这,就请你们帮我照看一下吴宝。你舅舅好赌,我怕他照顾不好!”

赵明熏望着为儿子操碎了心的母亲,心里五味杂陈“妈,现在才凌晨两点,你一个女人,去找大哥,我不放心。等天亮后,我派人送你去,马的速度再怎么也比步行快”

“哎!那好吧,那我和吴宝就在这儿歇会儿,等天亮后再说”

“妈,你和宝儿赶了这么久的路,还没吃饭吧!”

“吃了!”

“二姐夫,我和妈只吃了两个馒头,现在我的肚子饿得呱呱叫!”

他抽出手,宠溺地揉了揉吴宝的脑瓜,笑道:“今天,我们办了几桌酒席,就知道有只小馋猫要来,特意留了一桌”

吴宝眼睛放光问道:“真的?哦,太好了,我就说嘛,二姐夫肯定给我们留了好吃的,妈,你还不信,还不想……”

林梅赶紧捂住自己小儿子的嘴巴,说道:“就你长舌头了,赶了一天的路,还不累是吧!”

赵明熏微笑着,向管家说道:“刘叔,你让阿兰她们为母亲和宝儿准备宵夜,待她们用完餐后,请母亲和宝儿到东厢房休息!”

“好的,少爷”

他转而对林梅说道“母亲,我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今晚,明熏有急事要处理,先行一步,我会尽快处理完,回来陪陪你和宝儿”

“你的事情是大事,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你大哥,待我找着了,我们会再来看你和云娟。你,万事多长点心眼!”

“好的,母亲!明熏先告辞了,你去找大哥,也当心点!”

“嗯!”

赵明熏见林梅两母子走了,对两个手下交待事情后,带着其余人前往三台。

黑云带着人到了苟府,被一个下人带去了客房,他看见客房的情形是这样:此时两个小丫鬟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残局,有说有笑的。吴云娟两只胳膊放在被子上,头发又乱又脏,脸上红晕并没有减退,脖子上的草莓印,密密麻麻,她的衣物和一个男人的衣物被随意扔在地上。

黑云看了这些,就明白了他家的夫人和苟生发生了什么。他紧握着拳头,骨节咯咯直响,愣了几分钟后,就一声不吭走了出去,带着人离开苟府。

清晨,天微亮,林梅骑在马上,一个兵拉着马准备送她离开孝泉去找她儿子。走到城东,遇见了吴云娟。此时的吴云娟披散着长发,穿着她的洋裙子,脸上除了挂满憔悴还有泪水。

“快停下,快!”

“吁!”

马停下后,林梅下了马,并喊道吴云娟:“云娟,一大清早,你就这个鬼样子,你昨晚不是在家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妈,我,我去逛了一圈!”

林梅走近她,看见她竭力在躲闪着什么,还在用手遮住脖子。林梅用力拿开她的手,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落入了林梅眼里。

林梅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凉,失望道:“吴云娟,你不守妇道,背着赵明熏做出这种事!我,我怎么生出你这种女儿?”

“妈,我已经长大了,我的事你管不了!”

啪……

林梅气急败坏扇了她一耳光,狠狠地看了她一眼,伤心地走开了。

嗯哼哼…吴云娟感受着耳光带来的辛辣,委屈地蹲在原地哭个不停。她哭够了才向赵府走去,回到赵府,管家热情地走来,看清吴云娟的装容时,笑容一下僵在脸上。吴云娟失魂落魄向她和赵明熏的婚房走去,没有和他打招呼。

管家想到:“怪不得,昨晚云营长从苟府是空手而归,原来这女人和苟师长做了那种事,她还敢回来,哎呀!我家少爷怎么娶了脸皮这样厚的女人?”

这时晌月领着吴宝去明熏他们房间:“哥哥,吴宝哥哥一直吵着要见你”

当他们两打闹着走近房间时,看见吴云娟睡在床上,他们有些惊讶。

吴宝跑到吴云娟旁边,推嚷着吴云娟问道“二姐,二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吴宝听话,我累得很,你们现出去玩可以吗?”

“哦!”

两兄妹出了门后,吴云娟掀开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赵明熏下了马后,疲惫地脱着身子回到房间,准备脱下军装时,才注意床上有人。

他走近床边,吴云娟睁开眼睛望着他。他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问道:“怎么了?生病了吗?”

她躲开他眼睛的注视,质问“赵明熏,我给你戴了很大的绿帽子,你还要对我这么好?”

