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独尊凰权 [书号147730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十九章 婚嫁

《独尊凰权》 仓素/著, 本章共5567字, 更新于: 2015-12-18 14:43

那日梓汐一离开,苏如画便命人传召了太医,她已是滑胎两次的女子,本不宜有孕,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她最后一子,她不可大意。

“太医,我腹中皇儿可好?”苏如画蹙眉问询着,如同全天下最普通的母亲一样,担心着自己的孩儿。

老太医面色一缓,躬身回禀道:“娘娘不用担心,小皇子无碍。”

苏如画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但还是不确定的问道:“太医可确定,我今日……今日吃了些不洁之物,可否对孩子有损伤呢?”

“娘娘且宽心,皇子无事,臣确定无疑,至于这不洁之物,娘娘现在怀有身孕,以后还是少沾为妙。”

“谢过太医了,本宫以后还要仰仗大人,希望大人能全心全力。”

“南王交待过在下要全心照顾娘娘,南王对在下全家有再造之恩,臣自当竭尽全力。”

苏如画满意一笑,她娘家势强,这后宫又谁与争锋呢。至于夏梓汐,竟然敢如此欺骗于她,只能是不死不休了。

梓汐从宫里回来之后便病倒了,开始只是风寒之症,府医看诊之后只说是并无大碍,可几服药下去,这病情却是丝毫不见好转的。

来探病的人是一拨一拨的,都眼看着这花样年华待嫁之女迅速的消瘦了下去,搞得红豆本就绣好了的嫁衣是改了又改。

“小姐,你吃点东西吧,你看看你这腰身又瘦了一圈,都弱不胜衣了。”红豆苦口婆心的在梓汐的床头劝着。梓汐心思重,她也清楚当年的原委,为自家小姐很是抱不平,可她一个小小的丫头,能有什么办法呢?

梓汐脸色早已不复当日的健康红润,瘦的颧骨都突出了几分,哪里还有曾经冠盖满京华的风采?“红豆,我没胃口,你拿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小姐……”红豆还想说什么,却被薏仁的眼神止住了。等两人出了门,红豆才责怪出口:“薏仁,你拉我干嘛,你看小姐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咱们难道就看着小姐这样吗?”

薏仁嗔怪的看着她:“红豆,咱们跟了小姐这么久了,难道你还看不出小姐的心思吗?她是心病,这饭食又有什么用呢,心病还得心药医啊。”

“我哪里不知道小姐是不想嫁呢?可这婚事老爷夫人都没办法,我们这些小丫头又能怎么办?我现在只想陪着咱们小姐嫁过去,若是那玉王要如何,我替小姐去死便好了,也全了我们的主仆情意。”

薏仁不耐的点着她的额头:“你个傻丫头,咱们就是全替小姐去死,那到时候谁来照顾小姐呢?那玉王不还是想怎样就怎样。可如今,我也没了主意,咱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红豆不由得红了眼:“当初小姐买下我们几个,对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小姐这样好的人,却要嫁给个畜生,你让我如何不难过。”

薏仁也按捺不住的哭出了声,她们命贱如厮,又拿什么去抵挡那抗拒不了的命运呢?

梓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府医看了一遍又一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好只留下一句“尽人事听天命”便挂印离去了,他自诩名医,却连是什么病症都看不出来,还有什么颜面留在这府里呢。

薛柔和夏怀渊则是日日的守在梓汐的床边,梓汐清醒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

这日,梓汐一睁眼便看见了满眼通红的薛柔,心中的愧疚蔓延开来:“母亲,你——又是一夜未睡吗?”

薛柔温柔的握住她的手,把自己的体温努力的传递给她:“汐儿,你可有什么想吃的,娘亲去给你做,今日,你爹爹特意请了太医过府来替你看诊,你总得吃点东西的。”她是强忍着泪意的,她的汐儿如今越来越瘦了,手下的肉竟可见骨。

梓汐脆弱的笑笑,她此时什么胃口都没有,只想睡去,可她不能让母亲失望:“母亲,我想喝宋妈熬的素粥。”

薛柔终于破涕为笑,汐儿终于要吃东西了,就是铁打的身子,这一日复一日的熬着也是熬不住的。“宋妈,听见了吗,快去熬粥,汐儿多日未进水米,记得要素。”

宋妈也大喜过望:“老奴知道,老奴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虽说是想吃,梓汐却也只进了几口便全都吐出来了,薛柔在一旁大惊失色的拍着梓汐的肩,终于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汐儿,汐儿,是娘亲没本事,护不住你,你才糟了这么大的罪。汐儿,我的孩子……老天啊,你要是惩罚就罚我吧,为什么这样对我的孩子,老天,你让我去死吧,放过我的孩子。”她再无平日的端庄贤惠,只像一个疯妇一般咒骂着上天,命运太不公平了,她的汐儿才十六岁,竟要承受如此这般。

