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轻小说 >> 紫血毒尊 [书号185306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十三章 咱们谈个买卖

《紫血毒尊》 第三颗棋子/著, 本章共6921字, 更新于: 2016-05-21 20:00

不知是因为靠近了村镇,还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在吴翼看来基本算是人迹罕至的大路上,居然行走着三五成群的人。人们热络的闲话家常,或是谈论一些名人轶事。

行人们走的很是懒散,连快步的吴翼都可以追赶到他们的前面。吴翼从这些人的身边走过,用闲暇下来的脑子,试图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

东街的菜价涨了,西巷的痞子打人。南边小厮不知好歹,北边的老爷又纳了小妾。吴翼摇头苦笑,这些细碎的东西,自然是对他毫无用处的。

“喂…你说会不会是门内大人弄错了…”吴翼正快步的走过,一行三人的对话中,一个名词突然让他顿住了脚步。门内!是门内吗?这倒是得好好的听听了。

脚步慢慢的缓和下来,吴翼不紧不慢的走在了对话的三人前面。不用回头,只听声音,吴翼便知道,这三个人里,一个瘦高,一个矮挫,还有一个是个女人,抚媚的女人。

“怎么会错!这是跟踪他的那个人亲口说的,那人亲耳听到,这小子在打探子罗山的方向…”这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但这会儿的这句,可没有哪怕一点抚媚的意思。

唔…他们说的是我吗?吴翼想道。应该是吧?子罗山怎么走,这不是前段时间,被人跟踪的时候自己打听的事吗?

“你说那个叫猴子的?哈哈…那人都被吓怕了!说的话信不得!”那个瘦高的人用尖细的声音说道。

“我说…你俩能不能走慢点…”这不用问,是那个矮胖子的声音,那腔调,倒是跟个中性人似得。

“就你事多…又不是不认识路,还怕走丢了是怎的?”女人突然妖娆的一笑,对着那胖子道。

“醉嫣儿…我这不是舍不得看不见你么…”胖子贱兮兮的说道。

“说正事呢!你们昨晚还没有腻够是怎的?”瘦高的那个没好气的说道,说着还掐了女人的胸口一把,女人一声尖叫,引来无数的侧目。吴翼顺势也就回过头来,往这三人看去。

瘦高的那个,脸好似驴一样长,皮包骨头,连手都是细长的如只有骨头一般,总是看上去阴鸷极了。那个矮胖的,倒是个喜人的模样,五官端正,好似算命的先生面前铺着的哪一张面相画。至于那个女人,穿着露骨至极,就算是被巷子里的彩旗儿,也得甘拜下风。

前边腿长的两人停了下来,笑呵呵的打闹,后面腿短的胖子吭哧吭哧几个小跑到底是赶了上来。一上来,那矮胖子就说,“我说齐涌,嫣儿,咱们那边好好的生意不做,为什么要来搅这浑水?诶,我可是听说了…”胖子突然就神秘兮兮看了看左右,拉住了两人,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可听说这小子是个怪物。一个多月不吃不喝没死也就算了,还长成了个红透了的样子,听说跟他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都饿死,烂透了…这小子守着尸身怎么也有一个月,一出来,就杀人…是个小魔头啊!”

“我说胖子,你一天到晚的心里装那么多的小道消息,怎么就没把你这心给操碎了呢?烂透了?你见过那尸体么?要我看…这小子多半吃的就是那尸体…”齐涌突然阴刺刺的说道。胖子立即呆愣在了那里。

“我说…齐涌…你能不能不那么恶心…老娘刚吃了饭没多久!”那个醉嫣儿手捂住嘴巴说道。那手指上的指甲,全部是鲜红的颜色,如妖一般,反射冬日的阳光。

“你要是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那胖子居然似模似样的分析了起来。“听说那尸体被挖出来了,确实是被啃咬的不成样子了…”

“呕…”醉嫣儿捂嘴的手突然撤开了,吐出了一团花里胡哨的东西。“你们要是再说,老娘就半夜阉了你俩!”醉嫣儿揩了一下嘴,恶狠狠的说道。

胖子讪讪的笑笑,赶上去给醉嫣儿赔罪去了。瘦子阴刺刺的立着,也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瞟了吴翼一样。

吴翼很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慢慢的转过身去,迈开了调皮的步子。转过身的霎那,他的表情,瞬间便变幻了。一张脸阴沉的好似要泛出红来,眼睛好似呆愣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路面。被挖出来了…是因为自己么?被谁挖出来了,他们挖出一具残缺不全腐烂不堪的尸体,又是为了什么?

