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独尊凰权 [书号147730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十五章 阴谋

《独尊凰权》 仓素/著, 本章共6347字, 更新于: 2015-12-14 17:51

过了一阵子,京城的百姓有了新的谈资,这件事情的风头总算过去了,可那暗中隐藏的杀机是过不去的。梓汐已经从一开始的焦灼变为了如今的平静,该来的总会来,躲不开也逃不掉,且看玉王何时下手了。

这日,终于等到宫中来人宣旨:“醇太妃宣一品将军之女夏氏梓汐即刻入宫。”太监尖细的声音刺得人耳膜阵痛。

醇太妃,就是玉王的生母了,玉王终于按捺不住要动手了,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势力在宫中对梓汐下手。

梓汐柔声对着宣旨的太监说道:“公公,能否让小女收拾一二再随您进宫?小女怕穿戴不当冲撞了太妃。”

那太监是宫里的人,宫里出来的都是眼高于顶的,他侧目而视道:“夏小姐就不用收拾了吧,这就随咱家走吧。免得太妃等得急,怪罪下来我们可都担待不起。”

薛柔闻言急忙往他手里塞了一锭银子:“望公公宽宥则个,小女不懂事,我还得交代她一些礼仪呢,也免得在宫里冲撞了贵人。”

太监是没根之人,就喜欢银子,果然见他瞬间变了态度:“那好,就请夫人再交代几句吧,咱家在这等着便是了。”

梓汐随薛柔回了后院,薛柔拿着帕子的手都是颤抖的,对夏怀渊问道:“老爷,咱们汐儿还能回来吗?”

夏怀渊也是眉头深锁,对梓汐道:“汐儿,你此去进宫应是及其凶险的,你一定要小心行事。特别是宫中人给的吃食,一定要查验过后再食用,就算进食也要少量,因为有些毒是查不出来的,玉王外表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不理朝政,其实他城府颇深,你要见机行事。如果实在是为难你,就去找圣上身边的太监总管吕久承,他与我有几分交情,有事也可周旋一二,但是还是万事小心啊。”

薛柔已是泣不成声了,紧紧抱住梓汐:“我的汐儿,你一定要回来啊,不然母亲可怎么活。”

梓汐淡定的安抚他们:“父亲,母亲,女儿定然尽力全身而退。”

梓汐终是随着那太监入了宫,宫中礼节繁琐,一层层的递牌子进去,等到了醇太妃居住的凌芷宫时已是午时。

醇太妃身边的女官却回复说太妃正在午憩,暂时不能接见他人。梓汐心中冷笑,这宫中的人果真都是一样的倨傲,一样的让人难以心生好感。

就这样,她在炎热的午后,在凌芷宫外站了整整一个时辰才有人通传说太妃宣人觐见。

进入凌芷宫,全是低调**的藏青色和深红色,看装潢倒也符合太妃的身份,但细节之处可见不比太后的寿安宫差,可见其野心。上座一中年美妇,要说这太妃也就比太后小上几岁,可容貌却是年轻了一大截,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的年纪。

梓汐躬身请安:“小女夏梓汐拜见醇太妃。”

她侧卧在软榻上,盯着下面的人不言不语,也不说让她起身,梓汐只好跪着。她打量了半晌,才展露笑颜,说道:“这就是夏家丫头吧,起来吧,别跪着了。”

梓汐应言起身,恭敬的站在一边准备答话。

太妃先是问了梓汐家里姐妹还有祖母的身体状况,东来西扯了半天,也不说正题,她只好小心的应对着,太妃见梓汐木讷的很,渐渐的就失了说话的兴致,也终于挑明了来意:“我自十六岁如宫,在这宫中已有四十载,家中父母皆已故去,兄弟姐妹也各自成家。自先皇去后,皇儿自立门户,我又身边没有个女儿,实在是寂寞的很啊。早日便听闻夏将军家的女儿出挑,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所以想让你在这陪我几天,也算是你我有缘吧。”

这宫中之人,都是睁眼睛说瞎话的高手,竟然连有缘都说出来了。而如今梓汐已是骑虎难下,拒绝不得了,只好说道:“承蒙太妃抬爱,小女荣幸之至,只是小女自幼愚笨,怕是有冒犯之处,还请娘娘宽宥。”

