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皇城凤尊 [书号154269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京城人心是非多

《皇城凤尊》 清春请你喝杯酒/著, 本章共2115字, 更新于: 2015-12-04 08:31

方溪过了半个月才启程。

轻轻的落锁,缓缓地抬头,注视着生活了十二年的家,深深吸一口气,方溪整理一下背在肩上的行李,目光坚定的转过头,瘦弱的身形说不出的萧索。

去向村长辞别,和关心她的村民辞别,在大家不解和担忧的目光中,迎着和爹去世那日一样的清晨,朝阳微露,晴朗无云,带着爹的嘱咐,带着爹的积蓄和玉佩,方溪踏上了去京城的路。

身穿淡绿色棉布衣裙,头顶双丫髻,额前几丝碎发,两缕头发沿肩膀垂下,圆眼大睁,嘴唇微抿,身形尚小,独自一人出现在京城繁荣的街道上,正是方溪。

村里热心的大爷用牛车载着她到了县上,看着陌生的人和环境,方溪有些打怵,央求大爷将她送至京城外。赶路两天,夜宿小客栈,一路牛车由颠簸到平稳,方溪开心的哼着小调:“山下路边野花香……”

“溪丫头,到了京城,不比咱们乡下,你自己小心点。实在不行就回去,你爹虽然不在了,俺们都能照顾你”赶车的大爷好心道,孤身一人,还是个小姑娘,实在是不知道凶险,他有些担心。

“谢谢李大爷,等我办完事,就回去。”方溪自然是不能回去的,她也很感谢老人的善意提醒,从身上翻出荷包,多拿了几个铜板出来:“大爷,就到这吧,这两天辛苦您了”。

“溪丫头,这你就见外了不是,你自己要多些银钱傍身才是,我这就回去了。”

方溪执意把铜板塞给李大福,李大福也执拗,就是不要:“丫头,我以后还来,再见到你的时候,再给也是一样的。进去就是京城,人心险恶,银钱万万不可外露啊”。

方溪到底还是没能把车费给李大福,看着李大福消失的身影,心里突然有了些胆怯,自己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抬头看着城墙上“上京城”三个大字,方溪想到了爹的话,想到了从床下挖出的玉佩,色泽鲜亮,通透水灵,丝毫没有因为潮湿的环境受到影响,必然是上等和田玉。爹断断续续地声音里,慧珍……见圣上……皇上?当今皇上?!方溪不是没想到过这种可能,每每想到皇上,就立刻否定了这种假设。爹是要她去找皇上吗?可见到皇上,这实在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看看恢弘**的城墙,代表清和王朝的旗帜正在高墙上飘扬。城门口严格把关的士兵,或进或出的人,大家都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忙碌着。

自己一个人而已,怕什么呢!

方溪不再犹豫,抬脚向城门走去。左不过是一死而已,爹交代的事,必然是要做到的。爹说见圣上,她就要去见圣上,一定要!

京城,天子脚下,自然生活富足安康。行人鲜少有村里男人那般卷起裤脚,大汗淋漓,也不似村里妇人那般衣着朴实,农妇多以灰色,少女多以浅色为主。走在街上的男男女女,着实体现出清和王朝的繁华:男子多是棉布,但却比方溪身上的好很多,女子多是丝绸,颜色亮丽,款式新颖,发型更是方溪没有见过的。

好奇的看着这一切,方溪一时竟忘记了自己处在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上。

“小姑娘快闪一边去,快!快!”只听见路旁的提醒,还没回过神来,方溪便被粗鲁的推倒在地。

“不要命了!还不赶紧滚!”

慌乱的趴在地上一时没动,方溪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视线之内,只见一双男子的短靴,黑色,一尘不染。朝上便是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月牙白色玉带。再就是一张刚毅的脸和一双明显不耐的眼睛。

一辆马车疾驰而过,碾过刚刚方溪站过的地方,方溪方才醒悟过来,原来是救命之恩。

回过神来的方溪迅速爬起来,拍一拍身上的灰尘,朝男子微微一福:“谢公子搭救之恩”。虽然男子的语言难听了些,到底还是帮了她,是非好歹方溪还是分得清的。

“下次自己多注意点,可不是每次都有人救你。”

一句话落在方溪心头,犹如醍醐灌顶,现在孑身一人,能依靠的原也只是自己。还没完成爹交代的事,万万不能就这样死了。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

男子低头只看见女子的头顶,头发上没有什么头饰,衣着朴素倒也干净,刚才她随他的一句话身子抖了一下,他清楚的感觉到这名女子,不,是小姑娘的背是不是比刚才直了一些?没有再训斥她,他转头就走。

等方溪再次抬起头,哪里还有刚才的人影。重重的叹一口气,方溪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好衣服没弄坏。

在街边站了一会儿后,方溪便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头打起小算盘:京城物价高,客栈估计也住不了几日,要先在这里安定下来再作打算,可做什么呢?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不觉再叹一口气:要是长大点就好了。

肚子咕噜噜的响了,方溪买个热腾腾的包子边走边吃着。一个小姑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关键是长相甜美可爱,不想引人注意都不行!

“小姑娘,怎么拿着包袱呢,去哪儿啊?”来人是四十左右的妇人,浓厚的脂粉气息,发丝整齐的盘起,头戴闪亮的金簪,随着说话还晃来晃去,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方溪。

方溪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直都在方之凌的爱护下长大,但她聪明敏锐,看见妇人的装扮,闻见味道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然是警铃大作,很是甜蜜的冲妇人一笑道:“大娘,我爹让我在这一块儿等等他,他去收账了,不方便带我去。”顿了顿问道:“大娘叫我有事吗?”

来人是红楼的文妈妈,敢这么上前搭话,自是跟踪了有一会儿了,自然不相信刚才就一个人的小姑娘会有大人陪伴,这么标志的女娃娃,呵呵,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