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悬疑小说 >> 灵异鬼故事大全 [书号150494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钟点幽灵(一)

《灵异鬼故事大全》 鬼故事2015/著, 本章共8697字, 更新于: 2015-11-12 23:47

田螺姑娘

为了准备注册会计师的考试,孙逸、宋宇平还有任敏三人在校外合租了一间房,搬出来住。

九十平米的面积,有宽带有浴室,而且还留着之前房客的全套家具,月租却只要三百块。以为捡了大便宜的三人兴奋不已,对房东开出的一次付清全年的条件想都没想就接受了。

如果当时稍微清醒点,他们早该猜到……这房子不正常!

第一次异象出现在8月18号,那天孙逸和任敏回到租屋时,发现宋宇平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屋里干净整齐,散发着清洁剂的淡香。

“老宋,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打扫起卫生了?”孙逸笑嘻嘻地说。

两人往沙发上一倒,点烟,抓桌上的苹果,任敏还挑剔地抹了一下桌子:“灰没擦干净!”

宋宇平一言不发,直到孙逸一掌拍在他背后,才恍恍惚惚吐出一句话:“我什么也没做,这屋子里好像有人来过。”

“啥?”任敏的苹果掉到地上。

“我靠,少东西没?”

宋宇平面色苍白地摇着头:“怪就怪在这,屋里什么都没少,而且变得这么干净。我仔细检查了门锁和窗户,确实没人动过……但确实有人在我回来前收拾了卫生。”

任敏拾起地上的苹果接着啃:“那就是田螺姑娘。”

“田你妹……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世界上哪有贼跑到别人家里不偷东西还打扫卫生?”

宋宇平提出自己的看法:“这里的房租便宜到不像话,会不会是屋里有鬼啊?”

寂静中,四周的空气像凝固了似的。

孙逸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也许真是田螺姑娘吧!”

为了弄清楚这件离奇的事情,第二天下午三人一起跷了课在屋里蹲点,任敏兴奋地一个劲谈克格勃的灵异录相,遭到孙逸的大声喝止。

三人一直等到黄昏,当房东屋里那老式座钟敲了六下时,孙逸无聊地抻了个懒腰,打起哈欠来。

这时他突然僵住了,保持着张嘴抻腰的动作,直盯盯地看着门厅的方向。放在门边的扫把竟然倾斜着移动过来,并且不断地前后移动,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抓在手里,拖洗地板一般。

三人吓得缩成一团,牙齿打着冷战,眼睛随着拖把移动。当拖把经过灯光下时,一个几乎无法看见的模糊人影出现在拖把后面,这诡异的一幕仿佛定格在眼前,那是一个女人的形体,透明得几乎要融近空气中一般,正抓着拖把在拖地。

“鬼……是鬼!真的是鬼!”宋宇平的双手紧紧抓在孙逸的肩膀上,孙逸没想到五大三粗的他对这种东西防御力如此之低。

与他相比,任敏竟然偷偷摸出手机,对准那个虚影拍起照片。但是他只拍到了一块悬在半空的抹布。

他们战战兢兢又极度兴奋地渡过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两小时,看着眼前的东西像复活了一般自己移动,偶尔能在灯光的正下方一睹那个女鬼的模样。

这感觉就像待在几万伏特电流经过的法拉第笼里一样,既战栗又亢奋,既刺激又恐怖。

座钟响了!

当房东家的座钟鸣响八下的时候,灯光下那面色苍白的虚影慢慢淡出,消失无踪。像在水里憋闷了两小时的三人同时大口喘息,四周的环境亦随之回到日常的气氛。

“她生前肯定是一个……”孙逸推测道。

“田螺姑娘!”任敏接着他的话说。

“去死!”孙逸一脚把他从沙发上踹了下去。

女鬼生前是钟点工的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三人没去吃饭,自打艳照门之后从来没这么热烈地讨论过某件事。

孙逸提出“缚地灵”的看法,所谓缚地灵就是死后被束缚在某地,不断重复死前经历的幽灵。

“哇!那岂不是她的尸体就藏在这屋子里,太惊悚了!”任敏像中了奖似地大叫。

任敏摇摇头:“不一定吧!尸体在哪儿鬼就在哪儿,那基地岂不‘人山人海’了!”

