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六章 大学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407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7

她选错道路了么?

韩云向前跑着,心下一片茫然。

是她从最开始就选错道路了么?这里,是十二国,不是她生活的地方。这里无需对君主战战兢兢地监视,这里无需顾虑君王的不贤,因为——这里的王,是天选。

天选,天告诉大家王是正确的,不行正道的王会死去,无须百姓来担忧……他们连期盼好的君主都不需要,因为君主必然是贤的。

她总是怀着怀疑**怀疑一切权力的想法,但是……在十二国这里,不需要。天会监督王,民意便显得无足轻重起来。她的什么民众监督自己行使权力之类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不必要而错误的。她的方向,开始就偏了。

失道只是偶尔的情况,等到王和麒麟死去之后,又会有新的王和麒麟,百姓可以有新的信任对象。这里的人民其实是不需要选举也不需要监督的,因为,一起都是从上到下设定好了的。她妄想由下而上的权力,套句某些小说常用的词语,大概是在逆天吧?

所以,错了,从一开始。

脸上没有泪水,只觉得自己的荒唐,是无可原谅的一往直前的天真。谁说的,方向若错了,走得越久,离目的越远。

她认为的应该,她认为的常态,柳国百姓清楚告诉她——他们不要!

他们不要,甚至在助露峰失道的时候,他们都不要她来改变什么。动乱的罪名,被套在她的身上,因为助露峰是王,她不是。

这是一个王的世界,她心心念念的人民自决,不存在,也不需要存在。

很讽刺,但这就是事实。

韩云俯下身去,不可抑止地大笑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虚妄到了极点,竟然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开始乱下命令,最终自取其辱。

“落……小司寇,你在做什么?”

声音加了几分小心,却是非常熟悉。韩云抬起头,果然是青苏。她脸上笑意依然明显,问他:“狱官长大人,请问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

青苏也知道她个性,不和她辩驳,只是挠挠头:“我是过来看你的,我刚刚听说清集乡的乡长好像有点问题,你还是先跟我回州里吧……”

“听说?”韩云皱眉,“你怎么听说?”

“有人到清正司送函啊,虽然没署名字。”青苏说道,“然后秋官府就去查,查出这家伙有很多问题,你在这里太危险了……”

“密告?这东西也能相信么?”韩云冷笑一声,“密告之中,很多都是诬告,因为不用署名字,便不用付出诬告的责任来。”

“小司寇,老百姓要不是忍无可忍,通常都是不敢出头的。”青苏说,“我不知道丰州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是在这里,这种信函一般都是真正有问题的。你为什么一定要以为不对呢?还是你觉得这里的乡长没有问题是被诬告的?”

“……”韩云静默片刻,“周信有问题,很大的问题。”

“所以你看,大家都不傻,虽然你那个什么举报监督的东西刚出来,大家都不大敢相信,但是谁好谁坏他们还是分辩得出来的。”青苏拉起韩云,“好了,叫上你那只老鼠,先回秋官府吧!”

“谁安排我到清集乡的?”韩云忽然问,“是上面的吩咐么?”

“那个……司刑说,要找没有男丁的地方……”青苏说,“据说是上面的规定,地官找了好久才找到你现在住的地方……”

韩云忽然觉得哭笑不得,她一直以为和紫影母女比邻是故意安排的,结果……故意是故意,却是故意让她周围没有男人?多么奇怪的做法……

心情忽然轻松了些,不知为什么。她侧过脸,竟然微微笑了:“那家伙,怎么像个孩子一般……”

“小司寇,回去吧,我是来接你的。”青苏说,“你别是总想的那么多,柳国的问题又不是你造成的,大家都有责任嘛!”

“都有责任?”韩云问,青苏耸耸肩:“那只老鼠不是说过,选出来不好的人是那些家伙不对吗?你为什么要为他们的不好负责?”

“而且你自己可能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小民来说,有些事情是很重要的。”青苏说,“例如说你把那些贪官都扔到监狱里,例如你改善监狱环境,让犯人做工赚钱……你自己可能不清楚,但对我们这些小人物来说,这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可能会改变我们的一生。”

“这样么……”韩云低低的声音,“不是那么糟糕么?”

青苏挥起手掌打了她后脑一下:“我可不是随便崇拜某个家伙的人啊!那只老鼠不也很佩服你?”

