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只要一种幸福 [书号1682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我是块海绵

《只要一种幸福》 仲众/著, 本章共13269字, 更新于: 2007-05-14 10:43

18

其实,我还没那么多“进入文科班的意义”之类的问题,那时我并没把学习文科当成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我们好多时候也都是这样的,每每觉得这对自己是一个重新开始的东西,过不了几天,一切又会回到原样。生活的惯性很难克服。这最像想一个人了。所以,开始几天,我还是像高一时那样地学习着,生活着。关心更多的还是原来自己班里的事情,原来班里的人。唯一让我觉得是重新开始的是我拿了一本张道真的英语语法来看,想让自己的英语的基础重新捋一捋。

“你看什么啊?”陈欣问我,是用我没听过的方言问的。

“啊?噢,语法。我语法不好,想看看补补。”我还以为人家会对我看“老道”的语法书很惊讶的,当时同学看的无非是什么《1+1》或是《教材全解》之类的。

“你看得懂哇?”

“还行吧!”

我可不知道我的这位新的后桌是一个英语天才,后来整整两年,我都在死命地追赶着她的英语。我也不知道,她竟是那么厉害的一号人,厉害……

进入文科班后,我还是老样子很烦的。陈欣的同桌和我堂姐很像,叫林菲飞。于是我常转过头去与她聊天,后来,在我看到陈欣她好几次的白眼后,终于有一天见她发火了。

“你怎么那么烦啊?”很凶,脸很红。

天,我想完了,我后面竟坐了这么一个……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当我没趣地把头转回来后,发现和我只隔了一条过道的女生一脸冷气。感觉她到现在还没讲过一句话她是田蕊,都叫她米米的。后来高三时一个关系挺不错的女孩,很可爱的。

还是和我的“呆儿”扯几句吧!看他一个人挺可怜的。呵呵。

沈霞老师让我做很多的事情,同学们,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觉得我会是班长了。对于我当班长,我自己都不是很服的,尽管曾经还自选过班长。但现在早已不同了。“成熟”了嘛!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也许呆儿,陈欣,还有田蕊他们都不知道,坐在他们身边的仲众以后会是这样。“你这个黑黑的土拔鼠,怎么会这么强呢呢?”呆儿后来结结巴巴对我说。

是啊,有谁知道“未来”这个东西呢?我倒是觉得我们常会骗自己,拿未来做幌子,告诉自己以后总会好的。我常常想未来,那时是,现在也是。只是,以前对未来按老师的话来说,“总是那么自信,一副天不怕地天怕的样子”,而现在是一副忧郁的样子。人长得越来越大,却越来越不自信,这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或许也不可以叫作不自信,而是想的东西多了,担心的东西也多了,自然地冒冒失失的行为也就少了。不久前看《神经侠侣》,里面那位很漂亮的女生对陈奕迅说,“未来只属于勇敢的人”,那么我那时勇敢吗?我现在不勇敢吗?我想过很多次:就这样吧,让时间静止,让我的心静止,这样挺好的。

可我也不断地嫌现在太烦了,快点儿过去吧。我是很期待未来的。

如今大了,感觉未来就在自己的眼前了,却没了勇气对自己说,快点儿过去吧!我只想让时间过得慢点儿,好让我就算是苟且偷生也多活在现在一点。自己的未来,好像早已被身边的亲人说好了。他们常对我的爸妈说,你家的儿子是出山(方言,就是有出息的意思)了。出山?就是我的未来么?我曾经,或者说不久前也刚刚想想尝试过爱情,却把自己弄得是狼狈不堪。于是我又对爱情失去了信仰,对爱情这个未来失去了期盼,我感觉到自己以后也无非是到了胡子一大把,找个女人结个婚,生个孩子。那便是我的爱情生活了。工作?也不过如此。在大学里先努力地学一通,再做点社会工作之类的,积累点经验,然后找个地方做点活儿,别恶心兮兮地说什么梦想。这就是我的未来。我只是个平凡人,和所有人一样,不是吗?所有人的未来其实就这样。

可是,我甘心吗?我这么预料是因为我身边有太多的人是这样的。我觉得自己也不过是个平凡的人是因为我遇到事情后,处理起来也和他们一样。一样的傻蛋。我不勇敢了。这样的心态是被逼出来的。所以,我还不怎么敢说我的未来不是梦。唱那歌的人,在没成名前,他会这么唱么?我看不起那些扯着嗓子说自己未来如何如何的人——所以我会看不起自己,因为我有段时间会说自己未来如何如何的。但当他们是很平静地说的,面无表情地说的,说着他们的未来。我会信的,我会很佩服这位青年的,会说他是个很牛的人,我会尊敬他的——于是我有时候会很自恋,因为我有时候会这么说自己的未来的。

