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云之彼岸 天之畔 [书号1801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芬华宫

《云之彼岸 天之畔》 流夙/著, 本章共9604字, 更新于: 2007-05-30 11:26

“听说了么?主上从民间带回来一名女子,封为女御啊!”

“我知道,我还特意去她住的玟华殿看了一眼,也不是很漂亮的女子嘛!而且长得有点奇怪,看起来和一般人不一样。”

“听说主上每天下朝过后都会来找她,这女的就这么受宠?可是也不见得主上封她为嫔妃啊!”

“主上倒是好像常常拿一些文件和她一起商讨,也许是真的在商量国事?”

“朝中女官那么多,也没见主上和哪个这么接近,我看啊,分明是主上对她有意思。”

女官们议论纷纷,玟华殿里面,韩云对着几份文件发呆。

原来以为自己对柳国法律已经研究得差不多了,真到实用的时候,还是这么多问题。真是没用呢……要是阿剑在就好了,她在日本辅修法律的时候,常常和阿剑探讨各种法条,以及大陆法和海洋法的种种差别。

阿剑……这两个字从心上重重划过。韩云更加看不下去眼前的文件,眼睛盯着纸上的字字句句,心思回到了蓬莱——日本,现在她已经越来越习惯这边的说法了。

他现在是不是在女朋友身边快乐地笑着?她在这里已经待了快一年了,他是不是早已经忘记她了?

她,离她的世界越来越远。

“怎么?在想什么?”助露峰进了玟华殿,韩云一惊,连忙起身施礼。助露峰笑笑摆手,然后看向桌子上那一堆看了一半的文件,翻阅着她的批语和处理方案。

“好!这处理得实在是太好了!”助露峰翻到一起案子,拍案叫绝,“我叫秋官长把这案子的处理方案记录下来,以后凡有相似案子,皆以此为准!”

“主上,掌管法条的是秋官长,这种事情应该以他的意见为准吧?”韩云提醒助露峰,法律忌讳越权,“我只是个小小的女御而已。”

“现任秋官长实在太无能了!”助露峰说道,“实在应该把恒司埭免职,换上你才是!”

韩云惊跳:“主上!我只是个刚来到这里的海客!况且我对这里的政治经济文化什么都不了解!”

“可是你对这里的法令的理解,比那些没用的人要好太多。”助露峰道。

韩云皱起眉:“主上,我国《官员任免条例》第二条第二十三款规定……”

“官员晋升必须依照等级慢慢提升,一等官职必须做满三个月以上方可升迁。立有重大功勋者除外。”助露峰接了下去。

韩云点点头;“主上,我没有重大功勋,现在我是女御,即便是三个月一升,到达秋官长这样的官位也需要四年时间。这是我国法律规定,不可以更改。”

助露峰手从她发边滑过,叹了口气:“韩云,你可真是古板,千赫的司刑,还不是我直接给他的?”

韩云低下头去:“我并没有说主上不该这么做,只是我自己不愿意成为法律上的例外。”

助露峰自然听出来她话里的指责和不赞同,但她不说,他也不追问。两人开始谈论起桌上文件来。那些案例都是争议颇多的案子,极难给出一个完美的判决。很多案子同时涉及到几部法律,韩云虽然把柳国的法条都背了下来,但是到用的时候还是会漏掉一两条,因此格外谨慎。

柳国的法律从制度上来看几乎是完美的,尤其是在对官员的制约上,形成了一层层的制约关系。在六官之外,另设有清正司,专门负责检举官员的违法行径。柳国的法律和政治体制有一部分是在海客和山客的影响下建立的,因此体现出了很多“那边”社会的制度和优势,这样的设置显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权力,

按理来说,在这样的法律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即使国王庸庸碌碌,国家也不会陷入悲惨境地。更何况助露峰虽然刚愎自用了些,确是英明的王,怎么也不该失道啊。

韩云深深迷惑着。

两人讨论完之后,助露峰本来是想和韩云一起用晚膳的,韩云说内宰大人说要宴请她们这些天官,助露峰便先行离开。

韩云住的玟华殿在芬华宫的内殿中,在内臣的住处中和王所居住的北宫最近。韩云出来乍到,只能分清三公府、内殿外殿,芬华宫更深处就没有进去过了。内宰宴请她们的地方并不难找,她却绕了半天不知在哪里。

