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章 失道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095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6

“纳嘉,韩云,你们上来吧!”

飞到柳雁边境,障隆给他们的驺虞停在高由山上。岚飏看向柳国大地,知道这一去便很难回来,叹了口气,下了驺虞,伸出手去拉二人。纳嘉摇头,岚飏注意到她手中匕首仍然抵着韩云,微微皱眉:“纳嘉,放开韩云。”

纳嘉反而把匕首移得更近:“岚飏,你骑你的旄马离开,马上!”岚飏的旄马就在清正司,纳嘉提条件的时候,把旄马也要了来,一起飞行至此。

岚飏愣住:“纳嘉,你做什么?我们一起走啊!”

“带着韩云?”纳嘉笑了一声,“岚飏,你总不会这么天真吧?带着她的话,他们很快会追上来的。”

“可我们不能放下她……”

“我不走。”韩云忽然开口,声音有些冷冽,“你离开,我是不会走的!”

“时间宝贵,你就别耍大小姐脾气了。”岚飏伸手去拉韩云,纳嘉手中匕首一动,比上韩云:“岚飏,你快走!不许回头,否则……我就对她下手!”

“纳嘉,你搞清楚,她是韩云!”岚飏喊道,觉得面前这两名女子脑子不正常了,“你做什么?放下匕首!”

“岚飏,她相信障隆的话,认定我们骗了她。她刚才甚至让障隆逮捕我们,带她逃跑只会引来麻烦。你骑着旄马先走,我马上跟上!”纳嘉说。

“就算她不相信我们,她也是韩云啊!”岚飏靠近她们,“我们一起……”

“不要过来!”两名女子异口同声,纳嘉匕首逼得更近:“岚飏,如果你恨她恨到想让她死,你就过来。”

“女人真是奇怪。”岚飏嘀咕了一句,“你在想什么啊。”

“过去坐上旄马,然后离开。”纳嘉说道,“我们分头跑比较好,不要让我看到你回来。”

岚飏微一迟疑,纳嘉比着韩云脖颈。岚飏没办法,只好后退坐上旄马:“纳嘉,你不要伤害她,我……我先走了。”

“你走吧,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不要回柳国!”韩云喊道,“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再被你骗了!”

岚飏脸色一变,手中缰绳一动,旄马腾飞而起。他走得急,竟然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远远抛下一句话:“纳嘉,你也要小心,不要被他们抓到。”

直到他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韩云方才松了口气:“纳嘉,你记得把雷硝放在岚飏的旄马上面吧?”

纳嘉点点头:“我放好了,想必现在旄马正发足狂奔,岚飏阻都阻不住呢!”她放开韩云,撕下衣服边角想给她颈子上的伤口包扎一下,韩云阻止她:“不要,纳嘉,别忘了我们还有一场戏要做呢!”

纳嘉看着她,笑了笑:“刚才你在障隆面前那场戏演得真不错,连岚飏都被你骗过了。”

“幸好他相信了我的话,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劝他离开。”韩云低声道,“只是纳嘉,现在你的情况就危险多了……”

“是我对琴夕说我不和岚飏一起走的,这样太容易被找到,长距离的飞行对旄马来说是一项负担,我不能成为多出来的重量。”纳嘉说道。

“不过没有想到岚飏会这么好骗。”韩云微微笑着,笑容却有点发苦,“我本来以为他不会上当,还在发愁怎么说服他,没想到他居然相信我在障隆面前说的话……我是该庆幸我自己的演技太好了么?”

纳嘉微一迟疑,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韩云,我记得我问过你你是喜欢主上还是台甫,你没有回答我。现在我想问你另一个问题:你喜欢过什么人么?”

