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出版>> 文化社科 >> 司马相如赋 [书号151856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临危受命

《司马相如赋》 司马相如/著, 本章共6827字, 更新于: 2015-11-20 18:15

崇祯帝朱由检一接到凤阳皇陵被毁的消息,立即悲从中来,痛哭流涕。并且赶紧更换白色衣服,跑到太庙里向列祖列宗哭诉自己的无能与不孝并发下恶誓,要与农民军势不两立。

崇祯帝擦干了眼泪,便咬牙切齿地发出了两道谕旨:一是捉拿失职的凤阳巡抚杨一鹏到京,从速处死――他逮不着张献忠,只好杀自己的臣子,出出心中的这口恶气;另一道谕旨派朱大典为凤阳巡抚,大力征集辽兵20000人,南下剿“贼”。

尽管朝廷不断发兵征剿,崇祯皇帝气急败坏,“贼”还是越剿越多,“贼”势也一日盛似一日。单说闯将李自成。崇祯八年正月,他离开凤阳,6月与闯王高迎祥分兵,西走宁州,与活跃在秦西庆阳一带的过天星、蝎子块、乱世王等合兵。

6月11日,乱马川初战告捷,大败明军,生俘明前锋中军刘宏烈。

6月14日,于宁州襄乐镇再败明军,击毙明副总兵艾万年、柳国镇。

明五省总督洪承畴连战皆败,忧虑万分,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曾在“剿贼”中屡建战功的悍将曹文诏身上。6月28日,两军在真宁湫火镇交火,故意诱敌深入的义军前后合围,箭下如雨,一向自负于“明军有一曹,闯、献闻之心胆摇”的曹文诏被死死困住,突围不得,最终只好自刎而亡。

洪承畴的左膀右臂曹文诏、艾万年,他们的兵败身亡使明廷朝野震动,明军的士气也受到极大打击,“关外豫楚诸官军闻之,皆为之夺气。”束手无策的倒霉天子朱由检越发气急败坏,连连撤换那同样倒霉的地方督抚。

闯将李自成一连串漂亮仗,使得义军更加扬眉吐气,连明朝官吏也不得不承认:“时关中农民军,以自成为特劲。”

此后一年内,李自成拥兵三四万之众,重返故乡陕北,连战皆捷。

到了家乡米脂,他却围而不攻,只把知县边大绶叫到城上来,对他说:“这是我的故乡,你不要虐害我的父老乡亲!”而且,自成留了许多银两,让知县用来修缮文庙。家乡的亲朋故旧有不少人闻讯投军。李自成麾下兵精马壮,一时称雄。

然而此时,闯王高迎祥的战事却处于不利局面。本来自渑池渡之后,13家农民军中,首推闯王高迎祥部为最强。在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十一月初时候,高闯王的大军抵达河南,列队宽达40里,从首至尾络绎不绝,竟达百里之长,一路上人欢马嘶,烟尘漫天,气势惊人。以至于明将左良玉、祖宽的两支军队,只敢在山头遥遥相望,压根不敢向闯王挑战。可是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春天起,高迎祥连遭重大挫折。先是在滁州朱龙桥被打败,所部精锐马步兵8000人中,阵亡2000人;接下去又在登封、朱仙镇、杨家楼、七顶山连连败退,兵卒死伤惨重。高闯王的实力因此大受损害。秋季7月,闯王高迎祥独自率领经过休整的义军从汉中出发,进窥西安,与明朝陕西巡抚孙传庭大战于黑水峪。苦战4天4夜之后,因天雨缺粮,义军饥病交加,高迎祥自己又身染重病,于7月20日不幸被明军生擒,随即被押往北京,英勇不屈而被**就义。

高闯王不幸牺牲的噩耗, 使各路义军将士的脸上,蒙上一层忧色。当然,对闯将李自成的刺激就更加强烈了。

连日来,正在渭水之滨黄鹿山中与明军相持的闯将营中几乎鸦雀无声。李自成闻讯后,一个人呆在营帐里,陷入忧愤哀思之中,开饭的时候,几个人轮番去叫,他也不肯出来。

这一天,军师顾君恩走进自成帐中,直言不讳地说:“闯王就义,全军哀恸。但你是一军之主,岂能一味陷于悲苦?如果不迅速出来主持大局,那就会误了大事!”

