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小村组图 [书号1563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喜宴

《小村组图》 寒青/著, 本章共8027字, 更新于: 2007-04-27 10:24

乔军娃要娶媳妇了,日子定在三月十六。

要说军娃早该娶媳妇了,庄户人后生们过了二十五找对象就难,而军娃今年已三十二了,要在饥饱管不过来那几年,军娃又是一个标准的光棍。现在不同了,商品和人口的流动性大得吓唬人,本地的姑娘不找,自有外地的来,外地的不来还可以买来。

军娃的媳妇就是买来的。

一说买来的媳妇,大家就联想到贩卖人口。其实,在后山广袤的大地上,生活着数不清买来的媳妇,或四川或云南。虽然这里的人们从不识地理,从不知自己紧邻的省份,却对中国的这两个省是极熟悉的,但要说到贩卖人口,却像是帽子戴大了点。

媳妇确实是买来的,不知姑娘姓甚叫甚。这里的规矩是先交定金伍仟块,告诉跑云南跑四川家,要买媳妇。过几天,人就领回来了,丑袭人(漂亮)不知,黑白不知,高矮胖瘦不知,精愣不知,也不让见,交剩下的领人钱三到四万,跑四川云南家也讲良心,从中给人家姑娘伍仟块,人就交给你了。

军娃的大叫乔满仓,把伍仟块定金交给人家后,烙了好几晚上饼,翻来覆去睡不着。老伴儿骂他是不是学猪拱圈,他就回骂老伴:我把你个没心肺的,伍仟块给了人家,打了水漂那可是二十亩山药的收成。老伴说,打水漂也没办法,谁叫你养了个愣儿。满仓就骂:谁养的?不是你扒叉开养的?老伴就哭起来,种芝麻出不来谷子,啊呀呀,要不是三个闺女,我早死了。

这倒是真话。乔满仓家三朵金花,袭人得出奇。大家都说老乔家容易出美女,他家那可是三座金山。那几年,媒人踏破满仓家的门槛。大闺女花椒找了个手艺人,走了眼,仅要了八仟块彩礼;二闺女胡椒找了个旗里头供电局上班的,公家人找你个庄户人,是不掏彩礼的。满仓总结了教训,就给三闺女辣椒,也就是最漂亮的闺女算了一回总帐,找了个贩卖药的湖北人,彩礼要了三万六,外加一辆四轮车。

三个闺女是满仓老伴的精神支柱,娘母几个尽说掏心窝子话。花椒回来和她报怨他大彩礼要得多了,害得他小俩口给人家打了好几年沙发还饥荒(债务);辣椒回家和她抱怨他大咋要了那么点儿彩礼,说那灰个泡侉子有的是钱,在外边还养活个女人,又给买房又置地的,只有胡椒不怎么抱怨,小俩口时不时回来,或拿着时鲜的菜蔬,或拿着城里人穿剩的衣服。三个闺女对老妈是体贴入微的,弟弟的婚姻事愁坏了她们的妈,娘母四个商量了几次,决定给军娃买个媳妇。

胡椒说:“听说买媳妇也犯法,咱们要不老撒(寻找)个和军娃差不多的,精不精不说,图个安全。"

她妈就说:“能老撒下早老撒下了,再说咱这后山你还不知道,越不出奇越能要钱,前腮林那个拐腿闺女,听说娶到家要了七万八。”

辣椒说:“买就买,不就是整炮子花钱,人家能买咱们怎不能,也不是咱们带的头。”

花椒说:“要说左邻右村的侉媳妇也买了不少,不是都过得挺好?看米米媳妇,现在哪像个四川家,满口后山话,比后山媳妇孝敬多了。不过就是不能过于贵了,万一鸡飞蛋打就不好了。我光景不好,到时候和三儿借钱给你多搭礼。"

她妈就长叹气说:“唉,这会儿还说不到那儿,家里有钱,你们要的彩礼一分没动,都给他攒的了,明儿就叫你大去张罗哇。”

