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三章 初赦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269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7

乐俊眨了眨眼,脸好像有点红,韩云听到门声回过头去,脸上却看不出什么不好意思来,只是微微皱眉,不快于青苏的突兀。她也没想着要在他面前掩饰泪水,带着泪的颜便毫不掩饰地现在青苏面前。青苏一傻,差点以为是乐俊做了什么,然后想想他应该没有那么大本事非礼韩云才是——不是他看不起乐俊,只是他那小胳膊小腿的,估计一旦被抓住胡子,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非礼”凶悍的韩云了。

“那个、落云,你醒了就好,我去给你拿药……”青苏呐呐说道,不知怎地,总有种自己不该出现的感觉。

“药?不用了吧。”韩云皱眉,“我只是被打了两下,又没什么大碍。”

“丫头,你真是不要命了。明知道自己身体弱还去挨打,又不吃饭又不吃药的!”青苏觉得烦躁得很,忍不住大声说,“乐俊你也来劝劝她,这女人简直想死想疯了!”

“韩云,吃药会好得快一些。”乐俊说,爪子搭在她肩上,“你,真的想死吗?”

韩云震动一下,抬头看他,乐俊晶亮的眼显得认真而又有些深沉:“你又是为了什么想死呢?能先告诉我理由吗?”

“我……”韩云张口结舌,忽然感觉无话可说。她……为什么想死?为以报助露峰?为琴夕?因为她的不被人理解?因为她给国家带来了纷乱?还是……简单的她累了?只是,为什么在这样一双清澈明晰的眼面前,她竟然连开口的想法都没有。她觉得她的理由她的想法,这矮矮的老鼠其实都明白;甚至也许连她不愿意考虑的地方,他也明白……

“我想……是我期望太高吧……”韩云侧过头去,微微苦笑,“虽然我口口声声不求谅解,虽然我说即使没有人理解我我也不后悔,然而……”

她咬住唇,泪水不停落下:“然而当我真的知道他们宁可一死入宫来刺杀我,当我真的听到他们的骂声,当我真的看到他们的冤屈痛苦,当我知道我设立的寻访处成了一部分人发泄私怨诬告的地方……我想,我还是死了好……”

她本在床边,这时俯下身子,把脸埋在被子上面,声音闷闷的:“岚飏说得没错啊,我就是害死了那么多人,想一死了之;青苏更没说错,我,只不过是一个受了点苦就不想活了的大小姐……”

她哭泣着,也许在这里,她的年龄很大了。但是在她出生的那个地方,她还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孩子。那个世界其实也并不明快,但至少在那个世界里,一些思想已经成为主流。而在这里,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所作所为的正确性,因为根本没有人理解她啊……

为什么倔强?为什么丝毫听不进去别人的话?怕一旦听了就会怀疑自己,就会让之前的所作所为变得无意义。她在决定自己没有回头路的同时,就告诉自己那句一百年前谭嗣同说过的话:但凡改革无有不流血者,她只求以她开始。

但是,这样的慷慨激昂,其实是声厉内荏的表现。做出一副凛然的样子,其实她根本没有那么崇高啊。她去见过月溪,那个男子可以用信任和宽容的眼看着他的人民,即使他的人民在危机过后开始埋怨救他们出来的人。那样的无悔,那样的宽容,那样似乎满身污浊却又干净,她根本做不到。她只觉得自己满身的怨念和血腥,连洗都洗不掉。

她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其实她不过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她以为她来自蓬莱,因此便有了高于这个世界的知识。这个国家的苦难她看在眼里,她以为她可以改变什么,却不知道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伟大。她一边告诉自己:我都是为了他们好,一边在为自己的无力而哭泣。

卑鄙么?丑陋么?她模模糊糊地问过自己,可是从来都不敢向深处问去。她怕如果看向镜子,镜子里面会照出一张她自己都不认识的面孔。一张一边告诉自己自己所作的都是对的,她是为了人民好;另一边却冷笑着说,人民是什么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连自己要什么都不明白的人,为了生存可以出卖一切。她怕看到自己,那个在内心深处自诩为救世主,却又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形象。月溪说,这就是无论如何,他都不后悔的原因。他问她,她也不会后悔吧?