在生物课上,当人家听得云里雾里时,我举手回答了一个问题。老师说很不错。当我坐下后,我感觉到了又一次异样的眼神由同学那儿射来。在那时,总是可以这样的。可现在呢?在大学里一个同学学习成绩好,会有多少人对他投去那种眼神?因为学习不需要这样的眼神来支撑。我问出这样的问题说明我幼稚了,腐败了。人长大后,还是会变小的。那是我妈妈小时候对我说的。

我发现呆儿的书桌总是那么乱,比我的还乱。

19

原本想在文科班好好享受一下文科生活的愿望在高二开学时可没能实现。一进入文科班,莫名其妙地多了一门生物,加上原来就有的物理、化学,我们得学9门课。哪里有心情与时间去过想象中的“诗集,目湖边”的文科生活?

教我物理的老师是我原来的老师。一个脑子非常聪明,但是怎么也讲不清楚的刚毕业的大学生。

“去读文科的都是笨蛋!”这是他以前对我们班里的人说的。

后来,他就成了我们学校文科班的物理老师了,教一大群笨蛋。

高一我在晚自修问他问题,总是感觉自己是受尽耻辱——他那眼神哟,简直比人家唱京剧的还厉害,就那么在那儿飘着。无奈,我不会做啊,我只能问啦。

嘻嘻,但现在我成了他那一大群笨蛋中的骄子。这话说得我也脸红,他也会脸红的。有一次会考的摸底考试中,我忘了做一大面的题,好像有二十来分,可还是被我拿了七十几分,他让我在课堂上站起来,然后把我骂了一顿;接着又把我表扬一通,对同学说,你们的仲大班长,少做了二十几分的题,还是拿了七十多分。我当时就一直笑。觉得眼前的老师真的很可爱的。

我想过很多次,对于一个自认为什么题都可以搞定的物理老师,在从教的第二年就被安排去教了文科班,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而且,他以前的那些高徒总是在晚自修时跑到我们班里来向他请教问题,那时,他心里是自豪还是悲哀?但后来我不想了,因为我发现他一直在努力——不是努力课上讲多少东西,教我们做多少难题。而是不断地在做着教学方法上的尝试。那时,我发现他是很好的,值得我去尊敬的。

而教我化学的是一个老教师,讲着一口地道的土话加普通话;戴着一副很老式的大眼镜。(咱***主席的那种);常常穿着一双敲有铁皮的皮鞋;他是一个非常有趣儿的老师。可他只是代我们的课,我们的化学老师生孩子去啦。她可是我那所学校里唯一的化学女教师。教理科重点班的。长得很高,穿着超有气质。

生物老师是一个白白净净的书生。他也是我很敬佩的老师之一。

于是,我在文科班的第一年中,在这些老师的××下,学习,生活着。

而我期待的文科老师,却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好好复习会考科目,啊!别过不了。

20

我后来就一直当了班长,沈霞在班委选举中没把我换掉。这或许我早料到了。我去办公室里,还会时不时地碰到史老板。他常对我和沈霞老师开玩笑道:

“人才的流失啊!仲众,以后少做点事情啊!我看着心里会不舒服的哟!”

“怎么会呢?”沈霞于是会回应道,“谁不知道仲众是您史老板的得意门生啊!”

而那种时候,我通常只能笑。我是史老板的“得意门生”?我得意在哪了?我在原来班里又真的算是一个人才?我的才在哪?

出第一期黑板报时,我还是像以前在自己班里一样,拿起直尺就要在黑板上画。想当年没有我搞不定的黑板报。咱学校行政大楼的第一期还是我出的呢。

“你想干什么?”一个胖乎乎的女生问我道。她是我们班的宣传委员,以前我在我们楼层见过我认为“完美”的黑板报,后来知道都是她的杰作。可当时我和她说话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呢。

“我打个底稿啊?”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嗯……这儿画个框……然后,对,在这儿来一条很粗的线!”我用尺比划着。

“那你打算画多大呢?”

“嗯?这我没考虑。到时候再说啦!”

