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悬疑小说 >> 灵异鬼故事大全 [书号150494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恐怖故事之十字路口

《灵异鬼故事大全》 鬼故事2015/著, 本章共8184字, 更新于: 2015-11-12 23:28

白纸灯笼

刘东华走在冰冷的路上,他的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冬天的傍晚总是黑得很快,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四周的一切就都被黑暗给吞噬了,只剩下刘东华脚下这条灰白的水泥路。路边有路灯,昏黄的灯光一盏接一盏地向前延伸着,让人觉得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风吹在脸上,刀割一样生疼。刘东华把衣领往上竖了竖,尽量抵挡那打着旋灌进脖子里的寒风。

再往前不远应该就到那个十字路口了吧。刘东华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那个十字路口有一家小小的修车铺,今天早上他的自行车就是放在那里修的。尽管那辆车很破,但刘东华却一直舍不得换一辆。路上很安静,除了风吹过电线发出的“呜呜”声,刘东华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啪啪”的,和他心跳的频率一样。

前方有一点亮光晃动了一下,是那个修车铺。刘东华记得早上路过时,就看见那门口挂着一个白色灯笼。当时他还有些奇怪,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在门口挂一盏纸灯笼?

十字路口一直笔直延伸着的水泥路面,在这里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一条土路斜斜地岔过去,通往不远处那个光秃秃的小山,刘东华记得那片山脚下是一片坟地,一个个凸起的坟堆像极了隆起的鸡皮疙瘩,白天看了都让人头皮发麻。

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就是那个修车铺。那是一间用几块木板搭凑起来的小木屋,几片石棉瓦盖在上面就成了屋顶,此时正在风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门关着,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墙上挂着的就是那个左右晃动的灯笼。灯笼是白色的,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蜡烛还很长,看起来刚点上没多久。

“有人在吗?”刘东华叫了一声。

屋子里没人回答。刘东华往前走了走,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吱嘎”一声,门开了。一阵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让刘东华有些发呕。刘东华皱了一下眉头,脚抬了抬又放下了。他看了看黑漆漆的屋里,冷森森的有些让人害怕。

“有人在吗?”刘东华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里面仍然静悄悄的。他没有进屋,那黑黑的屋子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一丝恐惧,尽管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可是当他一回头,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脸色很苍白,在昏黄的路灯下仿佛一个毫无生气的纸人站在那里,正直直地看着他!

“你吓了我一跳!”刘东华拍了拍胸口,缓了一口气说。他认出面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个修车铺的老板,早上他推车过来的时候见过一面,只不过现在他的脸色好像更白了,简直毫无血色。男人对他点了下头,然后径直走进屋里。

“进来吧,你的车修好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冷冰冰的让刘东华觉得很不舒服。“啪”的一声灯亮了。灯泡很小,闪着昏黄的光,却让刘东华安心不少。他有些奇怪,既然屋子里有电灯,为什么还要在门外边挂一盏灯笼呢?刘东华看见自己的自行车放在墙边,就走过去推了出来,回头问男人:“多少钱?”

“两块。”男人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个搪瓷茶杯,里面的开水正冒着热气,“外面天冷,喝口水再走吧。”说罢不由分说便塞在了刘东华手里。这让刘东华有些意外,他觉得这杯滚烫的开水和男人冷冰冰的语气好像不太协调,总让人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刘东华只能接过来,轻轻喝了一口,涩涩的。

“这里的水质不好,凑合喝吧。”男人直直地看着刘东华,这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不……不是。”刘东华掩饰着,又喝了一口,随口问道,“对了,你干吗要在门外边挂一个灯笼啊?”

“我的老婆和孩子今晚要回来!我怕他们找不着家,那是给他们指路用的。”

老张

刘东华走进水泥厂的时候,还在回想刚才那个男人的话。他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会有人找不到自己家呢,还要专门在门前挂个灯笼做记号?而且,那个路口也只有那一间小木屋,就是想走错也不可能啊!