她说,她的命是欠别人的,她不会后悔。

月溪说,她的命只是她的。

他一定看出来了,她没有他的无悔。他是真正为了芳国百姓,而她……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伟大。

“我……真的是很无耻的人呢……”泪倾如雨,其实不是为了委屈,她其实从来不委屈。她只是不肯接受自己内心真正所想,她只是不愿承认自己错了,她只是不愿……

头上轻轻柔柔的,什么在拍着她的额。韩云侧过头,泪眼朦胧中,看到乐俊翘翘的胡须,和黑亮的眼。

“为什么要这么想自己呢?你知道么,你的名气已经传到其它国家了呢。”乐俊轻轻摸着她的发,柔顺的绒毛和她过肩的发交织在一起,“很多人都对你很好奇,也在专门研究你的改制呢……很少有海客会像你这样,延王那家伙都说过——”

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说太多了,忙住了口。韩云抬起头,眼睛从飘落的发间问他:“延王说过什么?”

“他说,如果你是王,如果给你五百年,你肯定能做得比他好得多。”乐俊挠挠头,“当然我也是听说,不过这句话已经传遍雁国了。景王素来和延王交好,所以庆国上下也都知道这句话……”

“景王……”韩云低下头,那一个胎果的王,那个柳国百姓提起来都会觉得向往的王,那个据说很年轻,但却是庆国人民全心信任的王。

她轻轻叹了一声:“要是能见到她,我真的想问她一些问题呢。”

等到他们不再说话,狱房内安静下来。韩云抬头,看到一边呆立发怔的青苏,觉得他的表情特别好笑,忍不住问道:“你傻傻站着干什么?”

她脸上犹带着泪水,然而语气轻松了很多。虽然自己说自己不坚强,但韩云毕竟还是提得起放得下的人,更不会在别人面前哭个不停。当青苏还在无尽的震惊中回不过来神的时候,韩云已经可以嘲笑他了。

青苏脸忽然变得通红,有点像猪肝:“你……你……”

韩云奇怪地侧着脸看他:“我怎么了?”

“你……你是小司寇?!”青苏终于从不断的“你你”中解脱出来,找到了正常说话的能力。

韩云看着他,缓缓点头:“我是,怎么?”她任假王的时候,虽然上下都称呼她为小司寇,但她的名字毕竟也为众人所知。乐俊叫了几声韩云,青苏没有听不到的道理。更何况她刚才痛哭的时候,字字句句都显示出她的身分来。韩云虽非有意隐瞒什么,但青苏在她面前表现出对小司寇的极度维护,反是她自己在骂自己,这时身份揭穿,确实有些尴尬。她也微有些不安,觉得青苏一定会很生气。

“我、我、我——”青苏想到自己骂韩云的话,忍不住捶了自己一下,“我好像一直都在胡说八道,我……”

他想起自己在韩云面前说的做的,越发尴尬。韩云倒是不以为意,哭过之后竟然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说道:“我是知道你是岚飏特意安排的人,不过你自己既然不知情,倒也没什么关系……”

“特意安排?”青苏不解。韩云点点头:“岚飏定然是吩咐过下面,找一名因我政策而获利的人看管我,让我恢复些对自己的信心。而你就是被特意挑出来的人。所以……”她顿了顿,“虽然说你的看法并不是出于别人授意,但特意安排固定人群让我接触,本身就是一种片面。所以你的话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用处,我并不在意。”

青苏想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他脸胀得通红:“我才不是——”

他正要反驳她所说的“特意安排”,却想起按理来说确实不应该轮他监管韩云,而他确实是狱卒之中,最回护小司寇的一个。之后把他调往律州,现在想来,也是为了韩云吧?说他是特意被安排到韩云身边的,这话并没有错,只是——

“但我说的都是实话,而且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的啊!”青苏说。“很多人都是支持小司寇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下狱,但是只要你说一声,我们都会救你出去,甚至……”

韩云举起手阻止他说下去:“你说有很多人支持我,有多少人?占所有人数的多少?为什么支持我?支持我什么?”她一串问题问出,看着青苏傻傻呐呐的样子,还是低低笑了,“青苏,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经想开了……”

她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她也不必是。她只不过是一名很普通的女子,到了另一个世界,因为偶然的关系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管理者。她试图把她的世界的先进的东西引到这里来,结果失败了,她被推翻,然后被抓起下狱。就这样,什么为国为民啊,什么伤心失望啊,都只是无稽的情绪。柳国人是感激她还是痛恨她,与她有什么关系?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想想芳国人民对月溪的评价吧,月溪可是为了他们才去杀峯王的啊!

