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轻小说 >> 紫血毒尊 [书号185306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章 少年的争与不争

《紫血毒尊》 第三颗棋子/著, 本章共6632字, 更新于: 2016-05-02 19:43

悦悦缠了吴翼两个白天,对她来说吴翼是个矿藏,需要她一点点的挖掘。

他们聊天,说起各自都没有什么映像的母亲。他们游戏,各种新奇古怪的方法,规则随机而变,完全在悦悦的掌握之中。他们下棋,各种棋,悦悦一样一样的教会吴翼。他们一起研究徐育《奇虫异草》,悦悦对着里面的植物感兴趣,对里面的虫子倒是嗤之以鼻。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因不和口味而难以下咽的三餐似乎也可口了许多,他们都不曾跟同龄的孩子游戏,悦悦本就兴趣盎然,少儿多动。吴翼闲来无事,也倍感新奇。

第三个早晨太阳还没露头的时候,徐老头儿肩上搭着一个空空的褡裢,把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包塞进了吴翼的怀里,吴翼抽动着鼻子嗅嗅,又用手揉动一下,里面是一些食物和一些空着的瓶瓶罐罐,吴翼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大半,他们要去山下找药,找给吴翼取丹的药,和《奇虫异草》上边的,吴翼见过的东西。

老头给吴翼的住所在整个山腰的最里边,吴翼肩上搭着叮叮响动的褡裢,跟着徐育的脚步,这才看遍了整个的徐育嘴里的所谓“山门”。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简单的村落。三三两两的木屋或是挨近或是远远的相望,屋外还有简单低矮的栅栏,栅栏里种植着一些看不清模样的植物。木屋间隐约可见弯曲的小路连接,这里连到那里,那里又连到别处,像张残缺不全的蛛网。

吴翼左顾右盼的看着,徐育倒是闷头在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山门里的人都起的很早,两人一路往下,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他们一个个的跟徐育行礼,问安,然后对着吴翼和善的笑笑,便默默的跟在徐育的身后。

人越跟越多,吴翼不时的回头看看,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

“他们都是要去送我们吗?”吴翼疑惑着问,前边的老头儿顿了一下,站在了那里,打着哈欠的一行人撞成了一团。

“他们啊!”徐育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虽然没有悦悦捣乱,但他这些日子也是在忙。“他们要去做早课。”徐育说着,指了指前边不远的一处宽大四方的空地。吴翼依旧疑惑,他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早课,也从没听悦悦或是月姐姐提及过。

“早课!”徐育正了正神,说道,“于日出之前盘膝静坐于长庚星之下冥想,直到朝露散去。这便是早课。我这些徒弟虽然愚笨,但这早课还是要做的。”

“哦,”吴翼似懂非懂,“做了早课,就能像你一样悬空托起石头?”

“走吧吴翼!等把你身体里的毒丹取出来,你真的恢复了健康,我便教你这些法子,不管你认不认我这个师傅。不是我不愿意教你,现在毒丹在你的身体里你就不能尝试,《天和》上说,万物皆灵,这毒丹纠集的毒素,也许也会受到灵气的牵引逸散出来,一个控制不好,那可是会要命的。”

“是这样吗?”吴翼说着,脑袋里就只有那一句,“万物皆灵…”

下山的路不好走,徐育要的药草昆虫很多,两人走走停停,不时的四处查看寻找,慢慢的偏离道路,走进了山林的深处。

“多注意一下动物的洞穴,阴暗潮湿的地方。我们要找的虫子多数长在这样的地方。”徐育嘱咐着吴翼,同时翻开一块宽大的石块。

石块朝地的一面翻起朝天,上面一些白色的植物根系,纠结成网状。一些生活自里面的昆虫受到惊扰,从白色的草根里爬出来,舞动几下触角,又钻进去了。

“这里没有…”徐育有些失望,这已经是第三块了,这天出师不利,连连中了三个倒霉蛋。

“还有,我要是无暇他顾的时候,你要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毕竟是山林了,有野兽出没…”徐育左右环视,一边寻找目标,一边不忘叮嘱吴翼。但他嘱咐的内容吴翼一直都在执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吴翼这一路,都只是简单的嗯哼,并没有接他的任何话茬。

“吴翼啊,你见过一种褐色的甲虫么,三对足,指头肚子大小,像个…”徐育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吴翼打断,他听到吴翼的喊声,“小心!”