孙逸“嗯”了一声:“小任你别丢人现眼了,鬼被束缚的地方应该是她死的地方……”他停下话,意味深长地环顾四周。

一阵冷场之后,宋宇平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报警!”

“报警?”任敏挑着眉毛,“就因为你们这些当代大学生思想觉悟太低,中国的推理事业才发展不起来,遇见点事就报警,我真鄙视你们。!”

孙逸指着宋宇平:“他说的,我可没说!我觉得咱报不了警,一不知道是谁,二不知道时间,三没有靠谱的证据。”

“等等,我有一个绝妙的点子。”任敏突然站到沙发上高声宣布。

十点钟的时候,任敏拎着一个超市袋子回来,一件件往外拿东西,有蔬菜,有肉,有调料。孙逸翻了翻白眼:“这是你的好主意?”

“等明天晚上回来看吧!”他自信地一笑。

第二天他们刻意等到八点之后才回屋,毕竟面对面接触太过惊心动魄,对方再怎样也是鬼嘛!打开屋门时,他们闻见喷香的味道,桌子上霍然放着几盘炒菜和米饭,还有一副碗筷!

“就一副?”孙逸惊讶。

“管这些干什么,开吃!”任敏从厨房取了碗筷放桌上。

三人围坐桌边,宋宇平很担心地说了句:“鬼做的饭菜,能吃吗?”孙逸摇头表示不知道。

“吃!”

“豁出去,吃!”

两人嘴上这样说,却是等任敏低头猛扒了几口饭菜并仰天长啸“好好吃!”之后,才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始夹菜。

宋宇平思索着:“这个鬼明明连菜饭都做好了,为什么桌上只有一副碗筷?”

孙逸笑笑:“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是说鬼魂是在不断重复生前的动作吗,一副碗筷就意味着在她生前这里住的只有一个人!”

得了便宜之后,三个男生渐渐露出了理所当然的无耻态度,每天八点之后推开门,必然是一派回家般的温暖详和,剩下的只有享受了。

这般舒适快乐的生活持续了几天,8月25号晚上,当孙逸和任敏饥肠碌碌地奔回租屋时,却看见一副悲惨的景象。

先回来的宋宇平站在门边,手抓着门把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屋子里一片狼籍,东西摔得到处都是,杯碗的碎片散落一地,简直像有个缺德的家伙把十只野猫点着了尾巴扔进来似的。

孙逸站了半天,问了句:“有人来收保护费?”

宋宇平摇头:“门窗完好,没有任何人进来过!”

任敏走进去,突然叫了一声,两人冲进去,看见他正指着沙发。沙发上有一个人形的压痕,压得很深很深,此时正在慢慢恢复。

孙逸来回踱步,思考着这反常的现象。每天都坚持打扫的幽灵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说鬼魂不过是在重复着生前最后几天发生的事,那眼下的情形就是一个再清楚不过的暗示。

“这是个信息!”他说,“这个女人死于8月25日晚上!”

伴随着这个死亡信息,突然爆发出的诡异在空气中弥漫……

嫌疑者

“好可怕,报警!”宋宇平说。

“搬家,马上搬!”任敏说。

孙逸忍无可忍地吼起来:“有没有一点良心你们俩。报什么警。你打算说什么,有个女鬼替我打扫家,今天她罢工了,来抓走她吧。嗯?还有你,最无耻的就是你,天天买菜回来,我要不拦着你你早把满汉全席的食材买回来了。”

任敏幽怨地说:“你们也吃了啊!”

