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浮花烟雨 [书号193455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节 争吵

《浮花烟雨》 陌香烟台/著, 本章共10706字, 更新于: 2017-01-29 08:05

天微微泛起了白光,赵明熏醒来后并没有急着起床,而是等怀里的吴云娟醒来。他把鼻凑近她的柔发,思索着:曾几何时做梦梦见怀里躺着的女人是她,可现实却给我开了个玩笑,这一辈子都不再,更不可能与我既恨又爱的她相拥相眠,而是与此时此刻怀里的女人相守下去!我又有什么理由再拼命恋着别的女人?梦应该醒了!应该醒了!

他思索完后,轻轻地在吴云娟的额上落下一吻,吴云娟感受到额上的冰凉,缓缓清醒。她的一双眼先是落在赵明熏麦灰色的胸膛处,再是不敢相信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温柔笑了笑问道:“云娟,怎么了?我躺在这儿有什么奇怪吗?”

“你不是有很多艰巨的任务,要去执行吗?为什么还在这儿?”

他捏了捏她的鼻尖,宠笑道:“我今天有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你,你忘了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三天,我要陪你回娘家!”

“哦!我都忘了,你还记得,你真好!”

他打趣道:“我这么好,你该怎样奖赏我?”

他说完就要吻她的唇,她推搡道:“别,明熏,天不早了,我们该起床了……”

两人在家准备一阵后,就带着晌月到街上买了些礼物,再前往林梅的家。林梅和林瘸子热情的招呼,又是上茶,又是端来花生,豆腐干。一大家正在其乐融融闲聊之时,外面的门嘭嘭作响。

林瘸子吩咐吴宝:“阿宝 ,快去开门”

“哦!”

吴宝开门之后,苟好施就带着自己的一两个随从走了进来。

“哎呀!赵团长,幸会幸会呀!你们这一大家子可真热闹”

赵明熏笑吟吟地走了出去:“苟镇长,快,快进来坐。云娟快给苟镇长和这两位兄弟渗茶!”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喽!”

苟好施坐下后,吴云娟端来一杯茶,他淡淡看了一下吴云娟的穿着,夸赞:“哎哟!赵夫人真是好福气呀!以前你是我们这儿的花魁,现在换了身行头可真是天仙下凡呀!”

“苟镇长,我能嫁给我们家明熏还真是应该感激你,若不是你要把我绑去寡人居…”

赵明熏淡淡笑笑:“云娟,怎么这么不懂事?快向苟镇长道歉!”

吴云娟狠瞪了眼赵明熏,拉着晌月向厨房走去。林梅说道:“苟镇长,我们家云娟不懂事,你别见怪。快,尝尝这花生和豆腐干!哎哟,我的豆腐该点水了,我就不陪你们了,老幺你就好好地陪陪他们”

“姐,你去吧!我会在这儿的。”

苟好施从林梅说话到她离开正房,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赵明熏看着苟好施这副神情 ,心里觉得好些恶心。他摸出烟,点燃后,抽了抽 ,说道:“苟镇长,我想问你个事”

“哦!赵团长你请说”

“狼,你认识吗?”

苟好施听了“狼”这个字,脸色变了变,额上钻出汗珠子,他用帕子擦了擦,干笑道:“这天,可真热!哦,那个“狼”我没,没听说过”

“是吗?”

“哎哟!眼看就要到月底了,这狗日的“亡命鬼”活动还是很猖獗!这一个月浑浑噩噩就过去了,没有做出成绩,苟师长前两天很是生气。”

赵明熏站起了身,向外面走去:“苟镇长,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议,今天就留下来吃饭吧!”

“哦!不了,我来一是拜访赵团长,二来买点豆腐脑,我妈好这口。”

他说完向林梅的摊位走去,买了豆腐脑后,带着人匆匆离开。黑风这时走来报告:“团长,赌馆那边今天发生了争斗,两个人消灭了十几个人,我们的人也受了重伤。”

“看来,红匪那边有所行动,给我继续盯着!刚才苟好施的神情你也看到了吧!他们就是要把~鬼嫁祸给红匪,愚弄百姓。还有,今晚要在镇的各个出口加强戒备”

“是!”

