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章 风起云涌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929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7

韩云,你回来了!”随着声音飞过来一个人影,扑上的姿势停在她身前,极度喜悦的表情猛地收敛,做出一副稳重样子,“欢迎回来,我们都很想念你。”

来的自然是永栩,韩云见他表情变化,心中便是一紧。岚飏时刻注意她的表情,见她如此,对永栩使了个眼色。永栩知他意思,放下装出来的成熟,露出原本单纯的笑:“你回来就好了,我们都在等你呢。”他上前去想抱住韩云,岚飏脸色有些难看,韩云一闪身躲到一边:“见过台甫。”

“韩云……为什么这么叫我……”永栩低下头,一副要哭了的样子,“你叫我永栩啊,这名字还是你取的呢。”

“我取的。”韩云冷冷一笑,“我算什么,我取的?先王没有给你名字,你就没有名字。我取的,有什么用处。”

“主上、主上已经把这名字正式赐给我了……”永栩抬头,晶亮的眼转动了下,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果然,韩云脸色更加难看:“哦,那么还真是恭喜台甫了呢。”

“韩云,他的名字是你取的,我只是让它变成正式。正如你制定下的那些法规,我大多没有改变,只是有些我不是很清楚的暂缓执行而已。”岚飏缓缓说道,“韩云,我需要你。”

韩云低低一笑:“那不过是些不合时宜的东西,主上不妨全部废除。”

“韩云!”岚飏站在她身前,深深看着她,“你真的这么以为?”

“主上,您才是王,什么法律规定,都是您制定出来才有效。”韩云微微笑道,“您觉得好就好,觉得不好就不好,我无权干涉。”

岚飏重重吸气,平息反驳的冲动——现在他和韩云之间,已经不是当初的男孩和小司寇的关系,一句过激的话就可能让她走岔:“现不说这些……韩云,你是还住在玟华殿,还是换地方?我让人把东西拿过去……”

韩云抓紧包袱:“不用了,主上,我不想住在宫里。我是清集乡乡民,您忘了么?”

“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岚飏低低喊道,“韩云,我当时是怕你想不开,你在宫里只会钻牛角尖,我只能用激将的……”

韩云自然知道,将头转到一边不去听,岚飏抓住她肩头:“韩云,我知道我不该和纳嘉一起骗你,但那是因为我不知该怎么劝你,我怕自己会被你左右,即使明知道你做错、明知道你那么做很危险,但只要你坚持……我就没有办法拒绝……所以我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宁可带着叛军来到我面前。”韩云淡淡说道,“还让琴夕……她……”

“我成为叛军首领,一方面是为了压制障隆,另一方面是为了有足够的能力阻止你不残害自己!”岚飏让她看着自己,眸光极深直视着她,“你知道吗?琴夕临死之前说过一句话,她说,柳国,就交给你了。她说的是你。”

“韩云,不要生我们的气了,好不好?你能清楚我们的做法,难道你真的无法原谅?”岚飏握着她的肩摇着,想要摇醒她一般,“韩云,拜托你不要和我们赌气了,我们几个人里,没有一个不是真的爱你,没有一个不是真心为你好……就算你觉得我们做错了,也不要用我们对你的关心、对你的爱来折磨报复我们啊!”

是么?她是在用他们的关怀……来报复他们么?

韩云低下头,她不是不清楚他们的作为,不是不清楚他们对她的关心,只是,她仍然不舒服。是嫉妒吧,很明显的嫉妒呢,她苦笑。

“……我累了,可以回玟华殿么?”她静默片刻,轻轻问道。

韩云说了不想人打扰,岚飏也就不去和她说话,连特地赶过来的玥临也只是远远看她一眼,不敢来敲玟华殿的门。他们都很了解韩云,知道她极端的性子,万一让她生气,搞不好又是出走寻死……她却也不知,韩云也非以前绝无回寰余地的她了。这半年来,她变得比谁都多。

其实每一个问题,都有了答案吧?只是,她总有不甘。不再对自己完全否定之后,他终于给自己的失败找到了几个理由:太“教条”、太快、没有群众基础……这些都是她能够接受,并且能够改正的,却有一点,她无能为力。

