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游戏王创文决斗 [书号183493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五章:最喜欢姐姐了

《游戏王创文决斗》 优雨/著, 本章共9941字, 更新于: 2016-11-30 10:23

四大学园的比赛分为上午4场和下午4场,上午是7点、8点、9点、10点,下午为13点、14点、15点、16点,由于上下午的最后一场的时间比较靠前,所以即使前几场的比赛有延长也没关系。一个时点的比赛是一个学园,结束后紧挨着就是另一个学园的比赛,进行得有条不紊。

芽亚与莘果果的比赛总耗时近50分钟,离下一场比赛还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

在离开参赛者指定观看包厢时,小雨有留意到,特等观众席上的那些官二代们,准确的说,是与他们同一个市区教育局分局的子女们,都陆续的散场了。看来,他们对不是自己所属地区的学园的比赛并不感兴趣。很显然,这其中很大的因素,无非是父母”派遣”来视察赛事中学生的个人表现的「卧底」,通过同年龄人面对面的视察,最后将学生的表现汇报给「上级」,由「上级」来决定该学园的「最终结局」。

要在这样刁钻的眼光下表现出最出众的一面,作为决斗者来打败其他学园的敌人,小雨情不自禁的把目前的形式列举为地下格斗比赛,决斗者们是拳击手,台上的官二代们是赌客,决斗者被赌客标下大把的赌注,只为了去击败另一个和自己没有过节的对手,最后决斗者赢得的仅仅是继续留在场上的,那种虚伪的荣誉。小雨他们何尝不是这样的人?为了保护学园里的社团和最爱的游戏,仍然在这浑浊的污水里挣扎。

另一方,DVR影像技术公司也在全力关注着这一阶段的所有比赛。董事长徐辕轩虽然没有对外摆明,但暗地里已经开始实行有关电子产品和实体书籍在教育界的革命行动。

由于鸣海市是一个开放性城市,为迎接新时代,必须紧跟新潮流,而新潮流的创意来源来自年轻人——学生——孩子,2216年的世界已不是大人一手支配的天下,年轻人的创意激发了这座城市更多的可能性,这让孩子自身更是容易受到渲染,受益匪浅。

即使是这样的世界,孩子们仍然没有完全从大人的支配中逃脱出来,创意不是百分百自由的,来自大人、长辈们积累的功绩、历史和舆论始终是孩子们无法抛弃的重压。即使孩子的创意级别和他们的长辈一样,也会被社会判定为不够好,年轻人必须做出远超长辈的创意作品才能被认同为「平等」。

以上这些,徐辕轩全都想过。为此他得出一个结论——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支配权,首先要从教育界下手,要从学生的角度下手,利用新一代人的创意武器来击溃老一辈人才能在本质上提升世界的进步。所以他才将公司多年来研究的新项目——质量光粒子,首先应用在游戏王卡片决斗上。只有这样的光粒子得到学生的认可后,再进一步将光粒子应用在课堂教育、学校设施,再推广至医疗设施,甚至是军事设施。最后时代会完全进化为使用电子交流的全新世界。

这是场拉锯战,教育局的老一辈们仍是顽固,想将教育手段回归到实体书籍的方式。徐辕轩这才打算用学生的号召力让老一辈人醒醒头脑。

在场地操作室指挥的徐辕轩一刻也不怠慢,时刻监督着工作人员对决斗场地操控,并将比赛中出现的有关质量光粒子的应用成果都记录下来。

一个员工回头对徐辕轩说:“这样第一场比赛算告一段落了。”

“很好。马上进行质量光粒子的充能,再添加一些基础指令以备不患。抓紧为下一场做准备!”

“呃……董事长,不能用上一场比赛回收回来的光粒子吗?”

