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二章 老鼠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189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6

还是秋官府,还是律州,不过司刑不再是千赫,而韩云也不再是家生。她当初在这里的秋官府待过一段时间,但并没有进过这里的牢房,这还是第一次。律州秋官府的规模和设施自然不如丰州的秋官府,但各地的狱房都差不多,囚禁犯人的地方,不必太好。

律州秋官府的狱房里也有上等牢房,按理来说每间牢房应该住两人,但韩云继续得到特殊待遇,独自一间。其实青苏觉得这样不是很好,这家伙已经孤僻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还不如让她和别人在一起多交流一下。但他的顶头上司、律州新的司刑告诉他绝对不可以,万一这女子出了问题,责任不是他们能担得起的。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犯人的命虽然不能说低贱得像草,但也绝对宝贝不到哪里去,怎么你就这么特殊?”青苏大咧咧坐在韩云床边问她,韩云抱膝坐在床上想着心事,有一搭没一搭地“嗯”了两声。青苏受不了这样被忽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喂!你在想什么!”

“啊?没有啊!”韩云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在发呆。”

“真是受不了你!每天都瞪着眼睛发呆,有多少呆可以让你发的!”青苏横她一眼,“你在丰州就要死不活的,送到律州,还是这副德行!我是真搞不清楚为什么上面还说绝对不能让你出事,什么都得给你优待,简直就像你是牢头我是犯人一样!”

韩云翘起唇角,冷道:“他让我入狱,不过是为了不让我死罢了,你以为他真的要让我受苦?”

“他?你在说谁?”青苏奇问,韩云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她抱住膝盖,把头埋在腿上,闭上眼,思绪飘走。

其实如果他真的处置她就好了……无论是杀了她或是真的入狱等候处斩都好,让她做工让她受苦……都可以。只是,何必让她在监狱里还受到优待?

“为什么?我明明做错了,为什么他不处罚我!我害了那么多人,柳国上下如此恨我,他们都上了凌云山杀入芬华宫,足以证明他们对我的痛恨,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处置我!”韩云低低说着,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柳国人不是都恨不得杀了我么,我的施政不是完全失败么?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

“你在嘀咕什么啊!落、那个落云!”青苏觉得她的名字很拗口,叫一句顿了下,“我告诉你,我可不再拽着你喂饭吃了,馒头还得泡散了才能灌进去,烦也烦死了!我才不管上面怎么说,你是犯人,就得给我工作!明天我就拿手工活来给你做!”

韩云忽然侧过头,脸颊倚在膝盖上,半长的发披散下来,眼光微动:“手工活?”

“你是女的嘛!又不能出去做苦力,当然是做一些什么绣花弄线之类的小活计。”青苏说道,“别以为你有人罩着就可以不做工,监狱才不养闲人!不过……你会做活吗?”

韩云微微一扬眉:“你知道我是律州浮民吧?”青苏点头,她继续说道,“当初就在这里,我几乎什么杂务都做过,你说我会不会做活?”

“有什么可骄傲的,切!”青苏不知为什么,就觉得她这副样子看起来很不顺眼,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决定明天找来最难的活给她做。

——结果,什么叫做自作自受,青苏算是清楚了。

他只听说做这个什么什么连环锁非常难,整座秋官府监狱里只有一名男犯会做,其他人都不行。狱官正后悔乱接活计,打算把这些锁链退回去,他便拿过来想气气韩云,结果没想到……

“喂!这个肯定不是用蛮力就可以的!你别这样啊!”他见韩云拿着一个链环直接往另一个上面砸,叫一声不好,连忙过去抢。韩云没守住砸去的趋势,一下砸到他手上,砸得他一跳老高:“喂!你想杀人啊!”