那就是,她并不是王。因为她不是王,百姓无法给予她信任,官员拿她的命令当作玩笑,都怀着“撑一撑,等麒麟找到新王就好了”的想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只有三个月时间,怎么可能真的做到改制?连维持原状,都要用尽所有力气。否则,怎会在聚辰镜碎了之后,还不停地吐血?心力交瘁啊。

可是,真正的王又是不同。

永栩曾经流着泪,用那样清澈的眼看着她,对她说他不要其他人做王,他只要她。那一瞬间,她以为她是被柳国百姓寄托了希望的人,于是忘了自己不是王。这种想法其实只是自欺欺人吧?何思刺杀她的原因打破了她的幻想,而叛军打着的旗号更加告诉了她她自以为的伟大是多可笑。她,即使心力交瘁,他们心中,她仍是篡位者,因为她不是王。

只有岚飏。永栩跪在他面前,对他说誓约忠诚。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制,因为他是王,他不用担心天灾,不用担心人祸,连下的命令,都比她的有效。

她,嫉妒岚飏。真是奇怪的感觉啊,为永栩——为柳国人民,嫉妒岚飏。怨怼,她付出那么多,在他们心中,还是岚飏最重要。这种想法多么的幼稚,她却无法释然。

况且,即使不算这点,她也不能留在这里……

门口传来敲门声,韩云微微皱眉,她在静思,实是不喜别人打扰。却不知是谁,在岚飏吩咐过不要接近玟华殿的情况下还来敲殿门。她轻唤一声:“进来。”一边看着门出神,一边想心事。

“韩云。”进来的人有一张极为熟悉的脸,是纳嘉。韩云呆呆看着她,忍不住暗嘲起来:改变最大的人,不是自己,是纳嘉吧?从一名哭泣着上丰州告官的女孩到监督满朝官员清廉与否的清正司司长,她的变化是最显著的。当初那个哭泣着站在她面前的纳嘉已经不再畏缩,站在韩云身前,气势倒比她高上几分。韩云起身坐在床上,把椅子让给她:“司长请坐。”

纳嘉眼神黯了黯,随即恢复正常:“韩云,我知道你怨我恨我,这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来对你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绝不多打扰你。”

韩云一笑:“怨恨之语,言重了。”

“当时我入宫完全是我自己的意思,岚飏阻止过我,但是没能成功。他也没有要求我做什么,唯一让我做的就是把聚辰镜砸碎——如果你认为这是罪名那么我也无话可说,在我们看来,你的命远远比柳国遭不遭天灾重要得多。”纳嘉不管她说些什么,疾疾地说道,“岚飏率叛军打上凌云山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王,他冒那么大的危险,在叛军中、在障隆眼下掩饰,面对随时会打回来的王师,还要坚持上山,是为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吗!”

“什么王位啊,你以为他真的想篡你的权?他只是想要你健康活下去啊!你知道当我告诉他你身体不好,一直在吐血的时候,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吗?他像是恨不得替你受这些苦啊!韩云!你若是看到他那刻的表情,看到他的恐惧,你不会这么绝情!”纳嘉喊道,“那时并不是攻打丰州的好时机,岚飏也还没有除去障隆,贸然造反有多危险,你能想到吗?可是他一听你的情况,就算是危险也不在意,立刻布置队伍……韩云,岚飏对你如此,你怎能为了自己的无聊情绪伤害他?你知道他为你做了多少?你——”

“多少呢?你告诉我吧。”韩云看着纳嘉,很平静地问道。纳嘉一怔,觉得她语中讽刺,不禁皱起眉。

“那天在高由山上,我们让他先离开,并在他的旄马上放雷硝。韩云,你当时是不是还一直为他对你的怀疑不快?可他刚离开山就想通了其中关节,虽然明白回来很危险,还是勒回旄马……那时候,雷硝正燃起来。”纳嘉说道,直直看着韩云,“他那时应该不管我们,坐着受惊的旄马直接跑掉,可他竟然在空中让旄马转头——那是被雷硝惊了的旄马啊!你能想象那有多危险吗?”

