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幻术传说 [书号171461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暗斗

《幻术传说》 咿呀wym/著, 本章共5878字, 更新于: 2018-07-04 10:13

主帅府,议事厅。贺兰尊正身姿笔挺地坐于主座之上,潜心处理积攒了几日的军中事务。一旁的苏祁和女影卫清月,则时刻准备着等候贺兰尊的差遣。

倏然,军中信使执信一封,匆促前来:“殿下,这是王府来的家信。”

“所谓何事?”

接过信的苏祁,粗略浏览了信中的大致内容后,回答说:“太妃信中说,您的几位妾侍正在来忻州城的路上,并且,即日便到。”

闻言,贺兰尊微皱起了眉,语气不善地询问道:“她们来此作甚?”

对此,苏祁不疑有其它的情况:“估摸着是太妃知道了殿下您最近的情况,所以······”

然而,未等苏祁的话说完,贺兰尊的面色便骤然暗下,口吻忽地严肃了起来:“清月,把陈侑叫过来!”

“是,殿下!”

不过片刻,清月便快步行至府外的骁骑营,将正在练兵的陈侑给寻了过来。

匆匆前来的陈侑,依然不忘规矩行礼:“卑职参见殿下!”

“陈侑,这是王府刚到的家信,你且看看?”随即,贺兰尊一把将案几上的家信向陈侑扔了过去。

能明显感觉得到贺兰尊隐忍着的怒气,不过,陈侑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惊慌和无措:“确实是卑职飞鸽传书告知了太妃忻州城的情况。”

“陈侑,本王待你如何?”

“亲如兄弟,恩重如山。”

若非贺兰尊少年出征途中,路经正被山匪洗劫一空的村子,毅然救下了他和他的家人,恐怕他和家人早已命丧匪徒之手。此份恩情,陈侑一直铭记于心,也常常暗中立誓,定会效忠贺兰尊一世。

“太妃又待你如何?”

“仅仅是数面之缘,不过······”

“所以,你是听从太妃的命令还是听从本王的命令?!”

陈侑想要解释,可是贺兰尊并没有给予陈侑机会,因为,贺兰尊需要的是绝对的忠诚,而不是所有人都像他的母妃般总打着他的旗号实施一些他不想要的谋划。

“殿下!”陈侑想要贺兰尊明白姬太妃的良苦用心,却无奈贺兰尊一直在抵制。

然而,贺兰尊又怎会不知其母妃和将领们的心意,只不过他也有他自己的规划罢了:“陈侑,本王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知道本王的母妃在担心什么。但是,我安平王也不是谁人都可以任意宰割的。这点,本王可以向你们保证!”

“可是三个月的期限即将过去一个月,这冰血红莲却依旧毫无头绪······”

“冰血红莲,本王定会如期奉上,你们均无需再为此忧心”,贺兰尊胸有成竹地说到,平缓了心中的不快后,紧接着又向众人吩咐道:“清月留下,陈侑骑射场徒跑二十圈以示惩戒!”

“是!”

陈侑和苏祁退下后,贺兰尊思索了片刻,才向清月征求起了意见:“清月,本王命你即日起贴身保护梦儿,可愿意?”

清月是忻州城贺兰军中唯一的女暗卫,做事谨慎仔细,一缕金丝杀人于无形。在贺兰尊看来,无疑是贴身保护贺兰梦的最佳人选。

“全凭殿下安排!”虽不明其中缘由,但贺兰梦之重要,清月从贺兰梦入住主帅府的这些日便已经感知到了一二,所以此刻对贺兰尊的命令并未表现出一丝疑惑。

不过,曾听闻王府里的那些妾侍一半是当今陛下的人,一半是姬太妃的人,所以,心中有所犹豫的清月直言想向贺兰尊讨要解决之法:“只是,若是殿下的妾侍们生事,应当如何?”

“有一罚一,重者就地诛杀,直到不敢再生事为止。”

当然了,就贺兰梦给贺兰尊下蛊一事,清月也十分清楚贺兰梦并非善茬,因而也一并询问了去:“那若是女郎先行生事呢?”

