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九章 假王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8859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6

即使是春天,属于芳国的还是一片严寒。不过街道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虽然峯王和麒麟都不在,芳国也是妖魔横行,但芳国的“假王”月溪当朝治理得极佳——现在的芳国是“月阴之朝”,取“乘月待晓”期待下一任王的意思,不算假朝也不是伪朝——因此芳国百姓的命运没有其它王不在位国家的百姓悲惨。

空地上看得到朱旌的旅队,朱旌是流浪各国表演并做生意的浮民,由于芳国和其它国家隔着虚海,所以见到朱旌的机会要少些。难得有朱旌来表演,人们都围了过来。朱旌表演的内容和形式都不定,但演得最多的还是各国佚事。对于王不在玉座上的芳国人民而言,看其它国家的兴盛衰败是一件很吸引人的事。朱旌也了解这一点,专门喜欢挑选没有王的国家的事情来演。一方面让芳国的人可以感同身受,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他们知道还有更加不幸的人,从而忘掉自己的痛苦。

“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台上的女子拿着一颗人头哈哈大笑,“以后,这个国家的王就是我了!”

台下的人们纷纷议论着,不少人从这一幕里想到月溪几年前的弑王,难免有感慨和微词。毕竟,不管怎样,前任的王也是月溪杀的。尽管那是因为先峯王执法过苛的缘故,但这几年过去了,当日的苦痛渐渐平复,现在的生活却是每个人都在承受的。妖魔,天灾,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可是现在降临在每个人头上。

台下一名女子听着身边众人议论,微微低下头,头巾外露出半长的黑发末梢。终于,她站起身向外走去,到几丈开外的树林中,倚在树旁发呆。

周围瑟瑟声,她转头看去,是位中年男子。她警惕地看着他,男子见到她也是一愣:“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女子微微一笑:“我也以为人都去看朱旌表演了。”他们所在的树林和大道之间挡着朱旌的场子,若不是看演出的人,应该不会到这边来。

男子再一怔,温和笑了:“我是觉得那里面气闷,所以出来透气。”

“气闷……是啊……”女子低低道,“本来这个国家的人民是被月溪救出来的,可是现在他们竟然指责他不该这么做……人民,果然就是如此么?”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既然决定了治理这个国家,就要为国家里的每一个人负责吧?”男子说道,“人民觉得他们的生活不好,自然是身处高位的人的责任。”

他看向天空:“而且……惠州候确实是杀王篡位,这一点是谁也没有办法否认的。百姓们这么想也很正常吧?”

“可他是为了人民不是么?怎么能和那些为了篡权而夺位的假王相提并论?”女子问道。

“在历史上,大概都是一样的吧。”男子看着她,唇边泛起一丝苦笑,“历史不会管他是为什么弑王的,而只会写上月溪弑王。”

女子听他直唤惠州候名字,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她见他唇边苦笑,心中微微一动。

“那样岂不是很不值得?百姓可能不会领他的情,而历史上他也要背上污点。”女子问,“也许朱旌走到其它国家,也会把惠州候演成刚才的样子,这不是太悲哀了么?”

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姑娘你不是芳国人吧?”

“我?”女子愣了下,“我是从柳国来的。”

“听说柳国现在的假王原来是名小司寇,独王是被她害死的,然后她篡了权,是么?”男子问,女子缓缓点了点头。男子微一挑眉:“但我听到的说法还有一个,那就是柳国失道,奸臣当朝。那名小司寇被奸臣所害甚至被刺杀,独王就是因为救她才死掉的。”

“你从哪里听来的?”女子奇问,“明明刚才的朱旌不是这么演的……”

“柳国有人是这么说的,他们说假王为人民做了很多事情,即使得罪官员也不在意,她是个很正直的人。”男子说,“你看,百姓之中还是有明白的,不是么?”

朱旌的台子那边一阵骚动,两人看去,像是有人在打架。男子先走过去,女子犹豫了一下,跟在后面。

“你们胡说!难道你们忘了先王是怎么杀人的了么?我的父亲和弟弟都是被杀死的啊!只是因为违反了无关紧要的法条……”一名十多岁的男孩和其他人打成一团,“难道这么几年你们就忘记了?忘了那个时候随时有可能被抓去处刑的恐怖,忘记那时候死了多少人?难道你们都忘了?就只有我记得?”