赵明熏陪着吴云娟在林梅家呆了整整一天,晚饭过后,林梅一家诚邀赵明熏留下,他以要事在身推辞后,就带着人离开,把吴云娟和晌月留在了林梅家。

他赶去赌馆,这时的赌馆早就歇了业,黑云看见便装的他后,赶来汇报情况:“少爷,他们虽歇了业,里面却并不安静。按道上的规矩来讲,这是“歇灯亮蜡,打发旁类,迎接道友!”我们不好插手此事。”

“哼!红匪的人是无孔不入,这道上的肯定也有!速派人去通知黑风,黑风一到立刻就冲进去!你们现在给我盯紧了这里,一只苍蝇也不要放过!”

“是,团长”

赵明熏独自离开,径直向房子走去,再是几步爬上了房子,摸索着从房顶入了里面。入了里面后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观察正厅,此时正厅正像黑云所说,灯没亮起来,倒点起了几根蜡烛。只见有两人对立而坐,一个人后面站着近百人,另一人后面站着一人。

只听(后面站着近百人)那个人趾高气昂地说:“你就是道上一直传的风云人物~白条?”

“不敢当,不敢当, 你就是“一剑帮”的头把交椅~狼!?”

“哈哈哈!白条,我们帮会一直和你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今天白天要砍伤我那么多兄弟?”

这时“白条”站了起来来回走动后,吟唱:“怨兮,愁兮,授之惠兮,索命已矣…”

他吟唱完就动起了手,几百人围着两人打,而“狼”仍是坐在椅子上,只是他的椅子退到了隐秘处,观察“白条”的身手,正在他得意之时,背后站着一个人。他想要反抗之时,那个人将他敲晕。原来赵明熏乘下面的人打斗之时,就悄悄下了楼,偷偷地站在了狼的身后。

当他要拖走“狼”时,黑风,黑云已经赶到,并将这所赌馆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黑风,黑云带着人冲了进去,赵明熏料到“白条”两人要乘机逃走,他抓紧时间跑去,与白条两人交起了手。只是白条身手了得,不紧在众兵把手中逃之幺幺,还伤了赵明熏。另一人自知难逃其难,想自行了断,赵明熏一个手急眼他快夺走他的枪,并活捉了他。其他想要反抗的人在几番挣扎后,还是投了降。

赵明熏和黑风、黑云押着人回到保公所,已经是半夜之后。他一回到保公所就命黑风,黑云将众人关回牢里严加拷问。他则径直向书房走去,到了书房,拨通了司令部的电话。

等了几分钟没人接,他又拨打,直到三个电话后,才有人接起了电话。“喂!明熏什么事?”

“父亲,我今晚抓了一些人,其中一人好似红匪,另一群人好似制造“亡命鬼”舆论的一群人,正在严加拷问”

“嗯!很好,好好利用这个红匪“放长线,掉大鱼”我马上带着人赶来,一个也不许给我放走!”

“是,父亲”

这时,外面响起了很激烈的枪声,再是黑云赶来后,急促的敲门声。他迅速挂断电话打开门:“黑云,外面发生什么事?”

“团长,红匪带着人攻打九襄镇,苟好施正带着人前去应战,我们的人也整装待发。”

“发个屁!他们这是声东击西,你马上和黑风带着大部分人去助战,给我留少部分特别机灵的,身手好的在这儿。这仗若是输了,我拿你们是问!”

“是,团长!”

“等等,把我的军帽让黑风带上”

黑云眼睛应了声,就拿着军帽冲出院子,赵明熏也快速跟上。黑风黑云只留了五十人在保公所待命,赵明熏命人把大门关好,再派二十多人躲在了房间里,窥视着关押犯人牢房的一举一动。他则带着剩下的人布置一些逮捕机关,布置完后,命人躲在机关各个发动处,他则躲在牢房总机关处。

大约等到凌晨三点,约摸十几人翻墙进了保公所,这时躲在房间里的人,全部冲了出来与他们厮打一片。另外两个人则摸索着进了大牢,赵明熏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他正是“白条”,另一人好些熟悉,好像是云娟的大哥。

“啊!”