“回收的量不够,在转换形态的同时能量就已经在消耗。动作快。”说完,他又走到另一边的电脑前监督起来。

那个员工看见徐辕轩走了,随口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这粒子是从哪来的……”

其他学园的比赛小雨原本打算再看会儿,但身边的芽亚刚下场显得特别的疲倦,走路也站不稳,在水里游了50分钟任谁也没力气站着了。小雨想了想,还是决定陪芽亚回宿舍楼,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芽亚在小雨的搀扶下,步伐蹒跚地往走廊的出口走去。小雨迎合她的步伐,一步步走得很慢,芽亚看到小雨的体贴,很安心的将头枕在小雨的肩膀上,顺手解开淌着汗水的长辫子,玫瑰色的长发从芽亚的肩膀轻柔地滑落到小雨的肩膀后垂落下来,柔软的发丝好似小动物那毛绒绒的皮毛般滑擦小雨的肌肤。

走了一段,小雨手上记录仪响了一下,原来是芽亚将卡片还回来了。

“你不是说要拿着当护身符挺好的吗?”

“笨蛋,不还你的话,等到你比赛的时候卡组下限不够可尴尬了。”

“反正我的卡组也不是正好四十张,少一张没关系的。”

“不行。”

芽亚拿指甲戳了一下小雨的圆脸。

“这是小雨的卡,要小雨自己拿着。”

“是是。真亏你选了「佐仓杏子」这张卡。”

“不觉得我和她很像吗?于是不由自主的就选了。”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快到大厅的时候,前面引来一拨人朝他们迎面走来。小雨的眉头皱起来,心中叫苦,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狂来,走过来的正是宋三木和他那几个呆脸跟班。只是眼神一扫,两人便很快的认出对方,宋三木顶着红彤彤的鼻子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看到小雨和芽亚,嘴角便露出一丝狡黠的浅笑。

看到宋三木,小雨本能的停住脚步不再往前走。芽亚疑惑的看看小雨,又看看前面的宋三木,大概是劳累过度的关系,她好像一时忘了对方是谁,很平常问小雨:“怎么了?”

不等小雨开口,宋三木抢先说道:“哟,姐姐你就是昨天在晚宴上疯玩的那位啊,哈哈哈!你们看看她的样子,像是输了比赛又没了妈似的。我昨天和你男朋友聊过点决斗常识,发现他水平也就一般如此啦,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跟他一起参赛,大概姐姐的实力也跟他差不多吧?啊真可怜,第一轮就输得披头散发的,你输了对吧?输了吧?肯定输了是不是?”

宋三木的嘴巴打开后就合不拢,惹人生厌的话语点燃了芽亚的怒火。小雨一见大事不好,芽亚是个敢怒敢言的女孩,对谁有意见一定会直接提出来,但这几人不是惹不起,领头的宋三木是PLT学园的危险分子,只要他和他教育局上头的爷爷一发话,你铁定在学园里无法立足。

芽亚刚想用自己胜利的消息来反驳他,就被小雨极力制止住。

他强装笑颜道:“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刚刚赛完,已经很累了,能不能就此放过我们?”

(对这种人最好的方法是回避和谦让,强硬的态度只会让我们更不利,现在要等待时机,之后有的是机会报复他们,用最好的成果来报复!)

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随后,宋三木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什么好点子,他走上前很粗暴的推开小雨。芽亚没了下雨的支撑,猛地失去平衡点险些摔倒。没想到宋三木却扶住她,以殷情的口气说道:“话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放不放过的?我们又不找你,你倒是可以走了,但这位姐姐你能陪我一会儿吗?我带你去特等席来看看PLT学园的比赛,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决斗者。要是累了待会就来我房间,比起参赛者的住宿楼,条件更好哦。”

不仅是芽亚,连小雨也顿生出「这家伙好不要脸」的想法。可小雨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从这帮人手中逃脱。硬来的话,他们这边有三个人,小雨和芽亚只有两个,纵使芽亚会打架,体格瘦弱的小雨没一点高中生的模样,根本打不过这些到处肆意妄为的初中生。再者,就算打赢了,小雨和芽亚也得摊上个故意伤人的罪名,取消比赛资格是必然的结局。

