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浮花烟雨 [书号193455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节 新婚

《浮花烟雨》 陌香烟台/著, 本章共11105字, 更新于: 2017-01-19 20:20

苟好施被正规军放了后,没有带着人去追赶送丧的一行人,而是赶回家向自己的哥哥寻问对付赵明熏的策略。

苟好施回到家拨通了孝泉城苟生的电话:“喂!大哥是我”

“嗯!这几天你那里有什么情况?”

“大哥,那个赵明熏太不像话了,今天当着众人的面不买你的面子,我在想用什么法子整整他。”

“我让你给他搓一桩婚事有眉目没有?你若这事办不成,可以让你养的鬼把他给~”

“哦!大哥意思是让他神不知鬼不决的死在“亡命鬼”手里?

嘭!他手重重拍在桌子上…

“不愧是大哥,小弟我明白了!”

他放下电话,在屋里来回走动,琢磨该如何将赵明熏一军?打定注意后,走出屋叫来了他的手下:“你们去准备一块牌匾和一个猪头,再派人去把保公所收拾出来,牌匾上就刻“天下第一团”几个大字”

“是!镇长”

林梅一家送丧由赵明熏带着人护送,心里踏实了很多,吴云娟心里除了感到踏实以外,还感受到一缕缕幸福。

吴春生下葬后,雨愈下愈大,林梅脸上没有泪,只有下个不停的雨水。吴兵没有哭,也许是男子的泪只留在心里,也许明白了自己以后的责任,哭是解决不了问题。吴云娟紧握着自家小弟的手,哭得有些伤心。

赵明熏走近她,递出自己帕子,安慰:“云娟姑娘,别哭了,你父亲已经下葬了!坚强点,才能让你母亲省心。”

吴云娟用他的帕子擦干眼泪,抬头冲他笑了笑。赵明熏回笑后,走向敬香的林梅,说道:“婶子,能否允许我对春生叔说一两句话?”

林梅看了看他,微微点头。

赵明熏点燃香向吴春生的坟墓敬了敬,说道:“春生叔,我是奉命前来铲除“亡命鬼”的赵明熏。那天因为我的误失,使千千万父老和您死于“亡命鬼”的毒手,我深感抱歉,不过请您安心,我会尽最大力保护您家人的安全。”

他说完后,向林梅一家辞了行,带着黑风离开。吴云娟悄悄地转过头,向他看去,留下的只是他挺拔的背影和坚定的步伐。

赵明熏回到酒馆自己的房间,伤口阵阵发疼,本想解开衣服来清洗一番时,门被敲响。

“什么事?”

“团长,我是黑云,大哥带着人去迎接来送礼的苟镇长,我来…”

“嗯!知道,我马上就来”

他快速穿好衣服,下楼迎接,这时黑风和苟好施走进酒馆,后面跟着一群抬匾和猪头的人。

“哎呀!苟镇长,真是客气了!不知为何送如此大礼呀?”

“赵团长,今天我们因吴春生的事发生一些误会,我呢一是想用带着大喜的猪头向你道歉,二呢是用”天下第一团”牌匾替九襄的父老乡亲感谢你,三是请你和各位弟兄入住保公所,方便我们走动,齐心协力完成任务!”

赵明熏走近牌匾大声朗读:“天下第一团”,唉哟!苟镇长真是太抬举我们团了,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哈哈哈……

苟好施也跟着大声笑 ,赵明熏走近苟好施道:“苟镇长您想得真周到,不愧是苟施长的兄弟,明天我们搬去保公所后,就请镇长带着你的人到保公所聚一聚,我的伤口有些发炎,就不陪你了”

苟好施点了点头“那好,赵团长你先休息,明天我们在保公所不醉不归,告辞!”

赵明熏让黑风黑云出去送苟好施,他独自上楼回房间休息。刚躺下,晌月就跑了进来,后面跟着端茶的唐老板。

赵明熏不快不慢起来,说道:“唐老板,你来了!明天我要带着人搬去保公所,待会儿你把我们这几天在这儿的花销清算一下。”

“好的,赵团长,我想问问吴春生下葬了没有?他的那一家子怎么样了?”

赵明熏看了看唐老板,想了一会儿,说道:“春生叔已经下葬了,他的家人现在还沉浸在悲痛中。哎!唐老板,你们和春生叔的关系不错吧!”