她见目的达成,没有一丝皱纹的眼角弯起,拉过梓汐的手,说道:“你家里那边我会派人去通秉的,你就安心住下吧,就当是陪陪我这个老太婆了。”

梓汐恭敬道:“太妃娘娘哪里是老太婆,明明是明艳动人的。比京城的名媛们更美上几分呢。”

果然无论多大年纪的女人都爱听恭维的话,她这次是真心的笑了起来:“你这丫头倒是嘴甜,和你比起来我身边的女官都算是榆木脑袋了。”

梓汐哪敢当真,笑着装傻:“太妃宫里的姐姐各个貌若天仙,聪明灵秀,小女是班门弄斧了。”

就这样,梓汐在这凌芷宫一住数日,却无人问津,除了每日送膳之人,连其他人的面都见不到,而送膳之人无非也就是装聋作哑罢了,她什么都打听不出来。

宫中之人,磨练数年,哪个不是十八道的肠子,多说多错,不说不错。

梓汐在这等待中愈发焦躁起来,她不怕人家真刀真枪,却怕这暴风雨前的宁静,如今在玉王的地盘上,消息传不出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太妃更是好似忘了她这个人一般,难道真的是要活活把她憋死吗。

梓汐后来也想开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等等又何妨呢,大不了只是一条性命而已,只是苦了她的父母了,养女十六载,却白白送了性命。

此时的玉王也在筹划,醇太妃端坐在上首,看着下面已过而立之年的儿子,暗暗得意,我儿不比那龙椅上的人差。

玉王哪里不知自己母亲的心思,如今却无暇顾及这些:“母妃,那夏氏女如今还在你宫里,当年之事……可是她?”

他当年的荒唐事醇太妃自是知晓的,百密一疏,放了真正的偷听之人,只能说是他太无能大意了。

醇太妃细眉微挑:“我儿现在终于担心了,当年你做那事的时候为何不与母亲商量。母亲也好为你善后,也不至于如今地步。”她一直是个掌控欲极强的女子,却迫于压力多年屈居人后,如今连亲生的儿子都和她离了心,她如何不气,如何不怒?

玉王忙安抚道:“母妃切宽心,儿子当年是轻狂了些,可如今您看结果——那孩子你应是见过的,他便是您的亲孙子,倒是儿子再进一步,那这天盛朝不知究竟如何呢。”

太妃眼里也回想起了那孩子的容貌,也便把那份不满抛到脑后去了:“那夏氏女你究竟要如何处置,她一人关系巨大,万万不能草率行动。”

玉王自是明白兹事体大:“那要不直接了结了她,以绝后患,要我说,早看夏怀渊那老匹夫不顺眼了,不过是一届庶民出身,如今竟在朝堂上翻云覆雨,将我们这些皇族置于何地,皇兄真是昏了头,竟然倚重这些下等人……”

话音未落,太妃便摆手止住了他:“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祸从口出的道理吗?那夏氏女我看是个严谨的丫头,难保她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若是她死在了我宫里,你让别人如何去想?如何去做?这事我们绝不可轻举妄动,到时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我母子二人危矣。”

玉王何尝不懂其中关键,可难道就把那丫头这么放着吗,终究是不保险的:“那母妃可有妙计?”

醇太妃一手抬起抚了抚头上的云鬓,漫不经心道:“母妃倒是有一想法,就看皇儿愿不愿意了?”

玉王眼睛一亮:“母妃快快说来,儿子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醇太妃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母妃听说这夏氏女如今可是十岁又六了,她本与那秦家儿郎定了亲事,可被她那庶姐横插一脚,到手的婚事便也没了。如今在我天盛朝,莫论那世家女、官家女,就是普通女子十六岁也是该定了亲事的,可她竟是还没有个着落。你可知,若想让一个女子全心全意的向着你,那么最好的方式便是——娶了她。母妃知道贸然娶妻委屈了我儿了,可为今之计,这是上上策。”

玉王也凝眉深思起来,他多年外表胡闹嬉戏,不理朝事,却是对这些大员家的儿女都有了解的,女子四品:德行功容,若论容颜,夏梓汐他见过,说是天人尚不为过,可要是论起德行……他玉王还不愿娶此等人为妻。可太妃说得对,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也是最便捷的,若是把夏家拉拢过来,于他大业百利无一害。

玉王打定了注意:“好,就依母妃说的办,皇儿照做便是。”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这万里河山,谁又不觊觎?

