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十六 凉月经年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7422字, 更新于: 2015-10-09 12:17

江行舟和陈清瑞又问了几个邻居,都说只知道她爸爸里出事了,警察来的时候,只看见了她的父母,没有看见梁如秋。

“看来,我们只能去问警察了。”陈清瑞看着脸色发白的江行舟。“行舟,要不咱先去吃个饭,等下午考完了试,去派出所问问。”

江行舟没有说话,拉起自行车骑上就走。

“行舟,你去哪呀?”陈清瑞急忙跟上。

江行舟停下来,等陈清瑞赶上,“清瑞,你先回家吧,我去派出所问问。”

“这个时间派出所都下班了,下午两三点才上班呢,我们下午还要考试呢,不然我回去让我妈帮着问问,我妈肯定还不知道如秋家里出了事。”陈清瑞一把拉住他,“行舟,如秋肯定会没事的,不要太担心了,你看你脸色都发白了。”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江行舟不管在身后喊叫着他的陈清瑞,骑上车就往分管这个片区的派出所赶去。

陈清瑞没有办法,只好先回了家。他妈妈马小玲看见儿子满头大汗地从外面回来,心疼不已,“清瑞,瑞啊,你这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考得不好没关系,咱不是说好了吗,妈不打你。”说着,便拿着毛巾给儿子擦汗。

“妈,我爸呢。”陈清瑞一把推开妈妈的手,“哎呀,妈,如秋家里出事了,她今天都没去考试呢。”

马小玲吓了一跳,“这孩子又出什么事了?”

陈清瑞“咕咚咕咚”灌了一大杯凉白开,抹抹嘴,“我也不知道,刚从她家的小区回来,说她的继父,就是个整天打人的张志斌死了,陈阿姨被警察带走了,如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啊,”马小玲手里的毛巾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忙问儿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真是作孽呢,这,这……”马小玲慌了神。

“哎呀,妈,你别转悠了,我爸呢。”

“你爸上班呢,问你爸干啥。”

“下午让我爸去派出所问问,看怎么回事,找找如秋,把人都快给急死了。”

“好,好,我一会儿就上门口给你爸打电话啊,哎,这陈媛和如秋真是命苦,这到底怎么回事呀这是。”马小玲赶紧给儿子弄好饭,自己匆匆忙忙去小区门卫那里给丈夫打电话。

陈清瑞小时候跟梁如秋家里是对门邻居,那时候他们还住在老旧的筒子楼里,如秋的爸爸梁谅是大学老师,妈妈陈媛是小学老师,一家子都是文化人,他们的女儿梁如秋也是乖巧文静,这让父母都是工人的陈清瑞非常羡慕。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陈清瑞和梁如秋都是小手拉着小手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关系好的不能再好。后来梁如秋亲父亲梁谅生病去世,妈妈陈媛带着如秋嫁给在国棉纺织厂上班的张志斌后就搬走了,两家慢慢来往的少了。直到陈清瑞上了高中跟梁如秋成了同班同学,才又有了联系,也仅限于陈清瑞和梁如秋之间,两家父母之间也只是知道彼此的孩子是同班同学。梁如秋家里这次出事,马小玲看在儿子的份上也要帮衬一下,她在电话里跟丈夫陈宗林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让他赶紧请假回来去打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宗林跟梁如秋已经故去的爸爸梁谅颇有交情,在接到妻子的电话后就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等陈清瑞下午考完试回来,陈宗林也刚刚从派出所回到家,一进门,陈宗林就发现儿子黑着一张脸坐在餐桌旁。“怎么了,拉着一张脸,考试没考好呀,你小子就这点出息。”陈宗林也在餐桌边上坐下,喝了一杯水下去,才缓解了一下南京火炉的暑气。陈清瑞也不说话,只是深锁着眉头,眼圈儿却慢慢变红了。“哎呀,你至于哭吗,多大的人了。”陈宗林一见儿子这个样子,忍不住骂道。

这时,马小玲从外面回来了,刚巧听到丈夫训斥儿子的话,“哎呀,你少说两句吧,儿子心里不痛快呢,跟儿子关系很好的那个小江下午没去考试,这不正生气呢。”马小玲擦了擦满脸的汗水,对丈夫说道:“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唉。”陈宗林重重叹了口气,“派出所的口风很紧,只说案子正在调查,还没有什么结果,反正张志斌是死了,听说是因为家暴,说是,说是被陈媛捅了几十刀……还是陈媛自己报的案。”