于是老满仓就拿了钱求人,庄户人办事没那么多说道,不用收条不用欠据的,就把伍仟块钱给人家交上了,连定下典礼的日子算来,总共才二十天,老满仓说不清是高兴多还是担心多。

新媳妇个子不甚高,皮肤有点黑,满脸小疙瘩。说的话尖声尖气呜哩哇啦,大家一概听不懂。还是二女婿有学问,费了半天劲用夹生的普通话问出姑娘的住处挨着澜沧江,山区。军娃妈就说了,怪不得,肯定也苦较,连地方都叫了个癞疮江,也不容易,远天远地的,只要和咱军娃一心一意过,是不亏待人家的,三个姐姐,一个帮一把就是三把。

三月十五,底亲就大都到了。底亲就是和朋亲相区别的近亲戚,姥爷娘舅,七姑八姨。

农历三月的后半月,后山的天气愁死人,大黄风整天呜呜地刮,出去走一遭,嘴里的沙子咔嚓咔嚓响。广播里普通话叫沙尘暴,这儿的娃娃们就学着说叫“杀人暴”。这样的天,在后山却是忙季,耙地犁田切山药籽儿准备大面积种山药了。后山地广人稀,家家户户百十亩土地,要不是情况特殊,谁也不会把娶媳妇的日子定在刮黄风又挺忙乱的三月。要知道,冬天下了雪,杀了猪宰了羊,消消闲闲的,那才是办事宴的好时候。但是不办又不行,满仓就一个儿子,管她精还是愣的也就娶一回媳妇。再说了,这些年也没少往外搭礼,怎说也得让他们还回来些。这个媳妇虽趸夺趸花,没像娶后山媳妇又零又整地锯拉人,也花了不少,亲戚们借口帮衬点,也是应该的。

十五晚上要吃消夜饭,炸油饼子,羊肉臊子汤,吃饭的时候要记礼帐。老女婿新女婿都到背地旮旯商量。其余的亲戚是不用商量的,前有车后有辙,轻来轻还,重来重往,你从前给人家搭多少钱,人家就还多少,唯女婿不同,丈母娘从前可是没给他搭过礼的。

大女婿先说:“我光景不行,不和你们这上班儿的,做大买卖的比,我也不怕人笑话,不和你们一般齐,我只准备了两仟块,你们俩随便。”

二女婿赶紧说:“我虽上班,不比你们吃喝都是个人家出产。睁开眼睛就要钱,目前单位又精减人员,我还不如你,我只有一仟块,那还是我两个月不吃不喝的钱。”

三女婿吹了吹中指上硕大的金镏子,不慌不忙地说:“给他家的钱,我已超额完成任务了。娶他家姑娘你们花多少,我花了多少?我来就凑个热闹,只掏伍佰!”

于是这三位先吵闹起来。

大女婿说:“日他个祖宗,说来说去又涮了我,你们谁不比我光景好,还这么×毛,我也不掏,爱咋就咋。”

二女婿说:“大姐夫别激动,你是老大该带个头,要不你就降点?”

大女婿说:“降就降,我叁佰,我总不能和你们俩比,我光景不行,你们谁不清楚?”

三女婿说:“嘿嘿,谁叫你光景不好!”

听得吵,三个闺女放下手里忙着的营生(活儿)就过来了,于是七嘴八舌又一顿热闹,中间夹着别人一起一和的议论声,端盘子的吆喝声,娃娃们的打闹声,外面狂风昏天黑地的怒吼声,将肃静惯了的小村一下子吵得沸沸盈盈。

不管他们咋吵闹,军娃这里可是很清静。新房不大,窗户上贴着大红的喜字,新铺新盖他妈十年前就备好了,窗帘拉着,门闩着,云南媳妇就坐在炕沿边,不哭也不笑。军娃在地上来来回回地走,一会儿摸人家的脸蛋,一会儿摸人家绵乎乎的小手,笑嘻嘻地自言自语说,要不是侉子,你说给我叫个甚,那才好。