正当他愣神之际,站在白条旁边的一人中了一只毒镖。“你没事吧!走,我们快走,被发现了!”

赵明熏赶紧吹了一声口哨,所有机关万箭启发,白条和另外一个人与机关发出的飞镖,毒箭打斗一番后,都受了重伤,赵明熏出现后,其余守在机关的人也出现。一个小时后,他的人制止住瘫软在地上的两人,他则抬起了白条旁边的人的脸正对自己。

他难以置信说道:“怎么是你?”

“来人,把他们两关压好,给我看紧了!”

“是,团长!”

他则直奔医馆而去,请来了大夫后,两人已经气息炎炎。

大夫先分别给两人把脉,再看伤口。当大夫看见吴兵时,心里一惊,喊道:“哎哟!吴兵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安穗城上学吗?”

赵明熏则脸色变了变,问道:“大夫,他们伤势如何?”

“伤口并不深,只是中了毒,我开一副方子,吃了应该会有些好转!”

“哦!谢谢大夫!”

大夫开完方子后便被人送走,走到半路时被送他回药馆的人杀害。这当然是赵明熏的意思,为了不打草惊蛇,只好如此。

赵明熏见两人吃完药后,说道:“吴大哥,我与你家云娟成亲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吧!没想到你真的参加了共产党。”

吴兵长叹一口气“我参加共产党就是要替我父亲报仇,现在落入你们手里,要杀要刮随你们便,还有什么叽叽歪歪”

“很好,我不会杀你们,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现在凌晨四点,苟好施带着人去打你们的人还没有回来,我只当今晚你们袭击保公所的事没有发生。只是你们要保证以后决不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白条”笑了笑:“赵团长,你不愧是东洋留过学的,很会利用“声东击西”,我答应你的要求!只是你留在这打中国人却不去打日本人实在可惜!若我们能合作,定能把抗日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若再打下去,我们定逃脱不了“亡国奴”的厄运!”

“这些我还没想过,就是想,我也脱不开身,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得潇洒自在!好了,多的不说了,那个“狼”已经被我逮捕。大哥,你放心!父亲的死,我自会替他报仇,你们走吧!至于还有一人,我自是要留着向我义父交差”

他说完,后面站着的两人将他们松了绑,并带他们离开了保公所。赵明熏让人收拾了残局,他则走向关押“狼”和另一个共产党的大牢。

只见被关押的两人被打得皮开肉绽,分分晕死在铁柱上。两天后,马大田带着众兵来到了九襄镇,苟好施一瘸一拐地陪着赵明熏去迎接,两人将马大田及苟生迎接去了保公所后,就是坐下开会。

苟好施报告了前两天围缴红匪的情况,赵明熏简单补充了些。马大田笑道:“苟镇长,缴匪有功,特命他你担任白水区区长!赵团长,你虽然活捉了两个红匪,可是任务并没有完成,功过相抵,要继续努力!”

“是,司令!”

“嗯!这两人,今天下午就让他们在街上游行,再击毙!完事后,把他们头颅挂在九襄最高处,这件事就交给苟区长来处理。没什么事的话就散会吧!我现在累了,就不留你们!”

“是,司令!”

赵明熏见苟生两人走后,走近马大田,摸出一张沾满血迹的纸交给马大田。

“父亲,这是“狼”的供词,您请过目”马大田拿着阅读一会儿后,了解了“亡命鬼”受苟好施指使的整个过程。

“孩子,这件事你做的不错!但是现在还不能动苟好施,现在红匪活动越发猖獗,苟生得好好留着用,他的面子总要顾忌。你把这份证据好生保留,以后定有用处。”

“父亲,我和云娟的事,你还同意吗?”

“嗯!你自己选的路,自己去走。我同意与否还有那么重要吗?在这里呆几天后,我们就回孝泉。”

“好的,父亲!”

“哦!对了,让你的媳妇今晚准备家宴,你派人去把苟区长,苟师长,亲家他们一块请来!我有些累了,带我去休息吧!”