“所以其实你们一直在一起?”韩云问道,“我还以为你们是在常世遇到的。”

“他被通缉,哪里有可能那么容易遇到。”纳嘉说道,“你不知道当他看到驾鸟上只有我的时候他有多惊慌,即使我劝他说先王不会为难你,他也一直埋怨自己不相信你,没有带你一起离开……即使危险,他也要带你走……韩云,岚飏一向思虑周全,只有对你才会如此乱了分寸。后来他也埋怨过我很多次,怨我不该配合你演戏瞒他,怨我不该救他不救你……你说他这是不是无理取闹?和你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韩云轻轻一笑,纳嘉继续说道:“然后他又惦记着救你出来,自己明明被通缉还要到处扩张势力,结果……差点死掉……”她在眉心按了按,“你也见到他的伤了,你知道那时有多可怕多危险,差一点……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韩云低下头,想起岚飏额上伤痕,也自后怕。再想他一身寒冽的气度,想必是在常世淬练出来的,又是一阵心悸。他为了她,她不会不清楚。

“你卧病绝食,他也不肯吃饭,直到传讯的人说你在狱房中吃了东西,他才停止绝食。你留下的种种规定,他只有推迟,没有修改,你知道他为此要多多少操劳吗?他坚持要你回来做秋官长,所以他不想指派任何人接替秋官府的职责,只好自己兼任,你知道这有多辛苦?难道你没发现他消瘦了很多?”纳嘉问,“韩云,就算他做过什么让你生气的事,也都是为了你,你如果再这么恨下去,岚飏会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我……”韩云低下头,低低声音,“纳嘉,你是要替他讨人情么?”

纳嘉并没有听清她说什么,只见韩云抬头眼光一扫,眼神竟有些迷茫:“那么,我去做秋官长好了。”

“既然,我欠他这么多……”

纳嘉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而当她听到韩云温顺地说同意的时候,实在是吓了一跳的。然而秋官府在常世,岚飏不舍也不敢让韩云离开凌云山,只好在芬华宫内设了一个临时秋官府。韩云把自己关在房内处理秋官府事务,谁也不肯见。岚飏只求她不走,也不强要求她什么。他向来处事得宜有度,韩云则是他最棘手的问题。他一面对她,就什么辙都没了,算是他命中的克星吧。每当接近,总会患得患失,失了一贯的冷静。

就是因为岚飏不敢贸然接近韩云,对她的限制也没有,才给了她逃走的机会。当送饭的天官发现韩云不在临时的秋官府里的时候,韩云已经离开大半天了。同时,芳华宫马厩里少了一只驾鸟,正是韩云以前的那一只,由纳嘉带回来,一直养在芬华宫。

“韩云……你……”岚飏一拳砸在桌上,心中说不出有多闷,郁郁的似乎要爆发一般。为什么她一定要离开他身边?难道她就如此痛恨他,以至于连停留都不愿?

为什么……她真的感觉不到他的心思?他为怕她一意求死送她入狱,安排种种并找人保护她,即使她身边出现一名又一名男子,他也可以很冷静地听全宏说着,只是在下面把手握紧。他甚至想过,若她爱上别人,而那人能让她好好生活,他可以祝福。幸而,她没有喜欢过谁——他记得她在蓬莱有喜欢的人,每次提起总是一副垂泪的样子。

他能找到她,她坐着驾鸟,根本走不远。可她若不想留在他身边,他找她做什么?他不是助露峰,他不会囚她的人,他只是,要她的心。

可,连她最关心的柳国,连她最在意的百姓,都无法留住她吗?她离开的如此决然,让他连抱一丝希望的余地都没有。她……根本不知道他的心意,或者知道了也装作糊涂。

“韩云,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她为什么不明白,这个国家是需要她的,他更需要她。她为什么不清楚,若不是她,他怎会在意永栩有没有名字。她难道不知道,他接手柳国,之所以可以很快解决助露峰留下来的问题,是因为她所作的那些看来冲动盲目、实际影响无穷的“新制”吗?

为什么她还是不愿留下?因为他的背叛,所以要他来偿是吗?或许在永栩俯下身念着誓约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回答那句“我宽恕”。当障隆刺杀韩云的时候,他应该自己挡住那一刀,而不是让琴夕挡住然后死去……对韩云来说,琴夕的死应该都归咎于他吧?毕竟,叛军是他带进来的。

“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真的要我不当这个王,你才不再生气吗?”岚飏低低说道。可是,他怎能放下柳国不顾?这是他深爱着的国家,他曾经深深痛心的国家。如今他有足够的权力去治理它,他怎能放下它?放下这一国百姓?而且这样的想法,若是她知道,也该会皱眉吧?