韩云一怔:“喜欢……但那个人,不在这个世界里……”

“你若真的喜欢过就该知道,只有感情会让一个聪明人变傻。”她微微叹息了。

韩云一惊,隐隐觉得心慌。纳嘉这句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她却不敢去想其中的意思。纳嘉看着她,也不点破。

“纳嘉,你成熟了许多,我很放心。”韩云淡淡说道,想起纳嘉起初出现在秋官府外的样子,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和眼前这个思虑周全的她是一个人。琴夕混入清正司的牢狱中,告诉纳嘉韩云的计划,纳嘉竟然提出异议,要求让岚飏先走。韩云自是不会不知她的顾虑,但岚飏有多聪明,她没有把握瞒过他。结果今天一试竟然成功,连韩云自己也吃惊而意外。

纳嘉倒不意外,她被囚禁月余,每日被审问、被逼供,连带心思变得机灵无比。她常常被和岚飏一起提审,岚飏的心思,她也清楚得很。若说这世上谁能让岚飏变傻,那一定便是韩云了。此刻一试,果然成功。岚飏能离开,她们也就放心了。至于她们自己的安危,两人其实都不大放在心上。

“韩云,你留在柳国,若有机会就逃出宫去吧!”纳嘉道,“可惜我没有骑兽,否则咱们三个其实是可以一起逃出去的。”

“纳嘉,如果我逃走,主上可能连麒麟都会派出来找我。”韩云摇摇头,“太危险了,我不能拖累你们。况且……我也没必要逃,不是么?”

“是啊……”纳嘉点头。韩云忽然一把抓住她:“人近了!”

果然,一直温顺的驺虞忽然动了起来,一个纵身到韩云身边,隔开韩云和纳嘉。韩云微微叹息:骑兽,果然永远都要听从主人的话。远处天空出现腾飞骑兽的影子,看来追兵到了。

纳嘉想绕过驺虞去捉韩云,驺虞举起爪子对纳嘉拍了下去,纳嘉一闪身,窜到驺虞身侧。这时追兵已近,韩云能看到上面坐着的障隆,她叫道:“障隆大人救我!”障隆身后一人一声呼哨,驺虞一摇身子,把纳嘉挤落山崖!

韩云看向纳嘉落下的地方,似是呆住了。直到她看到驾鸟下坠的身影一闪,方才放心,一下晕倒在地。

障隆连忙指挥诸人扶起韩云,坐上驺虞赶回芬华宫。没有人想到向山崖那边看一眼,更没有人去探查纳嘉的尸体——这么高的山崖,掉下去断无活命的可能。

韩云在驺虞背上,微微笑了。

——兴佑四十七年,朝士恒渊谋反,其父秋官长恒司埭亡,不知所踪。恒渊在行刑前和同案犯劫持小司寇韩云逃跑,在柳雁边境被追上,同案犯纳嘉追崖而亡。王怒,下令通缉恒渊及其余党,柳国大乱。

韩云的身体本来就没好,再被冷风一吹,竟然又病了。助露峰本来就怕她乱走出事,干脆让她在玟华殿养病,再不踏出芬华宫。韩云连经大变,也便老实了很多,不再和障隆唱对台戏。障隆见韩云势力已去,料她也无法兴风作浪,便不甚在意。他在此次事件之后掌握大权,得到助露峰的完全信任,忙着在朝中诛除异己抓权捞势,也是无暇为难韩云。

柳国的失道之势本已变缓,经此一事,又向更严重的方向滑去。韩云虽然足不出宫,也知道现下的情况。永栩病得益加重了,每个人都知道柳国已经失道,却不再有人向王进谏——此刻的助露峰,早已不能听进任何人的话,包括韩云。韩云在他面前几次跪下劝谏,他只说让她不要管政务,在宫中好好待着。

韩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玥临安排到永栩身边,帮他处理丰州事务——其实永栩本来是不管事的,玥临这么一来,反而从州宰手中接过了不少权力。

“很抱歉把你也牵扯进来啊……”韩云看望已经无法起身的永栩,歉然叹息道,“身为麒麟的你,本不应该卷入这些权力斗争的……但现在,除了你,我也没有更多的凭仗了……”

永栩此刻脸色已经白得近乎透明,看起来虚弱无比,却还是微微笑着:“没关系,我很高兴能有一点点用处呢……真的……”

他说着,忽然微微起身,剧烈咳嗽着。他咳嗽得极厉害,全身蜷在一起,眉头皱得紧,似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韩云看得疼惜,不由上前扶住他,拍打他的后背:“永栩,你还好吧?”

