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八章 风汉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133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7

“你说什么?主上跑下山了?”

金波宫一团混乱,韩云看着眼前的情景,忍不住有些想笑:乐俊垂着头,虽然看不见他表情,却可以清楚看到他耷拉着的胡子和耳朵。而在他对面问话的扑克脸男子说的话虽有几分焦急,表情却几乎没有变化,让韩云由衷佩服他的“镇定”。男子的头发颜色很特别,那种淡淡的金色使她想起了永栩,他是景麒吧,果然是木头一样没有表情呢。她暗暗笑着,虽然不厚道,却无法融入这团混乱中和他们一起着急——不就是情侣矛盾,女方一气跑掉么?就算是景王,说穿了也是一名并不比她大的女子啊——外表来看,阳子比她可小多了。即使算实际年龄,也还是韩云大一点。

这样的年龄,正适合爱情。尽管阳子是王,可正是因为是王,才更需要陪伴的人。不是被称作半身的麒麟,不是朝堂里的忠心臣子,也不是宫里侍奉的天官……而是,能够成为支撑的人。

“她……她生气了……”乐俊低着头,冷静睿智的形象消失不见,现在的乐俊,让韩云不自觉想取笑。不过景麒肯定不是这么想,他微微皱眉——真的很“微微”——表情略有不快:“主上是王,她的安危关系到庆国气运,我们还是快去找她回来吧——她是坐着驺虞下山的吗?”

“是。”乐俊不安回答,“不过那只驺虞在她下山之后很快飞回,看来她不想让我们打扰……”

“她到底为什么生气?”景麒问,“现在庆国一切安宁,朝中也没有什么风波,你还带着柳国小司寇入宫,她怎么会……”

“问题好像出在我身上。”韩云迈出一步,说道,心下没有半分自己做错了的觉悟,“不过追根究底还是你们彼此的心结啦,乐俊,你总说我是自己为难自己,那现在你呢?”

“我?”

“是的,你。我总是怕这个怕那个,怕不完美被人指责,怕别人的眼光,怕自己犯错。我从来都不是有勇气的人……”韩云说道,“可你也不是,乐俊你也不够勇敢。阳子比我高明的一是在于她不会用我们世界的东西往这里硬套,另一方面是她知道自己肯定会犯错,所以她谨慎,又有承担过错的勇气……乐俊,你我都没有她的勇气。”

“我不是……只是我是她朋友,将来也许会是她的臣子……我只想过要帮她治理庆,而不是和她……”乐俊茶色的毛似乎都成了红色,他低着头,轻声说道。

“朋友,臣子,为什么你要在意这些东西呢?”韩云继续踏上一步,直面乐俊,“难道阳子的身份就这么令你介意?乐俊你并不应该为这种东西困住啊!我不信你真的对阳子没有其它的感情,只是你不敢承认而已。阳子既然都能主动对你,你为什么还要为了这种事情耿耿于怀?”

女生主动告白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乐俊这家伙!

“我只是觉得……我可以是在远方支持她守候她的人,却不该走到幕前来……”乐俊说道,“就像是朱旌他们演戏一样,站在台上的只是几个人,不是我。”

“……关键是你不是!你一直在台上,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韩云又气又觉得有些心痛,想不通为什么乐俊只有在这种事情上这么想不开,“乐俊,你聪明博学,你什么都懂,为什么你会以为你是在幕后?你和阳子很早就认识,你陪她历经苦难,为什么你要有这种疏离的立场和语气?”