“父亲,这里请”

吴云娟在得知赵明熏的义父已经接纳她的事,心里高兴不已。只是一想到,她要亲自准备家宴款待他们位高权重的几人,心里就着急万分。以前在家,她从没做过饭,要么是为家人做鞋,要么是到戏院子唱戏,做饭都是交给自己母亲。嫁了人后,到是在闲空时跟着下人学了几道菜,可都上不了台面,她更没信心端给他们品尝。

赵明熏见她这样眉头紧锁,试探问道:“怎么了?云娟,你不想做菜吗?”

她叹口气:“明熏,不是我不愿意做,而是我不会。从小到大都是我妈做饭,而我就是躲在房间里做女红或者在戏院子唱戏。要不,你去“唐老板”那请个厨子来,我回房间练练嗓子,晚上唱戏给他们听,你的脸上一样有光!”

他冷冷说道:“不用请,我自己会做,你去练你的嗓子吧!”

“怎么了,你不高兴了?”

这时赵明熏早已走远,她无耐摇摇头向自己房间走去。晚饭时分,赵明熏和吴云娟,请马大田,苟生两兄弟,林梅一家入了座之后,就命人上菜。共有十六个菜,色、香、味俱全,让人看了很有食欲。

苟生夸赞道:“赵团长,你真是不枉此行,娶了云娟这么好的姑娘,不仅人长得闭月羞花,还烧得这么一桌子好菜!我看呐,云娟姑娘比大富人家的韩小姐更胜一筹!司令,赵团长找的这个媳妇,我看是你的福气所致”

“哈哈哈…同喜同喜,快,动筷子吧!”

“好的,司令!”

晚饭过后,吴云娟就开始唱她的拿手戏,声美,身段好,把苟生迷得是团团转。他暗想:“这赵明熏运气咋这么好?什么好事都让他捡了去,不行,我得削削他的风头”

他观察了眼马大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吴云娟唱戏,心里实是早就不高兴。吴云娟一曲完后,苟生鼓起了掌,并走到吴云娟的身边:“赵夫人,你这一曲是那《醉金枝》吧!”

“哦!苟师长,你也听过?”

苟好施帮衬着说:“赵夫人,苟师长不仅听过,在这四川地带还是有名的一角,今晚大家都很高兴,要不和苟师长唱一两曲如何?”

“这!?”

苟生在吴云娟为难之际,先发其声,唱道“小姐,小生有礼了……”

“公子……”

马大田的脸气得是铁青铁青的,赵明熏脸上虽挂着笑,心里也不好受,林梅则带着吴宝和林瘸子不辞而别而去。晌月看着明熏的脸色,心里顿时对吴云娟产生讨厌的情绪。第三曲,唱到一半时,马大田将酒杯摔在地上。

“啊!”

晌月一声尖叫。

唱得尽兴的两人一下住了声,马大田不平不淡说道:“今晚大家都累了,这家宴就散了吧!”

苟生说道:“哎呀!和赵夫人合作真是不知道累啊!那好,司令,我和苟区长先告辞了”

他说完就带着苟好施及自己的手下离开了保公所,马大田意味深长看着吴云娟,别有深意地赞道:“儿媳妇,今晚你的表现真不错!我原以为小地方的人,要老实本分些,可是你却打破了我的观念,很好,真是不错!”

吴云娟满脸笑容,在听了马大田这些话后,不明所以看了看他旁边的赵明熏,再看了看马大田,问道:“爸爸,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儿媳妇有什么做得不对,还请你明说”

赵明熏打园场道“云娟,你怎么和父亲说话?爸,云娟今天喝得有些醉,你别见怪”

“哼!赵明熏,你自己的老婆,要把她管好 ,别丢了我这张老脸。以后少让她抛头露面,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后天我们就回孝泉”

“爸!你放心,儿媳妇不会给你丢脸!只是儿媳妇有一事不明,为什么明熏活捉了两个土匪,你却不奖赏他,而是奖赏给苟好施?”

马大田什么也没说,而是狠狠盯了赵明熏一眼,就向自己房间走去。

赵明熏心里明白:“父亲那一眼,是有很多个意思。”

“来人,请晌月回房间休息”

“是,少爷”

丫鬟陪着晌月出去后,他则关上门,吴云娟眼里的泪水终于止不住哗哗……往外留。

“好了,别哭了!父亲本是不喜欢唱戏的女人,我娶了你,他心里更是有怨言。以后在父亲面前,还是别那么理直气壮地兴师问罪,他如何安排自是有他的原因。还有以后我工作上的事,你别插言,这是家规,也是军戒!”