少年身后,很多人附和着:“是啊,我的哥哥只是因为偷吃东西……”“我叔叔也是因为误了徭役……”“你们怎么可以怪惠州候呢?惠州候是为了大家啊!”

女子看到这一幕,用手捂住口,无声地落下泪来。

怎么忽然这么软弱啊……她见那男子转头看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微微笑了笑,尽力止住泪水。男子对她的泪并不惊讶,对她一笑:“看到了吧?这就是无论如何,我都不后悔的原因。你……也不会后悔吧?”

女子摇头:“我的命是欠别人的,我不会后悔的。”

“你的命只是你自己的。”男子拍拍她的头,笑得非常温和,“小姑娘,你的路还长,慢慢走下去吧!”

女子侧过脸,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神色:“路……还长么?”

她随即抬起头,对男子笑着:“我知道了,谢谢你。”

她说完,转身走开。男子忽然叫住她:“对了,刘麒……还好吧?”

女子笑着点头:“他的病快好了。”

男子叹了口气:“如果我当时……就好了……”

女子对他一揖:“我们都无法后悔了,不是么?”

男子点头:“祝福你。也祝福柳国。”

“谢谢。”

自从韩云当上假王之后,玥临的担子一下子重了起来。满朝文武之中,秋官长恒司埭逃亡未归;清正司司长障隆涉嫌指使人刺杀韩云导致助露峰死亡,随后不知所踪;刺杀的冬器由冬官府流出,冬官长也消失了……满朝文武去了一半的结果是韩云可用的人极少,而且其中值得信任的人更加少之又少。玥临作为韩云亲信,又是本来就很有威望的官员,自然被予以重托。

忙碌不假,但玥临并不曾因忙碌而减少对身边诸事的细心。天官本来掌管的都是些琐碎事务,宫中复杂,玥临能做到小宰,也证明她并不简单。一如此刻,她清楚看到韩云的处境处处惟艰。韩云处处为百姓设想,然而民间各种传言和势力并不真的向着她。而且柳国多年积重,岂是她急切间可以返得了的?韩云开寻访处供百姓上告地方官员、派大臣去各地巡视,然而这些年中,柳国近乎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其中相依相护的关系,又哪里是可以轻易动摇的?

而且……玥临担心摇头,韩云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别人可能没注意到,但守在韩云身边照顾她的琴夕总不至于不知道。琴夕是不会瞒着玥临的,她告诉玥临韩云常常处理政事到深夜却不让她侍立在测,但韩云的咳嗽之声,便是隔着紧掩的大门也听得到。而第二天琴夕去收拾房间的时候,竟能发现未除去的点点血迹……

怎么会?玥临深深皱眉。按说韩云不过二十出头,就算是处理事务劳累一些,她是仙人,也不会把身体弄坏到这般程度。但话是琴夕说的,而且韩云的憔悴任谁也能看得清楚,她确实有些在强撑了。玥临曾几次上书劝告韩云莫要急躁,要注意身体。韩云但只一苦笑,敷衍点头。

这样下去,在刘麒选出新王之前,韩云就会撑不住的!玥临忧心忡忡,倒不是为了自己的什么权势,只是……像韩云这样真心为百姓考虑的人能有多少?现在柳国如此混乱,亏她镇住场面,若她不支……

玥临打个寒战,无法想象如果少了韩云,柳国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其实助露峰死前,柳国便已经是伤痕累累,几近崩溃。只是一百二十年的底子厚,外加法律的威严犹存,一时不是很明显罢了——当然,韩云当时的及时出现也是减慢柳国失道的原因之一。越是看上去坚实的大厦,倒塌起来也便越厉害,管理全国政务的玥临自然很清楚这点。

“小宰大人,这些奏章……”

玥临看着眼前奏章,微微皱起眉头:“你先放在这里吧。”