“喂!你在做什么!”声音清越,是夕辉。他跑过来挡在韩云身前,怒视青苏:“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呃?”青苏傻了一下,韩云反应过来,拉了下夕辉的袖子:“误会误会,他是我朋友……”

“哦,那抱歉。”夕辉说了声,转对韩云说,“那你快回去吧,师弟他们在担心你。”

韩云看了青苏一眼:“青苏,我不能和你回去。”

“因为我想离开柳国。”

“咦?你怎么又变回原样了?”

回到家中,紫影、兰芳和乐俊正在等她回来。韩云见到乐俊,稍稍吃惊。乐俊又变回老鼠的样子,衣服整齐地放在一边。听韩云这么问,他微微动了动胡须:“呃,那个样子实在太辛苦了啊,肩膀都酸了。”

韩云忍不住笑了:“真是服了你。”

乐俊看到韩云身后的青苏,眼光闪动了下。韩云明白他的意思,对他点点头:“青苏已经同意了,万一上面追究责任他倒霉也认命。夕辉是骑驺虞来的,我们三个可以骑它去庆国。”

“你们要离开?”反应强烈的是紫影,她上前抓住韩云,“小司寇,你为什么要离开柳国?”

“我要去庆啊。”韩云微微皱眉,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她对紫影,实是有些怕的。杀父之仇,她不相信她不在意。

“是因为我们吗?小司寇……我知道父亲他误会了你,但是他已经……付出他的命作为代价了,难道你还不能原谅他吗?”紫影问着,泪水不停。

韩云向后退着,紫影眼中露出一丝绝望,向前走几步,泪水模糊眼前,便要摔倒。乐俊连忙扶住她:“小心!”

紫影咬住唇,忽然抓住乐俊,失声哭了起来:“落云姐姐,就算我爹他想刺杀你,可他也被你杀了啊,你就不能原谅他吗?”

乐俊被紫影抱住,真是想抱怨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如此不谨慎,还是他总是遇上不谨慎的家伙。夕辉给他一个眼神,倒是有几分幸灾乐祸。乐俊无奈叹气:“紫影姑娘,韩云不是怨恨令尊……”

“对不起……”韩云的声音低低传来,“紫影,对不起,你爹,是我杀的……伯母对不起,你的丈夫死在我手下……”

有的,其实是歉疚吧?像她这样的现代人,从不曾想过自己手上会沾上血迹。无论对方犯了多大的罪,处决的人也不该是她。何况何思根本算不上罪大恶极,他只是糊涂,心中却是一腔义愤和自以为的正义。她是那样的恐惧,如果紫影和兰芳质问她,她其实是无法为自己辩驳的。正当防卫虽然是个绝对正确的理由,在痛失丈夫和父亲的女人面前却显得如此苍白。

是她,杀了她们最亲近的人。

紫影和兰芳都愕然了,何思的罪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可恕的,却想不到韩云竟然会为他的死而内疚。紫影放开乐俊,走到韩云身前:“落云姐姐,我爹……他杀了先王,无论如何也是死罪,我和娘从不曾对他的死有过怨言。”

“爹他只是太冲动也太轻信了,如果他知道你其实不是外界流传的那样子,如果他能够先去查证流言的真实性……小司寇,如果爹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他一定不会刺杀你。”紫影说道,“他死后如果看到你做的那些事情,也会后悔自己的鲁莽,也绝对不会怨恨你的。”

“会么?”韩云轻声问道。

“小司寇,我爹自以为是为了百姓,而你心心念念,从来都是百姓。”紫影说道,“虽然他错了,虽然他做的事情和他以为的相差万里,可是小司寇,他是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国家里的百姓的……这点,他和你是一样的,小司寇!”

“所以可以原谅么?因为爱,即使是做了错事也可以原谅么?”韩云喃喃问道。紫影一凛:“小司寇,你还是不肯原谅我爹吗?”

