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皇城凤尊 [书号154269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章 皇宫富华生仇怨

《皇城凤尊》 清春请你喝杯酒/著, 本章共2260字, 更新于: 2015-12-17 14:58

“姑娘,下来吧。”这是苏达苏公公的声音。

阿棋撩开车帘,先一步跳下马车。方溪也跟着走出马车,在阿棋的搀扶中下来。抬眼向四周看去,她们已经在皇城内了。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饰,只一眼,便让人望而生畏,却又心生向往。

多少人穷极一生,就是为了能在这条道上走上一遭。

方溪收回目光缓过神来,眼睛里是一片平静。她轻轻拉一下旁边怔住的阿棋,垂首等着苏公公吩咐。

苏达看着这个初入皇宫的小姑娘,竟没有被皇宫恢弘大气的气势震住,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心头一抹赞赏。

他尖着嗓子说道:“圣上吩咐,先将姑娘安置在钟醉宫瑞宇轩。姑娘,请上轿吧。”

又有一顶小轿移过来,小轿是红棕色的,四周垂下金色的流速,同色的帘子被一个小太监撩起。

方溪向苏达行一礼道:“苏公公,方溪有一事想问问。”

“何事?”

“方溪会在宫里呆到什么时候,苏公公可知道?”

“这个咱家就不知道了,还需要请示圣上。”苏达本也只是一个小总管,圣上的心思他自是接触不到的。

方溪本也不抱希望,只是试探性地问问。她也不再言语,便上了旁边的小轿,小太监合上帘子,四个小太监抬着小轿,阿棋走在一侧,几人沿着一条小道走去。

坐在轿里的方溪随着小轿轻轻晃着,她抬手撩开一侧的帘子,便看见高余八米的围墙内,隐隐显露出来的宫殿琉璃色的瓦片,朱红色的木质高柱上栩栩如生的巨龙盘旋而上,顶端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好一个龙戏珠。宫殿一角,或是龙凤造型,或是海马造型的宫殿背脊,吉祥,威严,雄伟壮丽。在宫殿外的小道上行走的他们,在这些雄伟的建筑面前是如此渺小。

方溪看了一会儿便撂下帘子,现在身在皇宫里,一切都已经是身不由己。

小轿行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方溪坐在里面已经有些困乏,眼睛一张一合的似乎要闭上。

“你们是什么人,见了娘娘怎么也不行礼?!”

小轿明显一颤,便被放在了地上,只听见外面的四个小太监惊悚的声音道:“奴才见过文嫔娘娘。”

一阵沉默后,方才说话的女声又道:“这轿子里坐的是哪位小主?怎么见了嫔位的娘娘也不知道出来行个礼?”

阿棋有些着急,她“扑通”一声跪下,声音已经有些打颤:“奴婢是……奴婢是……”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你的主子倒是神气的很,竟是还不出来?!”

方溪知道这怕是进入了后宫,遇上皇上的哪个妃子了。她撩起帘子走了出来,看见左侧方一顶极为华丽的轿子上,一个神态清闲的年轻女子睥睨着她的方向,轿子下方,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正面露不悦。

方溪知道,入了皇宫,不管是遇上哪位,她这个来自民间的女子都是需要行礼问好的。于是轻轻屈膝,两手交叠道:“民女方溪,见过文嫔娘娘。”方才听到太监们这么喊,应是没错的。方溪保持着姿势站着,一会儿也没听见要她起身的声音,她抬头看看,轿子上的文嫔娘娘正环顾四周,压根就没看她。

方溪径自直起身子,那个宫女又不满道:“娘娘没让你起,竟自己起来了!好大的胆子!”

这明显是示威的,方溪也不在意,她看向文嫔娘娘,问道:“娘娘可是还有事?”

轿上的文嫔娘娘正是最近得盛宠的文容儿,几日前经选秀进宫,年方十八岁,甚得皇上的喜爱,短短几日便越级成为嫔级。她看着方溪清丽的面庞和柔弱的身段,便以为这是皇上新纳的哪位小主,看着方溪自是不顺眼,口上也是不客气:“本宫还没准你起身呢,你可知?”

“方溪方才一时没站稳,怕跌倒惊吓了娘娘,所以先站起来了。”

“呦,这张小嘴倒是能言善辩的很。我给你出个主意如何?保准你摔不到。”

“听娘娘吩咐。”

“跪下便是。”

听这文嫔娘娘语气不善,方溪就知道必定不那么容易过去,话没说两句,竟是直接让她跪下。方溪还没出声,旁边跪着的阿棋倒是先一步出声:“娘娘,奴婢替小姐下跪,请娘娘饶了小姐。”

那个宫女打扮的女子名小芬,她凌厉道:“大胆!哪有你说话的份。”

轿上的文荣儿轻轻抚摸一下鲜艳的指甲扣,看着方溪道:“掌嘴便是。”

宫女小芬便上前,一巴掌扇在阿棋脸上,抬手又是一巴掌。阿棋的脸瞬时红肿起来,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

方溪站在那儿,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忍心,但她强装镇定道:“娘娘,是方溪不懂事,方溪给娘娘赔罪。”双膝一曲,便跪了下来。

文荣儿只不过是想给方溪一个下马威,目的达成,她也不再这儿浪费时间,红唇轻启道:“在这儿宫里,可不比民间那么自在。咱们走吧,皇上还等着呢。”

文荣儿一行人便缓缓远去,只剩下跪下的六人,待她走远后,方才站起来。

“小姐,她已经走了,您该起来了。”阿棋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要去扶还在那里跪着的方溪。方溪仍是没动,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地面上的琉璃说道:“阿棋,你知道为什么被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