寻访处的上告、各地官员的参奏……若是给韩云看到了,她大概会更加烦心吧?而且她最近做事已经有些急了,若是她看到这些,以她的性子……

官员,本来是应该为民做事的。可现在呢?贪污成了习气,枉法成了风气,真正清明的官员,翻遍柳国上下,竟然找不到几个。严加法刑又有什么用?执法的人本身就有问题的话,再怎么漂亮的法典也是一纸空文罢了。

所以,急不得。即使知道百姓仍在受苦,也急不得。韩云最近处决了一些官员,也罢免了一批人,民间已经开始纷纷传言,现在不能再激进了。这些上诉,即使压下去会使百姓蒙受痛苦,也要缓行。

玥临微微苦笑,然后愕然于自己什么时候也染上了韩云的这毛病,可见习惯果然是会传染的。

掌管国家,确实是只能苦笑的事情啊!仔细想来,先王其实是一名极有能力的人,只是,太不循规蹈矩了——尽管隔壁雁国有比他更不循规蹈矩的君王。可惜先王太看重他定下的律条,他曾说过自己不可能失道,因为——柳国即使没有王,法律也不会让国家崩溃。

过高估计了法律的力量,忘了其中“人”的因素,这也许就是先王错误选择死亡的原因。韩云……其实她和先王有些相像吧?在性子上。

希望她不要感情用事啊……

没有仙人引导的话,常世中人是很难进入凌云山的,但这名女子到了。她下了驾鸟,芬华宫外的天官看这驾鸟有些熟悉,一时不敢怠慢,上前去询问。女子对他们一笑:“我是来把驾鸟还给小司寇的,麻烦通禀一声。”

天官进去传话,女子站在一边。半晌功夫,只见韩云奔出来。她抱住女子:“纳嘉,真的是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纳嘉见了她却是一愣,她上下打量她:“韩云,你怎么瘦成这样?”

韩云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也是一怔,随即笑道:“最近流行减肥嘛!你不觉得我瘦一些看起来比较漂亮?”

纳嘉再看她一会儿,摇头道:“脸色苍白神情憔悴,你以前比较正常。”

纳嘉心中暗惊,韩云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虚弱,怎么她身边的人都没注意到么?

“那就是减肥不得法。”韩云强笑几声,拉起她,“纳嘉你就不要管那些事情了,正好我现在人手不足,你过来帮忙吧。”

“帮忙?”纳嘉微微皱眉。

“是啊,临海的背享最近遭灾,律州州宰又刚刚被我处决,事情实在太多了啊!”韩云说,“虽然你刚回来一定很辛苦,不过还是快一点比较好……或者你现在我身边帮我处理文件,我派琴夕出去……”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纳嘉定住身形,不让韩云拉自己走,“你看你现在这么虚弱的样子,怎么可以这么激烈地跑动?”

韩云的力气根本比不上纳嘉,她回过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

“纳嘉,我怕我会来不及……”

纳嘉这几个月间都在常世漂泊,所以韩云将她留在宫中,而让琴夕出去民间办事。但韩云很快就后悔了:论唠叨,纳嘉比琴夕甚多了。不管怎么说,琴夕只会劝说,而决不会强迫韩云做什么。而纳嘉……她是可以拉着韩云到床上休息,即使韩云让她离开,她也会坚持留在韩云身边。因此,韩云的病弱完全无法瞒过纳嘉,纳嘉一边疑惑韩云到底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体弱,一边不停阻止她过度操劳。她找来太医,结论是韩云除了体虚之外并无病症。

体虚么?纳嘉将原因归于韩云的过劳,更加控制她的起居。韩云总是叹气:“纳嘉,我觉得你现在更像岚飏那家伙,甚至比他还唠叨,比他还专横。”

“像他不好吗?”纳嘉问道,“现在我们谁也找不到他,我来代替他,有什么不好吗?”