“没考虑你怎么就画了呢?简直就是糊闹嘛!”

“嘿……”我无语。就这么拿我开涮呀?还把我这班长放在眼里不?

“阿雅,这题怎么做啊?”阿雅是我的前桌,我常问她数学题。

“哎,就这样的……”她总是“不顾我的感受”,低着头,死命讲一通。而往往,我会这样回应:

“侬在讲什么呀?”我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很可爱很无助地问她。

“你……真是……,我说,你堂堂一个大班长,怎么这么‘行’啊,啊?”

“班长就得什么都厉害?”

“不是啊。”

“那不就行了。”

“那,你什么厉害了?哼!”

美丽的转身,我只看见她牙齿很白的。

而陈欣总是不满意我和那位很像我姐的后桌说话,她总嫌我麻。我就时不时看人一下白眼,挨几句不算骂但也就是骂的骂!

这就是我的在班里的“地位”啊,这也是我的“才”在班里的地位啊。

我有个问题一直没想通,为什么女孩子总是很……,我是说,当你很厉害时,对你好得不得了,而不厉害时,或者偶尔一次不厉害时,就……“看你不顺眼!”?我和呆儿总在一起研究这个问题。

而当时,我就是还没怎么显才的时候,并且,我自己还迷迷糊糊着。

而后来就是开始努力了。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

我知道我是块海绵,我会吸很多很多水的,不会被人看出来的。

我们学校“文明礼仪周”有小品比赛,我们班里打算搞一个“新时期的雷锋”的自编小品。在演员安排上,出了一点情况。他们本来要让我演那个雷锋,这事儿是在我的课桌前说的,正好那时我同桌呆儿也在。于是,余安——我们班的文艺委员,我在高中认的第二个姐姐,当初我以为自己比她大,跟她开玩笑,说什么小妹妹,你要咋的咋的,后来知道她居然比我大了半年,没法……她是我很看好的女孩子——说道:

“戴屏,你要不也来一个角色?”

那时呆儿比我还不是,要不他就不会和我那么无聊地研究那个没趣的问题了,让他演个角色在学校里出出风头,不是挺好的嘛,可这小子……难伺候啊。

“叫我演?你们又不叫我演雷锋!”

我们都很惊讶他会这么说。

“嗯?你要演就想演主角啊?”我问道。

“那当然!”他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和很认真地说。

余安看看我,又看看这个长满青春痘的戴屏,做了一个这下麻烦了的鬼脸。因为虽然是班级出的节目,可事实上就是我们几个班干部在忙活。这是我一直想搞清楚的问题,同学所谓的“对学校活动不在乎”,究竟是真的潇洒至极,因而的的确确无所谓了,还是本来就毫无信心、能力、胆识、激情而故意表现出来的矫情之势?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当我们在长大的同时,参与学校班级活动次数却在减少。好多同学都说这个没意思,那个没意思,那么什么有意思?也许是长大了,觉得那种活动是幼稚的,是做作的,是浪费时间的,所以就不参加了,然后表现得自己好像很有性格的样子?想着别人在玩幼稚的游戏,我可不和他们一样。然后拿着本书,很有样子地看起来。可我怎么没碰到这样的同学学习成绩很好啊?这似乎也可以成为一个问题让我们来思考——来重新思考。我总觉得在学校里,那些活动是学习成长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全面,和谐,作为一个学生是必要的。我们可以说学校的活动是有点恶的,但我们自己连恶的都想不出来。

而像呆儿那样的,倒是我第一次碰到:我愿意参加你们的无聊活动,但我必须是主角!

“行啊!”我说,“那你来演雷锋吧!”

“真的?!”呆儿很高兴的样子,“众妹,我演肯定比你要好的!”

余安看着我,轻轻地问道:

“真的啊?”

“是啊!”我笑笑,然后也轻轻地对她说道:

“我不想扫了人家的兴啊!不想让这种班级活动只是我们在唱独角戏,要让同学都参与进来嘛!”

“噢!那也是好的!”余安说,“只是不好意思啦,班长!答应让你演主角的,而现在……”

“咳!没事儿!”我说,“班长的能力是很强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开玩笑地说道。

“呦呦!吹了吧!呵呵!”

