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玄幻奇幻 >> 星星的蜕变 [书号19007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章:危险重重的夜国之路

《星星的蜕变》 苏暖瞳/著, 本章共8182字, 更新于: 2012-03-17 19:37

在我们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堇流首先站出来发言。她告诉我,王,不用担心,我流浪了五年,几乎每个地方都去过,所以知道哪里的路易走快捷,哪里的路难走崎岖,我想应该能减少五日的路程。

我心疼地望着她。没有了妹妹,她多么寂寞啊。

我们开始按堇流策划的路线赶路,每个人若有所思。

堇流告诉我,她擅长隐杀术也就是暗杀术。那种魔法我们一般不会学,因为它是为了帮助达到某个目的的黑魔法。

魔法的类型分为十二种:黄、蓝、黑、土、火、木、水、金、紫、白、夜、星、光影。光影类的魔法是最难学的,没有一年半载的基本练习功是绝对学不了光影魔法的。其次就是星、夜、白、紫、金、水、木、火、土、黑、蓝、黄。而黑魔法虽然属于低层次的魔法,却是最可怕的魔法。

我擅长的是水魔法,它的杀伤力非常强,而且对我来说,难度不是很大。目前我在尝试学习光影魔法,现在是进展阶段。

我心疼堇流,这些日子来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我捻起堇流几缕粉红色的头发,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轻笑着吻了一下。

看着堇流绯红的脸蛋,我又笑了一下,越过她面前继续走在前面。

冶泽追上我,王,那个女子……他似乎想说些什么。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她不会害我。

我突然愣住,冶泽竟然擅长火魔法,刚好与我相克。我似乎还能从他手中感应到在他手臂的那团燃烧的火。

我不动声色地放开他的手臂,真的没想到,他魔法天赋如此之高。想必不出多年,我的星国会产生又一个伟大的魔导师。

这又使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夜国的夜冥到底有多强大?连那些黑衣使者都能轻易地杀死我母亲,就连孔璃也丧命于此。

而妹妹和父亲的死因,与夜国有着不可开脱的关系。我曾暗中找人调查,发现是夜国密谋已久要来侵占星国,因此找来了其它国一些暗黑组织的绝世魔法高手来刺杀父亲,而这正是星国某些老狐狸期待已久的,为了争权必定不择手段来陷害我杀害了自己的父亲。而我那傻妹妹,为了让我得到自由,作出一场她杀害父亲的假象。可是这些都是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妹妹后才发现的真相。如果我没有杀了妹妹, 母亲也许就不会去幻星城轮回,更不会遭此毒手。

在这一切发生时,我却浑然不知,只能傻子似的等待那天的到来,然后让它像一阵风一样吹过。

我只能袖手旁观地看着这出戏开幕,然后落幕。

曾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的脑中浮现出我魂牵梦牵的背影,有我的亲人,我的子民,然后我的世界里仅剩下我自己干涸的心与憔悴的脸庞,水汽罩上了我的视线。顿时那些景象灰飞烟灭,留下了一片残垣断壁。

我心中有太多的杂念,我一直认为这就是理想中的自己,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在他们看来,我仍然是不懂事的小孩。

叶泽曾经告诉我,我在二十一岁那年生日星国会遭受一次史无前例的灾难,那场灾难就是夜国的战争。

我又想起那个梦来:血浴成河的场面,浮现出叶泽狰狞的脸和阴寒的笑容,他坐在王位上大笑着,然后对我使出了暗杀术。这个梦使我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涌到胸口,头痛欲裂。

我这一生的命运本该是曲折坎坷,而我妹妹本该一直平安一生,可是我竟然毁了她的人生。

在去夜国的九日里,似乎没有发生些异乎寻常的事情。

但在到达夜国领地的前一天,冥云城却发生了一件血案。

血案发生在我们住的一个客栈里,此次事件一共有十多个人受害,而罪归祸首竟是毒蝠。由于发生血案,我们不得不推迟了一日出发。

我对他们的死因感到怀疑,而大家都知道,冥云城一直是一个安详宁静与世无争的地方(由于是星国和夜国交界地,所以人们生活都挺安康),千百年来从未出现过不详的东西,这次却在我们到达夜国领地前出现那么多的蝙蝠,看来事有蹊跷。