孙逸作出个决定:“查,我们自己来查!等查出个头绪再报警。”

三人的切入点当然是这几年发生的命案,但在网上查了半天,没有一个符合眼下的条件,在这条死胡同上走了很久,任敏恍然大悟道:“如果说案件已经破了,真凶已经缉拿归案了,她就不会再留在人间了!会不会是因为她的死没有人知道?”

孙逸打了个响指:“对头!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所以她才用这种方法向我们传达信息,让我们帮她。”

任敏吐吐舌头:“早猜到这饭不白吃!问题是咱们三个学生怎么查,查什么,去哪儿查?”

“我看,咱们有一个最快的调查方法!”宋宇平突然说,两人的视线同时转到他脸上,“查这里住过的房客。”

十点钟他们敲开房东的门,打听起那间屋子房客的消息。房东不情不愿地掏出一个本子,翻到标有“402住户信息”这页,指着上面的一串姓名和数字,叫他们看完快滚。

这里记录了十年内的人租房客资料,前前后后有近二十人,三人立即感到头大。孙逸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们不必一个个地找,找符合条件的就可以!”

“啥条件?这里除了身份证号和手机号什么也没有,你能看出啥?”

孙逸竖起一根手指:“数量!你们忘了,每天她都摆上一个碗,出命案的时候这里只住着一个人!所以这几个拖家带口的可以排除掉,情侣也可以排除掉,剩下的就是这三人!”他的手指落在本子上最后三个名字,分别是卜励勤、马洪技和汪一舟。

三人的租住年份都接近一年,分别是09年、10年和11年分别租住的,他们记下号码就回了屋。

回去之后分别给三人打了电话,第一个号码是空号,第二个打了半天也没人接,只好暂时作罢,第三个号码打通了。名叫汪一舟的男孩声音听上去文质彬彬的:“你好,是哪位?”

孙逸简短说明了意图,相约见一次面。

“那就明天吧,我明天正好休息……”

挂了电话,孙逸布置了一下第二天的任务,任敏负责找这个钟点女工的资料还有三年里与8月25日相关的新闻,宋宇平去查09年与10年住户的资料,他自己去见那个叫汪一舟的男孩。

这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任敏揉了揉眼睛,正襟危坐,念念有词道:“我要请柯南上身,请柯南上身!”说着说着竟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孙逸说:“你请的是毛利小五郎吧!”

这时宋宇平突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而任敏的脸皮变得苍白没有血色,他像死了一样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迷局

次日醒来已经是九点,两人问起昨晚的事,孙逸说:“你们晕倒了!”这件事他感觉很奇怪,明明他俩身体都很健康的。

宋宇平惊恐地说:“我们必须得搬走……人长期住在阴宅里,阴魂会像负磁极一样带走活人身上的阳气。”

任敏害怕地看他俩,孙逸叹口气:“三天吧,三天之后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都搬。就当是我们为这个鬼魂最后做的事情了!”

他们分头行动,孙逸和汪一舟在约定的地方见面,孙逸提出想看一看身份证,证件上确实是本人。随后他说起发生在那间屋子里的灵异事件,问他之前雇过钟点工没有。

“我去年住的时候没请过钟点工,也没遇见过你说的灵异事件!”他说话时孙逸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不像是在撒谎,汪一舟补充一句:“我在图书馆兼了一份职,一星期有五天都是在外面吃,晚上十点才回来。你不信可以问房东!”

“别介意,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们还得谢谢你呢,屋里的家具全是你留下来的吧!”孙逸不动声色地试探,因为这也是个疑点,明明他不是有钱人,为什么会抛下一屋子家具和电器就走呢。

“家具?你误会了吧,那些家具啊什么的都是我之前房客留下的,我住满一年就走了,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一件也没带走。”

“敢情我们用的是三手货啊。”孙逸笑笑。

临告别时孙逸注意到一个细节,汪一舟左手的小指残了一截,好奇地问起这件事。汪一舟笑笑:“同学,你还真有侦探的范儿,这都给你注意了。小时候淘气,逗狗的时候被咬掉的,你不信我可以拿残疾证给你看。”

眼前这个人显然不是他要找的人,俩人告别,孙逸径直回了租屋。

任敏在桌上摊了很多报纸,孙逸问他有什么发现没有,任敏说:“符合条件的新闻不过是一些造假案,车祸什么的,跟杀人都差得很远……等等!”他捏着一份报纸念着,“卡车意外撞进珠宝店,路人混水摸鱼。”

“什么时候的事情?”