李自成缓缓抬起头来,说:“我这些日子也不仅仅是想着舅舅死得惨,也在琢磨如何报此大仇!”顾君恩说:“高闯王殁,他所部的将士群龙无首,要公推你继承闯王之位,现在都在外面等着呢!”他也不再多话,向外招呼了一声,果然,十几员高闯王麾下旧将和李过、刘宗敏、过天星等大将一齐走进来,大家个个神色凝重,一齐向李自成抱拳道:“大哥,你不当闯王,我们就成一盘散沙了!”“闯将,我们就服你,当咱们的总掌盘子吧!”李自成初时有些惊愕,过了一会儿,他向众人说道:“高闯王尸骨未寒,大仇未报, 我不忍心袭他的王位。”

经过顾君恩和众人再三劝说,李自成终于下了决心。

次日,李自成在中军大营召集全体将士,设坛告天,正式即闯王位。

当月,李自成率军进攻阶州、徽州。不久从陇州出发,进攻凤翔,大败明军,而渡过渭河。

崇祯十一年正月,闯塌天刘国能在随州向明五省总理熊文灿投降,其部随即星散。

3月,影响极大、人马最多的八大王之一张献忠在湖北谷城降明,他和明军讨价还价,一直没有达成协议。于是,张献忠坐拥谷城,买田造房,“未离谷城一步,未散胁从一人”,虽不接受熊文灿的征调,却也同明军实行休战了。

11月,有“曹操”之号的罗汝才部,在湖北均县太和山降于明太监李继政。他学着张献忠的榜样,声称“不愿受官领粮,愿为山农,耕稼自赡”,从此,也和明军互不相扰了。

这样一来,明军得以集中精锐来对付这个不肯投降的心腹大患李自成。

李自成本已居汉中休整了数月,为了打开局面,重振义军声威,他决定冲出潼关重返河南。

一直在密切注视李自成动向的明三边总督洪承畴、陕西巡抚孙传庭,察觉了自成向潼关移动的迹象。足智多谋的洪承畴对孙传庭说:

“这次闯贼既然是往潼关而来,必然会经过潼关原,你可令人马埋伏在那里。潼关易守不易攻,嘿嘿,闯贼这一回是插翅难逃了!”

孙传庭不敢怠慢,很快便按照洪承畴的布置埋下伏兵。

自成率义军进抵潼关原时,果然伏兵齐出,杀声震天。自成一时不备,因而无心恋战,急命众将士速往潼关方向退去,打算尽快冲出潼关。

义军且战且退,伏兵倒也并不追赶。过了50里,义军正打算休息造饭时,这里的伏兵又唿哨冲出。义军大惊,又急速退走。如此再三,一直持续了几天,明军不断地骚扰着闯王李自成的大军。

义军将士们疲困已极,阵容开始懈乱。这时,洪承畴、孙传庭方命明军大举进攻。已经疲劳过度的起义军将士终于不敌,伤亡惨重。

李自成也与部下失去了联络,只有小将李双喜和张鼐一直紧随左右。他挥起大刀,在混战中驱马斩杀了几个敌人,也觉得体力渐渐不支,他向张鼐与双喜低低喝道:

“快,咱们向崤函山那边暂避!”