我看着呆儿,那是我第一次因为意识到自己是班长,是一个领导而作的让步。我隐隐约约地清楚了我要的是什么。

在小品排练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的决定没错。呆儿是一个很活跃的男生,他有的喜剧表演天赋确实比我厉害,“俗得可爱”!我们这一帮人在学校图书馆的过道里排练,那儿有很大很大的落地窗,外面是美丽的目湖。

当时有两件事还在扯着我的思绪。

一是有一位女孩子,梳着两个很长的辫子,黑黑的长发直至腰间;一张很圆很圆的脸;总是发出朗朗的笑声。她叫金喜。一直吸引着我的眼球。

二是我看到眼前这个很搞笑的呆儿想着。很多时候,一开始当你有一种可以称得上才华的东西被别人认可了,别人以为只有你才行了,但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也很强的人,并且他也表现出来了。然后人家就会忽视你了,忘记你了。当时我心里就这么想的。

我看到那个林风要拉着金喜的辫子,很“色”的样子,于是很“英雄救美”地一脚踢了过去。

“班长,你好伟大啊!”金喜说,一脸笑晕。

其实我和林风那小子心里不一样嘛。

小品,得了一等奖。

21

我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发现了那个几乎我们学校男生都看到过的女生,她叫Z,一个很奇怪的女孩子。走路很有样子的,永远昂首挺胸。因为这有时候我们一帮男生会开玩笑,说她想展示什么呢?但却是我看到过的最忧郁的女孩子。她始终是那么安静地在教室存在着,却是那么神秘。她不是漂亮的,但却是那么诡艳。她与世不容。她会突然地哭,突然地板起脸。

“你怎么也来读文科?”我在开学时问她的初中同学杨敏,是个胖胖的男生。而我眼睛却一直看着Z。有人说她的胸部长得很有感觉。但我一直想看到她的眼睛。我后来知道她的照片里是那么好看,在高考前的那张毕业照片里只有她是美丽的,因为她是唯一不为高考动容的。我也见过她的1寸黑白照,我看到了我见过的最忧郁的眼睛。

“啊?”杨敏说,“我在理科班里混不下去了啊!”他是在理科重点班里的,听说学起来有点儿累。

“哎,你也真是好不容易进了重点班,你也不好好珍惜?我是理科学不好,所以才来的。”我知道当时我是口是心非,但这是我给别人问我为什么来文科班最多的答复。

“那也不一定。”我听到了她那冷冷的声音,面无表情的。

我无语,我是真的一下子没了话,我从来不会这样的。但这次我确实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我的“谦虚”成了我的尴尬。但我也很高兴,在这个班里居然也会有这么“牛逼”的女生!说句实话,我知道我身边没多少人是真正地喜欢文科而来读文科的。后来,吕栀在深夜里的电话里对我说,众妹,你是一个真正的文科生,真的。

Z有男朋友,我们班里唯一有男朋友的女生就是她了。她男朋友是一有很古怪脾气的胖子。会抱着她狂吻。会抽她耳光。会在教室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会把她看着的杂志撕掉。

“我可以叫你Z吗?”我在公车上问她,那时我们班里有一个同学生病住院了,班委一起去看望。在回来的途中我这么问她,看着她的眼睛。

“可以啊!”

那时,我开始考虑起爱情这个永远想不通的问题。我没有爱上她,也没有喜欢上她,但她让我想让自己想想有关爱情的问题。那时,我心里没有圆儿。我只在想爱情。想它在Z 身上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耳光打在脸上,依旧那么爱他?为什么那么奇怪的一个人竟会谈着恋爱?为什么她那么地看起来不像是早恋?为什么她成绩还是那么好?为什么她的男朋友会打她?为什么在爱情中的人会哭?

我想起了她在上车前给我吃巧克力的情景。

“天黑了,你要吃巧克力么?”

车在暮色中往前开着,有很好看的霓虹灯在身边慢慢地移过。坐在我身边的Z 散发着淡淡的忧郁的气息,我能感觉得到的。

忧郁。

这是一个在男女身上都很性感的词,那么直刺人心地表达内心。什么是忧郁?我问过自己。脸上冷冷的?没有笑容?不多说笑?还是在照片里都没有装出来的笑容?忧郁,是矫情?是真正的内心写照?是无力地表现?忧郁是深沉?我会向自己问过一大串问题。当我后来在电话里,听到Z的笑语时,我却依旧感觉到她的那股迷人性感的气息。

我听到她对我说,你和别的男生是不一样的。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男生会在寝室熄灯后再打开电筒看书的我看不起这种行为,但我欣赏这种精神。至少他知道用功,我原谅自己的庸懒,就像我原谅他的不会利用时间一样。