他们的死状惨不忍睹,不是全身腐烂就是断肢残腿,而且身体还发出一阵阵恶臭,连我们这些经常看惯了死人的魔法师都不忍去看。

王,你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堇流悄悄在我身边询问。

嗯,首先据我所知,毒蝠的毒性足以能让这十几个人死去。不过,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出现毒蝠就不得而知了。我怀疑这是人为的,但是我还没有证据确定就是他们做的。我低声回答她的问题。

堇流听懂了我所表达的意思,脸色凝重地观察着这十几具尸体残骨。

由于我们住的客栈发生了这件事,这家店因此也被封闭。我们只好找到了附近的一家客栈住上几日,打算把这件事解决了再上路。

我是星国的王,如今我的子民一个个离奇地死去,所以我必须承担起责任,找出真凶。

繁星点点,月色迷人的夜晚,我站在客栈后的一个竹林里,月光透过错落有致的叶缝映在我脸上。

我是趁堇流他们熟睡后醒过来无意间走到这片竹林的,恰好白天的时候偶然听到冥云城的居民说起它。

这片竹林阴沉得有点恐怖,我想这里应该很少人会来。我的眼睛突然看到一个闪着冷光的东西,我走过去,那是刻在竹子中央有触感的金色字体,笔迹还很新,像是刚刚才刻上去的。我又仔细地看了看上面刻的两行字:将谣言变为真实,游戏才刚开始!我轻轻地念出这句话,突然又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警觉地观察了四周,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但是我听到了竹叶落下的声音。我轻笑一声,果然还是被我发现了,那个神秘人是借着竹叶落下的声音借此掩盖他刚才的行动。

由于这里竹林很暗,但如果使用瞬术来逃跑的话,会发出显眼的光芒,只可惜他算错了,我可没那么容易糊弄。

我的耳朵灵敏地听着那个人的呼吸声,毫不留情地使出冰魄阵,那冰冷的柱子无声息地穿过他的胸膛,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我的样子,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我走近他,这个人真大胆,竟然在我眼皮底下行动,他难道以为我是蠢的吗?我弯下腰仔细地摸索着这个人身上的物品。

我的手突然摸到一封信,我把它抽出来。

果然如我所料,这是夜国专有的任务信,上面还印着夜国焰火的标志。我撕开那个人的衣裳,显眼的焰火标志映入我眼眸。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回刚才发现金字的地方,我向前嗅了嗅,果然是毒蝠的血。虽说剧毒无比, 但是那个人应该是以毒攻毒,否则一碰上那种毒,是难逃一劫的。

夜国的使者的训练真是恐怖,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择手段地去谋害那些无辜的人。

我的眼睛又向四周观察起来,我能感受到周围还有其他人存在。

我冷眼一扫,那片比较茂密的竹丛现出几个人影来。是堇流,天曌,孔欢,篱华,夜羽,还有冶泽。

我没有料到他们会出现,但是堇流从我走出门的那刻起,就已经悄悄跟在我身后。

我把那封信递给他们,孔欢只是瞄了一眼,就把它给扔掉了。

王,你是怎么想的?冶泽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绝对有幕后指使人。我想让你们帮我个忙,将他引出来。明天幻雪街会举行千石的洗尘仪式,我想那个人的目标就是他。

那我们选在什么时辰,如何计划?要告诉砌火他们吗?堇流担心地征求着我的意见。

上午。具体情况明天再告诉你们。这件事暂时对他们保密,我们可不能让他们有所察觉。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一旁未曾说过话的天曌转过身走出好远,才说了这句话。

砌火他们的房间毫无动静,他们应该是没有发现我们出去过吧。我示意孔欢他们小声一点。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有些累地闭上眼睛,又浮现出梦里相同的画面。

我有些痛苦地睁开双眼,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做着同样的梦,难道它真的预示着未来?

我有些恐慌地想到自己。难道我这一生注定要辜负了我的子民?

