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二十一 浴火金陵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5938字, 更新于: 2015-10-09 12:20

淞沪大战已经打了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来,南京城从最初的震惊和慌乱中慢慢平复了,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躲警报的日子。防空警报刚刚在南京城上空响起的时候,人们只是诧异地从忙碌中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并不知道这难听的声音意味这什么,直到看见几个黑黑的“铁鸟”下了一些巨大“蛋”,而这些“蛋”居然像天塌了般炸开,倒了房屋,炸死了人,人们才如梦醒般仓皇逃散,这才知道,那“铁鸟”是战斗机,会屙炸弹,炸弹是能炸毁房屋、炸死人的。

对危险的趋避是人类本能的生存选择,尤其是在战时,人们的眼界迅速打开,也仿佛更训练有素,只要听到防控警报声响,便纷纷逃开躲避,正在街上慢慢悠悠闲逛的人,如利箭般慌忙躲进街边的商店或者茶馆;正在喝茶的人,具有先天的优势,来不及逃开的,便可顺势躲在茶桌底下;黄包车夫甚至将车子倒扣在墙角一闪身便躲在车下……,从八月到十一月天气转凉的季节,南京城的人们已经“练就”了各自躲警报的本领。然而,这一切都伴随着更多的死亡和伤痛,城内很多地方都被炸毁,太平路、圣保罗教堂、四牌楼、鼓楼……昔日繁华的街市变成了瓦砾堆。十一月初,中国军队在淞沪战场上已显露败势,日军对南京的轰炸更为密集,南京城内几乎每天都有送葬的人们,哀哀凄凄哭丧的人群,洒落一地的纸钱,为不幸遇难的亲人送行。越来越多无家可归的人和从周边逃难过来的人们游荡在南京城内。

中央大学已经开始往重庆搬迁,金陵大学和女子大学等学校也在忙乱中往内地迁移,南京去往内地的码头、车站已是人山人海,过往的车票、船票早已是一票难求,就连扬子江上的渔船都被征用了。曾经的长江天险,如今变成了逃难路上难以逾越的障碍,很多人聚集在码头、车站日夜等候,甚至不惜重金,就是为了买一张西去逃难的通行证,就是有幸坐上船和车的人们,有的被挤落在江中,有的被挤得变了形……,丢失孩子的母亲,和家人失散的孩子,没钱买票的人们,哭喊声,叫骂声,哀怨声,充斥在车站、码头……此刻,这座被称为六朝都会,十里秦淮的千年古城,在战争即将来临的阴影里,繁华风流都变成仓皇和流离。

局势越来越危急,看到逃难的人越来越多地聚集在南京的街头和陋巷,叶世勋心乱如麻,眼皮也跳个不停。为了尽早将国内生意转移,二叔叶仲坤和德叔、总管王铁带着合同和大量银钱前往杭州、无锡等地与长期合作的茶商、茶户结算,已经走了快一个月了,十几天前有伙计回来报信说,已经跟主要大户接洽了,会尽快谈妥商定,不日便可返宁,还说局势动荡,家中茶庄一切事项让世勋便宜处理。虽然叶仲坤临行前已经交待了让世勋看家的事,想必是一路上的见闻让他深感不安,这才又托人叮嘱。

看着二叔的手信,一向镇定的世勋也开始疑神疑鬼,他烦躁地在书房走来走去,阿宽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看着少爷越来越紧的眉头,他忍不住说道:“少爷,你坐下来歇会儿吧,要不我让厨房做点清淡的小菜,你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小心累坏了。”

世勋猛地站住,目光沉沉地看着阿宽,眼中已经熬出了血丝,“街上现在情况怎么样?善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街上还是那个样子,到处都是难民,善堂正常开着,早晚有粥,只是人越来越多,米价也越来越贵,我怕……”

世勋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落座,仰头靠着椅背,疲惫地闭上了眼,“花点钱算什么,家里不是还屯有米吗?没有了再去买,重要的是让人先吃上饭……”

“少爷,二太太和世云少爷都安置在内堂,家里日夜有巡逻,茶庄里也有几个老伙计招呼着,不会出什么事,二老爷和德叔吉人天相会平安回来的,少爷你就躺下来歇一会吧,你要是累垮了,这家里一大摊子可怎么办啊。”阿宽哀求地说道。

世勋猛地睁开眼,“微云家里你去过了吗?”

