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只要一种幸福 [书号1682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章 骄傲的刺猬

《只要一种幸福》 仲众/著, 本章共16955字, 更新于: 2007-05-14 10:43

31

寒假里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

我倒是会想起我以前读初中时那个长得漂漂亮的女同桌。我妈妈说她长得很好看,说起话来的声音也很好听。呵呵。寒假里有一天晚上家里停电了。我接到一个电话。就是那个女孩打来的,她很感谢我能一下子听出了她的声音。我心里只是笑笑,她好比是我高中时的圆儿,我怎么会忘了她的声音?后来,她又说,和我说话真好,从来不用担心我们会突然没了话题,不像和毛儿那样,总是在电话里沉默。毛儿是以前我的“情敌”之一。呵呵。那晚我打这个电话时,我心里很平静,真的。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回忆了我和她的那些单纯的很快乐的事情。在开学后被吕栀也看了——那时我和她一点儿也不熟,并且因为陈欣的缘故,她也好像和我是敌人一般,我也从来没有碰到像她那样泼辣的女孩子。但她看了后,对我笑笑说,写得很好,很平淡,但却让人感动。然后让我看到了她那天下第一的微笑——那时是,后来是。

也就很快开学了。当我走进教室时,我知道我的“地位”和以前不同了,这时谁都相信仲众是考第一的。一切重新开始了。我的学习,我和圆儿,和金喜,还有和郑重,和我的老师,和学校里的别的同学。一切都是新的,我想,真好。

我把杨敏“赶出”了我的寝室,因为他总是打呼噜。我常常睡不好,有一次甚至从阳台上爬到了隔壁寝室去睡,把他们吓得半死,以为是鬼进门了。我和政教处的老师扯了好几次之后也成了。杨敏也很能理解。我想只要互相理解这也没什么的。

金喜后来就更和我“熟”了,她会给我传纸条,天冷了,会告诉我多穿一点,看我不开心时,会告诉我开心点。她会给我一些小东西,给我编一个很好看的挂件,上面用线绣着我的英文名PAPAYA 还有一个HAPPY。她的这些事情总是让我开始感动,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去对她。而圆儿也会走到我们的教室那儿在教室门口和我聊上一会儿。我穿行在这个美丽的学校里,却好像没了感觉。每次开始总是不那么像想象中那么顺的。

不过,还是有点新鲜的,我们学校里的文学社开始换届了,有一批新的领导班子就要上台了。上头下了通知,要班长鼓励一下班里的同学积极参加,无奈啊,班里就3位,樊扬,还有就是我和我的同桌呆儿,我加入是因为自己是班长,要带头啊;呆儿加入是因为他被逼的,你说我不找他我找谁去?本来,我们班人太少,和隔壁班合了一个,在开大会时,我和呆儿想着,这岂不是太丢脸了?于是就又重新组成了一个社,叫做“四只眼”文学社。成员还是这3 个。在会场上现场借了纸笔,画了社徽。当然这些都是我干的,呆儿脑子比我活,点子他多,实际操作还是我来的——全才嘛!然后就拿着照相去了。后来,在走廊上碰到了我高一的语文老师周同,他问

“仲众,想不想在文学总社里当点什么锻炼一下啊?”

“我?我才刚刚加入自己班里的分社啊?”我再怎么“自信”也没想过一上去就搞个官来当啊!

“那也不要紧的,试一下嘛!多点儿经历!”

“啊,这样啊。那好吧,我回去想想。”

“行啊,你要好好发挥自己的长处,不可自己放弃啊!”

于是,我后来再碰到他时,我对他说我要当个理事长。

“你心倒挺野的嘛,一当就想当理事长?”

“是啊?怎么了?你不相信我?”

“呵呵,没!你好好准备吧!我一方面会很鼓励你的,一方面也是很公平的!”我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

这倒真是挑逗我必胜的欲望。

然后我就在我在学校提高班里上课时,我请了假去了学校的大礼堂参加竞选。一看自己的对手,我吓了一跳,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是那么强的一帮啊。理科班里的一个头号大美女,崔野——一个比我高的比我白的会柔道的女孩。还有一些别的班里的强者,当然还有一个比我更不自量力的家伙,他是高一的就想在官场混了。无奈啊,来都来了,总不能临阵退缩吧?

我们在舞台边的小间儿里,时间过得真是快。我们几个在里面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笑笑,又彼此沉默。终于我上场了。真是!我的讲稿还没背过呢,可我总是那样的,一到台上总有话要说的。我拿着话筒边走边说道(这可是我的独有动作,俺从来不会到了台上才开始讲话的):“大家好,我是仲众!今天来竞选理事长来了!”然后是一通搞笑的扯,台下的同学都被逗乐了,可惜只有2分钟,我的讲稿还没念完,主持人就把我真赶下台了(事实上我也没念稿,我写得太马虎,自己视力又不好,一到上面哪还看得明白啊)。不然我肯定还要多扯几句的!