我悲伤地望着窗外那轮皎洁清冷的明月,忽然流下眼泪来。

堇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我房间,从后面悄无声息地拥住我。

我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堇流娇小而美丽的脸,用手轻轻抚上她的嘴唇摩挲着,然后,我还是拥住了他。

堇流是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刚才我甚至有些吻她的冲动,但我忍住了。

王,你觉得累吗?堇流突然在我肩上问我。

我沉默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回答。累吗,我累吗?确实,我很累,但面对堇流,我更想表现出我坚强的一面。

该睡了。我放开她,关上那扇窗。

堇流看了我许久,最终是叹了一口气,默默退出房间。

这件事的结局,是以司咏的死亡结束的。

我们按计划分好工后,我在街上看着冥云城的居民一团地朝千石的方向挤去。

千石我认识。是小时候经常来皇宫谈国事的臣民,法力也很高超。但在父亲葬礼那天,他就辞官归家了。

他为父亲做了很多事,为星国造了很多福,可是我妹妹是在和他谈话的情况下,才做出了那个令我痛心的决定。

其实我有点同情他,为星国做了那么多事,竭尽全力与我父亲共同致治理星国。那时的我是非常尊敬他的,当我知道妹妹的假杀害父亲的事件与他有关后,我依然没有过多的责怪他。

少年时,他总来到皇宫后院与父亲商讨事情。而我就顶着偌大又猛烈的太阳咬着牙扎着马步,要是稍微偷懒,便被加罚时辰,练完之后,我的膝盖和大腿总是疼痛难忍。有次千石从父亲的书房里出来看到正在扎马步的我,便走过来大笑着对我说,我亲爱的王子,辛苦吗?坚持啊,要知道不忍则乱大谋!

我知道这是他的激将法,可是心里也有些气愤。那时的我是不喜欢他的,因为他总是嘲笑我。

他拿出手帕给我擦汗,我有些不解地望着他,他却什么也没有说,跟在我父亲身后走远。

我就是在他的嘲笑中坚强起来起来的,此时我才明白当年他给我擦汗的用意。即使是隔了很多年, 我还是会想起这件事,但那个人却已经不见了。

脑中还模糊地留着儿时的回忆。当我看到千石时,他变了好多。

人群中突然发出一阵阵的尖叫声,我这才回过神来,只见成群的黑压压的毒蝠正迅速地往这个方向冲来。天曌和篱华早已经将这群人带到安全的地带。

可是千石的轿子却没有停下来,里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单脚跃起,掀开围布,千石就坐在里面,我望着他苍老的面庞,一手揪着他的后领子,用瞬术将他放到安全地带,并交代了堇流几句,便马上随着孔欢加入战斗行列。

千石的雇夫中肯定有一个是夜国派来杀害他的人,因为刚才那个轿子没停下来。

毒蝠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临时改变计划,先防御,不必浪费魔法。

那些毒蝠已经转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不停地拍动着两翼。

孔欢正与那个雇夫对峙着。我看到了他额头上微小的焰火图案。

我正想飞过去,突然那个雇夫趁我们不备时,从口袋拿出一个像竹哨的东西,吹了一声,毒蝠纷纷疯狂地冲下来,我们都没有料到,只好立刻使用御术。待我们再去看时,他已经无影无踪。

又一声哨声,毒蝠群逐渐散开,空袭中,我看见一个白衣男子站在屋檐上,我刚想去看清楚时,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是与先前喜庆的气氛截然相反,大街上流淌着像玫瑰般妖艳的血,显得那么悲凉。

我看着已经死去的另外一个雇夫,他被毒蝠咬的惨不忍睹,腐烂的尸体横陈在大街上,两双眼睛的瞳孔被放大,一只手还紧紧地曲起,他应该有挣扎过。千石告诉我,他叫司咏,是他的得力手下。

我突然觉得很难过,我本应该能救他出来的,可是因为我的疏忽使他无辜丧命。

安葬好了司咏后,一群霾阴鸟在墓碑上悲哀地鸣叫着。

这件事已经确定是夜国的人做的,所以没必要再深究下去。这些账,我迟早会一笔笔地和他们算。可是有一件事令我十分不解,那个白衣男子为何不易容?为何要故意让我看到?