正当两人不知所措之时,走廊一旁洗手间的门从里侧打开了,暖色灯光从洗手间里照射出来,众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被吸引过去。

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个纤瘦高大的人,那人一看到宋三木,便笑着挥起手来:“哎呀哎呀,这不是三木小朋友,我正找你来着,我们学园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我帮你占了位子哦。”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PLT学园的创文社团团长——毛颖。毛颖看到宋三木一群人正围着小雨,眼神一亮,像是看到十分亲密的朋友般,很自然的走到人群中和小雨搭起话来,刚才还跟宋三木说着话呢,现在完全把他晾在一边。

如果说钟道遥是靠冷漠的冰山性格来震慑别人,毛颖就是以不按常规出牌的性格去对待某些讨厌的家伙,这样的人虽然对你笑眯眯,但你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怎么算计你。宋三木一看到毛颖靠过来,不由得后退几步。上次毛颖把他爷爷整得丑态百出,宋三木自然知道,他可不希望自己有同样的遭遇。在晚宴时,宋三木询问小雨有否在决斗中胜过毛颖,恐怕也是为了给毛颖明着暗着来一下,来寻找他的软肋吧。

但看到毛颖和已打过一局的小雨相处得那么亲热,宋三木反倒觉得事态对自己不利了,要是现在硬碰硬,恐怕毛颖也会站在小雨和芽亚这边,况且这个人的鬼点子很多,根本想不出他会怎么搞你。想到这儿,宋三木不再说话,他白了毛颖一眼,招呼跟班往赛场走去。

等他们走得没影了,毛颖还在那儿朝他们离去的方向挥手告别。随后,毛颖笑着问道:“上场比赛是LDS学园的,呃我想想,对,上场的是你吧。我去看了,你可真厉害,在水里游来游去还要召唤怪兽,我都有些自愧不如了,还有你可真漂亮……”

听到别人说自己很漂亮,芽亚顿时回想起她和莘果果纠缠在一起的羞耻镜头,脸红成个苹果一句话也不敢应,小雨则目瞪口呆的看着毛颖,他不敢相信毛颖居然竟能这么平常的对初次见面的女孩说出「你真漂亮」这类话,换做他这根本无法想象。

看到两人呆立在那儿不说话,毛颖明白玩笑话该就此打住。他转头朝洗手间里喊了一声:“喂——你还要多久?”

原来毛颖从刚才站在洗手间到现在,一直不肯走,是为了等人。不过小雨自始至终也没有听到洗手间里有声音传出来,宋三木还在场的时候人太多姑且不论,现在走廊上只有他们三个人,足够安静了,可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终于,小雨好像听到什么响动,他断定那是从男厕所其中一个隔间里传出来的,那声音很轻,听上去像是得了重感冒的人用沙哑的喉咙在呼吸的声音,”吼~吼~吼”的有点吓人。

“真伤脑筋,谁叫你比赛前猛吃东西的,便秘了我可不管哦。还有5分钟快点,我先去观众席那里了,你也快点来。”说完,毛颖和两人招招手,小跑着走了。

晚上,芽亚很难得的叫上顾籍、林小B一起,到5楼的饮食区,为自己开了场小小的庆功宴。四人围成一圈,坐在质量光粒子的浮空椅子上好不悠闲,桌上摆满了随点随到的美食和饮料。芽亚在生活上属于比较节俭的,但听说在比赛期间参赛者所有消费免单后就完全顾不及颜面,点了好多的菜,被小雨吐槽像是伺机超市降价就疯狂购物的主妇。

“为芽亚晋级干杯!”

“干杯——”

四人边吃边聊,芽亚先问道:“你们的八分之一比赛是什么时候?”