一支端头带着蓝色火焰的箭矢从徐育的头顶飞过,窜进了远处的枯叶里,枯叶中一阵吱吱的乱叫,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幼崽受到伤害的无力叫唤,一只火红色的动物从里面飞窜出来,用只比蓝色箭矢慢一点的速度又钻进了一处叶子里,沙沙的钻动一会儿,又隐在腐烂不堪的叶子里不动了。

“别动!”吴翼又喊,这会老头哪还能不知道吴翼的意思,本就猫着的腰又往下缩了缩,果然,又一支带着蓝焰的箭矢从只比刚才稍高的地方掠过徐育的头顶。

“你还有完没完!”吴翼对着右侧的树林里吼叫,徐育弓着身子不敢抬高,他伸手扯住吴翼的衣角拽了拽,在吴翼不解疑惑愤怒的眼神里示意他不要挑衅。

树后转出一个持弓的少年,羽箭还搭在弓弦上,弓弦绷劲,一簇幽蓝的火焰在箭簇上升腾。但他的箭矢瞄准的不是那只钻在枯枝腐叶里的的小兽,而是吴翼。他的脸上满是傲然和挑衅,右手一松,嘣的一声弓响,带着蓝焰的箭矢便向着吴翼疾飞过来。

吴翼的愤怒突然就熄灭了,他的嘴角咧开,露出一个古怪的笑脸,头一偏,竟然直接迎上了本会擦着他的额角飞过的羽箭。

少年的不屑和挑衅霎那间转化成了惊讶,这个小子,难不成要寻死吗?少年的手一挥,飞行中的羽箭受到莫名力量的干扰,叭一下摔在旁边的树上又掉落在地,上面的蓝焰熄灭,露出它本来的样子。

“你找死啊!”少年愤怒的吼叫,他原本的意思不过是想吓唬吓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结果这小子胡乱的移动脑袋,倒成了个险死的局面。“想死我给你个痛快的!”少年愤怒的从背后抽出一支羽箭,拉开弓弦,但这一下却怎么也不敢再对准吴翼了。

“你射呀!你杀了我啊!”吴翼戏谑的笑着,继续他的挑衅行为,“你刚才不是很果断吗?”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少年移回他的箭尖,指向吴翼的方向,他捏着箭尾的手指在轻微的颤抖,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来,“我杀了你!”少年吼叫,年轻的叛逆和被吴翼挑衅起的血性占据了他的大脑,他的手指一松,黑色的羽箭脱离弓弦向着吴翼飞来,只是速度和力量,却没有少年看上去的刚猛。

“欺软怕硬!”吴翼从鼻子里哼出这个声音,一手挥动打落了那支箭矢,同时小弓从背上摘下,麻利熟练的弯弓搭箭,自制的羽箭嗖一声飞了出去,钉进一捧枯叶,只留下微微抖动的箭尾。“你跟了我们一路不就是为这个狐狸?带着你的狐狸,离开这里。”吴翼说完收好自己的小弓。他一身的傲气逸散,看的旁边的徐育也是一阵惊诧,这个孩子,还有这样的一面?

“你…你射中了?”少年诧异,他的眼睛盯着吴翼木箭的箭尾,三两个跳跃窜到狐狸藏身的地方拔出那只扎在腐叶里的木箭,果然,那个火红的东西,肚子被射穿了,这会儿似乎已经死了,串在木箭上一动不动。

“你说谁欺软怕硬!”少年猛地又想起吴翼前边说过的轻蔑十足的话,撇手丢下手中的木箭,“谁又跟着你们了!我追的是狐狸!”

木箭上串着的狐狸引起徐育的注意,这狐狸一身火红,尤其是那条尾巴,简直就像一条窜起的火苗。“火狐!”徐育叫道。既然是灵物,那这东西,恐怕就没那么容易死!果然,乘着少年愤怒扑向吴翼的空档,这火狐翻身起立,一个纵跃。就那样带着一支木箭钻进了枯枝里。

“狐狸跑了!”看着少年扑向自己,吴翼依旧挑衅十足的笑着,小弓往后背一挎,拔出了腰间的短剑。少年赤手空拳,一拳砸向吴翼的胸口,吴翼收剑格挡,当一声响向后退出一步。

“有点本事嘛!怪不得这么嚣张!”少年甩甩微微疼痛的拳头,又看看上面发红的骨节,抬手指向吴翼,张口用正式的语气说道,“蒲灵山五代弟子徐安豪,向你!邀战!”