他走进车间的时候,老张正在那条长长的皮带运输机旁抽着烟。老张是他的搭档,他值夜班,老张值白班。他们的工作很清闲,就是看着这条长长的皮带,让它正常运转不要偏离了轨道就行。因为本来就没有多少事可做,所以偌大的车间就只安排一个人值班。事情虽然不多,可是危险性还是有的,听说去年就有一个员工因为值班时睡着了,结果衣服不小心卷了进去,整个人也随即给带了进去。等到被发现时,只剩下一滩肉泥卷在皮带的滚轮上了。所以每次接班时,老张都会特别叮嘱他:“千万不要睡着了!要是出了事,那可连全尸都剩不下啊……”

今天刘东华不想听老张啰嗦这些,就故意另找话题说:“老张,你知道咱厂不远处那个十字路口吧?”

“知道啊。怎么了?”老张五十多岁,看起来却像一个古稀老人,一张脸上皱纹层层叠叠,刀刻一样。

“我今天在那儿修车,那个老板竟在门外挂了一盏纸灯笼,说是怕他的老婆孩子摸不着门。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是说那个小木屋?”老张的脸色突然变了,连声音都有些颤抖,“那里不是早就没人了吗?”

“是啊,可能是最近才开的吧。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看见那儿有人,怎么了?”

老张突然不说话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这让刘东华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于是又追问了一句:“怎么了?你说话啊。”

老张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你以后还是尽量少到那儿去!那个男人的老婆早在一年前就出车祸死了,肇事司机逃逸。他挂的那盏灯笼,是在给他的老婆招魂啊!”刘东华看着老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门外,心里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面前的皮带机械地转动着,一圈又一圈,枯燥却不知疲倦,轰鸣的电机声吵得刘东华有些心烦意乱,他觉得自己有些困,眼皮似乎越来越沉,就连面前的大皮带都变得有些恍恍惚惚。他用力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喃喃地说:“今天这是怎么了?白天明明睡了一整天啊,怎么还这么困……”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刘东华突然听到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他有些奇怪,老张已经走了啊,是谁还在这个车间里啊?他循着长长的皮带看过去,隐约看见皮带的尽头好像有个人影在晃动,那人的手里好像拿着一把铁锹,叮叮咚咚地不知道在铲着什么。刘东华觉得那个人影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于是便拿起手电筒走过去。

皮带很长,皮带两侧的灯光朦朦胧胧的,让刘东华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轰鸣的电机声突然小了下来.那条转动着的皮带竟慢慢停下来了,这可是从来也没有过的事。难道出事了?刘东华突然吓了一跳,赶紧加快脚步往那里跑了过去。

皮带的尽头是一个大大的滚轮,此时不知什么原因,上面竟然粘了一层厚厚的泥,那层泥黑乎乎的,带着一股恶臭。一个人正拿着一把铁锹,一下一下地在那滚轮上铲着,发出咚咚的声音。那人背对着刘东华,看不见脸。

“喂!怎么了这是?”刘东华叫了一声。那人没有回答他,依然自顾自地忙活着。刘东华往前走了走,心里有些气愤,这人怎么不说话啊?他伸手去拍那个人的肩膀,可是手伸到一半却一下子停住了,他想起来了,这个人,是那个修车铺的老板!他怎么会在这里?刘东华愣住了。那人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缓缓地转过脸来,一张惨白的脸此时正直直地看着他。正是那个男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刘东华愣了一下说。

男人突然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我来帮你啊!你看,这上面粘的这么厚,不铲干净怎么行?”

刘东华往跟前凑了凑,疑惑地说:“哪来的这么多泥啊?”