他始终记得她晶亮的眼看着他,对他说人民是最重要的那一刻。她那甚至不合时宜的正义凛然,让他的嘲讽渐渐无法继续。她领他到了这个位置,为什么她放开手?

“难道我注定无法同时得到我所爱的……”岚飏微微苦笑,“人,好像不能太贪心啊。”

看着手心,真的要放开吗?放得开吗?

“纳嘉,你去叫全宏过来……”他打开门,外面果然是担心的纳嘉。他对她笑了笑,“不管怎样,那个最爱惹祸的家伙需要有人保护。”

放得下的话,就好了……

可是,宁愿放不下。

全宏很轻易地找到了韩云,在清集乡,紫影母女家邻居,她原来住的地方。通报回岚飏,岚飏倒是担心起来。紫影和她母亲和韩云有杀父之仇,他不放心。

于是,尽管说不去打扰她,他还是赶去了。在她家外徘徊许久,终于进去。

“你来带我回去么?”韩云见他也不惊慌,站起身来,“我想你不会让我一直在外面的,连威胁带恐吓把我从雁国接回来,又怎么会让我在常世生活。”

岚飏一怔,只觉得心头苦涩:“我不想你在其它国家生活,但只要你在柳国就好……即使是在芬华宫之外。”——说穿了,是他不放心让韩云留在那只老鼠或者延王身边吧?

“那么,即使我不回去也可以?”韩云眼睛亮了,“即使我不去做秋官长也没关系?”

“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岚飏从牙缝挤出这几个字,心中冰冷无比。

韩云笑笑,招呼岚飏坐下,自己坐在床上:“我也不是不愿意做,只是当我坐在桌前批示着文件的时候,总有种自己不应该在那里的感觉……即使纳嘉说了那么多,我还是无法心安理得地坐在那个位置上……”

“纳嘉说了什么?”岚飏听她的话,觉得有些奇怪,问道。

“她说你为我做了很多,你身为王还要兼着秋官长的工作很辛苦……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接手秋官长的工作。”韩云说道,“可是我做不来,逃到这里,和紫影聊了很久,我还是觉得我做不来秋官长。”

“你……不是因为恨我而不做,而是为了……你做不来?”

“我没有恨你,至少现在没有。”韩云低下头,脸上倒有点红了。恨是不恨的,嫉妒的心思倒有一些,“我只是不想再去为官,至少现在不想。”

“是说……你以前有恨我,你以后可以再去为官?”岚飏把两个“至少现在”翻译过来,韩云想了想,点点头。

岚飏心中一阵喜悦,顿时觉得心头没有那么冷了:“我以为你一直在怨恨我。”

“我只是想不开,怨我自己而已。”韩云看向东方,“这样的心态很不正常,幸好有人……”她想起乐俊,想起青苏,想到阳子和尚隆,想到紫影和兰芳,想到济言老师和夕辉。他们教给她太多东西,如果还不明白,那就是她的问题了。

——当然问题还剩一个,那就是如何平静地看待她和岚飏的君臣关系。其实也不是怨恨吧,人民没有选择她,永栩没有选择她,她是失败者,应该有承认失败的勇气。

只是觉得难受吧,属于她的现在是他的,他本来是她下属,现在是她的主上……她,果然心胸不够宽广啊。

“幸好有人陪你是吗?像是那只叫乐俊的老鼠,像是延王……”岚飏说,自己都觉得这话又说得过了,语气很不善,他却无法控制,“他们都开导你、帮你是吧?”

韩云点头:“他们教给我很多东西呢,否则我是不敢回来的吧。还有阿剑,他的信让我不再偏执……”

“阿剑就是你在蓬莱喜欢的人吧。”岚飏一咬牙,“你和他通信了?你想回去吗?”

“阿剑是我的叔叔。”韩云说,奇怪,叫出叔叔两个字也不觉得难过,大概是真的放开了吧,“我希望他在蓬莱和我的婶婶幸福。”

“那你——”那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岚飏想问,硬生生收回去了,“那你之后打算做什么?”

