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我们都是小短篇哦 [书号18596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雁霖草灵异事物所(2)

《我们都是小短篇哦》 雁霖草/著, 本章共8072字, 更新于: 2015-06-29 11:24

黎萧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拉起一条缝能看到外面,她死死盯着窗外,差不多到时间了,那个女孩又出现在窗外,透过窗子看着她隔壁,那是哥哥的房间。她看不清那女孩子的脸,只隐约能看到那女孩的衣服是哥哥同校的女生校服,及腰长发披散的。

一个多月了,哥哥每天下了课就去找他的一个失踪了的女同学,可始终找不到,其实在哥哥学校,已经不止失踪一个女生,自从一个月前第一个女生失踪,已经陆续又有五个女生失踪,而哥哥一直寻找的便是第一个失踪的女生。也就是那个女生失踪起,每天晚上这个时候,这个女孩就会出现在哥哥窗外,黎萧虽然在刚注意到时吓坏了,也告诉了家人,但没有人相信她,必竟她家住在十一楼,不可能会有人出现在她家的窗外,而且接连两天,父母都在那女孩出现时,到她房间看着窗外,但很明显,只有她一人看得到。

第三天了,雁霖草收回小叶子并留下名片已经有三天了,电话响起,雁霖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缓缓的拿起电话,笑笑说道“终于打来了”,也不急着接,等电话又响了几声,才按下接听键,她才不会再意电话那头,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她打电话的黎萧心里有多紧张与焦急。

“您好,是雁霖草姐姐吗?”黎萧怯怯的说,如果不是为了她亲爱的哥哥,她是一辈子不会想和这个有着少女的脸,却成熟的让她畏惧的女人打电话,那天她凶狠狠的吼出“还不快过来”时的语气和态度,她只怕也会记上一辈子。

“倒是个懂礼貌的孩子”雁霖草这着想着,就顺口说了出现,那声音是笑的,但却听不出多少笑意,或者说,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听到她这么一说,黎萧倒是缓和了很多,说话也不那么紧张了,”雁霖草姐姐,我想请你帮帮我哥哥,有个女鬼缠着他,天天到我家窗外看着他,我好怕……“黎萧一口气说完,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可能由于说着的时候,那窗外的女孩样子不自觉出现在脑海,声音也就越来越小,那语气里分明都是恐惧。

雁霖草脸上仍是平静的笑容,她听着那个孩子的情形,有那么一瞬间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那是很久之前,套用一句广告词”久到离谱“,她不由的笑出声来,声音倒也不大,大概只有她自己听得到,思维很快被她拉了回来。

”我知道了,这个事我会处理!“她算是给黎萧一个放心的答复,但她并没有问具体情况,也没说怎么处理,更没有约见黎萧。

”谢谢……“黎萧应声,却没有挂上电话,大概也是因为雁霖草什么都没问,她真的就这样就能处理了吗?

雁霖草感觉到了黎萧的疑惑,却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打算给我什么报酬?“

这句话倒像是给了黎萧信心,”我有五百多零用钱,够吗?不够的话,我能分期付款嘛,我每个月都有一百零用钱!“那声音有些许兴奋。

”噗……哈哈哈……“雁霖草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孩子就是这么有意思,开个开玩笑也当真,”不行不行,我不要钱,我要吃冰激凌!“

”好好,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黎萧能听出她这次话语里的笑意,那种真实的开心的情感,自己也瞬间被感染。

”说定了不许赖,赖皮我放小叶子去抓你!“雁霖草一改语调,严肃起来。

这语气一变,吓得黎萧也不管她看不看得见,忙摆手说道:”赖皮是小狗!“

”哈哈哈……“雁霖草再次忍俊不禁,大笑起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再见!“

”再见!“黎萧见她又笑起来,知道她在逗自己,倒完全不生气,反面觉得轻松起来。

黎萧的哥哥就读市名牌高中N中,学校的操场后面有座小山,学校倒在小山边做了个人工湖,然后连同周围一片地做也一个景观区,虽然湖边和景观区平时人还不少,却少有人上山,特别是晚上。主要是山上有棵千年大树,中学生最喜欢的恐怖校园传说也为这棵树乃至这座小山平添了不少色彩。