而郑重总会在熄灯后,拿出一个大得吓人的电筒,整整衣服开始看书。然后我和田佳就会嚷嚷起来,我和他都是我们寝室里睡眠质量最不好的了,对睡前身边环境的安静要求很高。

“我说郑重,你大白天不好好学,干嘛非得到了晚上开工呢?”我说。

“是啊!你,闷骚。”田佳总会那么慢吞吞地应到。

“你们睡呗,我不会影响你们的。”

“不影响?我们说这话就证明你已经影响我们了!”田佳说。

“就是!”我也说。

郑重后来没说什么,我只听到他哗啦哗啦地翻书的声音,还有轻轻地吸鼻涕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看到寝室里那一片不亮但也不暗的手电灯光。外面马路上的汽车开过时,很强的灯光照进来,透过窗帘很快地在墙面上闪过。我开始想着“发愤”,这个我们同学口中常说的词。我想到了自己在来文科班前预想好的情景。我感觉自己很倔,我知道我要努力,要发愤,可是白天常常是被课程所累,时间没有。但我到了晚上又不愿像郑重那样照个电筒看书,那样,即使有了成绩,我也是不喜欢的。生产上有个投入产出比,学习也必须有。我知道我是在用自己的青春来学习,如果我都把自己的时间像烧纸钱一样地烧掉,只是为了学习成绩好一点,那我会很心疼的。我在思考一种学习的方式,可以让自己学得很好,但却可以让自己少花很多的时间,至少得让自己觉得时间是花得心甘情愿,理所当然的。那是一种学习的艺术。郑重这样的绝对不是。我不想让自己心浮气躁地为了短期内见到成绩而屈服于自己地苦读,我不想让自己因为成绩而丧失对学习这种艺术的信仰,真的。

可是,我拿什么来证明自己,对自己说我,我是有能力的,我可以去追求我要的学习的艺术?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正摆在我的眼前:我怎么快点儿提高我的成绩?我尝试过让自己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那是在我小学时,由村小到乡小,由开始问老师79分和97分哪个更大到班里的第一。但那还是在小学,我心里没想那么多事,没想什么“投入与产出比”,每天回家让妈妈帮我读词语,然后我默写。每天写作业写到晚上9点半。不看电视,不和别的小孩子玩。才用了一年而已。但现在不同了,我在想很多问题,我不甘心就这么“大方”地对我眼前的课程付出,我也在暗暗地担心,城里的同学总是厉害的,虽然高一一年我自认为我比他们要发展得要好得多,我还在为自己是班长,而未被别人认可心烦着,为别人看到仲众原来也是死读书,然后笑话我而烦着。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郑重上床的声音。

既然他可以旁若无人地发愤,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勇敢地去动脑子,勇敢地去寻找我要的学习的艺术呢?

我听到杨敏的呼噜声,接着是郑重的。

而我总是寝室里最晚睡着的。

我知道,在高中绝不仅仅是为了考好而学习。

22

我开始偷偷地看田佳的衣服是什么牌子,他有很多好衣服,我很羡慕。

我想过有关自信的话题。我一直觉得在物质上,衣着能给人的自信是最大的。衣服是很自我的东西,很随性的东西。人总会拿一些东西来表明自己的心情,衣服绝对是其中之一。我们绝对不能少了衣服这个心的装饰品的。衣服是很纯粹的私人感受。当大学里班委讨论助学金的事时,有人说助学金下发后,要让那些领取的同学好好吃一顿。我却说让他们去买一件好的衣服吧。在场的人讶然。我们自己会很在乎自己的衣着,会觉得如果自己穿得太普通时,别人也会觉得自己是普通的。这种思想是每个人都有的。这是错的但。当我在偷偷地看着田佳那些打有FUN、G的纯棉衣服时,却是那么认为的。我没意识到自己是错的,那就注定我会为此而痛苦——不是那时,也会在后来。只是现在不了。

许多穿好的运动鞋的人都喜欢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那“吱吱”声可以证明自己穿着一双好鞋,这很俗,但却有很多哥们表演着。

我高一第一次买了一双有个明星做代言超过了100元的鞋时,整个脸都是红红的。我知道它会在地板上发出“吱吱”声的。可我却有点不敢穿,我怕同学会笑的。后来,我小心翼翼地穿着进了教室,看着周妮异样的眼神,慢慢走到座位上,那一刻,我宁愿自己的鞋子不要那么白,太显眼了……

