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幻想言情 >> 仙话奇缘 [书号153419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章 长安非梦 只余酒香

《仙话奇缘》 献上你的乃/著, 本章共6416字, 更新于: 2015-11-30 16:02

夕阳西下,鲁鲁飞了一天有些体力不支,一想还有两天路程才到洗面山,于是便择了处依山傍水的村镇休息,只是由于 鲁鲁体型怪异为了不引起村民的恐慌只得选在了离镇不远处的小河边落脚。

鲁鲁见有河,十分开心的,抖抖脑袋,滚入河中!

不一会儿便扔上来两条鱼儿,自己的嘴里还叼了一条,朝湖小夭呜呜叫两声,示意味道不错,快快品尝。

“就这样我可吃不了!”,湖小夭四处捡了些干柴,准备烤鱼。

在她忙着捡柴火的时候,鲁鲁又陆续向岸上仍了几条鱼,湖小夭一看厉害,这得是十天半个月的伙食了,叫它不要再扔,可是鲁鲁似乎心情好过了头,完全停不下来。

湖小夭无奈,准备起火时,瞅见远处一群小孩子说笑着蹦蹦跳跳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他们之中年纪小的该才的四五岁,最大的也十六七岁,湖小夭心道不好,要是他们这群小屁孩儿看到这鲁鲁和这鱼上岸的诡异画面还不吓死,害人命这可犯了天规。

“鲁鲁,安静!”

水里的鲁鲁此正兴奋,咬鱼甩头,水面起了不小的水浪。

一个小男孩儿的兴奋尖叫,“牛子哥,快看,有鱼!”。

“是呀,还有个姐姐在那……”

湖小夭看那群天真的娃娃离她越来越近,真心希望鲁鲁是个潜水能手,千万不要出水,不然有个万一,伤小儿,可是罪加一等!顿时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一个小胖墩见了满地的鱼儿,乐呵呵的对湖小夭说,“哇,姐姐,你好厉害,抓了那么多的鱼!”

湖小夭点头苦笑, “嗯,是呀是呀,那这些鱼都送你们了!”,只想着必须打发这些小家伙离开。

“真的吗?”,“真的吗?”,小家伙们一个二个全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湖小夭点头,“真的!真的!”,眼神不自觉的看向暂时安静的河面,求拿了快走。

小家伙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去捡鱼,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巨响,湖小夭吓得不轻,转头只见那河面炸开了一个巨大的水花,一个光溜水滑的脑袋从河里伸了出来。

万恶的鲁鲁居然站起了身,用力摆头,抖净了身上的水后,一甩头,几条鱼又被扔上了岸,它温柔的看着岸上的新朋友们,眼珠子鼓溜溜的转着!

“妖怪呀……”,一个干瘦的小孩率先看的,嚎一嗓子后弃鱼逃生,其他也一样,可其中的一个脆弱的娃儿还是吓得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鲁鲁,你……”

鲁鲁斜着脑袋,一脸无辜,扑了两下翅膀,用它纯洁的小眼神问着:发生什么事了?跟我有关吗?

湖小夭握拳,忽然好想喝鸟汤!去观察了倒地的孩子,大松口气,还好只是晕倒!转过身,看到有个少年居然又跑了回来。

他的身材瘦小,约摸十三四岁,套着并不合身的衣服,衣袖裤角都因为过大过长卷了一大坨,整张脸被一块粗布包裹,只露出一双眼,他冲到湖小夭面前,“姐姐,别怕,我保护你!”,捡起几块石头就砸向鲁鲁,湖小夭摇摇头示意鲁鲁不要管。

少年回头,“姐姐,快跑!”,然后拉着湖小夭飞跑。

湖小夭瞅了一下这个小身板少年,明明害怕的浑身发抖,却话语坚定,敢回来保护她,勇气可嘉!

鲁鲁又有点不看懂眼前之状况,准备上岸跟上,却见湖小夭瞪了它一眼,挠挠脑袋郁闷的再次钻入水中。

在两人跑了一段路后,少年回头见怪物没有跟来,松了口气,对湖小夭道:“不行,这里还是不安全,姐姐,我们回去村子找林伯,他是大仙,能抓怪物……”,一个没注意他脸上的粗布掉了下来。

湖小夭看到了他的脸,其脸左边已经发脓溃烂,模样确吓。少年发现粗布掉了,马上转过头,再次包的紧紧的,“对,对不起……走吧!”

湖小夭见此少年长的难看但心地善良,心想自己也在找住宿的地方于是任由他抓着手,跟着进了村。

小山村出了怪物,这可是个天大的事,村里的男丁知道了个个都拿着锄头切菜刀去除妖,河边走了一圈后除了岸上那些可怜的鱼儿,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在除妖大部队回村路上,那个叫付长安的少年道:“姐姐你刚刚吹的箫真好听!”