夏家此时却是兵荒马乱,小姐进了宫,生死未卜,当家夫人又病了,无人主事,只能王氏从新宅子过来搭把手,也免得下人乱了秩序。

此时,她便在薛柔的床前侍疾:“母亲,您最好多少喝点吧,不然这身子实在是撑不住啊。”

薛柔虚弱的笑笑,却不下咽:“王氏,你如今也怀了身孕,就别在这伺候我了,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我这病啊,是心病,药是无用的。”

王氏年中的时候终于有了身孕,如今也是三月有余了。她深知婆母体谅自己,可她却不能坏了分寸:“母亲,全家人都等着你操持呢,您可不能倒下,再说,汐儿妹妹那边还等着您去打点上下呢。若是您继续病下去……”说着,她便啜泣起来,梓汐一向与她交好,想当初她初初入府,因为出身处处碰壁,还是梓汐帮她在这夏家站稳了脚跟,于情于理,这份恩情她不能忘。”

为母则强,一提起梓汐薛柔瞬间来了精神,说到底,她这病还是因为惦记梓汐得的。“快快,把药给我,我得把汐儿救出来,我那苦命的孩子,不能留在那里受苦。”

王氏也破涕为笑,服侍着薛柔用了药。

第二日,薛柔便焕然一新的穿着朝服向宫里递了牌子,太后对她印象不错,也便应了。

寿安宫里,碰巧还是那日的几人,太后,淑妃,画妃,薛柔,只是少了梓汐。

薛柔一见苏如画,便怒从中来,当初就是这个女人让她的宝贝女儿跪了三个时辰的,可人在屋檐下,她只能恭敬行礼:“参见画妃娘娘。”

苏如画唇畔微翘,夏梓汐的娘亲,给自己下跪的感觉还真是舒服呢。“夏夫人不必多礼。”她是后妃,让她多跪一会儿又何妨呢。

太后高兴的拍着画妃的手:“你这丫头,怀了身孕还天天来陪我这老婆子,真是个孝顺孩子。”

苏如画娇羞的底下头:“说句僭越的话,太后娘娘待画儿如同生母一般,画儿不孝敬您又孝敬谁呢。”

太后是真心对苏如画的,她没有孩子,唯一的养子自幼老成,还是少年帝王,自有铁血之势,对她虽然恭敬孝顺,却是少了母子天伦。而其他宫妃更是那她当邀宠工具,圣上最重仁孝,怎可不敬太后。只有这个苏如画,对她事必躬亲,就像对亲生母亲一般,让她也在这皇家感受到了母女纲常。

反观淑妃的脸色就不太妙了,她是皇长子之母,又是圣上唯一儿子的母亲,虽未封后,可哪个宫妃见她不礼让三分。但是自从苏如画进宫这一切便换了模样,圣上去她那的日子少了不说,后宫的人更是见风使舵,全把力气使到了翔云宫去,她的庆轩宫也就冷落了下来。而苏如画更是压过了她的风头,连着怀胎两次,虽然都掉了,可足以见其荣宠。她的目光滑向她的肚子,这是第三胎了,能不能生下来还两说呢。

薛柔见她们相谈甚欢,暗暗着急,却又不能插话,只一味的担心着。还是淑妃解了围:“夏夫人来了有一会儿了吧。”

薛柔讷讷应是,太后的目光终于被吸引了过来:“你瞧我是老糊涂了,竟是忘了夏夫人,这次夏夫人进宫请安,可是有事?”