她大声质问:“赵明熏,我是在为你讨公道,不是兴师问罪,我有什么错?我和苟师长唱戏,是给你和父亲面子,不是哗众取宠!你和父亲都不喜欢我唱戏,你又为什么留着我,我在家也没受过这么大委屈,你与其拿话羞辱,还不如休了我!”

赵明熏不可置信看着她,心里五味杂陈,只留下一句:“不可理喻”,就向保公所外面走去。

两天后,马大田就带着苟好施及赵明熏一家子,以及四十二团,兴师动众离开九襄,前往孝泉城。一路上苟生是少不了夸赞吴云娟,吴云娟自那天晚上后,自己就明白自己丈夫和公公,是多么介意她和苟生有过于密切的交流,她就简单应了几句,不再支声。苟生吃了几次闭门羹,便乖乖地安静了下来。几人在四天以后到达的孝泉城,到达的第二天是个良辰吉日,姬金凤就在自家饭店,摆了五十几桌的喜宴,将孝泉城的太子爷赵明熏娶了亲的好事公之于众。

赵明熏与吴云娟一同向各位来宾进酒,一边敬酒,一边向吴云娟介绍。当他们走到韩老板一家人坐的两桌时,他吸了吸气,淡定道:“韩老板,感谢你们一家人赏光,来喝我和云娟的喜酒!”

“哈哈哈…贤侄,怎么能这样说,能来喝你和夫人的喜酒,是我们的荣幸啊!哎呀!最近大夫让我少饮酒,来,美珍,你好好地代为父敬一敬赵团长和赵夫人”

“好的,父亲!赵团长,赵夫人,我先干为敬喽!”

说完一饮下肚,眼角却藏着淡淡的泪水。吴云娟打量着韩美珍,她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脸蛋也格外白晰,举手投足间十分的优雅,只是眼睛里却泛着淡淡地忧伤,惹人怜惜…

“希望你们玩得尽兴,我和云娟先告辞了!”

他说完就拉着吴云娟向其他座位走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夏去冬来,赵明熏让吴云娟向姬金凤学习管理饭店,她则是以见了数字就头疼的原因,拒绝他的建议,而是力争到戏院子唱戏。赵明熏几次不同意,她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闹绝食,他无法,只好同意。晌月转眼五岁了,也开始到城东一所小学上学。

一天晌月回家哭丧着鼻子,赵明熏关切问道:“晌月,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晌月紧搂着赵明熏的大腿伤心哭道:“哥!没有谁欺负我,只是,只是他们说我是个孤儿,我的云娟姐姐是个戏子!”

“谁,谁说的,啊?”

吴云娟刚唱完戏回来,就听到晌月的哭丧,一听这原因,她的火气便上来,就大声问着晌月。

他也很生气,抱起晌月,制止云娟“你吼什么吼,你看你总往戏院跑!让晌月受了多大的气!”

“我跑戏院子怎么了?我又没做什么不要脸的事!不知道是哪个烂嘴婆子在背后嚼我的舌根”

“吴云娟,你说话请注意点,别交坏了晌月!”

“晌月,晌月,你只知道晌月,她只是你捡来的孤儿,你为什么对她如此好?她是不是你以前和其他女人生的杂种?”

赵明熏放下晌月,狠狠扇了吴云娟一耳光。“啪!”

晌月哀求道“哥哥,你,你们别吵了。云娟姐姐,哥哥不是有意的!”

吴云娟重重推了晌月一把,晌月被摔倒在地“赵明熏,你居然为了这个野孩子打我,我既然唱戏那么遭你讨厌,我就偏要唱!”