周同在台下对我说,你是来竞选文学社的理事长的,怎么写的稿子没有一点儿文学感觉啊。我说,我根本就没想到要用什么文学感觉来写我的讲稿——而且,我把我没念稿子的事告诉了他。他有点惊讶。说,嗯,那也还行。

然后我就回去上课了——我和别的竞选的人不一样,我是学校里成绩优秀的学生,是考第一的学生,也是不死读书的学生,我这么想着。只是现在想来心里却有点尴尬。当时我看到了隔壁班的班长申玲也去竞选了。那时还不是很她很熟,但也看到她去了提高班上课,我感觉到这个女孩子不简单——事实证明我没看错!我听说我的票比那位美女少了点,也听说她们班里之前就在拉票了,那个社长也是她们班的,我也没多想什么就开始做题了。

一周后,我当了我们学校文学总社的理事长。

再后来,我知道了我的理事长是政教处方老师“御点”的。

你能想象当我知道这个后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32

不知道受人关注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想每个人做事情时,总是试图让别人知道自己。尽管有时我们会让自己默默无闻,但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很正常的愿望。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受人关注的程度也或许能给人的自信有很深的影响。在学位里这可能是表现在你在同学中的知名度上,比如要有什么活动了,人家可能会先想到你。这是一种知名,一种受关注度。每个人都需要,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处理好有关这方面的事情。想表现自己,但也想着别人,想着自己的团队,这很难做到;一大群平时都是很有“知名”的人集中到一起做一件事时,如何很平等很轻松地做事,这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的竞争太激烈,学校里也是,不管在哪个领域,它就像是空气一样无处不在。那些能在各种各样的竞争中胜出的人,人们会认为他是人才,能在竞争中胜出又能有很好的品德的人,要么被人嫉妒或者被人特别尊重。

以前自己对英语不是很自信的,因为呆儿和陈欣的英语太好了,我都不敢在他们面前说英语。呵呵,每次有什么问题要问他们,我也总是不直接把这个英语问题说出来,而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念,问呆儿那是什么意思。但在高二第二学期开学后我参加了一个英语话剧的演出,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我不清楚当时怎么就参加了,但有一个原因我是知道的,那就是我是文学社的理事长,而那个话剧又是文学社排的,别人说:

“仲众,你来演罗密欧吧!”

“我?怎么可能,我又不帅,我一上台还不被人用鸡蛋砸死?”

“你不帅吗?”

“哈哈,别开玩笑了,你们说我什么都可以,但千万别拿我‘长得帅’来开玩笑!知道吗?”

“嘿,你不是在同学中很有名的嘛,我们就是需要像你这样大家都认识你的的演员。”

“我很有名?!”

“呵呵,别太谦虚了。”

“我哪有谦虚!”

“得,我们也不说你了,那你参不参加呀?”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英语不怎么样的。尤其是口语,我是想参加也不行啊!”

“你就别再扯了,你的英语不好,那谁的英语还敢说好呢?真是的!”

“天啊!我在外面被传成什么样子了啊?”

“嘿嘿,这不是传的,这是你自己的实力啊。我们会暂定你是男一号的。”

“我说,我还没想好要演呢,怎么就已经定我为男一号了?这样吧,我先想想,不过先说好了,就算我演了,也不会扮男一号这个角色的,这不是给我们文学社丢脸嘛!呵呵!”

“也行。”

我那时就常常告诉自己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行,但我也没想过去挑战自己。英语,是我在呆儿陈欣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一个很大的原因。但我想社里的同事都那么信任我——更何况我毫不骄傲地说我确实是社里成绩最好的一个,也是最“受关注”的一个,我也没理由去推啊。我看看春天到后,我们学校里很干净很蓝的天,想着那就去参加一下吧。而且我当时还想着这绝对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后来我就去了。这是我高中唯一一次真正地算是自愿地参与到学生活动中去。我没有想到,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会给我后来带来那么大的影响。我似乎是社里最忙的一个,除了要保证自己的学习时间外,还要管好班级的工作。而我更不是一个会迟到,会在排练时瞎闹的家伙。

男一号是我以前班里的一个很帅的同学,叫许世杰。我知道其实当初让我做男一号的人也不是真的。毕竟我们演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没对我有多大有影响。女一号是另外一个文科班里的算是美女的同学,之前我们不认识。我在戏中演的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一个角色,叫罗密奥,是罗密欧的兄弟。而之前和我一起去参加竞选,然后回提优班上课的女生,她是我们文学社的副社长,叫申玲。也是我们隔壁班的班长,之前我和她并不是很熟。她演了朱丽叶的妈妈。还有一个我以前班里很好的同学叫燕子的做了旁白。另一个美女CC和我演对手戏,她是朱丽叶的妹妹。呵呵,当然也是我们自己编的。我们社长也参加了。我们来自不同的班级,也有着很大的不同。这在后来将近半个月的排戏中就显现出来了。总导演算是申玲。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每天中午,还有傍晚。那是个很享受很痛苦,很迷茫,很躁动的日子。这段时间里,让我经历了很多事情,尽管是个很简单的只是学生自己搞的一个小话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学后,金喜和我的关系会发展的那么快,我是说好像一下子变得在别人看来我们是情侣一样的,哪怕我未曾和她一起散步,或者哪怕是说笑。我后来和郑重说起时,想是不是我自己在上学期太会笑了,不管她怎么对我我都是笑笑,那或许是我的拒绝方式,但在外人看来绝对是一种接纳方式。我现在心里其实并不好受,我在电脑面前敲下这些字时,我会想起金喜,当然她现在是幸福的,因为她后来没有和我好,她也有了自己的男朋友。呵呵,说来也好笑,以前在寝室里同学们总是说我活得也不容易,有那么多的相好,而我在大学里却是个好像从来都示不会被女生关注的小虫子。我写这些会让我想我是不是太残忍了,以前那么那么伤害金喜,而现在又在写这些。也许吧,但我知道我们都需要成长。我写这东西时就一直想让能看到这东西的同学,或者也可以是大人能一起想想自己以前的成长经历,或者是憧憬自己以后的成长。并且我和金喜现在也还算很好,我们都能互相理解对方,这或许是我给自己回顾我以前那些事情的借口。我相信我的心是好的——就像以前和金喜发生那些事情时,我也始终觉得自己是好的一样,当然现在可不这么想了。