薛柔急忙跪下,她此时已顾不得什么威仪了:“臣妇确实是有求于太后的。”

太后一辈子和善,自是不愿看人如此,忙让下人扶起了她:“夏夫人免礼,若是有事,哀家自然是会相帮的。”

薛柔缓缓道出实情:“臣妇福薄,一生只得一儿一女,儿子尚小,女儿便是上次一同觐见太后的夏梓汐,当日小女被醇太妃召进了宫中,到如今也有半月之久了,可却是音讯全无的,臣妇实在是担心,这才来求太后允许臣妇见上小女一面的。”

太后虽和善,却深谙明哲保身之理,她如今贵为太后,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可是……醇太妃,这个女人不简单,当年她们一同入宫,她端庄秀丽,却只得封小小女官,在这宫里苟延残喘的活着。而她……面若桃李,扶摇直上九嫔之首。一度,她从未正眼瞧过她。可如今……风云变幻,她是太后,而她……是太妃,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太后笑了,“夏夫人是一品诰命夫人,夏将军更是朝廷栋梁,哀家岂有不帮之理。夏夫人且宽心,醇太妃为人和善,大多是喜欢你家丫头才把她留下的。”

薛柔岂能宽心,太后不明其中关节,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她只盼望着梓汐活着,毫发无损的活着。

苏如画在一旁早就听出门道了,夏梓汐,醇太妃,这两人有什么关系她不清楚,可她偏不愿遂了薛柔的意:“太后,您宅心仁厚,宽宥嫔妃,可现在竟是什么事都求到你这里了,臣妾实在是于心不忍。其他人都当您是钢筋铁骨呢,可在臣妾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生母亲一般,哪里看得下去您如此操劳。要按妾身所想,这夏家千金在醇太妃宫里,那是再安全不过的了,夏夫人哪里用得着如此焦急,看模样好似把这宫中之人当做洪水猛兽一般。若说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咱这宫里更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而且早年臣妾待字闺中之时,便和夏家小姐是故交,此时就不用劳烦太后娘娘了,臣妾替您走这一遭,可好?”

太后哪里不明白她的小心思,前面夏怀渊弹劾南王教女不严的是早就是满城风雨。她娘家虽人微言轻,可她一国太后,自是有消息渠道,朝堂之事她不想掺和,她只想在有生之年庇佑娘家满门富贵。

如今,圣上年过而立,膝下却只有一子,还是与她不睦的淑妃所出,若是……好在画妃肚子里还有一个,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那好,画儿你就替哀家走一趟,也好让夏夫人宽心。”

薛柔急的不行,苏如画那些伎俩虽不够看,可这后宫是她的天下,汐儿若是落在她的手里——不死也丢半条命,是以她也急忙站了起来:“那就劳烦画妃娘娘了,不知臣妇可否一同前往?”

苏如画横眉冷扫:“莫不是夏夫人信不过本宫?”

薛柔举步维艰之时,淑妃娇笑着开口了:“画妃妹妹有了身孕之后这脾气是大不一样了,夏夫人不过是爱女心切,都是当娘亲的,我这也是一日不见煊儿就惦念的很,等妹妹的孩儿顺利出生,怕是就会明白这为母之心了。此时又何必为难夏夫人呢?”

薛柔心知自己已然成为了这两位宫妃的棋子,却不愿放过这个机会:“还请画妃娘娘成全。”

苏如画气结,这个淑妃,处处与她做对,且看她嚣张到几时。“那夏夫人便随我来吧。”

苏如画身怀龙裔,虽未进位份,仪仗却气势威严了不少,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凌芷宫,醇太妃一听是画妃亲自前来,也不得不出去虚与委蛇一番。

“画妃娘娘前来可有何事?我这破落宫殿,好久无人问津了,恐是怠慢了画妃。”

苏如画对这先帝宠妃无半点热忱:“太妃说笑了,您是长辈,哪里来得怠慢之说呢,是画儿贸然前来,叨扰了太妃。这不是今日夏夫人求到了太后跟前,说是太妃召见了夏家小姐进宫,数日未归,夫人思女心切,太后特意让本宫带她来看看。”

醇太妃望着下面的薛柔,兀自冷笑,这夏家疼女儿可真是名不虚传,才这么两家竟然就坐不住了。可这样不是更好吗……

“是本宫记性差了,就顾着看着夏小姐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喜欢着,倒忘了夏夫人爱女之心,还是夏家教女有方,如今本宫一看见夏小姐就想起自己刚入宫的时候,真是岁月不饶人了。”