唐老板笑了笑:“哦!还行,我的酒馆经常买他们家的豆腐。他们家为人本份,豆腐做得好,价格也还偏宜,林梅的父亲和我父亲是至交。”

赵明熏听到唐老板说的最后一句话,又回想今天苟生在林梅家做的事,疑问又迅速在脑子里打着转。这时黑风,黑云进了房间,要汇报情况时,赵明熏命令道:“黑云,你带着晌月出去买点生活用品,明天要搬去保公所再怎么也要准备一下。黑风你在外面休息一下,唐老板我有些话想问你一下,还请你…”

“哦!赵团长,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黑云带着晌月出去,黑风紧跟着,并关上了门。

“唐老板,既然你和春生叔他们一家很熟,那你认为苟镇长与他们家怎么样?”

唐老板脸上的笑容在“苟镇长”三个字冒出以后 ,就消失殆尽。顿了顿:“苟镇长与吴春生一直是称兄道弟,只是,是否真心,我还真猜不准。”

“哦!怎么说?”

“林梅年轻时,是我们这儿数一数二的美人,现在都还有“豆腐西施”的美誉,苟镇长和我们哥几个都对她很倾心。可她不选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只选替他们家喂牛的吴春生。苟镇长的家世虽在这一带数一数二,可林老爷子就是不买帐,宁愿自己女儿下嫁,也不愿把女儿许配给他。”

“哦!唐老板,听你这么说,你和你的那些兄弟算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了,那镇上谁的枪法了得,或者谁又是龙头大哥?”

唐老板眼睛愣了愣,转而笑道:“哈哈哈!赵团长 ,你真会开玩笑!我只是一个酒馆的老板,谁是黑道老大,谁又是龙头大哥, 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到几个赌场去问问,哦!我下面还有些事 就先走了。”

“请”

唐老板离开,黑风就进来。赵明熏见黑风进来,说道:“黑风,我和唐老板的对话,你刚才也听到了吧!我觉得这吴春生不是被什么“亡命鬼”所杀,而是被他的冤家找人解决。还有,看戏的那天晚上,“亡命鬼”是不可能逃出我们的手心,他们却堂而皇之溜走 ,这些都很有疑点!”

“团长,这几天我也在想看戏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刚才听了你和唐老板的对话,觉得这两件事应该是一个人所做”

赵明熏命黑风:“黑风,今晚你就让黑云到几个赌场去查查,哪一位是高人?你和我再商量下如何抓到“养鬼人”的那个证据。”

“是,团长”

夜晚凉风绕绕,街上又有了原有的热闹,也许是因为苟镇长的舆论:“亡命鬼”在端午节吃了人,得回去休息几天”,也许是四十二团入住九襄镇给大家吃了一颗安心丸。

林梅一家今晚本该早些休息,可来了几个客人,他们不得不打起精神迎接。

“曹老师,佟叔叔!”

吴兵握了握曹英的手, 紧紧拥抱佟大力,激动喊道:

“妈,舅舅你们快出来,我的老师来了”

林梅听到自己大儿子的呼喊,吸了吸气,由自己的小儿子,弟弟陪着出去,迎接客人。

“哎哟!阿兵他老师来了,快,你们快请坐。老幺,你快去煮点嫩豆腐。”

曹英连忙阻止道:“吴兵他舅舅,你快别去忙,我们马上要走,事态紧急,我说完就走。”

曹英紧握住林梅道:“嫂子,我是吴兵的老师 ~曹英,现在事局动荡,我和佟师傅今晚来这办点事,顺便把吴兵带去学校”

林梅问道“真的这么急吗?这黑灯瞎火,我不放心让你们带走我儿子。他还在戴孝,要去上学也要等他父亲过了头七之后”

她说完要拉着吴兵回屋,吴兵甩开自己母亲的手,跑到佟大力身后说道:“妈,我要和曹老师他们走,我爹死得太冤了,我要替他报仇!”

林梅听完儿子的话,眼泪再也止不住留出,伤心喊道:“阿兵,你手无寸铁,如何替你爹报仇?你若去了,还让我怎样活,不行,你不能走,不能走”

“妈,我,我…”

嘭嘭嘭…亡命鬼又来了,给我往死里打……

几人听到了枪声和苟镇长的命令,佟大力着急道:“曹老师,我们快走!再不走,兄弟们都会死在这儿。”

林梅疯狂跑去抓住吴兵的手,撕心裂肺哀求道:“阿兵,妈求你,妈求你别跟着他们走?