于是,我常常想去买一件也会有很简单但却很精致的商标,有款号有货号在的衣服。但家里的经济并不允许我去**店买这样的衣服——不是买不起,而是我从农村来,认为我自己穿不起,它们穿着会太让人兴奋。而且,我也觉得我不该买这样的衣服,我知道父母的收入。

但我还是偷偷地看田佳的衣服。

我总忘不了我在天冷出去买了件毛衣,周妮在我身后翻起我领子看什么牌子的样子,那衣服19块钱,没有牌子。当时我想抽周妮一巴掌。

我也无法忘记自己和韦森一起出去,第一次进**店的情景。我跟着他,在有很好闻的纯棉味道中慢慢地走着。

我知道为了衣服而伤脑筋是不值得的。当我后来买了第一件tonlion后,我在买,痛苦又满意地买的过程中,开始了对衣服的思考。后来我进Baleno,进FUN,进HUMPHRY,进JEANSWEST,进PLAYBOY,我进了很多我以前都不敢进的所谓的**店。每次心情总是不一样的。那同样也是一个过程,和我的学习,和我自己对物质的看法,和我见过的世面,和我自己的追求,对事物价值的判断都有关。

但我很高兴能让自己去经历这些。虽然我小时从来不在乎身上穿什么,只要干净。但那之后我知道了一个叫平等的词,也知道了一个叫品位的词,还知道了一个叫满足的词。生活里该有的,其实在买的过程中,都可以领略。我更懂得了陈俊,这个我很喜欢的老师说的那句,先做人再穿衣服。

我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老是和陈欣吵架。在我看来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她更小气的女生了。但这并不影响我和她在不吵时那种很好的关系。我们那儿有句老话叫“吵出来的感情”,也许真是如此。我知道,吵,比不交流要好。在文科班的两年中,有一些可以用来作线索的东西,比如我和陈欣的关系。比如我对学习艺术的探索。比如,我对学校生活心态的变化。

我初一时,第一次接触了刘慵以及他的书《肯定自己》,觉得写得挺好的。后来在进入文科班后看了他的《萤窗小语》,就对陈欣说:

“我也要像他一样,在平时写一点小东西,小事情!”

“好呀!”她对我的想法总是觉得很奇妙。但总是会说我“你又要来了!”可这次却没有这样。我知道,她也喜欢那样的文章。而事实上,我不是喜欢刘慵写的内容,我只是觉得他那种用写小事情来思考人生问题的方法很好,于是想效仿。

“那好,我以后就开始写啦!”

“嗯!写好要给我看的哦!”

“行啊!”

那时我还没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但那本小本子,后来叫做《我自己的世界》的,就像是一本日记本,记下我许多的事情。我当时认为那是我的财富,现在也是。

有人说,写日记是很怀旧的行为,我承认。日记写完后,总会一遍又一遍地去看着。这样人很容易沉溺于过去的快乐或者痛苦中。但那种感觉却是好的。看过毕淑敏的散文,说人该学会“回顾所来径”,我很是信服。所以我后来看以前的日记时,竟会像学习一样,拿着支笔,在旁边写下一些读时的心得。每次笔的颜色都不同,心情也不同,得到的感悟也不同。我希望我自己能在看日记的过程中麻木又清醒。让自己麻木过去那些痛苦的回忆,那自己清醒曾经的幸福。这样我会在以后很明白地去追求。

也有人会说,日记其实是很做作的行为,日记本的主人总是自恋的。他或她会很迷恋自己本子里那些美丽的文字,会偷偷地闻着本子里的香味,会在合上本子的时候,暗暗地发笑,也会在与知己聊天时,时不时地扯上一句“就你我在我的日记里写的那样……”尽管有人会这么说,他或她自己也许也已经感觉到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写日记,本来就是很私人的感觉嘛。因为我自己也喜欢,所以我原谅这一切。我后来有一本日记本,我常常放在桌上,想看的该看的人自然会翻几下的,我不介意;而不想看的对我不在意的人,自然不会对那本很普通的笔记本产生兴趣。那个本子里夹着我所有的想法和心情,还夹着金喜送给我的白兰花,淡淡的很安静的香。

陈欣很会和我吵架,很会和我打冷战。但她是一个会安静地阅读我心情的女孩子。

当我安静地写那些我觉得该留下来的字时,我也在默默地努力学习。我学的想法,计划也都进了我的日记本里,我不觉得日记本大部分是伤心事,小部分是开心事,几乎没有学习生活的事。

23

我很喜欢我们的年级组长石老师。

他长得很高很瘦,一直在抽烟。他是一个字写得很有型,很有脾气的语文老师。

有一次,我们上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他讲了一大堆的“形像美”,“意境美”之后,突然用方言对我们说,

“你们等我一下,我出去抽根烟!”