“去过了,按少爷的吩咐送去了一些米和肉,程小姐说,家里还可以支撑,她跟着程大夫忙着给难民治病送药呢。”

“哦,这就好。”世勋松了口气,有些无力地说道,“阿宽,扶我到榻上躺会儿。”

“哎。”阿宽赶忙上前扶起世勋,世勋搭着阿宽的肩站起来到榻上躺下,他刚躺倒,忽然想起还有什么事情要问阿宽,但实在困乏难支,便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世勋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晃醒,“少爷,少爷,快醒醒,小鬼子的飞机又来了……”阿宽连抱带拖的把世勋弄到屋外。“轰隆”一声,秦淮河南岸冒起了滚滚浓烟,世勋方才睡觉的书房被震得门窗只晃,有几片瓦被阵震落,碎在世勋和阿宽脚下。他们慌忙跑向内堂,却见世云扶着叶二太太出来,叶二太太的头上鲜血直流,“五哥,五哥,”世云哭着喊道,“我妈的头被砖砸破了。”

世勋睁着红红的眼睛安慰着世云,一边吩咐阿宽去找止血药和绷带,“世云,不要哭了,先扶二婶儿坐下,我找点清水给二婶洗洗伤口。”

世云啜泣着扶着妈妈在旁边的小石板上坐下,自己则跪在地上用衣袖擦着妈妈头上已经干结了的血。世勋没有找到清水,只找到了一壶喝剩下的绿茶,他顾不了许多,从内襟上撕下一块布,蘸着茶水给叶二太太清洗伤口。叶二太太头晕眼发黑,靠着世云才勉强支撑,“世云,你起来。”

世勋拉起世云,让叶二太太靠着自己,他对世云伸出已经沾满了鲜血的内襟布,“到点水。”

“五哥,我妈没事吧。”世云抹着眼泪说道。

“二婶儿没事,就是破了点皮,清洗了包扎一下就好了,阿宽,阿宽……”

阿宽忙不迭地跑过来,拿着一个白色的纱布包,他一把扯开布包,拿出一包云南白药粉,打开了递给世勋。

“你来上药。”世勋丢开内襟布,抱着叶二太太,扒着她的头发让伤口露出来。阿宽仔细地把白药一点点撒到伤口上,正要包扎伤口的时候,一声尖锐的嘶鸣声从空中传来,一颗炮弹“轰的”一声在白鹭公馆西侧的外墙边爆炸,飞溅的弹片、碎石砖块纷纷落在周边,世勋一把抱住叶二太太和世云,阿宽一头扑在了世勋身上。等飞石落定,尘土散去,世勋抖了抖头上身上的土,飞快地给已经晕过去的叶二太太包好伤口,世云被炸弹给震得呆住了,傻傻地坐在地上,阿宽指着世云对着世勋喊叫着,世勋只觉得耳中阵阵轰鸣,根本没听到他在喊什么,他把世云推给阿宽,转身背起叶二太太就往外跑,阿宽也抱住了世云往外冲,他们飞快地跑向最近的临时防控洞避难。

防空洞里已经挤满了人,世勋把叶二太太放在地上让她靠着自己,阿宽也抱着世云坐在地上,世勋看着阿宽灰头土脸地喘着粗气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阿宽看着世勋也跟着大笑起来。

傍晚时分,防空警报解除的鸣声传来,人们陆陆续续走出了防空洞,街上到处都是碎砖断瓦和树木的残枝断叶,还有来不及跑到防空洞躲避而被炸死的人们的尸体。又一次躲过空袭的人们呼喊着亲人名字,找到的就相拥而泣,找不到的则一边大哭一边在自家已成为瓦砾堆的房子上挖着、喊着。

天气早已转凉,世勋脱下外套给叶二太太披上,他扶着叶二太太一瘸一拐地往白鹭公馆走去,阿宽拉着已经清醒的世云跟在后面。到了公馆门口,只见一个伙计拿着扫帚正在扫灰,伙计见到世勋,忙丢了扫帚跑过来,拉着世勋哭喊着,“少爷,少爷,我见西院已经被炸了毁了,还以为你们……”

“没事了,没事了,小孙,我们都没事了,家里的其他人怎么样了。”世勋抬手用衣袖给小孙擦了擦脸上的灰和泪。

“少爷,我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小孙呜呜地直哭。

“阿宽,跟小孙去看看,要是有人受伤,就抬到正厅来,并让所有人都到正厅集合。”他扶着叶二太太拉着世云就往正厅里去,正厅的房子还都好好的,他安顿了叶二太太躺下,吩咐着世云,“世云,去找找烧水壶,先给你妈烧点热水,我出去看看。”