“喂…我问的,你俩还没有说呢!”醉嫣儿不搭理胖子,胖子自娱自乐,又把话题引回最初的问题。

“刀子!”齐涌抛起了一枚刀币,很是随意的说着。他的视线从吴翼的后背上移开了,变回了以前的样子,左右游离地扫视着。

刀币被胖子挥手抓在了掌心,摊开一看时,却只是一枚磨损了图案的鼎刀。胖子大失所望,但到底还是把刀币揣在了怀里。他最近为了养着醉嫣儿,这钱,可是紧蹙的很。

“诶!到底给个什么价?”胖子又凑到了齐涌的跟前,用一贯贱兮兮的样子问道。

“出工不出力…五十刀。”齐涌又弹飞了一枚刀币,说道。胖子这回看清了,这回腾空而起的,可是一枚赞新的鼎刀。伸手接住,胖子满心欢喜,又揣在了怀里。

“出工不出力就好了,五十刀,够咱挥霍一阵子了…”胖子很是没有骨气的说道。齐涌白他一眼,继续,“确切行踪,五百刀。”胖子的眼睛一亮,“五百刀?这也是出工不出力啊,这钱好赚!”说话的同时,胖子贼溜溜的眼珠子,还瞅着齐涌手里上下抛飞的刀币,恨不得一把抢过来才好。

“五百刀!”胖子瞪大了眼睛。“只要行踪?”

“呵呵!那小子跟消失了一样,咱们也不过就是乱撞。哪有那么好的运气?”齐涌说道。

“怎么没有,我的运气一向就是那么好!”胖子乐呵呵的说道。全然不知道他的好运气就要到头了,也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很“好运气”的在他的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听着。

“诶诶诶!你们仔细的研究过这小子要走的路线没有?你刚才说他要去子罗山是吧?子罗山…子罗山这还远着呢!”奔着钱,胖子突然就来了性质,又道。

子罗山…他们知道子罗山在哪。听着这三人的对话,吴翼咧开嘴笑了一下,故意越走越慢,跟三人并排的时候,还特意的又看了这标志的三人一眼,三人聊的很是热络,完全不注意吴翼的个小孩子的异样目光。

“子罗山是远着呢!不过这小子不认路啊!不认路好啊!不认路就会走大路,就会走的很慢。不认路的人,咱们这些后来的,才有机会插一脚!”齐涌也乐呵呵的了。

“不过这一天多了,这小子怎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醉嫣儿这样说道。

“呵呵!他们就是一群笨蛋!”齐涌笑道。“也不想一想,那小子长成那个样子,怎么会白天出来?就算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一定是晚上才赶路的!要真是白天,还用咱们找?自己个儿就传的沸沸扬扬了!还有!这小子顶着人命官司,还把官差揍了,城里也不能呆!又受着伤!那他去哪里去?一定就会在官道附近的村镇里游弋,隐藏行踪,一点点的问路,要是我的话,还会故意拖延几天,等伤好些再说!”

“那照你这样说…”胖子嘀咕一下,恍然大悟,“咱们赘在后面是一种优势!”

赘在后面是一种优势…可以准确无误的听到他们的谈话,恣意妄为的情况下,还不用担心被对方发现。吴翼就在后面一字不落的听着,这个叫齐涌的瘦子分析的确实有点意思,他吴翼就是打算这样来着。只是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伤会只睡了一觉就长住了,而且灵力,也恢复了大半。

要是脸上的异红没有褪去,吴翼还真打算就只是晚上赶路。但是…呵呵,老天爷还真是照顾。这样的时候,居然给了敌人一个大大的“假情报”。

现在了吴翼看上去跟寻常人家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自己现在,就算是站在他们的面前,估计他们也不会知道,自己就是他们要找的“五百刀”吧?

“本来就是优势!”齐涌继续得意的分析,“现在才过了一天多,他们就赶的那么靠前…什么都捞不到!”

一天多…吴翼继续收集有用的信息,自己这是…睡了一天一夜?怪不得感觉好长…一天一夜还要多啊!不过…小岭镇!被自己遗忘了的东西,居然从梦里出现了,这是修灵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这小岭镇又在哪里?自己什么时候去找找那个妮子姐姐去?

“蠢货!你真当咱们的门内大人是不如你还是怎的?”那个醉嫣儿突然横插了一句,用很是不屑的语气。“门内大人说了,这小子不好对付,不能以常理度之…我猜,像你我这样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全部洒在那小子会经过的地方,前边先走的,不过是等这那小子自己露出头来,然后一起把他捉住罢了!”