“09年3月份!嘿,太牛了,我们什么时候能摊上这种好事!”他把报道念了一遍,两年前有一辆卡车撞进了珠宝店,刚好有个过路的家伙,趁乱冲了进去,借机抄走了价值百万的钻石珠宝,逃之天天。

孙逸说:“这种事想都别想,值这么多钱,逮住了也能判几十年。别管它了,三月份的消息,太远,而且和杀人扯不着边。”

这时宋宇平回来了,跟俩人说起今天的调查结果。

“09年和10年这两个住户的姓名是假的,嗨!你们猜我怎么查到身份证真实姓名的?”

“你有亲戚是警察?”

“费那个神干吗?你们知道网吧是有身份证识别系统的,连着公安局的数据库。我去说了几句好话,求人家帮着查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消息!”孙逸说。

“身份证上的两个人我们仨都认识!”

两人的身体向前倾斜,激动地说:“快说是谁?”

“这个问题就是坏消息了。因为这两个我们都认识的人……”他停了下,看着满含期待的两人说,“一个是章子怡,一个是崔永元。”

“靠!”两人像泄了气一样重重坐回沙发,任敏抱怨一句:“这人太鬼了,怎么弄到明星的身份证的。”

宋字平说:“这不奇怪,09年不是出了一起明星身份证被人曝光的事件,你知道吗?”

“真的啊?我想要刘德华的。”任敏说。

宋宇平摇头:“当时就被删除了,现在怎么可能找到!”

孙逸抬起手:“等等,你说09年曝光的时候就被删除了……这么说,这两年住的明显是同一个人,而且在09年就开始刻意造假,这说明……”他陷入沉思。

任敏激动地说:“我懂了!他是在09年杀的人,然后登记了假的信息,后来为了防止被发现,在2010年又换了一个。”

“不!逻辑上说不通!登记是在入住前,请钟点工是在入住后,如果他在人住前就预谋造假,那么这就是一起长期筹划的谋杀……”

“长期筹划?”任敏惊讶地说。

这时钟敲了六下,已经是六点了,昏黄的灯光下,那个半透明的虚影慢慢呈现了出来,孙逸盯着她若有所思:“如果真是长期筹划,8月25日的谋杀现场就不会这么凌乱,所以……凶手刻意造假想隐藏的是另一件事情。”

杀人灭口

孙逸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宋宇平,后者正胆战心惊地看着从背后走过的幽灵。

“2010年住户的号码你查了吗?”

“查了,没有名字,是网上买的无证电话卡。”

孙逸挠着脑袋坐倒在沙发里:“娘的,这人隐藏的太好了!这叫人怎么查下去!”

任敏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比如说凶手暗恋这个钟点工,所以用假名登记人住,请她来工作,其实是图谋不轨,结果发展成了凶杀。”

“这个女人生前漂亮吗?”三人转头去看,那个半透明的虚影勉强能看出她的长相,虽然她没有瞳孔,一副阴森可怖的样子,但依然能看出她姣好的身材和清丽的外表,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孙逸说:“啊,有道理!从这个女人切入,也许就能摸清凶手的身份,能拍下照片吗?”

任敏摇头:“不能……对了,宋宇平,你不是会画画吗?”