永栩咬牙点头道:“我……没事……”

韩云见他惨白脸色和憔悴面容,不觉怔怔落泪:“永栩,是我害了你,是我不好……”

永栩抬起头,奇怪地问韩云:“为什么是你害了我?你没有不好啊……”

“是我啊……若不是我,你本来不会到这种境地……”韩云低声说道,“若不是我,主上不会给障隆那么大的权力,也不会这么快失道……现在的柳国人人自危,怕被指为恒渊余党,甚至没有人敢于抗争……结果是更快的失道……”

她一直在责怪自己,一直在内疚:如果不是她的贸然,如果不是她的意气用事,岚飏和纳嘉不会出事,永栩更不会得了失道之症。是她给了障隆可乘之机,是她阿……

“怎么会是你呢?你来到宫中的时候,主上就已经失道了啊。”永栩说道,抬眼看她,“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就是因为你,我身体才好了一段时间啊。”

“我没起到任何作用,我曾经妄想可以凭借自己力量改变这个国家,改变这个世界,结果只有失败……”韩云似乎没有听永栩说什么,继续说着。

“韩云!”永栩忽然喊着她,悲伤的眸子看着她,“要说责任,我比你更大。都是因为我,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子的。就是因为我,岚飏才会被判刑,才会被处死……一切都是因为我啊……”

“不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韩云皱眉,“岚飏的事情,和你又有什么相干?”

永栩呆了片刻,终于低下头去,眼中蓄满泪水:“是我……我明明看到刺杀你的那人是自己迎上岚飏手中的剑的……我明明听他问那人为什么,但当主上问我的时候,我都没有说……”

“事实上不是他的错吧?那个人不是他派出来的吧?他跟本没想着刺杀你,对吧?”永栩重复着,“如果我告诉主上,那么主上一定会明白的,可是我竟然没有说……我不配当麒麟!我不配作宰辅……”

“你为什么不说呢?”韩云心中有些疑惑,不由问道。

永栩一咬牙,泪水更加快速流下:“因为……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我肯定是故意的,我不愿意让你每天和他在一起都不理我,所以我……”

“天那!”韩云低低喊道,“果然……果然还是因为我啊……”

“是我,因为我自私卑鄙,所以我该受这样的惩罚……”永栩把头埋在手中,“因为我害他被冤枉,他被囚禁,然后主上失道……如果我那个时候说了实话,如果我没有存心隐瞒的话,岚飏可能也不会被冤枉,你一直以来的努力也不会白费……都是因为我,所以柳国失道了。我是自作自受……”

“不要责怪你自己了。”韩云看着他,眼中露出怜惜。这个孩子这么埋怨自己有多久了呢?他是不是一直为自己的隐瞒而自责呢?“永栩,你不明白,即使你当时说什么,也是完全没用的啊!”

是的,没用。“难道你还不明白主上么?他只要认定什么,就不会听任何人的劝阻……这就是主上啊……”能够带着人们去天堂,也能把人们带下地狱的男子。可以是最英明神武,也可以是最刚愎自用的王啊……

“主上,请您收回成命。现在的柳国人民已经生活够艰苦了,如果再提高赋税的话……”韩云跪倒在地,心中叹息着。助露峰显然已经到了听不进劝阻的程度,现在的他,只能说是刚愎自用,她的劝阻,其实根本没有效果吧……

“哪个人又跑到你面前说三道四?”助露峰皱起眉头,“不是说了你不要再管这些事情么?”

“我不能不管啊。”韩云说道,“主上,那些挣扎生活的平民,那些有苦不得言的人民……他们需要有人为他们说话,为他们争取啊!主上,现在柳国四处纷乱,天灾频仍,您不可以放弃他们啊!”