吴兵因着急涨红了脸,佟大力意味深长道:“嫂子,你若再不放你儿子走,你们全家都会死在今晚”

林梅听了这句话,松开了吴兵的手,傻愣愣的呆在原地。门被咚咚咚敲响,佟大力看了看曹英,“曹老师,我们走不了了”

林梅说道:“阿宝,带你哥哥他们走后门”

曹英感激地看了林梅一眼,跟着佟大力等人离开。当他们逃走后,林梅才移动步子去开门。她打开门后,几个凶神恶脎的人才住了手,一个人嘈弄道:“林西施”,我们怎么敲了这么久的门,你才开门,你难道窝藏了“亡命鬼?!”

“黑二狗,饭可以乱吃,话可别乱说。我家春生今天才下葬,我们一家累得很,所以才这么迟。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回,明天我还要上街卖豆腐”

黑二狗鄙弃道:“啧啧啧!瞧瞧,林西施,你可真忙,刚死了男人,就要去卖了?哦,卖你的豆腐了?刚才我明明看见几个陌生人进你屋,来人,给我搜!”

林梅吼道:“搜,你们尽管搜,若搜不到,明天我就去请赵团长给我评评理,还我家一个公道!”

黑二狗旁边的人一听让赵明熏来断这件事,掂量掂量后向黑二狗小声说道:“二狗,这赵团长明显是看上花魁了,我们把事情闹大没什么好处,还是…”

林梅又喊道“搜啊!快进去搜啊!”

黑二狗气急败坏道:“林西施,算你狠,哥几个,我们走!”林梅见几个凶神恶脎的人走后,身子颤抖了几下,若不是做完豆腐,走出来的林瘸子扶住,她早就摔倒在地上。

赵明熏今晚也没安心的睡觉,听见街上的枪声,他迅速带着人去,以为又是“亡命鬼”闹事来了 ,与苟好施汇合后,才知道是红匪来了 。他和苟好施兵分两路乘胜追击,战斗一晚上,枪声才减退。赵明熏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人被引去了一个山谷里 ,本是必死无疑,打着打着不见红匪的人影,直到天亮,他们才带着人出了山谷,而苟好施却是损失惨重。

赵明熏因伤口发炎,再加上一晚上奔波劳累,骑在马上,马儿跑着跑着他就晕了过去。他这次醒来时,已经是这一天的下午,自己也没有躺在酒馆里,而是躺在保公所的一间房间。

黑风见赵明熏醒来,向赵明熏说道:“团长,你醒了!我们今天上午搬来的保公所。那个苟镇长昨晚受了伤,损失也很惨重。他向苟师长禀明了情况,司令已经下令让我们四十二团在一个月内歼灭红匪,回家解决您和韩小姐的亲事。”

赵明熏点了点头“黑风你先出去,我的头疼得要命,想休息会儿。”

“好的,团长”

苟好施的家里,苟好施躺在床上,被大夫检查,开了药后,就由他四个姨太太照顾着。这时黑二狗回来禀报昨晚的情况:“镇长,昨晚,几个红匪的的确确去了林梅的家,我命人搜,林梅用“赵团长”来压我们,所以没敢…”

“混帐!这么点事都办不好,还,还敢回来。那林妹子是怎么压你们的?”

“她,她说若搜不到,就到赵团长那里讨公道。我猜测赵团长对她家的云娟有意思,所以,所以只好…”

“嗯!有意思好呀!你马上去寡人居请她们到林妹子家坐坐”再派人把保公所给我盯紧了,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像我汇报。

“好呐!小的马上去办”

吴云娟除了唱戏好以外,还很擅长做鞋,他们一家人的鞋都是她做的。他父亲死的几天,母亲不准她出门,她除了伤心之外,就是替赵明熏做几双鞋 ,感谢赵明熏的救命之恩。她正准备拿着做好的鞋去找赵明熏时,门被敲响。她快速跑去开门,门打开后,看到“寡人居”的一群人,心里除了震惊还有恐慌。

黑二狗跟在“寡人居”妇人后面进去,不忘问云娟道:云娟妹子,二狗哥几天不见你,越**亮了。你拿着两双鞋做什么?是送给我呢?还是去找赵团长?哦!对了,他们已经不在老九酒馆,在保公所了”

吴云娟狠狠蹬了他几眼,欲出去时,被林梅叫回了房间。林梅见吴云娟回了房间,她才招呼“贵客”坐下。

“麻嫂,桂花嫂请喝茶!”