一切事情都扑朔迷离地像谜一样展开来……

在冥云城逗留了两天后,我们继续出发。

一开始星国和夜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独立的国家,我们也未曾主动发起对夜国的战争。现在随着夜国的王野心越来越大,星国子民安居乐业的生活遭到破坏。而我,必须要捍卫星国的主权和领土权,保卫我的子民们。

我在心里无数次想过夜国宫城的庞大和军队的强大。当我真正站在城楼下,我才明白白我们都是多么地渺小。

城楼比星国的大上两倍,至于里面有多宽广,我想我也目测不出来。用水晶石砌起来的高墙,一块巨大的檀木镶金的匾牌上赫然写着夜国两个能压死几十个人的字。

整个外围散发着戒备的气息,我们都感应到了,但还是从容地走过去。

守在城门的蓝衣人拦住了我们,不带一丝感**彩冷冷地瞄了倒在地上的蓝衣人,跨过他的尸体打开了城门。

一行装备完整,秩序井然的蓝衣使者映入我们眼前,我心想,他们的防备力度好强大。

站在中上角的蓝衣使者让我警觉了起来,他的气息与众不同,我猜想他就是那行蓝衣使者中的主力。

我使出冰魄阵,他立刻躲过了我的攻击。

我一惊,他已经预测到了我心中的想法了。所以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可能就是我们。

天曌用深褐色的眸子不带感情地逼入那个蓝衣使者的宝蓝色眸子里。我知道他要对他使用幻术。

篱华已经解决另外一些蓝衣使者。我牵着堇流的手,示意其他的人可以离开,我相信天曌能解决剩下的使者。

我们来到中央大厅,我环顾了四周,阴暗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个暗箭直直地朝我射来,我一个侧回旋,躲过了。可未来得及松一口气,暗箭如雨林般快速地射来,而且又多又密。

看来这种暗箭属于攻击性,即使被躲过了它也会重新掉过头来继续攻击这个目标,在没有射到那个目标前,绝对会不屈不挠地纠缠着目标,直到它被人打落。我仔细地观察着暗箭的行动方向,嘴角浮出一丝笑容。

快。击中暗箭的红色斑点。我快速地打落一支暗箭,压低声音提示他们。果然,那个斑点就是控制暗箭的主动源。很快地,那些暗箭无一幸免地落在地上。

我带着他们继续前进,正在此时,天曌正快步地朝我走来。

我点点头,接下来怎么走?夜羽是我们当中最熟悉夜国地形和环境的魔法师,所以我们全靠他了。

那里有一间很大的暗室,穿过暗室后,再越过迷雾丛林就可以到达夜国的政权中心基地了。我想夜冥一定在那里等着我们。夜羽对着那扇紧闭的石门,手指轻一点,门便立即开了。

说是暗室,里面却是灯火通明的。只不过给人一种幽凉的感觉罢了,看来这次是场硬仗。

星伴,别来无恙啊!哈哈哈哈……我在中心等你,哈哈哈哈哈……兀的响起一阵狂妄的笑声,我知道是夜冥。

经过重重机关,我们一行人总算来到了迷雾丛林。

这里阴气很浓重,四周弥漫着一股寒冷的气息,参天大树密密麻麻,蔓藤向四处生长,诡异的感觉顿时涌上我们心头。

夜羽走上前,观察了四周,闭上眼睛,用凝功探知四周的潜在的危险。然后他的眉头护耳皱了一下,而后更加深。

王,恐怕这个丛林对我们很不利。夜羽缓缓地睁开眼睛,神情凝重地向我汇报情况。

一行人顿时陷入入了一阵可怕的沉寂,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顾虑的是这个迷雾丛林会消耗掉他们不少的法力。

我们要对自己充满信心。我望着他们,坚定地说着。

迷雾丛林很暗,我们必须要启动凝功魔法才能看清前面的路,我走在最中间,前面是孔欢,篱华,夜羽,冶泽,后面是皇汝,尚裂,于星,天曌,而堇流走在我旁边。

迷雾丛林危机重重,有很多未知的陷阱,所以我们必须小心谨慎。由于孔欢善于土魔法,对路线的探索最在行,所以由她带路我很放心。而走在最后是善于防御的孔欢他们,这样的安排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各个成员的作用,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一道飞影掠过我们眼前,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现后又消失不见。我们都认为那是一种速度极快的鸟,不具有杀伤力,因此我们也没有多在意。

