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皇城凤尊 [书号154269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三章 泪水化解暴怒狮

《皇城凤尊》 清春请你喝杯酒/著, 本章共2062字, 更新于: 2015-12-08 18:35

送走阿培,方溪站在侯府门口徘徊,进去后该如何解释这两日未归的事呢,真是麻烦的事,若是没人注意到就好了。方溪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便走上前去。

守门的小厮看到是方溪,匆忙将方溪迎进去,边走边道“:大少爷说,小姐回来后直接去见他。”

方溪也不诧异,自己两日未去伺候林凌安了,这位大少爷定是要找找她的,见不到她,定以为她偷偷溜出去了。但愿林凌安别因为这事,将她撵出去才好。

方溪也没回听雨台,直接便向桐华台走去。路过一处假山,远远看到一个与她年岁差不多的小姑娘在和一个丫鬟打扮的人踢毽球,约么那就是夫人谢氏的第二个女儿,侯府二小姐林灵颜了。那活泼的样子真是讨喜,方溪定下看了一阵,方才继续走。

桐华台一向安静。方溪站在院门口,轻唤道:“阿桐?”

阿桐立刻就跑出来,看清是方溪,着急道:“方小姐这几日去哪里了,少爷等着见你呢。”说罢就带领方溪进去了。

阿桐直接将方溪带至书房就退下了。方溪抬手敲门,里面传来林凌安极度不耐的声音:“阿桐,有何事来打扰我?”

方溪听这声音就知道林凌安明显是心情极差,要不先回去,过一阵再来?这也只能是想想,方溪一个小丫鬟还真没胆量那么做。她极度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少爷,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凌安打断:“还不赶快滚进来!”就像一头豹子的怒吼,方溪甚至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方溪暗暗给自己打气,轻轻推开门,就看见林凌安坐在桌前低着头,身前是一本书。方溪心里腹诽,这个大少爷还真是爱习文,经常一个人在书房读书呢。

“把门关上!”明显压抑的愤怒。

方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是有两日没来服侍他了,但也用不着气成这样吧,实在是不能理解。

林凌安当然也不是因为方溪没来服侍他才生的气,这个死丫头,竟然偷跑出去几日未归!

昨日他使人去唤方溪,她的那个小丫鬟便说她生病了,暂时不方便来服侍他。他出于好心,去听雨台看她,愣是被那个丫鬟拦着说不方便。他便闯进去,却压根就没看见人,才得知方溪这死丫头已经一日未归!

现在她回来了,一定得好好跟她立立规矩,侯府,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想到这儿,林凌安就恨不能像以前一样,让人将她拉下去,撵出去。可他觉得将她撵出去太过便宜她了,他要等她回来,狠狠的教训她一顿!

听到方溪关上门的声音,林凌安抬头看过去,见方溪身上着白色衣衫,眼里闪过一抹赞赏,嘴上可没客气一些,他轻佻嘴角,怒视方溪道:“这几日哪去了?”

方溪早就想好对策了,只见她先是随着林凌安的话抖了一下,表现出害怕,接着便眼角含泪的看着林凌安,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两只小手搅在一起,声音里已带上几丝哭腔。

“大少爷……那日我回了听雨台后,想到大少爷上次的救命之恩,便想去街上买些布料绣个荷包给少爷,谁知……谁知,竟遇到三个地痞,将我迷昏了。我今早才醒过来。一个大户人家将我救了……”一番话说得似真似假。看方溪哭的梨花带雨,林凌安一时也难辨真假,若真是差点被拐卖,再骂她也实在是太可怜了些。

林凌安发脾气是常事,看着小姑娘在面前哭,安慰她倒是从来没有过得事。他不耐烦道:“别哭了,本少爷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方溪一抽一抽的,不敢再使劲装哭,她用手狠抹一把眼泪,哽咽道:“谢大少爷。”样子实在是……可怜的不行。

林凌安挥挥手:“赶紧回去,收拾妥当再来找我。”

方溪抽抽噎噎的告退,走至门外,迅速收起眼泪,心里嘿嘿一笑,这么简单就过关了,原来林凌安也是有弱点的,以后可不可以用这一招来对付他呢。

待方溪走后,林凌安坐不住了,喊进来阿培道:“去查查前日是哪几个掳了方小姐,全部给我好好教训教训!”

那几个小混混本来也没得逞,实在是太倒霉了些。

方溪离开桐华台,走在回听雨台的路上,这还没回到听雨台呢,就看见了翘首以待的阿棋。这丫头,难道一直都在这儿站着?

方溪抬手冲阿棋招招,开心的唤道:“阿棋,我回来了。”

阿棋看见了方溪,风一般的跑过来,满脸担忧的看着方溪,围着她转了一圈,嘴里念叨着:“小姐,这两日你哪里去了,奴婢还以为你走了,不会来了呢。”

“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方溪睁着大眼让阿棋好好看看,玩笑的说:“阿棋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舍得走呢。走,咱回去吧”。

阿棋也是被林凌安那日的样子吓着了,她叽叽喳喳地在方溪耳边讲述那日发生的事,没了还拍拍胸脯,很是夸张的说:“小姐,幸好你回来了,否则大少爷就要剥了奴婢的皮了。”“大少爷对您真好,从不见他这般担心过别人呢。”

方溪扑哧笑出来,伸出手指指着自己问:“担心?”

“对啊,阿桐这两日老往这边跑,奴婢估么着,就是大少爷让看看您回来没有的。”

“大少爷方才还要训斥我呢,被我机智地躲了过去。这可不是担心,估么着,是怕我跑了。”

“奴婢可从未见过大少爷对别人这么上心呢。”

两人谈话间就已经进到听雨台了,方溪也实在是有些累了,她坐在软榻上,看着忙着为她打水梳洗的阿棋,心下感动,这个小丫头,真是善良又可爱:“阿棋,你以后不要老是奴婢奴婢的,我听着不习惯。”自己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