“一切随其高兴。”回答至此,贺兰尊的语气明显柔和了万分。

清月听得有些错愕,但强大的心理素质也让她很快了恢复正常,只管领命:“清月明白了。”

屋外,卫嫄偷听二人的谈话听得咬牙切齿。

除了清月职能的变动,主帅府的一切如常。

空寂庭园,贺兰梦不顾一旁侍女的劝说,脱下绣花帛履,便坐于假山石上,欢快地晃荡那双纤细白嫩的玉足,就着清澈的溪水,掀起水珠连连。

贺兰尊看得有些痴醉,俊朗的面容上,更是笑意绵绵。

身旁的清月尽管面色如常,但内心深处好像也逐渐被那一抹自然纯真所打动。此时的她,自是不知,贺兰梦接下来竟会送给她一份别样的见面礼。

“梦儿,过来!”贺兰尊隔着清澈的流水对假山石上玩得正欢快的人儿唤道。

玩得正酣的新乐趣被突然打断,贺兰梦闻声,微微收敛了笑容,望向来人。斯须,她才借力山石,抽身换影,赤足如羽,落于二人附近。

“何事?”贺兰梦骨碌着两个大眼睛询问。

“这是清月。从今往后,她就是你的了。”

“她可会耍把戏?”

“不会。”

“可会饮酒拇战玩倒耳?”

“不会。”

“那吾要之作甚?”既不能耍把戏逗她开心,又不能陪她一起玩,因此,贺兰梦对贺兰尊的安排有些不明所以。

“她会一世护你,并忠诚于你,犹如本王。”

“如此也甚好。只是,汝觉得她能活至几时?”

“你若想让她活,她便能活。”

贺兰梦明里暗里的话,贺兰尊诚恳坚定的承诺,让一旁的清月听得既是心跳加速又是越发的稀里糊涂。

好在最后,她终于能够寻着机会,插话道:“清月不明白殿下和女郎的意思。”

“且看汝之左手。这是吾送汝的见面礼。”

清月闻言,缓缓提起了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左手。却见一条黑色小虫正趴在其左手背上,这让清月顿然大惊失色,鬓角冷汗直流。

彼时,忻州城主干道上,程瑾和其表妹魏婉正在几名侍从的护卫下,款款入城。

“这就是忻州城啊?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相比丰州和梦州,眼前之景的确失色不少。不过,毕竟是一座常年战乱的城池,城中百姓却依旧安居乐业、笑口绵延,可见,城中主事是一位十分了不得的人物。

思及此,感知到路人的警惕和好奇,程瑾轻弹了一下魏婉的额头,谨慎提醒:“小心祸从口出!”

奈何口无遮拦惯了的魏婉,并未领情,“哼”了一声。

须臾,早早在前头探路的小厮方从百米外的邸店小跑归来,向程瑾禀明所探得的情况:“殿···郎主,前面百米处的飞羽楼便是咱们这几日的下榻之地。”

程瑾闻言,提步便要往前,却是被骄纵的魏婉生生扯住了袪裼:“听闻这忻州城的南街集市十分热闹。表哥,不如我们先去瞅瞅,再去邸店,可好?”

“不行!”程瑾断然拒绝。虽然是打着到异国吃喝玩乐的名义,但实际上,程瑾此番到忻州城却是别有心思。

对此,魏婉自是不知,于是,娇嗔地询问:“为什么?”

“你是要听从我的安排,还是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送回去?”程瑾突然面色严肃,甩开了被魏婉紧抓着的衣袖。他可没那么多耐心的解释,更何况魏婉还是魏通唯一的女儿,以往对她好,也不过是明面上装装样子罢了。

“程瑾!”面对异常恼怒的程瑾,魏婉有些受惊,不过也并未往深处想去,更是为了能继续跟随程瑾遍游天下,于是乎,机灵地耍起了点小聪明:“也行,你要是敢把我送回去,我就飞鸽传书告诉父亲你的具体位置。”

“你!”被戳中痛点的程瑾当然是无可奈何,最终被迫同意了魏婉的建议。

说起魏婉,她的父亲魏通可是南国唯一享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崇高荣誉的镇国大将军,南国声名远扬的相国。

十八年前,正是因为这位将军,程弘才得以继承帝位,并安然守住丰州和梦州这两大富饶之地。

只是,近些年来,魏通想通过扶持傀儡帝王以暗中获取利益的野心昭然若揭。所以,作为南国储君的程瑾,自是咽不下这口气,常常乔装奔走,拉拢士族,誓要还朝政一片清明。

魏婉也是可怜,自幼母亲病逝,作为魏通唯一的女儿,本该享受万千宠爱,却被认为是克父克母的煞星。好在魏通的正室娘子南阳公主也就是程瑾的姑母庇护,魏婉才得以在魏府颐指气使地生存。

帅府庭园内,贺兰尊用特制的弓弩一连射穿了好几个数米外的靶心。

影卫卓阳则正在一旁详实地禀明南国储君程瑾以及飞羽楼的情况:“卑职掌握的情况,大致就是如此。”

“命人好生保护好这位南国储君,莫让他在我云国国土上丢了性命。”

“殿下的意思是?”

