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章 云落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10117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6

玥临回到秋官府,纳嘉还未回来。她心中纷乱无比,也管不了许多,回到屋中静静出神。跟她从芬华宫过来的一名内小臣小心翼翼走到她面前:“小宰大人……”

玥临微微皱眉:“什么事?”心下尤自在盘算着:聚辰镜大概是要三个月吧?先王驾崩至今……是不是也差不多了?

“小宰大人,琴夕刚才回来了……”内小臣说道。玥临从恍惚中忽地回神,抓住她:“她人呢?”

“琴夕她……她知道您不在府里,入宫去了。”内小臣答道。

玥临心中一凛:“入宫?”

“是啊,入宫去见小司寇了。琴夕本来也是宫中人,当然要回宫去。”内小臣说。

“糟了!”玥临低声喊道,“我难道没说过,她回来让她先来见我吗?”

“呃……琴夕听说大人您在宫里探望小司寇,就赶过去了。”

玥临一咬牙,拿起大耄披上。天色已暗,夜色微凉。这时候还要坐骑兽飞凌云山,有些冷呢。

可……她还没来得及吩咐琴夕隐瞒民间情况,琴夕那个急性子,又有和韩云一样不会转弯的倔强,这下……

她想起韩云的身体状况,加快了动作,希望能及时阻止琴夕。

夜间的凌云山看上去极孤高,玥临是文官,她的驺虞是韩云赐的,她还没骑顺。驺虞的背很滑,她觉得非常颠簸。寒风刺骨,穿过层层衣衫,直刺肌肤中。

还没到芬华宫,她便看到几名天官,乘着天马疾驰。她一怔,几人看到她,惊喜道:“小宰大人,您来了就好,我们正要去找您呢!”

玥临倒不觉高兴,心中隐隐不安,却不得不跟着他们入宫。进了玟华殿,她见琴夕立在床前,韩云坐在床上阴沉着脸,便知不妙。

“玥临,背享太守擅用拨下的救灾款,你知道么?”韩云沉着脸问道。玥临看向琴夕,见她黑着脸,心中一叹,缓缓点头。

“那么你就是见过来寻访处上访的人喽?为何没有上报?”韩云冷冷道,“据说背享人在月前便动身来丰州,我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是我下令封住消息的。”玥临看着韩云,道,“小司寇,这件事我已经处理过了,我认为无需再行禀告。”

“处理过了?”韩云眼光锐利,在她脸上扫过,“退款,罚俸,这就是你的处理?玥临,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轻描淡写的‘处理’了?!”

“背享太守,是地官长的侄儿,也是平州州宰的至交。”玥临淡淡说道,“我不认为现在追究他是个好主意。”

“所以就任他枉法?”韩云一拍床,手掌生痛。她拿起床上一叠纸,扔向玥临身前,“那这些呢?这些案子你也都‘私下处理’了?”

纸张散了满天,玥临拾起几张,微微皱眉:“琴夕,你去救灾,查这些做什么?”

“你还敢这么说!只一个平州便有这么多事情瞒着我,其它地方可想而知!玥临,枉我对你如此信任,你竟然袒护这些混帐官员!”韩云气急,大声喝道,“他们都是吸民血吃民脂民膏的狗官啊!寻访处就是用来揭发处置他们的!先王就是放任这些人横行,才导致失道的!”

“韩云,不是我袒护他们,而是我们根本揭发不起,只能薄惩。”玥临摇头,“你知道一个背享太守身后有多少势力么?你知道一旦开始彻查,可能会波及全国么?障隆那一党的人被清除之后,朝中本就缺人,你知道大学每年才有多少人毕业么?韩云,你能想象寻访处每天会接到多少信函、多少人么?”

“难道这就是放纵他们的理由?!”韩云坐起身子,直觉全身气血上涌,喉头一甜。她勉强抑住,血丝沿着唇边流下。

“韩云,你怎么了?”琴夕虽然知道她身体不好,但还是第一次看她吐血,不禁惊慌起来。玥临低声道:“韩云,你看你身体都这样了,怎能如此动气……”

“我的身体如何并不重要,我必须在一个月内把柳国治理好,这样即使我不在了,它也可以很好地发展下去……”韩云语声中夹着咳嗽,“这样,我才对得起主上……”

“你果然用了聚辰镜。”玥临道,“可你又是为了什么?韩云,你根本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国家做到这一步……”