“是你要我做的,我接不上,自然只能用力了。”韩云抬起头,很无辜地看着他,“你闪一边,我肯定能研究出来的。”

“姑奶奶,是我不好,我不该把这种凶器拿进狱房里。”其实倒也算不上凶器,只能说他倒霉,“你把这个给我,我还是换点东西让你做吧……好像可以编纸花……”

韩云摇头:“既然你让我做这个,没成功完成它以前,我是不会换别的活做的。”她低下头,继续在链环上寻找着。

“倔一点是好事,太倔就成了茅坑里的石头了——又臭又硬。”青苏说道,“小丫头,你能不能听别人几句话?”

韩云微微一震,停了手中动作。半天她才回答道:“我不是……倔强,我只是很好奇这东西到底应该怎么弄……”

“唉……”青苏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拉韩云手臂,“那你跟我过来吧,我找人教你。”

他拉着她出了上等狱房,向男监走去。

“呃?老鼠?”

韩云自然知道有所谓半兽的存在,但她向来很少直接接触他们,更何况一般来说半兽常常都以人的状态出现,很少能见这样只在脖间围条围巾的半兽,而且还是老鼠样子的。韩云虽然不怕老鼠,初见之下也免不了吓了一跳。

那只老鼠正坐在狱房的一角忙着些什么,青苏过去跟他打了招呼,他短短的爪子挠了挠头:“可这里是男监,不大好吧?那位姑娘不可以换其它活计做吗?”

“你这么问是因为你不知道这家伙有多倔强。”青苏无奈说道,拉过韩云,“喂,你不是要学吗?怎么还不过来?总不会是怕他吧?”

“我可以摸摸你么?”韩云走到老鼠身前问他,“好像……很温暖啊……”

呃?青苏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呆住了。当然他不会知道在韩云过来的世界里有种叫做公仔的玩具,更不会知道即使是看起来很酷很成熟的女子,有的时候也会喜欢绒毛玩具。

当然韩云是宁死不会承认的。

老鼠点点头,晶亮的眼睛看着她,胡子一翘一翘地。韩云伸出手,柔顺的触感让她想起了很多:小的时候在孤儿院哭泣不止,义工姐姐会拿毛绒绒的兔子给她抱;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阿剑就送给她一个和真人一样大的绒毛玩具。

也许因为他们都知道她是寂寞的,所以要温暖来陪伴。

原来她在这个世界,也是寂寞的,寂寞而孤独。手上的触感进了心,软软的,暖暖的。

她抑住想哭的冲动,拿开手,问他:“你会做那个连环锁对吧?可不可以教我?”

“当然可以,不过这里方便么?”老鼠问她。男犯和女犯向来隔得很远,他觉得有些不妥。

“没什么关系吧?”韩云看了看青苏,然后回头问老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乐俊。”老鼠很温和地笑了,“我叫乐俊。”

“这里?怎么可能?”韩云拿着铁环,“怎么可能穿得过去?啊……”

她看着手中的链环,发现自己竟然弄成功了,不由呆呆地欣喜:“真的可以耶!”

韩云不自觉地笑了,青苏见她笑容,心中一凛。他从来不知道她也会笑的——没有苦涩,不带凄然,真正的,笑。

“是啊,你看,这个很简单的。”乐俊也微微笑了笑,继续教她,“明白了就不会难,你再试试。”

“我知道了!这是物理原理嘛!”韩云兴奋喊道,“原来是这样……”

“物理?”乐俊眨了眨眼,“你是海客?”

这一次轮到韩云吃惊了:“你怎么会知道?”

“我听她说过什么物理之类的名词……”乐俊低声嘀咕了一句,“她说是蓬莱那边的科学。”

“你也认识海客啊。”韩云有种亲切感,“我是从蓬莱来的,那个人是男的女的?在日本——呃,蓬莱哪里生活?多大年纪?”

忽然感觉日本好像已经是另一个世界了,这么说起来只觉得亲切,却已经无法在脑中映出那里的任何景色。不止是日本,还有中国。连中国的样子,都开始淡漠了。甚至,阿剑。听到海客二字,感觉亲切,是因为这两个字让她想起那边——也就是说,没有这两个字,她已经很难回想起那一片海天了。

“她是女的,年龄……二十出头?”乐俊摸摸脑袋,韩云一想也是,女生的年龄怎么可以顺便乱告诉别人,于是笑了笑:“那她在什么地方?柳国么?”