她是我们班的电教员,讲台前的电脑都是她负责开的。呆儿会对我说:

“众妹,你是不是被她看上了?啊?我也不是说你,你的小姐妹已经够多了,(当然他也是开玩笑),怎么又扯上一个金喜?我就看不惯她,你看她那张脸!你看呀,她又在看你了”他烦起来总是没个头的。这时我在看我自己的书,而金喜就在讲台上边开电脑边看我,很直直地看我,毫不在乎别人和我地看我——这又很像我在高三时看吕栀时的样子。她还笑着,我抬头看她时,她正红着脸。她是不漂亮的,但绝对很可爱。

我坐在下面看着她。金喜你想让我怎么样呢?你要我怎么做呢?你难道不知道你和我好你就只有痛苦吗?你怎么没看出来你眼前这个在对你笑的黑黑的小家伙觉得你不漂亮,觉得你像个不好的女孩子,有太多不好的习惯吗?你不知道你眼前这个只知道读书吗?

PAPAYA:

今天过得好吗?

我又无聊了,我不能像你那么用功地学习。我看不进书了,现在特别想和你聊天。但我知道你是没时间的。你最近在排英语剧很累吧?要好好休息哦,呵呵,别把自己累坏了。好了,不烦你了,你要每天都快乐哦!呵呵!

那些是小纸条上的字。金喜总会给我写张纸条的。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关心,特别是异性总是高兴的。

PAPAYA:

要变冷了,你要记得多穿衣服啊。冻坏了就不好了哦。我奶期待你在台上看到你的演出的!最近看到你时,总是很憔悴的样子,是不是太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啊!祝你天天开心!

我该怎么办呢?虽然我在寝室里总是给人一种情场王子的感觉,但大家也是知道的,我只是嘴上扯起来厉害一点。田佳说

“这下你倒霉了,金喜看上你了!”

我想人总会被感动的。我不是铁打的。虽然感动并不是爱情。但是这也会影响我的啊。如果,我是说如果当初没有圆儿——这个让我纠缠了三四年的女孩子,我或许真的会和金喜好了。她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眼球里,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但她不知道,她不是我的,她不会来看看我,不会常常来找我,不会叫我出来一起去散散步——而这些正是我想要的,金喜又给不了我的。

可我要骂我的自私了,我以前骂过我自己,我现在还是要骂的,我也要骂我的虚荣了。我一直期望自己谁也不得罪,我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不管是谁的眼里我希望自己是好人。我不懂得怎么去对一个对我那么好的金喜说一个“不”字,特别是在感情问题上,更是如此。我哪怕是骗她,哪怕做一些事情来应付她,让她忘记自己是在做一件无意义的事,让我自己也忘记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了,都不愿意去告诉她:“金喜,我们不可能的,我并不喜欢你,我喜欢安静的!”我不能说啊!

我希望我在她的眼里是完美的。所以,后来我也渐渐有了回应,比如她在开电脑时,我也开始不顾一切地与她目光相遇了。我们互相笑着看着对方。好几次我都忘了不快,我也想就这样吧。感情也是可以培养的嘛。再说了我又不是要和她结婚 ——这种想法真他丫的让人听了都心冷,哪怕现在我们好多孩子都这么想的——那我就和她看吧,看得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才停止。我可不觉得我是个害羞的小男生。

但我并不是总那么想的,当我想起圆儿时,我会马上觉得这很恶心。我也会想到金喜的不好,她并不好看的后部曲线,并不温柔的声音。这让我很是恼火。我会突然抱着头使劲地扯自己的头发。在时候会故意不去看她的眼神,更有时会发脾气。呆儿会觉得我不正常了。我是不正常了,我受着折磨。我会故意在我中午排完戏回教室时,看都不看她一眼。我故意的,真的,我想让她知道我并不开心,我想让她知道仲众现在是多么可怜!真他妈恶心!

我不想再回她的那些纸条了,我发誓我不回了。

但看到她那眼睛,我又舍不得了。于是我就在晚上给她写信,用我最好的字体,最美的文笔给她写。给她之后心里又后悔。我会在晚自修后,在她的桌上写上“天长地久”四个字,用我最漂亮的隶书一笔一笔地写着。也会在上面随便写点什么。我知道她会觉得这些好的。我会很憔悴地对着她笑。

33

我们那个戏里有两个情节是当时我们所谓的“激情戏”,也就是身体上的接触了。而我又是这两个剧情中都有的。这事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我不想让人觉得仲众是多么色,多么地恶心。一个是扶起朱丽叶,那该是我第一次去搂一个女孩子——而且又是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的肩膀。一个是我去牵朱丽叶妹妹的手,也就是另一个美丽的女孩子CC,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去牵一个女孩子的手。这些东西我都没在经历过。我知道自己喜欢着圆儿,但我们从来都不会有身体接触的时候。所以我会在睡觉时还想着那个漂亮的演朱丽叶的妹妹,想起那双又小又软的手。于是我第二天排练时会特意用香皂洗好手。我在睡觉前一遍一遍地想她。我也记住了另一们位女生身上的香味。我会颤抖着手去“扶”她的肩,她的戏服是露肩的白色毛衣。

其实我不是真的是很渴望地要去碰她们的身体。但在我面前有一个事实让我忍受不了:演朱丽叶的和我们社长一直搂着。之前我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也没怎么在意。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又”有一个男朋友。那天他来探班,在朱丽叶没戏的时候,他们就在墙边聊天。后来我就发现那男的又搂着对方了。我感到很是奇怪。我可没见过那么开放的男女朋友呢。后来我就开玩笑地问她:

“唉,美女,你名花就主了?”