“有必要!我欠柳国一个王,我必须用我的一切来还!”韩云喊道。

琴夕傻站在一边,终于捡回一点声音:“你们说的聚辰镜……是那个……把全国的灾难聚在一个人身上的宝物吗……”

韩云玥临二人同时住口,玥临缓缓点头。琴夕脸色大变:“不是说用了聚辰镜的人……都活不过三个月吗?韩云——”

“一个月,够了。”韩云淡道,“除贪官,清吏治,还给人民一个干净的柳国。还有一个月,够了。”

“你怎么可以用那种东西……那种东西,不是已经禁用了么!”琴夕喊道,她忽然转身向门口跑去,“我要把那镜子砸碎!我不要你死!”

韩云微微摇头:“琴夕,我现在身体已经如此了,就算你砸了它,我怕也撑不过去……”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有些担心的,于是起身跟着跑出去。玥临连忙跟上,夜露寒重,她把大耄给韩云披上。韩云体虚跑得不快,命天官去拦琴夕。聚辰镜放在广德殿中,眼看接近,天官也快阻住琴夕,却见广德殿殿门一阵乱,有人从中跑了出来。

韩云看过去,跑出来的人身形甚是熟悉,她惊讶:“纳嘉?”

纳嘉见到她,忽地露出一个微笑:“韩云,你来的正好,我刚刚把聚辰镜摔成两半,正想找你定罪名呢!”

韩云后退一步,脸色惨白。

据说,痴王所爱的女人死去之后,他便下了决心殉情。然而想起柳国百姓,他又有些不忍。于是他向决意造出一样宝重,可以将自己的命和王气聚起来,用来抵消失道带来的灾难。这样虽然自己死了,也不会给国家带来太过深重的灾难。

然而屡试不成,痴王心急,想用血来殉,也是不行。他身边天官中,有一人对他甚是忠心,见他如此,趁夜间来到铸台前,愿将自身之命换宝重炼成。

翌日痴王来此,见一面镜子现在台上,欣喜异常。那位天官请求痴王将镜子赐给自己,痴王应允。痴王遂自决,三个月后,天官卒,柳国生乱。

数年之后,新王继位。经过年余的研究,得知此面镜子可将国之大难转到一人身上,而这人,定是王赐予镜子之人。

聚难予人,新王将镜子命名为聚辰镜,藏入广德殿内。

聚辰镜形状古朴,镜面并不十分平整,像是蒙了层雾般朦胧。此刻,镜面上有一道裂痕横亘而过,将镜子分成两半。

韩云拾起聚辰镜,转身看向纳嘉:“纳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镜子是害人的东西,早砸了早好。”纳嘉回答道,“我只恨没有在助露峰未死之前砸了它,让你做了傻事!”

韩云试着把镜子拼起来,纳嘉冷冷一笑:“碎都碎了,我不信它还能用!”

韩云瞪着她:“纳嘉!你知不知道这关系到柳国百姓的命运啊!”

“柳国百姓的命运?所以就要你去死?”纳嘉加大声音,“韩云,你要搞清楚,你没欠柳国什么!”

“我欠他们一个王……”韩云喃喃道。

“那个王本来就是要失道的!你根本没必要为他救你而内疚!”纳嘉喊道,“韩云,你为什么总是不让自己好受?你为什么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自己?”

“你的语气,和岚飏很像。”韩云淡淡说道。她转过身去,对身后的天官下令,“你们把她押走,明早天一亮就给她骑兽,让她离开芬华宫。”

“韩云——”纳嘉喊道,“你要做什么?”

韩云回头,却是一笑:“把权力还给百姓。”

她走开几步,只觉得心口闷得发慌,口中甜甜的,似是又要吐血。她咬紧唇,几乎要落下泪来:纳嘉砸了聚辰镜又有什么用?她的身体,早已经撑不住了。况且她根本没有办法静养,因为她的担子太重,她必须在死前给柳国人民一个干净的国家,这是她在助露峰尸体前发的誓言。

纳嘉这样,只是害了柳国人民,却救不了她啊!纳嘉纳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翌日早晨,韩云去了秋官府,玥临被她软禁在宫中。她到了临时设的寻访处,查找公文信函。她是小司寇,也是现在柳国的假王,自然没有人能够阻止她,玥临瞒了她月余的种种,此刻都无法再按下。韩云越看越是气恼,把一沓纸重重一摔,剧烈咳了几声,坐在椅中。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瞒着她!