找个人问问吧,她走到女侍们住的地方,打算问下路。刚走到门边举起手要敲门,她就听到里面提到自己的名字。

“我不明白,同样都是女御,为什么韩云那么得主上宠信,琴夕却被关在牢里!”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忿忿不平着。

“没办法啊,谁叫琴夕说话不加考虑呢,这也和受不受宠信无关。”另一个女声说着,“就算是那个韩云,说了那种话也可能被关进牢里啊,琴夕就是太不小心了。”

“可是琴夕罪不致死啊!就连囚禁也不应该,我国根本没有这项法令的!”

“法律!法律也是主上制定的啊!主上说的话就是法律!”

韩云皱了下眉:这是什么想法,不管是谁,都不应该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使是国王皇上或者是总统首相,都是如此。

“可是这样,主上会彻底失道的……”

“住口!因为那两个字而被杀被囚的人还少吗?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把这两个字给我吞回去!”一个听上去略微有点老的女声喝道,“琴夕被囚,颜朝被处死,还不是因为她们说了那两个字的关系!你们这些小姑娘啊,不知道轻重!”

一时之间,屋内忽然静了下来。过了半晌,那声音方平静了些,说道:“我们已经劝谏过了,主上不听,身为天官的我们也没有更多的办法。但我们不能为了劝谏,而让一名名天官送死。现在主上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并且为此作出更加错误的事情,我们的劝谏只会让主上越走越偏。现在只有寄希望于那个很受宠的韩云,希望她能含蓄一些劝说主上,至少也要把琴夕救出来……”

“能行吗?我们都不知道那女的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会受主上宠信。如果她支持主上处置琴夕她们,劝说她的我们岂不是也很危险?”

“那也没有办法,这是现在我们唯一能说上话的地方。主上现在根本不信任任何人,天官长和秋官长的权力很多都被主上收回去了。不过听说那个韩云处理了几件秋官府很久都无法下定论的案子,而且处理得颇为得当,想必也不会是不讲道理的人吧?”

“而且凭主上对她的宠信,她本不该当这个女御的。虽然也也可能是主上没打算提升她,但也没听说她要求更高的官职,她应该还是遵循法条的人吧?”另一人叹了口气,“关键是,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主上说上话。颜朝也算是在主上身边做过好几十年的掌客了,只是因为对主上说了‘失道’二字,就被处死……”

“什么人?”内宰玥临听到外面响动,一把刚才说话的人将她掩在身后,喝问道。她心思转的极快,瞬间想到怎样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以免除他人的罪责。

“对不起,惊到你们了。”韩云轻轻推开门,微带歉意地说了句。大家看到是她,有的人松了口气,有的反而更加紧张。韩云见其中一些人的防备眼光,说道:“我会劝说主上的,不过我能力有限,也不一定能成功,你们不要对我报太大期望才是。”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要冒死劝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助露峰再为了这件事无由杀人了。这样,他会在失道的路上越走越远。

玥临忽然跪下,她身边诸人也都起身跪倒。韩云一下子慌了手脚:“你们做什么?快起来啊!”

玥临抬起头:“自从你来芬华宫之后,民间的妖魔开始渐少,天灾轻了些,连刘麒的病都开始好转。”

“韩云,你一定可以劝服主上,将国家从失道的厄运中解脱出来的!柳国……就拜托你了!”

韩云傻了,她没想到这些人会对她如此期待,她觉得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变得很重很重。

“可我不一定能行啊……”

“只要你能试试,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玥临说道,“对臣子来说,不能阻止王的失道是最大的耻辱!”

韩云其实非常不喜欢这种说法,因为这话里面奴性很重。但是面对这些执着的人,她说不出半句指责的话。这里毕竟不是她的时代,这里的人都认为王是至高无上的、国家的救星——在她的时代,也未必没有这样的人。

她可以告诉她们,王其实只是必要的“恶”么?

“我会尽力的。”最后,她只能这么说。

“刘麒,最近身体如何?”