“呃…”两人气结。想想也是,那么多的人手可以调动,门内大人怎么会都放在一个地方,或是没有特别的安排?原来自己,不过是众多人手里面,最普通的一员?要是按着醉嫣儿的分析,得…自己就是引那小子出来,或是揪那小子出来的第一批人…原来自己这得意洋洋的位置,是头一批被吃的鱼饵?还是很危险的?听说那小子凶残的很啊…

“喂…”胖子忽然就愁眉苦脸的样子,“那咱们要不要小心一点?”

“小心个屁…赶紧赶过去,找个地方安顿着,老子也吃那白食去!”齐涌颤颤的说道。话音未落,吴翼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说的很对,你们是该小心一点。”

三人同时一怔,呆愣在了那里。

“发什么呆?三位?”吴翼又道。三人互相看看,终于是一个个的转过了身子。

哦!原来就是这个小子!这是齐涌看见吴翼时的第一个念头。胖子呆萌,像个小娃捉住娘亲的手一样捉住了醉嫣儿的嫩手,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他的脑袋里此刻放映的,都是关于吴翼极端凶残的传闻。他被自己的这些想法吓坏了。

“怎么…怎么办?”胖子问道。吴翼接口,“你在问我?我倒是有那么一个建议,就是不知道几位愿不愿意了。”

齐涌却是咧嘴笑开了,他报出了一个数字,“一千五百刀,抓住他。”

那也得有命花才是!胖子的心里狂吼,他不由的,又狠狠的抓了抓醉嫣儿的胳膊。

“你放开!”醉嫣儿很是厌恶的甩开了胖子的肥厚手掌,一把把胖子推到了一边,走到吴翼的面前弯下了腰来。“呦!他们说的就是这个孩子?看着也没有多凶残嘛!”

吴翼抬起自己受伤的手臂,又展示了一下已经结痂的手掌,这才说道,“你们的那个门内大人很凶残,我没招他没惹他,他干嘛要老是追着我不放?”

“这我倒是不知道。我原本还想着抓住你问问呢!”醉嫣儿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又回头去问胖子,“你确定那些人说的就是他?不是说满身通红吗?这小子看着,也就有点黑而已嘛!”胖子不答,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

醉嫣儿回头,干脆就直接问吴翼了,“喂!小公子,他们说的真的是你?”

“是我。”吴翼很是认真的点头。然后,他便看到那只涂着猩红指甲的手张成了一副枯抓,向着他的脖子抓了过来。吴翼偏头躲过,手扣住了女人的腕子,很是随意的发力,将她甩到一边。

“果然不好对付啊!”齐涌道,说着双臂一张,抓住胖子便向着吴翼丢了过来。胖子惨叫,听上去是被吓坏了。吴翼冷眼,看着那个枯瘦的齐涌。

好似力道不够,胖子落在了吴翼的脚边,摔的很是响亮,尔后便没有了声息。吴翼抬脚踩住了胖子的肥手,那肥手翻上来,一把抓住吴翼的脚踝,把吴翼抡了起来,又狠狠的摔在地下。

“妈的!别那么狠!要活的!”齐涌突然大惊着说道。

即将触地的霎那,吴翼的双臂上灵力翻涌,双拳好似两把重锤狠狠的砸落在地面,留下两个蛛网一般龟裂的痕迹。

“哪那么容易死!”胖子叫道,“快帮忙!”说着又把吴翼抡了起来,向着另一个方向砸去,吴翼触地,同样是土石飞溅。吴翼空着的脚狠狠的踹在了胖子的手腕上,那只肥手一松,两人分开来。

胖子一个骨碌从地上站起,吴翼翻身,也从地上弹跳了起来。

“妈的,这样都没事!”胖子吐掉了嘴里的异物,擦擦带血的嘴角,又对着那边的齐涌说道,“你他妈下回扔的时候能不能用心一点?”