现在……她该怎么办?虽然早知道民间的黑暗,当真见到了,还是栗然而惊。这样广泛深重而肆无忌惮的犯罪,她……怎么处置?

韩云想着,回到了宫中,满朝官员已经等候在外,等待早朝。韩云拿着寻访处累积的公文信函上告的材料在众人面前摊开,满朝俱惊。玥临实际上已经查证核实了其中大多数案例,朝中官员置身事外者寥寥无几。韩云冷冷一扫他们:“食君之禄鱼肉百姓,我留你们何用!”

她心猛烈跳起来,热血上涌,道:“如今柳国无王,国家大乱,你们这些人却只顾自己富贵荣华……国家岂可交予你们这些人之手?华复!”

华复应了一声,站出来。韩云看着他,淡道:“王师现在情况如何?”

“尚在待命。”华复答道。

韩云微微点头,看着阶下诸臣:“凡是被告查证属实的,全部免职下狱,等待判处。”

“小司寇!”出来的竟然是冢宰蒙群,他向前跪倒,“请您收回成命!”

韩云虽然是假王,但她向来让别人称她为小司寇,为的是不摆这个架子。蒙群向来和她不对,但蒙群为官也算清正,虽然执拗了些,但也没有大过,韩云一直不大理会他。她见蒙群出来,皱了下眉:“怎么?冢宰大人是要为这些赃官求情不成?我国向来以法治闻名,尤其对官员制约甚严,这些人罪行昭然,我现在只是囚禁调查,已经松了很多了。”

“可这些都是国家重臣,把他们下狱,还能剩下多少官员?”蒙群道,“大学每年学生有限,谁来接替这些人的位置?他们的副手吗?”

韩云摇头:“当然不能是他们的副手,这些人蛇鼠一窝,谁也脱不了干系。”她顿了一下,忽然直视阶下诸臣:“所以我想让百姓自己来选择管理自己的人!”

诸人愣住,不知道她的意思。韩云进一步说明:“也就是说,给他们选择的权力,让他们选出乡长、州官……让他们自己决定由谁来治理他们!”

阶下臣子吓傻了,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古怪的念头,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云站起身来,心下已经坚定:“我马上起草旨意,并且制定可行方案,此事不必再议。”

黄河易清吏难清,柳国的崩溃,是由监督机构的腐化开始的。监督机构已然不可信,而官场处处污浊。那么能相信的,只有百姓自身。

就算是冒险吧,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

当真起草方案,韩云方知这有多难。在这个完全不知道民主为何物的世界里,她的想法简直是异想天开。她向来是重视程序和法制的人,况且身边人手不足,必须制定出比较公正的法案,否则一定又有人从中渔利,把她原本的初衷弄乱。

权力的再分配,一向是一件很容易让少数人获利的事情。可是和这里的人谈权力制衡,他们又怎么会明白?而设计制度,又谈何容易?她清清楚楚知道怎么分蛋糕的标准答案——切蛋糕的人最后一个挑,这样他才会把蛋糕切得一般大小——然而,谁是切蛋糕的人,又是谁来分?

韩云提起笔来,只觉得头痛欲裂,全身软绵绵地毫无力气,连笔都拿不稳。她知道自己这么殚精竭虑,实在是让自己本来就破烂的身体雪上加霜。但她更清楚一点,就是若她死去,柳国再无可以撑大局的人。华复虽然掌握军权,却不是治理国家的料子。玥临确实是良臣,但作为君王的话,她失之软弱。纳嘉太小没有实务经验,而且太过感情化。当然韩云知道自己也强不到哪里去,但总归是要多些理论知识的。

无论如何,柳国人民的命运,担在她肩头。至少她是无法逃避的。

她只希望,即使她死了,就算百姓们没有一个明主在头上,他们也能正常的生活。即使有天灾,即使有妖魔,他们也能凭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只希望啊……障隆不会再回来……”

她是担心的,担心障隆回来。障隆是真正的政客,他一定不会轻易罢休。如果柳国的政权竟然落进他之手,那么……柳国还有多少将来可言?

她放心不下,所以她宁可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人民。制约**的权力,只应该让人民自己拥有。这也许是她死前能留给人民的唯一的东西了。

“由下而上,层层推进……”韩云刚写下几个字,手一酸,笔重重在纸上,留下深深墨点。她低头靠在桌上,借此恢复一些力气,心中也不由暗暗惊讶:难道她的身体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么?竟然连笔都拿不起?