湖小夭笑道“这不是箫是笛!”

“哦....姐姐,你今晚有落脚的地方吗?”

湖小夭摇头,心说跟着你不就指着你安排吗!

“姐姐今晚住我家吧,我爹娘人很好,他们一定会同意!”

湖小夭点头,正有此意,觉得这个小家伙很对她的胃口,说不定心情一好就帮他这解了脸上的虫毒。

这天晚上,湖小夭好好的吃了一顿,如小家伙所说,他爹娘的确很好,朴实善良,待人热忱。

付长安是家中独子,十七岁,有个病弱的身子和骇人的样貌,因为样貌自卑,有些不爱说话,但性情异常的善良温和,所以村子上的人很喜欢他,可湖小夭对于这个少年,总觉得有些怪异,一时间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付长安的父亲付忠是个种地的,身材粗壮,肤色黝黑,双手长满了厚厚的茧。其母李氏是个温柔贤惠的家庭主妇,缝补煮饭样样很行,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丑时,睡意浓浓的湖小夭被敲门声吵醒,看见了窗户外的火光,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何事,便听见付长安的母亲在外唤她,起身开了门,见李氏一脸焦急。“怎么了?”,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拉出了房间。

“对不起,只能委屈你了,胡姑娘!”

湖小夭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情况,便稀里糊涂的被推进了客厅饭桌下的地洞,一看付长安也在里面。

付忠看着地洞里说:“请您一定好好好的活着!”

付长安道: “我不是胆小鬼,更不怕死,请让我同你们一起面对!”

头上的石板被重新盖上,洞里一片漆黑。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呆了会,湖小夭脑子顿时清醒,回想付忠那视死如归的眼神和最后那句话,再结合付长安倔强不依的痛苦表情,觉得不对头,这是要出事啊!依稀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这时付长安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把石板顶起来,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嘴里直念怎么办,怎么办?

湖小夭想了下,决定问问,“小长安,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只见付长安神色慌张,“他们来了,他们来杀我了!”,湖小夭纳闷,“谁来了?谁要杀你?”,付长安焦急的自言自语,“我要出去,我要救他们,救他们!”,湖小夭看着就想崩溃,能不能好好的说话,好歹说个大概。

过了一会儿,付长安道:“姐姐,对不起,但你不要害怕,你会你没事的!”,湖小夭一翻白眼心道:我当然会没事,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要不是自己却云里雾里,不知道什么情况下不适合轻举妄动,她还真想一脚踹过去,教训这小子一顿,然后大吼一声,冲开破石板,出去透透气。

一阵沉默之后,一个身体倒入在了她怀里,湖小夭觉得情况不妙,“小长安,小长安,你怎么了?”,去探了探鼻息,吓了一跳,“怎么就死了?付长安,付长安?”,紧接着洞里出现了一道紫色光晕,在来回的徘徊几圈后穿过石板,出去了!而付长安的身体此时也迅速发生着改变,慢慢的变软,最后化成了黏液,臭不可闻。

“种魂术!”,湖小夭恍然大悟,脑子把事情过了一遍,原来付长安早已死,那虫毒应该是一种特别的蛊,自己居然被骗了!于是掀开石板,飞身而起。当她出来时,整个屋子已成火海,李氏倒在血泊里,那道紫光围绕着她。

湖小夭走了过去,见她身上的是刀伤,且伤势很重,估计命不久矣!人像她这样处于生死边缘是最痛苦的,身心受痛,魂却不得离。转身朝门外走去,却被紫光拦住,湖小夭道; “生死有命,我帮不了!”

火越来越大,剧增的温度已经让人无法承受,地上的李氏却发出一声咳嗽,湖小夭回身,看到她不顾吐出的血,用最后一口气盯着自己,“救,救安儿,救安儿,救……”,那眼神里竟比火焰还要炙热,说完后便彻底倒下。

外面的厮杀已经接近尾声,只听付忠啊的一声惨叫,紫光闻声飞出。

“付长安!”,湖小夭准备跟上看看,头顶忽然掉下一根的梁木拦住去路,使她不慎摔倒,烟顺势进入了喉咙,她被呛的有点难受,又听到屋外面付忠的哀嚎,“将军啊,末将无能,有负您的重托,对不起了……!”,声音惨烈且绝望,似乎是最后的呐喊。

湖小夭立刻起身坐起,双手合十,倾注意力,一道水光游走双手,水灵催动。

她知道此时已是千钧一发,不得不如此。

火海中,无数的水珠跟着她的手势左右上下来的回,它们慢慢的融合,形成一道水光,慢慢扩大着,下一个瞬间便以排山倒海之势往外扩散,迅速扑灭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大火!水光继续向四方扩散,外面打斗的人也被击倒。