“南国派系纷争的战火必须止于云国边境。”

九州局势不稳,受苦的终归是百姓。

十八年前的大混战,贺兰尊虽然没有什么记忆,但是征战多年,途中所见所闻足以让他了解当年的惨景。若是让魏通异国弑未来国君的阴谋得逞,只怕南国就不是死一个储君的问题。

“那飞羽楼?”

“暂且留着,必要之时,再以厚礼送回南国去。”

“卑职明白了!”

南国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下,即便不是风起云涌,也早已暗潮涌动。这位于忻州城内多年的飞羽楼便是最好的佐证。

话说贺兰尊的五位妾侍,经过十天十夜的跋山涉水,终于准备抵达忻州城境内。

“不知殿下是否已经提前收到了我们要来忻州城的家信。”小妾云霜以衣袖半遮住朱颜小嘴,有些惴惴不安地猜测。

小妾乔舞一边满是好奇地看着马车窗外的边塞风光,一边语气颇为肯定地回答:“想必尚未!否则怎会连一个出城迎接的小厮都无?”

“你这莫不是异想天开?殿下本就对我们不待见,又岂会派人出来迎接?”小妾冯燕听着二人的言语,甚是觉得好笑,于是,插话道。

在冯燕眼中,还抱有其它心思的人就是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毕竟,她们可不是寻常达官显贵家那些备受宠爱的妾侍。在安平王府,好好活着才是她们应该追求的宿命。

话及此,云霜明显神情有些失落,喃喃自语道:“说得也是。”

和别的妾侍们不同,云霜既不曾是当今陛下的跟前红人,也不是姬太妃看上的小官之女。她自幼随在贺兰尊身边做暖床婢女,自认为除了对贺兰尊有救命之恩的那人,贺兰尊对她有对别人不一样的感情,可是自三年前她偷偷藏了贺兰尊不知从哪带回来的几个小铃铛后,贺兰尊对她的态度便不再如往。

至始至终,林雪璃和另一位妾侍洛羽倒是未发一语。

直到进城后,林雪璃才透过车窗对马车外的侍女吩咐道:“柚儿,你先去前方打探一下殿下此处的府邸怎么走。”

“柚儿遵命。”

侍女柚儿匆匆行礼后,便快步走到人流量大的大街上去询问,片刻后,复返答到:“回主子,行者说,殿下的主帅府就位于忻州城的东南方向,需过了前方忻州城最热闹的南街集市街口,随后直走五百米,再右拐进去便是。”

娇俏侍女五六,王府精兵护卫八九,一行人也算浩浩荡荡,更何况还是往主帅府的方向走去,所以吸引了不少城中百姓的目光。

然而,就在车马路经南街集市的街口时,意外却突如其来。

热闹集市,本该人山人海。一场突如其来的打斗,却使得人群仓皇乱窜。

南国杀手,化装国与国之间的来往客商,不知何时早已备好至毒刀具,潜伏于南街集市。

程瑾一出现,狠绝的杀意便四起。

顿然驻足,敏锐的感官让刚一踏入南街集市的贺兰梦,即刻感知到了不同以往的异样。

不明情况,看到贺兰梦骤然警惕的神情,清月依旧有些奇怪地询问道:“怎么了?”

当然,作为影卫,尽管对毒物的敏感度不如贺兰梦,片霎之余,她也察觉到了前方街区的空气之中充斥着剑拔弩张。

说时迟那时快,“路人”的一把短小匕首直直向程瑾刺了过去。

好在,一名护卫眼疾手快,挡在了程瑾的身前:“郎主小心!”

一刀毙命!护卫的死吓得毫无心理准备的魏婉那是一个花容失色。

不过,更令她害怕惊恐伤心绝望的是,打斗的过程中,程瑾为了自己能够安然逃离,竟狠心以之肉身抵挡利刃,最后还毅然舍她而去。

泪像那腹中利刃上汩汩流动的鲜红,瞬间沾染了苍白的面色。

魏婉缓缓倒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程瑾一步一步脱困。

这就是他口头上常说的喜欢,心里安放的爱。和她的阿父一样,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利用罢了。

贺兰梦和清月赶上前时,整个市集仅剩一片狼藉。

跨过数具倒得横七横八的尸首,贺兰梦赫然发现了其中穿着鲜艳且还细喘着气的女子。

身子缓缓下蹲,将魏婉的身子板正,贺兰梦轻拍了拍魏婉完全失了血色的面颊:“喂,醒醒。”

“剑上有鸩毒,怕是命不久矣。”一旁的清月细查了一番魏婉腹部毒已经蔓延开来的伤口后,甚为可惜地说道。

却是刹那间,贺兰梦毫不迟疑地将利刃从魏婉身上取了下来。

清月甚至都来不及阻止。

“女郎,这是作甚?”