“咳,没呢!我还真想找一个啊!”

“嗯?那我们社长不是和你挺好的吗?”

“他呀?没。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啊?朋友关系就可以……嗯,我是说……”

“你想说什么呀?”

“啊,没什么!唉,那昨天来看你的那位呢?挺帅的。”

“他更不可能了!”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回过神来的。后来呆儿和我说,他们这一帮人总是“开这种玩笑的”,而我们戏里的那个女主角,也是在班里出了名的,“谁都可以去抱她,搂她,牵她的手”。我没碰到过这种事情。我想那次呆儿肯定会笑我那张涨得很红的黑脸的。我几乎都会有一种幻觉,她是那些地方的女人。可后来想想,我们社长还有那个男生,还可能包括别人对她太不尊重了。作为男人该对一个女人应有的尊重先不说,就说作为同学间的相互尊重吧,也不能这样开玩笑啊!那次我特别气愤。虽然说也有那个女生自己不自重的问题,但我总觉得是我们男生的责任。他们好像玩着一个游戏。没有感情的,或者是有了一种过熟了的感情,然后就想满足自己对异性身体的欲望。我后来在排练时,再也没想到别的地方去了。睡前也不再想那两个女孩子。

我到文科班后,也常常回以前班去玩玩,有时候只是想看看圆儿,有时候是去看看以前不是很熟但现在却是我最好的兄弟的棒子。他高一时差点和我在寝室里打起来。原因是因为他说我和女生太熟。还说了句“道不同则不相为谋”。把我给气疯了!棒子数学很好,而在文科班里,最制约我的就是我的数学成绩了。我会去和她聊聊这方面的事情。他会和我说一些学习方法。诸如,把概念背熟之类最简单而却被我忽视了的方法。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会扯女生,听他抱怨他们班里没有好看一点的女生,听他圆儿是怎么烦着问他问题,而坐在他前面的那位又是多么让他感到恶心。他说话时,有点结巴。我常常听得笑出来,然后也告诉我是怎么受着金喜的“折磨“,然后也听他说一句”你小子,叫你不要随便惹事,不要到处留情。你他妈不听。这下好了吧!”我很喜欢和他聊天的感觉。在教室里,在日光灯下,在一大堆书前,就这么扯着。发出奇怪的笑声。

我知道认识他会是我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一起努力着失意着高兴着兴奋着花着色着,一起来到了北京。

我看到沈霞老师的眼睛里都是对我的不满或者说是担心。她实在不放心我花那么多的时间在那个无聊的英语话剧上,会不会对我的学习产生影响?中午她会到教室里来转转,而我都不在里面。每次总是要上课了我才匆匆地赶回来,在教室门口和她相遇。

“仲众,你最近状态还好吗?说真的我很担心你。那个话剧好像占据你太多的时间了,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

“啊,老师,很快就会演出了,演完之后,我就可以好好学习了。”

“呵呵,我可真希望快点儿结了啊。看你这么忙,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我感觉到你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的。也快期中考试了,我不想你每次都得考第一,但你可不能太那个啊!”

“嗯!”我点头答应。但我知道我不是很有自信。开学初我就心里不踏实,好像总掉了什么东西似的。再加上这次的话剧,还有金喜的事情。说真的我真没有自信还说我能考第一。但我想我还是能调整过来的。我已经好久没去学校旁边的路上走走了。以前班里的猴子有时会来找我,约我一起走走,但我好像真的没时间。

“好!我很相信你的。这次你参加这个话剧,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其实说真的,好多时候我们做事情并没我们想象中那么费时间。就像这次的话剧,也不过是中午时或者晚上练一下而已。但为什么会觉得没时间呢?为什么做别的事情也总是觉得时间不够呢?当我们忙时,总觉得脑子里装着一大堆的事情,就算不做它们时,心里也全在想它们。上课里也在想该怎么排好这戏,一天到晚全是戏。所以会觉得为戏所忙。后来还会碰到很多诸如此类的事情,每次都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我在想如果我在上课时就专心上课,在演戏时就一门心思地演,生活得有条有理的,也不会累到哪里去。我后来意识到,在学校里当什么班干部,参加什么活动而得到的锻炼,其实最现实的最重要的意义是学会如何去分配自己的时间,怎么有效地利用自己的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做好更多的事情。好像每个人都在这么练着,不管是大人还是学生。

春天很快就过去了。时间总是它诡异的方式流去。老实说我印象中的高中生活没有完整的季节变化。也许是我们都没去在意,或者是我们都被监禁了3年。从来都不会抬头看看那天。唯一让我感到季节在变化的是我好像在等着天热起来,然后自己就有理由去买一件名牌的衣服。夏装总比冬装要便宜一点。所以我一次在心情不是很好时,一个人到了市中心买了件唐狮的白T恤。25块钱。其实那时还太早买T恤的。现在我觉得不贵了,但那时好像特别心疼。我走在大街上,脸绑得紧紧的,我并不开心,我说了,那时我心情并不好的。我在街上碰到了我们班一个家境很好的住在市里的女孩子,就是余安,她也出来逛街。当我们打完招呼擦肩而过时,我还故意把那印着标志的袋子拎好,好让她看到也买了件名牌的衣服了。这是我第一件从**店里买的衣服。我永远会记得它的价钱,它的款式。后来我给棒子看了,他说你真是牛。那时他也从来没有在**店里买过一件衣服。——可这家现在不是佐丹奴的衣服他都不穿的。现在我们俩不怎么买了,觉得那其实什么意义也没有。只是那时我不懂,他也不懂。所以在上课课时才会想着班尼路才19块一件,我得去看看。还想着到时候我穿什么衣服去上台演出叫呢?所以我才会觉得自己那么为了忙那么累的。

