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三十九 战地来书(二)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5831字, 更新于: 2015-10-28 12:08

终于不打仗了,微云从广播中听到了从北京传来的声音,全国都解放了,国民党退到了台湾,可她的世勋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也去了台湾呢?微云关上了收音机,默默地想着。

吴大娘已经老了,在吴老爹去世以后,她就老的更快了,眼睛也不好了,她坐在竹椅上大声说着话,“小云啊,刚才广播里说什么呢?”

“哦,娘,刚才广播里说,新中国成立了,全国解放了。”微云大声地说道。

“什么?”吴大娘耳背的厉害。

“不打仗了,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微云在她耳边大声说道。

“恩,不打仗了,可以过太平日子了,你爹他命苦,就没有熬过来。”吴大娘自言自语地说道,“不打仗了,小鬼子不来闹事了,天下就太平了,往后可以过好日了,你给我开开广播,让我也听听。”

微云微笑着看着满头银发的吴大娘,打开了收音机,把音量调大,“娘,你听到了吗?”

“恩,恩,听着呢,很清楚。”

微云起身系上围裙做着一家两个人的晚饭。

吴大娘过世后,微云向单位请了假,买了一张南下的火车票,登上了去广州的火车。火车走走停停,沿着1936年世勋北上南京的路线,过无锡,到杭州,又向西南折向江西、湖南,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广州。车站广播里传来一个温柔舒缓的女声,她用普通话和粤语说道:“广州站到了,到广州的旅客请下车。”

微云听着听不懂的粤语,只觉得一阵恍惚,她摇摇晃晃地挤出人群,站在广州站的广场上看着西坠的落日,嘴角露出一个疲惫而由衷的微笑,她终于站到世勋家乡的土地上了,今天晚上,哦不,明天,等她消除了这一路的疲劳,洗去了满身的风尘,穿着那件湖蓝色的旗袍,乳白色的高跟鞋,化了淡妆,清清爽爽去见她的世勋。

她瑟缩在一个破旧的小旅馆中,静静地等着黎明的到来。

她记得世勋说过,他家住在城西越秀区的东沙角路,有一排三层高的骑楼就是他们家,她还记得问世勋什么是骑楼,世勋点着她的额头说道,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十月的南京已经是秋意浓重,中山东路上的梧桐叶已不复盛夏的浓密,变得有些稀疏了,早晚的凉意让她不敢轻易身着单衣。但十月的广州却还是一副盛夏的模样,人们穿着薄薄的夏衣忙碌着,微云很庆幸自己的有远见,她看着街上人们的穿着打扮,觉得自己这一身非但合宜且端庄典雅多了,她想世勋见了一定会喜欢。她想招手叫辆黄包车,直接把自己拉到世勋家的门口,这才想起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黄包车已经变成了三轮车,她耐心地站在路边等着三轮车,一个车夫刚刚把客人送到目的地,微云冲他招了招手,三轮车拐了个弯儿,停在了微云面前,微云说道:“我要去越秀区的东沙角路。”

三轮车夫的普通话说得不怎么样,他翘着僵硬的舌头说道:“偏远,要多收钱的。”

微云点点头笑道:“你只管把我拉到就行。”

微云扶着扶手,坐在摇摇晃晃的三轮车上,路上的行人和街两旁的楼房、树木都渐渐消失了,全世界里好像就剩下了她和世勋,她就这样颠簸着驶向世勋的方向,那世勋在干什么呢?他是在书房写字呢还是看书,还是感应到自己的即将到来而立在门口张望呢?他是不是跟景芳一样也受伤了,不能去南京接自己过来,难道是怕她的嫌弃吗?她笑着摇了摇头,她怎么会嫌弃世勋,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她最亲爱的世勋。这样想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直到三轮车夫猛地刹住车,喘着粗气说道:“到了,可以落车嘞。”