淡淡的月光透过这茂密的树林,通过树林之间的缝隙投射在每个人的脸上。

夜,依然静得可怕。我们深知,每走进一步,危险越近。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当经过一个山洞的时候,我叫住了他们。

今天就先走到这里吧,很晚了,大家先在这里暂过一晚吧。我走进山洞,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便唤他们进来休息。

在迷雾丛林里出现的任何事物,都有可能是用幻术幻化出来的。因此我们格外小心。

孔欢他们进了山洞后,各自找到了可以坐下的地方,然后施动光火术,顿时,整个黑漆漆的山洞就光亮了起来。

这种光火术有两种主要的功能。一是普通的照明,但是如果没有再次施动法术停止它,它依然会继续燃烧。二是防御这片丛林出没的野兽,只要还未撤去这个魔法,它就永远有效。

冶泽依然两手环胸背靠着墙,冷冷地望着山洞口,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收回了视线后不动声色地闭上了眼睛。堇流坐在我旁边,她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我笑着帮她拢了拢头发。

几乎有大部分人在想着一些事情,虽然我闭着眼,但是却能感应到他们的内心。我睁开眼睛,天曌靠在我对面的墙上低着头,篱华坐在他身旁,眼睛虽闭,但应该改是在沉思着什么。

砌火正蹲在不远处用树枝划着什么,皇汝则是在一旁拿出医术看的十分认真。孔欢这些日子也累坏了,和堇流一样进入了梦乡,尚裂和夜羽用念力在讨论些什么,在我附近的于星,背对着我站着看向山洞口外面。

每个人今晚都心事重重。我抬眼望着那片漆黑而诡异的丛林。

或许他们都有自己心中所追求的理想和所想要东西,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他们或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是我,做错了吗?

母亲,现在的我依然觉得孤独,因为我身边的伙伴都是孤独的。我觉得我自己根本不能完全了解他们。

我一直凝望着那无穷无尽的黑暗直到天亮,我要的答案,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不知不觉中,我睡了过去,又梦到关于夜泽的那个梦。这些天来它像个梦魇地缠着我,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是有些害怕的,害怕这个梦是真实的,害怕真的倒了那一天,我又该如何去面对?

天终于亮了。我们停止了光火术,各自整理了一下自己,堇流醒的时候还有些困,不住的打哈欠,我笑着用抑术将她的哈欠停止了。她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望着我,毕竟她昨天睡觉的样子和打哈欠的样子被我看到了。

我看着她美丽的脸蛋,想起了我妹妹。那时妹妹和堇流一起欢笑打闹的时光,如今我再也看不到了,再也听不到她的笑声了。

我们走出山洞,迷雾丛林总算有了一丝光亮。但由于这里的树木不仅茂密而且挺拔,太阳的光只能通过树木间的缝隙钻进来。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今天的雾,明显是昨天的两倍,这给我们继续往前走造成了比较大的麻烦。

于是我们一致使用驱除术来驱散这些雾气。为了应对突发状况,我在堇流耳边轻声告诉她让她注意一下我们前进的路线,搞不好我们现在走的路就是原来走过的路。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着,丛林里没有昨天的沉寂,起码还能听到我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偶尔还会出现一些狐鸟兽在丛林里打转。

狐鸟兽是一种很容易亲近的灵兽。它既可以地上跑,树上跳,天上飞,还能听懂魔法师的话并进行回应。由于它的动作速度非常敏捷,而且拥有超强的敏锐力,一般人是捉不了它的,再说,这些狐鸟兽也不对我们造成伤害。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些狐鸟兽是否是夜冥手下魔法师幻化出来的。

我压住心中的疑惑,跟着前面的步伐往前走。突然,我的眼睛瞄到了一块东西,我快步走过去拾起那块石头,仔细地观察了它的颜色后,忽然又想起什么,我用浮术将它悬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它的变化。

果然,它得到某种力量后,便极快地向高空中飞去,一瞬间消失了。

我皱了皱眉头,原来这块石头就是昨天的那个黑影,它出现在这里,说明我们又绕回来了。我所担心的问题终于发生了。

今天到此为止,我们绕回来了。我转过身凝声对他们说,先想想怎么走才能绕出这迷雾丛林。

冶泽和夜羽则是平静地找了根树枝,在地上画出一条简单的路线来,当他们画完后抬起头来,两人不禁相视而惊,看来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我走到他俩的旁边,静静地聆听他们的想法。