我周末回家时,对我妈妈说:

“妈妈,我演出进穿什么呢?”我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的,我除了校服,几乎就没有别的穿的衣服了,我是有一些新衣服,但那都是冬装。那时初夏都快到了。

“那你去买一件吧!去买件春秋装。也该买一件的。”

“算了吧!为了一次演出就买衣服犯不上!”

“随你吧!”

后来我向呆儿借了件衣服,是一件阿迪的休闲服。

后来我们那位很帅的又有钱的外国语学校毕业的男一号花了好几百买了很多玫瑰在演出时送给他的那位朱丽叶。

后来我们就演完了话剧。我们得了特等奖。

后来我们的那位男主角又在学校食堂里的包厢里请我们吃了一顿。

后来金喜说我在台上帅得不得了,我的英语老师说了句:看不出来嘛,你还是挺好的。我永远记得,至少我会记很久,她是对一个经常考年级第一的傻男生说的。我知道我在这个小的剧组里怪怪的。老师都很偏执地认为,有些学生是为学校或是为自己创成绩的。有些是为学校显“素质教育”的。我在那里算是什么角色呢?或许我后来的行为真的证明过我只能扮演一种角色。

后来我正好在食堂里和圆儿一起吃了晚饭,还把汤弄到了裤子上,我洗了好久也没洗干净。

34

金喜她们寝室有一次约好一起拍照。相机是白云的,这个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我们约好在学校里的目湖边拍些照。说来也奇怪。白云的哥哥和我的姐是同学,她哥又在高中追求过我的姐,可惜没成。那次拍照如果要找个理由的话,就是白云对她哥说起了我是他曾经追求的女生的弟弟,于是他就想看看我,于是白云就想叫我拍几张照片。于是我就在一次晚饭后的其实挺冷的傍晚去了目湖边。走之前特意洗了下头发,换上了牛仔裤。

在目湖边的江南特有的东南风中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拍着,不知道要记下些什么。

“你们俩站得近一点嘛!”金喜她们寝室里的人对“我们”说,说真的,这次拍照我和她应该是主角的。但我实在不想怎么样。在风里我看着身边这个穿着校服的——我知道她是特意照顾我没有什么衣服的——脸蛋红红的金喜,心里真不是滋味。

“这样还不够吗?”我问白云。其实我觉得我和金喜已经靠得很近了。

“真是的,拍张照而已嘛!”白云说道,很美丽地笑着,她的笑是清纯的,又那么妩媚。她那天也穿着校服,不过漂亮的女孩子不管穿什么都好看的。大大的校服里穿着一件低领的T恤,很白很白的修长的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在我们很多男生看来,白云是完美的。

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把搂住了金喜的肩,于是就有了我人生中第一张至今为止的唯一一张搂着一个女孩子照的相。她是那么害羞,笑得整张脸都红了甚至变了形,那么开心。而我没笑,只做了个V的动作。后来我看到这张照片时,真恨不得把照片上那个男的打一顿。做什么V动作?我胜利什么了?我至始至终都在背叛着,背叛着自己还有金喜。我妈后来看到这张照片时,直摇头。

下面是她们寝室里的一帮姐妹们的叫好之声。

还有白云脸上那说不清的表情。

我在风里走着。身边还有个挺文学青年的男生。我挺佩服他在诗词方面的才华的,他还狂爱电影。但就是他这样一个人却在我们学校不容。或许是他太过分了,总是表现出自己什么也都懂的样子——但我想,这比什么都不懂而且什么也不想说的故意以此表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懂什么也不在乎的人总好吧!同学里对他的评价实在是太低,但我从来不会说他一个不好的字。当时我们班里和白云她们寝室熟的男生也就我和他了,而拍照时,他是不受欢迎的。这白痴都知道,他当然心里也清楚。就像他在班里好多同学也都在无时无刻在挖苦一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不容这样一些人。或许是他们真的不够厉害得让我们五体投地;或许是因为我们心里某种东西在作怪。

在桥上,我们又拍了张,这是我现在还觉得我最好看的一张,白云很漂亮。我很自然地可爱。我一点也不避开这个词。我很可爱地笑着,当时心里也没怎么去想金喜的事情,也没想圆儿的事情,当然也没去想白云。我只是觉得放松的感觉真是好。我有两张笑得最开心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我中考完后和妈妈的一张,还有的就是这张了。我只是想着开心。我似乎在证明一些什么,或许是成绩好的同学也可以和成绩不怎么样的同学打成一片——金喜她们寝室是我们班里成绩最差的一个寝室。但我证明不了,后来的一切都证明了。真正成绩不怎么样,但人挺好又值得交流的人真是少啊。如果谁看了这句话,可以骂我的。

我都不敢相信我会在后来把手放在了白云的肩上,她的肩是那么的软。

怎样的生活能让我满意?我当时没想过这问题。这也不需要想。每天都这么过着,有天或者有段时间过得不爽了,那就是我不想的生活。于是就知道自己或许可以过除了这种以外的生活。但知道了这个后,往往已经痛苦过了。就像后来发生的一切一样,我在学校里只想回家。

和她们拍完照后,这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先是陈欣她对我似乎很不满意,拿我开玩笑说:

“你去和金喜拍照了?”