“韩云!韩云!”她听到永栩的声音,自远而近地响起。她微微抬头,脑袋似是有千斤重,竟然连动一下都觉艰难。她听到脚步声,永栩跑到她身边:“韩云!你怎么了?”

她勉强对他一笑:“我在写文章,想不出下面该怎么写,所以休息一下。”

“韩云,他们说你会死!”永栩信了她的话,匆匆忙忙说出刚听来的“传言”,“你用了聚辰镜是吗?琴夕说你吐血都是因为用了它,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韩云觉得有些好笑:“永栩,你是柳国的麒麟,宝重有什么作用、有没有办法抵消,这应该是你知道,而不是我吧?”

“我……”永栩有些张口结舌,他虽然是麒麟,但对于宝重也只是略知一二。尤其聚辰镜这东西,因为一直被藏在深宫,他便更没有接触过了。但他担心韩云的身体,这时也便绞尽脑汁。他想着想着,忽然跪下来:“遵奉……遵奉……”

韩云看着他,终忍不住皱眉,强行起身拉他起来:“永栩,你够了没有?你根本没有办法对我俯首说出誓约,又何必强迫自己?”

“如果……如果你是王的话……你就不会死……”永栩忽然流下泪来,“王气可以镇住灾难,如果你成为王,就算民间的灾难都聚在你一个人身上,你也不会死……”

“我不要你死,我不要!”

永栩哭着,这一刻的他并没有想着如果韩云死去了谁还会叫他的名字之类的问题,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她活下去。不是因为她是唯一对他好的人,不是因为只有她不叫他刘麒……而是他不想看她这样,这样没有生气,这样苍白虚弱。

他喊着,韩云轻轻拍了他两下:“永栩,你不要为了我伤心,我很好。”

“可你吐血了,而且琴夕说……”

“琴夕太喜欢担心了,聚辰镜已经被打碎了不是么?既然它无法再发挥作用,我自然不会死。”韩云淡道,“倒是你该去找新王了,永栩,没有聚辰镜,柳国百姓需要新王。”

“为什么不可以是你……”

“因为,我只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韩云微一低头,“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海客没有国家,也不可能成为王。她本来只该在这个国家外面静静看着历史变迁的,却不自觉卷入这里的纷扰。

然而,这个世界有些什么,或许是她没有办法改变的。

韩云看着写了几个字的纸,微微苦笑,感觉自己其实只是垂死挣扎。

假王诏下,全国俱惊。然而毕竟军权最重,华复并不擅长朝堂上钩心斗角,却雷厉风行,抑住各州可能的暴动。尽管也有不少漏网逃亡的官员,但大体上将有问题的人抓得七七八八。贪污本像树的根一般,表面上看去毫无异象,下面却是盘根错节,蔓延千里。但凡真心要查,没有查不出来的道理,只是牵扯众多,确实不好善后。但韩云也真的下了决心,王师全派往各州,就为了监督选举。

虽然百姓们都不清楚她这命令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也完全不明白他们被赋予了一种怎样的使命和权利,但惯于接受命令的他们并不加怀疑地遵从了这样的“命令”。这点让韩云深深叹息:明明是应该由他们自己争取的权利,如今却是她强行给下去的。这样,真的有用么?

不管了,她,没有退路。

韩云拿起厚厚的奏章,强忍着头疼看下去。历来改制都会大乱,何况柳国现在情况本就不甚妙。她身边亲信又少,连可以帮她的人都没有几个。况且……她这样一意孤行,纳嘉被她逐出去,玥临又被调了个虚职,她的身边,已是近乎一无所有。

如果岚飏在就好了呢。韩云笑笑,她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想起岚飏吧。不过,要是他在,恐怕她的一切任性都无法持续下去吧。他一定会对她说,那些百姓的命运只该他们自己背负,她不该替他们承担。

当然也许也不会,想起第一次见面,岚飏就是为了一名盗窃犯人煽动众人来秋官府捣乱。岚飏嘴上虽然总是很硬,可他其实很心软的。他总说她天真,可最后他总是和她一起去天真,即使带着嘲讽的笑容。

“唉……”韩云叹了口气,她派出去寻找岚飏的人毫无消息,每过一天,她心中便绝望一分。虽然劝自己相信他没事,可……

她微微咬着下唇,本已无血色的唇显得更加惨白。眼光无意中扫过桌上一堆纸张,忽然停在一份折子上面。她认识那笔迹,正是秋官府里负责调查之人手书。她心中一动,想着会不会是岚飏的消息,拿过来一看,忽地呆住。她有了必死的觉悟,近来也很少流泪,但这时,却忽然止不住泪水。