“哈哈哈…云娟呀!我知道昨晚我发酒疯说了些伤你的话,是我不对。我道歉,行不行?我们就翻过昨天那不愉快的一页,可不可以?我们以后日子还长着,我可不想和你一直生气下去。”

吴云娟听着赵明熏一句句道歉的话,心里十分愧疚,她一想起昨晚自己的所做所为,就越发地厌恶自己。她从苟府回来到现在一直在想怎么弥补赵明熏,最后的结果是,等父亲和大老板签了约后,她独自去重庆,因为她再也不配呆在他的身边。

她紧抱着赵明熏,闻着独属他的味道。赵明熏幸福地说:“云娟,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你在重庆原来是住在那个什么大老板的家里,不是和苟师长住在一起,你这次是我和父亲的大功臣,你说我该怎么奖励你呢?要不今晚我好好的疼你,三个多月没见,你可知道我有多…”

她感动得稀里哗啦,手蒙住他的嘴,摇头道:“明熏,你别说了,就这么一直抱着我好吗?”

他替她擦干泪水,温柔说道:“好,只要你喜欢就行!”

她为何哭泣,她也不知道,也许是自己对赵明熏有太多太多的内疚。也许是他的温柔来得太晚,太晚,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几人吃过晚饭后,赵明熏高兴说道:“今天我去开了个会,马司令特意交待,三天后命我们府准备家宴,欢迎大老板的到来。那个金凤,你就帮着点云娟准备菜品,黑云你们三兄弟就想想家宴过后,准备点什么游戏或者我们孝泉的新鲜玩意逗大老板开心。我呢!就想想如何拟这个条约。”

“哥哥,我和吴宝哥哥呢?”

“你们乖乖在家做作业,别打碎花瓶什么的就行了!”

黑炮打趣道:“参谋,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你笑了,还是夫人回来好!”

黑云用手臂偷偷地捅了捅黑炮,“哎!三弟,我有说错什么吗?”

“哈哈哈,明天开始,大家就认真的准备,这个条约对我们全军都很重要,别搞砸了!”

“是!”

他拉着吴云娟的手,欲离开时,问道“黑风,老夫人她们安全到了大哥的学校没有?”

“老夫人,他们今天晚上才到不久,一切顺利!”

“嗯,那就好,没什么事就散了吧!”

众人退下后,云娟放开他的手,回了房间,他紧跟上去。这时一个警卫员拿着一个盒子走来,并呈给他说道:“参谋,这是苟师长派人送来的礼物”

他接过礼物盒,给了警卫员三个大洋:“把这三个大洋给送来礼物的人,就说有劳了!”

“是,团长!”

赵明熏本想拿着这个礼物去找吴云娟,可想到吴云娟疲倦的神情就不忍心去打扰,转而向自己的书房走去。他到了书房后,缓缓打开盒子。当他看见盒子里的东西后,心里就燃起了熊熊大火,两只手重重的将盒子揉碎,再撕破盒子里的东西。

他几次深呼吸,用以平静内心的愤怒,可还是无效,“嘭!”一拳头重重砸向桌子,红木桌子活生生地被砸碎了一块儿,他的手也是血肉模糊,鲜血止不住地滴落。

他拨通了黑风的电话,几次拨打无果后,将电话机狠狠摔碎在地。他换下便装,穿着夜行衣,闷闷地在房间吸烟,捉摸着报复计划 。等到午夜十二点,他则冲出了房间,直奔苟府。到了苟府,他没有直奔前门,而是绕到后院,一个翻越跳了进去。再借助树的遮挡,瞧瞧摸索逐步靠近苟生的书房。

此时书房亮着灯,里面有一个丫鬟的哭闹,和苟生淫碎的哀求…赵明熏被报复冲破了头,他只想杀掉苟生,其余什么也不想。听见里面淫贼苟生的粗喘声和丫鬟越来越弱的哀求声,站在外面的警卫员坏笑道:“师长,又得手了!”

“来,哥们,抽只烟,师长在里面快活,不抽只烟,听到这个声音谁能抗得住啊!?”

“你,不会是,也想…”

赵明熏一下闪了出来,一个眼急手快,手起刀落,将谈笑的两个警卫员活活杀死。他再轻快地摸了进去,此时桌子上的两人已经累得睡在桌子上,“啊!”

丫鬟看着穿着夜行衣的赵明熏尖叫,苟生疲倦道:“宝贝,你不是说你不行了,怎么还有精神尖叫,啊?”

赵明熏冷笑一阵后,举起刀,狠狠向苟生后背砍去,再快速取出,又狠狠捅了几刀。丫鬟早就吓得晕了过去,苟生因被捅的刀数过多,也晕了过去。赵明熏尝到了报复的痛快后,干脆一不坐二不休,摸出了火柴点燃了这个地方。他则迅速离开,只是他的手表落在此地,却没有被他发现。

此时外面的人跑来救火,刘冲命人把里外三层围住,他也跑来书房……赵明熏逃出苟府并没有急着回赵府,而是边跑边脱下夜行衣,并跑向刘一刀的药馆。

刘一刀起夜刚把灯点亮,就听见了外面的敲门声:“谁呀!?”