“哎,五哥。”世云跑着出去了。

世勋在家里转了一圈儿,整个公馆的损坏情况并不严重,只有西院被炸的厉害些,其他的地方还都可以住人。世勋回到前厅的时候,家里的七八个伙计都聚齐了正等着他。

“少爷。”伙计们见世勋过来便齐声喊道。

世勋背着手,逐个看了看这七八个伙计,满意地点了点头,调侃道,“都跑的够快的,除了都变成了土包子之外,没有断胳膊少腿儿的,挺好。”世勋话音刚落,伙计们便哄然大笑,“少爷,你还不是灰头土脸的。”

世勋摸了一下脸,见满手的灰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世云满脸火灰,拿着烧火棒倚着门也跟着大笑起来。

世勋见大伙儿都无事,便安排了两个伙计去厨房烧饭,其他的人都打发到了街上去帮忙,“你们替我去看看,能帮着找找人的就帮忙找人,要是房子给炸毁了没地方住的就让他们到公馆来暂住,阿宽你去照顾太太。”各人都领了指示纷纷行动起来。

世云烧好了水,给叶二太太喝了,也给世勋到了一盏,世勋洗了一把脸,拍了拍身上的灰,端着茶杯慢慢喝着水,“五哥,晚上我们吃什么呢?”世云也洗干净了脸趴在桌上问他。

“有什么就吃什么呗,下午的时候,你是不是给吓傻了。”

世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你把我抱住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防空洞里了……”

世勋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去歇着吧。”世勋放下茶杯,刚要说什么,却突然站起来就往外跑,世云一把没拉住世勋,也跟着跑了出来,“五哥,五哥,你干什么去?”

“你回去。”世勋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五哥,我要跟你去。”

世勋转身看着世云,“我去看看微云,你在家里待着,不准乱跑。”

“可是,我要跟你去……” 世云拉着世勋的胳膊不放。

世勋没有再阻止世云,他已经急的额头冒出了薄汗,“那跑快点。”

世勋和世云踩着一路的瓦砾,飞快地往三条巷跑去。一路上,南京城里尽是空袭过后的销烟味和尘土味,城中到处都在起火,有人哭喊,有人叫骂,有人呆呆地坐在瓦砾上。

当世勋和世云满头大汗地赶到三条巷时,被眼前的情景震住了,整个三条巷已经看不到路了,两边的房屋倒塌一片,程家医馆也早已看不到踪影,世勋只觉得一阵发晕,差点摔倒,世云忙扶住他,大声叫道:“五哥,五哥,你怎么了?”

世勋扶着世云,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往三条巷里走去,“微云,程微云……”世勋大声喊着,世云也跟着叫着微云的名字。借着火光,他们来到程家医馆的门口,医馆已经被炸毁了一半,只有后院的房屋还在。世勋快跑了几步,冲着残缺的房屋大喊道:“微云,微云,你在哪儿?”

“程微云……,”世勋心急如焚,早已是满脸汗水,他站在瓦砾堆上,环顾着周围,除了有几处不大的明火外,竟是死寂沉沉,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空气中回荡着硫磺和尘土的气味,世勋腿一软,跪了下来,世云在一旁焦急地喊着他,他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胡乱地扒着瓦砾,在沉寂的夜色中弄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世云看着已经有些发狂的世勋,正要去抱他,一不小心从旁边的一截断墙上栽了下去。“啊。”世云脚朝上翻了过去,却跌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世云听得一声细微的**,他的手在地上胡乱摸着,却摸到一个被压在墙下的人,“有人,有人,五哥,这儿有个人……”

世勋踉跄着从矮墙上翻下来,扒开压在那个人身上的碎砖,那人满脸是血,早已看不清面目,大半个身体埋在瓦砾下,看上去已是气息奄奄。“你怎么样,快醒醒。”世勋大声喊着他。那人无力地摇摇头,眼睛被凝结的血黏住了睁不开,他虚弱地说道:“别管我了,我不行了……”

世勋却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和世云拼命地扒着压在他身上的瓦砾,“你先别说话,我马上就能救你出来……”