湖小夭走出屋,看到了外面的血腥狼藉,付忠艰难的拄着剑,随时都会倒下,更看到了不远处隐在黑暗中的三匹马上的指挥者,立刻感觉到一阵厌恶,迅速飞到付忠身边,御法将他带走。

桂溪村南,不远处的一座山中,湖小夭将付忠的放在大树下躺着,紫光紧紧随。

一阵异样的风吹来,湖小夭不得不开始烦恼,麻烦果然跟来了,开始后悔救眼前这人这魂。

月华照地,一黑一白两个诡异长影,慢慢的从树尖飘下,白无常脸带微笑,摇摆着婀娜多姿的身段,步步生风, “你可真坏,害得我们兄弟以为误了大事,急匆匆的就追过来了!”,戳戳黑无常的黑脸,“黑黑,你说是不是呀!

黑无常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白无常碰了壁,不再说话,黑无常道,“你是要多管闲事吗?”

湖小夭皱眉,妖有妖道,人有鬼途,鬼有制法,法不容违,六道基本规则,不能乱。否则引发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

天地契约的人妖条法中也明确规定妖族不得擅入人间,扰乱人世,强改人命,否则依罪轻罚重杀。

在没有无极玉,没有天界庇护的情况下,她在人间触犯妖条,肯定无法逃脱责罚的,回想之前就已经闯了不小的祸,如今还有必要要多管付家的闲事,让自己罪上加罪吗?一时间觉得进退都为难。

紫光在她眼前晃动,她能感觉到付长安想说什么,可意外的是,她居然听到了,“姐姐,救救我爹!求求你……”

面对一个小少年可怜兮兮的哀求湖小夭不禁有些心软,这付长安的阳气未散,魂魄都在,并不是不可以救,只是付忠……

白无常小声的问黑无常,“你说她会不会救?”,黑无常道:“想要知道答案,简单!”,说罢往前走了两步。

湖小夭以为黑无常要勾魂,出言警告,“他似乎阳寿并未尽?”

白无常扭步上前,“是呀,并未尽,但你觉得几个时辰寿命多吗?在伤痛中煎熬壽尽,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对大家都有利!”

湖小夭知道这是黑白无常懒得麻烦而找的借口,可也忍不住思考,白无常说的其实有理。

付忠却在这时醒了过来,看眼周围,知晓自己时日无多,“湖姑娘!”

湖小夭回头看去,听得他道:“……求你救救安儿,救——,求你了!”

“爹,你不要死,爹……!”,付长安哭完回过头对着湖小夭,“姐姐,姐姐…….”

湖小夭皱眉,她发誓今晚是她知事以来听救字听得最多的一个晚上,也是感觉自己因该是个救世神的存在,却只是个小湖妖的无奈。走到付长安身边,看眼付忠,确定他撑不了多久了。这时付忠一把抓住她的手,“今生…无以为报,来…世生死…还恩!”,他很用力,是要用尽此生最后的力气证明他的话有多么的认真。

湖小夭本就为难,要是此时能晕倒,她很乐意。

白无常撇着嘴,“哎呀,到底是要如何?急死个白白了,小妖,那魂你让不让我们带走嘛,不让的话支个声,我让黑黑跟你打一架,然后抢走!”,话音刚落,付长安就飞了出去,“你们不能带走我爹,我不让!”

“湖姑娘,拜托了!”,付忠说完摸起身边的一根木头狠狠的插入了自己脖子。湖小夭被付忠这一举动吓瞢,连付长安歇斯底里的呼喊都没有听进去,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时付忠的命断魂离,黑无常见势甩出锁魂鞭将付忠的魂魄勾了过去。付长安发疯一样的扑像黑无常,想将魂魄抢回来。

黑白无常对视了一眼,心中已经了然。

万物有灵,灵主命,能活动行走,魂寄之!魂主思,能存念,辨是非,魄为熔介,使灵魂相融,附体共存。灵魂九色,依被俗尘的污染程度来呈显颜色!以此划分等级,明辨贵贱,依次为玄赤黄绿青蓝白紫,六界之中以人界最繁杂,七情六欲最盛,初生为纯白的灵魂因尘世浮华,最后是绿色的都少之又少,大多灵魂都混沌不堪!

人族灵魂史上记载死后的最纯粹的灵魂也不过只达到了蓝色,而这个灵魂居然是紫色的,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如此不可思议,不禁让人怀疑这灵魂的正真身份。

按鬼界的规矩这样的灵魂除了鬼帝以外其他鬼将鬼差都无权过问,但送上门的就另当别论了,虽然是个烫手山芋,但保不齐以后会是扇富贵权门,留在身边总是好的。

黑无常甩出锁魂鞭,直锁付长安。

湖小夭虽然满脑子都是付忠自杀前的画面,可锁魂鞭的声音还是让她恢复了些神智,就在鞭子快要锁住付长安的时候,她出手将其挡了回去。黑无常阴眼一转,阴冷的看着飞身上前的她,一直观战的身白无常问,“怎么,你真要多管闲事?”