“哎呦妈呀,这得恨到什么程度,这两口子到底是怎么了。”马小玲吓得脸都白了。

陈清瑞也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

“唉,”陈宗林忍不住直叹气,“那个,陈媛的闺女是叫小秋的吧,人家警察说了根本没见到人。”

“怎么可能。”陈清瑞叫了起来,“如秋跟他们是一家人,怎么会没看到。”

“警察现在也在找呢。”陈宗林安慰着儿子,“唉,这家人过的,让梁老师怎么心安呢。”

“哎呀,你别说了。”马小玲早就六神无主了,“你说如秋这孩子能怎么会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是大前天夜里。”陈宗林又叮嘱儿子和媳妇儿,“这事不准到外面乱说,我过两天再去派出所问问情况,也帮着找找人。”

陈宗林话音刚落,陈清瑞就冲出了家门。他把车骑得飞快,他要赶到江行舟家里转告他。到了江家门口,陈清瑞急切地拍门,“行舟,行舟你在吗?”

江行舟开了门让陈清瑞进来,屋内却是漆黑一片,“你怎么都不开灯呢,”陈清瑞随手开了灯,只见眼前的江行舟沉着脸说道:“你来了?”就往卧室走去了。

“你下午是不是没去考试?我怎么都没见到你人,”陈清瑞带上了房门跟着他进了卧室,江行舟往床上一躺,也不说话。

“我爸去打听了……”

“我已经知道了。”江行舟闭上了眼睛,“我一直在派出所等着,等他们找人。”

陈清瑞突然失去了说话的意愿,坐在床沿默默地陪着江行舟。

江行舟的父母都去了美国照顾年老的姨妈,只剩江行舟一个人在家,他的姑姑一个月过来两三次帮着收拾一下,所以,江行舟大部分时间都跟梁如秋和陈清瑞呆在一起,他们三个一起上课复习,一起游玩,有喜悦则共同分享,难过时共同分担,一起度过了忙碌而又紧张的高中生活,哪里知道,临到高考,却一个失踪,一个弃考,陈清瑞心里难受极了,忍不住低声啜泣。

江行舟翻了个身,眼角滑落一丝光亮,“你哭什么?”

“这都是怎么了,放假前都还好好的,怎么过了两三天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如秋不知道去哪了,你也不考试了,让我怎么办?”陈清瑞哑着嗓子喊道。

“对不起,清瑞。”江行舟起身靠在床头,“今天早上没有等到如秋,我心里就一直很不安,老是担心会出什么事。”他停顿了一下,“出事的那天晚上我给如秋家里打过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当时下着大暴雨,电闪雷鸣的,我担心雷声太大他们没听见电话铃声,就一直打,差不多有十分钟,后来电话就打不通了。你知道吗,清瑞,我很害怕,也很担心如秋,但却告诉自己不要多想,没想到就真的出事了,如秋也……”江行舟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怎么能怪你呢。”陈清瑞眼睛红红的,“一定是因为张志斌,天天就知道喝酒、赌钱,上次就应该把他的手给剁了……”

他们上高二的时候,张志斌因为喝酒闹事被单位给开除了,他喝了酒回到家里就拿陈媛和梁如秋出气。第二天梁如秋头上包着纱布来上课,脸上还有伤痕,江行舟和陈清瑞问清缘由,就瞒着梁如秋跟了张志斌好几天,把他堵在巷子里胖揍了一顿,两个人虽然也挂了彩,但能为好朋友出气,心里还是很高兴。

而这一次,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梁如秋已经失踪三四天了,派出所也没有消息,两个人只能坐着干等。

“清瑞,前天晚上我妈给我打了电话,她跟我爸估计现在已经在上海了,他们要我去美国上大学,原本是要我过了年就去的,但我不同意,我想参加高考,跟如秋和你一起上大学,等大学毕业了再去美国,可我爸妈都不同意,这次他们来是一定要带我走的……”江行舟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清瑞直直地看着江行舟,他知道江行舟早晚要去美国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行舟,你也要走了,那如秋怎么办?我们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