“是我,老刘!”

刘一刀一听是赵明熏,赶紧开了门。此时的他,脸上,手上,刀上都是血迹。刘一刀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拉他进了屋,并把门锁好。

“快,快去洗洗”

赵明熏赶紧到厨房将血迹洗了几遍,待洗干净后出来,刘一刀早已摆好了棋局。

“刘…”

刘一刀摸出手比了个静声的手势,示意他坐下。此时外面正有一群人快速地跑动,并挨家挨户搜索着什么。狗吠声,哭闹声,求饶声,打骂声,把此时地安静打破…

赵明熏赶紧在棋盘里摆了一个转败为胜的棋局,并说道:“哈哈哈!刘兄,我们血战到现在…”

嘭嘭嘭…

“谁啊!?”

“刘大夫,是我!”

“哦!刘副官呀!稍等”

刘一刀淡定的打开门:“刘副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我们在搜一个人,哟呵!赵参谋你也在这儿?失敬失敬!”

赵明熏起身走向门口:“刘副官,红匪跑到这儿来了吗?这样大张旗鼓地搜,不怕民怨民怒吗?”

“赵参谋,我搜孝泉城是司令的意思,今天十二点过后,不知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跑去我们府上烧了师长的书房,还将师长狠狠捅了几刀,现在师长已被送去南平医院抢救,可是生死未卜!司令命令我,就是要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刘副官,快去搜!我马上回府上派人协助你,一定要找到杀苟师长的凶手!”

“多谢!告辞!”

刘一刀看了眼赵明熏责惫道:“赵兄,你怕要大难临头喽!快,快回你的府上去”

赵明熏冷笑了翻,向自家府上赶去。黑炮,黑云听见外面的哭闹,起身穿好衣服,并出来。正碰上从外面回来的赵明熏:“参谋,外面发生什么事?哭闹,打骂声不止”

“没什么,苟生被人捅了,刘冲正带着人挨家挨户搜凶手,你们赶紧带着我们的人去协助,我稍后就来!”

“捅得好!”

黑云破口而出,黑炮笑道:“三弟,这苟畜生虽不是个东西,但就这么死了,也太偏宜他了!要我说,就断了他的命根子,这样才能让他生不如死!”

“好了,快去!”

“是,参谋!”

他见两兄弟一前一后集合人,并带着人出去,他才放心地笑了笑。转而向自己房间走去,进了房间,关上门后,悄悄地走向床边。

云娟早已被几人的对话吵醒,听到有人向这里走来,她又假装熟睡。

赵明熏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苦涩说道:“云娟,我们好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过话了。说实话,我看见苟生送来盒子的东西时,我真想把你和他一块一块地剁成肉酱,可我下不去手,真的,尽管你背叛我,像她一样背叛我!”

他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掉出来。“明天,我就写一封休书休了你,再送你去你哥哥那里!其实,我一直没有瞧不起你,只是很讨厌外面那些风言风语,更讨厌你和苟畜生走得太近。你是个好女人,若我死了,你就找个好人嫁了,别再找苟生那种畜生了!”

她的泪,早已像决堤一般流出,起身紧抱着赵明熏:“明熏,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早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回来的那一晚,你如果好好地哄哄我,我不会去找他,更不会背叛你!你把苟生杀死了对吗?”

“对,是我杀的!是他欺人太甚,不仅侮辱了你,还把你的肚兜当礼物送给我!”

吴云娟苦笑:“好,你杀得好!明熏,求你,求求你把我送去“寡人居”,我不配和你在一起!”

“不!我不会那么做,当初救你出来,怎么有送你回去的道理?听我说,明天我就派人把你送去山上,找你哥哥,你哥哥定能保护你!”

“明熏 ,我不走,我背叛你,按照这里的规矩,应该沉河!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好好陪你几天”

“好!”

两人紧抱在一起,未来的风暴无论再大,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烟消云散。两人打好了必死的主意,所以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他们两醒来时,已经早上十点。

赵明熏拉着吴云娟,刚走出门,黑风就来报:“参谋,马司令到了!命你速速赶去总会议室开会”

赵明熏点了点头,转身吻了吻吴云娟额头,温柔道:“云娟,你放心,一切有我!快去饭厅吃早饭,我去去就回!”

“明熏,当心点!”

赵明熏笑了笑,就骑上黑风早已为他备好的马,带着众兵,向城东的师部大楼奔去。赵明熏到了会议室后,其余三个师长,和马司令早已坐在了位子上。马大田铁青着脸坐在首位,赵明熏走进去,向众师长,司令敬了礼后坐回自己位子。

马司令质问道赵明熏:“赵参谋,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三把火是全烧在女人身上了,才来得这样迟?”