小雨说:“我是第三天早上8点。”

林小B说:“我是第三天下午3点。”

唯有顾籍摆着一副苦瓜脸的说:“我是第4天下午4点,也就是八分之一决赛的最后一场。真不走运,居然要等这么久!”

“我倒是希望让我们自己抽签比较好。”

“怎样都好,可我总觉得无论是自己抽签还是团长抽签,自己注定都会排在最后。”顾籍的语气显得很丧气。

“下午那场LDS学园的比赛有去看么?”

顾籍说:“我有去看。是隔壁班的参赛者,打得是不错,场地的规则也很奇葩,好像这些场地都是董事长徐辕轩设计的,真亏他想得出来这些。”

才聊了一会儿,可能是运动过度让芽亚有些不适,她起身往外走。

“怎么了?”小雨问。

“看不懂么?去上厕所呀!”因为小雨的迟钝,让芽亚又变得有些急躁,不由得提高了音量。话一出口芽亚便发觉不对,抬头环视四周,竟有好几个人很尴尬的看着他们这桌人,芽亚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大嗓门竟如此有效果。

为避开众目,芽亚一路小跑的溜进洗手间,把自己关进一个隔间里坐下。现在想想,自己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大声说要去上厕所,真是厚颜无耻。

在她专心卸担时,透过隔门,芽亚听到有几个人迈着大步子走进洗手间,顺着声音,芽亚判断这几个人没进隔间上厕所,而是站在洗面台的位置,正打开水龙头冲洗着。大概是女生吃完饭来洗手间补妆的吧。

(化妆品啊,真的那么好吗?要不要用零花钱去买个廉价的口红什么的……但是,班长化妆再怎么说也……况且小雨大概也不愿意看到涂口红的我……哎?!我到底在想什么,我买化妆品又不是为了小雨!)

就在芽亚胡思乱想的时候,从隔门外传来一个嗓门很粗野的男音,着实吓了芽亚一跳。

“干!这估计要留疤了!”

另一个声音附和道:“木哥,你真没看清是谁打你的?”

(为什么有男生的声音,这里是女洗手间啊!)

“要是看到我早活剥了他了!谁知道走廊的紧急出口里面灯光太暗,那家伙还躲在背光处,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突然就在我脑袋上来一下。”

“是不是要回去一趟?”

“你想让我宋三木被其他人笑话吗?特意派艘船来接我一人回去成什么样子!而且,我还预定要在第四阶段出场呢,哪能因为这么点事情就逃跑?”

芽亚一听吃了一惊。

(冤家路窄,竟两次三番碰上他。可他居然堂堂正正的跑进女洗手间来!这人到底有多少毛病?不过我最在意的是他说的「第四阶段」,校园赛不是应该在第三阶段决出冠军的吗?)

另一个声音也如此问道:“木哥,你就告诉第四阶段的规则嘛。”

“也没什么复杂,就是从我们这些特邀嘉宾里选出对应四个学园的四个决斗者,和四个校园赛的冠军做最后的决斗。给我听好了,这件事只有我们这些嘉宾知道,参赛者和DVR公司的人都不知道。”

“欸?真的吗?”

“所以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巴。我爷爷这次是下了狠心要把游戏王从学园里驱逐出去的。”

“这么严重?那顶多是个卡牌游戏嘛……”

“你懂个屁!被DVR赞助的游戏王本身就已经超越游戏这个领域。如果那帮参赛者里有人获胜,DVR公司就会借此机会把那个什么粒子的设备提供给四个学园,到时候学园的教育制度就翻跟头的往高科技电子设备前进,本来人气就是鸣海市最旺的学园这下完全要被这该死DVR公司掌控了,教育局的管理最后会崩盘。到时候我爷爷,还有我,你,没有教育局做背景的学生们可就要遭殃了,明白吗?”