然后,他便出去了,在阳台上开始抽烟。

外面在下雨,那时候是秋末。秋末的雨总是没有声音地飘在地上,房顶上。我就坐在窗口,看着石组一个手插在裤子袋里,另一个手夹着烟,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在吸着。雨飘在他额前的头发上。半支烟下来,卷卷的刘海上沾满了雨珠。

然后他进来了,开始大讲徐志摩与陆小曼、林徽因的故事。讲那是何等地浪漫,又是何等的凄美。我们坐在下面静静地听着,不时会笑出声来。我感觉到他在试图把我们带入一个在徐志摩眼中认为美丽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充满了爱,浪漫。

讲到下课时,这故事也就结束了。

“你们自己回去想想吧。这诗,我不多说了,啊!”他说,然后夹着课本走了。

我知道他的用意,在教辅上写的什么什么美,在石组眼里全是假的,因为我们根本无法去体会。徐志摩是一个浪漫的诗人,他的浪漫只有在他的爱情里才能得到完美的体现。那堂课后,让我想起了周同,我高一的老师。他们俩那么相像,但我又感觉他们是那么地不一一样。周同总会带给我们年轻人喜欢的很接近这个年代的东西,而石组却总能让我们去体会一些现在很少有了的东西。但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不拘泥于教材。在我凝神听他的时候,我瞥见了一个女孩的目光。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她也是一个懂石组的人。他叫小语,后来和我交往得最高调的女生。

这堂语文课对我的影响很大,石组的授课方式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学习方法。他的讲课总是充满了他的思考,那么我的学习是否也该让的思考来主导呢?我可不想让自己变成记忆的机器。只有思考着学才是主动地学,只有主动地学习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才会让自己去探索怎么学,也只有在那时,才能真正地学到些什么,才能体会到学习的乐趣。

后来,我在语文课上从来不记笔记了,写下来的也全是我的真实感觉。我也不管石组让我们记什么。他有时会让我们记下一些他认为很经典的话。在语文上,我先开始了我学习的探索。

石老师教写作文很厉害,我知道好多语文老师教作文都无法很清楚地表达他自己想要一种怎样的感觉,但石组不一样。他会让人知道他自己要什么。

我写过一篇《浪尖上的花瓣——浅谈‹三国演义›里的女性角色》,那还是刚开学时写的。刚开始是我为了应付学校里面的征文的,后来沈霞老师跑过来告诉我说,你的文章石老师看过了,他很喜欢,让你下课后去一下他办公室。他想找你谈谈。我说不会吧,老师?她说怎么不会,石老师很看得起文章写得好的人的,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我说好吧,石老师看起来很凶的样子。沈霞说不是的。

进了他的办公室,只觉得里面烟雾缭绕。石老师正在那儿看同学的作文。我走了过去,说真的。我觉得他很男人,所以我有点儿害怕,石级在年级里也是出了名的凶啊。

“石老师,你(在南方,很少说您的。这么叫,我心里会觉得别扭,但说‘您’会更不舒服)找我?”

“啊,你来了!我叫你来是要和你一起看一下你的作文。这篇读后感写得很有新意!”

我没有说什么,在老师评价我的东西的时候,那时,我习惯沉默。

“但是,我觉得你还有个毛病,就是思维水平还不够。你看你在分析小说里你认为有悲剧命运的女子时,你只把原因归结为封建礼教,但是我问你,你对封建礼教懂得多少呢?你太主观啦!”

石组在说这些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在我面前的这位老师,这位市里的语文教学带头人不是白吹的。

“你看看你拿了孙二娘作为例子之一,你有没有好好考虑过孙二娘这个角色?她在这书里也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另类的人物。你把她也简简单单地一笔带过,对你这篇写三国里的女人形象的文章是一个很大的疏忽啊!”石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啊,老师,我当初也没想那么多。好,我回去改吧!谢谢老师的指点啊!”