“柔儿,柔儿,你怎么了?”夏怀渊一进院门便听到了这边的哭喊声,他急忙快跑了几步,却见薛柔瘫倒在地的模样:“柔儿,你现在不能倒下,太医来了,汐儿还等着你照顾呢。”

薛柔这才如梦方醒,对了,汐儿,汐儿。“太医,你快帮我看看我女儿,究竟是什么病症?”夏怀渊把太医带到了梓汐床前。

此时他们已顾不上那么多了,那太医是医学圣手,他先是诊脉,后又看了看梓汐的舌头,半晌,才摇摇头:“夏将军且随我来。”

夏怀渊心知不妙,可他还是对薛柔安抚道:“我去去就来。”薛柔岂有不知的,但是她现在只想多陪着梓汐一会儿:“好。”

两人到了僻静出,夏怀渊才问出口:“太医,你与我实话实说,小女……是不是不行了?”

那太医也十分为难:“那在下就不瞒将军了,小姐如今——的确是油尽灯枯之势。可老朽医术浅薄,看小姐的脉象虽弱,却弱中有力,若是好好调养,就是恢复也未可知。”

夏怀渊最不耐烦这些中庸之言。他了解这些太医,因为时常为皇室看诊,不敢下猛药,怕株连九族,可汐儿如今……他闭了闭眼,是该下决心了。

“在下谢过太医,小女的病怕是不好了,还希望太医能保守此事,毕竟小女是即将要嫁人的。”

那太医了然的点点头:“在下自然知道其中轻重,还请夏大人节哀。”

太医的到来并没有让梓汐的病情有所好转,她的身子每况愈下。纸终究包不住火,来探病的人越来越多,相熟之人尚能见梓汐一面,那些点头之交也只留下礼品便离去了。京中人都言夏家小姐八字太轻,压不住皇室威严,所以还没嫁人老天就要把她收回去了。

而那夏家小姐未婚夫——玉王的反映就成了众人观望的重点。

凌芷宫

保养得当的醇太妃依旧坐在她最爱的软榻之上,而那下面坐着的则是这段时间舆论的男主角——玉王。

“母妃近日心情大好啊?”

醇太妃把玩着自己染着丹蔻的手指:“皇儿难道就不开心吗?母妃可是听说了,你那未婚妻怕是命不久矣。”

玉王灿然一笑:“母妃消息灵通,儿子自叹不如。只是没想到那夏小姐倒是白瞎了好相貌,竟然这样没有福气,儿子本想着她若是聪明识趣,等我二人成婚之后琴瑟和鸣也未尝不可,可谁知她这样就受不住了。”

醇太妃面露嘲讽:“她福气浅薄,自然配不上我儿。如今她行将就木,母妃就去太后那里为你撤了这门婚事吧,也免得你娶一个将死之人入府,还糟了晦气。”

玉王却轻轻摇头:“母亲不必多虑,就是这样,儿子更要娶她,而且是风光大娶,十里红妆。”

“皇儿这是何意?难道你真愿意把这王妃之位给一个死人吗?我儿本应该与大族联姻,那夏家是微末出身,你娶她已是恩惠于她,现在她马上就死了,你再娶她又有何用途呢?”

玉王自有盘算:“母亲此言差矣。世人皆知,夏家千金自幼与人定亲,却因为男方悔婚,使夏小姐在成婚之日颜面扫地。而后夏氏女与本王定下婚事,如今她性命危在旦夕,而我是她的未婚夫婿。若是我此时还坚持娶一病重之人过门,世人该如何看我?”

醇太妃恍然大悟:“那自是看我儿有情有义,对夏家恩重如山了。而待她死后,你的王妃之位自然还是空的,那些士族不会在意一个死去的王妃的。皇儿果然好算计,你既要娶那便娶吧。”

夏怀渊本以为梓汐如此情形,玉王目的间接达到,该是要退了这门亲事的。可谁成想玉王却亲自上门探望未婚妻。

一时京城大赞:“玉王爷平日里看着风流不羁,却是极为有情有义之人,那夏家小姐都如此境地了,他竟不离不弃,甚至亲自前去探望,真是好儿郎的模范。”

“是啊,以前我都当是玉王爷荒唐无道呢,没想到现在才知道谁是真正的有情人。你可还记得之前与夏家小姐定亲之人?”

