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仙话奇缘 [书号153419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一章 风云变幻,入梦神机

《仙话奇缘》 献上你的乃/著, 本章共6061字, 更新于: 2015-12-10 09:52

乔姝台上,金石丝竹之声,轻歌曼舞之妙,让身处其中者沉迷流连,不知时辰,不知不觉的中晚宴就已经过去大半。

湖小夭看着席座上渐入醉境的宾客们便想起了九重天界的仙宴,除了排场不及仙界的万分之一,但这尤生梦死,纸醉金迷的场景倒是如出一辙!深吸口气,朝着付长安所在的桌案走去。

付长安见她回来,颇为激动的道: “姐姐,你怎么走了那么久?生生错过了两场好戏!”

湖小夭看了眼旁边空空的两个案桌,然后給付长安斟酒,“什么戏?”

付长安道,“开始的时候有个傻瓜上去献宝,结果献错了人!”

湖小夭眉眼一台,心中已然明白,可又不想扰了付长安的兴致,“献错了人?”

“对呀,姐姐,原来那个招亲的小公主简若没有来,来的是大公主简漪,可他没搞清楚,就跑上去大献辛勤,在一通天花乱坠的赞美之后,被那个大公主一脚踹翻在地!” ,付长安声色并貌的说着,湖小夭虽然早知道场上无简若小美人,但听得这事儿还是忍不住扑哧一笑,青丘大公主果然没有负她暴力公主之名,想起付长安说的是两场好戏,然后问,“还有呢?”

“还有?”,付长安靠近湖小夭眼神示意她往中央之前的空位置看去,而那里已经有人落座,那人她认识,而且记忆深刻。

“姐姐你没有注意到……,姐姐,你知……他是从天上御剑而来的,……不准飞的吗?” ,座席上的那副面孔让湖小夭没有心思再去听付长安讲话。付长安说完后见湖小夭看着那边发呆,便推了她一下,“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啊?”

湖小夭回过神,道:“算认识!”,说完便低下头,不再言语。虽然那天醒来听了石余的话,但湖小夭仍然不确定吴言对她而言是到底是刽子手,还是救命恩人?想问,但是不可能去问。吴言这个为人心思缜密,做事手段雷霆,上次有无极玉在身才躲过一劫,这次很容易就会被看穿妖身,若发生意外肯定别想逃。

场中站了一个金发翎羽的公子,湖小夭瞅了眼,看那身花色估计是只彩鸟,没怎么在意,低头去拿鸡腿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他,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听他言,“在下兮霄,代表天界三重仙林凤凰一族前来恭贺青丘之主,祝您你得佳婿,儿孙满堂!在送上族中珍品:五彩双飞金缕羽衣,还请笑纳!”

国主简志见那羽衣色彩斑斓,神光闪耀,实数罕品,笑着接纳。

兮霄再言,“素闻青丘狐族之长,有晁圣之心,鸿言之志,治国之大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简志听到褒奖,乐的哈哈大笑,甚是开心。

这边的付长安听得糊涂,“姐姐,晁圣是谁?鸿言又是谁?那兮霄对国王怎么不大礼?称呼更是不敬!”

一旁一直安静的薛女秋兮开口说话,“一个是仙,一个是妖,行什么礼?”,付长安惊讶,“妖?不是狐仙吗?青丘国住的都是狐仙啊……” 。

薛女秋兮冷眼,颇有鄙视意味的道:“你从哪里听的?” ,付长安一点没放在心上,“牛大伯说的,他可是我们村……!”

湖小夭皱眉,打断他的话,“以后这种民间故事,还是少听为好!”

“哦……”

“哎呀,我上辈子要做多少孽?这辈子才能够遇到你!”,琉紫扶着大醉的楚瑜回到座席,他此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忍不住抱怨。

楚瑜被扔在案桌,嗅到觞酒豆肉的他跟狗一样的寻猎物,不一会儿便准确的找到了酒杯子,一饮而下。

国王简志的声音传入耳中, “好,那就尽力满足兮霄公子的请求,刚好本王也想见识一下商公子的风采!”

湖小夭的预感再次灵验。

简志对一旁的老侍者道,“那就请商公子吧!”,老侍者的公鸡嗓子开嚎,“有请南方鬼界商珧衣,商公子!”