雁霖草走近这棵树,就感觉到异常强大的能量,她刚上山就已经感觉到这里有所不同,只是现在站在树边,这种感觉更边强烈,然而这里的能量场并不是纯粹的大自然能量,还夹杂了强烈的怨念,这种怨念混合着这强大的能量,形成了一个很强的场域,好在这场域只在这棵树的树叶所能及的地方。雁霖草没有走进这场域,虽然于她而言,她能轻易的净化掉这里的怨念,收回里面的亡灵,但在她看到一切真像时,她便做了个决定,她想让她记录的故事有个一般人都喜欢的GOOD END。她一边嘴角向上扬了扬,心中已经盘算好一切,她当初只是感觉黎萧身上那不同寻常的能量反应,便顺手留下张名片,没想到竟然碰上这么有意思的事,看来收获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入夜,雁霖草换上吊带短裙,搭上一件小坎肩,配上一双时尚的凉拖,妖娆的身材尽显无遗,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虽然不太喜欢这样的装束,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是引人犯罪,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又是一边嘴角上扬,下一个瞬间已在N中的小山上,果不其然,那四个混蛋在那狩猎。

她哼着小曲往大树的方向走去,那四个家伙跟了上去,她故意在很远的地方,本来这四人并未察觉,但听闻她的歌声,便一眼相中这个尤物,四人庆幸,由于那棵树的恐惧传说,再加上一个月来陆续失踪了几个女生,他们好久没有遇到猎物,今天一来竟然是个这种顶级货色。

四人跟到大树旁看着她走近树下,却停了下来犹豫着要不要再上前,她却”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眼如媚,四人再也按耐不住跟了上去,却四处不见她。四人有些怯怯的转身想离开,却像被什么挡住一样,怎么也走不出树叶的范围,他们开始害怕,使劲的拍打着那看不见墙,大声吼叫着,声音却也传不出树外。

出于一种本能的感应,四人突然停下,背脊那彻骨的寒意让他们全身发抖,腿脚发软,却不敢回头,那种寒意开始从背脊延伸到脸部,像是冰冷的尸体正在爱抚着他们。雁霖草带着笑意来到他们面前,却是隔着那看不见墙,他们像是看到希望,不……不止如此,那简直是生命之光,他们又重新开始猛力拍打着,吼叫着。她而仍然哼着小曲观赏着,她是来看戏的,她亲自导演,顺便做了一下群众演员的戏,她已经把后面的剧情交给了主演,她现在只是个最近距离观赏着这出戏的观众而已。

四个看她就这样笑着观赏着他们,便从希望到愤怒,再到失望,最后是绝望,那绝望让他们捶胸顿足,眼泪鼻涕顺着脸庞流入了无法停下吼叫的嘴里。雁霖草”啧啧“的叹了两声,摇了摇头,却仍然笑着,他们的样子太难看了,却演的超过了任何一位专业演员。

穿着校服,长发及腰的女孩慢慢的显现身形,出现在四个男人之后,她等这天等了一个月之久,这里有强大能量加上她的怨念,在这个场域内她能做任何事,无耐离了场域她却只能看着一切。虽然她几乎天天能看到他们四人,虽然他人也有过五次跟着那五个女生来到大树着,却从来没有走进过这个场域。他们害怕,害怕那一个多月前他们四人亲手埋葬在这树下的那具女尸。

三个人突然被树上伸出的蔓藤缠住了一只脚,倒吊了起来,吓的再次发出更高分贝的叫声,剩下的男人随着叫声惊恐的转身,裤裆湿热的液体流了一地。雁霖草再次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声音,那男的突然紧贴着她面前无形的墙,身体程大字形。只听他一声声的发出惨叫,时不时的有血溅出,那树上倒吊着的三人也随着他的惨叫,发出声色完全不同的惊叫。由于背对着雁霖草,她无法好好欣赏这个男人的戏码,但她无所谓,女孩玩的高兴就好了,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这个男人倒也死的快,十分钟就断气了,女孩没打算在他身上花多少时间,必竟那天沾污了她的人里,这个是最没用的,这倒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幸运,他死的最轻松,但完全符合女孩的目标,很好的起到了吓唬其他人的做用。她不仅要他们身体的痛苦,更要他们精神的痛苦,从最没用的,到主谋,女孩大笑着,那凄厉的笑声回荡在场域之中,直叫还活着的三人不住颤抖。