尽管这几天三个姐夫没少给他说启发性语言,军娃还是懵懵懂懂,媳妇来家已四天了,军娃已摸了人家的脸蛋和小手,心里甜滋滋的,觉得娶媳妇真好,怪不得人人要花钱娶老婆。至于姐夫们说的,那都是老不正经,又在拿他开心呢。和人家姑娘还不惯,咋能那样呢,和铁柱嫂子那么惯,上次看她奶娃娃,摸了一下她的大**,她兜头就给个大嘴巴,可不敢乱动弹。

看这样,这媳妇可是个老实人,不像别的四川云南闺女,领人的当天要跟四五个大后生当保镖,又哭又闹又跳车的,回来也不省心,天天要有人跟着,上茅房也跟着,夜里睡觉门从外头锁着,跟一年锁一年,生了娃娃才老实,我媳妇回来的那天就老实,在车上不哭也不闹,尽管黑夜门也从外锁着,她可从不试探着开门出去……咱们傻人有傻命!过了事宴,姐姐们就都滚回去,叽叽喳喳麻烦多,你看一用得着她们那个难活劲。媳妇我个人天天跟着就行,反正咱家茅房也不分男女,说不定还真能看看那个……军娃想入非非,激动地在地上来来回回走。

三月十六是正日子,待客的早饭自然是流传了几百年的油炸糕,调豆芽,酽周周的赵里桥砖茶。这叫流水席,朋亲们来了,又不是一起来的,谁来了谁吃,吃完就各回各家,等着晌午坐正席。

这样的娶媳妇省了好多程序。按理说,正规的程序该是今天一大早请了四轮车队来,披红挂彩,挑选精干人马,带上尾欠新娘妈家的彩礼,拿上装新的衣服装新的被,给妈家的离娘馍馍离娘肉,长出芽的大葱,系了红头绳的好酒,另外给媒人备的好烟好酒,分好数的新票子等等,计划周密,浩浩荡荡娶新媳妇去。去新媳妇家象征性地坐一次招待的席,其间主要商谈未尽事宜。媳妇妈家要最后一扑楞,该要的东西该要的钱,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妈家是不怕婆家在这一天带不全该带的东西的,少一样,钱补上。少带一条红腰带,少备一方红手帕,就要上仟块补上,所以这天去娶亲的人全部选拔能说会道,精明眼转的。及至新媳妇穿戴整齐,一切妥当要上车了,媒人也得紧着头皮,像一位负了重命出使他国的大臣,小心应对新媳妇妈家的严格要求,因为倘有半点差错,新媳妇是不上“轿”的,若上,要上轿钱,要睁眼钱,你办错了事说错了话气着我了,要“疙出”钱……好不容易在婆家人焦灼的目光中车队回来了,新媳妇又不下“轿”,要下轿钱,抬头钱,见大伯子钱,所以这一天呀,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悲。而军娃的媳妇已坐在炕上了,这一切全免。

撤了流水席,才刚刚十点多,娶媳妇省了娶这一道,富余出不少时间。厨房热气蒸腾,尽可以从从容容准备正席。只是天不作美,黄尘雾罩,想从厨房把那一道道炒菜、炖菜、烧猪肉炸丸子手把羊肉端到人们坐席的东西邻居院儿,条盘上不盖上个塑料布,怕是端到地方沙子把油先喝了。

这样的天,典礼也自然不能到当院去,大黄风刮得睁不开眼,在家典,屋子又不算大,三个女婿就在那儿调量。罢罢罢,干脆新娘新郎上炕去,典礼仪程用图钉按在炕上方的墙上,文化人二姐夫念程序,当然也站了炕上。看热闹的娃娃、亲戚们挤了满满儿一地,十一点十八分,典礼开始了。