“闲话事后再聊,捉住这小子,一千五百刀!”齐涌说着便冲过来,醉嫣儿也围拢上来,三个人把瘦小的吴翼围在了当间。

“这小子这么点大,就这么难缠?”胖子又开始揉嘴了,揉揉嘴又看看自己被吴翼的大力踹红的手背,那上面的淤痕很是让他不爽。

“我说…能杀掉门内大人的人,哪个又是善角儿?”齐涌说道。

“呦,小公子长的还挺周正,这长大了,肯定又是个青楼的常客!”醉嫣儿用无限魅惑的声音说道,好似真的已经喝醉了一样。

三人围上,当然不是为了跟吴翼闲话家常的。东拉西扯了几句之后,齐涌一声怪叫,头一个向着吴翼攻过去。胖子紧随其后,醉嫣儿见缝插针。都是混道的老手,也知道了吴翼不好对付,当然一开始,便已经是弄出了索命的架势。

拳来脚往,四个人战成了一团。吴翼像只猴子一样被逼得在狭小的空间里上窜下跳。不多时,身上便受了几下。

“这小子怎么这么抗揍!”胖子一脚向着吴翼的膝盖踢去,吴翼发狠,险险的避过齐涌的攻击,右臂成鞭,抽打在胖子肥嘟嘟的肚皮。胖子一声哀嚎,倒飞了出去,很快便触地,骨碌碌的滚出了好远。难得他一身的肥肉这会儿派上了用场,他一骨碌从地上翻起来,抬脚便又向战圈冲去。

“噗!”那么轻轻的一声,好似什么东西被扎破了。胖子生生的顿住了肥硕的身子,险险的没有扑倒在地。他的迈出的左脚的脚趾前边,不过寸远的地方,一个黑漆漆的小洞深不可测。刚才有一道黑漆漆的光蹿了进去,尔后便有了这个让胖子汗毛倒竖的孔洞。

是鬼影。吴翼从手下败将萧海的手里,抢过来的灵器,鬼影。

器如其名,在吴翼全力的催动之下,居然真的犹如鬼影,来去无踪。而且还锋利无匹。

当然,这边战圈的战斗继续。吴翼对胖子手下留情,但这边的两位可不知道多少吴翼的小动作。齐涌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软刀,灵蛇一样舞动起来,直向着吴翼的身上招呼,吴翼被扰的烦了,干脆用灵触扯住了软刀的刀柄,把它带偏,把柔软的刀刃部分揉成了一个圆球。而醉嫣儿,她的套路便是近战,再近战,恨不得吴翼抬头,就能迷失在她跟胖子一样肥硕的胸部才算罢休。但吴翼可不是她的公子,也不会怜香惜玉,灵触舞动起来,扯住她的衣物,刺拉一声异响,便把她拽倒在了一边。

围攻已经瓦解,但三人还不死心。胖子迈开步子,又向着吴翼冲过去,那气势,好似要把吴翼撞死在当场一样。吴翼伸手一招,鬼影从泥土中飞窜出来,倒飞着掠过了胖子的腋下,瞬间带走了一片碎布。胖子又顿住了,尴尬的应着吴翼戏谑的眼神。

齐涌再上,步子很大,手里是那把报废的软刀。吴翼冷眼看着他挥舞起自己的手臂,软刀脱手,向着吴翼砸过去。但那东西在离吴翼半尺来远的空中停住了,又好似被巨力压住,恶狠狠的坠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契合度极高的小坑。那空心的金属球儿还像是被无形的巨大手掌拧动,在那个小坑里转动了几下,终于被压成了一张铁饼。齐涌吞咽了一口唾沫,抻抻脖子,也顿住了。

这两人都保持着进攻的姿势,只是不动而已。醉嫣儿从地上爬起,瞟一眼着力进攻的两人,也不多想,便像个报复出轨男人的恶妇一样咬牙切齿的扑上来,吴翼扭头看着她扑近,左手一伸扯住了她的胸口刺拉一声便撕下了大片的衣物,脸里面红红的肚兜都被扯断了带子,歪到一边。醉嫣儿一愣,也呆住了。尔后只觉得一股怪异的力道作用在她的前胸,被扯开的衣物好似只是被某个偷情的汉子弄乱了,羞答答的覆盖住了她春光满溢的胸部。

“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灵力特有的味道,为什么不用?”吴翼突然开口说道,那边呆愣的齐涌一惊,如骨头一般惨白的灵焰跳动起来,慢悠悠的凝出一把白色的刀刃。

“妖刀府?这个我倒是知道!”吴翼乐呵呵的看着那把白色的刀刃子说道。他闲来无事的时候,曾经跟罗子秀谈论过关于个个邪教的事情,这妖刀府,便是其中的,被罗子秀特意提及过的一家。

妖刀府,灵触专修凝实。牺牲了攻击距离和灵活性,带来的,是绝强的攻击力。他们用纯粹的灵力凝出的武器据说可以切开灵器。不过现在眼前的这把,似乎没有这样的威势?