薛柔和她东拉西扯了一会儿也不见说正题,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太妃顾惜我家汐儿,那是小女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可这孩子自幼让我和她爹爹惯坏了,什么礼数规矩都不懂,怕是长此以往的叨扰了太妃,还是让我把这孩子带回去好好管教一番,再让她进宫孝敬太妃可好?”她早已打定了注意,若是此番成功让梓汐出宫,一定迅速的给她定下一门亲事,那这太妃和玉王也奈何不了他们。

醇太妃勾唇一笑:“看把这夏夫人着急的,仿佛我这是什么鬼门关一样,夫人莫急,本宫这还有好事要与夫人相商呢。”

薛柔定了定神:“太妃娘娘又何事,但说无妨。”

醇太妃就等这句话呢:“众所周知,本宫膝下唯有一子玉王,此子少年顽劣,承蒙先帝和当今圣上的照顾,虽说是封了王,却于朝堂军功上均无建树。本宫年老,也不指望着他能如何,如今只盼着他能娶妻生子,不再游戏人间就是大幸。这几日夏家丫头陪着本宫,事必躬亲,本宫看着孩子是越看越欢喜,这不正巧前日玉王来探望本宫,当即看到那丫头便失了心魂,直言非夏家嫡女不娶。本宫就这一个儿子,再加上我实在是喜欢那丫头,所以这才来讨要夏夫人的心头肉。希望夏夫人成全。”

从醇太妃说到玉王之事,薛柔心中已感不妙,现在更是忐忑难安,在这宫里步步为营,如今连她的女儿都要算计进去了吗?若是汐儿嫁给了玉王,还不是任人宰割的命,能不能活着还是两说,更别提什么和乐一生了。

“承蒙太妃娘娘厚爱,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女早年与那秦家儿郎定过一门亲事,想必太妃也有所耳闻。不怕您笑话,臣妇和夫君此生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女儿,她的婚姻大事,实在不可马虎,臣妇还得回去和夫君商量一下才可。”

醇太妃也不恼:“那好,夏夫人且和夏将军商量着,这夏小姐就留下多陪本宫一段时日吧,也好和我儿培养培养感情。”她就不信若是她不放人,纵使夏怀渊手下有千军万马能奈她何。

薛柔铩羽而归,宫墙外,她遥望着大殿的方向,人皆道她出身富贵,一生安泰,可如今——她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了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独尊凰权》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万仞
2 诸天探索:开局奖…
3 我的黄金渔村
4 惊悚游戏:我能看…
5 洪荒:我开局打造…
6 二婚是另一种幸福
7 魔君家的小医妃拿…
8 假千金她是玄学真…
9 重生后我靠直播赚…
10 恶魔纪之归来之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让你代管菜鸟队,竟成特种部队了? 作者: 苍野茫茫天
婚恋职场 100539 字
论训练,范天雷,你能跟我比吗?我手下孤狼B组,红细胞,火凤凰……

2 全球创世:开局建洪荒,独霸榜单 作者: 不慌不忙
都市生活 82063 字
全球创世:龙国的创世神竟是乞丐?莫云:这榜单上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

3 见鬼了!我的钱居然在自己投资 作者: 魔人派大星
都市重生 158036 字
别人的钱都在悄悄贬值,而我的钱居然会自己投资,成为神豪不再是梦想

4 美女饶命 作者: 赤焰神歌
电子竞技 25792 字
美女徒儿,饶命啊,为师已经连续奋战六天了,今天能申请休息一晚吗?

5 我在80年代当村长 作者: 秋刀鱼的汁味
异界大陆 1350837 字
红星村——万元户全国第一,人均GDP全球第一,人均豪车数宇宙第一

6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1988977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7 离婚后我成了顶流巨星 作者: 大海很谦虚
古典仙缘 44525 字
妻子背叛,家人冷漠,离婚后,一首《演员》出世,我重回顶流巨星!

8 让你做剑圣,没让你打穿仙界啊 作者: 5465
异世争霸 174905 字
因为怕被杀,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因为对手太强,所以下手才要狠辣!

9 轩辕九州行 作者: 听风流水
东方玄幻 175938 字
没有人能够左右我的想法,即使我可以答应,但我的剑不允许我答应!

10 钱的战争 作者: 海上日出
西方奇幻 351451 字
欲望之城人性的善恶美丑,名利追逐下的爱恨情仇,带你触及一张迷网。

《第四十五章 阴谋》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