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我们都是小短篇哦 [书号18596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白皮人

《我们都是小短篇哦》 雁霖草/著, 本章共8310字, 更新于: 2015-09-09 10:55

“好,我马上就去!”放下电话,我拍了拍搭档架在桌子上的腿,“走,有活干了!”

“什么活?”他漫不精心的站起身,跟着我走了出去。

“一个动物饲养员非正常死亡!”我皱着眉头,异常严肃地说到。

“什么!”他刹那间像是有了精神,两眼放出异样的光芒。

我回过头瞪了他一眼,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他也跟着上了车。

“快说说怎么回事?”他兴奋地笑着问道。

我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死了人你还那么开心,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嘿嘿……我这不是太无聊了嘛,你说自从我们来到这个破社区,成天没事,偶尔出个警,也是处理一些芝麻绿豆大点的屁事!”他死皮赖脸的凑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拉开两人脸的距离,“你快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严肃的对他说到。

“系什么安全带,我们就是这里的执法者,谁敢管我们!”他嗤笑一声说到。

我又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再搭理他,开车前往案发现场。

“你给我说说呗……”他毫不放弃的继续软磨硬泡。

“动物员的饲养员死得很惨,发现尸体的人说尸体被咬了很多口,死无全尸,到处都是血!”

“切……”他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凶杀案呢,原来是被动物咬死的!”

“先去现场看看再说,如果真是出了什么**烦事,还得报警,交给警方处理!”我皱着眉头认真的说着。

“报什么警,我们不就是警察嘛!”他扯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的说到。

“我们现在是社区保安了,你搞清楚好不好!”我有些激动,能感觉到自己的分贝比平时说话高。

“说是说保安,但在这我们是唯一的执法者,这不是和以前在警局里干的一样嘛!”他没好气的轻轻说到。

“你……”我怒目的看了一眼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出。

“看路,你看路,你可是在开车!”他再次扯起一边嘴角,右手指着前方,睁大了眼睛看着手指的方向,完全无视于我。

我再次把注意力放到开车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感受着他在我边上一脸得意的样子,仿佛在用他的胜利姿态说着“赢了!”

跟这家伙搭档很多年了,他总是一副吊儿郞当、不求上进的样子,但是他独特的想法,时刻冷静的思维却总能在关键时给我们提供重要的线索,所以我们俩在警局的破案率却是相当高的。

大约三年前,一个大富豪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能来他的社区当保安,说是保安,其实是这里的执法者,而这个社区事实上却有一个小城镇般大。

这个大富豪不但没有某些有钱人仗势欺人的气势,反而慈眉善目,他告诉我们他对这个社区的理想,是一个和谐自然的社区,社区人口不多,却配套齐全,社区的住房都是以出租的方式,租住给喜欢简单自然的慢生活人家,而所有的设施都是由他本人提供,所有场所的工作人员也都是聘请本社区的人员,他对此处不以营利为目的,基本上是自行运作收支平衡,甚至他在社区外的金融收入也会投入一定的资本到社区内,来提升整个社区的生活水平。

他给我们开出的收入水平远高于我们在警局的收入,而真正打动我的却是他的社区理想,于是我来了,而我那搭档活着也就是为了混吃等死,他会答应来我并不奇怪。

到这里三年,我很享受这种和谐的慢生活,而我发现我的搭档是看上去吊儿郞当,内心还是有着一颗燥动的心,这种过于平静的生活似乎并不适合他,我有时真想不通他怎么会接受这个工作,而我每次问他,他只是笑着看着我,却没有做任何回答。

我有时候会觉得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三观都不同,而他也非常能激起我的“斗志”,让我对于他哭笑不得,而他似乎总是很享受最后那种“赢了”的感受,也享受着我无耐的表情。

我们仔细的观查着案发现场,虽然死者是死在动物圆,但并不是在饲养笼内,而且动物圆并没有丢失任何动物,死者身上大部分的肉被咬掉了,骨头基本上完整,破碎的衣服也洒的周围到处都是,范围倒不广。