那人没被压住的一只手却一把抓住世勋的衣服,吃力地说道:“找,找微云,阿元……,去找他们……”

世勋猛地停住了,他抱着那个人的头,擦了擦他脸上凝结的血,“你,你是程大哥……”

“你是谁……。”程纪成紧抓着世勋。

“程大哥,我是世勋呀。”世勋忍不住落了泪,他咬紧了牙说道,“程大哥,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好。”他放开纪成,在瓦砾上刨着……

程纪成渐渐没了气息,世勋和世云呆呆地看着被瓦砾掩埋的程纪成。世云忍不住啜泣,“五哥,他已经死了……”

世勋摸了一把脸,脱下外衣盖在纪成的头上。他拉起哭泣的世云,“世云,别哭了,我们走吧。”

世云紧紧抓着世勋的手,却觉得手上粘粘的,他低头一看,“五哥,你的手都流血了。”

世勋摸着弟弟的头说道:“没关系的世云,这点血没事的,我们走吧,去找微云和阿元。”

世勋拉着世云在就近的避难点找到了微云,微云满身是土,正抱着哭泣的小阿元。

“微云。”世勋碰了碰呆呆的微云。

微云抬眼一看,原来是世勋,她拉着世勋忍不住哭了起来,“世勋,世勋,哥哥嫂子都不见了……”

世勋紧紧抱着微云,“别哭了……”,却也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等微云平复了情绪,世勋环顾着乱糟糟的防空洞,“我刚才去过你家里了,已经不能住了,你也不能待在这里,跟我走吧。”

微云哽咽着点点头,阿元又累又怕已经睡着了,世勋搀着微云,拉着世云,沿街满街的瓦砾,向白鹭公馆走去。

翌日,天气阴沉。世勋请叶二太太帮忙照看着阿元,带着几个人来到三条巷,从废墟中挖出了纪成和玉芬的遗体,微云扑在哥哥和嫂子的遗体上痛哭不已。

城中临时组建了挖掘队,帮着人们从瓦砾中挖出遇难亲人的遗体,战时一切仓促就简,很多人家来不及准备棺木,就只好用一卷席子包裹好亲人的遗体,抬到城外掩埋。

程家的祖坟在城外南郊,世勋找人准备了两口薄棺材,草草收敛了纪成和玉芬,微云披麻戴孝给哥哥嫂子送葬。穿过中华门送葬的人们络绎不绝,一路上嚎哭盈天,微云早已没有了眼泪,她由世勋扶着走在人群中,阿宽在前面撒着纸钱,跟随着送葬的人们走走停停……

临近黄昏,几道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间洒落,照着满目疮痍的南京城区,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们在走动,往常热闹的夜市也死寂一片,凉风吹过,冷寂的城区只有满地的梧桐枯叶在沙沙作响。世勋和微云相依在坐在中华门的城墙上,微云抚摸着世勋结了厚厚血痂的手指,忍不住又落了眼泪,她紧紧依偎在世勋怀中,“谢谢你,世勋,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世勋看着墙头上在风中摇晃的枯草,轻轻叹了口气,只是紧紧抱住了微云。他们沉默不语,望着城墙外落日余晖中苍茫的雨花台,暮色渐渐四起,光线也慢慢减弱,只给天边的云彩镶上了一道晕黄的边儿,不知名的飞鸟相与飞还返巢,微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双手抱着世勋的脖子,汲取着他身上的暖意,过了许久,才说道:“要是能像这小鸟儿一样,天黑了就可以回家了该多好。”

“我们会有家的。”世勋喃喃说道。

“世勋,我们会死吗?”

“不会的。”世勋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我们会分开吗?”微云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湿意。

“更不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世勋停顿了一下,“就算我们分开了,你就待在那里,等着我来找你。”

“恩。”微云的眼泪顺着世勋的衣襟滑落。

“世勋,我们的国家,我们所在的这个城,是不是要亡了?”

“我也不知道。”世勋紧闭着双眼,在微云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微云,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但是,你看我们脚下的这方城墙,它在这儿已经待了五百多年了,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雨打,它却始终屹立着,纵然残破,却依然可以想见当年的雄姿。微云,我们虽然不能像它一样,但是你听,只要这炮声还在响,心中的热血还在沸腾,手上还有力气拿起武器……我们就不会亡国,也不会变成可耻的亡国奴……”

他们紧紧拥抱着,直到暮色把他们的身影吞没。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二十一 浴火金陵》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