湖小夭点头,“是,真要多管闲事!”

“你不怕?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妖界的刑罚可是六界最残酷的!”

“我知道,但他,今日你们带不走!”

“黑黑,同她过十招!”,白无常话完,黑无常的鞭子再次飞出直击二人,此时的湖小夭只能应对,管不得其它。

一旁的白无常始终看着,一派悠然,似乎这场他发起的争斗最后的胜负却与他无关。

十招过后,占了不上风的黑无常停手不再出招。湖小夭不得不更加谨慎,白无常表面无害,其实内心不知道多黑,能那么随意的使唤黑无常,该是比他厉害许多,不防不行。

“恭喜你,他是你的了!”,白无常道。

“???”,湖小夭极度无语,既然那么容易放手,刚刚为何又要多此一举的大打出手?

白无常见湖小夭如此郁闷对自己心计又上升一层十分得意,“身为男儿自然是不能跟小女子抢东西的!你那么喜欢,给你好了!黑黑,我们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么就在七天之内寻一副新的躯体,再次施行种魂术,不然他会过得比在阴间更惨!”

故事情节转换太快,一切还未适应过来。

付忠躺在树下,身体余温已经散尽,付长安守在其旁边,仍然不肯放不下。

“姐姐,我本姓华,名天,我的父亲是天朝最厉害最忠心的大将军华勇,我五岁那年,也就是十二年前,他奉命去攻打西南边陲的一个小国,三个月后得胜归来!本该加官进爵,可过了半个月,他却莫名其妙的谋逆罪下了狱,满门抄斩。我被父亲的副将也就是付爹救了出来。从那时开始便开四处逃亡。七年前,我生了场大病,病了整整一个多月,病好以后我的脸就烂了,而我感觉自己成了另一个人,变得不再是我了!身边还多了个妇人时刻关心,后来那妇人成了我娘,我们一家人藏居桂溪村,生活得清苦而快乐。我不在意慢慢溃烂的脸,不在意老天给我的任何磨难,害怕失去最后的亲人,但他们还是找来,毁了我的一切,杀了我的亲人,我没有家了,没有了!”

湖小夭觉得有些地方不对,但在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刨根问底,于是选择静静的听着。

第二日,桂溪村上所有人都在议论昨夜的付家的血案,认为他们一家三口都死在那场大火之中。但真正埋藏在那场大火里的应该只有付夫人和她的儿子,华天的种魂体。

湖小夭现在多了一个更紧急的理由去见白酒,一路上一点也不敢歇息,因为只有找到白酒才有希望。

路途中与付长安聊天,慢慢明白了所有一切,不禁感慨!

付夫人是个伟大的母亲,守着这个明知不是他儿子的儿子,一守就是七年,毫无怨言!她的执着可见一般,最后还甘愿付出性命,怎么能不让人佩服。但说到佩服,付忠那人如其名的忠义也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为了一句承诺,舍弃大好前程,一世长安,不管前方地狱刀山,生死不惧,一生只为护一人!那股信念又是一般人能坚持的。但愿阴曹地府他俩少受点苦,来世富贵一生,琴瑟和鸣。

华天也是个可怜人,在他本该最天真无邪的年纪失去了亲人,背负了家恨,其实付忠多年来一直未放弃为华家洗雪沉冤,所以他那么固执的要华天活下去不只是简单的要他快乐的活着,更多的是不甘心那么多年的苦心没有结果,一朝成灰。

他私下里一直給华天生灌输国仇家恨,要华天活着不能选择的替自己,替华家报仇!其实一切都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湖小夭一直很喜欢听故事,两千年来她从少司命的宿命阁里听了不少的故事,囊括各个时代大环境下的世间百态,悲欢离合。

那时未经世事的她经常在其它仙友的带动下开心大笑或者痛苦流涕,因为那些故事几乎都是跌宕起伏,爱恨惊天,扣人心弦!但那些故事情节无论多么惨痛悲伤,说的如何精彩绝伦,她都是听了就忘了!

时间一久,就连故事里主角的名字也都不再记得,但湖小夭知道付长安的故事她一定不会忘记,就算他故事在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里很平常,她也会不会忘记。也有些明白了少司命有一次看到她对着书本大哭时说的那句话:无知小妖,感同身未受,何以泣铭心?

虽然她现在无法因为这个故事而哭,但是她身有感受了,这也算一种修行。

日出东方,湖小夭迎着朝阳,祈祷一切顺利,拿到观世镜,找回天极玉!也帮一下付长安这个可怜的少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仙话奇缘》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五章 长安非梦 只余酒香》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