二姐夫朗声念道:“第一项,给父母大人行礼“。

满仓和老伴早就靠着窗台坐好了。站在炕上穿着黑油油的新皮鞋,胸前佩带着大红缎子花的军娃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他妈面前,云南新娘并没用他二姐夫翻译,也顺从地跪在了军娃大面前。新郎新娘磕了头,满仓和抹着眼泪的老伴就往炕下出溜,他们得倒出地方给年轻人折腾,再说还要拿东拿西招待客人。

二姐夫又念道:“第二项,给傧恭大人行礼”。

典礼仪程是抄来的,也是个没动脑子的抄来的。傧恭大人是指媒人,军娃的媒人按说有,但料想他是不会来的,于是二姐夫就说了:“傧恭大人神出鬼没,有事没到,你们俩就给我磕头哇。”军娃和新娘就要跪下,地上站着的娃娃们哄堂大笑。

“第三项,简谈峦爱过程”。

诸位,我可不是写了错别字,那张写着典礼仪程的红纸上也写着“恋爱”却是他二姐夫高声念道“峦爱”。

“对、对、说一说,咋峦成的?”有人起哄。

军娃憨乎乎地说:“我还没咋峦,就成了。”

“好好说,到底峦成没有?”

“峦成了…没峦成。”

人们又一阵哄堂大笑。

全生是军娃的本家叔,也就是三十几岁,高声问道:“是你不峦还是她不让你峦?”

这里说办喜事三天没大小,外孙子可以耍姥姥。没人怪全生耍笑侄儿媳妇。也可以理解,喜事办个热闹,拳头大个小村,亲串亲,亲套亲,讲究起来,能耍笑的便没几个了。

这下军娃却不知咋回答了。本想从外地娶来的媳妇更有看头,没想这新媳妇听不懂咱这后山话,始终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急也不恼,不说也不笑,人们只好把兴趣放在逗军娃上。

这边年轻人嘻嘻哈哈哄笑不断,那边的喜宴已备好了,顶着细红粉条的凉菜已端了上来。今天的喜宴气氛比较轻松,没有新亲,不用三恭六让小心陪伺,不用怕人家挑理拔刺。

俗话说肥正月瘦二月,可怜不过三四月,虽然现在人们的光景好过了许多,秋天卖了土豆也敢把不大的冰柜拉回来,但要不时不节地敞开吃肉也是没有的。人们确实是好久没有大鱼大肉吃喝一顿了,老满仓早就盘算到了这一点,肉要割肥的,肥的吃不多少;酒要打烈的,着急了可以兑点水,贵贱不说,要备得足足儿的。大刮风的天,关上门,吃大肉捣烧酒,喜事嘛,办的就是个红火。

典礼折腾了近一个钟头,哗笑不断。要不是办喜事,这样的天人们一个月都难得笑上一回,看看已到晌午,代东的栓柱就过新房喊,行了行了,新媳妇也乏了,客人们等着坐席,差不多就行了。

东西隔壁院儿,炕上地下全占了,男桌女桌娃娃桌,底亲和底亲坐一块,朋亲和朋亲坐一起,在栓柱有条不紊的安排下,热热闹闹的喜宴开始了。

远乡近邻的亲戚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大家边吃边叨拉,今年种几亩山药啦;谁谁拉回来的化肥赊和不赊两个价钱啦;谁谁家的闺女要了多少彩礼外加几只“机”了......叨啦最多的,还是军娃的婚事,军娃的云南新媳妇。大家一致感叹:管他买来的娶来的,老俩口可算歇心了。当然,这只是女人们的话题,男人们是不屑说这些婆婆妈妈的,早就吆五喝六地喝起酒来。