赵明熏立刻站起身:“禀司令,昨晚苟师长遇害,我派人去协助后,一直在书房等消息,没去“烧”女人!”

“混帐!赵参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油嘴滑舌了?好了,老子不问你这些没用的,来人,把刘副官呈上来的东西给赵参谋看看!”

“是!司令”

一个兵走着军姿,拿来一个木盒子放在赵明熏的面前,并打开盒子,一块金手表就出现在他的眼里。赵明熏拿起手表,装着不认识似的端祥着。

马大田看时间差不多了,问道“怎么样?赵参谋,这块手表可还熟悉!?”

“嗯!认识,我见苟师长戴过”

向师长附和道:“对,苟师长带过这手表,他上次从重庆回来后,就带着这块手表。”

刘副官站起来说:“师长是从重庆买了块金表没错,可他的金表就戴在他手上,不是这块。这块从颜色就知道带了很长时间,你们看它的手链,还有很多磨损!”

另一师长发言:“哎呀!刘副官,昨晚歹徒来杀苟师长,苟师长肯定与歹徒交过手,这磨损自是肯定有的,还有带兵打仗,人都有说不准,何况戴在手上的手链呢?”

刘冲激动道“胡扯,你们胡扯!师长的那块手表真的在他手上,你们不信,可以让司令派人去查看!”

马司令把桌子上的茶杯重重敲了敲,待大家安静后,他才 说道:“刘副官,你别激动,苟师长是我的爱将,我自会替他讨回公道。现在苟师长在重症监护室,怎么能轻易派人去打扰他休息?现在除了解决苟师长的事是大事以外,还有和大老板签约的事是最棘手的事!”

他喝了杯茶,又继续说道:“本来孝泉城我是分给苟师长和赵参谋一起管,现在苟师长昏迷不醒,镇守孝泉的事,就落在赵参谋的肩上。刘副官,你就带着你最信任的四师的五个团跟着汤师长,在孝泉城到重庆的这一路的火车路线严加驻守,确保大老板和药资的安全!若是失败了,我也不责罚你,成功了,我就升你的官!”

“是,司令,卑职定不辱使命!”

“嗯!向师长和李师长你们继续驻守好你们该管的地方!”

“是,司令”

“这会,就散了吧!赵明熏,你留下来,我还有话要交待”

“是,司令”

刘副官,及其他三将走后,马大田看了看他的手下,待最后一个手下出去,并关上门后。他才盯着赵明熏,意味深长道:“赵参谋,你老实交待吧!别再狡辩说刚才那块东西不是你的,为什么要对苟师长下毒手?”

“爸,是他逼我的,他和云娟回来那天……父亲,这“狗急了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我是忍无可忍!”

“嗯!你杀他也不全是你的错!若他死了,我就消了你的官职,跟着我做事,你的职位让刘冲担任,你的手下呢当然交给向师长!若他要是活了下来,你要么就把云娟交给我命人秘密处决!要么就一纸休书休了她。反正为了你我的脸面,我是不会再让她做我的儿媳妇”

“爸,这次签约毕竟有她的功劳不是吗?能不能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别逼我们!”

“赵明熏,你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考虑她?你不要不识好歹,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父亲…”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浮花烟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妙手小医仙
3 都市逍遥神医
4 海岛开局签到女神…
5 星辰与灰烬
6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
7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8 不试一把都不知道…
9 捡个将军好种田
10 我真心爱着的女生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79266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117506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3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100165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4 我在玄幻世界开物理外挂 作者: 暴走的火钳
异界大陆 107978 字
玄幻世界,我开的却是物理外挂。机甲工程、死光射线……都是我的大招!

5 娱乐巨星:从女声配音开始 作者: 川味果茶
娱乐明星 46042 字
穿越平行世界,解锁女声配音能力、解锁唢呐演奏技能,成为娱乐巨星!

6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作者: 聆听小羽
现代重生 466201 字
顾云微重生八零年的一个服装厂二小姐,看她如何拿着烂牌一步步逆袭!

7 贝兰德传说 作者: 虚傲
异界大陆 1484907 字
生存或者死亡,重生或者沉沦 ,战争是种族生存道路上的必然选择!

8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作者: 小六爱养猫
娱乐明星 815902 字
娱乐天王重生,一心只想当个小网红,结果却被迫越来越火,真烦!

9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568873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10 西游之天下无魔 作者: 钰灵龙
古典仙侠 209753 字
赤眼如来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孙悟空如何才能斗赢他?

《第七节 苦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