那并不是有关岚飏的消息,而是对那场导致助露峰死亡的刺杀的调查。那是由障隆怂恿、由他帮忙的,但那个刺客,只是一名平民。

据说那人曾对邻里说,那个小司寇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迷惑主上以至于让主上失道,他要豁出自己性命,为民除害。

韩云伏在桌子上,石质的桌面极凉,有种冷彻心扉的感觉。她歪着头,桌上纷乱纸张上的字映入眼帘。各地上报的消息无非都是些什么选举混乱、被选人无法推出、众人不服等等,据说“民怨极大”。

她想起自己去常世的时候听到的纷纷言语,月溪对她说,他不后悔。她也并不后悔,只是,心痛无比。

“小司寇,你是不是累了?不要管这些奏折了,回房休息吧。”琴夕以奉茶为由进来,见韩云伏在桌上,劝她道。韩云抬头对她笑:“我没事。”

“你哭了?”琴夕看到她脸上泪痕,惊叫起来。韩云抬手拭去泪珠,强笑一下:“沙子……”

琴夕忽地跪下:“小司寇,求你珍惜你自己的身体啊!这样下去、这样——”

“我没事的。”韩云道,“你快起来吧,我有事要吩咐你。”

琴夕抬头,韩云对她一点头:“琴夕,你把玥临找来,我一个人处理这些奏折确实辛苦,还是把她召回来吧。”

琴夕听她这么说,心中微喜:韩云总算是不再逞强了。她忙起身出屋,找玥临去了。

韩云看着她背影,从怀中拿出帕子,又吐了一口血。

这个国家,只能暂时交给玥临了。希望她能撑住,也希望她不会恨自己啊……

玥临却没琴夕那么单纯,她听韩云诏她,第一个想法便是:韩云是否快撑不住了。韩云虽然极力掩饰,衰弱的身体却瞒不过玥临。玥临强行让她卧床休养,韩云却在病榻上仍然处理事务。玥临阻止她,她便会说她要做到死前为止。

玥临也拿韩云没有办法,况且改制的头是韩云开的,除了她之外,也确实无人能继续处理这些事。尽管她觉得韩云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支撑了,她也没有办法劝她停止。

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各处都选好了官员,华复上奏要求撤回各地的王师。但韩云怕原来官员的势力犹存,为新就任的官员带来麻烦,于是让王师在本地再停留一段时日。华复奏请,言道王师不可离丰州太久,否则恐丰州生变。

然而韩云之意甚是坚决,她认为让百姓掌握应有的权利,比她的安全与否重要得多。韩云倔强如斯,自然没有人能阻止她。但华复和玥临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丰州动乱非其它州县可以相比的,何况自有人在煽动。

兴佑四十七年夏,丰州作乱,乱民叛兵直指凌云山。适时韩云正在永栩身边,听天官禀告,只微微一笑。

“既然他们能上得凌云山,可见绝非乌合之众。打开路门,让他们进来。”韩云道,奇怪的是心下竟然一片平静,顺便又问了句,“他们有没有打什么旗喊什么口号?我想知道他们讨伐我的罪名是什么。”

“狐媚媚上、阴谋害王、私囚台甫、诛杀大臣……”

永栩瞪大眼睛,握紧拳头:“他们怎么可以胡说?我在这里好好的!”他转身向外跑去,“我要和他们说清楚!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冤枉人!太过分了!”

“他们只会说你被蒙蔽了——其实,这不过是个罪名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们并不需要为了罪名负责。”韩云淡淡笑着,“就像那次来刺杀我的那个人,他刺杀我的原因,不也是为了那些根本不实的罪名么?”

“换了一批官员,希望能保住一阵清明。王师都在外州,这些作乱的人也要忌惮几分,外州那些官员,多半是换不回去了。百姓虽然盲目,但涉及到自身利益,一般还是会慎重的,越是低级的选举便越如此……我想大概还能坚持到新王的出现吧……”韩云慢慢走着,自语道,“这样,也便求仁得仁吧。我没有更多奢求。”

琴夕本一直跟在她身边,见她走路不稳,忙上前扶住她:“小司寇,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和那些打着正义旗帜的人见面。”韩云笑答,“他们不就是过来找我的么?”