“人们怎么看我,又有什么关系!”韩云说道,“我不需要别人的感激,谁的——都不需要!随别人怎么想,是对是错,是好是坏,都和我无关!”

青苏看着她,抓了抓头,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似的。乐俊的眉毛——其实就是三根毛——动了动,略有所思。他问:“那么你现在肯喝药了么?”

“当然。”韩云答道,“我为什么要死?我死给谁看?我……值得吗?”

青苏又挠挠头:“我觉得,呃……”

“觉得什么?”韩云不耐他的吞吞吐吐,问道。

“我觉得你原来说要自杀,特别像是小女孩被男的抛弃了之后要死要活的;然后现在……就像想开对方是个无赖,觉得自己为这种人自杀多不值得……”青苏说道。

“你——”韩云瞪他一眼,“你这是什么比喻!”

她挥拳欲打,然后便是一阵剧烈咳嗽。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激烈动过了,难怪这么虚弱。青苏忙闪:“你别气,我去拿药。”

狱房内便只剩下乐俊和韩云,乐俊看向韩云:“韩云,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接下来?坐牢啊。”韩云躺在床上,有些奇怪地回答着乐俊,“我还能做什么?”

“刘王不是想惩罚你才把你下狱的吧?他是因为不想你死的关系对吧?”乐俊说道,“我听说新王即位之后沿用你主政时期的朝臣,只是提拔了一些空缺,但秋官长……始终空着。”

“这说明不了什么,他父亲就是秋官长,只是逃亡刚归,搞不好他是怕父亲太过劳累呢。”韩云淡淡说道,“我是不会回去了,从今以后,这个国家会如何,和我无关。他是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无所谓,处斩、囚禁、流放……都没关系。”

“结果你还是很倔强啊。”乐俊说道。韩云微微一怔,却不说话。

“药来了药来了!”青苏的大嗓门响起,他踢开狱房的门进来,“来吃药!”

韩云半支起身,拿起药来喝。青苏看看上面:“好像到晚上了,我拿饭过来,乐俊也在这里吃吗?”

“乐俊刚刚和同狱房的人发生争执,最好还是不要让他回去了吧?”韩云说。青苏皱起眉头:“可是没有狱房是空着的了……”

“不是有么?”韩云指着房内,“这里不是两人间么?”

“不行不行!”叫出来的竟然是乐俊,他连连摆手,“这怎么可以!我、我、我……”

“这有什么不可以?”韩云侧过头,“这里中间本来就有屏风,隔开不就好了?”

“韩、韩云……我、我是正丁……”乐俊吓得连连摆手,韩云奇怪地皱眉:“正丁又有什么关系?我这里有地方,你住过来不是刚好?。”她顿了顿,柔声说道,“乐俊,你也知道我现在心情很乱,我希望能有你在身边说些话,这样也不会胡思乱想。”

“也是,乐俊你就住进来吧,要不然这家伙——”青苏平素这么说惯了,三个字出口觉得不对,连忙改口,语调也变得恭敬,“小司寇她再想不开不吃饭,我可是受不了啊。”

乐俊动动胡子:“为什么我总会遇到这种事情……”

“呃?”韩云看他,眼中有淡淡的失望,“乐俊你觉得很烦么?”

乐俊摇头,最终下了决心似的:“那好吧,不过你要谨慎一点哦。”

“啊?”

趁韩云不在的空当,乐俊对青苏说了些话。乐俊认为韩云应该出狱在民间生活一段时间,在监狱里并不能让她开朗起来。很明显新王绝不是真的想惩罚她,乐俊说青苏的上司一定和芬华宫有联系,不如青苏去说明一下情况,传达一下。

青苏有些惴惴,然而还是去说了。司刑点点头,什么也不说,示意他出去。在青苏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消息迅速传到芬华宫。

“主上,主上!”就在负责此事的全宏出去不久后,永栩忽然闯了进来,他表情有些惶急,“主上……”

“大呼小叫些什么?”岚飏微微皱起眉头,眉心的伤痕显得格外突出,“台甫,这么晚了,你过来北宫恐怕不是很合适吧?”

“主上……”永栩看着岚飏眼中不悦,有些瑟缩。但是想起自己此来目的,还是鼓足勇气走上前,“主上,我听说全宏进宫了,他有带来什么消息没?她……她还好吗?”