第二个男人掉了下来,侧身坐在地上,用双手撑着地向后挪动着,口里还发出”呃……呃……“的颤抖声。女孩慢慢的跟着他移动,男人”啊“的大叫一声,像是爆发了所有的力气,翻身想站起来,脚却被抓住了往后拖去,他的双手死死的抠着地面,却不想仍然被向后拖动,那嵌入地面的指甲被逐一掀翻,他却像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边发出只有女人才会有的尖叫,一边依然死死的抠着地面。待把他拖回倒吊着的二人视线,女孩背对着雁霖草,再一次挡住了她的视线,但随着三人一惨两惊的叫声,以及男人一只只手,一节节手臂乱飞,再到一只只脚,一节节腿乱飞,最后被女孩高举的脑袋,她完全想象得到第二个男人的戏码,这个男人虽然身体被砍成不到十份,却也花去了二十多分钟,想必是够痛苦的了吧。

第三个掉到地上的男人看上去是年龄最小的,一直不停的大叫着,也是哭的最凶的,但却排在倒着第二个被解决掉,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雁霖草这样着着不禁冷笑着摇摇头。当他掉到地上的时候,最后一个男人在树上怒吼着,完全不像其他人被解决掉的状态,从他的咒骂声,能知道地上的男人是他的弟弟,难怪当初欺凌女孩的时候他那么”勇猛“,原来是狐假虎威。

他半躺坐在地上,双手手肘撑着地,这次他是侧身对着雁霖草,而女孩面对着她蹲在男人侧身,她终于能完整的看到这个男人的戏码,这让她磕睡减去了许多。女孩慢慢的划开他的肚子,把手伸进男人的身体,男人大叫的瞪大眼睛看着那只手慢慢的从身体里逐一掏出五脏六腑,身体却完全不能动,最后离开身体的,是那颗还有躁动的心脏,它跳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心脏,女孩狠狠的捏碎了它,男人一瞬间停止了一切,只是那双眼睛依然瞪的大大的。而树上的男人却”啊……啊……“的叫的更大声,再也咒骂不出一句。

他终于被放了下来,摔在地上的一瞬间,他猛的爬了起来,向女孩踢了过来,口里还不停的”啊……啊……“的大叫着,只是那叫声中已经听不出是什么情绪,它更像包含了很多的情绪,恐惧、愤怒、悲伤……,然而最明显的便是疯狂。女孩轻盈的向后一跃,身体像完全没有重量一样向后飘出数米,男人迅速从口袋摸出一把折叠刀打开,然后向女孩刺了过来,那边女孩认得这把刀,便是当初四人完事之后,插入她胸膛的那把刀,而在下一个瞬间,刀已经在女孩手上。男人见状先一愣,然后叫声也停下了,转身向后跑去。女孩像猫逮着耗子一般,也不急着解决他,只是”呵呵呵“轻笑着,飘在他身后,那笑声倒是真的开心了。

雁霖草笑着摇摇头,这女孩玩心还真重,算了,由着女孩高兴就好,反正她也不赶时间,第三个男人玩了半小时,这个估计四十分钟是要的。约摸过了十多分钟,女孩停止追逐,男人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抓住,面对着雁霖草,想是女孩有意让雁霖草看出大戏吧。男人的衣服瞬间向四周裂飞,**裸的摆成十字旋在空中,女孩哼着歌,那歌声竟然与雁霖草的一样。女孩拿着刀在男人面前愰了愰,在眼神变的凶残的一瞬间,男人大叫了一声,腿上的一片肉掉到了地上。

雁霖草有些不耐烦了,原本想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能完事,但三个小时过去了,那男人竟然还没死,女孩倒也调皮的很,胳膊和腿已经露骨了,身上割去的肉倒不多。这女孩真是有做侩子手的天赋,特别是凌迟处死这一刑,这手法,这肉的薄厚,小小年级的,想必也是个厨房高手,回头问问她会不会做菜,做的好就不收到瓶子里,留在物质界,自己也就三餐不愁了。