“韩云!你不要管这种事情了!乖乖在芬华宫做你的小司寇吧!”

“小司寇不应该在宫里!”韩云喊道,“主上,若您的意思是我韩云只能做一名宫里的天官,每日负责王宫的杂事,那么我也就认了!可是您封我为小司寇,我若浑浑噩噩在宫里悠闲度日,那我就太对不起这三个字了!”

“你作小司寇也满三个月了吧?那我封你为天官长好了,以后就在芬华宫里面做事。”助露峰说道,“以后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专心处理宫中事务就好。”

“主上……”韩云咬住唇,抬起头来,双眸直视助露峰,“主上,您是否知道,柳国已经开始再次失道?这个时候您居然还能够让我不去管其它事情,主上……您到底在想些什么?柳国是您的国家啊!”

“是,柳国是我的国家,不是你的!那你为什么总是念着失道失道的?这个国家怎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助露峰忽然发怒了,一声喊喝,“我已经受够了!为什么连你也要这样?连你也要口口声声对我说国家如何如何、我应该怎样怎样?”

韩云愣住了:“我……”

“韩云,为什么你会不明白?这个国家存在太久了,我累了。”助露峰说道,“一百二十年,当初和我一起出生的人早就一个个死去,我的邻里,家乡的人……”

“为什么我会活着?而且还要不停地活下去?”助露峰道,“我是王,所以我必须一直行仁政,遵循天道,努力争取像宗王和延王一样达到五六百年的治世……永远没有休息,没有放弃的可能……为什么是我被赋予这样的责任?”

“……你是王啊……”

“连你也这么说么?”助露峰忽然自嘲似的笑了笑,“你也像他们一样,认为我就应该坐在这个玉座上,就应该处理这些永远做不完的事情,就应该……这样是么?”

韩云看着他,忽然有点怔忡:“这样……不对么?你是被选出来的王,难道不应该为国家百姓做事么?”

“我是被选出来的!不过是一只麒麟走到我面前告诉我我是王罢了!一个活了一百多年仍然白痴的小孩子说的话而已!”助露峰喊道,“不管我想不想当王,不管我同意与否……他就这样把我领到蓬山……”

“我还以为……这里的人都想当王,都会认为这是一项殊荣……”韩云道。

“不是所有人,至少没有我。韩云,在你们的世界里面,王也要一直做到死为止吗?”助露峰问她。

韩云摇摇头:“不是,有的四五年就改选,最多也就是五六十年吧……一个人又能活多久呢?”

“只要不死,就会一直活下去。臣子还可以辞去官职和仙人的位置,王却不能。”助露峰道,“只除了一个人……可他死后,受到无数唾骂……”

“原来你不是不知道你已经失道,而且是有意为之?”韩云问道,眼神锐利。

“我刚当上王的时候,是什么都不明白的。”助露峰却不回答她,转过身去,看向窗外,“我只是一个平民,我既不明白要怎么治理国家,也不清楚当一名王到底该做什么。但是我就这样被推上了玉座。”

原来……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这个权力的啊……

“于是我努力学习,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这个国家治理好。我定下法条,把柳国变成一个法律健全的国家。”助露峰说道,“这一百多年,我无时无刻不是在为了这个国家活着。我是王,我要对人民负责……”

“可是我呢?谁为我负责?一百年,我又是为了什么?”助露峰问韩云,“你告诉我,我这样日复一日地活着,有什么意义?”

“你是为了百姓啊……”

“百姓!”助露峰冷笑,“你以为他们真的期望一个王吗?你以为在百姓心中,王有多伟大么?对他们来说,玉座上是谁根本不重要,只要没有天灾没有妖魔就行!”