言毕,他拍马向前,双目怒瞪,猛吼一声,手起刀落,把拦在面前的一个明军士卒砍倒在马上,挥刀冲出战阵,如脱弦之箭直奔崤函山而去。张鼐、双喜和许多将士也杀开一条血路,随之而去。

明军发现了义军突围的企图,死死地缠住了他们。闯王的坐骑乃是一匹千里马,四蹄生风,很快与其他人拉开了距离。但他发现其他人没能跟上来,又拨马回援,重新加入厮杀之中。

这一场大战直杀得潼关原上的秋草都被鲜血染红了。一直到夜幕降临,李自成等才终于血战突围,避入崤函山中。

月色下,秋风凄厉刮过山林,仿佛仍然夹带着一股战场的血腥气。在一个避静的山谷里,浑身带血的李自成悲愤地将头抵在一株大树上,一动不动。其他人也都沉默着,似乎一时还不能接受惨败的结局。过了半晌,自成才抬起头来。他望了望围成一小圈坐着的弟兄,定了定神,慢慢地走过去,从每个人面前走过,努力地辨认着他们:“刘宗敏、田见秀、李过、高一功、张鼐、李双喜、顾君恩、张能、刘汝魁、张世杰、谷可成、李弥昌……

“闯王!18个人!我们只冲出来18个啊!”刘宗敏悲愤地哭了起来。

李双喜也哭着对自成说:“爸,娘和妹妹也不知在哪里?”

提到夫人高桂英和心爱的女儿,自成心中又是一阵绞痛。但是,他仍然倔犟地喝住了李双喜:

“别哭!这点失败算什么,我们还要打起‘闯’字大旗的!”

为了重振旗鼓,李自成领着众人昼伏夜行,从崤函山由北向南,经商洛而到汉南。路过谷城时,李自成特地去会见张献忠。

谷城位于湖北省西北部的汉江中游的西岸。张献忠降明以后,一直据守谷城,屯田养兵。

一路上李自成遇到了一些失散的部下,到谷城时已有几十人相随了。他们这一行人虽衣衫不整、满面风尘,却个个神情剽悍,虎步生风;就连牵着的那十几匹马也都不是凡种,长嘶中自有一股慷慨悲歌的气概。

谷城人一见,都觉得这群人来头不小,围了不少闲人追着他们看热闹。有在献忠军中年头较长、见过李自成的便嚷了起来:

“嗨,那不是李闯王嘛!”

这一下,围着的人就更多了,人群几乎是簇拥着他们来到了张献忠的府第。

早有人赶在他们前面报告了张献忠,一听说李自成来了,张献忠急忙迎出门外。一见自成他们,张献忠便开怀笑了起来:

“哈哈,李哥,我还寻思着派人找你哪,你倒自己找上门儿来了!”让过李自成,他又眯着眼向众人打量,笑道:“嚯,宗敏、见秀、小双喜――好,你们都还活着,活着就好哇!”

自成跟着献忠含笑走进富丽堂皇的前厅。献忠挥挥手把一班正吹吹打打的女兵赶出去,让自成在一把铺着棉褥的红木太师椅上坐下,笑哈哈地说:“这会儿我知道你老哥心烦。等以后我再找几个会唱会跳的美人儿,好好让你乐一乐,解解闷儿!”

李自成皱了皱眉头,说:

“献忠,你当上太平财主啦!”

张献忠转转眼珠,似有所悟,说:

“得得,我知道了!你李哥不好这一套。咱现在有的是钱,以前财主享的福,咱们干嘛不能享?造反为个甚?还不是图个快活日子?”

一见自成直摇头,张献忠赶紧摆手,道:“咱们哥儿俩不是一路人!罢罢,你也别给我摆大道理。嘿!就冲这,我还是和曹操(指罗汝才)对脾气,虽说那家伙鬼心眼太多!”

当晚,张献忠摆开盛宴款待李自成一行人。

喝到酒酣耳热之际,张献忠笑着拍拍李自成的背,说:“李哥,别走了,留下来跟着我一起干,成不成?咱们哥儿俩占山为王,他妈的谁能比得了!荣华富贵只要有我的,也准有你的!”