“韩云,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不明白……阳子她是王,她和我的距离,并不是只有两步。”乐俊说,脸上的表情是韩云不曾见过的,“阳子她把我当作朋友,是她平易近人,她不在意身份。但我只是一个偶尔救过她的半兽而已,即使是她的朋友,我也要提醒我自己我们是有差别的……”

“乐俊,你是在看不起阳子。”韩云看着乐俊,说道,“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作为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等级的,你的这种拘束,对她来说是一种疏远冷淡,她不需要。她说她的感情,自然就是真实的,你故意隔出来的距离才是最大的伤害。”

“她迈出几步,站到你面前对你伸出手,你却连接住她的手的勇气都没有。乐俊,是你把阳子排斥在你的世界之外,是你在歧视她。”韩云说道。

乐俊的胡须翘起来,手不自在地挥了下,然后低下头。

“你还不去追?”韩云皱眉,“对女生来说,主动告白是一件很难的事,如果被拒绝,会非常非常的伤心哦。听说阳子很容易冲动吧?乐俊你们放心让她一个人去常世?”

“我去追她。”说话的是景麒,“身为麒麟,保护主上是最重要的。”

韩云叹气,怎么该说话的人还在发呆:“乐俊,她是生你气而离开的,你不去追的话,她可能不会回来哦。”

“乐俊。”一边站着的一名女官说话了,“如果说被救,我也是被你救过的人啊,可乐俊你是真的把我当朋友吧?即使你知道我是芳国的前公主,你对我的态度也没什么改变。”

“乐俊其实不是会拘泥身份的人吧?你对阳子的拘泥,是不是因为她是阳子的关系?”

乐俊一呆:只因为她是阳子,才不自觉地在意么?并不觉得祥琼是前王的女儿有什么关系,却觉得对阳子的轻慢是种罪过。他在雁读书的时候,和六太也常有接触,然而他也很少提醒自己对方是延麒,不能失礼。

“我……我去找阳子……”乐俊说着,向外走去,景麒跟上。韩云看着他们的背影,沉默片刻,转而对刚才说话的那名女官一点头:“请问您是芳国的公主孙昭么?谢谢你。”

孙昭——祥琼笑了:“为什么你要谢我啊?乐俊是我朋友,阳子是我朋友,也是我的王,他们的幸福是我衷心希望的,我该谢你才是。”

“那我们就彼此都不用谢了。”韩云也笑了,“你也是被乐俊救过的人?他好像很容易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呢。”

“是啊,一个滥好人——呃,也不对,他当初对我可是凶得很。”祥琼微微夸张地说,韩云想象不出乐俊凶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在夸张:“乐俊是很经常帮别人,不过他也是很有原则的。该责骂的时候,他决不会劝慰。”

祥琼深深看她一眼:“我还以为你会很喜欢乐俊。”

“如果被解救就要以身相许的话,我早就许出去了。”韩云笑笑说道,“我是很喜欢乐俊,有的时候觉得像是喜欢叔叔一样地喜欢他……却发现,我发现他喜欢阳子的时候并不觉得伤心,至少完全无法和发现叔叔有女朋友那时的感觉相比——不过现在想起叔叔的女朋友,也不觉得伤心了,大概我已经累得没有心思去爱了吧……”

“明明是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嘛,说起话来怎么这么老气。”祥琼说,“哦,不对,我又忘了算上身为公主的日子,我至少比你大上几十岁吧。”

“我见过月溪。”不知怎的,韩云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她看着祥琼,心悬在半空,注意她的反应。

祥琼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他应该把芳国治理得很好吧?”

当然很好。韩云心里想,好到百姓们有空闲聚在一起骂他的程度,好到除了天灾和妖魔之外,芳国就没有更多的问题了的程度——否则百姓们不会把焦点都放在灾难上面,就是因为生活的其它方面都可以得到满足,才会觉得天灾是如此不能忍受。

祥琼见韩云点头,微笑说道:“我知道月溪一定会做得很好的……没有比他更加爱那个国家以及那些人民的了。”

“可他不是杀了……”韩云几乎冲口而出,然后醒悟到在前峯王女儿面前说这种话实在太不合适,连忙住口。祥琼倒不以为意:“父亲他对不起芳国的人民,我无法为他辩解,月溪他……是为了百姓,也是为了让父亲不至于走到无可挽回的境地。”

“芳国一直是学习柳国的……”韩云抬头看天空,“其实对于柳来说,芳又何尝不是警惕的对象?法律这种东西,轻一分恐纵容罪恶,重一分又怕酷刑伤民,边界很难划定呢。”

她看着祥琼:“我想令尊是爱国家的,只是他太坚信完美也太固执了……”她能理解,因为,“我也有过那样的心情阿……”

祥琼失笑:“可是你并未因坚持害了柳国百姓,不是吗?”无论法严也好松也好,重要的是不能滥杀。惩罚的尺度过了罪行,便是恶法。

“我……自然是害了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恨她?