“蒲灵山?”徐育心里一惊,他早就觉得这小子来历不俗,却没想到还是个蒲灵山的五代弟子。

“吴翼!别打!你斗不过他!”徐育出声提醒,哪知到他这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激起的吴翼的傲气,他学着徐安豪的样子单指指向徐安豪,也用极其正式的口气说道“吴翼!迎战!”

徐育的提醒同样激起了蒲灵山五代弟子的傲气,他的头高高的一仰,鼻孔里发出一个轻蔑的声音。

吴翼提剑,冲上!

“吴翼!回来!”徐育吼叫,眼看着吴翼持剑的右手高高的扬起对着那少年刺下,他手臂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浪在林间生出,击打在吴翼的身上。吴翼身体一个趔趄,尔后腾空飞起一段,落地。吴翼左手撑地,一个翻滚蹲在了那里。

“伯伯你说。”吴翼淡淡的说着,语气极端的平静。既然徐育这个险些被射中的人都不在意这样的事情出手阻拦自己,那他吴翼还有什么理由对着这个几乎伤人的少年不依不饶?

“又不是搏命,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最多就是教训一下这个野孩子,老伯,放心。”徐安豪先徐育发出了声音,作为一名名门大派的弟子,他自然有着十足的傲气。被一个一看服饰,就可以肯定身份的野孩子挑衅这样的气,他可咽不下。

“吴翼!”徐育口气软了下来,他这会儿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不再把这个孩子当作孩子看待,而是当作和自己一样年纪的同龄人。他搜肠刮肚想出来的用来劝解这个吴翼不要动手的词汇,还没出口,只是看着吴翼平静的眼神,就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又不是搏命。”吴翼重复一句,“也好让我知道一下,我这野孩子,比他们这些家养的,弱了多少。”吴翼淡淡说着,野孩子,这才是激起吴翼斗志的言语,他从小到大,是野了很长的时间,但他多次被人收养,那些对他有恩的人同样对他百般的照顾,他不是野孩子!

“来吧。”吴翼淡淡的说道,语气平静之极。徐安豪好像是遵从吴翼的意志,就在这一声之后,飞扑向持剑的吴翼。依旧是那个紧攥的拳头,吴翼看得仔细,上面明显的,包裹着一层蓝色的东西。

吴翼挥起剑刃,迎向徐安豪的拳头,同时看着他的眼睛。徐安豪的表情丝毫没有变换,依旧是飞扑过来时的那种轻蔑的样子。

“当!”好像是砍到了质地相同的刀剑一样,一股大力从剑刃传回,吴翼的手腕一翻,短剑的剑刃划过徐安豪的小臂,刺拉一阵火星,两人交错而过。

“这是什么东西?”吴翼转身面对徐安豪。

徐安豪又在甩手,“量你这个野孩子也不知道!别以为你有把兵刃我就怕你,你伤不了我。”

“那就再来!”吴翼一声吼叫,双手握剑直直的捅向徐安豪的胸口,徐安豪双手交叉想要挡开,左边却被吴翼一撞带偏了身形。手上力道不减,剑尖捅下,又是当的一声响,吴翼整个儿身子撞到徐安豪的怀里。徐安豪身形不稳,仰头倒在地上,他的双手撕扯住吴翼后背的衣物,想要把吴翼甩开,结果刺拉一声,撕下大块的布料。

吴翼上身仰起,同样的双手握剑连带身体下坠的力道,直直的向下捅去,嘴里叫着“我看你有多硬!”。徐安豪表情一变,那是惊讶,是错愕。

吴翼也是一惊,他的气势是狠,但可没想着真个儿就杀掉这个初次见面的比他稍大的少年。虽然这个人让他一时恼恨。

吴翼持剑的双手赶忙翻转,剑尖划过徐安豪的胸口,巨大的力道带起刺溜的一道火星,紧握的双拳照例砸下,咚的一声闷响。

“喝!”徐安豪一声怒喝,刚才的情况确实吓了他一跳,但他可没想着坐以待毙等着被伤。全身的气劲一提,周身嘭的爆出一团蓝光,一股霸道的气浪直接将压在胸口的吴翼掀翻出去,撞在了不远的一棵大树上。

“咳咳!”“咳咳!”两声沉闷的咳嗽几乎是同时响起,对决的两个少年胸口都是发闷,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徐育趁着两人分开的当儿,上前一步双手张开横在两人的中间,“不许打了!伤了谁都不好!”两个少年哪里肯听,同时闪身向了一边,挥拳便是一个对轰。这样的较量吴翼无疑是吃亏的,他没有灵气护体,自己的力气又没有完全的恢复,这一下直接被震得后退两步,又靠在了那棵树上。

“你们到底在争个什么!”徐育大吼,他的脾气本就火爆,只是这两年收敛了一点,这会儿被这两个不听话的娃娃一激便又起了火气,往日在山门上,除了舍不得呵斥的亲女儿悦悦,哪个还敢这样的不听话?!