上了爬肉条,新媳妇就该满酒了。满酒即敬酒,两个意思,一是对光临的亲朋表示感谢,二是要新媳妇认识并且当众脆生生地叫出姥爷娘舅七姑八姨三婶子。在后山人的眼里,典礼和当众认了亲,比那**发给的红本本还顶用。军娃的新媳妇非常配合,不像别的新媳妇那么扭扭捏捏,尤其是当众叫个大,叫个妈,难死她。军娃的新媳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叫什么就叫什么,尽管叫得南腔北调。不过大家心里又觉得新媳妇似乎也该扭捏些,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反倒没意思了,到底是云南家,不懂咱后山人的乡俗。军娃倒是因此受了益,在姐夫们的怂恿下,他第一次亲了新媳妇,或者说是新媳妇当众亲了他。军娃又一次体会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要不是人多闹哄哄的来不及,说什么也得细细品味那种倏一下过电的感觉,真有意思,怪不得电视里动不动就那么一下。

酒一桌一桌满着,蒙着塑料布的菜一道一道上着。这时候的娃娃们都安静下来,吸溜着鼻涕大口大口嚼菜,不像刚才,嘴里含着糖块,咯拉一声顶在左腮帮,咯拉一声捣在右腮帮,瞪着眼睛东张西望。这样的热闹场面光有说笑声是不够的,还应该有歌声,但唱歌的不是女人。男人们劝酒行令都要唱“烂席片”。“烂席片”寓言随便扯,调是现成的,词是根据当时的情境即兴添上的,类似于爬山调,满汉调,类似于鄂尔多斯民歌,类似于信天游。

全生把碗扣在桌上,拿筷子敲了个点儿,清清嗓子就唱起来:

军娃的媳妇娶到家,

满仓嫂乐得开了花。

红个嘟嘟的嘴唇唇整天价笑,

就咧成个老汉的大裤腰。

人们哄堂大笑,满仓老伴就骂全生:“这个灰东西,又嚼蛆了。”大家就说,不嚼蛆、不嚼蛆、今儿个你不高兴谁高兴?全生再来一段段,这盅子都啁了!

全生又唱:

大黄风刮得人好心慌

军娃媳妇娶自癞疮江

人家娃娃妈家远(哎嗨嗨)

军娃你可得热接点

好、好这盅子也啁了,轮下一个。

下一个是军娃的二舅,敲着眼前盛鱼的铁盘沿儿张口就来:

春起家爱刮个大黄风

再刮风也该给哥哥留下个门

哥哥我想你已三天(哎嗨嗨)

白天想你疙梁梁上转

黑了想你灯花花乱

啁了、啁了、下一个,军娃的三姑夫就唱道:

白肚肚手巾按眉眉罩(吆吆)

妹妹见了我偷眼眼笑

这桌唱得红红火火,西隔壁铁柱嫂的炕上“烂席片”也在进行。他大姐夫喝得脸红脖子粗,仄棱着眼睛瞟他的三小姨子:

美酒是那五谷水

先软胳膊后软腿

软腿软胳膊不能动

干看见眼前晃荡个大美人

辣椒就不答应了:“这个老东西喝多了,干脆把他灌爬下。”军娃听他三姐这么说,站起来就把他大姐夫抱住了,另一个叫继生的叔伯小舅子捏着鼻子就要灌。这会就看出了军娃的与众不同,按理说,今天的新郎顾不上坐席,喝酒,乱打闹。要满酒,要遭人耍笑,要照顾新亲,要关怀新娘,就是安排了新郎的席位也没心思坐席。军娃不然,平时他是捞不到一个把他当主角的机会的。今天他可是出尽了风头,到处有人喊他的名,到处有人把他抬举到前头,就说和姐夫们坐在一块喝一盅吧,在平时也是不多的,三个姐夫和他老大坐一起可以边喝酒边叨拉,军娃一坐了桌前,他大就把他打发远了。

看两个喝成二百五的小舅子要动粗的,他大姐忙过来解围:“继生,可不能瞎灌,你大姐夫有毛病,不能多喝,明儿一早还得骑摩托回去,可不能把他灌多了,”又剜军娃一眼,“还不去看看你媳妇儿?”

