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九章 柳北国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308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7

“我在想,照搬和修改之间的界线在哪里,其实我也并没有把那边的制度完全搬过来,只是我掌握不好轻重,时间也不容我慢慢试验。”

韩云坐在桌旁,手托着腮,脸上是沉思:“这里和那边实在有太多不相同了,尚隆你原来也是准城主吧?治理十二国,其实只需要按照封建社会的方式走就可以了吧?根本不需要这些书才是……”

“我们来的地方,从来没有一个君主能让国家繁荣平安百年。”尚隆打断她的话,“蓬莱——呃,还有昆仑——的那么多君王在活着的短短几十年里都很难治理好国家,你以为这里是那么好治理的吗?要不是到处学习,雁国早就换王了,我哪里还有可能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话。”

韩云抬头看他:“这么……难么?”

“几十年也许不难,几百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尚隆言下颇有自得,一旁的六太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是啊,混上几百年,天天往常世溜达,调戏美女,吃霸王餐,让属下做事自己跑掉……还真是不~容~易~呢!”

韩云看这两人互斗,只觉得想笑。自从来了雁国之后,心情常是非常轻松的——在庆和济言老师斗嘴的时候、和乐俊讨论种种问题的时候,其实也很轻松——这样的王和麒麟真的是很宝,没有一个像是国之倚重,两人都没什么正经样子。

可,雁国的繁荣是他们的成就。韩云看着满墙的书,有些书明显有看过的痕迹,有的甚至用这里的语言作出了“翻译”,显然至少尚隆对这些书下过一番功夫。这样一位王,要到处游荡——兼当考察民情,要治理国家——虽说常常把事务丢给臣下,还要研究其它国家的情况,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甚至还要……学习蓬莱那边的制度么?

他明明是五百年前的日本人,没有必要像她这样自以为来自先进文明,有责任提携后进,不是么?

——对,她就是这种心态,总觉得自己是超前的,这个世界在她眼中总是愚昧而落后的,所以她想要把这里按照那边来建造。而事实上,这里是不可能成为那边的。

“韩云,你是不是懂得其它国家的语言?有本书上说官法和地方权力之间的关系可以参考这本……奇怪字的书。书六太弄来了,可是看不懂。”尚隆拿出一本书,“你能看明白吗?”

韩云拿起书来:“Constitution……”她皱起眉头,“不会吧,到这里还要看英语?”

她在中国主修英语,辅修日语,但是看了四年英语的后遗症是一见英语就头疼。不过研究法律和政治,确实免不了读厚厚的原文书,翻译起这种书倒也不难。仙人能听懂各种语言,但是写出来的文字就不成了,看来她也只好认命。

韩云对尚隆点头一笑:“我能看懂,不过翻译是要付费用的哦。”

“费用?”尚隆一扬眉,不觉露出潇洒的笑,“小司寇想要什么样的费用?”

“我教你,你也教我。”韩云的手放在书的封面上,笑容有几分飞扬,“你五百年的经验,我想知道。”

“学会之后用到柳国?”尚隆问道。

韩云摇摇头,垂下眼帘:“我想……我不会再回柳国为官了吧……”

“雁柳交界,对于柳国种种,大概没有王比我更加关心了。”尚隆看着韩云,说道,“现在的柳国已经开始兴盛,我也放了些心……我还以为你会想要帮刘王治理柳国呢。”

“他不需要我。”韩云淡淡说道,“柳国并不需要我。”

尚隆看着她,唇角微起,是一丝笑。

“字典有么?”翻译的工作遇到暗礁,韩云下意识在书架上寻找字典,才发现竟然没有。她皱眉问六太,六太耸肩:“字典是什么?”