“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他,只曾经因为他的刺杀而灰心失望过。”韩云说道,“可是……我能原谅他,别人能原谅我么?我做错的事情,我的不当决断……我可以被原谅么?即使我把柳国弄成这样……”

“没有人有资格不原谅你。”乐俊忽然说道,“韩云,在你面前,没有人有资格责怪。看看巧国就知道,你并没有把柳国弄糟。”

韩云看着乐俊,终于带着泪光笑了。

“谢谢你,乐俊。”

把紫影和兰芳交给青苏,韩云虽然有些担心青苏会受到为难,但她想岚飏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何况他足够了解她,也该知道她的决定是没有人能够阻止的。只要青苏告诉岚飏自己不是一个人走的,岚飏应该就不会担心也不会怎么青苏吧。岚飏,是明君。

事实是柳国在岚飏手中复苏,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否认。虽然眼看就快要到柳国最难过的冬季,可是今年的冬天明显没有去年的寒彻——柳国的春天,来了。

韩云带着笑坐上驺虞,看着夕辉逼乐俊变成人的形态——老鼠前肢太短,根本抱不住别人,在三个人坐一只驺虞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成行的。韩云好笑于乐俊的不自在和嘀咕,看来他是真的很不喜欢变成人的样子呢,尽管那样的他看起来很帅气。

三个人都上了驺虞,韩云忽地笑出声来:“我觉得这个样子,很像是叠罗汉呢。”

乐俊和夕辉不明白,韩云给他们形容了下,两人表情变得怪怪的。当驺虞飞在天上,韩云抱住乐俊的时候,她才领悟到这样的接触实在是过于亲密。十二国这边的道德观念,似乎还停留在古代非礼勿动的程度,韩云反而有些开放了。

柳国和庆国之间隔着雁国,驺虞速度虽然快,也走了几天。韩云时时看下面,雁的繁荣是她心惊的,尽管她见过更繁荣的国度——在她的世界。然而也有不同吧,十二国这里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空气污染。

这个世界是有天的,所以没有她来处的那些纷扰。以她的世界来衡量这里,把她世界中的规则放到这里来,是错误吧。

把脸靠在乐俊背上,感觉有些像在吃豆腐。韩云轻轻问道:“乐俊,你为什么要读大学呢?是为了做官么?”

“我喜欢读书。”乐俊说,“我也希望能做些事情……也许也是要做官吧。”

韩云在他身后笑起来:“我很希望看到乐俊成为官员的样子呢,一定是一名万民敬仰的清官。乐俊会去当秋官吧?感觉你很精研法律啊。”

她讽刺一笑,为她口中的清官二字。曾经她最恨这两个字,因为一直认为盼青天的思想是对专制的认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偶尔的贤能上,而事实证明,世上向来少有青天。期盼的结果只能是妥协和认命,实际没有作用。

可这里,王和官员,都是选出来的啊……那么,清官贤臣,就成了可以实现的要求。而且其实她也有些改变想法了,固然期盼清官是一种认命想法,可是一个完全不被人民信任的**和王,又怎么可能治理一个国家?

何况在十二国,国王可以要求更高的信任,因为这里的太纲如此。她,实在没有必要因为她心中对“官宦”这个词语的不良印象而一直怀着怀疑一切的态度,她的很多矛盾便是因此。即使身为国家的实际掌权人,她也希望百姓能独立思考,甚至怀疑她反对她……可他们真的怀疑反对了,她又觉得痛苦。

在一个王权的世界,做为一名王——虽然是假王,却希望人民怀疑自己。她,还真是奇怪的人呢。她想,是因为在她心中,始终不曾认为自己是王过,她从来没有控制一个国家的自觉。

“恩,庆的法律还是不如柳。”乐俊的声音把她从沉思中拉了出来,“我想庆可以学习一下柳国的法律,还有,如果有可能,我也希望回到巧……”

“师弟,巧国是不允许半兽读书做官的,你忘了吗?”在最前面的夕辉听他这么说,回头说道。乐俊笑了笑:“我没有忘记,只是,我毕竟是巧国人,也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变好。”

“阳……呃,那家伙一定会觉得寂寞的,当初可是你自己申请转学到庆的。”夕辉唠叨了一声。

韩云明显感觉到乐俊一僵,若不是他此刻是人类的样子,他一定会伸手动动胡须吧。韩云这么猜想。夕辉口中提过几次的“那家伙”究竟是谁,她忍不住好奇起来,却不想开口问。

“巧,我是回不去的。”乐俊说,“至少现在回不去,至于将来……若我真的在庆做官,大概也不会回去吧。”

“她很担心这一点呢,你没有对她说过吗?”夕辉没头没脑问了句,乐俊笑着摇头:“她那么忙,怎么会为这种小事担心。”

过敏么?怎么她觉得这句话,也有点寂寞。

“呃……”韩云正要问什么,夕辉说了句:“起风了,先不要说话。”