男人这时已经完全叫不出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为案板上的肉,菜品还是水煮肉片,想必此刻若他思维还清晰,只希望自己能死快点吧,奈何自己锻炼太多,体力太好,生命力太顽强,估计他是不能想到是女孩的手法太好。男人在这奄奄一息之际,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女孩抬起头对上他正看着自己的眼,那眼神里此刻已经找到不一丝丝戾气,有的只是无尽的懊悔和愧疚。女孩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随着她一声凄惨的尖叫,眼泪决堤。

男人这时的行为完全是出乎雁霖草的意料的,她遇到很多这种”行恶“之人,她也为很多亡灵上演这种”复仇“戏码,但最终能忏悔的还真是不多。但不管如何,忏悔了就是忏悔了,灵性的忏悔能洗尽一切罪恶,就在她打算亲自动手结束一切时,那三个男人的灵魂显现出来,对着女孩弯腰鞠躬,齐声说道”对不起“。女孩摇摇头,飞到雁霖草的身边轻声抽泣,虽然她是摇着头,她却知道女孩已经原谅了,宽恕了。雁霖草对他们四个笑着点点头,最后一个男人的身体掉落到地上,灵魂却还浮在空中,他们四个再齐齐的向她鞠了个躬,化作四道白光,飞向天际。

这时树下无形的墙已经消失,失踪的另外五个女生出现在树下,她们的眼神里是说不出的惊讶与恐惧。雁霖草走上前,拿出五颗药丸,”你们已经死了,但好在这棵树的能量护住了你们的肉身,没有任何损毁,这药丸虽然不能救你们的命,却能让你们在物质界,即人间继续生存,只是身体已亡,你们不会再有心跳,不能生孩子,不会病不会老,直到你们真正的阳寿结束之时。现在你们可以选择是继续这样存在物质界,还是结束此生从新开始?“

女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女孩子伸手接过一颗,“我还年青,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不要死!”说罢吐了下去,其他的女孩子也一个个接过药丸吐了下去。

“回去吧,失踪去哪了你们自己编,说实话不会有人相信,还可能送你们去看精神科,记住你们没有心跳的,所以千万不能让人测心跳或把脉。”雁霖草交待完转身带着身后的亡灵女孩离开。

黎萧的电话响起,虽然已经十二点多了,但她还是立马接了电话,今天窗外没有那女孩的身影,这个电话一个是雁霖草告诉她已经处理好了的!

“叫你哥下来”却不想电话那头,雁霖草冷冷的说到。

“现在?我哥睡了!”每次听到她冷冷的声音,黎萧心里就是渗的慌。

“现在!”雁霖草再次冷冷的声音,向是个无法抗拒的命令,说完她便挂上电话,她知道黎萧不敢不听。

片刻之后,黎萧和她哥哥乘着电梯下楼来了。当她哥哥看到雁霖草身后的女孩,立刻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女孩,完全没看见女孩眼中的戾气与打算掐死他的双手!却因为这个拥抱,女孩的动作停止了,眼中的戾气化作悲伤。

“这么多天你上哪去了?我天天都在找你,天天都在找!”男孩沙哑的嗓音几乎是在抽泣。

雁霖草拉着黎萧远远的到了一个听不到二人说话的地方,商量起关于报酬的支付事宜。

“为什么没来?”女孩任眼泪流下,只想找到一个答案。

学校里有很多关于小山与大树的恐怕传说,但一个多月前,却传出一个“在大树下向心爱的人表白,就能永远在一起”的传说,然后学生没有过多考虑为何会在这时有这样的传说,特别是青春期的女生,有着一颗对爱憧憬的心。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传说竟然出自一个不靠谱的社交论坛,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帖子沉了又被顶起,虽然顶起的是不同的注册账号却只有三个固定IP地址……然后那四个男人在这山上狩猎,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上钩,但发情期的花痴少女总会给他们希望,他们这样想着,利用少女特有的纯爱,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去了,那天学生会活动搞到太晚,我去的时候找不到你,打你电话也没人接,我以为太晚你先回去了,就回来准备第二天向你解释,哪知道你就不见了。”男孩放开女孩,看着她的眼温柔的说着。