全宏一次入宫恰好被永栩撞到,他并不清楚宫中各种关系,也就没多加留意什么。永栩跟在他身后,听他向岚飏禀告韩云的事情,心中惊异无比。而之后他便一直留意全宏,全宏上凌云山是要骑兽的,永栩很聪明地要使令记住全宏的吉量的味道,全宏一上山,便有使令通知他,永栩急忙赶来。

岚飏抬眼,淡淡看他:“全宏进宫又怎样?‘她’是谁?”

“主上,你知道的,我,我是在问她……韩云啊!”永栩看着岚飏,“她怎样了,好不好,上次全宏说她还不肯吃饭,现在呢?主上,我听说蓬莱那里可以让求死的人活下去,我去求延麒帮忙把她送回去好不好?我——”

“你就这么希望她回去么?”岚飏忽然打断他的话,眼神变得幽深,“如果你把她送回去,她就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这也没关系么?”

“只要她能活下去,就算回去也没关系啊。”永栩说道,大大的眼有了丝坚毅,“主上,就算她不在我身边,只要她活着,我就会觉得很开心了。”

“好伟大。”岚飏冷冷哼了一声,面色阴沉了下来,“我还不知道我的麒麟竟然这么伟大呢,好一副无私的语气!”

“主上……”永栩脸胀得通红,眼泪几乎涌上来,却不敢哭,“韩云她一直担心你,那次刺杀之后她一直昏迷,我没有为你分辩是我不好,但她并没有错啊!您不要这么责罚她,放了她吧!”

“百姓都说麒麟是仁兽,谁告诉我为什么麒麟会这么蠢啊!”岚飏无奈摇头,“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还真是被保护得好好的小孩呢。”

“我……我不是小孩子!”永栩大声说,和看起来也就十六七的岚飏比起来,他还是大的。他可以忍受别人拿他当孩子,却不能忍受被岚飏这么称呼。

“你当然不是小孩,再怎么装天真,你也一百多岁了。”岚飏扫他一眼,语中颇有几分不屑,“也只有韩云还会真拿你当小孩子看,先王连理都不大理你的不是么?一个一百多岁的妖怪还拿自己当小孩到处扮纯真,先王看得惯你才奇怪!”

“我、我……”永栩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他转过身去擦泪,不想让岚飏看到他哭泣。岚飏不依不饶,继续说着:“什么自己不被重视啦,自己什么都不懂啦,装作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撒娇,其实除了韩云之外没几个人会理你吧,你不过就是一个始终没成长的人罢了。没有任何人不让你迈出去,是你自己不敢走。是啊,当孩子多轻松,做错事了哭一哭就行,先王失道,你只要瞪大眼睛哭就好,反正不是你的问题啊……”

永栩咬住唇,忽然觉得脸上的泪水热得吓人,岚飏的话让他不知该怎么反驳——或者,他跟本反驳不了啊……

“在我面前,你哭也是没用的。”岚飏冷冷说道。“我不是韩云,没她那么心软,不是你哭一哭就会抱着你任你撒娇。也只有她会同情你同情得恨不得以身相代,你说什么王失道麒麟就会死啊,什么死了之后没有尸身,什么没有人喜欢你……她就可怜你可怜得不得了,其实你算什么。”

“我……”

“你都活了一百多年了,常人,常人能活这么久吗?活了这么久还是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只能证明你自己根本就是白痴,自己不去争取还指望谁给你送过来吗?你以为你是在蓬山当什么蓬山公呢!”岚飏去过蓬山接受天敕,自然知道麒麟在那里的地位,“我看你根本就是被惯坏了!总以为自己多可怜,你知不知道,是王随着麒麟而死,而非麒麟随着王死!即使先王故去,你不是还可以好好站在这里,还可以选出下一任王吗!”

当然岚飏没说,王死而麒麟活着的情况毕竟是少数。

永栩怯生生地抬起手碰了下脸颊,沿着脸颊落下的泪水如此灼热,却不是伤心的泪水,分明是一种尴尬羞愧。永栩张了口,偏生半个字都反驳不出:岚飏的话并没有错,对他的指责也没有错——是他错了,百年的时光不过是在蓬山孩子一样受宠的延续,知道自己唯一的责任只是选出君王,于是把自己的将来放心交给了助露峰,可是以助露峰的性子,又怎会在意他这样无知的孩子?直到助露峰快失道,他方才慌张起来,方才想到自己可能会死,方才到处哭诉……可是,他明明有百年时光的,他明明可以做一名真正的宰辅辅佐朝政的,是他放弃了阿……