“在庆。”乐俊回答道,“一般来说,海客都会流到巧、庆或雁,然后大多会去雁和庆,我还以为柳国没有多少海客呢。”

“有很多啊。”韩云道,“柳国法律完善,虽然对海客并不如雁和庆那样优待,但可以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环境,所以还是有很多海客过来这边的。”

两人竟然开始聊起天来,韩云讶异乐俊对蓬莱竟然了解如此之多,甚至包括那边的风土人情。她不由问道:“这些……都是你的那位海客朋友告诉你的?”

“我还认识几个海客,虽然都是很老的了。”乐俊回答,“我对蓬莱比较好奇,所以问的多了些。不过还真是不同的世界啊,尽管他们和我讲了很多,有的地方还是不太清楚。”

“你已经知道很多了,简直比我这个外来的人知道的还多。”韩云是中国人,虽然在日本待了一段日子,终有隔阂,“你是做什么的?怎么会进来这里?”

“我是学生。”乐俊回答道,“至于怎么进来这里……”他又伸出短短的手挠了挠头,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

“其实……我是因为把旌券弄丢了,才被捉进来的。”乐俊毛茸茸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色,似乎是也觉得说出来比较丢人,“我的行李都丢了,也没办法说明身份,就被抓了。”

“啊?这也可以?”韩云惊讶,“柳国也有很多浮民啊,怎么会因为你没有旌券就抓你入狱?”

“也是我运气不太好啦,正好在小司寇整顿吏治的时候过来而且被捉到。那个时候很多贪官污吏怕被抓去法办,很多都协款私逃,所以那时有令,只要是没有旌券并且没人证明身份的,一概入狱。”乐俊说道,“我是来柳国游玩的,当然没有人认识我,所以就下狱了。”

韩云一怔,不由苦笑:“原来你也是被小司寇害到的人之一。”

“呃?”乐俊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额头上的毛动了动,“你是说你们柳国的小司寇?我倒是挺佩服她的。可惜不知新王会怎么处置她……”

“那种人有什么可佩服的?”韩云冷笑道,“乐俊你不是柳国人,可能感觉不到,据我所知,柳国很多人都很恨她的。”

青苏斜了她一眼,不想再反驳她了,他想韩云一定是被小司寇处置的贪官家属,所以才那么讨厌小司寇——虽然说,柳国骂小司寇的人确实不少,但说到恨,倒也未必。

“是吗?”乐俊歪着头,晶亮的眼又眨了眨,“我不这么认为呢……”

“不管这个了,乐俊你是来旅游的,那么你是哪国人?”韩云问他。乐俊回答:“我是巧国的,不过现在在庆国读大学……”

“听说庆国的女王也是海客呢!”韩云听他一说,好奇心不由得起来,“而且听说景王非常睿智又善于治国,短短几年间就把庆国治理得非常好呢!”

“睿智……”乐俊的胡子又翘起来,抖动几下,“真是不可靠的传言呢……”

“啊?”

“庆国的女王从来不认为自己睿智啊,她刚即位的时候被叫做‘赤子’呢,就是没长大的黄毛小丫头嘛!”乐俊说道,“她这几年,可以说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啊,善于就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

“听起来你好像很熟悉她?”韩云觉得有些奇怪,问道。

“哪里有。”乐俊忙忙摆手,“只是景王很平易近人,她的事情庆国上下都知道的。”

“哦……”韩云微微出神,陷入沉思。

韩云在狱中是有特权的,青苏虽然总是气鼓鼓不愿承认这一点,但事实就是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能阻止韩云做任何事,除非她想要伤害她自己。韩云自己也清楚这种特权,而她唯一使用它的情况就是去找乐俊。她每天都会去男监找乐俊聊天,两人迅速熟起来。

乐俊给韩云一种清风一般的感觉,那种很淡很淡的春风,轻轻环过身边,带着绿色和温暖的气息,似乎能平复人心一般。和乐俊说话的时候,总是让她忘记心头郁结——虽然,只是暂时忘却。

怎样的环境能产生这种男子呢?温和,善良,聪明却不张扬,似乎什么都知道,各国的风土人情在他脑中一般。韩云不禁好奇问他在巧国是不是比较尊贵的人家,乐俊笑着对她说他家原来比较穷,因为半兽在巧国很辛苦,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

“没有王的国家很艰难啊……”韩云低声叹道,“巧国,很乱吧?”