少年从床上微微起身:“主上,我最近好多了。”

“哦。”淡淡的语声,“使令可以动用么?”

“可以。主上想要做什么?”

“得我想要。”男子唇边露出一丝笑,很温柔的笑。不知怎地,看起来却有些寒意。

晚宴上喝得多了些,虽然说一群女官也不会喝太烈的酒,但韩云是在座众人的中心,大家都和她说话都向她敬酒,她也不好推辞。更何况她听她们所言,心中也不免有些抑郁,喝得便有些快。急酒最易醉,她确是有些醉了。

她们讲给她这几年柳国的种种,这些女官都是离助露峰最近的人,他的改变和一些不当之处,她们最是敏感。虽然十二国有在位超过六百年的奏国宗王、在位五百年的雁国延王,但其它国家的王在位时间均比助露峰短。一百二十年,这个数字并不如它说来的简单。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不会有一百年那么长,若没被选做王,也不是仙人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早就死去了吧。常年重复相似的事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更何况因为柳国法律的完善,王所要处理的事务很少有变化,更少挑战性,助露峰在闲暇的时间里也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其间,便难免有些和法律还有权力交叉的空间。一个国家王最大,而且王是天任命的,自然不会有法条来限制王——即使违反法令,也没有办法惩罚王——所以助露峰也难免用王的权力达成一些私事。其实这也是难免,各国的王都有这种情况,柳国还算是轻的。

韩云苦笑,这大概就是那句“权力使人腐败,不受约束的权力使人不受约束地腐败”在现实中的体现吧。不过这绝非问题的全部,柳国的问题,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这些女孩子——当然大多数都已经很“老”了,因为王宫之中的天官,基本上都受过封成为仙人。虽然看起来是少女,但大多数都工作数十年甚至百年——对国家、对国王的担心和关心那样强烈,韩云在面对她们的时候,会觉得让她们失望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可是即使她有直谏的决心,助露峰会听她的话么?她是做什么的,凭什么她就会对他造成影响?女官们对她期望很高,言下之意就是他对她是“另眼相看”的,他和她关系“非同一般”。可她不过是他在民间捡到的一名略通法律的海客,他赏识她对法律和制度的理解,却和什么情爱无关。别说助露峰对她没那个意思,就算有,她也是心有所属……

心……有所属……

韩云又开始沉浸在回忆中,记忆中阿剑的模样却已经越来越模糊。时间实在是再无情不过的杀手,她的伤心和爱恋,已经成了记忆中模糊的碎片。蓬莱,中国,连在梦中,都看不清楚故乡的样子。

韩云抬头看天空,此时天色已晚,月光半明。但愿人长久,可是连月亮都不是那个月亮了。

她看着皎洁明月,忽然一阵黑云遮住了月亮。她微微皱眉,看着阴影渐渐扩大,忽然觉得不对劲——那阴影不像是乌云,而是……

韩云向后栽倒,险险躲过那阴影的袭击。她左手撑地,勉强向侧面跳过去,同时大喊:“来人啊!有妖魔!”

黑暗之中虽然看不清楚阴影的样子,但明显的腥气和大体形状让韩云迅速判断出这是妖魔。她心中大惊,按理来说王宫有麒麟在,一般的妖魔不可能进来才是。难道……麒麟会出事?

她心中慌乱,一边却还要抵挡眼前的妖魔。她在宫里自然不会带兵刃,四下张望没有什么东西,连躲了几下,跳到花园之中。她从地上拾起石头,不断向那妖魔的头部砸去,口中一直不停喊着。花园里树木婆娑,妖魔身体比较大,怎么也抓不到她。这样坚持片刻,长廊那端火光晃动,禁军赶到了。妖魔见势不妙,跳出花园,飞上空中逃跑了。

韩云松了口气,再也无力站立,脚下一软坐在地上,只觉得全身冷汗直下。

“你还好吧?”司右济融忙上前扶住她。韩云摇摇头,从惊慌恐惧中略略回神,忽然一把抓住他:“主上……主上怎样了?刘麒呢?”

“主上……”

“韩云,你没受伤吧?”一个威严声音响起,渐渐靠近。韩云抬头见是助露峰,放下心来——王还在,看来应该没事,刚才的妖魔,大概是偶然闯入吧!