“治理国家,改革制度,总要有一部分人受害,另一部分人受益的。只要是受益的多于受害的,就是成功吧?不可能每个人都说你好。”祥琼说道,“而且刘王在你改制的基础上把柳国治理得非常好,我曾经以为柳国的腐败是烂到了根子,即使换了新王也不可能根除,没想到你会那么坚决地把所有官员都换了……实在是很出人意料呢。”

“这样也无法根除啊,即使上面给了权力,下面的人也未必会要。”韩云微微笑道,语气云淡风清。

“这种事情哪里可能急的来,阳子性子急,治理庆国还不是一步一步走?你不知道她刚来的时候庆国是什么样子,那时候百姓有多不信任她……连我都曾经……”祥琼顿了顿,“这几年过去,现在不也好多了?”

韩云一笑:“是啊,可惜我没那个时间啊……”

她不是王,所以,没有那个时间,让她去慢慢改制。

“小司寇……”祥琼正想对她说什么,韩云指向外面,喧闹人声中似乎有人在喊“主上”:“他们回来了吧?”

祥琼很关心阳子和乐俊的关系,听她这么说,急忙跑出去。韩云低下头,慢慢向外踱去。

茶色的毛闪闪发光,被女孩拉着的老鼠脸都红了,低着头不看周围的眼光。周围一片热闹,很多人不停地问。阳子平素一定没什么架子,才会导致这样的没上没下。

阳子在笑,她抓着乐俊的手:“景麒多半去常世找我了吧?我虚晃一枪没骗过乐俊,倒是骗了我的麒麟,真是死脑筋呢。”

韩云看着他二人相偕,想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心结已经解开了。阳子多半是拿驺虞作掩护,自己根本没下常世。而乐俊竟然也能想到这一点,找到了她。不过这速度也真快,可见所谓心结,有的时候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解开吧?

看着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她唇边轻轻泛起一丝笑,向后退去。这样热闹和幸福的场面,不适合她。也是有点嫉妒吧,那个救了她的人眼中有着比其他人都重要的存在。乐俊其实是一个淡然的人吧,别人都依靠他,却从来没想过他也有需要吧?幸好,他有阳子。她的勇往直前的阳光和他的冷静适然的清风,让人愉悦。

她转身,真心为他们祝福。

“咦?景麒这么快就回来了?倒是很聪明嘛!”韩云转过身,看到淡金长发,心中微微一怔,想不到景麒脑袋还会急转弯,能够发现阳子没下山。她正要笑着上前打招呼,顺便告诉他他主上被人拐走的不幸事实,然而上前的脚步忽地停住——

虽然同样是淡金的发,但……这背影,比景麒似乎要小一圈。发丝也不若景麒那般笔直,有些许的卷曲……这背影,却是比景麒更熟悉!

永栩!

韩云立刻闪身躲到一旁,生怕脚步声惊到了他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幸好永栩正在东张西望,似乎是在找人。韩云微微摇头,金波宫这些天官实在太松散了,就算刚刚发生了阳子出走记,也不该让永栩一个人进来。无论如何他也是柳国宰辅,是贵客啊。

“请问您是哪位,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清脆女声响起,是一名天官,她很有礼貌地走过来问永栩。永栩微微一呆:“我想见景王,可以吗?”

“请问您是……”天官问道。永栩对她笑笑:“我是柳国的使臣,我国主上命我来见景王,有事相商。”

天官见他发色,心中也大概有些明白对方身份,但见他自称使臣,也不便施礼,一低头:“请随我来。”

永栩,他过来做什么?难道……不!是一定!一定是岚飏让他来找她回去,可怎么这么快?她不曾说过她要来庆吧?