我忍着想呕吐的欲望,虽然见过很多死尸,但是这种的还真不多见,他走上前仔细观察尸体,一只手对着我举起,示意我不要靠近。

“死者身上的牙印看来,像是人类的……”他皱起眉毛说完,又站起身来看了一圈四周,“这里没有任何人经过的痕迹,凶手就像是……”他抬起头看了看,继续说:“从天而降,又从天而去……”

“……”我一时无语,并不是对他无力吐槽,而是我完全信赖他的观察能力,他的判断从来没有失误过。

“Can you fell……”就在我们四目相对时,我的手机铃声再次想起。

“什么!好,我现在就过去!”我把手机放进口袋,抬头看着他。

“这次是哪?”他皱起眉头看着我的眼,异常认真的问道,而他如此认真的表情,我却是第一次见。

“医院!”我一边回答,一边向车跑去,他也跟着跑了过来。

五分钟后,我们到了医院,死者是一名医生,发现他尸体的是一名护士,那个护士正由另一个年长的护士陪伴着,从她的哭泣声和瑟瑟发抖的身体上,感觉得到她吓的不轻。

我们迅速跑到案发现场的办公室,一推开门,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马上捂住鼻子,他一只手捂住鼻子,把我拉到身后,示意我不要进去,然后独自进去了,我稍等了会,有些不安,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呕……”我这次终于没忍住,吐了出来。

这个尸体与上一个比起来,基本只剩骨架,而且新鲜许多,最大的区别在于他还被从腰部拉开成两段,分离的不太远,能看到脊髓还断断续续的连接着。

他走过来,扶着我离开了那间办公室。

等我稍微缓和了些,他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则托着这个手的手肘,若有所思的说:“如果动物圆那里是从天上来去,这里在室内,凶手从哪里进出的呢?!

他紧紧皱着双眉,那种苦思的表情也是我从未见过的,在他眼里,似乎在看过案发现场之后,基本就是一种有了答案的似笑非笑表情,然后总是给我们重点的线索,而今天他却像是越看越看不明白似的。

“你是怎么看出没有任何人经过的痕迹?”我忍不住好奇的问他,平时我并不会有这种疑问,因为已经习惯他给出答案,而今天他的疑惑却很好的激发出我的好奇心。

“你看过了现场,现场到处都是血迹,犯人身上一定沾染上了血迹,而且只要在地面走过,脚底一定会踩到血迹,但是案发现场连半点血脚印都没有,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的,而且办公室门窗全是关着的,也没有任何被接触过的血迹。”

我点点头,惊异于他的观察能力,虽然一直都知道他有着超强的观察力,今天是第一次提出问题,也是第一次听他描述,还是让我觉得很吃惊,同时有种“沾了他的光”的感觉,我的办案能力也不算弱,但怎么回想起来,每次破案都是依赖于他给出的线索,果然是我太依赖他了嘛?想到这,我不禁抬起头看向他,却正好对上他看着我的眼。

还来不急羞怯的移开目光,我们被一声惊叫打断了所有思绪,两人迅速向叫声的方向跑去,好在传出叫声的房间离这不远,两三步我们便跑到房间推开门,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婴儿跳上了一张办公桌,后面追着她的是一个白色皮肤的人。

我们立刻拔出枪对着他开起枪来,子弹进了他的皮肤,然后又被吐了出来,他的皮肤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完好如初,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钻入地下,不见了。

“快,还有几个孩子!”她对着我们说到,我们对着外面喊了几个护士,然后让她们带着孩子离开房间。

“你看见了嘛?”我皱着眉问他。

他蹲在地上点点头,一边看着刚刚那个白皮人钻入地下的地方,一边用手按着地面。

“什么都没有!”他站起身皱着眉看着我,继续说:“他们就像是完全融化在地上一样,没有洞,连个小坑都没有!”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看着他,我完全能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如果他都想不明白,我就更想不明白了。