“清瑞,我对不起你跟如秋。”

“你说什么呢,兄弟,我们都知道你早晚要去美国,只是,只是没想到是在这个时候……”

“我会跟我爸妈好好说说,等找到如秋再走。”

“好,我也去跟叔叔阿姨求求情,你和如秋那么好,要是连个面儿都见不上,如秋心里会难过的。”

“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如秋的。清瑞,你先回去吧,不要让你爸爸妈妈担心,你要好好考试,不要因为我和如秋的事影响到你,我明天再去派出所看看。”

“那好吧,你一个人待着行吗,我留下来陪你吧。”陈清瑞有些不放心他。

“我没事,不用担心,你要好好考试。”

“好,那,我走了。”

江行舟送了陈清瑞出门,自己则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耳畔似乎有人小声说着话。一整天的担心和奔波,让江行舟感到很累,他终于无暇顾及若有似无的说话声,沉沉陷入梦中。

江行舟是被晃醒的,他梦见自己正在跟梁如秋道别,梁如秋的无故弃考让他很生气,他大声指责她没有责任心,一点也不考虑朋友的感受,又问她去哪儿了,连警察都在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又说,梁如秋你知不知道我要去美国了,你知不知道我爸妈非要让我去,我这次是不去不行了,你知不知道……,梁如秋却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含着泪看着他。他很着急,也很担心,大声喊道,梁如秋,你到底去哪儿了,有没有听见我说话……“行舟,行舟,快醒醒。” 江行舟的妈妈王卓文摇晃着他,“这孩子怎么了,睡着觉也大喊大叫的。”

江行舟睁开了眼,觉得满脸湿哒哒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妈妈王卓文正担心地看着他。王卓文看着大半年不见的儿子,心疼地搂着他,“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怎么睡个觉也这么不踏实,又是哭又是叫的。”

“妈。”江行舟有些脆弱地看着妈妈,“如秋不见了,我怎么都找不到她。”

王卓文愣了一下,拍着儿子的背安抚他,“哦,你是说经常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她不是要参加高考吗?怎么会找不着呢?”

“她家里出事了,她不知道去哪儿了……”

“儿子,儿子。”王卓文看着伤心不已的儿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儿子,你听妈说,我跟你爸已经订好了明天去美国的机票,今天我们就要赶到上海。”王卓文叹了一口气,站起身,“你快起来吧,还要收拾一下,最迟中午就要走。”

王卓文走到卧室门口,又转过身对着还躺在床上的儿子说道:“你趁着上午的时间去看看你的朋友吧。”

江行舟看着窗外灼灼的阳光,目光闪过一丝黯淡,他迅速穿衣起床,胡乱洗漱了一下,骑着车子就往陈清瑞家里去。

陈清瑞今天还有一天考试,他刚到楼下,就看见了江行舟,“行舟,你怎么来了。”

江行舟看着陈清瑞,神情有些伤感,“清瑞,我,我今天就要走了……”

陈清瑞默默地看着他,“你不等如秋了吗?”

江行舟仰头看着蓝色的晴空,“我等不到她了。”他突然抓住陈清瑞的双臂,眼睛里满是祈求,“帮我找她,一定要帮我打听她的消息,一有消息就随时告诉我,我一到美国就给你打电话。”

陈清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江行舟,他紧紧抓住江行舟的胳膊,“行舟,兄弟,你放心,如秋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会找到她的,一定会的,你放心吧兄弟。”

江行舟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无力地垂下双臂,“拜托你了清瑞,我是没有办法了,不过,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江行舟的双手紧握,“我会回来的。”

正如江行舟所承诺的,到了美国没有多久,他就给陈清瑞打来了电话,告诉了陈清瑞他现在的学校地址和能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后来,张志斌的案子有了结果,陈清瑞跟爸爸去旁听,陈媛因为长期受到家暴在忍无可忍之下杀害了张志斌,但其致死手法残忍,致死者尸首严重受损,面目不可辨,判陈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陈清瑞在电话里对江行舟说道:“行舟,你知道吗?陈阿姨捅了张志斌五十多刀,听我爸说,他的胸口跟马蜂窝似的,脸上还被开水烫了,都认不出是谁了……你说,陈阿姨怎么会那么恨他。”