而且永栩变了好多,不是记忆里的纤细少年,虽然还显得单纯,却已是知进退的男子了。想必是有了新的主上,决心努力发奋,学有所成吧?

韩云唇角泛起一丝苦笑,心头极痛,手指紧紧扣着身后窗棱,永栩在她面前俯下身对岚飏行礼那一幕重回她眼前。

果然,只有是王才可以呢……人民,麒麟,都是王的……

只有王能得到他们的信任,只有王能在玉座上发号施令,只有王能让他们俯下头去……只有王能改变他们……

不是她。

“刘台甫来庆,有失远迎,真是失礼。”阳子看着对面男子笑道,大殿里只有她、乐俊和几名天官。庆国里见过刘麒的只有景麒,他下山还没回来,阳子只好打点精神做出一副英明状——她在金波宫的“平民化”是有前提的,就是在其它国家使臣面前不能失仪。所以尽管不喜,还是穿上了正式朝服,头上和肩上都压得难受。这时格外体会到乐俊不愿意变成人的心情,实在是太拘束了啊。

眼前的男子却更加不知所措,他的手握成拳,眼底划过一丝坚毅,开口道:“哪里,是我来得冒昧,扰了景王。只是主上希望能快些召小司寇回柳国,我不敢怠慢。”

阳子一怔:“小司寇?”

“是,我国小司寇,她在金波宫吧?”永栩问道,眼神开始变得热切,连语声都有了几分改变,失了作出来的冷静,“她还好吗?”

阳子皱起眉头,眼神飘向乐俊。乐俊开口:“韩云她入狱出狱,已经是平民了吧?柳国百姓迁居到庆,不算违例。”他语中回护韩云的意思极明显,如果韩云不想回去的话,他是要尽量留下她的。

“可小司寇并未从秋官中除名,她的仙籍也保留着。主上召唤,而她还留在庆国,恐怕与礼不合。”永栩说了这些,羞怯的样子消失不见,倒有些岚飏的犀利,“说得严重些,这应该算是干涉我国政事,恐怕……”

阳子听他语下在威胁她,心中微有些不悦。乐俊按住她的手,对永栩问道:“刘台甫,难道刘王不能放韩云走吗?她在柳国并不快乐,而且以她现在的心态,恐怕也不能再胜任小司寇一职。”

“你就是带她走的人吗?”永栩问道,清澈的眼看着乐俊,“主上说,他可以给韩云时间调整心态,但她一定要在安全的地方才可以。”

“难道刘王觉得尧天不安全?”乐俊胡须动了动,问道,“难道和柳国监牢比起来,尧天更危险吗?”

永栩低下头,半晌低低说道:“韩云是柳国人,请景王允许她回国。”

“我没什么不允许的。”阳子声音清脆,极快地说,“不过韩云她自己未必想回去吧?”

永栩抬起头,晶亮的眼看着阳子:“那我可以见她,问问她自己的意思吗?”

“……好吧。”

永栩素知韩云待他好,若他恳求,她想必是会答应的吧?而且虽然柳国和庆素无来往,毕竟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还是有些的。岚飏说过若韩云不肯回来就用威胁的,她必然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希望她能回来,他和主上都在等她……

“韩云?她出宫了啊!”

祥琼的声音打断了永栩的思考,他一惊抬头:“怎么会?”

“她是出宫了没错,她是客人,想走就走,我们没必要阻拦。”祥琼对永栩点头,说道。

呃,尽管她不是一个人走的,不过自愿这一点应该勿庸置疑吧……

“我还是回去吧。”

韩云坐在驺虞上,抓住身前陌生男子衣侧,淡淡说道。男子一扬眉:“为什么要回去?你不是不想回柳国吗?刚才在殿外偷听的时候脸白得像死人一样,真要你回去还不要了你的命?”

