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皇城凤尊 [书号154269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十三章 亲人相见泪潸然

《皇城凤尊》 清春请你喝杯酒/著, 本章共2140字, 更新于: 2016-01-04 11:59

次日下午,阿棋为方溪打理着发髻,插上一根翡翠色玉簪,问道:“小姐,今儿还去御书房吗?”。

“今儿去永祥宫德妃娘娘那儿,就不去御书房了。”方溪对着铜镜理理发丝,继续道:“也不知她找我能有什么事。”

“听说德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关系不错,小姐住在淑妃娘娘这儿,德妃娘娘莫不是寻小姐的不是来了?”

方溪站起来道:“我看不像是,德妃娘娘看起来和善着呢。走吧。”说罢便向外走去。

永祥宫离钟醉宫有些远,方溪小心地走,远远看见有人过来便先躲起来,一路倒也无事,倒是惹得阿棋有些不满:“小姐,咱们何必躲躲藏藏的,阿棋真是替小姐打抱不平。”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遇上哪个贵人,更是麻烦。”方溪轻笑道:“好啦,我又不觉得委屈。”

“小姐,那个人可是表小姐?”远远又看见几人,阿棋惊讶道。

方溪顺眼看过去,隐隐约约是有几名女子结伴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人,可不就是谢瑶,即便是隔得这么远,还是一眼能认出来,因为她的穿着实在是艳丽的很。

方溪看着谢瑶,心下怒火喷涌,却是暗道一声倒霉,拉着阿棋又要躲起来。

“小姐,三公主也在里面呢。”

“嘘!别说话。”

方溪屈身站进旁边的石缝里,看着她们由远及近,除去奴婢打扮的,主子约么是四人,其中三人方溪都是见过的。

方溪暗暗祈祷她们快些过去,是真不想与她们‘狭路相逢’。

“三公主,昨日宴会上您那一舞当真是翩若惊鸿,我们都看呆了呢。”一女子着一袭白衣,腰间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身段窈窕,笑起来脸颊上现出两个梨涡,这便是丞相的小女,名唤屈白恬。

林灵犀也在内,她秀眉一促,道:“听说昨日席间也有蒙人的使者,他们这次来是为联姻的。”

“联姻?!”谢瑶惊得大叫出声:“蒙人生长于草原,无瓦遮,无水饮,整日毛皮加身,就这般还想和我清和联姻?”

“昨日,本宫也不知蒙人在席间,否则也是断断不会去舞的,实在是太过冒险了。”三公主顾舒眉也是心有余悸,她摸摸胸口道:“听得蒙人粗鄙异常,好战善斗,实在可怕。”

白衣女子安慰道:“都知道蒙人如此,谁又愿意去那等地方,三公主乃是我清和的福气,圣上也是不会舍得的。”

顾舒眉佯装微怒道:“胡说,谁是清和福气,让有心人听到又该嚼那舌根子了。”

“嘻嘻~~三公主可不要生气,咱们呐,是自己人说说,谁又和外人讲去……”

一行人渐渐走远,方溪才从石缝里出来,整理一下衣裙便抬脚去了永祥宫。

“麻烦通报一下,钟醉宫的方溪来给娘娘请安。”

昨日还是中秋,永祥宫门前却无任何装饰,素素淡淡的,平添一丝荒凉。

方溪到的时候,一个小太监立在门外,听得方溪的话,进去通报过后,道:“请姑娘进去。”

方溪进了永祥宫,看这宫里的样子倒还不如钟醉宫,冷冷清清的,便直接进去大厅,看见德妃娘娘正倚在榻上假寐。

德妃缓缓睁开眼,朝方溪那瞄了一眼,向后摆摆手,身后的宫女小革便退下了。方溪也让阿棋退下,屋内便只剩下两人。

“来,本宫给你看样东西。”德妃走至旁边一侧,取出一个画轴,唤方溪过去。

方溪看那画轴已有些年月,微微有些泛黄。她仔细看着德妃一点一点打开,一名明艳女子跃然眼前。

她着一身月白衣,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无名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大大的琉璃眼睛闪闪发亮如黑耀石般的眸开阂间瞬逝殊璃.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一头秀发轻挽银玉紫月簪,恍若倾城,似是飘然如仙。

方溪知道,这就是淑妃娘娘,长得这般倾国倾城。

“你长得和她真像。”

德妃看着这幅画,眼里满是眷恋:“圣上对别人好,本宫也许会嫉妒,但圣上对她好,本宫无丝毫怨言。她总是唤本宫‘姐姐’,总是来本宫这里陪我解闷,她明明身体也是不好的……”

方溪亦是呆呆地看着画上女子,她的眉眼,她的红唇,她的玉指……

方溪只是感觉德妃的声音从遥远的山谷传来,模糊不清,却能清晰的感觉到画中女子此时的幸福。

“你到底是谁?”德妃直直的看着方溪,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颤抖。

方溪依旧紧紧锁住那女子,潸然泪下,轻声唤道:“娘亲,娘亲……”

“我是她的孩子,我是她的孩子啊……”

从一开始,方溪都不愿意将淑妃娘娘当做自己的娘,即便三公主顾舒眉跟她讲淑妃有多思念她,即便圣上跟她说淑妃如何为她争取那些富贵荣华。这个女人,她不曾给过她任何温暖和爱,却为她争取那些她从不奢望的富华!

可此时方溪看到了那个在梦里都会出现的影子,也许是亲情使然,也许是压抑太过,方溪终于承认了她的委屈和不满,她的坚持在这一刻崩塌。

德妃收起画卷,轻道:“这是她年轻的样子。她曾经跟本宫说,她遗失了一个孩子,若是孩子能找到,求本宫将这幅画交给她,让她知道她的娘亲,永远是爱她的……”

德妃叹一口气,继续道:“既然你来了,就给你吧。”

方溪双手接过画轴,哽咽道:“谢谢德妃娘娘。”

“宫里的女人,都是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