李自成一听这话,仰面大笑起来,说:

“当然不成!你不是也明白你我不是一路人吗?”张献忠使劲抹了一把自己的浓髯,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李哥不是久居人下之人!”

李自成笑笑,说:“献忠,你已经投降了明朝,我可是要和朱家天子誓不两立的!”

献忠狡黠地冲自成眨眨眼,说:“既然我已经是崇祯的忠臣了,你李哥还敢来拜访我老张?你不怕我绑了你见官军去?”

说完,和李自成两个人心领神会地哈哈大笑起来。两人碰碰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李自成当然早就清楚,张献忠虽然贪恋酒色荣华,但毕竟性格粗豪爽朗,不甘心受制于人,所以绝不会真心降明。他不过是暂且休养生息罢了。虽然如此,李自成心中也不赞成这种权宜之计,但碍于面子,他并没有说破这一层。

张献忠忽然压低了嗓门儿,凑到李自成耳边说:“李哥,你别以为俺老张是粗人,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家伙胸有大志!哼,朱明天下是迟早要完,别看现在群雄纷起,将来能坐上皇帝宝座的,嘿嘿,恐怕也就是你我弟兄二人啦!”

李自成听了这话,心头不由一震:当皇帝?他还真没细细想过,总觉得那还太遥远。他低头看看自己褴褛的衣裳,自我解嘲道:

“你瞧我这狼狈样儿,哪有个帝王气象?”

“这还不容易!”张献忠说完,命人取来几十套新衣,交给自成他们。李自成只一抱拳,并不称谢。在谷城盘桓了几天后,自成等人带着张献忠资助的一些马匹银两,重新精神抖擞地踏上了征程。离开谷城,李双喜和张鼐两员小将还在马上议论着。张鼐说:“八大王可真会享福。咱们闯王可任什么时候都是一身粗布衣裳,哪儿住过什么好房子?”李双喜点点头,说:“是呵, 他愿意什么都和大家一样,同甘共苦嘛!”

“我喜欢咱们闯王这个样儿,” 张鼐说:“就冲这,咱闯王也准能东山再起,因为穷苦百姓和咱们弟兄一样,也喜欢他这个样儿!”

一天晚上,高一功来到闯王营帐看到李自成在灯下读书,便说:“自成,咱们是草莽英雄,何必学这些文绉绉的玩艺儿。” 他坐下来, 叹了口气又说:“何况,咱们如今正走背字儿,你还有心思念书?”李自成放下书,笑了一笑,说:“草莽英雄就不用读书了?你别叹气,别看咱们现在困在这儿,总有一天还会东山再起。”他意味深长地看着高一功,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

“也许我们会让天下换个姓儿呢!”

高一功浑不在意地笑起来:“自成啊,真有你的。咱们惨成这模样,你还是惦着取天下哩!”

李自成不以为然地拍拍手中正看着的那册《史记》说:“昔日沛公百战百败,最后还得了天下,成了汉高祖,你知道吗?”

高一功听了这话,望着愈挫愈奋的李自成,没有说话,心中却对他越发敬佩起来。

而在官军这边,由于闯王一支人马已完全销声匿迹,久而久之,他们甚至以为,李自成经过潼关惨败,再也不可能恢复元气了。洪承畴改任蓟辽总督,孙传庭改任保定总督。孙传庭托病推辞,被逮捕入狱。这两个人离去,李自成稍稍得以安定。总理熊文灿正主张招抚,有探子报告说自成死了,他就更加松懈了。崇祯十二年五月初八,张献忠突然发难了,杀了明谷城知县阮之钿、湖广巡抚林鸣球之后,于五月初九反出谷城,大军驻扎于房县山中。