“我还没那么脆弱。”韩云说道,“重要的是只要我留在庆国,主……刘王总会找到我,并召我回去的。刚才刘麒说的话分明就是威胁景王,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关系破坏庆国和柳国的交情。”

“哈哈。”男子忽地大笑起来,“庆国和柳国能有什么交情?你想太多了吧?这里是十二国,又不是蓬莱。十二国彼此独立,除了接壤的国家还有些贸易之外,大多数国家并无往来,你担什么心?”

“你知道我是海客?”韩云一怔,这名男子能进金波宫,并和祥琼打招呼然后带走她,应该是阳子的熟人。但……他怎知她是海客?

“你是柳国小司寇不是吗?柳国小司寇是海客,这可不算是秘密啊。”男子说道,“你的名气可是响亮得很,幸好我今天过来了,没有错过你。”

啊?这话怎么……这么奇怪……

“你不用担心柳国那只麒麟会找到你,更不用担心会给阳子她带来麻烦。只要你答应我的邀请,那只麒麟短时间内一定找不到你的。”男子说。

“邀请?”韩云奇怪地问。

“是,邀请。”男子在驺虞背上还有空暇回头对她笑,“跟我去雁国,我有多处住所,藏一个你是绝对没问题的。”

“雁?”韩云方才注意到他们一直都在向北偏东的方向飞行,“你是雁国人?”

“忘了对美丽小姐自我介绍了,真是失礼。”男子笑道,“我是雁国人,叫风汉。”

“为什么要邀请我?”韩云问道,“我是个麻烦……”

“为追求美丽的小姐,怎么能怕麻烦呢?”风汉说笑着,感觉身后的人一僵,忙说,“我是开玩笑,我只是对你制定的法律很感兴趣,希望能向你请教一下。”

“请教倒是不敢,一起研究可以么?”

“那么你是同意了?”风汉声音中有喜悦,韩云微微笑起来:“我需要一个逃难的地方,哪怕只是多给我几天时间也好……”

她,实在是没有心理准备,去见岚飏和永栩。

这名叫做风汉的男子,应该可以信任吧?不知怎的,虽然他语中总是带着调笑,她却不觉着恼,只是想笑。总觉得有这样一双犀利眼睛的人,定非等闲之辈。她有点期待和他讨论法律了,不知道这样一名带着不正经的笑和锐利视线的男子,会对她那些不伦不类的法律说些什么。

他在雁国,也是高官吧?

呃,确实是华丽的房舍,看起来这位风汉很懂得享受生活。不过……雁国的富庶,使他这样的奢华显不出丝毫突兀来。从雁上方一路飞来,韩云再次感慨——明明只隔了座山,为什么雁国和柳国就差这么多?或者,一百年和五百年的国家,就是不一样吧!

“喂,风汉,你这家伙去什么地方了,怎么又拐女人回来?”

刚一进院子,就见一名十几岁的男孩,他瞪着风汉问道,语气有些拽,像是小孩子一样。韩云心中一笑:又拐女人回来,看来这叫风汉的男子形象很差呢。

“不要乱说,她是柳国小司寇,是我特地邀请来的。”风汉对男孩说道,韩云对他友善地点点头——感觉像是见到了当年的岚飏,任性的外表下面有着精细,直率的语气让人想生气都生不起来。可惜岚飏也已经变了……

“哇!你还真的把她拐来了!前些日子你还说要是把她请来询问她那个法规就好了呢。”男孩抬头看韩云,头巾末梢露了些发,韩云扫了眼,没有很注意。

“什么叫做拐,我是正大光明邀请她过来的。”风汉甩了男孩一眼,“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帷湍他们没缠着你啊。”

“他们听说某人前几天在妓院里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忙着解决后事去了。”男孩耸耸肩,“也就没空管我是忙是闲了。”

“是你告诉他们的?”风汉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一定会去找萱婇的麻烦,不行,我得过去……”

他转身对韩云说道:“抱歉,我临时有点事情去解决,你在这里待一会儿可以吗?这家伙会陪你,或者你想找别人聊天都可以。”他指了指男孩,又指了指书房的位置,“那里是书房,里面有不少蓬莱的书,你可以去看。”

“蓬莱的书?”韩云一惊,惊异的眼光看向风汉。风汉不回答她,只是回转身:“抱歉,我必须快点去,六太,你先陪她,不许乱说话,不要怠慢。”

叫做六太的男孩翻了个白眼:“知道了,你去照顾你的美女吧,我和小司寇好歹也是同乡,不会欺负她的。”

风汉放心走开,韩云看着六太:“同乡?”