“我靠,这种事别找我……”

十分钟后,终于被说服的宋宇平坐在沙发里手拿着纸和笔颤抖不已,两人拍拍他的肩:“千斤重担就交给你了,我们先出去吃饭。”

“我也去。”宋宇平想站起来。

孙逸摁下他:“我们会给你带回来,安心画吧。”

两人吃了往回走,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对杀人案的种种猜测。孙逸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像被什么人的目光扫过背脊一样,转过身他看见一个身影消失在路口。

孙逸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租屋的窗子,不知什么时候,灯已经熄灭了!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我们快回去,有人来过!”

两人急忙赶回去,当孙逸去开门时发现钥匙孔被人堵死了,从上面的缝隙里漏出的空气带着煤气特有的臭味。

“撞!”他俩侧着身子拼命地撞门,声音太响,惊得房东都来了,当房东远远看见并破口大骂时,门的内侧已经发出一声脆响,他们破门而入了。

屋里是极浓的煤气味,任敏伸手要去开灯,孙逸制止了他:“别,一开灯就会爆炸!”他暗想凶手实在是太狠了,要杀人灭口竟然做到这种地步。

黑暗中,他们摸到宋宇平的脚,他已经昏迷了,拖到门口时才发现他的脑袋上流着血,吓了一跳。孙逸摸了摸他的鼻子,还有呼吸。

“谢天谢地!”孙逸长出口气。

十分钟后,当医生冲进去收拾残局的时候,借着门口的光线孙逸发现一件特别的事。这些白大褂径直地穿过幽灵的身体,像走过一团雾似的。

原来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见这个幽灵,或者这个幽灵因为力量太弱,所以只能显现在他们三人面前,目的当然是希望他们能帮她。

宋宇平被送去了医院,脑袋上的伤不严重,有点轻微脑震荡。他头绑着绷带被俩人扶出来时,说起刚刚那惊魂一幕。

当时他正在低头画画,这时有人敲门,他打开门甚至没看清面孔时,一个酒瓶出其不意地砸过来,当时他就失去了意识。谁会上门来袭击他们呢?答案不言自明,当然是那个租住了两年的凶手,但这人又是怎么掌握到他们的动向,知道他们在调查命案的呢?

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一个大夫走过来,建议他们报警。

“报警吧,现在真是太危险了。”宋宇平也对孙逸说。

他摇摇头:“不,还差一步。我已经想到最可能的嫌疑人了。”

破绽

“是汪一舟干的!”回去的路上,孙逸突然说。

“啥,你不是说他最没有嫌疑吗?”任敏表示不解,“如果他就是真凶,干吗连着租住两年之后还要用真名租住一年?怕自己不容易暴露吗?”

“你听我慢慢说。之前我们已经推测出凶手连续租了两年的房子,用假名显然是为了隐藏某件事情,防止被后来者查到。想一想,如果你自己就是凶手,除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外还要怎么做?”

两人摇头。

“除了隐藏,他还要知彼,知道是谁在查他。按这个思路想下去,汪一舟连着用假名租完两年,再用真名租住一年,并且留下了真实的手机和身份证,一旦出现我们这样的调查者,自然会去找他了解情况,这样他就可以一边装无辜一边获得我们的动向。”

“嘿,真是这样呢!”任敏激动地叫起来。

“可惜他太蠢了,本来已经隐藏的很好,偏要多此一举地来杀人灭口!明天我们就请他来一次吧。”

当晚孙逸给汪一舟打了电话,对方答应明天下午来见一面。

第二天汪一舟走进来时,环顾四周,感慨道:“还和我走的时候一个样啊,你们收拾的真干净啊!”

“你在这里住的时候不收拾吗?”孙逸问,“或者,请人来收拾。比如钟点工!”