5月25日罗汝才起兵响应,与献忠合兵攻占了房县。张、罗大军设埋伏将前来攻剿的明军杀得大败,明军战死者达上万人。

李自成在汉中一闻此言,心中大喜,立即率众星夜赶去与张献忠会合。

从此,一度低落的起义大潮又开始了波澜壮阔的新篇章。

招降张献忠、罗汝才的明五省总理熊文灿不仅被罢了官,崇祯皇帝还下诏把他逮押入京,第二年就被砍了头。

李自成再次会了张献忠,却发现罗汝才又有与明军勾连的迹象。自成一怒之下,率了自己的千余人马沿川、楚边境南下,到达巴东。因羽毛未丰,为避明军锋芒,便进入了鱼腹山区。

然而鱼腹山却是个极险的所在,山峰耸峙,�岩峭壁,唯有崎岖狭窄的小路可通,根本无法用兵。尾随而至的明军一见李自成闯入“鱼腹”,不禁大喜,立即把守各处隘口,立意不让自成脱围而逃。

李自成又一次因为地形不熟,吃了大亏。将士们在这“鱼腹”内空耗粮草,又四面受敌,眼前似乎没有任何死里逃生的迹象,不由一个个都长吁短叹起来。这一天,明帅杨嗣昌派了刚投降明军的原义军首领王光恩来说降李自成。王光恩爬了大半天路,好不容易找到了自成的营地。虽然才是初春的光景,他已是大汗淋漓了。

一见自成,他便又是皱眉头,又是连连叹气,做出一副极为自成担心的模样,说:

“唉,我知道你最恨投降官军,我也是兵败如山倒,实在没有办法!闯王啊,大丈夫要能屈能伸。谁不说你是一世枭雄,就连杨督师也说你是难得人才。可别为一时的霉运,就断送了大好前程!”

李自成本来一见到这家伙就窝了一肚子气,见他还腆着脸真的替杨嗣昌劝他投降,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

“你的胆子真还不小啊! 竟敢来劝我李自成投降,瞎了你的狗眼!我留你一条命,滚回去告诉杨嗣昌,我就是死了,我的魂都不会降!让他少做他的梦吧!”

话音刚落,旁边早就按捺不住的李过冲过来,“啪啪”赏了王光恩两个响亮的耳光,吼道:“快滚!”听到王光恩含羞忍辱地转述李自成的话,杨嗣昌沉吟了半晌,点头叹道:“论到有骨气, 真是没有一个强过这李自成的!”

再说李自成在严峻的形势之中,犹如被困在笼中的猛虎,心中也是一阵阵的难受。一日,他独自走出营帐,听到一阵阵战马悲嘶。他循声望去,只见一群战士正在含着泪杀马。他转过头,不愿再看,明知道这是因为粮食吃光了,大家不得不杀马充饥。几天前,杀的还是一些老弱战马,今天这一匹却分明是匹好马啊!马杀光了又该怎么办呢?

他寻了一条幽僻的小路往山上慢慢走着,脑海里一幕幕闪过自己从当放羊娃、做驿卒受人欺辱,到不得已揭竿而起,先投不沾泥,又奔舅舅高闯王麾下南征北战的情景。

“潼关血战,只逃出十八骑;今天,能让众位弟兄的命再葬送在鱼腹山中吗?”李自成举目四望,群山巍峨,重重叠叠仿佛把山外的世界恶狠狠地远远推开,从层峦叠嶂中透出的一方青天,也恍恍惚惚,像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

“为了众位弟兄,唉!也罢!”李自成深深叹了一口气,猛地抽出自己随身的佩刀,急速向自己颈上抹去!

“爸!”随着一声痛心的喊叫,只见李双喜一头从后面撞来,李自成猝不及防,踉跄了一下。李双喜趁机抱住了自成的胳膊,刀锋垂了下来。

“爸!”双喜泪如雨下,除了这一个字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自成闭了闭眼睛,抚摩着双喜的头顶说:“我是想,我拼着这颗头颅不要了,杨嗣昌见我死了,不会再难为你们。我不愿你们陪我一起死啊!”