“你说那第一公子,自然是记得的。这个公子,倒是看着痴情,可人品……真是不提也罢。”

“这个公子当初娶了夏家养女,我听说,前段日子那养女为公子产下一子,却是死胎,真是报应啊,那养女当场就疯了,跑出去不知踪迹,当真孽缘。”

“孽缘又如何,那夏小姐倒是有个有情人,可惜没有那个福气享受。”

两人一时唏嘘不已,各人有各人的命,富贵百年,实在太难。

月凉坐在梓汐的床头细细的端详着梓汐的容颜,不禁哭出了声,这人,怎么一月不见瘦成了这个模样,她吃了多少的苦啊。

楚询枉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却看是自己妹子在哭,不由得摇摇头,把月凉带了出去,免得打扰到熟睡之人。

“月凉,梓汐在睡觉,等一会儿她醒了你定要笑颜以对的,不然她不放心。”

月凉看着这个深沉的大哥:“我实在是忍不住,汐儿……她以前那么……那么健康,那么善良,却是如今模样,夏夫人说她是心病,再也好不了了。说到底,是她不愿嫁给玉皇叔,才……至此的,是我们皇室害了她。”

楚询枉想起了那个曾经巧笑倩兮的女子,闭紧了双眼,终究是他晚了一步,才害她如此。若是早一天,若是他不犹豫……会如何?

“梓汐——是个好女子,她定不愿看到你如此伤心,收拾下随我进去吧。”

梓汐醒了,却听到开门声才睁眼:“月凉……你来了。”

她等的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月凉一如往昔的努力笑着,却怎么呀压不住眼睛的酸涩,只好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是啊,来了,你这丫头,真是不拿我当姐妹,病了这么久也不说。”

梓汐虚弱的笑笑:“你说过我是招祸的体质,这病啊灾啊的还少吗,要是次次都麻烦你,怕是你嫌烦呢。”

月凉的眼睛还是红了:“没事,你是天儿的干娘呢,麻烦我一辈子才好,我也要缠着你一辈子。”

梓汐想拭去她眼角的泪,手提到一半却就无力的掉下去了,月凉急忙把自己的脸递上去,握住了她的手。梓汐眼角滑过了一滴泪:“月凉,我怕是没有一辈子了。”

月凉急切的捂住了她的嘴,像是她要是说出来就没了什么一样。梓汐却执拗的看着她,月凉终是放了手:“你说吧,让你说。”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梓汐这辈子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父亲……母亲,他们日渐年迈,我却——不能照顾了,月凉姐姐待我如亲妹,就满足……满足……梓汐最后的愿望吧。”

月凉已然泣不成声:“你说,说吧。我都答应你。”

“以后帮我经常来探望父亲母亲……让他们知道……我一直都在。”

“好。汐儿,你一直都在的,一直都在。”

月凉就这样和梓汐聊着,她坐着,她躺着,聊初见,聊人生,聊天儿,聊……未来,可惜她没有未来了。

“月凉,你先走,我和梓……我和夏小姐有话要说。”楚询枉终究还是想再看看她。

月凉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出去了。

这是两人自楚询枉大殿求亲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梓汐对这个磊落的男子不是不感激的:“楚……楚大哥,谢谢你。谢谢你那日的求娶。”

楚询枉惨然一笑,谢谢他?“梓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梓汐凄楚一笑:“现在我这身子……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梓汐,我若说当日我求娶不是因为月凉的请求,而是因为我心悦你,你可信?”

“我信,楚大哥为人刚毅疏阔,梓汐怎会不信。”

楚询枉握紧了拳头:“梓汐,是我对不起你,我晚了一步,若是我早一天,你可会应我?”

梓汐再次泪盈于睫,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会不会现在都晚了,楚大哥回去吧。月凉怕是等急了。”

楚询枉看着这个早无当日风采的姑娘,却是无比的心痛,他的迟疑,他的懦弱,终是害了她。

终于到了八月初九这日,梓汐如期出嫁,夏怀渊曾找玉王交涉过,梓汐的身体不宜移动,这婚礼就在夏家举办吧。可玉王怎会答应,他偏要那大红的花轿绕城一周,以彰显他的仁义贤明。看他那嘴脸夏怀渊恨不得直接带军队踏平了他的王府,可他……终是不能。

他夏怀渊血洒疆场半辈子,到最后,竟是连自家的儿女都无法庇佑,是他无能。看着缠绵病榻的小女儿,这个一生峥嵘的男子留下了平生第一滴泪……

这是梓汐第二次穿上这大红色的嫁衣了,与上一次的艳丽无双不同,这次她的形容枯槁,死气沉沉,夏家也提前准备好了白灯笼,时时准备着换下那喜庆的红灯笼。丫头们更是没规矩的哭作一团,都被薛柔打发出去了。