“我想去大学读书。”韩云看着他,说道,“不过在读书之前要先存钱……我可不可以从庠学读起?这年纪去读小学有点丢人啊。”

“交给我安排,可以吗?”岚飏小心翼翼问她,生怕她说不行。韩云对他一笑:“那麻烦你了。”

她不再固执如夕,不再把任何的“特例”当作非法而反对。太白,反而更接近黑。

“岚飏,对不起。”她说,“给你添麻烦了。”

岚飏皱起眉,眉心中的伤疤扭曲:“你永远无需对我抱歉。”

她,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一点?

岚飏安排了个三级跳,直接让韩云进了大学。大学就在凌云山半山腰,岚飏给她安排的住处在学寮里,他下山就可以见到她。韩云有的时候会想,这样的情景,与乐俊和阳子当时的情况很像。

不过也不一样,乐俊和阳子是靠鹦鹉传信,而岚飏每次都是直接下山找她。而且次数非常频繁,大概隔上几天就会下来一次。开学没多久就来了十几次,韩云都怀疑他是哪里来的时间,不是据说他很忙?

“岚飏,你又瘦了。”她皱着眉说,因为岚飏常来,所以她的屋子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少有人来。她摊开书本,却觉得心静不下来,皱着眉对他说道。

“因为很忙啊,再不你帮我?”岚飏说道,“不要读大学了,去做秋官长吧……我现在还在兼秋官长,很辛苦。”

“令尊呢?”韩云有些好奇,还是问了出来,虽然觉得他可能会生气——因为他已经为类似的问题生过一次气了,“我好像很久都没看到过他了。”

“流放。”岚飏脸色黯了些,“我说过,法无例外,他也不是。”

“岚飏,你的见识高我百倍。”韩云叹息一声,拿着毛笔无意识地乱画,“你做王,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永栩和人民选了他,不是她。这是天命。

“我?我还不是莫名其妙被永栩选中。”岚飏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奇怪麒麟是怎么选王的,不过现在我觉得怎么选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位之后。”

“哦?”

“不想失道的话,就要努力。既然被选出来,就要担负上整个国家的命运。就这样。”岚飏说,“我不认为整个柳国只有我能当刘王,但既然我被选中了,就要做到最好。”

韩云看着他,唇边的笑一圈圈扩大:“那好,加油。”

“……什么叫做加油?”

语言障碍。

到底要不要上完大学呢?韩云陷入沉思。

感兴趣的科目只有一部分,重要的是什么礼仪这种东西实在很烦,她估计自己肯定一年半载拿不了允许。她不认为自己需要在这里“全面发展”学习所有的学科,毕竟在那边她学得绝对比这里全得多,而大部分其实用不上——这里的学校要是也能分科就好了,虽然拿允许这种方式给出一定的自由度,可还是太死板了。

她想得出神,一个人在漆黑的小路上走着,丝毫没感觉到什么。直到一个黑影站在她面前她方才反应过来,退一步看着那人:“你是谁?”

月光微洒,韩云看清他的脸,这人,居然是认识的:周信!她一惊,再向后退去。周信也看到了她的脸,脸上现出喜色:“嘿嘿,看我见到了谁,这不是韩云小司寇大人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韩云退到门边,手伸向后面,抓到用来掩门的木闩,问周信。周信狞笑:“还不是托你之福,紫影那丑丫头集合了一帮人去告我,我连夜逃出来,本想找个隐蔽的地方……没想到他们竟然通缉我,我只好往最不被人注意的丰州走,然后混上半山腰……看来我还真是运气,竟然找到机会报仇。”

“看不起人民的人,总会被人民抛弃;认为人民愚蠢可欺的人,最后都会被反噬……”韩云忽地一笑,“你看,即使你尽力愚民,他们还是懂得推翻你,不是么?”

“少罗嗦,你——”周信喊了句,伸出手抓韩云,韩云闭上眼,狠狠挥出木闩。

没有砸到人的感觉,韩云心中一惊,觉得手臂一紧,被人抓住。她睁开眼,右手木闩往回带,便要砸上眼前的人。眼前男子抓住木闩另一头:“韩云,是我。”

是岚飏。韩云看过去,岚飏一只手制住周信,他竟然无法挣脱。韩云忙进屋找绳子,给他五花大绑拴在门外,两人进到房中。岚飏紧张地查看她身上是否有伤,韩云笑着摇头,让他不要这么神经兮兮。

“这里太危险了,韩云,你还是去芬华宫住吧,反正只要上课赶下来就可以了,骑兽也会保护主人……”