她说完,哭着向外跑去,赵明熏则抱起哭得伤心欲绝的晌月,回了房间。吴云娟一边哭一边跑,跑得忘乎所以时,一下撞着迎面而来的苟生。

苟生关切道:“哎哟!云娟妹妹啊!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苟师长…赵明熏他不明不白地打我,他每句都把晌月挂在嘴边,我只是怨了几句,他就动手打我……”

他将吴云娟紧搂在怀里,亲密地哄着她什么…

此时此刻正是做小本买卖,打道回府的时间,看见这两人,都在对他们指指点点,并小声议论。苟生虽看见旁人的动作,没制止,反而将吴云娟往自己府上领。

姬金凤由黑风陪着买菜,路过那些人,听到了他们难听的议论:“哎哟!这下孝泉该热闹了,马司令的儿媳妇让自己属下和自己儿子共享,指不定自己还要插一脚进去。这也难怪,谁让“太子爷”娶了个戏子做媳妇!哈哈哈…”

黑风呵道:“你们在说什么?把刚才看到的和听到的都给老子忘了,再是让我听到,老子的枪可不长眼!”

“黑风,你说什么?快,快回家去,强南和敏敏还等着我们呢!对不起呀!各位,我们黑风喝了点酒,不好意思”

“还是姬老板明事理,别再拿出土匪的气势吓唬人!”

黑风被姬金凤强拉硬拽地脱走后,围观的众人也散了去。苟府,苟生哄着吴云娟到了正厅后,命人取来了一些东西放在桌子上。

“云娟妹妹,快打开看看”

“这,这是什么?”

吴云娟一边问,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盒子里有些金银首饰,泛着耀眼的光。

“苟师长,这,这是送给我的吗?”

“这些当然是送给你的,当然无功不受禄,我是想拜拖你件事,不知道云娟妹妹答不答应?”

“苟师长,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好!”

“前几天,司令给了我一个任务,这重庆来了个大老板,大老板是做药材方面生意的,据说在上海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连老蒋和日本人都得给他几分脸面。他年轻时候和马司令是好兄弟,前段时间马司令才打听到他的下落,他最近带着自己的夫人和儿子来重庆散心,他夫人在上海是音乐大和舞蹈大师,对这戏曲是特别喜爱。”

“你的意思是让我到重庆的戏台上唱戏,投大老板夫人所好!?”

“哎呀!云娟妹妹,你真聪明!这不仅是我的意思,更是马司令的意思。若你能和那样的大人物见一面,唱的戏让他们称赞,那么你就是重庆甚至全国的名人了,你家团长还敢不支持你唱戏吗?”

“苟师长,上一个月,你邀请我到安靖城唱戏,我一直害怕明熏他不高兴,所以拒绝了你。没想到,他依然不把我放心上,他不高兴我抛头露面,我就偏要,苟师长我们什么时候走?我愿意去!”

“哈哈哈……云娟妹妹,你真是个爽快之人,我们明天凌晨五点走,来,这是你的火车票,这是我的”

“好!”

赵明熏哄完晌月后,就派人去吴云娟平时爱去的戏院,饭馆,首饰店找她,两个小时过去,天也黑尽,还是没找到。他路过“一刀药馆”时,感觉身心俱疲,便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刘一刀打趣:“哎哟!赵团长,你来了,稀客稀客呀!”

“老刘,快别挖苦我喽!我来你这儿歇歇脚”

刘一刀看了看赵明熏满脸通红,额上渗满汗渍,喘着若有若无的粗气。问道:“明熏兄,你这是去做跑步运动了吗?”

他看了看刘一刀:“不是!是找云娟,今天我和她吵了一架,她出了赵府后就没回去。”

“哦!明熏兄,不知道一些话当讲不当讲?”

赵明熏微微点了点头,他便说道:“你还记得你带着她回来后,让我帮你们和八字的事吗?”

赵明熏早就忘了这件事,现在刘一刀又提起,好奇早以把疲惫挤得烟消云散,他激动地说:“是怎样的?”

“她,只是你的过客!陪你走到老的是另有其人。正所谓好事多磨,你的良人会在明年端午与你打个照面。至于以后,我也说不准了。”

那你帮我算算,我这一身会有几个女人?