是的,风起了。韩云闭上眼,感觉云朵从身边飘过。再睁开眼向下看去,大片绿色和土地的黄色,远处有高入云端的尧天山。

“庆国到了。”乐俊低低的声音,“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到大学了。”

其实韩云对庆并不陌生,她来十二国的世界后,第一个停留的国家就是庆。她在这里学会语言,在这里了解很多关于十二国的“常识”。尽管河合那样对她,她也从他那里学了不少。而虽然她常常只在河合住处附近转,但庆她还是熟悉的。

只是此刻呼吸一口庆的空气,竟然觉得陌生。深秋的柳国是寒冷的,连空气中都充满了凉意。而庆的气候,显然没有柳的寒,却并未让她觉得舒服。

原来,只是一冬,柳的空气便深入她骨髓,再难适应其它的温度。

休息一晚,翌日直奔大学。大学依照传统是建在首都的,庆的尧天山半腰,金波宫之下。乐俊和夕辉都是住在学寮中的,自然直奔尧天。韩云跟着他们走进大学,心中颇感惴惴。她很不安:这么乍然来到这所全国最高学府,会不会被赶出去?

“文张,你回来了。”“总算是回来了,济言老师很担心你啊。”“回来就好……”“文张,你的书还在我这里。”

乐俊先去学寮放他少少的东西,刚进门便被一群寮生围住。他们许久不见乐俊,纷纷说着。乐俊一一回应,人形的儒雅气质和周围的气氛很合。

“文张?”韩云转头看向夕辉,有些不解。夕辉给她解释:“‘文张’是‘文章之张’的意思,你知道乐俊姓张吧?”他见韩云摇头,觉得这女子在某些方面真是糊涂得要命,“他名是张清,乐俊是号。他在雁国念大学的时候,曾有老师夸赞过他的文章,所以他得了这么一个称号,顺便带到这里来。”

“他看起来很适合在学校呢。”韩云微微笑着说,“和同学相处得很好啊。”

“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吧,师弟刚来的时候,因为常年是老鼠样子,也还很辛苦。”夕辉说道,“尽管那……主上在两年前定法使半兽和常人平等,但大家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何况师弟太优秀,别人总会嫉妒。”

夕辉这话很中肯,不过乐俊此刻的人类形态是他的说服力稍弱。乐俊自己也觉得不舒服,和大家说了先放行李,拎着小包进了他的屋子——虽然空了很久却还干净,可见常有人来帮忙打扫。他变回老鼠的样子,围着那条类似包袱皮的围巾出来。外面的人正唧唧喳喳围着夕辉和韩云,韩云面对一个又一个问题有些头晕,但还是尽量回答。

“呃,我是他们在柳国的朋友,暂时和他们一起,我会尽快找到住的地方的……”韩云不停解释着。她跟着他们来,一方面是想离开柳国,争取一些冷静的空间;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其它国家的王的统治模式。乐俊和夕辉都是学生,虽然不舍得,但她到了庆之后其实就该离开了……

“韩云,我先去和寮管说一下,找个空房让你暂住。”乐俊钻进人群,挠挠头对韩云说道,“别忘了你是我的法学作业,我想老师会让你留一阵子的……”

韩云微微笑了:“乐俊,谢谢你,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我在没有遇到先王……呃,助露峰之前,也都是一个人生活过的。”

“是乐俊回来了吗?”一个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寮生忽然哗哗退开,躲到一边去。韩云正在奇怪他们为何闪得如此之快,只见夕辉变了脸色,对着乐俊苦笑。

“济言老师,我回来了。”乐俊硬着头皮上前,对缓缓走过来的一位五六十年纪的老人说道。

“不过是抄个法令竟然去了这么久,真是没用!”济言冷哼了一声,“柳国官法呢?拿过来!”

乐俊连忙跑回房间去拿,把厚厚一叠纸递给济言:“济言老师……”

济言翻了两页,眉头皱了起来:“乐俊,这是你从哪里弄来的,怎么字这么难看?”

站在一边的韩云脸上顿时火烧一般红,她开始默写了几页官法,后来乐俊看她辛苦才去秋官府抄写的。然而为了节省时间,她写的那几页内容他便没有再抄。本来是打算回来誊写的,没想到一到学寮,他的法学老师就过来了。

“呃……”乐俊正要回答,韩云上前一步,直对济言:“抱歉,这几页是我默的,所以字迹潦草。请您先看后面的部分,待前面几页重新抄过再看……”

济言扫了她一眼:“小姑娘说话挺庄正的,怎么写起字来那么丑?”