付长安的鸡肉还未送进嘴里听到声音便愣在那里,不安看着四周那一道道注视的目光,不知道如何去做,看向湖小夭。

湖小夭低身道,“公子,在场的贵人想听琴,那你就弹奏一曲!”,这道坎迟早都要过去,还不如早过。

付长安急忙点头, “嗯,好……”

琴在身侧,付长安眉头浅锁,不知道晏龙琴要弹奏出何曲,才能让在场所有人信服,而湖小夭也正为此事所困。

这时,旁桌传来酒壶打翻在地的声音,楚瑜急慌的大喊一声,“狐儿…不要走!”,之后他抱着一个酒瓶子又亲又摸,在众目睽睽之下演绎一个到了发情期,春心难抑的牡丹花仙男,“狐儿,你真美,美的像一场梦!”,

湖小夭听了话语中的玄外之心,眼睛一亮。嘴角微扬,从容接过晏龙琴,示意付长安上场,然后低首跟着他走到场中。

付长安与简直一番对话之后,侍者抬来一方案桌,付长安坐在桌前,抬手、指却久而未下。

众人皆以为他在酝酿,都瞪大眼睛等着,想看一会儿琴声响起会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湖小夭想起了白酒曾经写的一首诗,高声念道:

山河风云变幻曲,

玉蝶引谁看今生。

不入黄泉心难死,

一曲半调惊梦人!

湖小夭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这几句话付长安能否明白,但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已经别无他法,只能赌一下。

付长安听完后,指尖慢慢靠近琴弦!

一声起,琴音如碧波散开,悦耳却平淡无奇,二声起,琴调空谷扬声,挑动心思,三声起,……

琴声继续,曲调虽悠扬婉转,但听下来却让期望颇高的宾客失望,琴艺虽流畅,却丝毫谈不上引人入胜。

众人听着听着纷纷都失了兴趣,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把原本的主角变成了一道可有可无的风景!

时光一点点的流逝,俏俏的走,然后又俏俏的来,琴声优雅的穿梭其中,带起一阵微风,和着风里的些许暖意,似乎每个人都成了唯一的主角。

湖小夭只觉得周围很静,像身处幽篁深处,可听针落,慢慢抬头,发现周围的一切已经静止!只有一个人无比熟悉的仙坐在不远处的案桌上,喝着酒,看着她。湖小夭眉头一皱,朝他走去,“山葫芦,这是怎么回事儿?”

白酒面无表情,瞅了眼四下,“想不通吗?怎么遇到我就变得如此蠢頓!”

“什么意思?”

“我入了你的梦!”

“什么?”,湖小夭感觉这该算是一个晴天霹雳。白酒曾说他所作的引梦曲能让听者见到心中所想之人, “我跟你?不会吧?”

湖小夭十万个不愿相信,转头见白酒一本正经的抬手拒绝,显然他对于这个结果也很不赞同,“放心,我不喜欢你这种没羞没噪没样貌的,不会跟你有那种感觉!”,看了眼倒在案桌上的楚瑜,“你也看到了,他倒在那里跟死猪一样,怎么可能那么清醒的现在你的面前!所以只是你心底强烈的意识让晏龙琴引唤他的理智,也就是我,来见你!”

湖小夭知道楚瑜就是白酒,可白酒刚才的却话绕晕了她,懒得思考,“太复杂,那你到底是不是酒酒?”

白酒傲慢的甩了她一个白眼,然后鄙视道, “真是废话,当然是了,唉……你的理智遇上我,就是瞬间被碾压的命!”

湖小夭看着今日的白酒就想要抽他一顿,只可惜不是时候,“你不要废话,我有好多事问你!”

“你怎么不喊我酒酒?”

湖小夭忍气,这个时候计较这些,“我问你,你到青丘来,是不是来帮我的?”

白酒道:“不叫酒酒不回答!”

“你……”,白酒的理智实在是太讨厌,可为了大局,湖小夭再忍,“酒酒……!”

白酒头一斜, “可以回答!”,一屁股坐回酒桌,喝了一大口,开了金口,“答案一:他是从洗面山出发先到了九华,然后从九华山狂奔到这里,答案二:他是来帮你的!”

“去九华山干嘛?”

“为了帮你!”

“我是问你为什么去九华山?”

“说了,为了帮你啊!”

“白酒,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很讨厌。”

“那你知不知道我觉得你一直很讨厌!其实他一直很关注你在人间的生活,至于原因,理智无法回答!所以你丢失无极玉,平遥城河边多管闲事,还有救那个紫魂的事情,他都知道!只是我一直阻止他出手救你,一半是身份背负的那一大堆牵扯,还有一半就是我讨厌你!可那个家伙最后还是违抗了我的意思,还帮你找无极玉的下落!”

白酒的理智此时十分愤怒,湖小夭听了却觉得不对,“无极玉不是在千姬景图手里?他干嘛还去九华山?”