“这不是泥!你没看清啊,这是个人卷在里面啊。”男人突然向刘东华走过来,手里拿着的铁锹微微颤动着,刘东华看见那铁锹上粘满了黏稠的血,正一滴滴地滴在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刘东华本能地后退了一步,转身想跑,可是不知为什么,一双脚却死死钉在地上,根本挪不动步,他看着那个男人慢慢走到跟前,缓缓举起那把铁锹:“你逃不掉的!呵呵,血债总归要血偿!”男人的眼里流出了两行黑色的血,哪里还有一点活人的气息,分明是一个索命的恶鬼!

和昨天一样

刘东华在“啊”的一声尖叫里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歪靠在皮带边的铁架子上。他的耳边是轰鸣的电机声,长长的皮带依然不知疲倦地运转着。原来只是一个梦!刘东华长长吐出一口气。

自己怎么会睡着了呢?可是很快,他的神经又再一次绷紧了,他突然想起老张的话:要是睡着了,那可连具全尸都剩不下啊!他往下看了看,自己的衣角正在皮带的边缘晃动着,一线之差!他想起刚才梦里的那个大滚轮,那黏黏的黑色尸泥……他猛地把衣角收回来,像一个刚刚被蝎子蛰到的小孩!

一直到下班的时候,刘东华仍然心有余悸。今天回家一定要好好睡上一觉,刘东华想。如果再有下次,自己恐怕就不会这么走运了。

一双枯瘦的手拍了一下刘东华的肩膀,他哆嗦了一下,回过头就看见老张那一脸刀刻般的皱纹。

“想什么呢?”老张问。

刘东华苦笑了一下,没有作声,递给老张一支烟,就下班走了。他不想让老张知道夜里发生的事,那样他一定又会没完没了地啰嗦起来。

刘东华走近那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他猛蹬了两脚那辆破自行车,老旧的车链子发出吱嘎吱嘎的怪响,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在苟延残喘。人们都说那个路口很邪,因为路的那边是坟地,这边是村庄,活生生的一个生死分界线!刘东华听过很多关于那个路口的传闻,据说很多人都曾在夜里见过一个黑影在那里晃荡,人们都说那是等着投胎的鬼魂。刘东华在没进厂之前,有次路过那里,就曾看见过一只血淋淋的手在路中间晃动,吓得他好久都不敢从那儿走。可后来来到这个厂,那个路口却成了他的必经之路,尽管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胆战心惊,但没办法,因为胆战心惊不会死人,但没有工作却真的会饿死人!

经过那个小木屋的时候,刘东华不觉多看了两眼。房门依然是紧闭着的,不过门前挂着的白色灯笼已经不见了。刘东华有些纳闷,哪有做生意整天关着门的道理,而且门前连个修车的标记都没有,昨天早上要不是那个男人碰巧站在门口,自己也不会知道这里是一个修车铺。正想着,刘东华突然觉得自行车变得沉重起来,他下车一看,不禁骂了一声,自行车的前轮胎已经干瘪瘪的了,一枚图钉钉在上面,亮闪闪的。

见鬼了!刘东华想,昨天早上也是在这个地方,也是这样一枚图钉!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小木屋,只能又推了过去,走到那屋子跟前时,那扇关着的木门竟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那个男人惨白的脸,把刘东华吓了一跳。

“车坏了?”男人的声音依旧冰冷。

“嗯。”刘东华的目光有些躲闪,他对这个男人有些本能的恐惧,甚至不敢直视男人的目光,真怕他的眼里会突然流出两行黑血,和他梦见的一样。

“放那儿吧!晚上来推。”男人说。

“晚上?”刘东华愣了一下,随即恳求道,“师傅,你看这毛病又不大,能不能……”

男人摆了一下手,打断了他的话:“我现在没时间,你要是等不了就推走好了。”说罢便进了屋。

刘东华叹了口气,将车放在门口,心里嘀咕:“又和昨天一样!真是个怪人。”

疯子还是见鬼?