韩云垂下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济言也不怎么留意她,把纸张丢给乐俊:“前几页官法才是重点,是立国之本。这几页这么乱让人怎么看,重抄!你真不知道轻重,这么重要的东西让别人抄,万一有错字可能就会导致理解上的差错,那岂不全错了!”

“怎么会有错字,又怎么会理解错误。”韩云低着头,不自觉地抱怨了一句——这法律都是她制定的,谁会理解错误她也不会好不好?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声了,没想到济言看起来年老,耳力却好的不得了:“小姑娘,你说什么?”

“我说,这几页纸上肯定不会有错字的,您放心。”韩云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别人越硬她越硬,抬起头来清清楚楚地说。周遭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济言可是大学里最难应付的老师,多少人都因为拿不到他的允许而被迫除籍。现在居然有一名女子敢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简直……不要命了——至少是不要乐俊的命了。

“乐俊,这小姑娘是你带回来的吧?你去柳国到底是去查官法还是不务正业去跟女人勾勾搭搭……”

“济言老师!”韩云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她瞪着济言,一张脸胀得通红,气愤写得分明,“我敬你是大学老师而客气,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任意侮辱别人。在柳国一团乱的时候把自己学生派去调查,本来就已经是很过分的行为,学生失踪你也不关心,好不容易回来了,竟然先责怪一番,问都不问他遇到什么事情,张口就是官法官法……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但如果自己师德有亏,又怎能教育好学生!”

济言被她一番话堵得无语,韩云不加收敛,继续说道:“就算字丑又怎样?在柳国,你绝对找不到第二个比我更了解这份法律的!就算你想找乐俊的茬,也要搞清楚写下这几页难看字迹的人是谁吧!这么几条法律,难道我还能默错么!”

“你是谁?”济言忽然问道。韩云在气头上,随口答道:“韩云,我是韩云。”

“柳国小司寇?”

“正是!”

“又吵架了?”

夕辉看向女子寮,对乐俊耸肩说道。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语气。乐俊揪揪胡子:“现在大家流行一种说法:如果哪天韩云和济言老师不吵架,那一定是他们两个有一人不在学寮里。”

夕辉点头:“不过我真是佩服韩云啊,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和济言老师对喊的,看她平时对你也挺温柔的,没想到对其他人这么凶。”

乐俊笑着附和:“但你不觉得这两个人还满像的,都是认真倔强,难怪会常常吵起来。”

“得了吧,只有你这个法学高才生会觉得济言老师认真倔强,对我们这些普通学生来说,他那不是倔强,是龟毛啊。”夕辉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的法学课的允许,眉头不禁皱紧。用韩云的话来说,济言就是开当铺的,专门当人。他只求能在他手底下混一个允许……

“我比你早入学,但是始终没拿到这个允许,现在看起来要比你晚毕业了。”夕辉说道,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乐俊摇头:“我也没有拿到允许啊。”

“看济言老师对韩云的赏识,听他们每天对吼的内容,也知道他对你这个‘法学作业’很满意,看来是没问题了。”夕辉耸肩,“不过在法学上被这么一名死脑筋的女人超过,我还真是不甘心呢。”

“我都没有不甘心,你烦恼什么。”乐俊微带笑意,听女子寮那边传来大喊,是济言老师的声音:“韩云,你的脑袋简直是一块木头——不对,是石头!”

“你才是老顽固!根本就是食古不化!你的法律精神早就过时了啦!”韩云不服输,声音比济言还大上几分。乐俊和夕辉对视,忍不住都笑出声来。乐俊说:“我现在终于明白刘王——我是说现在的刘王——为什么要把她关到监狱里了。原来当她意气消沉的时候,安慰和劝解其实都没有吵一架来得有效。”

“不过也只有她能和济言老师对喊,从官法民法一直吵到最细碎的临时规定,庆国的法律已经被他们吵了个遍。”夕辉说道,“每天听他们吵架的内容,也是一种学习呢。”

“你听着,官法和民法中的这一条是不相违背的……”济言大声解释,韩云也大声反驳:“是你理解错了,你去秋官府审两天案子就知道这两条法律是怎么抵触的了!都没有做过秋官也敢来教法学,你不怕误人子弟嘛!”