而且我的震惊绝对是超乎于他的,我脑子里还不自觉的出现白皮人的影子:全身的皮肤向雪一样的白,裸体没有任何衣物掩身,全身没有一根毛发,其他从外体特征上与人类没什么差异,身体体型像男人,但是没有男性生殖器。而且子弹对他没有什么杀伤力,虽然打进了他的身体,却又原封不动的被皮肤吐了出来,然后伤口马上愈合,甚至我不知道那能不能叫伤口,因为没有任何类似于血液的液体流出。

“啊……”又是一声惊叫,我们寻着叫声跑去,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的一个医生撞了一下,那医生对我们说了一句“快去救他”,然后指了指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接着继续跑开了。

我们把枪拿到手上,跑到那医生说的房间门口,他示意我安静,然后轻轻推开一条门缝,一个医生趟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动静,一个白皮人正蹲在边上大口的啃食着尸体,然后突然停了下来,身体向左右两边撕裂开来,撕裂的地方又慢慢的长成完整的形状,一个白皮人变成了两个,然后两个又继续的啃食尸体,我不禁惊呼出细小的声音,他们立马停下,转过头来看着我们,搭档不加思索的开起枪来,我也跟着开枪,但他们像是知道这对他们无效一般,站起来向我们跑来。

他拉起还在发愣的我,向后跑了起来,我们一边跑一边喊着“快跑”,医院的医生、护士、病人们远远看着我们向他们的方向跑去,后面还有两个白皮人在追赶着,都惊呼着也跑了起来,离门近的先跑了出去,离门远的也都向大门跑去。

我们回头看着,白皮人似乎跑的并不快,与我们的距离渐渐拉远了。

白皮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钻回地里,我们转身继续跑着。

“啊……”我大叫一声摔倒到在,我的脚踝正被一只雪白的手紧紧捉住。

搭档一脚踩在那只手臂上,然后对着刚从土是冒出的脑袋又是一脚狠踢,白皮人被他踢的向后一倒,手也放开了,他拉起我正准备向前跑,却听见前面传来惊叫声,大门处钻出一个白皮人,正捉住一个护士大口啃食起来。

“快上楼!”他对着不知所措,只会大叫的众人大喊一声,然后拉着我向最近一个楼梯跑去,我们跑到楼上后,看到其他三个楼梯口陆续有人跑上来,而楼下依然有惨叫声传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惨叫声停止了,却传来啃食生肉的声音,女人们都抱成团瑟瑟发抖,他则组织男人们找到所有能找到的东西当武器,保护我们,也保护他们自己。

找齐了武器后,他安排每两个人守一个楼梯口,主要是观察有没有白皮上来,女人病人和孩子们在中间,男人们拿着武器在外一圈守着。

“万一他们从中间的地面上转出来呢?”我有些担心的问他。

“应该不会,他们到了地面,就和我们一样,而且行动比我们迟缓,这是二楼,我们的地面对于一楼来说是悬空的,他们只能从楼梯上来。”他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我从他的眉宇间看出了一分不确定,必竟这种长的像人类的生物我们也是第一次看到。

“来了来了!”其中一个楼梯口的人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喊到,手里有武器的男人们也向那个楼梯口跑去,做好决一死战的准备。

“别都过去,去几个人,特别是另外三个楼梯口的观察员,要注意他们会从你们那边上来……”他嘱咐着。

“这里也来了!”还没等他说完,另一个楼梯的观察员喊到。

“这边也是!”

“这里也有!“

大家立刻分成四组,守齐四个楼梯口。

“怎么这么多?!”一个年青一点的少年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到。

“他们会分裂繁殖,当他们吃到一定数量的人肉,就会有足够的能量进行分裂,以达到自我繁殖的目的。”

他的解释让大家更加的惊恐,我能感觉到,几乎所有人都是在屏住呼吸等待对战的时刻。

“呀!”其中一个楼梯口传来一声大叫,然后就听到棍棒敲打东西的声音,以及东西摔倒在地的声音。

接着这声音从一个楼梯口传到另一个楼梯口,再接下去,所有的楼梯口都是这种声音。

果然如他所说,在这里,他们无法再钻入地下,从这一点上对我们而言是有利的,但是他们不会受伤的身体,却也给我们带来很大难度,只见他们一次次的被打倒下去,又一次次的爬起来继续向楼上走来。