“大家都是海客嘛!当然是同乡。”六太说道,在韩云问出下一句话之前问出他刚才就想问的问题,“对了,尚隆说是要去找阳子,结果带你回来……你是从阳子那里来的吗?”

韩云点头:“我和乐俊是朋友,跟着他入宫,然后遇上风汉。他邀请我,我就和他一起过来了。”呃,虽然中间少交代了不少东西……

“乐俊带着你入宫啊?”六太笑得很贼,“那家伙真是迟钝啊,阳子是不是很生气?”

韩云没想到这一名看上去不过十三四的男孩也会知道乐俊和阳子之间的暧昧,忍不住一笑,把前因后果告诉他。六太翻了个白眼:“这两人还拖得真够久,我早就知道他们不对劲了,否则我干嘛要送他们鹦鹉。阳子可以一年不和尚隆联络,可以跑出金波宫而不和景麒联系,却一直大事小事都和乐俊说……要说他们没鬼,我才不信呢!”

韩云看着六太:鹦鹉、六太、风汉……什么呼之欲出,却又隐藏起来。

“现在他们在一起,依乐俊的才智和阳子的决断力,庆肯定会越来越好……这下大家都松口气。”六太自言自语,“呃,对了,风汉说要你去看书,跟我走吧。”

他带路走向书房,韩云忽然说:“我听说在雁国有两名海客——”

“雁的海客很多,岂止两名。”六太说,“雁对海客很优待,虽然说庆现在也有了相似的规定,在雁的海客数量还是最多的。像你这样的海客,就应该在来十二国之后先来雁嘛,怎么跑到柳国去了……”

“我听说的那两名海客和一般海客不同,他们都是胎果,而且一名是雁国的台甫,另一名,是雁国的国君,延王。”

“雁国在他们治下维持了五百年的治世,是十二国中治世时间第二长的国家。听说延王是名年轻男子,延麒外表则像是小孩子。”韩云说着,看向六太,“延麒就叫做六太吧?王赐给他的名字是……”

“马鹿……简直是存心气死我。”六太耸肩,“你不要生气,我们在常世都是这样隐瞒身份的。”

“我没生气,只是觉得有趣。”韩云说道,“我没想到延王会是这样的……”

“我为雁国感到不幸,摊上这么一个王。”六太说道,“当然最不幸的是我,当初就应该不下盟约的……”

韩云微微笑起来,向前走去:“你不是要带我去书房?我想看看蓬莱的书呢……都是你带过来的么?”麒麟可以比较自由地来往于十二国和蓬莱之间,这点韩云早听说过,只是永栩似乎没去过蓬莱,她也没在意。现在说起这里的书房有蓬莱的书,她不禁有些紧张和兴奋。怀念的感觉涌上来,脑中浮现往日种种。

进了书房,韩云愣住了:岂止是日本的书,这里,中文的,英文的,甚至不知道是哪国文字的书,摆了满满一屋子。

“这都是你带过来的?太……厉害了吧……”

“带回来有什么用,我又看不懂。”六太说道,“我出生在……呃,大概是室町和战国交叉的时代吧……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本来就不识字。尚隆虽然认识,却又是古日语,而且这些书里面的词我们都不是很懂,所以这些书只能给这几年过来的海客看。对我来说完全是多余的东西。”

“对风……延王来说不是吧。”韩云看着这些书的名字和类别,清楚延王的目的——学习“那边”,治理雁国。

真奇怪,她已经证明了那边的那一套在这里行不通,为什么延王还要这样地学习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十八章 风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