白酒的理智摇摇头,“不确定!”

“什么?”

“观世镜能看到过去和正在发生的事情,那其实也是一种记忆,但谁拿走无极玉却是一片空白!所以答案是不确定!”

“怎么可能?”

观世镜中看不到,那就意味着记忆不存在,“那其它人的记忆呢,千姬景图,白骨精,还有之后在我身边的吴言?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对……”

原本安静的世界忽然开始晃动,湖小夭一个没站稳,一头载进白酒的怀里,白酒理智极度痛苦的道:“哦,天啦,居然抱了我讨厌的女人,不开心!”,此时的湖小夭才不管他开不开心,站起身慌乱的问:“山葫芦,怎么回事?”

“好讨厌的外号!”,白酒言自语的抱怨完后,智苦大仇深的目视前方,恨声道:“完了,那小子跑调了!”

湖小夭有些急,忙问,“跑调?那怎么办?会怎么样?本姑娘不想死在这儿,死山葫芦,臭山葫芦,都是你的错,你要对我负责!”

白酒听了,脸迅速的抽了一下,“天啦,上辈子要做多少孽?这辈子才能够遇到你!太烦了!”,说完之后便化作了一缕烟尘随风消逝。

“白酒,白酒?”

湖小夭在一片白茫的世界里唤了白酒两声,转头却看见了吴言站在那里,执剑身後,神色淡然。

湖小夭见鬼般拔腿就跑,被直飞而来的几道剑光挡住去路,叫苦不迭,回过头,吴言已经在她身后,“刚刚还只是觉得眼熟,没想到果然是你!”

湖小夭有了上次的教训的事情就是有些害怕这个道士,但是福不是祸,“是我……,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想问你伤势恢复的如何?”

湖小夭见吴言竟然询问自己的伤,语气还颇为关心,“我告诉你啊……我不怕你,我朋友在,你别想欺负我!”

“我没想欺负你!”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过问候一下,胡姑娘何以反应如此之大?”

湖小夭看着吴言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要对付她的意思,小心翼翼的问,“你不除妖?不想抓我?”

“我抓心术不解正,危害人间的妖魔,姑娘心性纯良,必定不会坏你修行!!”

湖小夭被心性纯良几字吓得不轻,“……?”,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接话。

吴言见湖小夭似有所误会,躬身微言,“救命之恩,铭记在心!只是前段我一直忙于师傅他老人家的身后事,之后又一直在为报仇之事奔波,所以忘了姑娘,现在想来,实在是惭愧!”

湖小夭的脑子渐渐清醒,脑中疑惑的事情有了眉目,“我救你?说清楚?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言打量着湖小夭,“姑娘不记得了吗?”,湖小夭点头,“我被千姬景图打晕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那天你听到我铃铛声,来找我了对不对?那之后呢?你师傅为什么会死,你又为什么会受伤?”

吴言道:“那天……”

话语刚起,吴言却又随着一阵风起,化作一阵蝴蝶荧光消散四方。

“哎…等下……”,湖小夭闭上眼,想着吴言,希望用心念再把他唤回来,把剩下的事情说完。

“你怎么了?”,薛女秋兮冷柔的声音响起,湖小夭猛地睁开眼,压制住内心的翻涌,现在她恨死这个人,没有好脸色的看着她。

薛女秋兮问湖小夭,“这是什么地方?是否跟晏龙琴有关?”

湖小夭冷语,“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薛女秋兮微笑,“你一定知道,你可知我刚刚见到谁,我见了你的小长安,我问了他一些问题,他还是年轻,被我三句两句便套出了真话!”

湖小夭一听就知道薛女秋兮瞎说,于是更加讨厌这个在眼前转来转去心思深沉的美人,“是吗?那恭喜你了!”

薛女秋兮眉眼轻转,“你就不想知道我问了他什么,或许那些问题对你很不利!”

湖小夭摇摇头, “不想知道,那些答案,你就好生藏着吧!”

薛女秋兮笑中带媚,眼神狡黠, “哦……是吗?那关于小长安的那个师傅呢?那么神秘的存在……!晏龙琴……?会是谁呢?我想想……!”

湖小夭最讨厌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探她,忍无可忍的闭上眼睛。

耳边仿佛又过了一阵风,再次睁开眼睛,薛女秋兮已然消失,眼前的只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

那小狐狸静静的看着湖小夭,轻晃着毛茸茸的长尾。

湖小夭见那九尾狐长得美丽,于是便走得近些,却瞧见那九尾狐竟在流泪,泪水顺着她柔亮的白毛落到地上!