看样子,宋三木心里早已对自己有底,就是仗着他爷爷是教育局的招生办主任一职,才敢在学园里肆意妄为。如果正如他所说,将来学园会被DVR公司支配,那教育局所拥有的权利可是会被大大削弱。

(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原以为教育局是厌恶学生们自主管理的游戏王社团组织,担心学园里学生的追随重心会移向创文社团,从而想通过校园赛来强行废除创文社团。

可当DVR这种超大型公司介入比赛后,这一届的比赛的重要性开始飞速上升,难怪他们会要子女们来现场监视比赛,这是……是教育局和DVR影像公司的背后较量,而我们则沦落为双方手中的筹码了。输掉比赛,学园会重新归教育局支配,游戏王由此消失;赢得比赛,DVR公司融入学园,毋庸置疑,他们生产的更多的质量光粒子会完全更替学园的设施,不用多久,教育局只会成为学园的背景。)

没多久,外面的人又说话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总之先等第三阶段的比赛结束,在得出冠军前我要看一下其他人的卡组,然后从中选一个最好的卡组来用。”

像是手下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哦吼吼吼,这意思是木哥你要作为PLT学园的代表,在第四阶段出赛?”

“当然,先不说其他三个学园,我至少要让PLT学园维持现状,决不能让毛颖那家伙踩在我头上!失去创文社团的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三学生,说到底创文社团里设计出的卡组原本就应该贡献给我们这些站在起跑线前面的强者的。然后我再在他的高考冲刺时随便下几个套,哼哼,他的人生就此完结了。”

两人的笑声逐渐远去。芽亚半倚在隔板上战战兢兢的听完整段对话,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校园赛的秘密、第四阶段的大致规则、还有宋三木的计划都已经浮出水面。宋三木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人就躲在他的后面将他的秘密贯入耳中,本身在洗手间里谈论要事就是个错误的开端。

待确定那两人走远了。芽亚当机立断打开隔板,把这骇人的消息告诉给其他人听,不止是小雨、顾籍、林小B他们,连钟道遥也必须告诉她。

(一要告诉他们!)

可是,还没等她迈出第一步就停住了。

到刚才为止都没有察觉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正耸立在芽亚身后,待芽亚一走出隔间,影子伸出漆黑利爪般的手,一把抓住芽亚的手腕将她反拉回来。芽亚立刻感觉到有股劲道将她拉向后方,她想回头看,但影子马上伸出另一只手,如同一只铁罩子,把芽亚的嘴紧紧地捂上了。

“呜!啊呜呜呜!”

捂住芽亚嘴巴的手掌冰冷无比,芽亚想张嘴呼救,但冰冷的体温将她的嘴唇瞬间冻结!一根手指正好在芽亚鼻子下,被捂住嘴的她只得用鼻子急促的呼吸着,身体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谁?)

她想这么说,可说不出口。身后的影子力大无穷,那黑色的气息让芽亚顿生恐惧。影子没说一句话,迅速将芽亚拖回隔间,按住芽亚手腕的手松开,以飞快的速度拉上插销再迅速按回去,芽亚甚至没有反击的时间,挣脱束缚的手腕又再次被抓牢。

(我身后是谁?难道是宋三木的同党?要把我怎么样?不要,好害怕!谁来救救我……)

待芽亚终于认识到自己的抵抗都是徒劳,并无力的放弃后,束缚她的力道慢慢的变小了,但依然抓得很紧。然后,有个声音,像是贴在芽亚的耳旁响起,芽亚无法忘记,那絮絮低语如同寻宝猎人般,充斥着贪欲的渴望。

“好久不见哟,芽亚姐姐。”

(芽亚”姐姐”?)

芽亚感觉身子被身后的影子慢慢转过来,片刻,一个如女孩般清秀的男孩子脸出现在她眼前。面前这个男孩和芽亚一样高,留着和芽亚一样的红色短娃娃头,后脑勺没有辫子,侧发上的那小撮头发却梳了个和芽亚配对的迷你三股辫,上面还用发夹做上修饰,还有一双和芽亚一样明亮的眼眸。从上到下,几乎和芽亚是从同一模子里刻出来的。

但眼前的男孩,芽亚相当的陌生,再看到他那与自己相似的打扮,芽亚又是害怕又是吃惊,种种猜测在脑海里打起架来。

“不记得我了?”