只见,贺兰梦并未作答,反而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个锁功能复杂的工艺精湛的小木盒子。

令清月更为惊诧的是,贺兰梦竟将咬破的手指伸到了漆黑的小木盒子里去。

片刻过后,一只黑色毒蝎趴在贺兰梦的指腹上,吮着血出现。

“小黑,看你的喽”,幽州土口音,异常可爱绵软。

轻声交代完后,贺兰梦缓缓将毒蝎放近了魏婉的刀口处。

那交织着鸩毒的血腥味,似乎令小黑十分雀跃。不一会儿,它便钻进刀口,大快朵颐了起来。

自知失策了的程瑾,带着残余部下匆匆躲进了飞羽楼的后院。

那后院厢房里,得知程瑾遇刺的断月早已潜心等候在此:“断月无能,让殿下受惊了。”

“是本宫一时大意,真以为那丫头可信。”

提起魏婉,程瑾是既心疼又恨得牙痒痒。一直以来,他借口亲近魏婉,才得以和魏通维持着表面上良好关系的同时,暗地里建立起自己的势力。面对那个骄纵跋扈的魏大小姐,程瑾厌恶是真,怜悯是真,愧疚亦是真。因此,他本打算扳倒魏通后,依然会善待魏婉,却不曾想魏婉此番竟要取他性命。

常年身处忻州城的断月,自是不知程瑾口中所说的是谁,只知道程瑾提及此人时神色既是愤怒又有些失落悲痛,于是,颇为好奇地询问道:“殿下说的是?”

“是和殿下一起长大的魏通之女!”洞悉程瑾此刻心情的暗卫首领霍成阳,未等程瑾从对魏婉的愤怒和心痛中缓过神,便代为回答。

要说魏婉是细作,霍成阳是万般不相信的。因为,魏婉虽性子骄纵,但依旧比许多闺阁女子要聪慧得多。从以往的相处来看,霍成阳敢肯定,对那个无父无母宠爱只好伪装真实自己求生存的女子来说,南阳公主莫名庇护的背后以及程瑾假意接近的目的,她无一不知。只是,她太爱程瑾,所以才导致了如今这般惨死。

思及此,怜惜魏婉的霍成阳终于下定决心,想要替魏婉在程瑾那里讨个说法。

然而话尚未出口,断月的一名下属匆匆穿过庭院,小跑了过来,并对断月附耳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断月转身对程瑾禀告道:“殿下,泄露您此番行踪的细作抓到了。”

“什么?!”

“他就在您此次带来的随从之中,方才趁您不注意,在飞羽楼的墙沿上留下了特殊暗记。属下的人抓到后,本打算拷问一番,却是已经服毒自尽。不过,还请殿下放心,沿途的暗记,属下已经派人迅速处理,断不会追查至此。”

如晴天霹雳,真细作的出现让程瑾追悔莫及。

心,绞痛;情,伤重。

半晌过后,程瑾才对众人吩咐道:“你们先退下,本宫想一个人待会儿。”

他做事终究是太冲动。断月等人退下后,程瑾坐于床榻台阶上,看着其母后病逝前留给他的发簪出神。

一支精致发簪需要能工巧匠精细打磨多日才成。要想成为一个福泽苍生的好帝王,行事前必须得思之再思,慎之又慎。

母后的告诫一直萦绕脑海,无奈他还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

厢房前,霍成阳几番想下手敲门,犹豫许久后,还是选择无奈离去。

与此同时,飞羽楼一个隐秘的楼阁里,断月一边在窗前观察着程瑾厢房前的一举一动,一边向他身后的人询问到:“可有查到另一批人的身份?”

“尚未!来无影去无踪,就像鬼魅一般。属下揣测,若不是南国派来护卫殿下的人,极有可能是传说中安平王的影卫。”

“若真是安平王的人,那可就有趣了。”

断月之所以得以迅速处理沿途暗记,不被魏通的人发现,还得多亏了当时有另外一批蒙面死士突然出现,为程瑾断后。

云国与南国之邦交虽不如与北国的剑拔弩张,却也从未建立起过十分友好的关系。云国的安平王若真有为异国储君保驾护航的嫌疑,只怕云国的天只会比南国的更加风云诡谲。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幻术传说》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暗斗》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