“争口气!”这次的两人商量好一样的一同出声,吴翼毫不相让,又是挥拳冲上,他偏就不信,自己打不过这个满脸傲气的小子。

“别争了!”徐育又吼,手臂一挥,一股气浪击打在吴翼的身上,生生的逼退冲上的吴翼,同时手臂顺势回掠划下一道白光。地上的枯枝烂叶登时被冲击的四散飞起,徐安豪的冲势也是被生生的一阻。

“师傅教我不争,我偏要争!男子汉大丈夫,要是不争,有什么意思!”徐安豪右手探出,一旋一拧,一朵蓝色的火焰脱手而出,击散徐育发出的气浪,人跟着蓝焰直扑过去,双手探出便要趁着吴翼身形不稳,抓住吴翼的脖子。吴翼翻倒中扭头躲开,短剑握在左手往身边的树上一扎,止住要倒的势头,同时右手腰间一摸一拽,把剑鞘握在了手中。

“爷爷教我便是争!争气,争命,争寸土不让的气势!不争,你就是输!”吴翼大吼着回敬,右手一甩手里的剑鞘当着剑用,刺向徐安豪的小腹。“你输了!”吴翼收回剑鞘,顺手拔出了树上的短剑,收回剑鞘。

“我身手是不如你。”徐安豪身体一滞,向后退了两步。“但你对我留手,我没对你留手吗?”

“好啊!”吴翼大叫,“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再来几次!”

“我也想知道,你还能扛住几次!”徐安豪冷笑着回敬。两个少年谁也不让着谁,又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争,不争。”徐育念叨着两个少年刚刚说过的字眼,“你两就是争出个高低,又有个什么意义。”

“今天就分个胜负,不要意义。”徐安豪回答了老头的话,身体一振,一朵蓝色的火焰从拳头升腾而起,同时蓝光流动,很快包裹住整个身体。

吴翼紧紧手里的兵器,右手抓住剑柄,慢慢的,又拔出了短剑。

“来!”“来!”两个少年同时大吼,同时前冲。剑刃对着拳头,又是刺拉的一声响,蓝焰带着火星子四处逸散。吴翼身形不稳弯腰从徐安豪的腋下冲过,左手顺势扯住徐安豪的衣角,身体一拉一转。他手里的短剑剑刃就从徐安豪的身体上弧形划过,发出刺拉拉的硬物摩擦的声音。被拉着转圈的徐安豪同样重心不稳,左手虚抓,对着对面的大树一推一拧,身体用不可思议的方式在空中一个翻转,同时挥拳击中吴翼的小腹。吴翼身体一弓短剑变向,再次捅中徐安豪的小腹。

“你伤不了我!”徐安豪得意的说着,哪知道吴翼的心思根本就不是伤他。吴翼的剑尖一转,绞住徐安豪的衣服,用力一扯,刺拉一声便是一大片的布料被撕扯下来,潇洒的蒲灵山五代弟子,瞬间就变成了跟吴翼一样的野孩子。

“你使诈!”徐安豪吼叫,吴翼甩下卷在短剑上的布料,手里的短剑挽出一个圆圈,同时嘴里不停,“一报还一报,你扯了我的衣服,就不许我扯你衣服了?”

“再来!”徐安豪一把攥住了吴翼的胳膊,手掌上的蓝焰嘭一声像真的火焰一样引燃吴翼的小臂,吴翼的小臂立刻一股难受至极的麻痒,一道猩红的血线从吴翼的下腹生长延伸出来连接到麻痒难挨的部位缠绕一圈,麻痒立消,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吴翼的小臂上一块醒目的红斑出现,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徐安豪一惊,“这是什么招式?”

吴翼抬脚踢向徐安豪的小腹,嘴上逞强,“你管不着!”他哪里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鬼?