“嗯。”

“听说还挺亲密的那种。”

“啊。”

“你真花。”

我不说话了,我就不明白她凭什么就说我花了。开玩笑当然可以,但不能一天到晚都开玩笑。我当时很是生气。你越这样,我就越做出来给你看。我就是能和她们混得熟。这很幼稚是吗?人有时候就真是这样,总是为了证明一些“我就是我”这种很无聊的命题的事情。很简单忘了了自己还是这世界这个很大有群体的一员。这可以谓之幼稚。我这么说也是把我自己给狠狠地骂了。也罢。

那次照片洗出来后,金喜说我真是上照。把她衬得那么难看。我当然知道她是在吹我,但说真的,我拍了那么多的照片,那几张确实是比较好看的,尽管长得真不怎样。于是金喜叫我一起去拍大头帖——我可从来没有玩过那东西,也不知道拍一次要多少钱,当时我考虑着该不该去。去的话,我没有那么多的钱,不去的话,我的面子又放不下去。像这样的问题,我不知道考虑了多少遍——我常常琢磨着该不该和同学一起出去聚餐,该不该和同学一起出去逛街,和同学一起出去春游。而所有我考虑这些的原因是我没钱。但正如我后来同学说的那样,他说,你看上去买东西从来都是买最好 的,衣服,用品,从来都是。我自己想想也是,但我花的钱并不多啊,我只有这点钱,我必须在满足我的精品购物的同时,还要考虑我拥有的钱。这实在是一个俗之又俗的问题,但这就是每一个农村出去的同学都会感碰到的问题,他们,我们无时不刻地思考着。

我后来还是去了,在那个大厦里——在我看来说是混子聚散地更合适,我们排羊长长的队,等着排大头帖。白云也在,她穿得如此洋气,是那么的漂亮。那迷人的脖子是那么的白皙。一个女的抽着烟,从我们身边走过,嘴里是一口脏话。

白云看着我说,

“仲众,你没见过吧?让你受不了了。”

天,说什么啊?是看我是个好学生让我来这种地方不合适吗?还是看我是个从农村来的,对于她来说城里的关系无非只是在学校里学习所以没见过城里这种年青人的生活方式吗?还是看到那个女生那个打扮娇艳的学生时,眼神也呆呆的说明我也是对这样的女生产生兴趣了而嘲笑我吗?

或许什么也不是,她是自然说着的。我确实是那样。所有我自己给出的假设我都符合。

我靠在墙上,过道里闷闷的,外面在下小雨。是江南春天的那种。

“没啊!”我声音很轻,嗓子里好像卡着什么东西,“我在以前也是见过的!”

那种天气是最不爽的时候。粘糊糊的。

“啊,是吗?呵呵。今天把你叫出来,不会浪费你时间吧?”

这又是怎么了?我和她们难道就应该不一样,就应该有一条线吗?我看看身边我拉出来的男生,我们寝室的老大,他在门口望着外面的大英路。这是我们市里最繁忙的一条街。爸爸说他以前就在这里工作的,那时他是一个泥水匠,当时那工作可也是吃香得很。

“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什么圣人!”

“哈哈!”白云笑了。

终于轮到我们进去拍了。我只渴望着和白云拍。几乎忘了金喜。她实在是美得让人无法抗拒。我并不是吹。

我们拍着。

屋里闹轰轰的。

我在想我身边有多少是像我和老大那样的,被城里的同学带出来的呢?

其实我很卑鄙,我觉得。

那次拍的照片,又是我照片中最好看的。我无法解释。

我和老大后来去买衣服了,进了商城。那里有很便宜的衣服。而我则是直砬一家叫旋风男孩的店面,因为他里面的衣服和**店里的差不多,但是要便宜很多。

可恶的春啊。

再回到学校后,我总是想着这些事情。我好像还是很努力地学着,但我却不能静心。金喜她是越来越对我好的,但我受不了,我是真的被影响——虽然,我死活都不肯承认。我一向觉得我是不会被这种东西影响的,但我错了,越是对自己有自信的地方,有时候就越会摔跟头。

怎么办啊?我一个人走在目湖边。一圈圈走着。不能向谁求救。郑重知道我这些的。他也说我可怜,这回他可是真的可怜我了,以前还总是开玩笑说,仲众实在是艳福不浅啊!

周末,我终于有了机会回家,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在车上想着近来发生的一切,好像很丰富的样子,又好像夹着很多脏的东西。我究竟是怎么了?问自己也没用,其实我只是个高中生,我只是个高中生而已,我能怎样呢?我在做一些大人才能做的事情吗?我因为金喜的关系而和白云接触着是什意思?可恶!那我又为什么不和白云好呢?可恶!我根本就不允许我在高中谈恋爱啊,但我和金喜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矛盾了吗?难道仅仅因为白云是城里人的又是官员人家的孩子吗?或者是因为她长得实在是太漂亮我这个黑黑的农家孩子觉得自己配不上吗?

家里也是潮得厉害。

妈妈和爸爸好像也挺忙,好像我回去他们也没怎么高兴的样子。只是说期中考试快到了,用功点学。

我说,噢。

奶奶问我累不累啊?