他们的身体就像橡皮一样,虽然会在力的作用下被打倒,但是却不会有任何伤口,被刺穿的肉体在穿透物离开身体后,就会自己愈合,就连内伤都不会有,不管被打是凹进去多少,一会就又像充气的气球一样恢复原状。

他们不但不会受伤,也不会累,一直不停的进攻着,而我们却是有血有肉的人,看着男人们一点点的消耗着体力,已经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

一声惨叫,一个楼梯上的男人被拉了下去,那里的白皮人们立刻停止了攻击,分食这个男人,这个楼梯的其他人想去救他,却没有一个敢真正上前,只得借这个机会喘息,而这种状态也陆续出现在其他三个楼梯。

一个护士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惊吓,她一边哭着一边按停了唯一的电梯,然后冲了进去,其他人跟着也向电梯跑去。

“别走电梯……”他一边喊着,一边向电梯跑去,一路上拉住一个个也向那跑的人,把他们拉了回来。

当他跑到电梯边时,电梯门已经关上了,他在电梯门上重重的垂了一拳,接着在显示电梯到达一楼时,里面传来一片惨叫。

楼梯口不断有人死去,加上刚刚电梯下去的十几个人,白皮人的数量越来越多,而我们的人数越来越少,很快四个楼梯失守,男人们依然努力的保护着大家,但依然不时有人被抓出去吃掉,而每当他们分食一人,我们才得以片刻的小息。

“哇……”一个孩子哭着打翻了手中的水瓶,水溅到了一个白皮人,白皮人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松开了抓住孩子的手,那被水溅到的地方溶化出一个小坑,还冒着一丝白烟,虽然那个坑在慢慢的愈合,但是愈合的速度却非常的缓慢。

搭档一把抱住孩子,大叫一声:“快进厕所找东西装水。”

很多人自觉的响应着他的声音,冲到男女厕所,找到所有能装水的东西装水,还有人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装水,然后递出来给外圈的男人,他们接过水向白皮人泼去,白皮人连连发出惊叫,向后退去。

他一把抓住一个白皮人,从后面是抱住白皮人,让男人们向他泼水,一桶水下去,那个白皮人完全融化,无法再生。

他打破消火栓箱,取出消防水带,其他人很自觉的接到消防栓上打开,他对着四周扫去,在一片惨烈的尖叫声中,白皮人都从楼梯退了下去。

大家一片欢呼,而他却又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我问他。

“我们要想办法离开!”他抬起头看着我,却依然双眉紧锁的继续说:“这个医院只有这两层楼,而唯一的食物都在一楼的食堂,我们即使有办法撑过今天、明天,后天呢?如果我们没有食物,没有体力,最后也只能成为他们的食物!”

所有人立刻停止了欢呼声,有人问道:“那怎么办?”别人也分分跟着和声。

“我们必需离开这里,但是这根水管只有这么二十米长……”他停下想了想,继续说:“我们只能先用它来保护我们自己,到楼下接好楼下的消防水带,再利用楼下的消防水带,离开医院 ,但是离开了医院我们并没有安全,他们会继续追着我们,我们尽量到停车场,开车过医院四周那一圈河。一但离开了消防水带的范围,我们都是危险的,在地面上,他们都会钻进地下,随时随地可能冒出来抓住人吃掉,那时我们速度必需快,他们在地面上的速度虽然慢,但地下的速度却快异常快,再加上他们现在的数量很多……”

他又停了一会,像是给大家打气:“只要过了河,我们就是安全的,他们无法穿过河水,如果他们想过河,就必需从路面上,那时他们速度很慢,我们完全有机会逃出去,逃出去之后,就要赶紧联系**来收拾他们了!”

“联系**!”我惊叫了一声,“呵……,我们是逃跑逃傻了,有手机不知道用!”一边说着我一边掏出手机,而他却像看热闹似的,看着我以及其他响应我的人,从口袋里掏出湿淋淋手机……

“刚刚我们都命玄一线,大家都只想着怎么逃命……这是很正常的,你们有谁的手机放在办公室或者病房之类的地方没带到身上嘛?”