女孩的眼泪流了下来,心想当时正是那四个男人对她施暴的时间,再等他们埋葬她的时候,他已经回去了吧。

男孩轻轻的拭去女孩的泪水,再次温柔的把她拥入怀中,只是轻轻的拥着她,过了一会才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回来就好”。

女孩听罢眼泪流便向决堤的洪水,因为她知道,她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可是此时,她就这样紧紧拥着他,哪怕多一秒也好……

“该走了……”雁霖草在后面轻轻的提醒着,她明白两人此时的心情,更懂得女孩的心情,然而她也清楚的很,现在每多一秒的希望,当它破灭时就多一秒的失望。

“去哪?!”男孩声音有些急促,不行,不能再让她离开,明明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情感,明明恋慕了她三年,却不敢表白,当知道那个传说,当那天她约自己去那棵大树,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他只后悔当时没有抛下学生会的工作早点去见她,去TM的学生会长,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当知道她失踪,自己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一个多月来每一天都苦苦煎熬,每天给自己打气,满怀希望的去她喜欢的,她可能出现的每一个地方寻找,却一次次的失望而归。就在快要绝望的时候,她却出现了,她最终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她是爱自己的,她终于还是回来找他了,他怎么能再失去她?!

“……”女孩此时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

“哥哥……”黎萧看着如此激动的哥哥,有些害怕,哥哥一向儒雅绅士,冷静成熟,这种反应是怎么回事?那个女孩已经死了,她是鬼是鬼,可是她不敢说出这话。

“她已经死了……”最终这话还是出自雁霖草之口。

这话一出,女孩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小小的身体在男孩宽大的怀抱中不住的颤抖。

“不会的……不会的……”男孩喃喃的说着,把怀中的女孩搂的更紧了。

雁霖草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下一个瞬间,男孩怀中哪还有什么女孩,只有一因淡蓝色的火焰跳跃着,那样的急促与不安,她打开小瓶,蓝火缓缓向瓶子挪动,向是一个想要挣脱魔抓,却又无能为力的孩子,面对着男孩那样的不舍……

男孩瘫软的跪倒在地,双眼中不停的流下眼泪,没有一点光亮,就向——绝望……

黎萧赶紧上前扶男孩,口里不停的叫着“哥哥……”

雁霖草蹲在男孩面前,拉开男孩的手,把那个装着蓝火的瓶子放到男孩的手中,男孩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着她,眼中亮起瓶子倒映出的蓝光。

“你可以跟她说话,虽然她无法回答,但她能以不同的反应回应你,她的肉身已经破坏,我无法让她留下物质界,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但是当你死后,我要把你和她都收回,这是唯一的条件!”雁霖草并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一来她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二来她有自己的恶趣味,这已经是她能对此做出的最大让步。

“好……好……,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我什么都答应你!”男孩紧紧的把瓶子帖在脸上,那蓝火也隔着瓶壁紧紧帖着男孩。

“我还要嘱咐你一点,就是你不能打开瓶子,永远不能!”说罢,雁霖草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知道了,谢谢你……”男孩看着她深深的感激道。

回到事物所已经一点多了,雁霖草换了身睡衣倒到床上,她今夜已经不想再折腾了,早知道这女孩玩这么疯,她就不导演这出戏,至少懒得围观。

她伸了个懒腰,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醒来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她昨晚得有累,她无耐的摇摇头,这女孩是折腾那四个男人,还是折腾她的?