我说,不累。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会对家里人说谎。我从来不会说自己学习累了,从来不说我在学校里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会告诉爸爸妈妈我在学校里又取得了怎样的成绩。和哪个老师怎么怎么好。这些东西是家里人感兴趣的,也是听了后开心的。我很愿意告诉我的爸妈这些东西。

在床上,我好像还想了圆儿,她怎样了?

我想在这次回去时,恶补一下自己的功课,但却找不出自己哪里学得不好了。老实说,除了数学,我觉得自己学得都很好。但这并不能代表我可以在考试时很好地运用,我的心出了问题,哪里还能运用自如?

或许,最好的,也是最无奈的办法就是等到考试结束后,那时,我看到了自己的失败。我会笑笑我自己,金喜也会离我而去,白云她也不会来打扰我了,我可以重新来过。

我想起我对圆儿说过,我这次要砸了,但我并不怕,我说,在高中总会摔的,早摔早爬起来。这是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话。圆儿说,她也怕。

五一前的春日。

美丽的天气。

我不知道怎么过完考前的那几天。我把金喜桌上的“天长地久”也想擦了,但是她在上面粘了一层透明胶,我撕了一下没撕下来,就作罢。第二天,她呆呆地看着我,我回避着她的眼神。

后来,我问郑重,

“我想告诉金喜,我并不喜欢她。我不想骗她。”

他呆呆地看着我,他总是这样看我的,叹了一口气,说,

“好!我其实早就想跟你说的,骗她其实并不好,但想想你是谁啊,你是仲众啊。只好附和着你。你说吧!哥哥支持你的!”

那时是傍晚,外面好像还有明亮的阳光。在寝室里,我们开着日光灯,却觉得灯光昏暗。

“好,那我说!”

于是,我拉着她到了目湖边,一圈一圈地走着,但却说不出口。我是觉得对不起她啊。夕阳怎会如此耀眼?我想起有一次我晚上把她叫了出去对她说,

“金喜,你知道我是我们学校里的第一。老师说我是领头羊。我不能和学校里的人比,我得和市里的人比。”

“嗯。”

“但我最近却心神不定。”

“我知道。”

然后我们就在学校里走着,不说什么。后来她说她不想影响我,我不忍心再说什么,只是告诉她,让她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就算这次考得不好,下次我肯定会回来的。那晚,是春天的夜晚,其实很冷。金喜和我一起走着,但没有我和圆儿走时,靠得那么近。

那次是在晚上,黑暗可以帮我遮挡我的脆弱与虚伪,但现在是阳光明媚,还有很好的春风,同学都出来散步了。说说笑笑。巧的是,圆儿也看到我和她了。我已无心去想这个了。我只想着该怎么去对眼前这个 女孩子说,她什么也没错啊,我该怎么说呢?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们坐在一个朝西的椅子上,夕阳把我们照得睁不开眼。

她没说话,点点头。

“但你一直喜欢着我吗?还是因为这次拍照的事情……嗯,我是说……”

她也没话。

“我听郑重说,你还喜欢过小禾。”

阳光,金红的。金红地照在她那张小小的脸上。照得她那个小小的鼻子亮闪闪的。她一直没抬起头来看我。

后来,夕阳也落下了。很冷的风便吹来。在另外一个椅子上,我对金喜说,

“我们不闹了。我喜欢安静的,内敛的。我们只适合做朋友。对不起。”

她也没说什么,点点头。

然后我们就回去上晚自习。郑重看着我,陈欣也看着我。我想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上完自习后,我回寝室,相安无事。

第二天,在看完她给我的那封信后,我差点疯掉。

我还能说什么呢?

她让我快乐,说,如果觉得对不起她的话,那就拿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道歉。

我在寝室里像头疯狗一样地叫着。兄弟们一声不响。

35

期中考试,我从学校的第一掉到了第四十七。在我意料之中。

郑重心疼地看着我。我说别这样,还有人比我更难过,我是说金喜。

而杨敏,陈欣怎么看我我不知道。我也不关心。除了班里的第一是吕栀,这个我后来暗恋一年的女生,我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失败。不只学习上,我一切都失败了。这世界只留下了两个字:伤心。我真的伤心。我妈妈对我说,你这次掉下来了,你就别想再想学习好了。我也发火了,我说,如果我期末考不进学校前3 名,我就不回这个家。

我在这世上还剩下些什么呢?

也罢,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吗?

只是,这大好春光可惜了。

我以为沈霞老师会找我谈话的,或者石老师也会找我谈话,但都没有,在他们眼里,我这好像没什么 。我想我是自己看得太重了吧,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理解我关心我的人。当然我是知道爸爸妈妈都在关心我的。但我却没给自己理由去相信这一事实。我努力地读书好像只是为了他们能开心——农村的孩子,除了那些父母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外,大半都是这个读书目的。成绩好的,心里都是憋着这么一口气的。我于是为这样的目的感到悲哀了。我不想让自己不开心,但我实在受不了仲众这样之后,班里的人,自己的老师都若无其事的样子。吕栀还和我唱对台戏。我让她写经验总结学校的任务,她说她不写。

于是我在周记里写给沈霞老师说,老师,您该找我谈话了吧?你为什么不来找我谈话呢?您别的同学都叫了,仲众怎么可以不叫呢?