湖小夭第一次见一只狐狸的神色那么悲伤,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蹲下身伸手去抚摸她。

那九尾狐狸十分灵性的靠了过来,往湖小夭手心里蹭着,不断发出悲鸣。

“小狐狸,你怎么了……?”

九尾狐抬起头,眼里又流出两行泪,张口啊啊叫着。

“小狐狸,真抱歉,我听不懂你的话!你修炼没多久吧?你要努力修炼,这样你就可以同我说话了!”

九尾狐听了以后朝着湖小夭哀声不已。

湖小夭听九尾狐一直叫唤,听得有些心烦,“唉……小狐狸,我要走了,再见!”

九尾狐却对着起身的湖小夭龇牙咧嘴,眼露凶光。湖小夭没有注意,转过身时,她一个跳跃便到了湖小夭的身上,攀住衣物站立后,张口去咬湖小夭的脖子。

湖小夭一把抓住九尾狐的嘴,恼火的道:“你这畜生,居然想害我?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湖小夭抓住它的腿,试图将其甩开,可九尾狐却是死不松手,一个拼命挣扎便将她的脸上抓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湖小夭心中大怒,用力的把九尾狐扔在地上,那狐狸挣扎两下,起身又欲发动二次攻击。

湖小夭见此杀心也起,抬手念诀要结果她,突然,又一阵风吹来,吹散了九尾狐,吹散了这本就虚无的一切。

湖小夭清醒时,琴声已然停止,众人也是纷纷一震,大梦初醒,不知所措!

付长安缓缓起身,看到了湖小夭脸上的伤痕,想上前询问却终是忍住了冲动,走到她旁边,“红儿,你先下去!”,然后转身对满宴的宾客道:“各位,珧衣献丑了,不知这一曲大家可还满意?”

宴席中,有人慌张的问,“刚刚是什么情况?”,立马 几人附和,“就是就是……”

付长安道:“刚刚为各位弹的是引梦曲,此曲配合晏龙琴弹奏可以让听者进入所想者的梦中,与之畅谈!”

“引梦曲?怎么以前没听过?”,又是一个凑热闹的声音。

“此曲乃在下云游天下时偶然所得,不曾流世,没听过正常!”

“商公子?”,青丘之主简志激动的道:“那本王想请教你,梦中所见是真实还是虚幻?”

付长安道,“自然是真实……”,简志一听,失礼的差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付长安应付完那些人回到座位,湖小夭已经先行离开,心里即失落又担心。

湖小夭回了桐花台,洗净了脸上的污血,一道血疤赫然在目,动了动脸,还有点疼。

半个时辰后,付长安与薛女秋兮回来,付长安看见湖小夭脸上的伤,一时万剑挠心,冲上前就问:“姐姐,你的脸怎么会这样?你有没有事?姐姐你脸疼不疼!追问是何人伤的她,还要将那人千刀万剐!

湖小夭连连摇头:“我没事儿,没事,不用紧张!”

付长安把一切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愧疚的他就快哭。

湖小夭只得安慰,“真的没事儿,放心!”

一旁的薛女秋兮道:“看这伤口,为妖的你不能法愈,该是被哪种灵物所伤吧?狐狸……?”

付长安转头看着薛女秋兮,狠狠的道:“都是你,拉着我不让我提前回来,让姐姐一个人!越来越讨厌你……”

薛女秋兮笑某人的幼稚,“你回来确定不会坏了你姐姐的大计?那种情况,我们留在那里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是吧,红儿!”

付长安却更加生气,“我说的是你之后为何一直问东问西?那么好奇我以前的事情?”

湖小夭听了瞪着薛女秋兮,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女的不只是满嘴谎言,还趁她不注意把主意打到了付长安的身上,“长安,你先回房!”

“姐姐?”

“听话!”

付长安走后,房间里湖小夭和薛女秋兮对峙着,“你知道我不能忍的是什么吗?”

薛女秋兮无所谓的道:“我并未做过分的事,况且我问过你,是你拒绝回答。”

湖小夭有些不能容忍留她这样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在身旁,“说说你的条件吧,我是时候兑现诺言!”

“你不必急于甩下我,现在时机未到!”

“那何时才到?”

“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我警告你……”

“你不必警告我,我只对你感兴趣,至于其它,就如同那些宾客对晏龙琴一般,纯属好奇,既然是宝贝碰不得,那我不碰就是!”

“你最好记住你的话,不然你所想得到的一切都将成为烟雾!”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仙话奇缘》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十一章 风云变幻,入梦神机》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