今天的热门新闻是H市N中后山的大树下发现五具尸体,四具男尸死亡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每一具都是残尸,女尸已经超过一个月,如果不是地上被其中一具男尸抓出的缝中露出一小挫手指,只怕是还找不到,已经证实女尸是已经失踪一个月的**,而且该校另外失踪的五名女生已经回到家中……

雁霖草打了个响指,一个穿着N中校服,长发及腰的女孩出现在事物所,“给我泡杯咖啡!”她笑着说。

女孩并不出声,给她端来一杯咖啡,然后走到厨房,拿出冰箱的食材做起饭。

“你说她们是会感激你还是恨你,我说她们是恨你,你让她们人不人鬼不鬼。”雁霖草继续调侃道。

女孩淡淡一笑并不回答,其实当初她也并没有想太多,只想救她们免于自己的悲惨经历,却并不知道这样会让她们生命会停止,而现在她也并不在意,她们回去继续生活了,并且她们也确实因为她才幸免于难,谁让她们和自己一样都是“情痴傻女”呢。

女孩把饭端到雁霖草面前时,她已经记录完自己的故事,正准备放到网络小说里,“你不怕被人怀疑?这才有着情况类似的新闻?”女孩终于开口问道。

“哈哈哈……怕什么,H市离我们这十万八千里,还怕他们到这来抓我?再说这写的是灵异小说,都是’鬼‘干的,他们打算把这当成证据,写成报告?就算他们真来捉我,也得有那本事抓的住!”说完往口里塞了一口饭,“味道真不错,你手艺还真好,如果还活着,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女孩听闻眼色黯淡了下去。

“你回去吧,他也快下课了,陪着他去吧,明天见!”雁霖草说罢看也不看她,摆了摆手算是挥别了。

“等他死了,你真的连他也收来?不能让他去转世吗?”女孩轻轻的问道,她爱他,所以她希望他好好的,好好的生活,好好的转世,好好的成长。

“嗯,到时我就把他放到你旁边,天天陪着你!”雁霖草笑着说,仍然没有回头,又往口里塞了口饭。

“我……不用他陪……”这句话或许违心,却也满是她的爱。

“交易就是交易,他自己选的!”雁霖草继续吃着自己的饭,淡淡的说了句。

女孩消失了,雁霖草不知道她消失之前是什么表情,也不想知道,就向她自作主张的救了那五个女孩子,却可能换来的是她们的恨与诅咒。女孩看不见那个男孩眼中的绝望已经熄灭了他的生命之光,所以即使女孩恨她,也不重要。她只要继续的收回无法再轮回的亡灵,继续书写他们的事故,这就够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我们都是小短篇哦》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开局一铁铲,修为…
2 洪荒第一苟圣
3 神宠进化系统无限…
4 全球饥荒:只有我…
5 我姐姐都是扶弟魔
6 重生之权少的小娇…
7 农家美娇娥
8 快穿之总给主角当妈
9 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10 雨忆满晴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在下娱乐天王,有何贵干 作者: 妙笔点烟
娱乐明星 151915 字
许开穿越平行世界的选秀节目,绑定娱乐天王系统,审判三流评委!

2 成为她的那一天 作者: 林羡
都市情缘 208922 字
当胆小怯懦的她,突然变成肆意张扬的她,不再承受别人为她设定好的人生

3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作者: 绿笔
异界大陆 1129671 字
全球神祇时代,人人皆为神明,林凡的信徒居然是高举大宝剑的盖伦

4 黑牢求生:请叫我欧皇 作者: 江郎才尽的瑾
末世危机 258491 字
看在其他的人都要饿疯的份上。陈立默默的买上了自己昨天的剩饭。

5 返祖:我的祖先是东皇太一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32893 字
九星连珠之夜,万物皆可返祖。而项南的祖先,是最强老祖东皇太一!

6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212676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7 回到三国当伙夫 作者: 三国伙夫
历史穿越 141503 字
穿越到东汉末年,成为曹营的一个伙夫 ,最近这伙房中来了一群奇怪的人

8 超级惊悚直播间 作者: 灰常火
恐怖悬疑 146005 字
天下分黑白,白的归人,黑的归我。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主播!

9 祁神佑 作者: 三千大人
东方玄幻 166238 字
苍天之下,命运之前,诸神魔乱世,我一生所求只为复活你,圣神!

10 星神志 作者: 书生无愁
东方玄幻 164325 字
星辰大陆,强者为尊。众人都想化神成仙,而楚阳只想与太阳肩并肩。

《雁霖草灵异事物所(2)》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