微云恍然醒悟,她觉得脸上潮潮的,一摸竟全是泪,她胡乱地擦了一把脸,给了钱,跳下了车。三轮车夫道了声谢,顺着人流远去了。她站在街头四处张望着,寻找一排三层高的楼房,这一带的建筑都不是很高,一排三层高的楼房异常醒目地矗立在街角,她不由地快步走向前去,可在转弯处马上就到骑楼门口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的心不明所以的一阵狂跳,“咚咚咚,”好像谁在敲着大鼓,满街的人都听得见,她捂着胸口趴在了街边的墙上,头抵着墙,紧闭着眼睛,等着这莫名的心悸过去。她满头是汗,嘴唇发白,等这狂乱的心跳慢慢平复,她像虚脱了一样靠着墙大口地喘着气,她觉得累极了,好想睡上一觉,可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道,世勋就在前面,世勋就在前面!

她咬着牙靠着墙站了起来,颤抖着手从鳄鱼皮的手袋中掏出了小镜子,她对着镜子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又给苍白的嘴唇涂了一点口红,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应该坚强一点,她只是跟世勋分开了很多年,而她因为还爱着他,所以过来找他,就是这样而已。她捏着银质的化妆镜颤颤地来到骑楼大厅前,旋转的玻璃门里,有人进进出出,她知道世勋是大家子弟,家里人也肯定很多,她湿着手推开了旋转玻璃门,门厅里有些暗,她一时什么都看不清楚,一个粤味浓浓的声音传来了,她愣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先生,我找世勋。”

那人显然也愣住了,他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小姐,你租房吗?我们这里已经住满了。”

微云使劲儿眨了几下眼睛,一片黑晕散去之后,她慢慢看清楚了门厅里的摆设,一张简陋的黄漆桌子,旁边竖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东沙角楼已客满。”桌子后面坐着一个有些发胖的中年男人,不远处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头坐着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她看着中年男人说道:“我不租房,我找人,我找叶世勋。”

中年男人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瘦削的女人,随手翻了翻租客登记薄,“他住几号房?”

微云觉得有些好笑,“这里是他的家,他想住哪里就住那里呀。”

中年男人和老头都笑了,老头笑呵呵地说道:“小姐,这里是很多人的家呀。”

微云愣住了,她摇着头说道:“不对,这里明明是他的家呀,这里是不是东沙角路?”

“嗨呀。”中年男人答道。

“这里住的人家是不是姓叶?”

“这里住了好多人家,好像没有一个姓叶的呀,小姐,你到底找谁哇?”

老头想了想说道:“很久之前,这里是住了一家姓叶的华侨,但是早就搬走了。”

微云急切地问道:“你知道他们搬到哪里了吗?”

“好久了喽,没有人知道啦。”

微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了东沙角路,她摇摇晃晃、虚浮无力地飘荡着,眼前的人和路一片花白,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只是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亚热带的阳光从她苍白失神的脸上滑过,慢慢在西天隐去,闪耀的长庚星挂在了西天,一闪一闪放射着金光,她坐在一条不知名的小路边,任晚风吹拂起她旗袍的一角,一抹殷红色的血迹从她的嘴角浮了上来,她下意识地吞咽了下去,却突然笑了,原来世勋是去了台湾。

护士长把微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程同志,你是50年初来的医院吧。”

微云点了点头,“我是50年初从原来的南京总院转过来的。”

护士长笑了,“程同志,我们当初把你要过来,是觉得你受过专业的培训,而且实际操作经验也很丰富,对病人的态度也很好……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呀。”她笑着看着微云。

“没有,我家里就我一个人。”

“程同志,你是个有经验的老同志了,我想你肯定是大意了,不然这个周怎么会连续两次把病人的药拿错,你看你把2号床的药要是拿给了3号床的病人吃了,那3号床的病人只怕活不成了。”护士长把手上的两包药放在了微云面前。

微云看着两包同样黄颜色的小药片,一包是治疗脑血管疾病的尼莫地平,而另一包不过是普通的维生素,2号床和3号床是两个女病人,一个是高龄产妇,一个是急性脑血管病人,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护士长,是我大意了。”