而梁如秋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遍寻无踪。

每一年暑假,江行舟都会回来,和陈清瑞到处找梁如秋,他们问遍了南京城区的派出所,并留下联系方式,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到她。

“你知道吗,如秋。”陈清瑞看着天花板,“每次我看见他站在你们常去的那家书店的路口,都觉得心酸,心里都会埋怨你,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找来找去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一年,偶然在书店遇见你,我竟然跟做梦一样,我都不相信那是你,可你却一转眼就走了,还说了一句什么‘既然不想干,便不再相扰’这样的鬼话,我都替他寒心。他一听说我看到过你,就急忙订机票回来,谁知道却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还好他命大,只是腿骨骨折……,如秋,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找到你了,你也别犟了,要是对他还有你们当初的那份心,就什么也别说了,要是你没有,他恐怕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了……”

冬日里天黑的早,城市中早已是灯火一片,下午还在下着的蒙蒙细雨已经停了,一轮清寒的弯月正透过云隙窥探人间,只是人世喧嚣,早已无人望月。梁如秋走在街上,回想着陈清瑞的每一句话,她沿着路无意识地走着,走过青岛路,经过小粉桥,站在车水马龙的珠江路口,竟泪如雨下,她发疯般冲向路边的电话亭,颤抖的手指拨打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你好,哪位?”电话那头传来江行舟有些沙哑的声音。

……

“喂?请说话。”

“……,是我。”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如秋?是你吗?你在哪儿,你哭了?”

“我,我在珠江路口。”梁如秋挂上了电话,垂着头坐在路边的台阶上。

江行舟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迅速翻身下床,他为了赶一个方案已经熬了三个通宵,才睡了没一会,梁如秋的电话就过来了,他用冷水抹了一把脸,套上大衣,拿了手机和车钥匙飞一般下楼。

到了珠江路口,他把车停在路边,有些急躁地在人群中寻找梁如秋,却猛然看见路边一个人低着头坐着,头发垂在脸前,随着夜风飘动,他走上前去,“如秋?”

梁如秋抬头,江行舟正站在自己面前。

江行舟一把拉起梁如秋,看着她泪痕满面,眉头不由地紧皱,口气也不太好,“你怎么了?这么冷的天,你坐在路边……”

梁如秋猛地扑向江行舟,把他紧紧抱住,“对不起,对不起,害你受伤,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对不起……”梁如秋如呓语般在他怀中倾诉。

江行舟觉得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任梁如秋抱着,他闭上了眼,只觉得酸涩。重重叹了口气,他轻轻推开她,帮她擦着眼泪,“不是小孩子了,还动不动就哭。”他看着泪眼婆娑的梁如秋说道:“你还没去过我的新家吧,到我家里坐坐。”说着,拉着梁如秋上了车。

在去江行舟家的路上,梁如秋一直痴痴地看着他,在等交通灯的时候,江行舟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这样看着我,让我怎么开车。”梁如秋慌忙低了下头,江行舟怔了一下,继续开车。

到了楼下,江行舟把车停好,拉开了车门,“下车。”

梁如秋被车上的暖气熏的有些头晕,她有些恍惚地下车,就被江行舟拉着上了楼。开了门,江行舟脱了大衣随手扔在客厅的沙发上,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梁如秋,“先喝点水暖暖,在路边吹了那么久的风别感冒了。”

梁如秋抱着水杯在沙发上坐下,江行舟坐在她的旁边,“今天都干什么了?”

“肖雯,就是上次在医院……。”

江行舟点点头,“我知道。”

“她跟李鸣岐要结婚了。”

“李鸣岐是谁?”

“就是要跟肖雯结婚的人。”

江行舟失笑,“所以你是嫉妒肖雯结婚,才坐在路口哭得不像样子?”

“不是。”

“那就是你不想让李鸣岐娶肖雯。”

“不是的。”梁如秋有些头晕,“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说,是谁让你哭的像个傻子。”江行舟看着她。

“是清瑞……。”

“你说什么!”江行舟突然提高了声音。

“不是,不是的,是,我今天下午去看清瑞,他跟我说了一些事……一些关于你的事。”梁如秋有些不敢看他。

“陈清瑞跟你说了什么鬼话。”

“他说你一直在找我……”

梁如秋话还没说完,江行舟突然站了起来,进了卧室。

梁如秋咬了咬嘴唇,跟着他来到卧室,只见江行舟闭着眼仰躺在床上说道:“所以,你是找我求证的。”

“不是。”

“那你找我干什么?”