事实上,好多问题我是不用再去想的,考前我都想过的,什么原因我都分析过了。我似乎已经不需要再去纠结些什么。只要好好读,安安静静地过就行。但学校里都是刚考完试的气氛,我不得不把我的注意力放到这些东西上。比如家长会。我给我爸爸打电话了。他说他会来的,但他却迟迟未来。我等着。我没有比那更伤心的了。怎么可以这样,你们的儿子只是一次考的不好,就这样对我?后来,他还是来了,倒是真诚。告诉我其实他不想来了,但想到我会担心,怕我难受,所以还是来了,我爸爸说来了脸往哪儿放啊。真是的。那些天天气很好的。

在所有的家长都走了之后,我爸终于开始和沈霞老师对话了。

“老师,我儿子这次怎么会考得这么差啊?”听着他那口僵硬的普通话,我真想哭。太不容易了。

“呵呵,那你可要问你儿子了!”沈霞还笑着说道。

我爸也无奈地笑笑。确实,他能说什么呢?

“仲众呢,就是想得太多了!仲众,对吧?”她看着站在后面的我说道。

我没说什么。

“放心好了,他没事的!他是块好料子。他不像一般的学生,自己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

“自己处理得好,这次怎么处理不好啊!”我爸苦笑着说道。

“他可能是英语剧那次忙了点,作为班长事情也多。总之你放心吧。你儿子会好的。这一点我相信的!”我知道老师在帮我说话。

“好,那还请你多帮帮他,我和他妈妈都是农村的,认的字不多,在学习上也帮不了他什么。说真的,他好他差都是他一个人的事。只是希望他念得好一点,以后能过个好日子。在农村毕竟是苦的。”

“行!仲众,看你爸在给我下任务呢!”

后来我陪我爸爸去了目湖边,在那儿的小广场上坐了会儿,他说妈妈很生气。他也很担心。但他也不想多说些什么。考得差的时候总有的。叫我别想得太多。好好读就是了,尽力而为就是了。然后他又想去找石老师,又不想。后来他说要回去了。我说,爸你吃完饭再走吧。他说不了,回去吃吧。然后就走了。

那时的天蓝得吓人。还有那目湖里的水,也干净得吓人。

我后来就去找石老师谈话了。他问我你爸呢?我说,走了。还开玩笑地说,我自己来找你谈话。于是他搭着我的肩,把我带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上后。点了根烟,便开始了。

“说吧,你觉得你这次是怎么回事?”

“我也讲不清楚。”虽然我自己在写日记时,写了很多,但让我讲时,我却又觉得没什么好讲了。

“没事,你说吧!我又不会吃了你!”他吸了口烟,动作绝对是最帅的那种。

“好像是心不静。”

“怎么个不静法呢?”

“嗯,好像是和女孩子的问题没处理好!”

“呵呵!”他笑了,“我就猜到能影响你这样的同学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些了!我来给你讲讲我当时读高中时的事情吧!”

于是他就给我讲起了他当时在班里是怎样地文武全才。然后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他又是怎么去处理这些问题的。讲了很多。

“仲众啊,你要记住,男孩子要学着高傲一点的。这是我石老师教你的。别的老师可能不会这么跟你讲。但我会这么跟你讲。女孩子,对你们这点岁数来说,你们是控制不好的。你应该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

“嗯,我知道的!”

“好,吃饭去,我请你!”

“啊,应该是我请你吧。你帮我开导了那么多。”

“唉,这又有什么关系!都是男的嘛!”

这是我今生和老师谈话时间最长的一次。石老师共抽掉了六根烟。

其实后来我心情很好,因为放下了很多东西。沈霞老师把周记本发下来后,她写道,你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不需要我对你多说的。不要想得太多。后来,我去办公室时,她对我说,你和石老师的谈话她也听说了。也知道我心里的结了,问我要不要帮忙。她的意思是她找“她”谈谈,只是老师当时以为是圆儿。而我告诉她是金喜时,她好像很惊讶。然后就笑笑。我对她说,我已经解决了。她说那就好。

于是,我在初夏时开始了我一个人的战役。

好笑的是,这次考试,我倒了一下,圆儿倒了下,还有我后来的铁哥们棒子也倒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只要一种幸福》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434716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2 首富从物价贬值百万倍开始 作者: 中暑山庄
都市异能 219715 字
物价贬值百万倍,而林轩资产保值!看着账户里的二百万,愣是不会花了!

3 成为她的那一天 作者: 林羡
职场励志 9207 字
当胆小怯懦的她,突然变成肆意张扬的她,不再承受别人为她设定好的人生

4 神豪之开局怒怼家长群舔狗 作者: 墨荷1
都市生活 206650 字
无良教师劣迹斑斑,舔狗家长歌功颂德,我誓要打破这魔幻的现实。

5 我在洪荒搞事情 作者: 莫谷
东方玄幻 506976 字
穿越洪荒,本体不周山,身怀盘古血脉,开局打残罗睺,逆天化形!

6 王者荣耀之老子怼人就变强 作者: 夜辽
电子竞技 526133 字
林修:主播团,我说你们是开塞露成精了咋滴,做你们队友还有生命危险?

7 玄幻之镇天战神 作者: 沉戈2020
东方玄幻 412810 字
百万天界大军集结,随时准备奔赴天武界,只为给战神叶天玄看家护院!

8 我替天庭直播带货 作者: 彩色的风
都市异能 921769 字
成为天庭在凡间的代言人,将各种神迹洒落凡间,各种宝贝冲击世界观!

9 梦与篮球 作者: 妞妞打过我
篮球风云 114031 字
今生能与你相伴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要成为你的英雄,站在世界的巅峰!

10 南四七监往事 作者: 从前有个妖精
现实题材 153736 字
一时冲动的犯罪和蓄谋已久的犯罪真的存在着本善或者本恶的区别吗?

《第六章 骄傲的刺猬》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