男孩说着,稍微将捂住芽亚嘴巴的手松开一点好让芽亚说话,芽亚看到男孩的一只手上缠有白绷带。面对他的提问,芽亚呆若木鸡的站着,刚才的突然袭击让她暂时丧失了判断能力,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讨厌啦,竟把重要的弟弟给忘了,提亚我好伤心。”

“提……亚?”

“哈——”看到芽亚吃力的叫出这个名字,男孩的两眼发光,像是女孩子看到可爱的东西那样,将芽亚怜爱的抱住。一见到他这异样的举止,芽亚吓得再次失魂。可男孩却不管不顾的把芽亚整个人抱住,白皙的脸蛋在芽亚的脸上不断地来回蹭。

“姐姐叫我了,姐姐叫我了,姐姐叫我了,姐姐叫我了,姐姐叫我了……”

男孩重复着他心爱的人的称呼。大概还处于变声期,男孩发出的声音时而娇萌可爱,时而低沉嘶哑。但不管他发出什么声音,芽亚都被他的种种怪异行为感到惊慌失措。

终于,像是灵魂重新回到躯壳中那样,芽亚回过神,看到这个像是有精神疾病的男孩,她立马想大声呼救,可嘴巴再次被男孩捂住。

“姐姐真是着急。正大光明的走到男洗手间,被别人发现可不好了。”

(欸?这里是男洗手间!)

猛然间回想到,方才被小雨问去哪里,自己害羞的说去上厕所时,一时没看清标示,竟误入了男洗手间。那反而是宋三木进对了,自己进错了!

随后,男孩掏出手机,竟是个老式翻盖手机!他摆弄了一番后展示给芽亚看。手机上是一张照片,两个年幼的孩子坐在长椅上依偎在一起,小男孩环抱着小女孩的手臂,小女孩抱住小男孩肩膀,似乎睡着了。女孩并没有意识到她正在被拍,也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小男孩在自己的手臂上十分有爱的亲了一下。

那个女孩——是芽亚自己!

“提亚!”芽亚拽开男孩的手,大张着嘴,结结巴巴的说:“你是……提亚!白咲提亚!爸爸的……第二……第二……第二……”

“对哦。爸爸的第二个老婆。嘻嘻嘻,爸爸总是喜欢第二个,第二个老婆、第二个孩子、第二个人生、第二个名次,连我们的名字里都隐藏着‘二’,”说到这里,这个叫提亚的男孩阴沉下脸,换了个口气说,”但我讨厌这样的爸爸,讨厌给他第二个人生的妈妈,可还是最讨厌把最爱的姐姐抛弃的爸爸!讨厌!讨厌!讨厌得想杀了他!”

为防止别人听到,他的话音很轻,但口气突然变得十分凶恶。随着他的怨天怨地,芽亚逐渐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芽亚在2岁的时候,父母离异,那时芽亚太小,还不清楚离婚的具体原因。后来听说父亲跟一个有钱女人结婚变得富裕了,还有了一个男孩。

两年后,不知是为了什么目的,有次,一直没有再联系的父亲突然打电话来,让芽亚去他那边玩。看到宽阔的庭院和高级的复式小楼,芽亚顿生出一股平穷人的酸穷气,也大致明白了父亲离开母亲的原因,她认为这合情合理,父亲则建议她一起走,但芽亚终究爱着妈妈,就没跟着走。现在站在这里,看着那形同虚设的父亲和那个自己称呼为”阿姨”的女人,芽亚觉得自己在这里没有立足地。

尽管如此,父亲第二个孩子——提亚,却异常喜欢粘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两年后只有7岁的芽亚却已经展露出姐姐的特性,仅仅一天的玩耍时间,对提亚是百般关爱,如同妈妈那样。之后,就没有再见面,两人也只是网上有些交流,芽亚只听说提亚考进了一所不错的学校,却没想到他居然考进了四大学园的其中一所!