韩云放下笔,其实这翻译工作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艰难,尤其在手头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她辅修法律,但毕竟不是太专业,这么平白翻译实在辛苦。何况手头这本美国宪法涉及多个时期,将其演变都说得极细。她知道尚隆比较在意的是美国联邦中的州和联邦**之间的关系,一直询问的方向也以此为主。

其实这里的制度真的很奇怪,一国九州,在由上至下的统治形式中,又有由下至上、各州自治的情况。一方面在经济和政治上有着一定自由度,另一方面要奉王、听王的命令、受王派出来的人的监视。王派出牧伯监督州候,可牧伯常免不了和州候勾结,阻塞王的视听。韩云代理过王的职务,很清楚在这里王权和各州之间的关系有多难处理,多一分自由恐怕生乱,少一分却可能下生不满,仍是混乱。

即使是尚隆,也对这样的情况很头疼吧?要小心翼翼去平衡关系,又要保障百姓的生活,不能被下层蒙蔽……这个狂傲的男子虽然做起事来好像不经大脑,又很少按理出牌,但韩云很清楚他做事的分寸。他是一名天生的王者,她和他谈话的时候,他往往能用几句话解答她长久的疑惑。

其实也奇怪,她为什么还要去学、去研究这些东西,反正她也不会再用到这些了不是么?还是对自己失败原因的执念,让她不能释怀呢?总之,她跟他学的东西太多,不能无回报,一定要把他想知道的翻给他。

可眼前这情况……

“六太,你经常去常世对吧?”韩云想了片刻,问道。六太点头。她微微笑了,坐在桌边拿起纸笔,列了张单子:“你去把这些书买来,好不好?有这些资料的话,我应该很快就能翻译出来的……”

“我又不是跑腿买书的。”六太吃了颗果子,接过纸单,“啊?这么多?万一我找不全怎么办?”

韩云也想到这点,皱起眉头。这些书有的好买,有的却可能难得一见。她当初收集这些资料都用了很长时间,六太就算熟悉蓬莱,毕竟也是“外乡人”,实际对蓬莱了解不会比她多。

这些书都是她收藏的,要是她能回去就好了……

韩云忽然想到一点,心猛烈跳起来,却没有应该的激动。她猛地抬头看六太:“六太,你不用担心怎么找书……”

“我会让人帮你找的……”

阿剑:

许久不见,你还好么?

我想你一定找我找了很久吧?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有没有注销户籍顺便办丧事?我还活着,活得很好,只是可能再也回不去了。阿剑,我很遗憾我没有办法再见你一面,没有办法对你说声望你早日成婚,永远幸福。不过我想,你一定会活得很好的,你一向如此。

我,很好。说来可能难以置信,我掉到了另一个空间里,并在这个有神有王的世界里生活了下来。你一定想象不到,我曾经统治过一个国家,曾经把一国的气运系在手里……阿剑,那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居于上位的人的一点错误,会导致民生涂炭,我真的很怕……

阿剑,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真的感觉到坚持民主的重要性。这样的以一人命令为依归,不止不是人民之福,对高高在上的君主来说,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是我们古代的那种君权至上的情况,昏君不穷,也许还会不同。可这里的君主,如果不做错事,就会一直活下去。而如果错了,就是失道,会导致死亡。所以这里的君主,只要没有失道,就一直要很“圣明”。所以他们都是真心希望国家繁荣富强的(即使是失道的君主,很多也都是怀着美好愿望走上“通往奴役之路”的),并非为了权力,而是希望百姓富足,国家安宁——这里有天规,是不可以有对外战争的。

阿剑,这里虽然和我们熟悉的世界不一样,但人是没有太多差别的。我治理国家的时候,一心想把权力归还给人民,但是好像失败了。原来权力只有自己争取,不能由别人给予,否则即使得到也不会使用吧?只有当大多数人有自己权力不可侵犯的意识的时候,才能真正的达到我们希望的境界吧。

阿剑,或许,与其追求绝对清明的公正,不如从底下一步步做起。阿剑,从下而上,做我们所能够做的,即使失败也不退缩。我现在是这么想的。毕竟这个世界里,我们可以保证君王的品德和能力,而且这里需要君王来保证国家的风调雨顺……你说这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君权神授呢?