说着,李自成的颊上也滚下了两滴英雄泪。

空谷传音,双喜那两声异常的叫喊声早惊动了众将士,很快刘宗敏、李过、田见秀等人都匆匆赶了过来。大家一看他父子二人这模样,也立即明白了事情究竟,纷纷责备起闯王来。

刘宗敏第一个大声道:“自成,我从打铁的时候,和你就是比亲兄弟还亲的朋友。还说得上连累不连累吗?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莫非你不怕死,我们就怕死吗?”

平时不多说话的田见秀却背对着自成,问大家:“弟兄们,我们是跟着闯王打天下的,我们是不是生生死死都跟定了他? !”

“是!”大家齐声吼了起来,震得山谷嗡嗡直响。李自成感动极了,他扶住双喜的肩头,说:“好,弟兄们,咱们有这股气势,就跟他官军拼个鱼死网破吧!”

此刻,义军将士个个抱着赴死的信念,同仇敌忾,破釜沉舟,他们把自己的营帐、辎重一把火烧了,火势冲天,也燎着了山谷里的林木。正是春天,林木湿气重,一时间烟雾满天,遮天蔽日。李自成将人马分成几股,定了个声东击西的策略,大家轻装简从,藉着浓烟的掩护,分头向外突围。

俗话说:“置之死地而后生”。“一夫拼命,万夫莫挡”。官军看见谷中起火, 还以为是义军见大势已去,都自寻死路了。并未提防此刻义军突围。

义军将士个个奋勇当先,以一当十,居然冲出了大半。李自成又一次绝处逢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司马相如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都市最强仙婿
2 三国:开局接盘…
3 玄幻:我,召唤…
4 大秦:我靠读书入…
5 千骗万化
6 小师妹疯狂作死后…
7 闪婚残疾老公竟是…
8 疯了!带崽逃亡种…
9 闪婚前任的叔叔后…
10 鬼眼讼师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明:让你赈灾,你往锅里掺沙子? 作者: 妙笔入梦
历史军事 88815 字
大明:让你赈灾,你往锅里掺沙子?狗县令,你还是人吗?咱要诛你九族!

2 绝世武帝 作者: 暖风飘絮
玄幻奇幻 164026 字
陆枫一夕之间修为尽失,于绝境处修逆天神功,掌天道之力,成就武帝之名

3 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 作者: 吃掉小杏仁
游戏竞技 1563804 字
拳打世界之蛇耶梦加得,脚踢烛龙烛九阴,什么法术?肉搏才是法师的浪漫

4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作者: 大眼睛小懒猪
历史军事 146241 字
带着物理外挂穿越大唐,娶公主、搞发明、当纨绔,终成长安城第一祸害

5 逍遥小丞相 作者: 孙家大公子
历史军事 198580 字
朝堂水深,然李祺却脚踏文官,拳揍武官,试问世间谁能与人敌!!

6 大秦:苟成陆地神仙,被金榜曝光了! 作者: 大秦嬴子夜
历史军事 1901136 字
赢子夜意外穿越到了大秦,默默苟住发育十年,最终成为了陆地神仙。

7 收尸档案 作者: 张无忍
悬疑推理 607780 字
每一具尸体里面,其实都藏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知道多少?

8 我的透视超给力 作者: 番茄炖肉
都市小说 1773551 字
什么情况?你身体不舒服,快让我透视给你看看。我是老中医,专治吹牛逼

9 星衍启示 作者: 炎玊
科幻末世 1757939 字
星空下最亮的灾星,信我,别好奇,我们就还能如初,世界也还能如初。

10 穿越成为魔法师 作者: 朝天官
仙侠武侠 1731635 字
爹娘之仇,婚姻不遂,迫使他修炼武魂,成为五州大陆上响当当的魔法师。

《第四章 临危受命》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