薛柔拿起了篦子要给梓汐绾发,她的汐儿这样美,不能辜负了这好容颜。梓汐却抬手止住了她的动作:“娘亲,不用了,女儿现在只想多……看看娘亲,把娘亲记在心里。”

若说梓汐上次成亲薛柔是喜忧参半,那她这次便是情难自已了:“娘亲的汐儿啊。”她如同小时候一般拉着梓汐坐在自己的怀里,“汐儿以后便不用看这尘世烦忧了,是娘亲对不住你,让你托生在我肚子里,汐儿下辈子做个普通小儿女便好,娘亲愿折寿十年换你下辈子喜乐无忧。”她这辈子护不住自己的女儿,就让她用下半辈子来偿还吧。

梓汐忙想捂住她的嘴,那胳膊却怎样也抬不起来了,“娘亲不必如此,汐儿能做爹爹和娘亲的女儿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至于……下辈子,汐儿也会时时祈求上苍让父亲母亲长命百岁。娘亲,女儿这一去我们母女便再无来日,娘亲切莫为女儿伤了身子,爹爹还有初晓都需要你,女儿即使不在,也会时时挂念着您的,娘亲千万不要让女儿走得不安心。”

薛柔哪里还忍得住,她养了十几年疼在手里的汐儿,就这样马上要被人害死了,她却无能为力。上天啊,为什么不让那玉王去死……为什么不让醇太妃那等恶毒之人去死,为什么偏偏是她的女儿。

“吉时已到。”喜娘的声音传来,提醒着薛柔时辰不早了。再不舍,这皇家的亲事已定,逃不得。

这次还是夏梓木背着梓汐上轿,他明显感觉到背上的分量不同往日,梓汐……瘦的也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妹妹可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如今——这是他唯一问得出口的了。

他们小时候嫡庶有别,他是庶长子,她是嫡长女,身份天差地别,他更是层曾一度在心里想着要是没有这个妹妹该有多好,可现在——他的妹妹马上就要死了,他的眼睛为何如此酸涩。

“大哥,妹妹要走了,以后爹娘,初晓就都交给你了,你和大嫂——要好好地。”

梓木把她向上抬了抬,想让她舒服些:“大哥定不负所望。”

全程和上次无差,初晓从大人的表情早已看出了什么,他还是紧紧的抓着梓汐的手,却更用力,他还不甚明白为何这样凝重,可内心的预感却告诉他——他的姐姐,可能不会回来了。

“姐姐,你还会回来吗?”他终于问出了口。

梓汐盖头下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会的,但是姐姐就算不会来,初晓也要替姐姐承欢父母膝下,以后若是想姐姐了,就吃一颗糖吧。”

初晓生怕她不回来,重重的点头:“初晓记得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独尊凰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万族入侵:我的武…
2 签到三年,成为全…
3 足坛:从氪金开始…
4 海贼王之人在海军…
5 签到:一台手术火…
6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
7 假千金她是玄学真…
8 师尊的道侣竟是我…
9 替嫁后我成了大佬…
10 都市后进生崛起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穿越大唐当捕快 作者: 有马君
历史穿越 138407 字
开局穿成全京都最废捕快怎么办?十大名捕:你管这叫最废捕快?

2 全球映射:我成了修仙大佬 作者: 原未
都市异能 16310 字
全服各榜第一社恐的逼王人生,生动诠释什么叫我的老师竟是我游戏cp?

3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700550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28707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离婚后我成了顶流巨星 作者: 大海很谦虚
娱乐明星 71118 字
妻子背叛,家人冷漠,离婚后,一首《演员》出世,我重回顶流巨星!

6 我真不知道我已经成仙了 作者: 半五十
东方玄幻 106928 字
炼制的丹药全是仙品,温养的飞剑全是仙兵,然而我自己竟浑然不知……

7 洪荒之开局暴打东皇太一 作者: 十七兄
洪荒封神 1210322 字
穿越洪荒,木青发现自己成了人皇。既然这样,人族就由我来守护!

8 行走人间那些年 作者: 瑶光纳兰枫烬
悬疑推理 199940 字
十年前,天剑特别刑侦调查组解散,十年后,离奇的案件将瑶光送回众人的视野。

9 悲情婆姨 作者: 马大老爷
年代种田 109226 字
抗战时期,一个农村女子与命运的抗争。是一幅雄浑的黄土高原抗战图画。

10 冰帝:武极乾坤 作者: 小小粉刷匠
东方玄幻 120513 字
我的道路没有插口,因为未来早已笃定,向死方生,神梦一剑,冰封万里。

《第四十九章 婚嫁》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