“你真的是提亚?”

“是呀,如假包换的。”

“真是的!”芽亚气呼呼让提亚松开手,”吓了我一跳,多少年不见,个子长了力气长了,却用在欺负姐姐身上!我快被你吓死了!”

“因为我喜欢姐姐呀,一定要保护姐姐免得被我们学园的危险分子看到。”

“你们学园的危险分子?是说宋三木么?这么说你进了PLT学园?”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校园赛的参赛者,发现姐姐在LDS学园里,虽然可以偷偷到姐姐家里来,但万一被爸爸发现了大概以后都没机会见到姐姐了,所以我也报名参加了比赛。原本打算在第一天晚上就来找姐姐,可那个该死的毛颖非揪着我不放,实在没办法我就在第二天一大早在赛场等姐姐了。”

(提亚去看我的比赛了。)

提亚白净的脸上充盈着红潮,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刺激神经的印象,他表情幸福,眼中却混乱不堪,嘴里喃喃自语:“啊……姐姐在水中身姿好迷人,提亚最喜欢姐姐了……姐姐的腿……姐姐的腋下……姐姐的胸部……姐姐的屁股……还有更重要的地方……”

多年不见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像是依赖母亲般粘在芽亚身边百般撒娇,芽亚很是很办法,虽说是弟弟,但见面不多的亲人看上去已如同陌生人,芽亚没办法将满腔的亲情展露出来,反而觉得这个陌生的弟弟很粘人,他那夹杂暧昧词汇的话语更是不堪入耳,简直就是尾随的痴汉。

她极力想推开提亚,可14岁男生的力气早在她之上,怎也挣脱不开。

芽亚苦求道:“好了好了提亚,快放手,你也是老大不小的男孩子,我知道你想姐姐,可你也不能太过亲热。快忘了那场比赛,太不害臊了。”

“不要!喜欢就是喜欢,我不允许任何人跟姐姐套近乎,既然找到了姐姐就要一直陪着你。”

芽亚一脸无奈,有个姐控癖十足的弟弟,当姐姐的可真辛苦。提亚又很是不满的说:“早上我看见了,那个无耻的宋三木在找姐姐的麻烦,而且跟着你的那个高中生和姐姐是同校吧,跟你一起说明他看了姐姐的比赛吧,亏他还是个男人!自己的同学被欺负,他居然还像根木头样地杵在那儿!啊啊!看过姐姐的身体竟然还不保护她,简直是以怨报德!当时要不是我拉肚子,早出来把他们几个干翻了!”

“欸?那时你也在场?”

芽亚回想到,那时毛颖的确是朝洗手间里喊过话,好像在催促谁一样,可洗手间里没人出来,原来提亚正躲在里面,透过隔间的缝隙看到了芽亚和宋三木的冲突。突然,芽亚猛然间想起,刚才宋三木好像说什么”要留疤”,”不知道被谁打了”之类的话,再看看身前这个将姐姐视为宝物的痴汉弟弟,一股不样的预感让芽亚不寒而栗。

她赶忙追问道:“提亚!你该不会之后去报复宋三木他们了?是不是你?”

看到芽亚对自己关爱起来,提亚展露出孩童的笑脸,可他的回答却与他的笑脸对立。

“只要是威胁到姐姐的家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笨蛋!”芽亚狠狠摇了提亚的肩膀,”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我知道你喜欢姐姐又讨厌爸爸,我也知道你为了见姐姐费了好大力气才晋级到第三阶段。姐姐和你碰面的次数虽然不多,但姐姐也喜欢提亚!所以,别让你努力的成果都浪费在这些笨蛋上面,这不值得,你不知道这次校园赛有多重要么?”