韩云有些出神:“是啊……我们还是没有他的下落……”

她的担忧深藏在心中,岚飏在她身边的时候帮她太多,也得罪了太多人。助露峰示意障隆在全国搜捕岚飏,虽然一直没找到他,但也可能是障隆吩咐手下暗中“处理”掉岚飏。她很担心他,一种恐惧始终挥之不去:若岚飏无恙,听到她成为假王、他被赦免的消息之后,怎么也该来朝才是。他一直不出现,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放心好了。”纳嘉一摆手,“能为难岚飏的人不多,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韩云有些失笑地看着纳嘉:“你对他倒是很有信心啊。”

“难道你对他没有么?”纳嘉反问道。韩云想了想,轻轻摇头:“不是没有信心……只是……担心吧。”

还是有些不信任吧?不信任岚飏的能力,虽然他在她面前总是一副万事皆通的样子,但在她眼中,他还是有些像小孩子。尽管事实上他比她成熟稳重,思虑周全。

也许,是因为在她本来的世界里,信任是种奢侈,而她把这种毛病也带过来了。阿剑常常告诉她,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难以回天,她因此染上了不相信单个人能力的毛病。

“我想岚飏一定是被什么阻住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纳嘉笑着说道。

“但愿如此……”韩云的叹息声轻不可闻,她转过身去,缓缓走到桌旁坐下,翻起文件来。

“已经午后了,不要看这些,去休息吧!”纳嘉拉她离开桌子,韩云不动,抬起头看着纳嘉:“纳嘉,我今天必须把这些处理完,我不能再耽误时间。”

“你看你现在的身体,再不去休息,迟早会倒下!”纳嘉道,“再怎么拼命也不能真的拿命去拼啊,你看看,分明是柳国失道,刘麒现在正在康复中,倒是你——”

她忽然止住,心下模糊起了一个念头,却又看不清楚。韩云微微苦笑:“先王既死,永栩的病自然会好,这也是很正常的。至于我……”

韩云一句话没说完,忽地剧烈咳嗽起来。纳嘉忙扶住她,韩云从怀中取出帕子捂住嘴,掩去些许咳嗽声音。半晌平复,她忙将帕子放回怀中。纳嘉不甚经心地扫了一眼,忽然怔住。

韩云手的内侧有些许红迹,只是几丝,却让纳嘉心惊。她伸出手抓住韩云的手腕,另只手把韩云怀中的帕子拿出来。韩云微挣扎了几下,却没有用处。

“怎么会这样?太医不说你没有病症吗?怎么会……”

深色的帕子,掩不住鲜红的血迹,反而交织成更重的颜色,让人生惧。纳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拉着韩云的手喃喃:“怎么会到了咳血的程度,你到底是怎么了……”

韩云脸色惨白,自从身边的人换了纳嘉之后,她格外加了小心不让她发现,甚至一直强撑。这时不小心被纳嘉发现,实在是疏漏之过。

“我没事。”韩云拂开她的手,淡淡说道,“纳嘉,你对常世比较熟悉,我还是把琴夕召回来,你替她去办事吧。”

“你休想把我遣出去,你必须说清楚!”纳嘉反手又握住她腕子,“现在岚飏不在,我来看着你不要任性!”

韩云对她微微一笑,笑容惨淡:“纳嘉,刚见你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

“我毕竟在你们身边那么长时间,后来又被关进狱房,然后逃亡……韩云,该经过的事情,我都经过了。我不可能还是当初哭着哥哥死掉的我,我不可能还有当初来丰州上告时的单纯。”

“你成长了。”韩云对她微笑说道,“纳嘉,你已经可以独立了。把事情交给你,我应该可以放心了。”

“韩云!你不要任性下去了!如果岚飏看到你这样,他该会多生气你知道吗?”纳嘉喊道。

“他能看到么?”韩云头一偏,轻道,“况且,即使是他也不能阻止……毕竟,我这条命,是欠别人的……”

她这条命,是欠助露峰的。她很快就会还给他。

“我先去休息,明天你去玥临那里帮忙吧,总在我身边也没什么可做的。”韩云说道,转身向门口走去,“琴夕这几天也该从背享回来了,等她回来,你去律州吧。”

“韩云你不能这么固执——”纳嘉说道,韩云忽地转头看她:“纳嘉,现在你还是叫我小司寇吧。”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你,只是女御。纳嘉,请不要越过你的职责。”