“林梅啊!我们今天来,就长话短说。这三从四德你应该清楚吧!这寡人居的规矩你懂吧!看戏的那晚上,你们云娟发生了什么事?你多少也了解吧!”

“麻嫂,你瞧我们孤儿寡母,一直是本本份份的,没换“寡人居”的清规戒律吧!”

“嚯!林梅你这话,是说我和麻嫂都换了大错喽!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的云娟在看戏那晚之后就应该被送去“寡人居”可你男人死了,就让她在家戴孝,明天就是戴孝最后一天,我们会派人把她请去“寡人居”,不过看在苟镇长的面上呢,这件事还有得商量”

“看来你们是奉他的命来像我逼婚了?”

“哎哟!林梅呀!话别说得那么难听,苟镇长家大业大,你嫁过去是享福,受不了委屈,再怎么着也比你守在这强吧!你若愿意,我回去通报镇长一声,三天之后就迎娶你过门,若不愿意,明天我们就将云娟绑了去。哎哟!年纪轻轻还没嫁人就受活寡,还让祖宗蒙羞,这真是不值呀!”

林梅苦笑一翻,“你们回去向镇长说,我愿意嫁给他”

“好的,我们走了啊!你好好准备一下,三天过后就做新娘子了”

吴云娟听到几人的对话,心痛不已,她该怎么办?若自己去了“寡人居”,不,那里是女人的地狱,不仅一辈子见不到亲人,还见不到他。可她若不去,三天过后自己的妈妈就要嫁给苟镇长,那畜生一直心怀鬼胎,妈嫁过去指不定要受进委屈,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她紧抱着被子哭个不停,不停地回想见到他的一幕幕……

傍晚,林梅叫吴云娟吃饭,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吃饭。而是化好妆,穿了条漂亮裙子,乘家人吃饭之际溜了出去。

她快步向保公所走去,她要做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今晚是最后的机会…

她一到达保公所,苟好施的人就发现了她,一人回去通报情况,一人继续盯着。

保公所的门卫兵挡住了她的去路:“站住,你什么人,来这做什么?”

她摸出十几文钱递给门卫兵:“小哥,我是吴云娟,我来找赵团长,我有急事求他,麻烦你通传一下”

门卫兵把钱还给吴云娟,说道:“姑娘稍等,我们马上去”

吴云娟着急在门外面走来走去,怕苟好施的人发现和自己母亲找来,那样她最后的机会都没有,额上汗珠不停使唤的冒出。

不一会儿,门卫兵跑来:“姑娘,请进去”

“谢谢,谢谢小哥!”

吴云娟在去赵明熏房间的路上,心嘭嘭嘭地直作响,有期待和忐忑。

“云娟姑娘到了,你请进去!”

“谢谢,小哥!”

她进去后,见到几天在梦里才见到的人,泪水不停的留出。赵明熏见她这样,心里燃起了心疼。温柔问道:“云娟姑娘,你怎么了?受什么委屈了?”

吴云娟扔下鞋,跑过去紧紧抱着他,听他的心跳。赵明熏心一震,他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云娟姑娘,你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吴云娟祈求道:“恩人,你让我抱一会儿好不好,你的伤口还疼吗?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他此刻内心除了能接受那个女人的拥抱,其他女人的都在抗拒。他重重推开吴云娟,严肃说道“云娟姑娘,你清醒点,现在很晚了,你请回去吧!”

“我,我明天要被送去“寡人居”了,恩人,无论你喜欢我否,我想今晚把自己交给你,明天我才能安安心心地去”

赵明熏蹬大了眼睛,本想说什么,吴云娟已经脱光。他走向床取来被子,快速罩在她身上,责怪道:“云娟姑娘,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之人。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

她留着泪苦笑“恩人,那晚,你本不该救我,你救了我却把我永远关在了“寡人居”!我是在作践自己,但是能在你这里作践,我愿意,因为我喜欢上了你!你既然不愿意,我就回去了,我为你做的两双鞋,你收下”

她踮起脚尖,轻轻地覆上她的唇。门这时被推开,“云娟,你这是做什么?”林梅走过去,拉开赵明熏怀里的云娟,被子滑落了下来。

“啊!”