“好见识!我承认,我们都小看你了!”齐涌道,尔后面色一正,“前妖刀府信徒,齐涌,领教了!”说着便挥舞着妖刀扑了上来。

这东西吴翼不敢硬抗,于是一板一眼,跟齐涌比划起了拳脚。节奏似乎一下子变慢了,呆愣着的胖子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这小子不是三打一都可以从容应对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被齐涌一个人压着打了?这是什么情况?既然你齐涌可以压制住这小子,刚才怎么还会跟老子一样,被吓顿在原地不敢动弹?

伸手摸摸自己的腋下,那里一片湿滑,冰凉。胖子滚动了一下被厚厚脂肪覆盖着的喉结,又掖了掖外露在外的,被灵器撕扯的凌乱不堪的棉布。终于确信,自己刚才的,后背发凉不是幻觉。

吴翼的灵触舞动,以鬼影为端头,一次次的跟齐涌的妖刀硬撼。那刀果真凝实无比,每一次相撞,都是金铁交鸣之声。至于灵触或是灵盾,那更是毫无防御力可言,简直如刀子切豆腐,几乎没有阻力,便会被撕开恐怖的口子,露出后面的吴翼的身体。

妖刀府,见识了!吴翼心里叹道。这到底是用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把灵触凝结成这个样子?如果灵丝或者甚至是灵势都有这样的破坏力,那又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一次次的相撞,吴翼的灵触几乎被削成了灵片,被削断的灵力失去控制,立刻便会消散在空气里,变成一种特有的香气。

齐涌越战越勇,刀法渐渐的肆无忌惮起来。吴翼看准了对手的攻势,最后一次用鬼影磕偏了对手的战刀。尔后凭着那一点点的时间肩头撞进了齐涌的怀里。

如同被冲乘车撞击,齐涌一口鲜血喷吐出来,人向后滑行出一段,终于被一块横立着的石片子挡住,绊倒在地。吴翼趁势追上,高高的跳起,咚的闷响一声,用膝盖抵住了齐涌的肚子。

妖刀消散,一口鲜血涌出…胖子跟醉嫣儿登时傻了。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一直占着优势的齐涌怎么突然就被杀了?

“齐涌!”“齐涌!”两人同时叫道。齐涌嘴角又溢出一些血沫子表示回应。

“别急着哭丧,他死不了。”吴翼说道,那语气那神情,哪里还是个孩子?他的最后一下攻击看似狂猛不留余地,但实际上最先触地的却是吴翼的双手。双手控制吸收了大部分下落的冲击,但就算是这样,也震得齐涌胸口沉闷,到底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咱们谈一宗买卖,你看怎么样?”吴翼接着说道。“用你们的命,换你们给我做一次事。”

“这是什么买卖!”胖子道。

“或者你们还想再打?你们都不是修士,不是我的对手。”吴翼道。

胖子连连摆手,开玩笑,都这样的结果了,还打个屁!“不是不是!”胖子一边摆手一边解释,“我是说,这买卖什么…就用我们三个的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紫血毒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星辰与灰烬
2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
3 我是超级大神豪
4 一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5 直播之我重生成了…
6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7 穿进虐文后我把男…
8 大佬她又又又上热…
9 掌中爱人
10 祥雨敲窗疑是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21563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210915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3 海贼王之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作者: 永夜将晓
男生同人 518259 字
无意中穿越海贼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囚犯,觉醒系统,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4 娱乐:我只想安静的拍烂片 作者: 北江渔
娱乐明星 97357 字
平行世界绑定大烂片系统,拍烂片就能得到一个亿!可我怎么就火了呢?

5 弈非良人 作者: 槿华
古装言情 62215 字
一朝穿成反派之妻,本想逃出牢笼,却步步深陷于他邪魅的温柔……

6 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 作者: 骑个小矮人
仙侠武侠 224266 字
穿越洪荒世界,无限突破立地成仙,震慑诸天神佛,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7 都市超级神兵 作者: 一味然
都市激战 82833 字
戎马归来,本为报兄弟之情,可不想却卷入毒枭阴谋,甚至陷入家族冤屈。

8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作者: 鬼墨龙云
玄幻奇幻 704099 字
穿越异界,从一朵无名小花开始,吸收传说之物,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之花

9 凝冢救赎 作者: 许世静
都市言情 113462 字
这是一场狩猎。至于猎物是会听天由命,还是以命相搏,他不得而知。

10 映月记 作者: 我就写个字
异界大陆 96826 字
我怀念从前还是条狗的日子,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快不记得了。

《第五十三章 咱们谈个买卖》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