“很乱,但是错王在的时候,也未必好多少。”乐俊说,“失道的王带来的灾难,有的时候比王不在位还大。”

“哦?”韩云微微分神,看向乐俊。乐俊拍拍她肩膀:“你还是不要想那么多比较好,你是海客,可能无法理解这里的一些事情……”

“仅仅因为我是海客的关系么?”韩云微微摇头,“或许不是的啊……”

乐俊不明白她的心思,但他也不是追问的人,他侧着头,晶亮的眼看着她。韩云轻轻一怔,在他面前,她竟然有种述说的冲动。真的,好奇怪。她倔强成了习惯,在芬华宫中,她一直不肯把自己的挣扎矛盾和脆弱行诸于外,怎么这时……居然想说,她其实一直都在害怕,也一直都在怀疑自己。

“你们说新王的初赦是什么?”旁边传来大声讨论的声音,韩云看过去,是同狱房的几名男子。监狱之中男女之分本来极为严格,韩云却打破了这一界限,常常来找乐俊。其他人早就看不过眼,只是碍于青苏在旁边,不敢表示不满。现在青苏被叫出去做事了,他们自然也不再顾忌,声音极大,硬是要盖过韩云乐俊的谈话。韩云听他们提到新王,不禁留意。

“谁知道!按理来说,新王已经即位快一个月了吧?怎么都不见动静的!”一人抱怨,“我还等着新王大赦天下放我们出去呢!”

“得了吧,你能出得去吗?你可是那个韩云抓进来的人!”另一人冷笑说道,“新王即位以来做的事情虽多,但有几项不是建立在那个韩云新政的基础上的?新王根本是继续她的政策,你是被她颁布的法条抓住的,新王怎么可能放你出去?”

“我就不信了!那个韩云颁布的法令那么莫名其妙,新王怎么可能继续实行!”前者忿忿道,“且不说我怎样,她说什么自己选出官员,她知道什么!那个培德只是和谁关系都好就被选为乡长,他跟本什么都不会!那种人当上官员只会让柳国大乱好不好!”

“是啊是啊!我们村子也这样!最有钱的说只要选他他就给我们每人五千,我们就选了他。结果……那家伙上任之后都捞回去了!”

“还有我们,本来我们州宰不过是贪一点嘛,这也难免,但是他做了很多事情啊!她偏偏把他撤职,换上来那个啥也不懂的!原来州宰的人也都被罢免……”

韩云低下头,双手紧握,心中苍凉一片。奇怪,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不是在第一次听到百姓骂的时候就已经觉悟了么?怎么还会如此难过?好……奇怪哦……

“我看是你的靠山倒了所以才生气的吧?”韩云忽然听到乐俊的声音,平素的温和中似乎有了一丝讽刺。她惊而抬头看他,见乐俊毛茸茸的脸上显出极严肃的表情来,黑亮的眼中几分不悦几分愠意:“你们抱怨了那么多,不是抱怨小司寇的措施让你们失势,就是抱怨小司寇让你们自由选择结果选错了人,这是小司寇的错吗?如果说要责怪,也该责怪你们自己吧?”

“你说什么?”几人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站起身来挥起拳头。乐俊抬头:“难道不对吗?你本来是乡长,因为小司寇惩治贪官而入狱;而你是州司空的打手,他逃跑了你也被抓……你们说小司寇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其实是因为她损害了你们的利益吧!”