赵明熏连忙捡起被子重新盖在她的身上,并把她抱向了床。他附在她的耳朵,安慰道:“云娟,你先休息,一切事情有我!”

吴云娟看着他,他走向林梅和不安好心的苟好施,道:“婶子,明天云娟姑娘是要被送去“寡人居”?”

林梅看了一眼床上的吴云娟,道:“她不会。”

“那看戏那晚发生的事,怎么解决?”

“是!”

苟好施道:“赵团长,若我和林妹子不来,你是不是把我家的云娟就给~”

赵明熏白了一眼苟好施:“苟镇长,据我所知你和云娟姑娘家无亲无故,怎么云娟就成你家了?哦!我明白了,是你用送云娟姑娘去“寡人居”这件事,逼婶子嫁给你,是吗?那好!我赵明熏正是通知你,想娶林梅婶子必须过我这关,因为云娟姑娘已经答应嫁给我,我就是林梅婶子的女婿!”

他说完这句话将在场所有人都惊住,黑风,黑云两兄弟更是隐隐担忧。

苟好施笑道:“赵团长,你又开我玩笑,你在孝泉不是和韩老板的千金有婚约吗?再说,马司令会让被“亡命鬼”染指过的女人做他儿媳妇?”

赵明熏就知道苟好施会这么说,他淡定笑了笑:“苟镇长,这些是我的家事,你就别过问了。快回去禀告苟师长吧!好在司令那参我一军,晚了可要错失良机了!来人,送苟镇长回府”

“哼!”

苟好施被送走后,赵明熏一改气势逼人的态度,给林梅参了茶,呈给她道:“婶子,我和云娟今晚没有发生什么事?明天一早我就去你家里提亲,我婚约的事并不作数,避免夜长梦多,后天就迎娶云娟过门”

林梅看了眼幸福傻笑地云娟,无耐道:“赵团长,我家云娟能嫁给你,是她的福气,你准备怎么办,就怎么办。云娟!快穿上你的裙子,我们回家。”

赵明熏点了点头,走出屋子,关上门。心里有着无尽的苦涩,他坐在桌子上,不停地吸烟。黑风黑云站在外面看着他,是一头雾水。

“哥哥,黑风黑云哥哥说你要娶亲了,是真的吗?新嫂子还是那个云娟姐姐?”

“晌月,快去睡吧!哥哥想安静会儿”

黑云哄道晌月:

“晌月,听话,黑云哥哥带你去睡觉”

“哦!好吧”

他的烟吸了一支又一支,黑风不懂赵明熏,明明是自己选择的女人,为什么要娶回家了,还如此不U开心?

他劝道:“团长,少抽点烟,明早还要去提亲,早些睡吧!”

赵明熏无神地看了一眼黑风,问道:“黑风,你和姬金凤过得很幸福吧!”

黑风捞捞头,道:“嗨!有什么幸不幸福?就凑合着过呗!那个死女人,动不动就发脾气。我还是觉得云娟姑娘脾气好,对团长您可是百依百顺”

赵明熏听了黑风一翻话,心里高兴了不少,说道:“我后天成亲,只是把手续办了,摆几桌请云娟家的亲戚就是了,回孝泉城再把酒宴的事交给金凤。”

“是,团长!”

第二天天一亮,赵明熏就穿戴整齐,带着人到最好的布匹店买了几张大红色的布料,再到首饰店买了项链,金镯子各两副。本打算买一枚戒指,想到了那是西方求婚的方式,本想买给她的,最终成了泡影。伤感一翻后,只好作罢。

当赵明熏提着礼品,带着黑云,黑风到了后,被林瘸子和林梅迎了进去。众人落坐,吴云娟和吴宝替各位渗茶。

赵明熏抿了口茶道:“婶子,这些是我的一翻心意,你们请收好。我后天就迎娶云娟,婚房暂时安排在保公所,待我解决好这里的事,就搬回孝泉。酒宴,婶子你们愿意摆几桌就摆几桌。搬回孝泉后,再大摆宴席 ,我也会在孝泉替你们买一套房子,方便云娟回娘家看你们,我也可以保护你们。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意疑?”

“明熏啊!你的心意我们一家心领了,我们云娟嫁给你,我也放心。只要你们两过得好,我怎样都愿意。你也别在孝泉城替我们买房子,这是我们的祖屋,我们一辈子也要守在这。”

“哦!那云娟,你有什么要求?”

云娟温柔笑道:“一切听恩人安排,云娟已经很满足了!”