你的八字是…,与你有婚约的会有两个,有缘无份的正是现任夫人。

“哈哈哈!老刘呀老刘,正所谓马有失前蹄,其实与我有缘无份的是不是云娟我说不准,但是早在东洋时,我就已经与一个女人有缘无份了。可能这辈子我与她都不可能见面了!只是她的泪玉和香囊还留在我这儿,这块玉和香囊是她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赵明熏说完,慢慢从怀里摸出香囊和泪玉,递给刘一刀。

刘一刀仔细看了看只绣着一朵白瑰的香囊和色泽红润的泪玉后,赞叹“这块玉可真是好玉,他是明朝宫里的东西吧,应该有治百病的良效!这香囊上的白瑰一针一线都绣得很细致,可见主人对你是一片痴心。怪不得黑风他们说你到了百艳楼,从不碰女人,你是十足嫌她们脏还是心里不允许自己背叛这香囊的主人。”

“我那时候心里和眼里都容不下别的女人,现在和云娟结了婚,晚上虽抱着她睡,我内心却很希望抱着的是她,我与她在东洋认识……直到亲眼见到她和他的表哥在床上缠绵,我就扇了她一耳光,提着我的行李,回了中国,哼!她现在应该和她表哥生活在了日本吧!说不定都有小孩子了吧!老刘呀!真是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哈哈哈!也许不可能变成很有可能也说不准,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赵明熏苦笑一番,向屋外走去,打道回府。这一晚上,他喝了很多酒。一是云娟和他吵架的事,再则当然是思恋心里女人的痛苦,喝得烂醉如泥的他,是被黑云,黑炮扶回房间的,当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他摇摇晃晃地起身,黑云黑炮赶来,黑炮说道:“团长,你说你为那种女人喝那么多的酒值得吗?”

“你们夫人找到了吗?”

“团长,你那么关心她,她知道吗?她其实昨晚就被我们就找到了!她昨天和苟畜生搂搂抱抱去了苟府,今天凌晨五点就由苟畜生领路,搭着火车去了重庆”

赵明熏使劲揉了揉头,笑道:“无妨,只要她高兴就好。她若回了府,你们全当什么也没发生,以前如何对她, 以后也如何对她懂吗?”

黑云黑炮面面相觑,无耐点了点头。赵明熏自是听了老刘那晚对他说的话,心里好似轻松了许多,他不再为吴云娟和苟生一起去重庆恼怒,也不再为黑炮,黑云对吴云娟发的牢骚而生气。春节悄悄地来临,赵府,新年的装扮又像往常一样落在了姬金凤的身上。越是接近春节,除赵明熏以外的赵府其他人,就越是盼着吴云娟回来。

一天早上,赵明熏刚坐下吃早餐,晌月就拉着姬金凤红了红鼻子道:“哥哥,云娟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再过两天就春节了,要不你再派人去找找”

“是啊!团长,过春节要一家人过才热闹嘛!夫妻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都一个多月了,少夫人的气应该消了吧!你就派人向苟府打听打听,再带着晌月去重庆找找她!她见着你去,说不定一个感动就跟着你回来了呢!”

哈哈哈…弟妹,我和云娟怕是走到尽头了,她心里有这个家,会在过春节时回来的。这几天你就要多费心准备了,若没有什么事,你去忙你的吧!”

“是,团长!”

几天之后便是春节 ,街上吃的玩的样样新奇,赵明熏给晌月买了许多东西,她却一直闷闷不乐。

“晌月,今天过年,哥哥特意陪你出来玩,怎么不高兴?晚上街上还有舞龙狮和变魔术,你高兴点,我们就来看”

“哥哥!云娟姐是不是不回来了?今天过春节她都没有回来”

“晌月,听话!她若不回来,哥哥就只疼你不好吗?”

“不好!”

他见晌月跑回赵府的背影,心里对吴云娟是厌恶至极“吴云娟,你真是过得潇洒!你要么一辈子也别回来,要么就给我个好点的解释,否则我赶你出赵府是赶定了!”

春节过后,赵明熏便被马大田派去了穗靖城,镇守,并打击红匪。晌月留在孝泉城读书,平时的生活起居由管家和姬金凤照料。赵明熏这一镇守就守了三个多月,回到孝泉城,马大田对他进行了奖赏,并升他做了参谋长。

正当四十二团所有弟兄举杯言欢时,管家兴奋向赵明熏跑来,并禀告:“少爷,少夫人回来了,外面正闹得正欢,还在给少夫人准备欢迎仪式。我马上让人去接少夫人”

“不必了,她要回来,则回来,没有那么大架子配你们去接!”