乐俊指着他们,说出他们的罪名。他们毕竟在同一间狱房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清楚对方的底细。乐俊是倒霉才被关进来的,其他人大多数都是拜韩云新法所赐,乐俊看他们不顺眼很久了,只是他向来平和,不愿多说。这时候却终于忍不住。

“难道把罪责都推给小司寇,你们就没有错误了吗?我以前来柳国的时候就是这样,上欺下瞒,本来很完善的监督体制压根都没有用。全国上下的人把这样的行为当成理所当然,国家也越来越腐烂。”乐俊说,认真的表情配上努力比出手势的短小前肢,给人一种有点滑稽的感觉,“我亲眼看到小司寇怎么把这个国家渐渐救回来的,虽然可能有点过激,可能有些不妥,可她是真的为这个国家付出,相比之下你们又做了什么?”

“一只死老鼠,凭什么指责我们!”几人举起拳头凑过来,“你小子平时不说话,现在倒是滔滔不绝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要注意一下!”

“我看是他仗着自己有人撑腰太嚣张了!我们看在他是半兽的份上都没给他一个下马威,才让他这么不知轻重!干脆现在给他点颜色看看!”

几人说着就开始撸袖子,他们毕竟也不算聪明,竟然就这样动起手来。乐俊是半兽,虽然学校里也有体育方面的要求,但他还是不擅长和人动手,何况短小的前肢实在不适合打架。他的手在空中晃了几下便被几人淹没,然后便是手打在皮毛上的“啪啪”之声。

韩云看着面前人影晃动,听不到乐俊叫疼的声音,眼中晃过什么。她忽然站起身向前,拉开眼前大汉,挡在乐俊身前。众人打出了性子,哪里还收得住手?仍是一拳拳打过去。韩云抱住乐俊,躲也不躲。乐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试着去推韩云,但是韩云把他抱得极紧,他一时竟然推不开。

“落云,落云姑娘……你放一下啊!”乐俊感觉到韩云被打的震动,抬头看她咬紧唇,脸色越来越苍白,加大了挣扎力度。只有这个时候才埋怨自己为什么总是老鼠的样子,短短的手根本用不上力气——可这种情况,他也不能变成人啊……

“你们在做什么!”如洪钟一般的声音,是青苏。他见到这副情景,心中一紧,也不管眼前挡着什么人,双手用力几下子把他们撩倒,冲了进去。

韩云尤在抱着乐俊,苍白的脸上衬着唇角微红的血丝。嘴抿得极紧。青苏拉起她:“落云,你的身体……”

韩云本就体弱,全凭一股气撑着而已。青苏这么一拉,她再也支撑不住,向前摔倒。乐俊在她身前,连忙伸出短短的前肢抱住她。韩云带着冲力使两人后退几步,他的温暖无所不在,包围住她。

“谢谢你……”韩云低声说道,意识渐渐沉没,眼睛阖上,眼角滴出几滴泪。

谢谢你啊……

“主上,这个国家,我一定会尽力的……”

“我欠您一条命,就会用我的全部来还……”

“无论别人说什么,我没有办法回头。主上已经为我而死了,我……这一条命,又有何惜!”

韩云紧蹙着眉,即使在梦中,似乎也在忍受莫大的痛苦。

“小司寇,这万万不可!这么做无旧例可循,有悖常理啊!”

“你这么做,不怕暴乱吗?”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小司寇又颁布什么土地条令,真是的!她为什么这么多事!明明生活已经很辛苦了,偏偏天天改这改那的!”

“她杀了先王,又罢免了一堆官员,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让柳国大乱吗!”

“那个小司寇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迷惑主上以至于让主上失道,我要豁出自己性命为民除害!”

——不!不是!

——可是,我做的真的对么?我给他们的,真的是他们需要,他们想要的么?事实上是他们根本不明白,他们根本不要!我强行给他们,真的可以么?他们是不是宁愿看着这个世界腐烂然后自己也一并腐烂,也不肯让自己冒着被感染的危险拯救它,是么?