而我,已经开始接受这个世界,并且希望自己能成为它中间的小小一员。有归处才是幸福的吧,阿剑,那么我现在是幸福的。我的心灵很平静,真的,不再有满目尽是乌黑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学会妥协和软弱了,阿剑,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糟糕。我把那个柳国当作自己的家,我希望它能变得繁荣,希望柳国的人民都过得好。然而我也明白一点,希望不一定能够做到,即使在我心中认为我的做法是为了柳国人民好,实际上也未必如此。他们的路,我可以引导,却不能代替他们决定。

呵呵,好像说了太多没头没脑的话,其实现在应该伤感吧,毕竟你我不可能再见,而这是宣告我未死的信函,实在不应该说这些严肃的话题。可是,好像除了这些,我不知道有什么要和你说的呢。阿剑,这么多年来,好像和你一直是教和学的关系,师徒关系,没有其它太多的相处模式。阿剑,其实,我曾经一直很喜欢你呢。所以,无论如何不肯叫你叔叔——不过你的年龄也不够做我叔叔啦。

看到这句话不要**,不要很严肃地想着怎么回答。阿剑,我们或许应该笑着面对这个世界,即使它有很多不如意。我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心中并不觉得很遗憾,因为这片土地容得下我。我知道你在,会尽力改变种种不如意。而我,就在这里祝福你。还有,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结婚,祝福我的那位婶婶或者未来婶婶,祝你们快乐。

拿着这封信找你的人是一个来头很大的人哦,不过他毕竟不是“地球人”,很多地方可能也不是特别清楚吧。我写的书单他自己无法全买到,你一定要帮忙哦。

书单如下……

小云:

幸好因为你婶婶怀孕的关系,我还留在东京,否则那名“延麒”一定找不到我。

收到你的信,实在是欣慰之至。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找你,虽然他们说你一定已经死了,我还是觉得你不会这样在一场地震中消失。虽然你回不来了,不过知道你还好好活着,就已经够了。

你所处的是个奇妙的世界,我听六太讲了很多,仍然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就是因为在这样的世界里,你才能够改变想法吧。否则依你比我还固执的脾气,是不可能回头的。

或许是这两年在外面闯荡吧,我也改变了很多。开始明白什么叫做欲速而不达,开始懂得我们原以为完美的东西也有缺陷。小云,其实尝试寻找一种一劳永逸的制度,可以自我制约自我监督而不需要“人”的约束,这种想法未必不天真。就像我们一直说的法治法治,可是没有可能离开人的因素不是吗?小云,其实只要能让人民生活得好,怎样的路径,并不重要。

当然不是说真的不重要,也许达到目的有很多方法,但是其中有些是不可忽略的,例如,民意。惘顾人民意愿的“富足”是不可取的,在发展和平静生活之间,总能找到一点平衡。小云,我听六太说过你们的情况,幸好你们那里没有外患,是一个很理想的世界,不需要高压和集权来抵制外敌……民智未开其实不是问题,再愚蠢的人也知道自己过得好不好,他们真的确定自己得到了权力,其实就会抓住不放。人民,是很聪明的,尽管有时他们的聪明可能近于狡诈。

还是不要说太多的好,虽然六太给我讲了很多,对于你那边那个世界,我还是不太清楚。我不能说太多,你是一个倔强的孩子,而且太容易被我影响到。拿别人所说的话当作真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小云,我不能代替你思考。你尽管按照你想要的方法去做,记住爱别人,就好。

我预计等你婶婶生产之后就回国,你的信加深了我的决心。小云,期待一个新生命的感觉很奇妙,希望你在那边也能找到你所爱的也爱你的人,延续生命之外还给你责任,让你把这个世界建设好,给他留下一片纯净的天空。也许我做不到,但我会尽力。

希望你在你的土地上,能够幸福。你说的书我找出来了,希望对你有帮助。还有一些书是我的,近期读的,上面我做了些笔记。不敢说会有用,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不过不当作真理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用作参考的……

“先过来搬书吧。”六太苦着一张脸,打断韩云的阅读,“我分不清楚哪本书应该放到哪里。”