林瘸子打趣道:“哎哟!我家云娟要成亲了,懂事不少哟!哎!我说你们称呼是不是该改口了?”

“哦!舅舅说的是,云娟你以后就叫我明熏吧!妈,你还有其他要求?”

“没了,没了,云娟你好好陪陪明熏他们,我和你舅去准备午饭”

“好”

时间过得很快,吴云娟一家这几天都沉浸在欢乐里,赵明熏白天安排结婚的一些事宜,晚上则难以入眠。结婚的前一晚,他喝了许多酒,梦里居然梦到他和尹雁结婚,醒来时却是空梦一场。

他起身披了一件外套,走近窗边,看着满天星点。回想起他和她去庶富岛那些日子,心里隐隐作痛。

“雁儿,你现在过得好吗?天一亮,我就娶其他女人了,你说事实难料,现在还真被你说中了。若那次我原谅了你,我和你还有可能吗?哈哈哈…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今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蒙蒙细雨,可吴云娟心里却很美。赵明熏骑着俊马走在街上,心情如天气一般,脸上却漏着无比欢喜的笑。赵明熏把吴云娟娶进保公所,拜堂成亲,向众人敬酒。晚上,众人闹洞房,黑风黑云等人闹了许久,才放过他们。

待两人休息好后,赵明熏脱下喜袍,吴云娟替他折叠好,他见吴云娟放好衣服,直接把她抱向床,进入正题。

“不,雁儿,雁儿!”

天微亮,他就被噩梦惊醒,梦里的尹雁不停指责他,到最后决绝地自杀了。

他大声的呐喊,惊醒了美梦中的云娟。

“明熏,你怎么了?雁儿是谁?是韩小姐吗?”

“不是,是我留洋时养的一只大雁,后来被洋人杀了。”

“哦!原来是这样,快睡吧,昨晚人家可被你折腾够了”

赵明熏冲她温柔的笑了笑:“那好,我以后…,算了,父亲让我这个月月底必须把这里的事处理完,所以我不能再睡了。”

他说完下床穿戴好,走出房间,再向他工作的地方走去。时间在他思考中流逝得很快,直到屋外传来阵阵饭菜的香味,门被敲响后,他才停下手里的工作。

吴云娟端着饭菜在门外喊道:“明熏,该吃饭了,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云娟”

吴云娟轻轻地推开门,笑吟吟走进去,放下饭菜说道:“明熏,你看,这些是我今早上特意命刘妈为你做的,快尝尝”

她说完夹了一些菜喂他,他躲开,说道:“云娟,不是让你多睡会儿吗?你这样倒让那些厨子偷了懒”

“好了,以后我不做就是了,来,快尝尝!”

他站起身,走向外面:“以后,不要把饭菜端来我工作的地方,走,我们去吃饭。”

这时桌子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喂!九襄保公所”

“赵明熏,老子知道是你”

赵明熏一下按住电话筒,看了看吴云娟,吴云娟笑了笑,静静地关上了门,并退了出去。

赵明熏又放开话筒,重新说道:“司令,您有什么指示?”

“赵明熏,老子真是小瞧你了,若不是苟师长今天特意赶来告诉我,你的婚事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我给你说的亲事,你不要,以后你后悔可愿不得老子!你娶的新媳妇是唱戏的吧,我告诉你,老子不承认!这月月底你若完不成任务,你的新媳妇甭想进家门,你和韩小姐的婚约,还是如期进行!”

赵明熏吸了口气说道:“父亲,你当真要这样逼我?那儿子就不孝顺地告诉你:若这月月底,儿子完不成任务,儿子就解甲归田,和你的儿媳妇一直待在九襄镇不回孝泉城”

“好,很好!赵明熏我今天才发现,你的翅膀长这么硬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看看姜是嫩的辣还是老的辣”

嘭……嘟……

话筒里传来一阵很重的抨击声,再是盲音。赵明熏心事重重地挂了电话,愣了愣神,再向吃饭的地方走去。他吃过早饭后就带着四十二团等人去执行任务,吴云娟则留在家里,和晌月熟悉,陪养感情。

晌月在较窄的院子里踢毽子,云娟走过去一下抓住腾跃在空中的毽子。晌月满是疑惑和愠怒看着她:“云娟姐姐,你为什么要抓我的毽子?”

云娟把毽子还给晌月,刮了刮晌月的鼻子道:“晌月,姐姐也想踢,要不我们一块儿踢吧!”