“太特殊了,我不想这样。”韩云摇头,“我想顺利地把这几科读完,不想引起太大轰动。”

“可是我担心你的安全,你住的地方太偏了,太危险。”岚飏说,“或者你住到中心一点的地方……”

“那样的话你就不能常来了,我不想引人议论。”韩云飞快接过话,“你放心吧,住在这里没什么问题的。”

“你是宁可冒险,也不想见不到我吗?”岚飏用玩笑的语气说着,肯定她会否认,这样就可以激她搬家。在岚飏而言,他是宁可见不到韩云,也不愿让她有丝毫危险。

韩云脸上微微一红,却不反驳。岚飏一怔,心头忽然狂喜起来。

“如果……让永栩借我只使令,就没关系了吧?”韩云低头,“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被使令守护……”

“你怎么会没有资格?”岚飏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一吻,“你以为永栩是为了谁努力奋进的?总不会是为了我。让他派使令保护你,还不知道他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韩云侧过头,微微一笑。

韩云最后还是没有读完大学,读了感兴趣的科目之后便离开,到常世从最低职位的官做起。岚飏这下跑得就比较远了,幸好他和她说好她只能在丰州做官,免了岚飏太费心。

花了很多时间在路上的结果就是岚飏更加地繁忙,有的时候甚至在路上也带着公文,趁有空的时候(例如韩云去泡茶的空挡)批阅。一次韩云泡茶时间稍长,回来见他竟然睡在桌上,一边还放着公文。她坐在他身边,提笔把有关法律的文件批掉。

而此后,岚飏就常常带着公文来找她,尤其是秋官府的事务,常常是直接丢给她。韩云觉得这实在是越权,却总是拿起笔。

“韩云,来当秋官长吧,难道你现在还要坚持那个死板的升官制度?”岚飏说,“我……实在是很辛苦很辛苦呢。”

用这样语气说话的岚飏,和他外表的年纪倒是很相配,韩云想,不禁轻轻笑着:“我不要,我想从下面,一步步升上去。这样不会错过任何经验,也不会再发生不了解国情乱套制度的情况了。”

“阿剑说他同意我的说法:从底层做起,尽自己的能力,尽量改变人们的思想……这样,才能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吧……只要大家都懂得去争取自己的权力,只要民智开了,不用强行给他们权力,他们也会主动要求的。”韩云说,“虽然我的能力不足,影响力也很小,肯定不会看到那一天的到来,可是阿剑说……”

“你那个阿剑‘叔叔’又不在这里,他怎么会清楚这边的情况。”岚飏故意重重咬着“叔叔”二字,“你怎么会看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你是仙人,我是王,你告诉我你想要的国家,我们一起为之奋斗,一定会看到它在我们手中实现的。”

韩云惊讶,抬起头看他:“我们?”脑子里忽然浮现一句话,却是助露峰说的——“如果有这样一个人陪在身边,就算是再这样活下去,我应该也不会觉得厌烦吧……”

“是啊,我们。”岚飏说,“你可以在常世一步步升官,从下影响别人。我可以制定法规、改革教育,从上改变人民。难道这样不好吗?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中间见面了。”

韩云呆呆看着他,然后转头看向窗外,官府在山上,因此望出去是万里云海。他所说的,立刻在她眼前化为表面平静下的波涛汹涌。

“那,我期待着。”她止不住唇边的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期待着柳国成为我理想中国家的那一天,我期待着柳国人民都能感受到自由民主的那一天,我期待着……我的愿望,在你我手中实现。”她起身走到窗边,“One day……”

“哦,不过说道这个我忽然想起来了——”她煞风景地转过身来,差点撞到悄悄走到她身后的岚飏,“我现在还是士,好像不该入仙籍啊,一直都忘了让你取消……”

她腰间忽然一热,一双手抱住她,他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响起:“想也别想。”

“啊?”韩云傻住,脑子晕成一团浆糊。

“我不到十六岁就入了仙籍,直到先王把我除名,才长了一点。明明都三十多了,看起来才十六七的样子。”岚飏不满地嘀咕,“当了王就不能再除去仙籍,即使我想长大也不可能。”

——“所以你绝对不可以再长年纪,否则看起来就更不相配了……”

他说,尾音消失在相触的唇间。窗外,风起云涌。

——完——

2005/1/2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二十章 风起云涌》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