对了,是得去看看媳妇,我咋忘了媳妇多会儿走的。军娃晃晃悠悠推开门,扑面的黄风吹得他脚下像驾了云。推开新房的门,二姐正陪新媳妇坐着,酒壮了军娃的胆,当着二姐的面,军娃过去就把媳妇抱住了。军娃用了好大个劲儿,就怕媳妇乱扑楞,没想到媳妇乖得很,软软儿的就倚在他怀里了,慌得他二姐忙往外走。军娃乐呵呵地把媳妇抱到炕沿上,媳妇就主动亲了军娃的脸。军娃的手咔嚓一下就从媳妇的领口往里伸,可惜媳妇穿得太多,手伸到了秋衣外就被媳妇拽出来了。但对军娃来说已好满足好刺激了,比铁柱嫂子那松皮耷拉的强多了。

媳妇拉着军娃的手撒娇说:“我想尿尿。”军娃睁大眼睛说:“啊呀,我……我可算听懂你的话了,这……这不是说得好好儿的?尿哇尿哇,我给你拿盆盆。”

媳妇就说了,大白天的,这么多客人我连你们家那男女不分的茅房也不敢上,还想在家尿?

军娃就问,那往哪尿?媳妇说,树林林里。军娃就想说得问问他妈,还没等说,媳妇就又亲他脸,军娃就痛快地答应了:“我跟你去,平……平时我也去树林林里拉。”

媳妇就拉了军娃的手,大大方方走出去。老满仓开了西屋的门,伸出头问:“你们去哪个呀?”军娃说“尿尿。”屋里的人又哄笑起来,有人就说,没等怎样了,老公公就关心儿媳妇尿尿,哈哈哈。

喜宴已进行了三个多钟头,女人娃娃们吃完最后上的大烩菜,写着红喜字的馍馍,大都撤了。女人们要回家喂猪,圈羊,娃娃们可没耐心老听他们唱烂席片,震天动地吆喝六六六,五魁手。

还不到四点,天却已像到了傍晚,大黄风变成了大红风,屋里的灯都开着,烟雾蒸腾,满地烟头头。老满仓望望窗外自语道,军娃和他媳妇呢?没人达理他,这几桌男人要喝死了。

快一个钟头了,军娃还没回来,老满仓心里像浇了烧酒。他站起来去东隔壁,没有;去西隔壁,没有。

军娃媳妇跑了,军娃也跟着跑了。

所有喝酒的男人和不喝酒的女人都吓傻了,天渐渐黑下来,大黄风在树林里打着唿哨呜呜怪叫。

随后的事大家已经猜到了,小村的人顶着大黄风漫山遍野找媳妇。奇怪的是,军娃也不见了,也跟着媳妇跑了。

几天以后,小村肃静下来,风虽还在刮,已变成了米色。乔满仓家只剩了满仓老头一个人勉强看家喂牲口,老伴那天夜里就不醒人事了,被三个姑娘拉到了旗医院,三个女婿还在满世界找人。满仓老汉躺在冰凉的炕上看那四十瓦的灯泡映在房顶上一圈一圈的纹,反复想,军娃呢?那天夜里,满仓迷迷糊糊就做了个梦,梦见军娃喊他大,说要衣裳穿,冷得不行。

第二天,满仓就去邻村找阴阳二则先生算卦。那个姓詹的二则先生切算了一番,就说:“你们结婚典礼也不来择个日子,哪能想做甚就做甚?三月十六阎王爷娶三重孙媳妇,你们和人家争路了。到井里头寻寻哇。”

满仓虽有心理准备,听了詹二则的话还是吓得心都抽成个核桃了。

三个女婿就在井边转悠,前梁后坡的田野里分布着几十眼人工掏的井。后山十年九旱,靠天吃饭,**就号召大家挖井浇地。农民一边挖井一边开玩笑说,胡掏井嘛,有水没水胡乱地掏井。

好不容易等了个晴天,人们拿了镜子把太阳光反射到井里,找到第九眼井时,找到了军娃。

捞上来,军娃的脑袋像斗一样大,胸前还别着新郎的红缎子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小村组图》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喜宴》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