大家面面相觑,都没说话,“看来都是低头族……”他有些无耐的摇摇头。

“等一下,一楼的护士站和大厅都有坐机!”一个护士说到。

“好,就这样决定了,先去一楼接消防水带,然后去护士站或者大厅打电话求救,再决定是等救援还是逃出去。”

说着,他让我们所有人都淋湿身体,有着水在身体外,多少像是有层护身符,安全一点,然后把能装水的都装上水,他拿着水带走在最前面为我们开路,其他装上水的都由走在最后的男人们拿着,以防万一,其他人都走在中间。

他一路走,一路先用水把路面打湿,这样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偶尔有几个白皮人想从中间偷袭,却在接触到地面水的时候,尖叫着退回了地下。

我们按计划,接好了一楼的水带,然后由他和另一个男人分别拿着水带,先到离楼梯口近的护士站找坐机电话,却发现电话线已经被白皮人破坏,接着我们来到大厅,而这里二楼的消防水带已经不够长,只能开着放到地上,对着我们离开的方向,大厅里找到的坐机电话线依然被破坏了。

“我们只有按照原定计划离开了,大家记住,一但离开了水带的保护范围,就要迅速离开,刚才接的水都带上,能找到其他容器的,都装上水带着走。”

大家在一楼都找到了些容器,每个人都装上了自己能拿去的最多的水量,然后集中在了医院门口,这里是也几乎到了水带的尽头。

门被打开,有几个白皮人从地面探出了头,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他拿着水带对他们冲了过去,那几个白皮人迅速的缩回地下,他拿着水带,尽可能的把最大范围的地面打湿,然后又把每个人再打湿了一遍,又一次把水管对着我们即将离开的位置摆放好。

“跑!”他大喊一句,拉着我向停车场的方向跑去,而其他的人也跟着跑着出去。

一路上,不时有惊叫与尖叫混杂,虽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水,但到停车场里所乘的人已经不到三分之一,大家纷纷上了自己的车,或者别人的车。

我和他拿着护士给的车钥匙,开着一辆救护车,等着所有其他车都坐不下的人上车。

车一辆辆发动起来,就在我们都以为可以逃出去的时候,最前面的一辆小轿车被几个从车底钻出的白皮人掀翻了,接着又有两辆车撞了上去,刚刚我们停下等人时,和他们稍稍空出了些距离,他一个急转变,终于绕开了前面的车辆,我庆幸于此时我是坐在副驾驶室里。

然而危险并没有结束,我们能感觉到车底传来的振动,他踩紧油门,左右来回的晃动着车子,终于摆脱了车底的白皮人,安全上桥,我从车窗向后看去,除了我们之外,最后一辆车在快要上桥的时候翻到在桥上,车门被打开,有人想爬出来,却最终被地底下钻出的白皮人拖了回去。

我们开过桥,停了下来,看着河对面,一堆堆的白皮人分食着人类,然后快速的分裂,再分裂……

“不行!”他自言自语说了一声。

“怎么了?”我问道。

“他们繁殖的太快了,而且……他们虽然慢,却也能在地面行走,一但他们吃完了那些人,他们就会走过桥,而过了桥,他们就会钻入地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哪里出来,那时就太晚了,就算交给**也不一定能很好的处理,我必需想办法阻止他们过桥!”

说完,他让车上所有的人自行离开,坐回了驾驶室,调转车头向桥上开去。

我张开双手挡在他面前,他一个急刹车,从车窗探出头来,皱着眉头大声怒吼:“你不想活了!”

我急红了眼,皱着眉大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他坐在那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我跑到车门边,拉开了门,坐上副驾驶室。

“你干嘛,下去!”他对着我大声叫道。

“你才是想干嘛呢!我就不下去!”我气的紧皱双眉,嘟起嘴也不看他。

“你……”他一时气的语塞,“听话,快下去!”

“我们是搭档,你不是我领导,我干嘛要听你的话!”我依旧不看他。

远处,那些尸体已经被啃食的差不多了,白皮人陆陆续续的站起来,缓缓向桥的方向走来。

“唔……”他一把抱住我,深深的吻住我的唇……,我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相信我吗?”他放开我,很认真的看着我问到。

我只是点点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那就下车,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说完,他伸过来一只手,打开我边上的车门。

我迟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来这做保安?”