“知道哟,在追加第四阶段如果学园的冠军没有胜过那些从嘉宾中挑选好的决斗者,那学园的创文社团就会关闭,DVR公司就不能介入学园的管理,教育局会重新管理学园的制度。”提亚回答得轻描淡写。

“那为什么你还……”

“姐姐。”

提亚伸出手指轻轻按在芽亚的嘴唇上,再次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第四阶段的规则里,可没有指定一个学园的冠军必须和他同校的嘉宾决斗者决斗。”

“欸?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到时候,PLT的冠军,我,白咲提亚,在赢得第四阶段的决斗后,会参与LDS学园的第四阶段决斗。”

不知为何,芽亚看到眼前的提亚似乎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能轻易的击溃任何人。芽亚勉强笑道:“说什么呢?现在才八分之一决赛,你怎么保证你能赢得PLT学园的冠军?如果你不是冠军,那之后说的不就都不能实现了吗?”

片刻的沉默后,提亚轻声问芽亚。

“姐姐第一场比赛花了多长时间取胜的还记得吗?”

“呃,48分33秒。”

提亚搔搔头,好像在小看芽亚似的细笑起来,芽亚有些不服气,又问:“那你的比赛又花了多长时间?”

“我吗?我的比赛就是姐姐后面那场。”

“嗯……”

(原来当时毛颖是在催促提亚,叫他上完厕所快去比赛。)

“别提了,比赛时毛颖在台上乱挥手,看得我心乱。”

“所以说多久?”

“35秒。”

“哦哦,35……秒?秒!!”

有人说,愤怒能激发强大杀意,而杀意则能发挥一个人的底力。第二场比赛以这意想不到的35秒收场,让第二场比赛和第三场比赛当中的休息间隔岔开很多,这让提亚有了充足的时间来为他最爱的芽亚姐姐报仇,并消除证据。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游戏王创文决斗》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科研大佬从相亲走…
2 帝国第一家丁
3 血色大明之我为崇…
4 娱乐:重回女儿去…
5 玄幻:我的宗门亿…
6 离婚后!暴戾前夫…
7 满级大佬穿成女团…
8 和离后,禁欲残王…
9 累!病娇孽徒每天…
10 异能:我从天界下…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九个师姐闭月羞花 作者: 我是真的废物
都市生活 62571 字
夜色真美,该练功了!九个师姐齐瞪眼:今晚跟谁练?劝你好好选!

2 穿成七零恶毒后妈 作者: 叱鱼
年代种田 199648 字
穿成虐待反派的恶毒后妈怎么办?余晚晚表示: 宠,必须往死里宠!

3 医婿高手 作者: 时七雀
都市异能 210539 字
神医拥有美女老婆后,人生宗旨改成了:左手悬壶济苍生,右手飞针杀恶人

4 地狱归来 作者: 西子湖龙井
都市生活 148766 字
我从地狱归来,将整个天下踩在脚下,只为有一天,能够轻轻牵起你的手。

5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3346015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6 末世超级农场 作者: 晨浩
末世危机 1863031 字
太阳崩塌,水源断绝,生物变异,粮食短缺,李天然表示:末日不过如此

7 大秦:一剑开天门,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沉啊沉
架空历史 447631 字
赢云穿越大秦,只要咸鱼就能变强,却不料天降金榜,把他曝光了!

8 妖统大乾,从杀妖开始成圣 作者: 流星墨羽
异界大陆 153880 字
在郡县衙门杀妖、在金銮殿除魔…妖统大乾人如畜,我从杀妖开始成圣!

9 公子威武 作者: 血沃中华
历史穿越 1221155 字
人生能有几回搏?本少爷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潇洒走一回。晓敏来了?别跑

10 武冥诀 作者: 浮霜1
东方玄幻 266420 字
本源与混沌,造化与创生,是他破而后立的武器,听天不由命,听心不由冥

《第二十五章:最喜欢姐姐了》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