“我想见你。”

“你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我想陪陪你。”

江行舟坐起来,脱了鞋袜,盖上了被子,“你是要陪我休息?”

梁如秋慢慢脱了大衣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行舟觉得想笑,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坐在我的床上,又不说话,让我怎么睡觉。”

“你干嘛休息这么早?”

“我要赚钱养家,已经熬了三个通宵了,再不休息,我站着都能睡着。”

“你工作很辛苦吗?”梁如秋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我要养老婆孩子,要给她们买大房子住,提供好的生活,能不辛苦吗?”

梁如秋的心抖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江行舟。

江行舟无奈地看着她,“哭傻了,过来。”

不待梁如秋有所反应,他一把把她拉到怀里,抱着她盖上了被子,“陪我睡会儿,我快累死了。”

梁如秋仰躺着,被江行舟紧紧抱着,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江行舟闭着眼睛在她耳边说道:“再哭就真的傻了。”

她忍不住笑了,脸在江行舟怀里蹭了蹭,抱住了他的腰。

江行舟把她往自己怀里紧了紧,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说道:“以后别哭了,你未来老公的心脏可不怎么强大。”

梁如秋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把头搁在了他的肩窝。

江行舟是累极了,梁如秋在冷风里吹得头发晕,身体发冷,两人就这样抱着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梁如秋突然被江行舟叫醒,她噘着嘴不悦地嘟囔,“干嘛?”

“醒醒,梁如秋。”江行舟摇晃着她。

梁如秋终于醒了,她愣了一会,想起自己是在江行舟的家里,“怎么了?”她揉着眼睛问道。

江行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坐着看着她,“你不回去了?不跟方教授和谢老师说一声吗?”

“啊。”梁如秋一下子坐了起来,“几点了?”

“凌晨两点。”

“都这么晚了,这,这怎么办呢?师母肯定急死了。”梁如秋有些焦急地说道。

江行舟却笑着看着有些忙乱的梁如秋,梁如秋脸有些红,“能用你手机给师母打个电话吗?”

江行舟笑意加深,梁如秋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江行舟拉过她重新躺下,“你师母已经来过电话了,我跟她说你感冒了吃了药正睡着呢,她让我别叫你,让你好好休息。”

梁如秋把头埋在被子里,也不说话。

“你知道吗,如秋,我醒过来,见你睡在我身边,感觉像在做梦。”江行舟搂着她轻轻说道。

“所以你就把我叫醒,看看是不是真的在做梦。”梁如秋扭过头看着他。

“对呀。”江行舟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你……,”梁如秋很是无语地看着他,“可我现在很困,想睡觉。”

“那你就睡吧。”江行舟大方地说道。

“你不睡觉吗?”

“我睡得着吗?”

“你不是熬了三个通宵吗?要好好休息的。”

江行舟瞥了她一眼,“你在这儿,我能好好休息吗?”

梁如秋的脸“腾”地红了,忍不住捶了他一下,江行舟拉着她的胳膊,让她跟自己面对面,“怎么办,梁如秋,我不想就这样睡过去。”

“那你想怎样。”梁如秋红着脸小声说道。

“我想好好看看你,我刚才看着你睡觉,觉得你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

“你以前睡觉喜欢流口水,现在却喜欢噘嘴。”

“你真讨厌。”梁如秋忍不住推他。

“呵呵,如秋要不你咬我一下。”

“我又不是小狗。”

江行舟头抵在她的肩头,“如秋,我太高兴了,觉得不真实,你咬我一口,让我醒醒。”

梁如秋只觉得心酸,她抱着江行舟,眼中潮湿,“你以后去哪儿我都跟着你,等你烦了,想甩都甩不掉。”

“那我就用个绳套套在你的脖子上,我去哪儿,你就得跟我去哪儿,不去也得去。”

“好,那说好了,你可不许烦。”

“就是我烦了,你也不能走。”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十六 凉月经年》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