“一个人住有什么好收拾的。”他淡淡地说,轻飘飘地走过了这个试探他的陷阱,完全像个局外人。

一边坐着的宋宇平不易察觉地摇了下头,这是两人事先定好的暗语,因为宋宇平昨晚被袭击了,所以也许能认出凶手。看见他摇头,孙逸的信心开始动摇了,难道这个人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这里挺便宜的,环境也好,你当时怎么就搬走了?”孙逸不动声色地试探他。

汪一舟耸耸肩:“我考上研究生,换学校了呗!”回答的也很自然,不像是撒谎。

他来之前三人向房东打听过汪一舟的情况,房东说是一个很安静的小伙,因为在图书馆打工和上自习,平时都是很晚回来,总是独来独往。房东说他经常帮邻居的忙,心肠特别好,而且不抽烟不喝酒,听说后来考上了同市一所很好的大学。

他太像个好人,像的有点假!但孙逸的怀疑在他铁板一块的保护色上却找不见漏洞,根本一处也没有。

孙逸问起昨晚他七点到八点他在什么地方。

汪一舟扫了眼宋宇平头上的绷带,笑着说:“怎么,你们出了事?查我的不在场证明?”

“就算是吧,只是排除一下,不必介意!”孙逸轻描淡写地说,同时紧盯着他的眼睛。

汪一舟摇摇头:“你知道的,昨天我休息,晚上一个人在寝室里看书,没人能证明!”

“是吗?”孙逸有些失望,本以为他会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如果是那样,自然可以以此为突破点寻找漏洞,但他却一脸不知情的样子说自己没有。他隐隐地想,眼前的这个小伙要么是善良之辈,要么就是大恶之人!

“最后一个问题……你看得见这屋里的鬼吗?”

“鬼?我不知道这里有鬼呢!”

最后实在没有收获,汪一舟告辞离去,这时六点钟敲响,女鬼的形体慢慢出现在灯光下。孙逸垂头丧气地抽烟,没有去送送他的意思。

当汪一舟背对着他朝外走时,他猛然注意到一个细节,汪一舟在与女鬼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下意识地侧身让了下,动作非常细微,细微得让人怀疑看错了!

不!他撒了谎,他可以看见这个鬼魂!支撑汪一舟全部假象的基石有了松动,孙逸的脑子快速地转动起来,既然他看得见,那为什么这个外表普普通通的小伙子能在这里住上整整一年。

他们几人住了几天就开始感觉到身体不舒服。

孙逸看着汪一舟的侧脸,他的脸很苍白,像贫血似的。一个可怕的推想浮现在脑子中,这个人……和一个鬼共处了整整一年!

那么真相似乎开始慢慢浮现。

“请等等!”孙逸站起来伸出手,“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看得见她吗?”

汪一舟回过身,眼里有一丝残暴的神色滑过,转瞬即逝,他再次带回自己的面具,装作平静地说:“我看不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冷冷看了孙逸一眼,“神经病!”

掘尸

汪一舟走后,孙逸一直低垂着脑袋在抽烟。宋宇平说:“也许我们真弄错了,他如果真杀了人,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住三年昵?”

任敏说:“肯定是为了处理尸体啊,一点点地处理掉。学校附近如果发生了杀人碎尸案我们一定会知道的,可是这几年都没有,这说明汪一舟处理得非常仔细,弄不好是一块肉一块肉地往外带。”

宋宇平抱着肩膀打了个寒噤:“过了明天我们就搬吧,这里太可怕了。”

孙逸突然说:“其实,我们都想得太复杂了!”

“啊?”

他恨恨地抽了一口烟,把烟头一按,指着地板说:“十有八九尸体就在这里,挖!挖开什么都清楚了!”

三人开始一点点敲着地板去听声音,每一块听上去声音都差不多。最后孙逸不耐烦,从洗手间拖出水管对准整个客厅喷起来。

“啊,你干吗?”任敏叫着跳到一边。

孙逸一扔水管,积水汪在地板的缝隙里,只有一块地板的四周,水还在不断地下漏,勾出了一个长方形。

他指着这块地说:“就这里了!”

为了防止被房东听见声音,他们用枕头盖着,拿锤子去敲,一点点把这块地板敲开,然后用棍子去撬。

打开的一瞬,一股阴冷似冰窖的气息喷涌而出,依稀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哭喊,凄厉至极。

任敏捂着口鼻:“哇,这是什么?”