韩云看着那一堆的书,不自觉地笑出来:“不会吧,你是怎么把这么一大堆书扛回来的?”简直是可怕。

“我是麒麟。”六太很拽地说,然后又一副痛苦状,“不过我只负责搬运,不负责摆放,你自己弄吧……”

“让韩云一名弱女子摆放这些沉沉的书,六太,你实在太过分了。”声音到了,人也走近。韩云听声音就知道是尚隆,转头看去:“尚隆,我可不是什么弱女子,不要把你拐女人的招数用到我身上来哦。”

尚隆仍是笑着,看不出有被奚落的尴尬:“这些书够了吗?用不用再让六太去搬点回来?”

六太瞪他一眼:“倒是你去搬啊,说得轻松。”书可是很沉的。

“这些书已经够看很长时间了,能搞清楚这些不容易。”韩云目光从书上扫过去,觉得自己也需要好好研读。阿剑见识向来在她之上,这么久不见,他一定有了很多想法可供她学习。

她很期待,尽管她可能不再有把这些知识和领悟付之实践的机会,但能对尚隆起到一些作用,能够让雁更好的话,也是不错啊。

“为什么尚隆你这么喜欢研究各国制度、律法呢?雁国不是已经很好了么?”韩云问道,这是她心中一直的疑惑。

“不改变的话,雁国不可能会维持五百年。”尚隆说道,“国家是很复杂的东西,如果不常常改变的话,能维持百年也就很难得了吧?到了一定程度,总会在某些方面出问题,用句话就是积重难返……然后就失道,让一起从零再开始。而为了不让某一方面的问题一直延续下去,就需要改变。助露峰的失道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法律间的小漏洞,外加上监督体制的疏漏……因为露峰对自己太自信,对自己建立的法律体制太有信心,不在意一点的问题,结果……”

“雁国五百年中,我做过很多尝试。”尚隆说着,六太给他一个白眼:“拿自己国家的人民作实验,简直是没救了的王。”

尚隆不理他,继续说道:“不改变只能是死路一条,何况我的目标并非单纯的安居乐业。韩云,能够拿日本以及其它国家的经验来参考,是非常有利的事情。你知道,相比之下,十二国的社会永远是一样,很少有关键性的改变。这是太纲对十二国制定的形式,无法更改。但是人民和社会,其实是和那边没有太多不同的。对我来说,那边的经验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韩云侧过头去,微微笑着。雁国的人,很幸福啊。

她开始整理书籍,把这些书都看完,怎么也得半个月吧?这段时间有的忙了。

“韩云,你先别整理书,我们换个地方住吧?”尚隆忽然说道,“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不是很安全。”

“安全?”韩云蹙起眉,“有什么危险的么?”

“今天刘麒求见,‘请’我代为留意柳国小司寇的下落。”尚隆看着韩云,轻轻说道,“我……告诉他我会留意的。”

韩云一惊,心中微生惧意:“他怎么会对你说这个?难道……”尚隆的语气,分明在说永栩已经在怀疑她在雁国……可是,他怎么会想到她跑到雁来了呢?

“你不想回去吗?”尚隆问韩云,韩云点头,他笑道,“我也不想让你回去,没有你,我怎么看这些书。”

“原来我存在的意义是做翻译。”韩云也笑了,心下却几分愁绪。

在尚隆把韩云“转移”之前,永栩似乎已经确定了韩云就在雁国,到玄瑛宫要了几次人。不过青涩的永栩比起老狐狸尚隆来就显得太嫩了,尚隆几句话便让他无言以对。然而永栩认定韩云在雁,而且就在尚隆这里,所以每天都来玄瑛宫,让尚隆很是头疼。而也因为永栩的紧迫盯人,让尚隆找不出太多时间泡在常世的宅中,韩云有了很多时间去研究那些书。

“你们国家的麒麟真是……让人无语啊……”尚隆难得找了个空隙溜了出来,对韩云抱怨,“缠人的本事一流,一被欺负就要哭不哭的样子,让人无法下手欺负他……一点乐趣都没有。”