“我曾听到别人说,柳国法律健全,有王和没有王没什么差别。他们说即使王不存在,柳国也可以正常运行下去……我的存在,根本没有人在意!”助露峰低低喊着。

韩云站起身,愕然看着他。她从来不知道助露峰是这样想的,她受他赏识,在宫中也常常和他在一起,但是他的心思,她不曾探究过。

难道这名男子的独断,他的轻信小人,他的失道,都是有意放纵?可……他明明不愿别人说出失道这两个字来啊……

助露峰伸出手来,看着自己掌心:“我一手创下了这个制度,即使是别人掌握权力,这个国家也不会有所改变……法律就是这样的东西,创造出来就无法破坏。是我,或是障隆,或者是你,谁坐上这玉座都没有关系,无论是谁……”

韩云看着他,忽然有点明白了:助露峰以自己定下的制度为傲,但也是这种制度让他觉得自己不重要,从而让他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换句话来说就是,在法律社会中,君主的存在,有的时候是一种尴尬。

“对不起,我一直以我那边的世界的情况来衡量这里,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韩云低头道歉,“在我们那里,**官员都是自愿的,所以我也就以为……”

其实也不奇怪,中国古代父传子的传承方式也会造成不甘愿的皇帝,李煜、宋徽宗以及明朝的一些“玩物丧志”的皇帝,大概都是不想要那张龙椅的,可他们还要坐上去。

“我知道你一定会明白的。”助露峰微微笑道,“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会明白我的……”

“不过这样的话,谁来治理柳国呢?这里可不可以退位呢?”韩云显然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些什么,皱起眉自言自语,“或者……把权力交给别人也可以呢?只要不交给障隆……”

助露峰看着韩云,心渐渐沉了下去——这名女子,是不是只会想着国家、人民?她的心思完全放在国家上,她能理解他,但是……她并不会抚慰他。

“主上,若您真的不愿再处理国家政事,也请您把权力移交给真心为民的人好么?障隆他……”

“够了!”助露峰喝道,“不要再说了!我信任障隆,就像当初你信任恒渊一样!”

“可是主上,你说我信任错了。”韩云看着他,清澈的眸子带了一分忧伤,“主上,国家不是你自己的玩具,不是你想交给谁就交给谁的。”

“国家就是玩具,麒麟说给谁就给谁,天说给谁就给谁!”助露峰冷冷驳道,“所以我说交给谁,就可以交给谁。不过我决不会把国家交给你,让你交给恒渊的!”

韩云吃了一惊,看着助露峰。助露峰冷笑一声:“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你自己装作人质去救恒渊他们,能瞒得了别人,还能瞒过我?我只是不想和你计较罢了!反正他们也逃不了多远,最后还是会被我抓到!”

“现在障隆的搜查已经遍布柳国,并且封了一切可以出去的道路……我也已经通告其它国家,这种谋逆叛国的人,估计没有任何国家会收留他吧!”助露峰唇边勾起一丝笑,“他最后还是要乖乖回到柳国,等待被处死!”

“主上……这样做,只会在失道的泥潭越陷越深啊……”

“失道。”助露峰呵呵笑着,伸出手来去抚韩云下颌,“得不到我想要,失道又怎样?反正,我早就厌了这样的日子……”

他说完一甩袖,转身离开。韩云退后几步,慢慢滑落在地。

……怎么会这样?

建立一个国家不容易,毁掉它却不难。

柳国的人民不能再自欺了,妖魔已经不再在虚海附近,一百多年来从不曾有过的天灾猛烈降临。柳国偏北,气候本来就不好,风沙雨雪将并不肥沃的土地变成一片荒凉,雨水倒灌地下,成千上万的人无家可归。而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不但没有安置灾民防御妖魔,反而增加赋税以用来“搜捕”叛逆者。官兵四处搜捕恒渊余党,然而在刺杀事件发生当日岚飏已经让手下快逃,岚飏的亲信自然也不是白给的,怎会轻易被抓。官兵抓不到人,难免就有乱抓充数的或抓有钱人勒索的……柳国更是大乱。