韩云说完话推门出去,她知道这话很重,可她实在没有其它办法阻住纳嘉对她的关心和管束。

没有人,可以阻止她。

翌日清晨纳嘉刚醒来,几名天官便过来“帮”她收拾东西,然后请她去见玥临。玥临虽然是天官,但现在兼了众多职务,为工作方便,她住在秋官府里,那几名天官便是来送她出芬华宫的。

“小司寇呢?我要出宫了,她不来送我吗?”纳嘉问道。

“台甫早起时觉得不适,小司寇大人去看他了。”天官甲毕恭毕敬答道。

“哼,不适!他再不适还会比韩云更不适么!”纳嘉哼了一声,觉得岚飏说得极对,这位刘麒台甫大人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孩子,不知为什么韩云对他那么关心。

“呃?”天官乙没听清纳嘉的话,疑惑问着。纳嘉却不再多说什么,拿起包裹,走在众人前面,离开芬华宫。

此刻,韩云正陪在永栩身边。由于助露峰已死,永栩的失道之症便也痊愈。然而毕竟是病了太久,想要立刻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他三天两头生病,韩云也就常来看他陪他。

就是因为永栩体弱,韩云才阻止他现在便出去寻找下一任王。她的意思是待永栩身体好些再去找王,因此却起了谣言——韩云为怕永栩找到他人为王,所以将他软禁在宫中。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来了没多久,说两句话韩云便要离开,永栩拉住她:“韩云,你不要这么快就走,留下来和我多说几句话好不好?”

韩云一怔,微微摇摇头:“永栩,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不想打扰你。”

永栩忽然起身要下地,韩云忙扶住他:“你不要动……”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永栩抬起头看她,大大的眼中蓄满泪水,却看得出他在强忍着不哭泣,“韩云,自从主上驾崩之后你就不太理我,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碍事又很无能……所以不愿意看到我?”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韩云叹了口气,伸手摸摸永栩的头,“永栩,我知道每次我来,你都在强行忍耐。你是最讨厌血腥气的,可我的一身……”

韩云住了口,她清楚知道每次她来的时候永栩都在忍耐。他讨厌血的味道,可她现在全身上下都是血腥气。况且如果她在他面前咳血的话,永栩一定会发现的。她并不想让他知道,她希望他一直能保持他的纯白。

“你说你在照顾受伤了的朋友,可你根本不是!血腥气是从你身体里传出的,你一定是受伤了……”永栩说道,“上次你被刺杀的时候我也闻到过的,这是你的血的味道……韩云,我讨厌你的血的味道,但并不是因为我讨厌血的关系……”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事的。”韩云轻轻说道,“永栩,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快点把身体养好,然后去找下一位王,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我不要再去找王了……主上、主上他已经死了……”永栩垂头,轻轻地说,然后声音渐渐提高,“我没死,是主上死了,所以我活下来了……我不要再去找王了,不要!”

“你在想些什么啊……主上是为了救我而死的,和你有什么关系!”韩云重重咬了下唇,“是因为我,不是因为你,你不用有任何愧疚……”

“韩云,如果要新王的话,我只要你,我不要别人!”永栩喊道。

“别任性了,永栩,你在我面前根本没有办法俯首的。”韩云摇头,“我是海客,不是胎果,我做不了王。”

“我不管,我只要你做我的王!”话是这么说,永栩却感觉自己的脖颈怎么也无法低下来。韩云扶他躺下,在他脸颊边一吻:“别闹了,好好休息。你找到新王我才可以放下这担子,你知道么?”

“血的味道……”

“呃?”

“你口中有血的味道……”

永栩一句话没说完,只见韩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房中顿时大乱,他看着韩云惨白脸上红色血丝,吓呆了。

韩云呕血晕倒的消息很快传遍朝野,玥临和纳嘉在一起,她们本来就是清楚韩云身体状况的,听了这消息也不觉得惊讶,只是担忧。玥临去宫中探望韩云,纳嘉说自己刚从宫中出来,还是先不要去烦韩云了,借了只骑兽说是去询问一下她在常世认识的大夫。

玥临入宫后,却见韩云坐在桌前继续工作。她不禁大怒,看着屋中诸天官:“小司寇都已经吐血了,你们竟然还让她工作,你们这天官是怎么当的!”