一天的时间就在刘东华浑浑噩噩的睡梦中过去了,他睁开眼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他决定今天早一点过去,因为一想到那个男人惨白的脸和那个晃动着的灯笼,刘东华就觉得头皮发麻。

尽管天还没全黑,可是那个小屋里面的灯却已经亮起来了,这让刘东华有些意外。那个白色的灯笼依然挂在那里,一晃一晃的。

房门是虚掩着的,刘东华看见那个男人背对着他坐在桌子边,似乎在喝酒。男人手里点着一支烟,红红的烟头一闪一闪,像是一点鬼火。他在说话,声音很低,刘东华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男人的声音似乎很温柔,完全不似和他说话时的冰冷。

刘东华推了一下半掩着的木门,嘴里轻咳了一声。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摆在墙角的自行车。刘东华环视了一下四周,一时觉得有些发冷,因为屋里除了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别人。他刚才在和谁说话?

他把车推出来,然后把钱递了过去:“师傅,给你钱。”

男人没有接,反而指了指面前的酒杯问刘东华:“喝酒吗?”

刘东华摇了摇头说:“不喝,一会儿还要上班。”

“那就喝口水吧,天冷!”男人说着便把桌上的搪瓷缸递了过来,硬塞在刘东华的手里。刘东华本想拒绝,可看到那个男人冷冷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喝了一口,涩涩的。

“一个人喝酒啊?”刘东华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不是啊!那不是还有我老婆吗?她刚出去,你没看到啊?刚才还对你笑来着。”男人看着刘东华,笑着说,用手指了指门外,“她就住在那里不远的地方,天黑的时候才过来。”

刘东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半掩着的房门正对着门外那条斜斜的土路,远处的小山只剩下一个黑糊糊的影子。一阵风吹过来,让刘东华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

他的老婆出车祸死了,他挂那个灯笼,是在给他的老婆招魂啊!刘东华想起老张的话,头皮一阵发麻。这是个疯子,还是……自己见鬼了?刘东华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现在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他把茶缸放到桌上,小声说:“师傅,我……我先走了啊,一会儿还要上班。”

男人没有回头,只是挥了下手,幽幽地说:“去吧。外面天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万一出了事,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这本是一句关心的话,可刘东华却怎么听都像是一句诅咒。

是祸躲不过

刘东华到了单位。车间里一如平常,老张坐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枯槁的雕塑,见了刘东华,竟然破例没有叮嘱他什么,而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偌大的车间又只剩下刘东华一个人。一阵沉沉的倦意袭了过来,刘东华打了一个哈欠。这两天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走进这个车间,他就开始发困,那种困意沉沉的,让他觉得眼皮似有千斤重,怎么睁都睁不开。

他努力眨了眨眼睛,面前的皮带变得有些模糊,一会儿远一会儿近的,轰鸣的电机声也开始变得忽大忽小。越来越困了,而且头很痛,刘东华觉得自己真的快坚持不住了,他的眼睛已经完全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像走进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世界里,四周很嘈杂,乱糟糟的听不清是什么声音。

他的面前是一条笔直的路,灰白的和那条水泥路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路的两边没有路灯,而且没有一丝风。刘东华就那么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的思维似乎停顿了,只能机械地往前走,像是被一个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他看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灰白的叉号般醒目。路的中间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刘东华看不清他的脸。他往前走了走,眯着眼睛往前探了探身,仔细一看,却“啊”的一声张大了嘴巴!他看见一张苍白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脸上的五官都在,却惟独没有下巴,刘东华看见裸露的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正在一张一合,发出“嘿嘿”的怪笑。

“你逃不了了!呵呵……”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他回过头,看见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那张脸上没有五官,鼻子嘴巴眼睛都被糅合到了一起,像一团烂泥糊在脸上……

就在刘东华感到极端恐惧的时候,一阵钻心的刺痛把他从这个恐怖梦境里拉了回来。他睁开眼的一瞬间,耳中首先听到的是一声“咔嚓”的脆响。那是他的骨骼被皮带压碎的声音!