吴翼一蹬,徐安豪抓着吴翼的小臂一振,刚刚接触的两人瞬间又再分开,徐安豪右手疾挥,一快细小的石头被蓝焰裹着,击向飞退的吴翼…

两人的战斗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狠,直看得一边的徐育咂舌不已,一会儿担心这个受伤,一会儿担心那个受创。其实他倒是白白担心了,这两个一直都有留手,谁都没想着要伤着对方。

“咚!”又是一次沉闷的对撞,两人一触即分各自退开两步,呼呼的喘着粗气,吴翼捂住胸口,那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撕开衣服一看,一块红斑正在飞速的消退。每次被蓝焰引燃的地方都是这样的过程,先是麻痒难耐,尔后便会从小腹出现一道猩红的血线连接到这里,麻痒便会换成疼痛,尔后又飞速的消逝。

“不打了,不打了!”徐安豪同样是捂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你这个野孩子,怎么跟个野兽似得,那么扛揍!”

“不许这样叫我!”这会儿两人打出了感情,被徐安豪叫成野孩子,吴翼也没有多少抵触了,他的野兽一样的直觉告诉他,徐安豪没有恶意,这样的话,也就不用太过在意。

挥手击出一道气浪清理出一块地面,也不管湿土满地,徐安豪往下一坐,朝着吴翼嘿嘿的笑笑,干脆躺在了潮湿的泥土上。他拍拍身边的湿土,手指朝着吴翼勾勾,“过来,到这躺会儿,你不累吗?”

吴翼提着的力气一松咧嘴一笑,坐在了一根凸起的树根上。

“你叫吴翼是吧?你这本事,是跟谁学的?打的一点章法都没有,吓死我了!”徐安豪说着坐了起来,他也感觉躺在这样的湿地上,难受至极。

“跟我闫爷爷。”吴翼说着,端详起了手里的短剑。

远处的徐育终于松一口气,这两个孩子,总算是罢手了!听到两人的交谈,徐育心里又是一喜,能跟名门大派的弟子,还是小小年纪便这样的出色的弟子成了朋友,这对吴翼的以后大有裨益。

“吴翼,你有什么志向吗?”徐安豪从地上坐起,走到吴翼的身边靠着吴翼坐下,用充满炙热的眼神,看着吴翼平静之极的眼睛。

“志向吗?”吴翼的思绪瞬间远飞,他想起了赠他短剑的闫爷爷,也只有这个老人,跟他提及过关于志向的事。“保一方安宁!”闫爷爷紧握的手臂击向空处,身上的铠甲哗哗作响。“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当保得一方安宁!”

“我没有他的能力,只能保家,可惜我没家。”吴翼忧伤的想着,许久,竟然没有回答徐安豪的问话。

“我要想蒲灵山的祖师一样,修习灵术,杀光邪教的败类!”徐安豪眼神炙热,小拳头攥紧,气势汹汹的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紫血毒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星辰与灰烬
2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
3 我是超级大神豪
4 一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5 直播之我重生成了…
6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7 穿进虐文后我把男…
8 大佬她又又又上热…
9 掌中爱人
10 祥雨敲窗疑是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 作者: 想吃肘子
男生同人 1321563 字
获得神级系统,一步一步斩杀海贼,完成进化成为世界最强海军王!

2 战神之君临天下 作者: 紫焰喵
都市生活 1210915 字
五年戎马,百战成神,苏炎: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这一次,我只为杀人。

3 海贼王之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作者: 永夜将晓
男生同人 518259 字
无意中穿越海贼世界,发现自己成了囚犯,觉醒系统,从推进城开始打卡。

4 娱乐:我只想安静的拍烂片 作者: 北江渔
娱乐明星 97357 字
平行世界绑定大烂片系统,拍烂片就能得到一个亿!可我怎么就火了呢?

5 弈非良人 作者: 槿华
古装言情 62215 字
一朝穿成反派之妻,本想逃出牢笼,却步步深陷于他邪魅的温柔……

6 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 作者: 骑个小矮人
仙侠武侠 224266 字
穿越洪荒世界,无限突破立地成仙,震慑诸天神佛,天下地下唯我独尊。

7 都市超级神兵 作者: 一味然
都市激战 82833 字
戎马归来,本为报兄弟之情,可不想却卷入毒枭阴谋,甚至陷入家族冤屈。

8 吞噬进化:从一朵花开始 作者: 鬼墨龙云
玄幻奇幻 704099 字
穿越异界,从一朵无名小花开始,吸收传说之物,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之花

9 凝冢救赎 作者: 许世静
都市言情 113462 字
这是一场狩猎。至于猎物是会听天由命,还是以命相搏,他不得而知。

10 映月记 作者: 我就写个字
异界大陆 96826 字
我怀念从前还是条狗的日子,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快不记得了。

《第五章 少年的争与不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