韩云听玥临说起常世的情况,几次想要出去,都被宫中禁兵制止,甚至连玥临也阻止她。韩云不知道现在民间对于柳国失道有几种说法,其中一种就是柳国的失道都是由于小司寇,是她迷惑主上挑拨君臣关系,才导致这样的结果。玥临不想让韩云听到这样的话,怕她伤心,更怕她把这种说法当真,责怪自己。

在玥临看来,韩云的担子已经够重了。她的屡次进谏不但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让助露峰更加生气而把权力交给障隆。玥临看得很清楚,韩云现在说什么都只会引起反面效果,除非她用软的——助露峰是喜欢她的,然而韩云脑中尽是国家人民法律之类的东西,恐怕怎么也不会对他有所回应。

一个原则性极强的女子遇上了情绪化的王,怕是只有争吵吧。玥临毕竟活得久了,这种事情看得很透。她和韩云私下也谈过,尽管韩云可能被几个人所喜欢,她的心却在她来的世界里,丝毫没有带来。

如果韩云肯对助露峰放下感情,也许事情会变得不同。但是对这名倔强女子来说,谈何容易!玥临眼睁睁看着一切,心中无力感渐渐蔓延。

柳国的失道,怕是避免不了了。这个安稳了一百二十年的国家,终于要重回到满目荒凉之中。

永栩病情益重,韩云现在每天都和他在一起,陪他说话,给他讲故事听。韩云大概这辈子都没讲过这么多故事,几乎把她在“那边”听过的、记得的所有东西都挖出来了。每当她看到永栩单纯的眸子的时候,她都觉得怜惜:如果说助露峰是被强行推到玉座上的,永栩又何尝不是?而且他从出生开始就背负这样的使命,他连挣脱的可能性都没有。他的世界里只有王,而他的王……其实并不想要他。

据韩云所知,王和麒麟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他们互为半身,本应是最亲近的人。自然,麒麟和王关系不好的也不在少数,像永栩和助露峰这样的也不足为奇。永栩在麒麟中也算不上出众,虽然略微单纯了些,不过不单纯的麒麟实在不多。她想,自己开始把这个世界看得太干净,有一点原因就是永栩的单纯。蓬山,想必是一个纯净的地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永栩。

“韩云,我真的希望自己成为像你一样的人啊,或者像岚飏也好……”永栩这么对她说,韩云总会苦苦一笑,问他像她一样有什么好处。

“你们都很厉害……”

“一个被关在宫中,另一个四处逃亡,这样叫做厉害?”韩云扶着他的头顶,“其实,对于平民来说,像你这样才比较好……不去涉足政治,只管着自己的生活……”

“可我是麒麟啊。”永栩说道。

韩云看着他,不忍心说出心中所想。

——麒麟,不过是国家的图腾,“仁”和天道的象征。实际上,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吧……

至少在柳国如此。

麒麟是仁兽,不能见血,不见杀戮。麒麟劝王行仁政,即使王不听从。一旦王有违天道,麒麟将会是直接承受者。天灾和妖魔盛行的时候,麒麟就会得失道之症,然后一点点衰弱而死。

——麒麟,实际上就是国家,是人民。

永栩苍白的脸色,虚弱的身体,就是柳国人民的现状。

“到底……到底该怎么办呢?主上能不能退位,可不可以交出权力——”韩云忽然怔住,心中闪过一个有些可怕的想法。她责怪自己这想法,可这念头还是迅速壮大。

“退位?”永栩忽然撑起身体,引来一阵咳嗽。韩云扶着他,他拼命摇着头,“千万不要说这种话,王若退位会死的!”

“呃?”韩云不明白。

“王若退位就要去蓬山,退位之后……王就会死掉……”永栩说道,“前任的景王就是这样的,景麒得了失道之症,那位女王就去蓬山自己请求退位,然后……”

韩云脑中飞快闪过那天她和助露峰说的话,她问过“这里可不可以退位呢”这样的话。她想起助露峰难看的脸色,暗责自己鲁莽。

都已经经过这么多事情了,怎么还会这么天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七章 失道》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