晌月白了她一眼,把毽子扔在地上,向自己的房间跑去,让吴云娟不明所以。吴云娟在院子站了一会儿,也向晌月房间走去,透过晌月的窗户,看见晌月正趴在桌子上抽泣。

她轻轻敲了门走了进去,晌月听见敲门声,狠吸了下鼻子,虽然把眼泪止住,可还是控制不住地抽泣。吴云娟把她从椅子上扶起,再使劲将晌月转过身来,笑着问道:“晌月,你怎么了?你不喜欢云娟姐姐吗?”

晌月吃惊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吴云娟心里叹了一口气,又问道:“我做错什么了吗?你告诉我,我一定改正”

“黑云哥哥告诉我,以后的每天晚上我只能由丫鬟陪着睡,不能挨着哥哥睡。哥哥他是不是不要晌月了?没有哥哥陪着我,我会害怕!”

她说着说着,小脸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泪珠。吴云娟听着晌月讨厌她的缘由,心里的沉重减轻了不少。她用随时带的帕子擦干晌月的泪,哄道:“晌月,你听云娟姐姐说,你哥哥和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每天晚上只能我陪着他。你以后再大点,到学校上学不可能让你哥哥陪着吧!所以现在只是习惯,以后就好了。若你实在晚上害怕,可以先挨着我们睡一阵子,再慢慢独自睡”

晌月听完云娟一番话,心里豁然开朗,眨着眼睛不确定问道:“真的可以吗?”

“当然喽!我们不说了,走姐姐带你去玩”

“好”

晚上八点,赵明熏才带着人回来,满脸的愁容和疲惫。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额头,问丫鬟:“小姐和少夫人去哪了?”

“少爷,您带着人走后不久,少夫人就带着小姐出去了,至今也没有回来。”

“哦!是吗?”

这时吴云娟拉着晌月的手,并提着很多东西走进院子。晌月见赵明熏坐在椅子上,她跑过去拉着赵明熏的手,心里有些兴奋:“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没?”

赵明熏冲她笑了笑:“我刚回来,还没有吃饭。今天你的云娟姐带你去哪玩了,现在才回来?”

吴云娟这时走来放下东西:“明熏,我带着她去买了些穿的和吃的东西,再回了趟家。你,你还没吃饭吧!我让人给你做。”

他放开晌月的手,一双手重新握住吴云娟的手说道“你快坐下歇一会儿,我已经让人去做了!云娟!我们昨天才结婚,本应该这阵子陪陪你,可是任务有些艰巨,我这阵子可能没法陪你 ,这样不会委屈你吧!?”

吴云娟笑了笑,摇头道:“怎么会呢?只要每天能看见你,我就不委屈”

黑风黑云站在远处看见一家三口的幸福样,心里替自家的团长感到高兴,只是高兴之余,又替他们担起了忧。

赵明熏吃过晚饭,陪了会儿晌月和吴云娟后,又回到书房工作,直到黑风,黑云进来。

“团长,你让我们查的事查到了!”

他愣了愣,转过头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两兄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是他杀,名叫狼,我们在齐老板的赌馆打听到的!团长接下来我们继续埋伏在赌馆,还是主动出击?”

赵明熏淡定笑了笑:“这个地方虽小,战事地位却不错,红匪早就想从父亲手里叼走这块肥肉。苟好施他用“狼”一箭双雕,继除了情敌又给红匪将了一军。那么红匪当然会派人抓“狼””

黑云激动道:“团长,你的意思是坐收鱼翁之利?”

黑风却说:“团长,这件事情在卑职看来并非这么简单,我们应该派人继续盯着”

“我们不仅要派人继续盯着,还要到他的家里拜访拜访,哈哈哈…”

两兄弟心里也十分兴奋,跟着大笑…

锝锝锝…三人收住了笑,站在门口的丫鬟听笑声停止后,顿了顿说道:“少爷,少夫人派我来请您回房间休息”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

“是,少爷”

赵明熏看了看怀表,不小心将怀里的香囊带了出来,他苦涩笑了笑,又把它们放回怀里。

黑风黑云见赵明熏有些痛苦的神情,互望一眼,黑风试探问道“团长,你,你如果没有其他吩咐,我们可否下去了?”