再恐怖的噩梦总有醒来的时候,无论多么可怕,但终究不会致命!但是现实不同!是祸躲不过!这是刘东华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

惊异

刘东华醒过来的时候,鼻子里嗅到的是浓浓的苏打水的味道,他看见自己的一只胳膊正挂在面前,上面缠着厚厚的绷带。

刘东华没有死,在最后关头是皮带上的应急装置救了他的命。自从去年那个工人出事以后,厂里就在每条皮带上安装了这种应急制动装置。刘东华一直以为那根本没什么用,没想到这次却硬是把他从死神那儿拽了回来。但他受伤的那只胳膊因为粉碎性骨折,不会再灵活如前了。

旁边的医生冷冷地说:“我们在你的血液里发现了大量安定药物成分。明知道你的工作存在一定危险性,还在上班前吃安眠药,你不想活了啊?”

“安眠药?”刘东华一下愣住了,那一瞬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轰得他有些蒙!这两天的遭遇放电影般一幕幕在他的眼前重复着,他想起那个男人递给他的那个搪瓷缸,那涩涩的开水,还有那车胎上亮闪闪的图钉。一定是那个男人!刘东华觉得心里有一股火在燃烧,在蔓延,烤得他口干舌燥。他豁然起身,在医生惊异的目光里走出病房。

那个十字路口仍然横在那儿,路边的野草仍然在左右摇摆着。“砰”的一声,那扇关着的木门被刘东华一脚踹开了。那个男人正坐在木桌边,面前放着一杯酒,和昨天晚上一样,仿佛一直就没动过。

“来了!”男人抬起头看了看刘东华,他的表情怪异,似笑非笑的,仿佛早知刘东华会来一样。

刘东华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男人,“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们无冤无仇!”刘东华咆哮着。

“其实你不该来的!”男人答非所问地叹了一口气,“既然阎王爷不收你,你干吗还硬要往里闯呢!”

“我问你为什么要害我?是不是你以为我就是那个害死你老婆的司机?”刘东华绝望地叫着,“你弄错了!我他妈穷的连辆新自行车都舍不得买!”

男人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据说每个因车祸死去的人,他的魂魄都会被禁锢在原地,直到下一个死在那儿的人去替代他才能离开!我老婆本来就怕黑,这么久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好了,你来了!”

刘东华愣住了,他似乎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他真的不该到这儿来!这是个疯子!和疯子怎么会有道理可讲呢?他想跑,可是在回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惊异的人,老张!更让他惊异的是,老张的手里正拿着一把铁锤,而这把铁锤砸到了他头上……

“你不该来!你本该安享晚年的!”

“不,我已经老了,我活着本就没什么意思,只希望我自首以后,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把那个肇事的人抓住,我,我女儿,还有我的外孙,我们就安心了!”

男人的眼里有一滴泪滚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从天堂坠入地狱

一年前的一个傍晚,天阴沉得厉害,凛冽的西北风吹过路边的高压线,发出“呜呜”的哀鸣。一个男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在冰冷的水泥路上缓缓而行,男人的耳朵冻得通红,但脸上却洋溢着温暖的笑。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的一只手揽着男人的腰,另一只手轻轻地托着突起的肚子。女人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刚在医院做过检查。因为在街上买了些东西,所以回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冷吗?”女人问。

“不冷。”男人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想起刚才在医院时医生暗示他的话,让一心想要个儿子的他有些飘飘然。

“你说,我们的孩子出生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女人摩挲着男人宽阔的后背,一脸温馨的向往。

“呵呵!”男人笑了笑,“不知道,肯定很漂亮吧,像你!”