她忽地一怔:什么时候,这个国家的兴亡,竟然成了她最关心的事?像她这种浮民,本不会有国家归属感的,不是么?

柳兴佑四十六年,国现败象,妖魔横行。有妖魔妄图入宫伤人,幸为女御韩云发现,逃出宫去。韩云冒死抵抗妖魔,实是大功,特升为大师。

批:此事甚疑。

——岚飏《柳国记事》

韩云觉得这个功立得莫名其妙,官职更是升得奇怪,但别人都对她说宫里进来妖魔是非常危险的、发现妖魔就是立大功、万一伤到王和麒麟国家就完了等等,让她无法推辞。

她对助露峰提出免除琴夕的罪名,刚说了琴夕二字,助露峰就说她受了惊吓,应该回房好好休息,让济融把她送回玟华殿。看来他是一定要囚着琴夕了,韩云还想说些什么,助露峰却转身走开。

偏偏太医给她诊脉,说她体虚外加气息不调,最好好好休息几天,调理一下身体。她自己身体自己知道,其实不过是做侍女的时候营养不良,现在已经好多了。可助露峰当真把她房中的文件都拿走,让她在房间里闷得要命。

到了第三天,她实在在房间里待不住了,走出去去找助露峰,想再和他说琴夕的事。她出了玟华殿,向内宫走去。入了内宫,在通向禁门的路旁有一片桃林,此刻正是春末,风吹得落英缤纷,粉红色的心瓣染遍蓝天。

韩云停住脚步,心绪被美景吸引住,站在花香中间,任花瓣雨落了满身。她挥挥衣袖,流云水袖间尽是花香盈袖。她闭上眼,微微笑了。

那年她也是站在桃花树下,走近的男子拉起她的手,告诉她他哥哥打算收养她。那一年,她九岁,他刚满二十。

忽然听到脚步声,清晰却轻柔。她缓缓睁开眼,眼前的人并不是记忆中的那个。记忆中的人短发方脸眼镜外加爽朗的笑,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而眼前的男子——或者该称作男孩——白皙的脸掩在常常的淡金色发丝之间,精致的五官像是用刀一点点琢磨,然后用笔慢慢修饰出来的,微皱的眉心带着些脆弱,让男孩看起来像是易碎的瓷娃娃。

韩云呆住了,一时间只是看着他,被那种不属于俗世的美丽吸引住。男孩对着她微微一笑,她傻呆呆地回笑。男孩忽然身体向前倾,倒了下去。韩云忙上前几步,正好抱住男孩下坠的身体。男孩倒在她怀里,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呼吸缓慢,显然是晕了过去。韩云有些慌了手脚,犹豫片刻,抱着男孩向太医院跑去。

柳兴佑四十六年,大师韩云救宰辅刘麟有功,特升为小宰。

批:已经没什么疑惑了。

——岚飏《柳国记事》

“主上,小宰大人求见。”

“叫她进来。”助露峰唇边露出一丝笑,知道韩云找他想要说些什么。大概是海客的关系,这女子有着常人少见的倔强和不懂变通。他有时觉得这样的她才最吸引人的视线,有的时候却觉得她的倔强让他头疼。

“参见主上。”韩云进来先是施礼,助露峰让她起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韩云站起,直视着他:“主上,请您免除我的职位,韩云何德何能,怎么能做小宰?”

“你打退了妖魔,又救了刘麒。”助露峰说,“当然要升职。”

“主上,那是您设计的吧?”韩云看着他的眼,“什么妖魔,根本就是台辅的使令吧?台辅的晕倒也是您安排的吧?因为我坚持不肯违例升迁,所以您给我安排‘功劳’,是吧?”

“我就说你一定能看出来。”助露峰不回答她,冒出这么一句。

“我当然能看出来,不要太明显啊!”韩云生气之下,上海话的表达方式都出来了,“主上,您这样钻法条的空子让我升迁,您以为我就会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你又没有违背法令,这是正当的。”助露峰笑了,“韩云,有的时候不要太死脑筋,我既然封了你官职,你接受就好。”

“怎么会是正当的!您这样做,是对法律的破坏!”韩云喊着,“主上,请您收回成命——”

助露峰沉下脸:“什么叫做破坏?法律是我订出来的,我怎么解释那是我的问题!就算我现在把这法条废了,也没有人敢说不可以!”