他缓缓点了点头:“你们出去帮我把门带上,见了丫鬟帮我向云娟转句话,就说:“事态紧急,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不回房间,就在这里休息。”

“是,团长”

两兄弟出去并带上了门,走了不远就碰到刚才那个丫鬟,把转告的话告诉了丫鬟后,匆匆向住的房间走去。

黑风叹了叹说道:“三弟,团长真是让人琢磨不透。他要娶少夫人的前一晚,我也看到过他刚才的那种神情。少夫人明明是他自己选的女人,怎么跟逼着他娶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

黑云坏笑“大哥,你都结过婚了,怎么问我呢?团长从我们认识到他结婚一直是清心寡欲,他请我们到百艳楼去玩,不是没找女人吗?只可能是欠了某个女人的情债,把那个女人一直藏在心里!他刚才摸出的那个香囊就足以证明”

黑风拍了拍自己脑袋瓜子,夸道:“哎哟!你小子,男女之事还懂得不少,看来你私底下没少去花楼……”

独守在空房里的吴云娟,听了赵明熏转给她的话,心里是火冒三丈。将床旁边的梳妆台上的一切东西全扶在地上打碎,吸了吸气,脱下睡衣,穿了件镂空丝带短裙就出了房间,直奔赵明熏工作的地方而去。

赵明熏正在画着从南往北迁徙的大雁群,正画得十分入神时,听见门外的警卫员说道:“夫人,团长有命,任何人不得打扰”

“我也不行吗?我可是你们团长明媒正娶的夫人!”

赵明熏听了吴云娟那趾高气昂的语气,心里有一阵的烦闷,重重将笔摔在桌子上,几步作一步打开了门。

“你们给我…”

吴云娟见赵明熏铁青着脸打开门,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就噎回了肚子。

“你们去休息吧!云娟有什么事就进来说”

“哦”

吴云云娟进了门,把门关上后就从后背抱住了赵明熏,赵明熏轻轻置开她的手,重新坐回椅子上。吴云娟不明所以看着他,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埋怨道:“明熏,你说你今晚有紧急事要处理,就是坐在这里画画?”

“云娟,你今晚怎么了?我刚才是要处理急事,处理完后兴致来了才画的画”

“明熏,你别忘了我们才结婚,你白天忙我不怪你,可你晚上无论如何也该陪陪我吧!快到三更了,你还不睡吗?”

他抬头看了看她,含情脉脉的眼睛含有异样的请求,低头不再做语。吴云娟见赵明熏对他爱搭不理,心里有些难受,走过去一下坐在他的怀里,再附上自己的唇,赵明熏重重推开她,她一个重心不稳就摔倒在地上。

赵明熏对自己的举动感到惊讶,吴云娟则哭丧:“赵明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在你心里就那样遭你嫌弃,连一只死去的大雁都不如吗?哼!”

她狼狈爬起来,一瘸一拐向外走去,赵明熏心里有些自责,咬了咬牙,将要走出门的吴云娟撸回床上,开始了疯狂的攻城略地。

一阵的翻云覆雨后是支离破碎的梦,只是这梦里除了往日的回忆,还有躺在侧旁女人的泪眼。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浮花烟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妙手小医仙
3 都市逍遥神医
4 海岛开局签到女神…
5 星辰与灰烬
6 团宠小妖精的马甲…
7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8 不试一把都不知道…
9 捡个将军好种田
10 我真心爱着的女生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79266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117506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3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100165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4 我在玄幻世界开物理外挂 作者: 暴走的火钳
异界大陆 107978 字
玄幻世界,我开的却是物理外挂。机甲工程、死光射线……都是我的大招!

5 娱乐巨星:从女声配音开始 作者: 川味果茶
娱乐明星 46042 字
穿越平行世界,解锁女声配音能力、解锁唢呐演奏技能,成为娱乐巨星!

6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作者: 聆听小羽
现代重生 466201 字
顾云微重生八零年的一个服装厂二小姐,看她如何拿着烂牌一步步逆袭!

7 贝兰德传说 作者: 虚傲
异界大陆 1484907 字
生存或者死亡,重生或者沉沦 ,战争是种族生存道路上的必然选择!

8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作者: 小六爱养猫
娱乐明星 815902 字
娱乐天王重生,一心只想当个小网红,结果却被迫越来越火,真烦!

9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568873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10 西游之天下无魔 作者: 钰灵龙
古典仙侠 209753 字
赤眼如来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孙悟空如何才能斗赢他?

《第五节 新婚》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