“刘麒原来很少和外人接近,更不会迈出芬华宫。”韩云叹道,“他也成长了……”

“不管那只麻烦麒麟,像你这样的美女,我才不会交给别人呢。”尚隆嬉皮笑脸了一句,正色打开书,“韩云,关于你说的,海洋法和大陆法之间的差别和统一,我还有一些疑问……”

韩云坐正,解释起来。尚隆听罢问她:“那你说如果我想引入大法官制,是不是应该从秋官府开始?可是这样,六官地位就会明显倾斜,是个问题……”

韩云眼睛一亮,谈到这点,正是她身为假王时候的计划之一,也做了些布置。可惜——也说不上可惜吧——岚飏回来得太快,她预备的改革来不及实行。当然现在想来,倒是庆幸的多。谁知道如果提升秋官府的地位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当时的她定然不会多加考虑一意向前,现在却是不同了。

不过,如果尚隆有这个意思的话……一定会研究周密吧?他在法律上的创新和改变,一定会成为很好的参考……

她一想到这点,就觉得很兴奋,于是很开心地和尚隆讨论,把自己所知的、能想到的都说出来。尚隆微微吃惊,静默片刻:“韩云,你真的不想回柳国吗?你说的这些,本来是打算用在柳国的吧?”

“就算我回去又能怎样呢?人民不信任我,我不是王。”韩云轻轻说道,“我……并不是不打算回柳国,我只是……不想回到朝堂上。那里不该有我的位置。”

“我倒觉得你只适合在朝堂上,在王的身边,做一名辅政大臣或者你说的大法官。”尚隆说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在雁国为官?”

韩云惊讶看着他,尚隆见她表情,笑笑伸手拍她的肩——两人有些熟不拘礼,何况对韩云来说,男女之间并不需要那么多礼节——说:“刘麒没有证据证明你在这里,我再放些风声出去,他大概过些日子就会离开。你是海客,无论持哪国旌券都是正常的——”

“她是柳国小司寇,她的仙籍在柳国!”

门外忽地传来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听得出隐含了不少怒气。韩云背对着门坐着,此刻忽然觉得后背发冷,僵坐着一动不能动。

这声音,她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这样声音的主人,不需要回头,她便知道是谁。那个她很熟悉,也很陌生的男人……

岚飏!

“很抱歉打扰了,延王。”岚飏声音几分冷冽,黑亮的眼看着尚隆,“我是来带回我国小司寇的。”

“韩云已经被你下狱,而后大赦出狱,官职已经自动取消了吧,何言小司寇之说?”尚隆坐在椅中,换了个舒服姿势,慢腾腾地说,“韩云要留在雁国为官,她是海客,起初落脚点是庆国,从庆到雁,得旌券做官,这些都是律法规定的,不算违例。”

“延王。”岚飏眼中起了丝怒意——或者说,本来就在他眼中的怒意忽地明显起来,“韩云是柳国的!我将她下狱,只是因为她那时想不开;后来赦免让她去乡间居住,也是想让她散散心。她是柳国人,请延王不要为难。”

“我为难谁?”尚隆唇边露出丝笑,看着对面的韩云,“韩云,你说呢?我为难你了吗?”

韩云背对着岚飏,觉得后背灼热目光,却不回头,只对着尚隆摇头:“没有,是我自己想留在这里的。”

话说完,立刻感觉到室内温度的下降。韩云挺直背脊,和岚飏的眼光对抗。终于背后压力消失,她正松口气,肩头却被人抓住。她咬住唇,不转头看他,反而低下头去。

“韩云,跟我回去,好吗?”岚飏在她耳边说,声音低沉,“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还在因为我们的隐瞒和背叛耿耿于怀?原谅我们……我,永栩,玥临和纳嘉……大家都在等你回去……”

“永栩,叫得很自然么,你们原来不是关系很差,什么时候这么好了?”韩云冷笑,“当上王的人,果然就不一样了。王和麒麟关系好,真是柳国之幸啊。”