“少夫人,苟师长到!”

众人纷纷放下杯子,站起身向门外看去,只见吴云娟穿了一条很时髦的洋裙,亲密地挽着苟生的胳膊走了进来。赵明熏拉着晌月笑吟吟地向苟生两人走去:“苟师长,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哦,这位漂亮小姐是谁呀?”

“哥哥,是云娟姐姐!”

“哦!”

“赵参谋长真是恭喜恭喜呀!真是双喜临门呀!”

“哦!升职是我和四十二团弟兄们的功劳,把云娟带去重庆再把她改头换面的带回是你的功劳,应该同喜!”

苟生摇摇头:“非也,非也,至于是什么喜事,明天司令会在大会上说,我就不打扰你们夫妻重逢了,告辞!”

苟生说完就得意待着人离开,赵明熏则生气地向自己书房走去,云娟则跟上他的步子。两人前后进了书房,吴云娟把门关上后,就从后背搂住了赵明熏。赵明熏厌恶掰开她的手,不咸不淡说:“云娟,你和苟师长去重庆这么几个月我不怪你 ,三从四德你不遵守也就罢了,以后我和你还是分房睡比较妥。书房请你高抬贵足别踏进一步!”

“怎么了嘛!怎么就扯到三从四德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和苟师长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我和他是兄妹,我认他做了干哥哥,这几个月还好有他的帮助,不然我的演出也不会这么顺利。好了,不说那些了,明熏,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让我好好瞧瞧我的冤家!”

她说完,就伸出双手捧住赵明熏的脸,她垫脚准备吻他时,便被赵明熏重重推倒在地。

“云娟,我想我们最近分开住比较合适”

“明熏,你疯了吗?凭什么这样对我?你是不是认定了我和苟生发生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怀疑我,你以为这次你升官加爵全是你自己的功劳?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若不是我去重庆唱戏,得到重庆大老板的肯定,使他答应亲自带着夫人到这里游玩,并签定三年的珍贵药资的提供,你认为义父会给你升这么快的官?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唱戏吗?可这次你却是凭我出去抛头露面才获得的参谋长之位!哈哈哈……赵明熏我告诉你,你的清高和谋略其实在父亲眼里什么也不是,在我的眼里,更是一文不值!”

“云娟小姐,感谢你直言不讳的提醒,既然我们都厌恶对方,那我们就离婚吧!你现在有了苟师长~苟生做靠山,何必再拿我这个一文不值的团长做垫背呢?哈哈哈……”

“不,我不离…”

她撕心裂肺的呐喊并没有叫回赵明熏,更没有打消他离婚的念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浮花烟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妙手小医仙
3 都市逍遥神医
4 海岛开局签到女神…
5 星辰与灰烬
6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
7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8 不试一把都不知道…
9 捡个将军好种田
10 我真心爱着的女生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79266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117506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3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100165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4 我在玄幻世界开物理外挂 作者: 暴走的火钳
异界大陆 107978 字
玄幻世界,我开的却是物理外挂。机甲工程、死光射线……都是我的大招!

5 娱乐巨星:从女声配音开始 作者: 川味果茶
娱乐明星 46042 字
穿越平行世界,解锁女声配音能力、解锁唢呐演奏技能,成为娱乐巨星!

6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作者: 聆听小羽
现代重生 466201 字
顾云微重生八零年的一个服装厂二小姐,看她如何拿着烂牌一步步逆袭!

7 贝兰德传说 作者: 虚傲
异界大陆 1484907 字
生存或者死亡,重生或者沉沦 ,战争是种族生存道路上的必然选择!

8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作者: 小六爱养猫
娱乐明星 815902 字
娱乐天王重生,一心只想当个小网红,结果却被迫越来越火,真烦!

9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568873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10 西游之天下无魔 作者: 钰灵龙
古典仙侠 209753 字
赤眼如来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孙悟空如何才能斗赢他?

《第六节 争吵》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