韩云知道助露峰动怒了,但她还是说下去:“主上!制定法律的人必须保持对法律的尊重!法律面前没有特例,如果有的话,那法律的尊严也就消失了!”

“我是王!”助露峰提高声音说出三个字。

韩云忽然静下来,她看着助露峰,目光中露出悲悯之色。她一字一顿地说道:“王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我知道柳国失道的原因了。”

助露峰全身一震,从椅中站起。眼中光芒一闪,凌厉眼光看向韩云。韩云迎着他的眼光,丝毫不退缩。心中只是想着对不起玥临,不但没有救出琴夕,还让自己也陷入了这种情境。

助露峰和她对视片刻,眼中凌厉之色渐渐不见,他颓然坐回椅子,右手在桌上重重一击:“我没有失道!”

韩云淡淡道:“若没有,又何必怕别人说?”

助露峰又是一震,手在桌上紧握成拳,微微发抖着。韩云又添了一句:“有没有失道,你自己比谁都清楚,不是么?”

“出去!”助露峰抬头喊道,“给我出去!”

韩云俯身施礼:“那么我告退了。”她走到门边,回首一笑,“听说琴夕被押在秋官府大牢里,主上若要处决她,请记得多写一份判决。”

她说完走出去,助露峰右手握住桌上茶杯:“我没有失道!没有!”

“当”的一声,茶杯被他握碎,血从手心涌出。

“我没有失道!没有——”

出了水阳殿之后,韩云想了想,实在不好意思去见玥临,于是决定在入狱之前去看看刘麒,那个纤细的少年。

她对这种传说中的祥兽非常好奇,麒麟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祥兽之一,虽然没有龙那么举世闻名,也有很多相关传说。而在十二国世界里,这种祥兽竟然真的存在,还能决定一国气运。而且,那么那么的……美丽……

韩云对那种纤细型的美少年非常没有抵抗力,大概是本身的母性吧,反正看到就想去抱一抱,用种保护对方的冲动。刘麒像是完全不解世事的孩子,那双清澈透明的淡紫色的眸子,让她着迷。

“台辅,您的身体可有好些?”刘麒身体还不是很好,他让她进到他房中,他自己从床上微微坐起身,红色华贵的锦缎牡丹被面衬得他更加苍白和孱弱。韩云每次见他,都会生出想保护这男孩的心态,即使他其实是这个国家第二大的人物。

“最近身体好多了,所以那天才能出去看看风景,结果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刘麒带着少年温和而有些羞涩的笑,对她说。

“难道不是主上让你去的么?”韩云皱起眉,“主上让你创造我救你的机会,不是么?”

刘麒有些不好意思:“主上是那么说得没错,但是我还没想好怎么接近你……那天也是在桃林中想着到底应该怎么办,想得太久了头晕,才晕过去的。”

“倒是错怪你了。”韩云觉得有些惭愧,眼前这男孩太单纯,那么透明的眼,连骗人都不会呵。

“你不要生主上的气哦,主上只是想让你成为秋官长,所以……”刘麒替助露峰说话,韩云摇摇头:“这不是他对我好就可以原谅的问题,我生他的气也不是因为个人原因。一个国家的法律应该具有威严性,身为立法的人和执法机关的首脑,自己违背法条,是公信力崩溃的原因。”

刘麒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漂亮的眸子中尽是疑惑。韩云笑了笑:“唉,我对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是麒麟,是仁兽。你只需要为天下苍生祈福就够了,其它事情你不了解最好。”

“你也把我当小孩子。”刘麒有些难过地低下头,“我是宰辅啊,王之下的管理这个国家的人,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韩云看着他,虽然知道有些不厚道,但还是想笑:刘麒这样子,分明就是小孩子在烦恼自己怎么长不大。不是她想当他是小孩子,而是他就是啊。

“听说恭国的王是一个很强势的女孩子,供麒不但不参与朝政,还常常被训斥。”这是女官们当笑话将给她听的,有关与邻国的霸道女王和受欺压的可怜麒麟,“可见麒麟本来也是不用管理具体朝政的,你不用太在意啊。”呃,同样的传言人物还有隔着虚海的戴国,据说泰麒和泰王原来非常像是父子——泰王是保父,当然。不过现在泰麒长大了,也许也管理一些事情吧?