“蓬山公,你只要选出王,只要选出王就好了……王会解救柳国,王会帮助百姓……”

好像是蓬山那里的一位女仙这么对他说,他从来没怀疑过这样的话语。当他选出王的时候,他看到百姓们的笑容,看到女仙们的欣慰,他回过头去,看到他的王无表情的脸——哦,是他的“前王”。

“麒麟,是百姓的象征。麒麟选出王,王行正道,百姓安居;王若失道,百姓和麒麟都将蒙大难。”岚飏淡淡叙述,“也许麒麟很难有很多王,但百姓可以。麒麟可能随着一些百姓死去,因为国家失道,但大多数的百姓都会活下来。被选出、被舍弃的人不是麒麟,是王啊!”

永栩愣了,呆呆看着岚飏。岚飏继续说道:“只有坐在玉座上,我才能明白先王的一些心情……和你这种选出王就不闻不问,把所有的责任都抛给王的麒麟相比,王才是最辛苦的啊。而且,永远没有休息……”岚飏微微笑了,靠近永栩,不甚庄重地托他下颌,“就为了这种只会撒娇的麒麟……你说,你有什么地方值得王这么去做?值得王为了你一直行正道,一直活下去,承担无尽的孤独?”

永栩忽然有些明白了,岚飏在说的,是他,也不是他。他忽然跪在地上:“主上,我……我只是最愚蠢的麒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的……”

“不是么?”岚飏眼神凌厉,“如果不是的话,韩云她为什么要寻死?她眼中的最后一丝生气,是在你对我跪拜之后丧失的……刘麒!她为了柳国心力憔悴,几乎把自己的命都付出去了,可是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明白!你们只会对我跪拜,叫我做王!什么王气!什么麒麟选王!是你们背弃了她啊!”

他猛然咬住唇,不止他们,还有他。他们一起,把她的信任全部打碎。韩云,她看他的眼神,是失望而隐含恨意的!

“麒麟,是最顺从的民众吧?王失道的时候先死,认准了王就不再回头,王说什么就都听从。看似忠心耿耿,其实那张玉座上做的是谁他们根本不在意,只要坐在玉座上,他们就献出他们的忠诚。”岚飏哼了一声,“刘麒,你根本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明白——”

“你只会撒娇一样地抱怨寂寞,你知道作为王的感受吗?你知道坐在那里,每天看着下面的朝臣跪拜的心情吗?”岚飏逼问道,“先王的遗物并未移走,有些我也看过了。刘麒,助露峰原来只是一个平民,当他刚即位的时候,他比你还要不知所措啊!可你呢?瞪着大大的眼睛坐在一边!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

“我……我……”

“麒麟是王的半身,一个不信任麒麟,也不相信人民的王,怎么可能不失道?”岚飏看向远方,道,“先王的乐趣,只在于把柳国建立成一个严明律法的国家,然后……便再不需要他。他只要挑战,他并不是为了这个国家,更不曾为了这些人民——”

“主上。”永栩抬起头,脸上已满是泪水,“主上,我会努力,我会尽量的……请您、请您不要放弃好吗?即使我们做错了很多事情,即使我们都很笨,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尽量、尽量学着去做事的,请您不要抛弃柳国好吗?”

岚飏愣了下,微微低下头,看着永栩的脸。忽地淡淡一声:“麒麟还真的是仁兽。”

永栩以为岚飏在讽刺他,泪流得更凶,然而不敢放声哭求,因为知他的不悦。他紧紧咬住嘴唇,看着岚飏:“主上,只要您能原谅我,您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主上,我会成为一名好麒麟,我会像其他台甫一样努力辅佐您,我……”

岚飏忽地唇角上挑,露出一个奇怪的笑:“麒麟,本来就应该听从王的一切吩咐吧?”他俯下身去,凑近永栩的脸,黑亮却深邃的眼直盯着他的,“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你的名字,是小司寇给你取的吧?永栩二字,从来没得到过先王的许可吧?”

永栩呆了呆,摇头道:“是没有,可……”

“我赐你一个名字怎样?把永栩二字丢掉,赐你一个新的名字,如何?”岚飏笑得古怪,“你是想要个名字吧?别人给的总不正式,我赐你一个好了……”

永栩一惊,心迅速沉下去。他低下头,泪水滴在地上,他双手紧握,手背有些发白了。泪水落在他手背上,他低低开口:“主上,永栩二字是韩云给我的名字,我……”

他哽咽半晌,还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岚飏觉得自己耍他也够了,敲了一下他的头:“木头脑袋,你真以为我讨厌她?”