——可我不能放弃,我要去做,而之后是怎样,就留给身后评说吧……也许要过好多好多年,他们才会明白:原来那个“假王”曾经要给我们的,是这样的东西……

——也许,要很久很久以后……我不想活过那么久,太累了啊……

——我宁可闭上眼睛,不要看到他们责怪的眼神啊……

韩云睁开眼。一直以来环绕身边的彻骨寒冷忽然消去了些,有种温暖包围住了她。弥漫全身的不再是死亡的气息,而是生的力量。

暖意从手中升起,韩云看向自己的手,苍白纤细的手中,握着小小的毛毛的爪子。沿着茶色毛毛的前肢向上看去,是傻傻的包袱皮一样的披肩和翘翘的胡须。一双黑亮的眼,带着关心地看着她。

忽然就很想哭泣,好像遗弃世界也被世界遗弃之后,忽然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在静静看着她。他不说话,但是他的眼如此清澈透明,清澈透明,又和永栩那种单纯的透明不同,他像是能看懂她的每一点心思,却没有半点责怪。

“落云你醒了啊?”乐俊见她醒过来,连忙抽出自己的手,“那个,你一直拉着我不放,我只好握你的手……你身体太弱了还要替我挨打,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我给你拿药去,青苏在厨房里待好久了……”

韩云摇头,指尖微微向前:“我没事,你的手借我一下好不好?”

“啊?可是药……”乐俊的爪子被她抓住,他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胡须随着鼻子的动作颤动了下。

“我是仙人,吃不吃药其实都无所谓。”韩云抬头看着他,“难道你不知道,青苏看管我的目的并不是怕我逃跑,而是阻止我寻死?”

乐俊看着她,黑亮的眼中闪过丝疑惑,然后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你对我说谢谢……”

“可你为什么要谢我,明明是你替我挡住别人的拳头,为什么你要谢我呢?”乐俊继续说着,“你对小司寇从来没有好话,但你对我很好。我为小司寇说话被打,你冲上来替我挨打……落云,不!小司寇韩云,对吗?”

“我是。”韩云缓缓点了点头,手微微有些发抖,生怕他会对她的欺瞒表示不满。然而乐俊只是侧了侧头:“难怪呢……”

“难怪什么?”

“难怪你虽然每次都在说小司寇的不是,但总像是在说赌气的话,盼望着我能反驳你……”

韩云忽地一怔,感觉手心微微渗出汗来:“是……这样的么?”

乐俊被她握着,也能感觉到她的震动,他另一只爪子是自由的,此刻伸出来挠挠头:“这个……只是有点这种感觉啊。”

“确实是这样的吧。我一边说自己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害了那么多的人,一边希望有人站出来告诉我:你没有错……”韩云低低说道,“我还真的是很矫情呢……”

“是别人的评价太影响你了吧?”乐俊说,“你其实是觉得委屈的,因为他们不理解你啊,可是你又不愿向他们解释,所以你才这样。还真是小女孩呢。”

“我……我……”韩云想说些什么反驳,却完全失去了反驳的力气。她握着乐俊爪子的手微微用力,拉着乐俊:“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么?”

“呃?”

“借我抱一下好不好?”韩云说着,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径自向前抱住他,把头埋在他柔软的皮毛上。乐俊一张脸顿时变得很怪异,想躲却又没办法放她不管,茶色的皮毛竟然好像也可以显出脸红来。他低声嘀咕:“怎么这些海客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小心啊……”却感觉到毛被润湿,有点难受。

弄湿他短短的毛的,是韩云的眼泪。她贴着他,感觉他的温暖,却把泪水沾到他身上。

乐俊呆了一呆,勉强抬起爪子想挠头,却发现被她这么一抱,前肢不够长碰不到脑袋了。他想了想,还是把小小的爪子搭在她后背上,像是哄着小孩一样拍着。

“她还没醒吗?药快熬干了——”

门“当”的开了,青苏看着狱房内的情景,也呆了——吓呆了。

这、这是在做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十二章 老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