冶泽先开口,王,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经过我们这几日的探索,我们发现这个丛林清晨时特别多雾,夜晚特别漆黑,而且路线多样复杂,容易迷路。如果再不改变策略,恐怕会大量消耗我们所有人的精力和时间。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分头行事,这样就可以同时走五个路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降低迷路机率。

他说完后,我们都陷入沉默。许久,我才说这个办法不错,但我还是想听听夜羽的想法,再征求你们的意见。

全部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夜羽拿着树枝点了几个地方,开始说了起来。就如冶泽所说,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他那个想法虽然还可以,但是我要补充一点,就是我们全部人要怎样在同一个地方集合。我在这里稍微地改了一下,还是分组行动,不过最开始找到出口的那组需要使用其中一只灵兽或者是念力来告知其它组的伙伴,,然后其它组的再骑着自己的灵兽来到出口一起集合。在这之前我们先要避开几个地方,一个是昨天的那个山洞,第二个是狐鸟兽出没的地方,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地方。

夜羽十分详细地分析着冶泽想法的不足,并提出了他自己的意见。听完了他的分析,我若有所思,夜羽的思维逻辑如此清晰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大家都认为夜羽分析的怎么样?我倒认为不错,可以施行。我看向众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既然王都发话了,我也认为不错,可以施行。堇流第一个举起小手。

孔欢和皇汝对望了一眼,也举起了双手,我赞同。

篱华,天曌,尚裂,砌火,冶泽很有默契地齐齐举起了手。可是怎么还有于星?她一直坐在那边没有说过任何话,怪不得我差点忘了她的存在。

那于星呢?堇流也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嗯,我当然赞同。于星被堇流这么一问,立刻回过了神。

看于星没什么事情的样子,我继续说,现在由我来分组。我,砌火,堇流一组。天曌和孔欢一组,夜羽和于星一组,尚裂和篱华一组,冶泽和皇汝一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寄语: 今天先更一章吧,希望小伙伴看得愉快。另外之前看过此书的小伙伴建议花点时间重新再看一次,因为经过了五年后我对本次的小说章节有所改动,但情节和主线人物基本不变,若是一连贯的看下去,会让你们对此小说的情节和逻辑有更深的了解。另若某些地方不足,请指正。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星星的蜕变》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仕途红人
2 我有系统,举世无敌
3 都市之物价贬值百…
4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5 她的小情绪
6 朕的长发皇后
7 匪BOSS的影后甜…
8 马甲厨娘不动情
9 三千万负婆的还债…
10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作者: 夜半蝉鸣
历史穿越 816888 字
流落荒岛,一年后捡到了唐皇帝、长孙无忌、杜如晦,世人称为大唐四剑客

2 天啊!我变成了大熊猫 作者: 西瓜保熟
都市重生 747639 字
一觉醒来,我勒个去!我变成了大熊猫,等等,我身上这只母熊猫是什么鬼

3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繁花落是炊烟
都市异能 179380 字
在人族微弱时重生,带领华夏征伐异界,镇压强敌,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

4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作者: 赢无欲
军旅生涯 1040728 字
范天雷不敢和他掰手腕,何晨光见他不敢称枪王。他是江凡,世界最强兵王

5 我在西游捡属性 作者: 斗战不为胜佛
东方玄幻 303106 字
人在西游,天崩开局!李牧:只要我捡的够快,圣人也得在我后面吃灰!

6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060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7 道士半生录 作者: 浮三
民间奇谈 91312 字
初入道门的我,还没学习术法,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和上古凶兽打架?

8 步步为途 作者: 骑鹤人本尊
现实题材 190154 字
他坚信——掌权亦会放权,铺路不忘路,争斗不忘初心,方能为民造福!

9 混沌书 作者: 思否
奇幻修真 345695 字
洛豪,身怀混沌书,修炼混沌万物决,横扫修真界,仙界,神界,统一神界

10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焖葫芦
现实题材 1275215 字
一次空难,退役特种兵与三个美女同时流落荒岛,恶劣条件,艰苦求存。

《第三章:危险重重的夜国之路》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