“韩云,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岚飏抑住的脾气忽地有些压不住,声音中带了几分怒,“永栩的名字都是你给的,他的改变也是为了你——”

“主上,柳国现在一起都好,又何必让我回去呢?”韩云抬起头,看着满室书本,眼光避开岚飏,“我喜欢这里,喜欢在这小小斗室里看着书,喜欢和尚隆讨论,喜欢和六太斗嘴……主上,我不想回去……”

“不要叫我主上!”岚飏大声喊,抓着她肩头的手猛地一缩,“韩云,你究竟要气到什么时候……这个王让你当,是不是你就不气了?”

“谁希罕!”韩云眉头紧皱,转向他喊道。

……他……怎么这么瘦了?

韩云心就是一缩,什么感觉渗入,涩涩的难受。岚飏已不再是她身边的男孩,看上去十六七的年纪,额间的伤痕让他看起来沧桑。少年的身形极为瘦削,气势十足,却给人一种身体撑不住气势的感觉。眉目间的坚毅之外另有一层隐约的倦怠,想是忙着处理政务之余还要来这里找她回去,疲倦所致。韩云心中一酸,差点冲口而出:我跟你回去。

尚隆起身走到他们面前,伸出手拉住韩云左臂,对岚飏示威般笑着:“王这个位置,是你想让都不能让的,除非付出生命……韩云不会和你回去的,刘王要是有心情呢,难得来一次雁国,我可以一尽地主之谊,带你四下看看;没心情的话,不妨回柳国吧,柳国百废待兴,虽然现在相对平稳,恐怕刘王几天不处理政务也会乱作一团吧?”

韩云咬住唇:柳国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她造成的?

“是啊,乱作一团。”岚飏不怒反笑,看着尚隆,“延王一定很乐于见到柳国大乱吧?听说近年来您很为劳工不足头疼呢。庆和柳情况都不错,难民也少,雁国的人都很富裕,没有人愿意做苦力活,正好由其它国家来避难的人来做。少了这些做贱役的人们,雁国也很为难吧?”

“你在威胁我?”尚隆一扬眉,“这种小事很好解决,大不了提高劳力价格……”

“错了,我可不是在威胁您。”岚飏笑得极灿烂,“我哪里敢呢?我还打算帮雁国一个忙,多添点劳力,也不枉今日延王对我的一番教诲。”

尚隆方知他的意思,看着他:“你能做得出来?”

“王总有失道的一天么,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大碍。”岚飏脸上的疤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表情,“让柳国人都跑到富庶的雁国去,我倒是能松一口气,他们想必也会很高兴吧?”

“你以为我会受你威胁?”尚隆收起脸上笑容,冷冷问道。岚飏摇头:“你怎么决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搭在韩云肩上的手微微施力,“韩云,你觉得呢?”

“……我跟你走。”韩云对尚隆俯身,“抱歉,书还没翻完,我恐怕就要走了。”

“唉,又是一名美女的离开……”尚隆夸张叹口气,“不过书你可以带走,记得翻。我会让六太去找你的,到时候你把翻译出来的东西交给他就可以。”

“好。”韩云松口气站起身,只觉得全身发硬。尚隆放开她的手臂,岚飏则握紧她的肩。

“哦,对,你翻译东西,可千万别自己手写啊!找个人帮你记录!”尚隆大声说道,韩云红了一张脸:字写得难看又不是她的错……

岚飏脸色一沉,拉起韩云:“那我们走吧。”

“我先去挑书,你做什么来的?我看看带走多少不会造成负担。”韩云走到书架旁边,觉得取舍真的是很难。

“驺虞。”岚飏拉住她,“韩云,我们回去吧。”

韩云挑了一堆书,向这里的下仆要了袋子,岚飏帮她拎着。韩云向尚隆和赶过来的六太告辞,在岚飏之后上了驺虞。

过了高由山,眼前熟悉的大地,韩云抱着岚飏的腰,觉得眼底有什么要涌出一般。

回来了。

柳北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十九章 柳北国》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