永栩抬头:“主上。”

岚飏终于微微笑了起来:“她没事,全宏说她现在在恢复,他说她想出狱。”

——当然,也听说她和一名半兽关系很好,还是一名正丁。

不过这是次要的。

遣走永栩之后,岚飏叫来纳嘉、玥临等人,告诉她们韩云的现状。诸人都了解韩云,她既已放弃,便不会轻易再言死。但她那个性,多半不是真的想开,现在让她回朝,多半也是不成。最后几人商定先顺着她的意思,让她在民间住一段时间。待她心情稳定了,再行劝解。

岚飏招来全宏,对他交代了些,让他赶快去律州通知。全宏不敢怠慢,迅速向外走去。岚飏忽地抬手:“等下——”

全宏知他又有吩咐,连忙回来:“主上还有什么命令?”

岚飏忽地迟疑片刻,脸上露出一丝可疑的红色:“她在民间居住的时候,附近最好不要有男丁……”

全宏呆了一下,看向岚飏,忽地转过身去:“属下遵命。”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岚飏忍不住有点恼羞成怒:“那你还不快点。”

“遵命!”全宏忍着笑坐上吉量,待稍稍离开芬华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本是岚飏在常世时收下的心腹,他认识的岚飏是那个带着面具丝毫看不出表情、声音和眼神也甚少变化的他,而这个会脸红的岚飏……实在太好笑了!

他因为笑得太开心,以至于牢牢记住了“附近不要有男丁”这一点,而什么“仔细调查旁边的人”之类的,因为想想太平常了大家一定会想到的,反而被他忘却。

兴佑四十七年夏,柳国新王恒渊即位,定年号为允乾。允乾元年秋,新王下初赦,民以法治,官以法治,王以法治。若王犯法,请受天谴。

因国内仍乱,故新王并未大赦,仅免去几种人之罪。柳国人奔走相告,暗忧于国君严厉。新王严明律法,尤在先王助露峰之上。柳国监牢之中,冤屈者渐少,入狱者却不断增多,盖法严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2 洪荒之开局打爆混…
3 星辰与灰烬
4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
5 签到十年:灵气终…
6 重生后追逐我的白…
7 女配不洗白
8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9 将军的团宠农门妻
10 重生小农女逆袭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作者: 铁蛋本尊
电子竞技 972252 字
王者新手,意外觉醒彩蛋系统,击杀可得彩蛋,开启获得宝贝,人品爆发!

2 重生之战佛无双 作者: 24K金樵夫
都市重生 21442 字
强者归来,无双战佛重生都市,除魔卫道,渡尽红尘,不负一世深情

3 洪荒之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作者: 一屁崩天
洪荒封神 73906 字
穿越洪荒,开局跟系统分道扬镳!奇怪,我一个生活玩家什么时候无敌了?

4 我的午夜直播间 作者: 我真是太难了
恐怖悬疑 732384 字
震惊!!探灵主播在线直播抓鬼!!震惊!!这座鬼屋怎么这么吓人!!

5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作者: 扑街狂少
都市重生 121620 字
末世战神修罗,重生到傻子身上。而他,竟有八个各行业顶尖的女神姐姐!

6 大秦诛神司 作者: 森刀无伤
探险揭秘 1161093 字
他受始皇之命,背负延绵两千年的诅咒,只为斩断长生不老的谎言

7 妖魔复苏之开局继承圣主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95749 字
开局巅峰,继承圣主,在妖魔复苏世界,他站在了所有妖魔的顶点。

8 开局奖励一百亿 作者: 水清有鱼
都市重生 1046651 字
什么?开局一百亿,三十天花完,再奖一千亿?好吧,我勉为其难试试看。

9 幻梦空间之恶魔止戈 作者: 木兽
异界大陆 543454 字
黑暗的笼罩会凸显光明的可贵,就让他在这迷雾中找出命运的真相吧!

10 华夏一家 作者: 血沃中华
历史穿越 720674 字
赵晓兵穿越到南宋犍为县,带着兄弟护佑蜀地平安,重拾汉唐河山。

《第十三章 初赦》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