听说这些麒麟都是在十二国的中心蓬山长大的,蓬山上有很多女仙照顾他们,所以不解世事也是很正常的吧。

“可是雁国的延麒六太就要负责国家的事情,还有庆国的景麒,甚至管理过朝政。”当然了,前者是因为往外出游玩,大臣们只好抓住麒麟当壮丁;而后者是王外出体验民情,让麒麟代理朝政——总之都是一群过分的王。

“六太是延麒的名字吧?那刘麒叫做什么呢?”韩云见这个话题渐渐棘手,不动声色地转换话题。

“我没有名字。”刘麒低下头,有些难过的样子,“主上没有给我名字。”

“你们的名字都要王给吗?”可是六太这名字……听起来好像是日本名。听说延麒是胎果,这应该是原来的名字吧。

“在蓬山长大的麒麟都没有名字,女仙们不能给麒麟取名。”刘麒说,“如果是胎果的话,原来都会有名字。六太是延麒原来的名字,延王给他的名字是马鹿,是因为麒麟又像马又像鹿。”虽然各国来往并不多,但麒麟们有的时候还是能够相遇的,毕竟是同族。

“……”真是老实又可爱的孩子,居然相信马鹿是马和鹿……

“主上大概是不喜欢我吧,所以一百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给过我名字。”刘麒低下头,“我……”

“刘麒有和主上说过自己想要名字吗?”韩云问他,见他摇摇头,“主上是王,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很多,一些小事也就被他忽略掉了。何况他不是麒麟,也不会明白麒麟想要名字的心情……不过刘麒已经算是名字了吧?太多也很麻烦啊。”

刘麒摇头:“刘是国氏,刘国的麒麟,麒就是刘麒,麟就是刘麟。这只是总的称呼,叫刘麒和叫麒麟没有什么区别。”

韩云更加心疼这个小男孩:“那么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不过好象有些不合适哦!”

刘麒眼睛一亮:“你要给我取名字吗?”

“没关系的吗?应该是王才可以吧?”韩云有些迟疑,“不过好像别人也不会叫你的名字,只你我的话应该不会冒犯吧?”

刘麒拼命摇头:“没关系的,反正他们见到我都只是叫我台辅大人,即使我有名字也没有人会喊的。”

寂寞的小男孩呵。韩云的手抚过他金色的长发:“永栩……这名字可以吗?我不是很擅长取名字。”

“好啊。”刘麒——永栩小脸泛红,非常的高兴,“你一定要常来找我,常来叫我的名字哦。”

韩云心中一滞:她哪里还有机会常来?她低下头,觉得自己给这孩子一点希望,却让他以后更加失望,实在是一件太残忍的事情:“其实……名字也不是很重要……”

“很重要啊。”永栩抬头,清澈的眼中尽是悲伤,“如果我死了,我的身体会被使令吃掉,然后就会被遗忘。如果没有人记得我的名字的话,那么在柳国的历史上只会有主上的名字,以及每一任麒麟都会有的名字——刘麒。人们会把我忘得干干净净,没有人会记得我,他们只会知道在主上的时候,辅佐他的麒麟是麒……我的什么都不会留下……我不要这样……”

他又低下头,韩云可以看到晶莹的泪水落在他的外褂上:“我要有人记住我,一个也好。记住我,不是刘麒,只要有一个人记住我……即使死了也没关系……”

韩云忽然上前抱住他,觉得他小小的身体如此瘦弱,大概是失道的病症导致的。她的声音清晰而鉴定:“我会记住你的……还有,我不会让你死的!决不!”

虽然活了比一百二十年更长的岁月,可他,还是个孩子啊……他不该死的,他不会死的!

她不会让他死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之彼岸 天之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二章 芬华宫》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