男人看见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十字路口,把车速放慢了些。那个路口有一家属于他的修车铺。他们就要到家了!那是他们的小窝,他们的天堂。但有时候,天堂会离地狱很近。生和死,有时也许仅仅就是一线之隔。

在昏暗的天色里,十字路口像是一个灰白的叉号。男人走到这个叉号中间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见了身后的一抹光亮,那是汽车的灯光!男人甚至没来得及回头,身体便如一片被狂风卷起的落叶,凌空飞起。

男人在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后,最后看见的是一辆飞驰而过的黑色卡车。女人的身体倒在不远处,汽车的轮子从她肚子上碾过,她的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扭曲着,眼睛凸在眼眶的外面,直直地瞪着她身下那团血淋淋的肉!那是她的孩子!这个可怜的女人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孩子出生的情景,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十字路口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安静得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除了不远处那辆扭曲了的自行车,一个轮子还在不停地转动着。

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传来一阵自行车的“吱嘎”声。男人的眼睛贴着路面,看到了一个缓缓过来的人影,那个人影吹着口哨,推着一辆自行车在路上走着。男人的手指动了动,只一下,却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男人没有放弃,他继续努力着,男人的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也许,他的老婆,他的孩子还有救!

人的信念有时真的会很强大,甚至可以强大到和死神抗衡。就在那个人影快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男人终于举起了他一只沾满鲜血的手,微微地晃动着。他知道,这个人也许是他惟一的希望,他并不需要那个人做些什么,他只是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处境,然后打个电话报警,这样也许就可以救回他的老婆,还有……他的孩子!

可是,他听见的却是一声自行车倒地的声音,然后便看见那个人转身跑开的身影,那个男人惟一的希望就这样跑开了,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尖叫!男人永远忘不了那个人影跑开的脚步声,那个让他绝望的声音!

可那个人影并没有跑多远,却又转身跑了回来。是良心发现吗?不是!那个人影只是回来推起那辆自行车,然后又一次跑开了!但在那个人影弯腰扶起车子的一刻,男人看见了他的脸!那个人就是刘东华。

这个男人后来得救了,可是他的老婆却死了。男人最终没有找到肇事卡车,却记住了刘东华的样子。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心怀巨大的仇恨的时候,每一个相关的人在他的眼里都是该死的!刘东华就这样成了男人的报复对象。

每一个夜晚,男人都会在这个十字路口徘徊,他会点燃一支烟,轻声地和自己的老婆拉些家常,然后,默默地等着刘东华从这里路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灵异鬼故事大全》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开局假装是神壕
2 我开启了末世
3 虎婿
4 全职狂婿
5 我!掌控全球
6 超能仙医
7 农家娘子有点辣
8 福妻临门:农女巧当家
9 撒旦总裁晚上见
10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188138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2 蜀中龙庭传 作者: 徐远书
架空历史 143123 字
北梁王被贬五年归京,又将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一柄玉扇,一程人生。

3 武修为帝 作者: 傲骨云影
东方玄幻 1522566 字
他丹田被废,还被逐出师门,只能以武入道,逆天改命,登顶至尊!

4 无敌神婿 作者: 小生水蓝色
都市异能 60838 字
两年前,杨墨不得已入赘。 两年后,重伤痊愈,所有仇与债,都将偿还!

5 重生之商海霸业 作者: 关越今朝
都市重生 222000 字
时光倒流,丁驰重生一世,修学业搏商海,造就辉煌事业,步向人生巅峰!

6 神武之三界封魔 作者: 弄蛇者
古典仙侠 701193 字
亘古厄难浩然而至,天下妖变,有一群年轻人,只道:‘走!我们去死!“

7 超能奶爸 作者: 落叶星星
都市异能 522510 字
灵气复苏,异能涌现。他重回都市,怒斩异人,维护和平,守护萌娃!

8 逆熵论 作者: 坚冰覆霜
未来幻想 351808 字
游戏的世界,带着拯救文明的使命。真实的宇宙,逆熵终点即成神。

9 赘婿无双 作者: 向阳的心
都市重生 143876 字
被丈母娘嫌弃,遭老婆白眼,懦弱小伙儿一朝苏醒记忆,从此美滋滋!

10 开局就无敌了 作者: 残风破
东方玄幻 255788 字
十方天帝,再世为人, 逆者杀!顺者昌!这便是凌风的做人原则!

《恐怖故事之十字路口》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