“小司寇!我们先退走吧!夏官长不在,我们没有多少兵力,先离开这里,再求反攻……”

韩云的手落在她头顶:“琴夕,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虽然有点不负责任,但我的能力,也就到此为止。”

“韩云!”琴夕只觉得她的话和表情透着一种不祥,她惊粟叫道。韩云笑得平和,向外殿走去。

“快、快去叫玥临啊!”琴夕跟着韩云出去,吩咐外面呆呆站着的天官。韩云一摆手:“叫她不要过来,告诉她便宜行事,不要管我。”

“柳国的未来,在他们身上。”

很多的人,在外殿围着。韩云唇角翘起:芬华宫里并没有多少禁军,他们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么?

但她也不敢小觑对方,眼见这些人队列整齐,即使在这有些狭小的外殿里也并未散开。他们制住了一部分天官,然而也没有打杀的血腥,可见还是很文明的。韩云看向领头的人,先是一愣。那人明显不是障隆,他身形瘦削,照“那边”的尺度的话也就是一米七十多吧。脸上戴着面具,面具表情狰狞,色彩夺人目。

韩云再看向众人,依稀看到有几人身形像是障隆,但又不敢确定。转念一想便又笑自己:是障隆又能怎样,不是又怎样?她迈出一步,对那戴面具之人一揖:“阁下率兵来芬华宫,不知有何贵干?”

“哼!讨伐假王清除逆贼,有什么好问的!叫那个韩云出来!”面具并未回答,他身后一人喊出来。面具一摆手,说道:“别冲动,她就是韩云。”

他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沙哑,然而并不难听,反而带着种磁性。这声音陌生得紧,但韩云又觉得似乎有些熟悉。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具:“请问我们见过么?”

“小司寇,这些细枝末节先放到一边,我们先讨论眼前的事情。”面具说道,“您不觉得您做这个假王太辛苦了么?我希望您能休息一下。”

“我是该休息的。”韩云意外这人竟然如此客气,虽然只是表面的和善,但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有些突兀,“但是我不希望柳国落进如清正司前司长障隆那样的人手中,这个国家已经千疮百孔了,我并不想让它再有任何波折。”

“可是你不觉得你自己也给它带来了灾难吗?为你莫名其妙的命令,民间已经乱成了一团,这就是你的希望吗?”面具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柳国也许根本不需要你来主政。”

“或许,是异想天开吧……尽管明明有人曾经成功过的,可是在这里,还是异想天开。”韩云苦笑做答,对方却听不懂她所言,“我,不过是‘狐媚媚上、阴谋害王、私囚台甫、诛杀大臣’的人罢了。”

“你们胡说!我才没有被囚禁!”永栩冲出来站在韩云身前,激动得让韩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贯躲在人身后的他。

“永栩,小心!”韩云眼角瞥见面具身后有人欲动,怕是对永栩不利,忙把他掩在身后。她一时动作剧烈,忽然觉得眼前发黑,几乎要晕倒。舌根一甜,血丝从唇角溢出。

“韩云!”不知是谁在喊,喊声之中,面具和他身后的人同时向前。他身后有二人抽出刀向韩云劈去。在韩云身边的琴夕忽地跑到前面,用自己身体挡住一刀。而面具抱住韩云,手中一把尺余长的短剑削断了另一人手中刀。刀尖落下,面具向后微退,脸上面具险险躲过,掉了下来。

那人看上去很年轻,十六七岁的年龄,额上到眉间有条伤疤,却并未使他的脸看上去骇人,只是增加了些许阳刚之气,让他有些娃娃脸的眉目不再幼稚。韩云被他抱在怀中,看到琴夕为自己挡了一刀,心神具裂,便要冲到琴夕身前查看她的伤势。然而男子抱她很紧,她抬头想要对方放开自己,见他五官,忽地傻住。

持刀二人中的一人还要再上,男子短剑探出,点住他喉咙:“你别忘了,义军的首领是我不是你,障隆!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她的!”

这句话验证了韩云的怀疑,她唇间发出轻不可闻的声音:“岚……”

在她身后一直傻站着的永栩忽然走过来跪下,然后俯首,一字一句道:“遵奉天意,迎接主上,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殿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男子比其他人更加惊讶。但他随即回过神来:“我宽恕——”

韩云看着跪着的永栩,以及他身边受伤倒下的琴夕,忽然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她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韩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十章 云落》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