他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回来告诉你!”

“一定要回来!”我看着他,眼红红的说到,我能感觉我的声音有点颤抖。

“嗯,一定,答应过你的,我都会做到!”他笑的很自信。

我下了车,目送他关上车门,踩紧油门,向桥的那头撞了过去。

就在他的车快要撞上倒在桥上的小轿车时,他打开车门,跳进了河里,一声巨响,桥也随着车炸断了,随着他一起掉进河里的,除了车和桥的残渣,还有一些上了桥的白皮人,而在他们接触到河水的瞬间,也随着他们的惨烈尖叫化成一股白烟。

我跑到河边焦急的寻找着他。

“喂,看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我的眼泪也随着我回头的动作,流了下来。

我一把抱住他,恨不得把他嵌进我的身体。

“放开……放开……,我快断气了!”他嬉笑着说到。

我放开手,揉了揉自己的泪眼,笑着问他:“你为什么来这做保安?”

“哎……”他长叹了口气,说:“你只要不在我视线范围内,我就担心你开车不专心看路,发生紧急状态只知道发呆,遇到危险也不知道跑……”

“哪有?!”我大声反驳,“再怎么说我也当了那么多年的警察,破了那么多案子,哪有那么傻?!”

“嗯嗯,你破的案子多了,谁给的线索?”他扯起一边嘴角看着我。

“……你……”

“你差点被子弹打中的时候,谁把你推开的?”他的嘴角扯的更高了。

“……你……”

“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谁拉着你跑的?”他索性两边的嘴角都扬了起来。

“……你……”

“你……”

“停,别再说了!”我大声叫停,这才发现,原来我这么多年的警察真的是白干的,如果不是他一直在身边,我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他看着我,笑着摇摇头,转身向河相反的方向走去,“走了,还有正事要办!”

“嗯!”我一把搂住他的手臂,和他一起向前走去。

我们的身后,隔着河,一片白茫茫的人影,正盯着我们离开的背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我们都是小短篇哦》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开局一铁铲,修为…
2 洪荒第一苟圣
3 神宠进化系统无限…
4 全球饥荒:只有我…
5 我姐姐都是扶弟魔
6 重生之权少的小娇…
7 农家美娇娥
8 快穿之总给主角当妈
9 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10 雨忆满晴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在下娱乐天王,有何贵干 作者: 妙笔点烟
娱乐明星 151915 字
许开穿越平行世界的选秀节目,绑定娱乐天王系统,审判三流评委!

2 成为她的那一天 作者: 林羡
都市情缘 208922 字
当胆小怯懦的她,突然变成肆意张扬的她,不再承受别人为她设定好的人生

3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作者: 绿笔
异界大陆 1129671 字
全球神祇时代,人人皆为神明,林凡的信徒居然是高举大宝剑的盖伦

4 黑牢求生:请叫我欧皇 作者: 江郎才尽的瑾
末世危机 258491 字
看在其他的人都要饿疯的份上。陈立默默的买上了自己昨天的剩饭。

5 返祖:我的祖先是东皇太一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32893 字
九星连珠之夜,万物皆可返祖。而项南的祖先,是最强老祖东皇太一!

6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212676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7 回到三国当伙夫 作者: 三国伙夫
历史穿越 141503 字
穿越到东汉末年,成为曹营的一个伙夫 ,最近这伙房中来了一群奇怪的人

8 超级惊悚直播间 作者: 灰常火
恐怖悬疑 146005 字
天下分黑白,白的归人,黑的归我。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主播!

9 祁神佑 作者: 三千大人
东方玄幻 166238 字
苍天之下,命运之前,诸神魔乱世,我一生所求只为复活你,圣神!

10 星神志 作者: 书生无愁
东方玄幻 164325 字
星辰大陆,强者为尊。众人都想化神成仙,而楚阳只想与太阳肩并肩。

《白皮人》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