护士长看着她也笑了笑说道:“我们做医护工作的,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严谨,出一点小差错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最近我见你精神有些恍惚,脸色也很难看,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微云有些疲倦地说道:“我还好,就是有些累。”

“这样吧,五七干校那边缺一个医护人员,我正发愁没有合适的人选,那边都是一些大学教授什么的在劳动改造,人员素质比较高,工作也轻松些,不如,你先去帮几天忙,也算是休息一下,过段时间我再调你回来。”

微云无所谓地笑道:“我服从领导安排,我什么时候去报道。”

护士长笑了笑,“没那么多手续,你手头的事要是做完了,即刻过去就行了,我回头安排人送些常用的药品过去,到了那儿,你听他们安排就好了。”

微云坐着马车一路颠簸着到了县郊的五七干校,她提着个小包站在门口,看着面前崭新的墨绿色大铁门,旁边侧门的登记处一个五十多岁披着大衣的老头从门房的玻璃窗里跟她挥了挥手,“哎,你从哪来的?”

“江宁县中医院。”

“哦,你是程医生吧。”老头递出来一个登记本和一个一头拴着绳子的铅笔,“程医生麻烦你登记一下。”

微云简单填写了自己的信息。老头锁了门来到她的面前,看她就拎了个小包,“程医生,你的行李就这么些吗?”

微云点了头,她纠正了一下老头对她的称谓,“我是护士,不是医生。”

老头拿着烟袋锅子引着她往住的地方走去,“无所谓,医生护士到了这里都一样。”

老头领着她来到一排红砖平房前,指着最边上的一间屋子说道:“程医生,这是你住的地方,隔壁住的都是过来劳动改造的,没事你尽量不要跟他们说话,门钥匙在锁眼儿上。”老头又指了指对面的一排平房,“那边是餐厅和徐队长的住处,你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找徐队长。”

微云谢过老头,她看着这个只有几颗泡桐树的光秃秃四四方方的院子,周边的围墙上还拉着铁丝网,她隔壁房子的窗都封上了,只在窗户最上方留了一块砖宽的玻璃窗。微云转过身往自己的小房间走去,她推开门,一股潮湿的霉味扑面而来,房间内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一张一米来宽的铁床,上面铺的板子有的都断了,还有一个砖摆的半人高的台子,她猜应该是洗脸台吧。

微云打开了窗,让窗外的凉风吹进来吹散满屋的霉气,她坐在满是灰尘的床板上出神。看门的老头给她抱来了一些军用的棉絮和被褥,他看着满屋的灰尘连个放被褥的地方都没有,就尴尬地笑了笑,“程医生,我们这里的条件差,让你受累了,要不,你先到门房那边坐坐,我来打扫一下。”

微云点了点头,她站起来来到两排房屋中间的空地上,靠着一棵泡桐树坐了下来。天有些晚了,初冬的南京,风已经有些冷峭的意味了,微云却不觉得冷,只是觉得累,想闷头睡上一觉。

微云就在这里暂住了下来,天还没亮的时候,有人在院子里吹起了起床号,隔着薄薄的一堵墙,微云迷迷糊糊地听着隔壁起床穿衣服和说话的声音,她想这八成是劳教的人要去农场了,就又睡着了。

白天这里是很安静的,好像只有她跟那个看门的老头,天气晴好的时候,微云就靠在叶子落光了的泡桐树下晒着太阳,暖哄哄的太阳晒的她浑身舒服的发痒,有好几次她都睡着了,是从农场回来的劳教的人沉重的脚步声吵醒了她。这里的伙食也很差,只有咸菜,黑黑的窝窝,和像水一样的米粥。吃饭的时候,微云听到有人小声抱怨,这粥要是多喝两碗,晚上就别想睡了,听的人有几个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

微云一直都没见过看门老头所说的徐队长,她没有心思去关心别的什么,就是想用这整天整夜的时间好好休息,养养精神。一天午后,天气格外的晴好,人道是“十月小阳春”,她坐在自己随便扎的棉絮堆儿上靠着那颗泡桐树又睡着了,看门老头跟着一个身穿军绿色衣服的人来到了微云前面的不远处,老头儿指着树下睡觉的微云小声说道:“徐队长,你看吧,打她来这儿,就天天在树下晒太阳睡觉,什么事也不做。”

徐队长皱着眉头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叫程微云。

徐队长眉头拧的更紧了,“她住哪儿?”