“你也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制定的农法,简直是满篇子胡说八道!”济言喊道,“什么特产补贴,你根本不懂农业好不好?”

韩云顿时无言,夕辉坏心笑道:“这下济言老师可点到要害了,韩云法律精通,就是不懂风土人情。拿着点来砸她,简直一砸一个死。”

“济言老师真是不服输。”乐俊笑道,“不过韩云也不是会轻易被压倒的人,估计明天有热闹看了。”

不过乐俊料错了,第二天不但没有热闹,连前几日的大喊大叫都没了——济言出去了,韩云也出去了。济言去秋官府,韩云去乡下田里。两人都一副不让对方无话可说就不回来的表情,简直可怕。最搞笑的是法学课因此又停了,学生问怎么办,济言瞪他们一眼:“都给我去实习!”

实习也是韩云带来的新词,她说他们天天闷在这么一个小地方,学到的东西早就过时了,也不适应社会需要,应该去相关部门“实习”,学一些实用经验。济言当时对韩云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不过看起来他是听进去了。

“啊?”学子们都傻掉了,济言不管他们,径自往外走。乐俊揪揪胡子:“和寮监申请一下,大家都去秋官府‘实习’吧。”

看来还得他领队,谁叫他是最清楚韩云口中的“实习”到底是什么的人呢,又是济言老师的法学课负责人。

夕辉耸肩:“能者多劳。”

“什么公田嘛!我看根本就是大锅饭!”济言和韩云几乎是同时回来的,在济言嚷嚷完他在秋官府“观摩”——其实也是实习——所得之后,韩云忽然冒出来一句,“不过算了,反正这也是十二国特产,我担什么心!”

“噢?”济言倒是很好奇韩云所说的,韩云挠挠头:“好啦,关于特产的问题我承认是我错了,补贴是不现实的。可是……公田这种事情,我觉得法律规定还是不对……”

韩云开时说起来,济言偷偷点头,看到一边乐俊似乎有话要说,示意他直说。

“呃,你们两个都没有耕作过吧,这个……”

在一边夕辉“乐俊你真是不怕死”的眼神之中,乐俊把他们两个人都否定了一遍,开始阐述自己的想法。韩云和济言用同样的“你很过分”的眼光指责乐俊,但却认真地和他讨论起来。

夕辉挠头,觉得这样的大学也挺有趣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2 洪荒之开局打爆混…
3 星辰与灰烬
4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
5 签到十年:灵气终…
6 重生后追逐我的白…
7 女配不洗白
8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9 将军的团宠农门妻
10 重生小农女逆袭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作者: 铁蛋本尊
电子竞技 972252 字
王者新手,意外觉醒彩蛋系统,击杀可得彩蛋,开启获得宝贝,人品爆发!

2 重生之战佛无双 作者: 24K金樵夫
都市重生 21442 字
强者归来,无双战佛重生都市,除魔卫道,渡尽红尘,不负一世深情

3 洪荒之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作者: 一屁崩天
洪荒封神 73906 字
穿越洪荒,开局跟系统分道扬镳!奇怪,我一个生活玩家什么时候无敌了?

4 我的午夜直播间 作者: 我真是太难了
恐怖悬疑 732384 字
震惊!!探灵主播在线直播抓鬼!!震惊!!这座鬼屋怎么这么吓人!!

5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作者: 扑街狂少
都市重生 121620 字
末世战神修罗,重生到傻子身上。而他,竟有八个各行业顶尖的女神姐姐!

6 大秦诛神司 作者: 森刀无伤
探险揭秘 1161093 字
他受始皇之命,背负延绵两千年的诅咒,只为斩断长生不老的谎言

7 妖魔复苏之开局继承圣主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95749 字
开局巅峰,继承圣主,在妖魔复苏世界,他站在了所有妖魔的顶点。

8 开局奖励一百亿 作者: 水清有鱼
都市重生 1046651 字
什么?开局一百亿,三十天花完,再奖一千亿?好吧,我勉为其难试试看。

9 幻梦空间之恶魔止戈 作者: 木兽
异界大陆 543454 字
黑暗的笼罩会凸显光明的可贵,就让他在这迷雾中找出命运的真相吧!

10 华夏一家 作者: 血沃中华
历史穿越 720674 字
赵晓兵穿越到南宋犍为县,带着兄弟护佑蜀地平安,重拾汉唐河山。

《第十六章 大学》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