“没事儿,仲众啊,你的文笔不错,平时好好练练,应该可以的。有什么不懂的,多过来问问,去吧。”“应该可以”是他的口头禅,这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发现他真是一个男人,不会讲很矫情的客气话,想表达什么,就是那么干脆利落。只是我没有崇拜他。后来,小语问我你很崇拜石老师么?我说不是,他只是让我明白一些东西,成为男人的东西。这话当然是我后来跌了一次后,在办公室里,他一口气抽了6根烟,然后对我说,

“仲众,你要记住,男人要高傲一点的、这话你要记住!”

我才这么评价他的。

尽管我很喜欢英语,真的,但我的英语成绩却并不理想。喜欢和做好其实有很远的距离,常常听说“因为我不喜欢,所以我做不好。”我一直不喜欢这样的矫情之词。做不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能力问题;而喜不喜欢则是一个兴趣问题,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心情。有兴趣有心情并不意味着能做好它,因为,在喜欢它的时候,我们莫名其妙地想象着给它披上了很多美丽的外衣,事实可能并不如此。

所以我才会喜欢史老板高一时的授课方式,但我英语却不是很好。我喜欢他那些英美的原文资料,但考试并不考那些。到了高二后,教英语的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老师,但是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她那么没活力?也许不能要求每个老师都有活力,可我也没在她身上发现安静啊。

我那时候发现当我对一个老师失去兴趣后,我会不再在乎他或她,然后就是找一种自己的方式去学习。在英语上我也是如此。后来我常常去图书馆看那些英美原文,常常是一个中午

都泡在图书馆里,为那些美妙的句子惊叹。我抄了很多,现在还有句话常会在脑海里闪过:

“There will be a special place in my heart just for you!”

那是一个美国人写的,回忆与她暗暗相恋的保姆时句子。当时只是莫名的感动。

可惜的是,我记下的这些句子对考试毫无用处。相反只会浪费我的时间。我看了很多文章,写了很多的句子。但几乎都用不上。英语成绩,还是那样。也或许是呆儿他英语太好了,坐在他的旁边,让我会自卑。陈欣的英语也很厉害,坐在她的前面也让我自卑了。但我知道,我的英语还没学得有爽的感觉。

可能怎么样呢?我依旧不会对那个胖胖的英语老师感兴趣,我依旧不会太在意她在课堂上讲什么。后来,我买了本《英语沙龙》,然后在晚自修下课同学都走光后,一个人在教室里,只开一排日光灯,很享受地读上面的文章。

我想要的只是证明,学习,是可以自己定义、努力的。当身边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想这么学的时候,这注定我会比别人安安静静地学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但我乐意。

我还知道,也许好会有很多人这么想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只要一种幸福》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最强小渔民
2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
3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
4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5 西游人在天庭永不…
6 傅总的小妖精恃宠…
7 快穿海王女主有点野
8 快穿之拼命给男主…
9 南城暖风不及你
10 灵横宿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阳谋 作者: 南华
职场励志 253545 字
唐俊突然被提拔为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2 我在火影签到变强 作者: 居家蜗牛
男生同人 177225 字
秦羽穿越到了火影世界,开局一个打卡签到系统,各种技能全靠签到!

3 此刻: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作者: 烧烤很好吃
时空穿梭 585976 字
穿越成为皇帝,一声令下,千万大军攻入异世界!千万挖掘机开发异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866161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都市之龙神归来 作者: 入梦离阳
都市激战 348480 字
一条来自女儿的求救短信,让世界都开始动荡! 龙神归来,势不可挡!

6 三国之大汉再起 作者: 妖惑天下
架空历史 46076 字
小人物刘闲在三国的奋斗史,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美人,招揽名将!

7 神域帝宗 作者: 童园无忌
异界大陆 2551501 字
神穿灵异大陆,打扫卫生,提升人居环境;外敌入侵,对抗外敌…

8 大唐之最强败家子 作者: 道是wu情
历史穿越 228839 字
我是败家子,我就要做败家里面最闪亮的那一颗,家里余钱不能超过十两!

9 美女也疯狂之卧底扬威 作者: 海边渔夫
都市情缘 316120 字
KTV女孩当总裁,那是什么节奏?小三上位管原配,那是什么感觉?

10 大汉迷案 作者: 梦幻嘟鱼
悬疑推理 155009 字
独尊儒术如天意,操守三纲又五常。千古评君无定论,神龙魔鬼一人当。

《第四章 我是块海绵》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