“就住那边的小屋里。”

“带我去看看。”

徐队长推开小屋的门,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老头,严厉地说道:“老张,你就让一个女同志住这个地方?”

老张有些害怕了,他慌张地辩解道:“不是我不给她住好地方,徐队长你也知道,咱们这里条件实在太差,她这里已经比隔壁好多了,好歹有张床。”

徐队长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看着床上薄薄的床褥说道:“你一会儿把我床上的被子拿过来,我这两天去城里开会,那个黑皮的笔记本还有吗?”

“有,还有几本,我去拿。”

晚上,徐队长召集人开会,在门前空地上,所有人都席地而坐,徐队长清了清嗓子说道:“上级给我们这里派来了医生,她姓程,大家身体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去找她看看,我们这里一定会保障大家的身体的,这段时间伙食上有些差,不是因为我们有粮不给大家吃,而是全国粮食都减产了,全国人民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大家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请大家克服一下,熬过这段苦日子,社会主义美好的康庄大道就在前面等着我们。”

第二天,陆陆续续有人来找微云看病,微云认真地询问了病情,按自己手边有的药给他们开了,并在药单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三十出头瘦瘦的年轻人咳嗽着来找微云,微云看着他蜡黄的脸,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肺部,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肺部有杂音,搞不好是炎症,而且你营养不良,我这里能做的就是先帮你止咳,让你休息的好一点,我给你开点止咳的甘草片和去火的三黄片,一日三次,你先吃吃看。”

那人从进来就一直看着微云,微云在药单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把药递给他,“你认识我吗?”

那人笑了笑,“微云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家伟呀,中华书局的方家伟。”

微云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只见他瘦削的脸上架着一副黑框大眼镜,腮上有长期咳嗽形成的红晕,微云看着他只觉得有些恍惚,又有些诧异,便不解地说道:“家伟?!中华书局的方家伟?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家伟笑了,“劳动改造呗,思想上积极向劳动人民靠拢。”

微云不说话了,她一直看着他,方家伟也看着她,“微云姐,要不是看见你的名字,我都认不出来你了。”

微云笑了笑,“太久了,人都会变的。”

方家伟看着瘦的有些变形的微云,“微云姐,你过得好不好,结婚了没有?”

微云停下了收拾药盒的手,“我过得很好,我已经结过婚了,你不记得了?你还来参加我跟世勋的婚礼呢。”

方家伟愣住了,他不记得自己参加过世勋和微云的婚礼,但他不敢说,因为他觉得微云看着自己的时候,却又像在看着别处,她的眼神里总是透着一种虚空,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片苍白无光的纸,仿佛风一吹就倒了。

方家伟心中一阵惊悸,忍不住又咳了起来,他止住了咳嗽,抓住微云的手,“微云姐,我一直在找你,找了你快十五年了……”

微云看着他,不解地问道:“家伟,你找我干什么?”

“是世勋哥有东西让我交给你。”

微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方家伟,“世勋?世勋他不是去了台湾吗?怎么会有东西让你给我。”

方家伟心头微颤,他拿下眼镜擦了擦眼睛,低声说道:“世勋哥没有去台湾……”

“那他是去了美国吗?”微云盯着他问道。

“没有,他哪儿都没去……”

微云虚空的眼睛里浮现出焦虑的神情,“那他去哪了,我等了好久都不见他来找我,我还去广州找过他,他不在广州,也不在美国,那他在哪儿……”

“他,他已经牺牲了,微云姐,世勋哥他牺牲了。”方家伟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微云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她直直地看着方家伟,指着他的鼻子发狠地说道:“你胡说,世勋说让我在南京等他,他一定会来找我的,一定会的,你撒谎,你撒谎……”人却软软地倒了下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三十九 战地来书(二)》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