“是我自己要工作的,和他们不相干。”韩云声音淡淡响起,不是语气淡漠,只是有气无力,“玥临,你不要责骂他们。这宫中没有可以管我的人,他们也只是听命罢了。”

“你明知道你身体都已经这样子了,为什么还这么不要命!好像过了今天就——”玥临想说“过了今天就没有明天”,她看韩云脸色,忽地一凛,把话吞了下去。韩云倒是一笑:“也许真的会过了今天没有明天,所以我才这么着急啊。”

“你别胡说,你才二十多,又是仙人,怎么会病到那种程度,除非……”玥临一顿,心下忽然想起一事,她一呆,不祥的预感涌出。她试探地问道:“韩云……你总不会是用了聚辰镜吧?”

韩云脸色本就灰败,听她这么一问,不禁又是一变。她强笑摇头道:“玥临,聚辰镜是国之重宝,我不是王,怎么可能擅用?”

这话本没错,但玥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她摇头:“不行!我要去看看聚辰镜放在什么地方,万一……”

“万一它被动用了,你去看也没有用。”韩云忽地微笑,“能使用聚辰镜的人只有王,现在主上已经故去,就算你想阻止它发挥效用也没有办法了。”

“你真的用了?韩云,你知道它会导致什么后果,你怎么可以——”

“我只是假设。”韩云继续笑着,“玥临,你不用紧张。太医也说我没事,只是上次脾脏受伤的后遗症罢了,你们不用那么惊慌的。”

“不,你一定是用了……难怪这两个月柳国没有太大的天灾,也没有多少妖魔,原来是……因为你用了聚辰镜……”玥临喃喃道,“你又是何苦……主上的失道,本来就是注定了的啊……而且你这么做,百姓也不会知道,他们想要骂你照样骂……”

“我不求他们知道,我只是还给主上一条命而已。”韩云低下头,继续批阅,“至于百姓……在其位谋其职,我是为他们服务的,他们本不用谢我,但可以随意骂我。”

“韩云——”

“我很忙,如果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改天再说吧。”

说完,韩云低下头,继续看着奏折。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2 洪荒之开局打爆混…
3 星辰与灰烬
4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
5 签到十年:灵气终…
6 重生后追逐我的白…
7 女配不洗白
8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9 将军的团宠农门妻
10 重生小农女逆袭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作者: 铁蛋本尊
电子竞技 972252 字
王者新手,意外觉醒彩蛋系统,击杀可得彩蛋,开启获得宝贝,人品爆发!

2 重生之战佛无双 作者: 24K金樵夫
都市重生 21442 字
强者归来,无双战佛重生都市,除魔卫道,渡尽红尘,不负一世深情

3 洪荒之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作者: 一屁崩天
洪荒封神 73906 字
穿越洪荒,开局跟系统分道扬镳!奇怪,我一个生活玩家什么时候无敌了?

4 我的午夜直播间 作者: 我真是太难了
恐怖悬疑 732384 字
震惊!!探灵主播在线直播抓鬼!!震惊!!这座鬼屋怎么这么吓人!!

5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作者: 扑街狂少
都市重生 121620 字
末世战神修罗,重生到傻子身上。而他,竟有八个各行业顶尖的女神姐姐!

6 大秦诛神司 作者: 森刀无伤
探险揭秘 1161093 字
他受始皇之命,背负延绵两千年的诅咒,只为斩断长生不老的谎言

7 妖魔复苏之开局继承圣主 作者: 极品柠檬
都市异能 195749 字
开局巅峰,继承圣主,在妖魔复苏世界,他站在了所有妖魔的顶点。

8 开局奖励一百亿 作者: 水清有鱼
都市重生 1046651 字
什么?开局一百亿,三十天花完,再奖一千亿?好吧,我勉为其难试试看。

9 幻梦空间之恶魔止戈 作者: 木兽
异界大陆 543454 字
黑暗的笼罩会凸显光明的可贵,就让他在这迷雾中找出命运的真相吧!

10 华夏一家 作者: 血沃中华
历史穿越 720674 字
赵晓兵穿越到南宋犍为县,带着兄弟护佑蜀地平安,重拾汉唐河山。

《第九章 假王》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