“我猜是冤气,这下八九不离十了,接着挖它!”

随着洞口越来越大,下面已经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堆白森森的骨头。孙逸摸出一块,拿在手上查看,不禁感觉背上一阵恶寒。

因为这块骨头上有刀子的刮痕,换了一块,也是这样,任敏的猜想确实被证实了,凶手真把尸体上的肉一块块地刮了下来,只留下一副空架子,这样尸体放多久都不会臭!

宋宇平惊讶不已:“那肉怎么办?”

“带出去扔了或者喂狗!”孙逸咬着牙盯着那个骷髅头,死后遭遇这样的惨事,难怪这个她的鬼魂一直无法散去。

任敏突然激动地叫起来,他从洞口缩回手,手里捏着的是一颗很大的钻石。

“你……你在哪找到的?”

“最下面一层的烂泥里!”任敏小心地抚掉上面尸泥,在光线下把玩着它。

“怎么会有这东西……难道是凶手送给这个女人的?不对,凶手不会傻到等女人死了还用这么贵的钻石陪葬!它应该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孙逸自言自语。

“你还记得那篇报道吧……09年3月有一个路人偷走了珠宝店的大量珠宝,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任敏无意间的话提醒了孙逸,这个钻石的出现让所有的谜题都迎刃而解。汪一舟就是那个09年3月份无意中抢了大把珠宝的路人,为了藏匿这足以判他几十年刑的珠宝,他用假名租住了这间屋子,并且雇了一个钟点工。

那么杀人理由也水到渠成,8月25日晚上,也许是这个钟点工无意间发现他的秘密,他选择了杀人灭口,之后这个先前放置珠宝的洞就用来存放尸体,然后这家伙用了一年或更久的时间一点点刮去尸体上的肉带出去处理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灵异鬼故事大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混世农民工
2 超能奶爸
3 一枪爆头
4 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关游戏
5 纪元重启录
6 从战神归来开始
7 农园医锦
8 幸孕:枭少的契约新娘
9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不从良
10 金主大人,请矜持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恶来传 作者: 疯狂的猪哥
都市激战 270035 字
既然苍天已死,那便我来做苍天。既然已经没有了路,那便由我来走下去!

2 无敌炼气期 作者: 爱吃鱿鱼丝
都市异能 1047551 字
修炼五千年,终有一日冲破炼气期,龙翔九天,横扫宇内,踏破凌霄!

3 开局假装是神壕 作者: 银光蜡枪头
都市异能 79168 字
系统让李小北征服相亲对象。完成的话奖励丰富,完不成就是死!!

4 最佳神医 作者: 赤焰神歌
都市异能 299600 字
师父曰:我仙界天医一脉,钱财必须富可敌国;美女必须一天一个!

5 从赘婿小说反派开始 作者: 木头
东方玄幻 104900 字
穿越到赘婿小说的世界,成了里面的反派路人甲,即将要被正义的主角……

6 超神学院之穿梭万界 作者: 醉墨痕
动漫同人 397728 字
王轩被拉去喝酒,酒精中毒而死。附身的系统还免费帮王轩销毁了肉身。

7 最强豪婿 作者: 秦尚书
都市生活 673730 字
在失意时,偶遇秦羽曦,并入赘秦家成为入赘女婿,夫妻联手一切我有!

8 都市魔瞳录 作者: 邪帝千城
都市异能 134153 字
且看落魄少爷,如何逆天改命,与倾国美女谈笑风声,终成一代传奇!

9 我开启了末世 作者: 风花雪乐
进化变异 295925 字
一代雷王重生末世之前,再寻兄弟同闯天下,终以魔神之名君临九城!

10 我在地球当武神 作者: 赵冲
都市异能 186195 字
灵气复苏,外来入侵武道复苏的世界,从黑暗走出的少年执掌未来的光明!

《钟点幽灵(一)》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